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剑气严霜 >> 正文  
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

作者:上官鼎    版权:奇士传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6/20
  夕阳西下,彩霞满天。
  黄叶随着秋风飘舞,已是深秋将残,冬天又将降临大地了。
  赵子原加速疾行,恨不得马上赶到太昭堡,这一天,他来到一个市集,那市集甚小,堪堪只有数十户人家,当赵子原到达的时候,镇上已是一片灯火,夜幕低垂之时了。
  赵子原第一脚踏入市集的时候,便感到情形有点不对,因为以这么一个小集镇,而四周却不时可以听到马嘶,他目光环扫之下,觉得这种情形大是异常。
  转过街口,忽见数名大汉赶着数十匹健马往街口行去,那些马都没有上鞍,显见不像有人乘坐的样子,赵子原心道:“原来这些人都是马贩子,想不到一次竟能贩卖这么多的马,资本也够雄厚的了!”
  他向前走着,忽然又碰到几名大汉赶了一群马来,那些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,赵子原一听,却连一句也听不懂,赵子原心头一震,暗暗呼道:“鞑子!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贩马?”
  他在街上找着一家店子,只见店中坐了五六个人,而那店伙和掌柜却没精打采坐在一边,四只眼睛瞪着五六人,露出有若说不出的样子。
  赵子原走了进去,那店伙懒洋洋的走了过来,道:“客官,请坐!”
  赵子原自己找了一张桌位,道:“来两斤黄牛肉,一斤……”
  店伙不待他把话说完,便自摇头道:“抱歉,小店黄牛肉卖光了!”
  赵子原笑道:“好生意,那来只鸡子吧!”
  店伙又摇摇头道。
  “鸡子也卖光了!”
  赵子原怔了一怔,道:“那么贵店还有什么好吃的?”
  店伙道:“没什么好吃的,猪头肉倒剩一点,假如客官要的话,我便去切一盘来!”
  赵子原见那店伙愁眉昔脸,根本不像在做生意,他城府甚深,如是换了旁人,只怕老早已经发作了,当下笑了一笑,道:“好吧,便是有豆腐干也弄点来下酒。”
  那店伙木然点了点头,也不问赵子原要什么酒,便转身自去。
  没多大一会,店伙把酒菜送了上来,果是一盘猪头肉配上些豆腐干,赵子原也不作理会,问道:“店家,你这镇子都叫什么名字?”
  那店伙淡淡的道:“马镇!”赵子原笑道:“怪不得有这么多马!”
  那店伙苦笑一声,转身而去。
  赵子原暗暗纳罕,斟了一杯酒慢慢饮着,隔了一会,只见两名乡绅模样的人走了进去。
  座中一人冷冷问道:“事情怎么样?”
  那瘦高个子乡绅陪笑道:“军爷,敝镇所有的马都搜罗尽了,再也没有啦!”
  赵了原心中一动,暗忖他呼那些人为军爷,为何他们都没有着军衣?只怕其中有诈!
  那人哼道:“马镇只一百多匹马,谁会相信?哼哼,吴乡绅,难道还要咱们搜吗?”
  那吴乡绅慌忙道:“小的没有说谎,便是军爷去搜也是枉然!”
  一人骂道:“混蛋!”
  “噗”地便是一杯酒往吴乡绅脸上泼去,那吴乡绅脸色一连变了好几次,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那胖子乡绅冷笑道:“军爷,你们要买马也不是这么买啊!”
  一个青脸汉子晒道:“何乡绅,依你看,咱们该怎么买呢?”
  那何乡绅气忿道:“一匹马至少也该卖四五两银子,你们每匹马只给一两,咱们马镇的人靠养马过活,你们这样一来,咱们连本钱都不够,如把马都卖给你们,咱们不是都要活活饿死吗?”
  这姓何的乡绅显然比那姓吴的要暴躁,一言不合便抖出实话,姓吴的连忙劝道:“何兄,何兄,你这是何苦?”
