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剑气严霜 >> 正文  
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

作者:上官鼎    版权:奇士传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6/20
  甄陵青道:“是啊,只怕别人有意要试一试我们,子原,你往在左搜,我往右找如何?”
  赵子原点点头道:“也好!”
  说着举步向左边走去。
  左边各一条小路,两边都是草丛,那草丛几乎有一人多高,放眼望去,几乎都不见人!
  赵子原走了一会,仍未发现人迹,他还待继续往前走去,忽然想起苏继飞伤势刚好,一个人留在那里未免危险,连忙匆匆奔回,目光一扫,他的血液几乎为之凝结住了。
  原来苏继飞满身鲜血倒在地上,身上共有六道伤口,此时鲜血还一直往外流着。
  赵子原赶紧把苏继飞扶了起来,用手摸了摸他心脉,苏继飞的心脉早已停止了跳动。
  赵子原咬牙切齿的道:“奸贼子,原来用的是声东击西之计,乘我离开之时向苏大叔下手,我一步失算,想不到送了苏大叔一条性命!”
  他双眉紧皱,两眼血红,目观远处,心子激烈的跳动着。
  就在这时,甄陵青走了回来。
  甄陵青见赵子原那种样子,忙道:“子原,出了什么事?”
  赵子原恨道:“苏大叔被人杀死了!”
  甄陵青大惊奔了过去,目光一扫不由寒声道:“咱们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了!”
  赵子原点点头道:“是的,可惜我想到这件事时赶回来已迟了一步!”
  甄陵青道:“此地离太昭堡较近,你看会不会是他们所为?”
  甄陵青点点头道:“有这种可能!”
  赵子原哼道:“咱们再回去瞧瞧。”甄陵青忙道:“子原不可造次!”
  赵子原道:“为了替苏大叔报仇,顾不了许多了!”
  甄陵青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!”
  赵子原道:“姑娘有何高见?”
  甄陵青道:“咱此时若到太昭堡去,一者人单势孤,那天罡双煞岂是好招惹的?”
  赵子原道:“但是苏大叔的仇我不能不报!”
  甄陵青道:“仇当然要报,不过就事论事,咱们如今也无绝对把握认为苏前辈之死,便是太昭堡地人所为!”赵子原道:“除了他们还会有谁?”甄陵青道:“这正是我们所欲寻求解答的问题,事情发生的时间并不大久,我相信凶手还致跑的太远!”
  赵子原道:“依姑娘之见呢?”
  甄陵青道:“先埋了死者,然后再找凶手!”
  赵子原皱眉道:“现在要找凶手只怕来不及了!”
  甄陵青道:“我认为现在去找为时尚不太迟,假若再耽搁下去就来不及了!”
  赵子原一想有理,当下道:“好吧,咱们先掩埋了苏大叔再说!”
  于是两人一齐动手,迅速挖了一个土坑,草草把苏继飞掩埋了,赵子原祷告道:“大叔,安息吧,小侄非替你报仇不可!”
  祷告过后,两人再度循着原来的方向走去。
  两人现在所走之路正是赵子原刚才走过的那条小路,因为刚才说话那人的声音便是在这个方向响起,他俩朝前去找,自然不会有错。
  走了一会,那小路已越来越艰难,甄陵青道:“大概不会是这边吧?”
  赵子原道:“可是声音就是在这边响起!”
  甄陵青目光一扫,忽然叫道:“你瞧,前面有座宅院!”
  赵子原抬头望去,果见前面有座大庄院,当下道:“既然那边有房子,咱们何不过去瞧瞧!”
  甄陵青点了点头,两人向前飞奔,来到近处,却见那座庄院似己破废,房子倒建筑的十分宏伟,只是大门上的红漆都已脱落,墙角上布满了蜘蛛网,显见很久没有人住过了。甄陵青怀疑的道:“这里会有人在么!”赵子原望了一望,道:“不管怎样,既来之则安之,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!”
  正要举步,忽听“伊呀”一声,那两扇大门竟自动的打开了,两人朝里望去,却又没有发现人。
  此时天色将黑,偏偏碰到这种怪事,若非两人都具有一身上乘武功,不吓出全身冷汗来才怪!甄陵青冷笑道:“子原,你瞧奇怪么?”赵子原点点道:“大门无人自启,显然有人在捣鬼!”