  那姓何的道:“吴兄,咱俩是代表全镇的人说话,咱俩已将自家的马全数卖出了,怎么也不能叫别人也吃这个大亏啊!”
  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再说,他们说是京城九千岁那儿派来的人,但是咱们又没看到角书文凭,怎么便能听信?”
  那姓吴的见姓何的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,脸上顿时现出惶然之色,本想劝说几句,一时之间却无从说起。那青脸汉子冷笑道:“你可是想看看角书文凭?”
  姓何的道:“当然,即便有角书文凭,你们也该先上县城去,然后再由县城派人带领前来才是!”
  那青脸汉子嘿嘿的道:“好说,那么在下先给你瞧瞧也是一样!”
  手臂一抬,蓦然便是一刀劈了出去!
  他出手快捷,又是在猝然未防的情形下出手,看来那姓何的和姓吴的都不会武功,一声惊呼,刹时脸色惨变。
  眼看那一刀即将当头劈落,忽听“嘶”的声,一物电射而至,接着只听“当”的一响,那出刀的青脸汉子只觉手臂酸麻,大刀险些脱手坠地。
  他这一骇非同小可,突然一退,双目炯炯投向赵子原,冷声道:“相好的,可是你插了一手?”
  赵了原手上只剩下一只筷子,微微笑道:“兄台错了,我只插了一只筷子而已。”
  这话明显露出嘲讽,那青脸汉子如何听不出来,哼了一声,伙同另外五人一齐扑了过去。
  赵子原神态自若,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。
  那青脸汉子嘿嘿的道:“阁下好俊的功夫!”赵子原仍是不理,另外一人怒道:“他妈的,你不能说话么?”
  赵子原冷冷的道:“几位是京城来的么?”
  他不答反问,而且态度语气俱是冰冷,可更把那些人惹恼了,另外一人嘿嘿的道:“是便怎么样?”
  “是便甚好,敢问你们是何人属下?”
  那六个人听的俱是一惊,因为赵子原问这话,好像对京城情形十分熟悉,他们若说差了话,马上便要露出狐狸尾巴,是以那五个人一齐用眼睛朝那青脸汉子望去。
  那青脸汉子道:“你不配问!”
  赵子原不屑的道:“你们不说我也知道,就凭你们之中夹杂的有鞑子,哼哼,还瞒得了我赵某人!”
  那六人一听,脸上又是一白。
  这时那姓何的和姓吴的以及那店家都用感激的眼光望着,赵子原朝那姓何的乡绅道:“何先生请了!”
  那姓何的道:“请了,适间多蒙救命,何某不知何以为谢。”
  赵子原笑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言谢,只是小可有一事请教何先生,他们到此一共购了多少马匹?”那姓何的道:“一百五十六匹。”
  赵子原道:“若按照市价,每匹该卖多少银子?”
  那姓何的道:“大约四两至五两。”
  赵了原道:“他们出了多少呢?”
  姓何的道:“共一百两而已!”
  赵子原哈哈笑道:“本是五两的货物,你们只出一两,转眼获暴利五六百两,这且不说了,别人不再多卖了,你们还要强迫他人出卖,哼,你们敢欺侮中原无人么?”
  一句“中原无人”,有若横空闷雷,只震的众人耳中嗡嗡作响,那姓何的两眼一翻道:“看来他们都不是中原人氏?”
  赵子原道:“即便是中原人氏也都是一些卖国叛贼!”
  那青脸汉子大怒,暴喝一声,一刀猛劈而下。
  另外五人见青脸汉子出手,亦自纷纷解下兵刃,这些人都用的是刀子,刹时六把钢刀齐向赵子原攻去。
  那姓何的惊叫道:“恩人当心!”
  赵子原哂道:“萤虫之光,有何足道?”
  突见他单手拿着那根筷子连扬,丝丝竹影一连在那些人眼前闪过,他们看不清对方用的是什么招式,俱觉腰间一麻,个个动弹不得,尤有甚者,他们个个都还作出恶狠狠挥刀欲劈的样子,但就是劈不下来。
  那姓何的睹此情形,不由耸然动容道:“恩公真神人也!”
  赵子原笑道:“何先生请别客气,咱们快去将马匹追回来!”
  赵子原露了这手武功,姓何的和姓吴的从未见过,那店家也大睁着眼看的呆了。
  那店伙跨上一步,躬身道:“爷台莫怪,刚才小的只道爷台是他们一伙,多有得罪,万乞爷台恕罪!”
  赵子原笑道:“小二哥说哪里,此刻便麻烦小二哥去找些绳索来,把他们捆个结实,送到县城衙门究办。”
  那姓吴的道:“大恩人在上,咱们若将他们送官究办,该用什么罪名?”
  赵子原道:“通敌叛国!”
  那姓吴的道:“那可得要有证据呀!”赵子原道:“这个早已有了,前面便有鞑子,待小可捉他几个来,那不便是上好证据么?”
  姓吴的道:“这确定大证据!”
  赵子原道:“诸位在此稍侯,小可这便前去!”
  飞身出店,直向前面追去。
  他沿着来时那条大街疾追,转过两道街口,在一片空旷的上坪上,只见七八名汉子正在那里谈着话,赵子原突然出现,立刻便有两人迎了上来。
  其中一人操着生硬的汉语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赵子原道:“前面又已买了一批马,军爷叫我来通知你们。”
  那人怔了一怔,道:“不是说没有卖的了吗?”
  赵子原道:“原说没有卖的了,只是后来又说成了一批。”
  那人迟疑了一会,道:“好吧!你带路!”
  赵子原点头前行,那人又招呼了一人在后面跟着,距离那空坪约有十七八丈了,赵子原突然一个转身,分点了那两人穴道。
  在赵子原这等武功之下,那两人自是无法躲闪,只是当赵子原正要俯身去捉那两人之时,忽听一人叫道:“好小子,你敢使诈!”接着只见四条人影飞掠而至。
  原来这八名鞑子都是千中挑一的机伶鬼,不但为人机警,便是武功也都过得去,赵子原刚才带那两人走回,其余六人经过一阵商量,都认为刚才已说好没有马卖了,缘何一下子又说有马了,心中疑念一起,那六人便分出四人跟了上来,恰巧看见赵子原点中那两人。
  赵子原心道:“便再来四个也好!”
  他站着不动,待那四人迫近,冷哼道:“你们要买这么多的马何用?”
  当先一人道:“你管不着?”
  赵子原道:“尔为夷狄,久有侵略中原之心,哼哼,怕我不知么?买这么多的马还不是准备上战阵之用!”
  那四人一听,相互打了一个眼色,突然朝赵子原扑去。
  赵子原哂笑一声,手掌一抡,劲风过处,立刻有三个人被他打在地下,另外那人看见情形不对,拔腿便往后跑。赵子原也不迫赶,挟着先前那两人走回店子。
  店中姓何的见他去不多久就折了回来,手上还多了两人,而这两人正是先前购马的,忙道:“不错,果是他们!”
  赵子原道:“大街上还躺了三个,有劳哪位去叫人把他们都抬来?”
  姓吴的道:“我去,我去!”
  这时那店家已找好绳子,把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捆了个结实,这也要费点时间,待他把店子的人都捆好,姓吴的已叫了六七名大汉把那三人都抬了进来。
  那三人都受了伤,姓吴的他们也不管许多,照样一一捆了。店家感于刚才对赵子原太过简慢,正准备重新弄些东西来吃,哪知就在这时,忽听蹄声得得,渐次由远而近。
  姓何的变色道:“只怕他们又有人来了!”赵子原道:“那也不打紧,诸位不妨把这些人都抬到别处去,除店家之外,其余的人都不要露面。”
  姓吴的他们自是满口答应,大家七手八脚把那些人藏好,然后一一隐去,店家重新换过酒菜,赵子原独自而饮,此际蹄声已至店外。
  只见人影连闪,一共进来五个人。
  当先一人正是刚才在街上逃走的,他一看见赵子原,便用手一指,道:“就是他!”