  甄陵青道:“是啊,既然把门打开了,为什么又不敢堂堂正正的出来招呼客人呢?”
  赵子原道:“管他呢!”
  他心急替苏继飞报仇,再也不管许多,说过之后,“蹬”他一步跨了进去!
  他目光一扫,大门后面仍是空荡荡的见不到一个人影,甄陵青随后而入,说道:“怪了,真个没有人?”
  赵子原道:“到里面瞧瞧,就知道了!”
  说着在前带路,甄陵青在后面跟着,前面是间大院,走过大院,眼前便是一座大厅。
  由于天色已黑,没有半点灯火,那大厅之中更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,甄陵青悄声道:“还是当心些!”赵子原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!”
  正要举步,忽听里面响起一阵足步声。
  赵子原和甄陵青立时提功戒备,时间不大,那足步声音却越来越近了。
  接着现出一盏灯笼,打灯笼的是一个自发老妇,那白发老妇吵了一目,她举着灯笼问道:“有人么?”甄陵青掌劲含蓄待发,冷冷的道:“你是谁?”
  那眇目老妇道:“我是这里的主人,难得,难得,我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,两位请进!”
  甄陵青俏声道:“咱们早时听的声音是像她?”
  赵子原道:“现在一时之间还不大清楚!”
  随听那吵目老妇道:“深夜客来,幸何如之,两位请进!”
  甄陵青道:“只怕打扰有些不便!”
  那眇目老妇道:“像两位这样大贵客,老身连请都请不到呢。”
  说着,提着灯笼在前领路而行。
  甄陵青转脸对赵子原道:“如何?”
  赵子原道:“进去看看再说!”
  两人跟着那眇目老妇进入大厅,那老妇喃喃的道:“天边有明月,地上有飞萤,唉唉,人生在世,何必为着功名利碌而忙呢!”
  甄陵青接口道:“老人家此话必有所指!”
  那老妇笑道:“老身阅人多矣,所言未必就有所指,但举世滔滔,有如滚滚江流,不能立定者必被江流卷去,二位以为对么?”赵子原道:“前辈出语不俗,想必是位高人?”
  那老妇道:“你认为我像么?”
  说话之时,已来到一处房舍,只见辉煌灯火,华丽装饰,和前面的情景相较,不啻有天渊之别。
  这且不说,在那华丽的房间中,还坐了四个人,其中两男两女,而且都紧偎相依,有如情侣。
  赵子原和甄陵青来到,那两男两女宛如未觉,亲切如故,甄陵青把步子一停,道:“这里有些古怪!”
  赵子原道:“奇怪,他们好像没有发觉有生人到此!”
  那老妇哼了一声,道:“两位请进!”
  甄陵青冷冷的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  那老妇一笑道:“桃源!”
  甄陵青怔道:“桃源!这个名字还没听说过!”
  那老妇道:“现在见过还不是一样!”
  甄陵青冷笑道:“老人家,你别在我们面前卖文章,苏继飞前辈是你们杀的吧?”
  那老妇眨动着那只眇目,道:“苏继飞!谁是苏继飞啊?”
  甄陵青道:“你最好别装了!”
  那老妇道:“我装什么?我真不知道谁是苏继飞!”
  甄陵青道:“太昭堡的总管,你会不认识?”
  那老妇笑道:“太昭堡的总管老身便该认识么?姑娘未免说笑了!”
  她轻轻咳了一声,那两对紧偎的男女迅速朝两边分开,然后一齐走了出来。
  那两对男女年龄都不甚大,其中一对约三十多岁,另外一对只二十多岁,而且长相都颇为不俗。
  那三十多岁男人道:“大娘,便是这两位客人么?”
  那老妇道:“不错!”
  那三十多岁男人跨上一步,双手一拱,道:“在下洪新山,不知两位驾到,有失远迎,请多恕罪。”
  他嘴上客气,实则乘着双手一拱的当儿,一股暗劲已发了出去。
  赵子原微微一笑,连声道:“岂敢,岂敢!”
  双拳一合,作了个拜揖的动作,暗劲亦自应手而出。两股暗劲一触,洪新山身子一晃,退了两步,赵子原却是纹风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  洪新山脸孔一红,道:“兄台好功力。”
  赵子原道:“兄台谬奖了!”
  那二十多岁少年抢上一岁,道:“在下周守人亦该拜见兄台!”