  赵子原一望,不觉微噫一声。
  好人身后还跟了两个人,那两人人眼厮熟,一是文华,一是文章,赵子原自是想不到他俩会在此地出现。
  文华和文章似是也想不到赵子原会在此地出现,两人原是满脸杀机而来,睹状也不由呆了一呆。文华展颜笑道:“原来是赵大侠在此,哈哈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!”
  在林高人面前,两人都是以仆人身份出现,但此刻两人身份大是不同,好像隐隐便是这些人的首脑。
  赵子原笑道:“原来是两位文兄,来,请坐,请坐!”
  文华摇摇头道:“咱们还有急事身,不坐了。”
  赵子原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,两位何必客气?”
  文章插嘴道:“谢谢赵大侠,在下想向赵大侠打听一事。”
  赵子原故作不知的道:“什么事?”
  文章道:“不瞒赵大侠说,咱们在这儿买了一批马匹,准备沿途代步之用,也许是手下之人不识赵大侠金面,多有误会,适间得报,已有几人被赵大侠收拾了是么?”
  赵子原呵呵笑道:“好说,好说,原来那几人便是两位文兄手下,那还不是一句话么?”
  话虽这样说,便却没有起身的表示,仍然饮酒如故。
  文章脸色变了两下,道:“在下想请赵大侠把人放出来,不知赵大侠可否赏这个薄面?”
  赵子原道:“那亦是简单之事,不过两位且听小可把话说明,此间之马需要十两银一匹,可是两兄手下却只肯出一两,十与一之比,卖主未免吃亏太大了!”
  他故意把价钱提高一倍,用意不过在刁难,换句话说,也就是不愿把马卖给文华和文章他们。文章冷冷的道:“此地的马这么贵么?”赵子原正色道:“马镇出产之马乃天下名马,别的地方也许只要四五两银子便可买到,但马镇之马却非十两不可,两兄手下只出一两,未免也有些太不像话了!”
  一名汉子怒叫道:“你胡说!”赵子原冷笑道:“这位兄台怎么出口伤人?”
  那人道:“咱们来时曾问过价钱,只五两便可买到一匹,你为何要说十两?”
  赵子原摇摇头道:“以前是以前,可是现在不同了。”
  文华冷冷的道:“为什么现在不同?”
  赵子原正色道:“因为他们不知买马的人乃是天下第一富豪,所以把价钱说低,后来经过小可一说他们才明白过来,并且全盘托付小可来办件事。”
  文章怒道:“赵大侠,你这不是无理取闹么?”
  赵子原道:“中原之马与关外不同,小可何处取闹了?”
  文章恨声道:“姓赵的,你别这么不知进退,咱们如不是念在四阿哥十分欣赏你,此刻还容得你在这里撒野么?”赵子原哈哈笑道:“文兄说的是林高人么?”文章道:“怎地?你在九死一生之中,四阿哥救了你,你不感恩图报倒还罢了,想不到还要来与咱们做对,哼,四阿哥真是瞎了眼才交上你这种朋友!”
  赵子原正色道:“林兄救我是一回事,但你们做生意要讲公道又是一回事,你们如每匹马不肯出十两银时,便请把马还给人家!”
  文华和文章又商量了一阵,两人都是用女真语说话,赵子原听不懂,但他可以猜想的到,两人一定是在商量对付自己之事。
  隔了一会,才听文华说道:“好吧,十两便十两,但你得先把咱们的人放出来!”
  赵子原道:“那好说,只要银子一到,小可即便放人。”
  文华和文章虽然对赵子原大表不满,但两人终归想起他是四阿哥的朋友,要知那四阿哥做事一向神秘难测,更何况他对赵子原另有一番用意,文华和文章只得在每一匹马上加了九两银子,然后开了一张银票交给赵子原。
  赵子原拍了拍手,姓吴的和姓何的一齐走了出来。
  赵子原道:“诸位,每匹马加了九两,诸位意下如何?”
  姓吴的道:“恩人,有你老做主,我们本来没有什么话好说了,只是他们买马只限定这一次,下次就是用百两买一匹马,咱们也不卖了。”文华道:“那却是为何?”姓吴的道:“简单的很,咱们不愿和女真人打交道!”
  文华和文章听了甚气,碍着赵子原在侧,两人也只好忍下来,文华冷冷的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,我们的人呢!”姓吴的回头叫道:“把人抬出来吧!”
  那几名大汉闻言把人抬了出来,文华和文章一看,连那些绳索也懒得去解,命人抬上马背,朝赵子原恨恨一瞥,转身走出门去!
  姓吴的道:“恩公,眼下的事情虽已过去,假若他们重又回来,到时恩公已走,咱们又怎么处置?”
  赵子原道:“诸位放心,他们是往北走回女真去的,此次不过从此路过,因闻得马镇产马,所以顺便买些,大概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  姓何的道:“万一回来又怎么办?”
  赵子原道:“小可认识他们的首脑,少时赶上前去瞧瞧,他们便不会再来了!”
  姓何的他们因祸得福,对赵子原自是感激,还准备些大鱼大肉来请赵子原,却被赵子原婉谢,赵子原吃过之后还亲自付账,姓何的哪里肯依,但赵子原却不管他放下一锭银子,出门而去。
  这时天色越来越黑,出了马镇之后,前面十数里地面都荒芜无人,道路向右一折,沿入一座大山中。
  山势挺拔,好在道路并不是直通山巅,而是沿着山边绕行,不过由于天色已黑,假若有大批人马行动,走这种山道确实不大方便,所以必须在半途找一个宿处,到第二天天明再走。
  眼下正是一大队车骑,车行半途,前面已是寸步难行,一名带队汉子慌忙奔了出来,说道:“禀四王爷,前面崎岖难行,最好便在此地歇马!”
  那四王爷跨在一匹马上,左顾右盼之间,他脑中也跟着打了一转,当点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,此地不良于行,赶快回马!”
  他身旁一人道:“咱们此行已引起大多人注意,加以中原武林人物极是难缠,还是小心为上,王爷请先行一步,容我们断后。”
  那四王爷笑道:“问题还不致这么严重吧?”
  脸上虽然挂着笑意,他也不得不掉转马头,在三四名健仆相护之下,折马回行。
  那身边之人道:“就拿这次来说,赵子原就出现的太过突然,此人性子刚烈,他无故把马价提高不说,奴才就担心他可能别有阴谋!”
  那四王爷道:“文章,这就得怪你们不是了!”
  文章不敢说什么,躬身应道:“是奴才不好!”
  四王爷笑了一笑,又道:“你该知道,咱们这次到中土来,用意很深,一方面利用明朝贪鄙之辈,一方面也希望结识一些草莽之士,以便今后为我们所用,赵子原便不失为其中之佼佼者,既然有他出面,你们干脆就认了,为什么还要和他斤斤计较呢?”
  文章连声应是,可是心里却大大的不以为然。
  文华接道:“四王爷,你不知赵子原那家伙态度倔强,好像有他出面,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似的,如非王爷特别喜爱他,我早就想和他动苯了”
  那四王爷哈哈笑道:“文华,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高了,假若真动起手来,你们两个会是他的对手么?”
  文华和文章心中却大为不服,可是他俩却不敢顶撞四王爷,懦懦连声,一行刚刚走上山坡,忽听“轰”然一声,前面忽然发起喊来。
  文华急声道:“只怕有人捣鬼,王爷快上山去!”四王爷笑道:“别管我,你们到前面去瞧瞧就行了。”
  文章惶然道:“王爷乃金枝玉叶,如有差错……”
  四王爷冷笑打断话头道:“别噜嗦啦,要是有人能够伤着我时,你们在这里又有什么用?快去,不要多说了!”