  赵子原道:“不敢当!”
  劲风涌出,双方劲力一触,周守人亦自退了一步。
  那老妇笑道:“第一关通过了,老身现在要问第二件事!”
  洪新山和周守人都满面羞惭的退了回去,两人都用奇异的眼光望着赵子原和甄陵青,似乎想从他们身上发现些什么?
  赵子原道:“还问何事?”
  那老妇人道:“两位是不是夫妇?”
  赵子原一怔道:“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那老妇道:“你先别反问,答复了我的问题再说!”
  赵子原道:“是不是夫妇,可与你有什么相干?”
  那老妇笑道:“你们疑心太重了!”
  甄陵青忙道:“我们正是夫妇!”
  说这话时,同时用眼睛向赵子原打了一个眼色。
  赵子原暗想莫非这里还有什么门道?因见甄陵青递过来的眼色,当下也只好承认道:“不错,我们正是夫妇!”
  那老妇点点头道:“那很好,两位请进!”
  那房子里面布置,端的是华丽之极、一切用具都是玉制,而且都是上等玉石,实在不能不令人吃惊。
  那老妇稍后走了进来,道:“时辰快到了,假若还没有夫妇前来,咱们去请主人前来宣布行礼!”
  赵子原道:“行什么礼?”那老妇笑道:“少时自知!”
  赵子原暗暗纳罕,心想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
  要知他本为追寻凶手而来,哪知莫名其妙闯到这种地方,想走吧,又被眼前景象吸住,存心想探个名堂,不走吧,又怕凶手逃远了,是以神色之间显得极是尴尬。
  甄陵青道:“还有多少时候才开始?”
  那老妇道:“快啦!最多还有半个时辰。”
  甄陵青只好忍住不言,且耐着性子等着弄个明白,半个时辰快到了,那老妇道:“大概没有人再要来了,老身去请主人出来!”
  她正要起身而行,却听外面响起一阵足步声,那老妇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不知来的又是什么人?”
  一面说一面向外面走去,来到院中,迎面走来一人,这人年约四旬,相貌极为威猛,宏声道:“在下戚中期,求见此间主人!”
  那老妇冷冷的道:“你只一人来的么?”
  戚中期道:“在下身边并没第二个人”
  那老妇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  戚中期道:“知与不知,又有何妨?”
  那老妇道:“桃园举行无遮之会,你既未带伴侣,请恕老身不能让你参加!”
  戚中期喝道:“公孙大娘,你究竟在弄什么玄虚?”
  那老妇脸色微微一变,道:“你知道老身名字?”
  戚中期哈哈笑道:“大娘在数十年前名震关洛一带,不但武功出众,便是姿容更是关洛第一!”
  公孙大娘道:“你对老身的事倒知道不少!”
  戚中期笑道:“其后不知为了何事,大娘忽然隐迹了,有人说大娘已找到终身良伴,又有人说大娘可能看破世事,不再出现江湖。”
  公孙大娘哼道:“依你之见如何?”
  戚中期道:“在下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最大,但是不幸得很,大娘那位良伴却已残废……”
  公孙大娘大喝道:“住口!”戚中期道:“怎么?大娘不愿往下听了么?”
  公孙大娘道:“老身之事不容人再提,你且说说你到此究竟有何用意?”
  戚中期道:“在下要见见你那主人!”
  公孙大娘哼道:“凭你也配!”
  说话之时,她的右手已扬了起来。戚中期道:“在下可不是来打架的!”
  公孙大娘道:“我数三下,你若不滚出去,可别怪我要动手了!”
  说完,第一声已数了出去,戚中期道:“在下来见你主人,你不通报便有罪,还敢以武相加么?”
  公孙大娘骂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要老身通报!”
  说罢,第二声也数了出去。
  场中气氛骤然为之紧张起来,只是那戚中期却仍然站在那里纹风不动,公孙大娘大怒,正待数出第三声,哪知就在这时,忽听“砰”地一声,近处似有物件碎裂,公孙大娘脸色一变,人已奔了过去!
  她奔到附近,目光一扫,什么也没有,只有秋风萧萧,落叶飘飘。
  公孙大娘赶紧回身,不知何时,一名青衣中年妇人已闪了出来。
  戚中期呵呵笑道:“青凤,你终于出来了广那青衣妇人皱眉道:“戚中期,你到这里来寻死么?”
  戚中期道:“青凤,我到处寻你已经好几年了,终于在这里寻到你!”
  青凤冷冷的道:“我劝你最好还是离开这里!”
  戚中期摇头道:“不,要离开咱们一道离开!”
  青凤怒道:“梦想!”
  戚中期柔声道:“青凤,你我本在乾元山生活得好好的,何苦为了一点虚荣之念,自投于江湖浊流之中?”青凤冷声道:“你说这话认为我会动心么?”
  戚各期道:“我希望你回心转意。”
  青凤道:“别做梦啦,念在过去一段夫妻之情,我今夜可以放你离去,假若你再拖延还不定,可别怪我要翻脸了!”
  她说这话之时,态度严厉之极,好像只要戚中期再说一个“不”字,她便要动手似的。
  赵子原在旁边见了,悄声对甄陵青道:“青凤便是这里的主人么?”
  甄陵青道:“大概是!”
  赵子原道:“听她和戚大侠口气,分明是一对夫妻,咱们放着急事不干,却坐在这里看人家夫妻吵架则甚?”
  甄陵青道:“你别忙,也许事情就要发作了!”
  赵子原只得耐着性子,就在这时,只见那戚中期在院中走了两步,然后说道:“青凤,你既然这样绝情,也别怪我无义了。”
  青凤冷冷的道:“我早知道你来另有用意,你无义又怎样?”
  戚中期哼道:“你投身于水泊绿屋,想他们三个无一不是无恶不做之辈,我为了替武林除害,说不定只好先挑了你这个地方!”
  赵子原心头一震,暗呼道:“水泊绿屋,原来青凤和水泊绿屋有关系?”
  青凤叱道:“你往时只知道替灵武四爵跑腿,哪有点夫妻情份,哼哼,只顾说人,却忘了自己!”
  赵子原一听,也顾不了许多,大步走了出去。
  公孙大娘见赵子原走出,喝道:“退下去!”
  赵子原道:“在下有几句话要对那位戚兄说一说。”
  公孙大娘道: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!”
  赵子原怒道:“你把我看作是什么样人?”
  一面说,一面仍向前面走去!
  公孙大娘横身一拦,道:“你退不退回去?”
  赵子原道:“不退回去又怎样?”
  公孙大娘大怒,呼地一掌劈了过来!
  赵子原理也不理,一提真气,身子在空中晃了两晃,十分巧妙的闪出公孙大娘那一掌威势之外,戚中期惊道:“太乙迷踪步,兄台与四爷有什么关系?”
  赵子原道:“说起来四爷便是小可师父,请问戚兄与家师有何关系?”
  戚中期肃声道:“在下曾受四位老人家指点,并与四位老人家为佣,敢问兄台贵姓大名?”
  赵子原道:“小可赵子原!”
  戚中期改容道:“原来是赵兄,在下曾听过四爷提过兄台大名!”
  赵子原拱手道:“不敢,请问他老人家现今何在?”
  他正有事想邀请灵武四爵出山,假若戚中期能够知道灵武四爵的行踪,倒可省去他一大段跋涉。
  戚中期怔道:“赵兄不知道四位老人家的行踪么?”
  赵子原道:“小可尚是月前在京城见过四师父,今已一月多未见面了。”
  戚中期哦了一声,道:“在下亦是在月前见过二老爷的一面,如今亦有很久没见过了!”
  赵子原道:“这样看来,小可只有到‘灵霄宝殿’一行了!”
  青凤冷哼道:“你还去得了么?”
  赵子原道:“赵某要去便去,谁可阻止得了赵某?”
  青凤道:“你不妨试试!”
  赵子原回头叫道:“甄姑娘,咱们走吧!”
  甄陵青大步走了出来,公孙大娘亦是一拦,青凤喝道:“大娘,让她出来!”
  公孙大娘一退,甄陵青道:“我还怕你阻拦不成?”
  青凤道:“少说大话!”
  甄陵青不屑的道:“我倒看你有什么能耐?”
  青凤哼了一声,带着公孙大娘往后一退,戚中期飞身抢了过去,道:“你想捣什么鬼?”
  他陡然伸手朝青凤抓去,青凤娇躯一缩,和公孙大娘双双退人室中。
  赵子原正要去追,戚中期道:“赵兄且慢!”
  赵子原道:“迟则她们要逃了!”