  文章和文华无奈,只得朝前奔去。
  就在这时,又听“轰”然一声,那些马群受到惊骇,纷向四咱乱窜,这一来,车队被冲的七零八落,只见一人飞身奔到四王爷面前,禀道:“有中原武林人物杀到!”四王爷神色微微一变,旋即淡然道:“知道了,去吧!”
  那人跪禀道:“王爷最好还是躲一躲!”
  四王爷神色自若的道:“我知道!”
  那人只得起身出去拒敌,那四王爷缓缓自马背上翻下来,目光流转,果见四名名键壮大汉仗剑杀了过来。
  那四名大汉一身玄色衣衫,剑法凌厉,四王爷手下根本不是对手,一连被四人搠翻七八人。
  文华和文章奋力阻挡,堪堪把那四人挡住,可是身后又有两人仗剑攻来,四王爷这边的人为数已不多,在那两人一阵冲杀之下,几乎死伤殆尽。
  左边一人呼道:“那主儿不在这里,冲过去瞧瞧!”
  右边那人应道:“有理!”
  说话声中,两人已飞身而起,直向山边扑来。
  那四王爷仁立山头不动,待那两人扑近,他仍是做岸而立,毫无退走迹象。
  向左边好人喝道:“番狗,快纳命来!”
  说着,振剑而上,一剑刺了过去。
  四王爷五指微曲,招出如风,直向左边那人执剑的手腕扣,其快如电!
  左边那人似是想不到以一个王爷之尊,竟也具有如斯身手,以方招式太快,他不得不撤剑后退,只是满脸都是惊色。
  四王爷冷冷的道:“朋友请了!”
  左边那人沉声道:“请了!”
  四王爷道:“林某和两位一向井水不犯河水,不悉两位为何纠众杀伤林某手下?”
  右边那人哼道:“番狗,你别在孔夫子面前卖文章,你这趟到中原来是何居心,还怕咱们不知么?”
  四王爷哈哈笑道:“好说,好说,两位好像好林某人之事知道的非常详尽?”
  左边那人道:“不错!”
  四王爷笑道:“林某只不过游历而已,难道还有别的用心?”
  右边那人冷笑道:“好个游历而已,张首辅被陷天牢,难道不是你所为?”
  四王爷摇摇头道:“那是魏宗贤之事,与我何干!”
  左边那人怒道:“此时此地你还想狡赖么?”
  长剑抖了一抖,正待挥剑而上,四王爷叱道:“且慢!”左边那人道:“你还有什么遗言交代??
  四王爷道:“林某想请教一下,两位可是长白派的高手?”
  左边那人道:“事已至此,在下也用不着隐瞒,在下方中仁,那位乃在下师弟杨琥,其余四人号称‘长白四剑’,你久居关外,当也知道咱们名头!”
  四王爷点点头道:“原来是长白四剑和方杨两位,林某一向久仰大名,不期今日幸遇,真是三生有幸!”
  方中仁冷冷的道:“别来这套废话,你没有什么遗言要说了吧?”
  四王爷冷笑道:“长自派的武功,林某久仰了,既是两位坚欲赐救,尽管请出手吧!”
  方杨两人更不客气,双剑飞绞而出!
  两人这一次已小心得多了,双剑出手,攻中带守,出招甚是沉稳。
  四王爷仰天笑道:“两位既已出手,何必还讲客气!”
  双手一伸,施展开大擒拿手的武功,反而去抓方杨的剑子。
  杨琥哂道:“好大的胆子!”
  剑法忽变,刷刷刷一连三剑,剑剑都是杀着。
  另一边的方中仁也不怠慢,展开剑法抢攻,每一剑也都是杀着!
  四王爷指东打西,在两下高手夹击之下丝毫不见慌乱,可是就在这时,长白四剑已把文华文章杀伤,飞快奔了过来。
  方杨两人得长白四剑相助,威力顿时大增,四王爷再也不敢托大,拔出腰刀,和长白派的六大高手缠斗在一起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
   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
   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
   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
   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
   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
   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
   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
   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
    第七十章 火焚少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