  戚中期道:“他们既然退入室中,咱们要追也追不上,水泊绿屋的玩意儿多的很,咱们不要上当!”赵子原道:“难道那屋中还有什么板眼?”戚中期道:“板眼可多得很呢?”
  赵子原暗暗吸了一口气道:“兄台有所不知,小可有位世叔在山上被人谋杀,小可急切雪仇,恨不得马上抓住凶手!”
  戚中期道:“凶手会是青凤他们么?”
  赵子原道:“她们既是水泊绿屋之人想必和太昭堡的有点瓜葛,所以小可怀疑苏世叔正是被他们所杀!”
  甄陵青道:“从眼前情形看来,十分有这种可能!”
  赵子原道:“待小可进去瞧瞧;”
  就在这刹那之间,那屋中灯光尽行隐去,眼前一片漆黑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  戚中期道:“赵兄还是小心为上!”
  赵子原道:“小可知道!”
  他一步跨了进去,室中景像已变,而这种变化的确出人意料之外,刚才的一切玉石陈设,在一转眼都不见了。
  这且不说,刚才在房中的洪新山与周守人等几个也不见了,赵子原不由大是惊奇。
  甄陵青从后面走了上去,奇道:“这里怎么会变的这么快?”
  赵子原道:“是啊,假若房子里面有所变化,咱们也该听到一点响动,为何连一点响动都没听见呢?”
  忽听一人冷冷的说:“小子,你少见多怪了!”
  声音在右面响起,赵子原不管许多,一掌当胸,人已向右边欺了过去!
  蓦地,一股劲风从左边袭到。
  赵子原大喝一声:“鼠辈敢施暗算?”
  他“呼”地一掌劈出,哪知掌风落处竟是空空如也。
  赵子原心中一懔,骇然向后退了一步。
  甄陵青道:“发现了什么?”
  赵子原道:“刚才明明有人向我偷袭,当我还手之时又没有人了!”
  甄陵青道:“威大侠说的不错,这里面充满了阴险!”戚中期道:“赵兄请听兄弟一言,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!”
  赵子原道:“小可定是放不过世叔被杀之恨!”
  甄陵青道:“还是听戚大侠之言,忍耐为上!”
  赵子原见两人都这么说,心中已有退意,哪知就在这时,突听“砰”然一声大响,门外落下一物,一下子把整个门都堵死了。
  甄陵青赶紧奔过去用手一探,触手之处一片冰冷,原来是一块钢板!
  戚中期喝道:“现在已出不去了!”
  甄陵青道:“这是一块钢板,便是有再大的力气也出不去了!”
  赵子原道:“从眼下情形看来,咱们退路已断,如今只有向前走一途!”
  戚中期道:“向前走可能更为惊险。”
  甄陵青道:“然则咱们老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。”
  赵子原道:“不管好歹,咱们也得探出一条路来!”
  忽然想起事,转首对戚中期道:“戚兄到过水泊绿屋么?”
  戚中期抬头道:“那地方十分隐秘,在下只闻其名尚未去过!”
  赵子原道:“戚兄刚才不是说这里和水泊绿屋有关系?”
  戚中期点点头道:“不错!”
  赵子原道:“能不成这里便是水泊绿屋?”
  甄陵青心中一动,道:“说不定也有这种可能!”
  此话一出,三人心中顿时起了戒惧之心,各自运功戒备,但是过了一会,四周仍无半点响动。
  戚中期在暗中搜索了一会,叫道:“这里好像是一条通路!”
  赵子原大喜道:“有通路便可前去找人!”
  戚中期向前移动两步,道:“果然是一条通路!”
  说着,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
  赵子原和甄陵青在后面跟着,三人走了不久,前面忽然现出一点烛光,那烛光正指引着一条道路。
  甄陵青道:“奇怪,这里怎么会有人点上一只蜡烛?”
  戚中期道:“在下只知青凤所居之地充满了神秘,数度前来,都不得其门而入,想那只蜡烛必有点名堂!”
  赵子原道:“一只蜡烛指着一条路,其他三面一团漆黑,这能说有什么明堂呢?”
  戚中期道:“身人险地,一切都在未定之间,咱们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烛光下忽然一条人影行过来!
  甄陵青娇喝道:“什么人?”
  那人冷冷的道:“此间主人!”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
   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
   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
   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
   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
   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
   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
   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
   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
    第七十章 火焚少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