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九月鹰飞 >> 正文  
第六章 七岁美人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六章 七岁美人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3
  叶开倒在地上。
  这个被大家认为是江湖中最难对付的一个人,忽然就已倒下,动也不能动了。
  忽然间,这件事就已结束。
  杨天在旁边看着,也显得很吃惊,他好像也想不到这件事竟结束得如此容易。
  看来大家以前根本就不必那么紧张的。
  丁麟垂首看着地上的叶开,脸上带着种迷惘的表情。
  就在这时,一个人从屋里冲出来,一个非常美的人,手里抱着个泥娃娃。
  她看到了地上的叶开,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惊讶,忽然大叫:“你们打死了他,他是个好人,你们为什么要打死他?”
  杨天忍不住问道:“你就是上官小仙?”
  上官小仙点点头,道:“你打死了他,你一定是个坏人。”
  丁麟忽然大叫:“你才是个坏女人……”
  他大叫着扑过去,仿佛要去掐断这女人的咽喉。
  可是他的手却被拉住——被铁姑拉住。
  “你的事已做完了,现在一定很累,为什么不躺下去睡一觉?”
  声音还是那么神秘而优雅。
  丁麟眼睛又发直,慢慢的点了点头,道:“我累了,我要睡了。”
  他竟真的躺了下去,就躺在门外的雪地上,就好像躺在张最舒服的床上一样。
  上官小仙又吃惊的看着他,忽又大叫:“我不是坏女人,我是个乖孩子,你才是坏女人,所以你现在死了。”
  铁姑柔声道:“不错,他才是个坏女人,叶开也是个坏男人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叶开是好人。”
  铁姑道:“他不是好人,他一直不肯让你喂奶给宝宝吃,对不对?”
  上官小仙想了想,道:“对,他一直不肯让我喂奶给宝宝吃。”
  铁姑盯着她的眼睛,道:“宝宝现在一定饿得要命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对,宝宝早就饿了,宝宝不哭,妈妈喂奶给你吃。”
  她竟真的拉开了衣襟,露出了坚挺雪白的乳房。
  杨天的呼吸立刻停止,心跳却加快了三倍。
  铁姑叹了口气,目中却有了笑意,道:“看来她简直连七岁都不到。”
  心姑冷笑道:“那得看你看的是什么地方了。”
  铁姑笑了。
  心姑道:“你看她这对胸脯,我就不信她还没有碰过男人。”
  她咬着嘴唇,眼睛里充满了嫉妒。
  无论哪个女人,看见上官小仙的胸膛,都一定会嫉妒的。
  铁姑巳走到上官小仙身旁,搂住了她的肩,道:“你的宝宝好漂亮。”
  上官小仙脸上立刻露出纯真甜美的笑容,道:“他本来就是个乖宝宝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让我抱抱好不好?”
  上官小仙迟疑着,道:“可是你一定要小心点,不能抱得太紧,宝宝怕疼。”
  铁姑笑道:“我知道,我也有个宝宝。”
  上官小仙又迟疑了半晌,终于将泥娃娃交给了她。
  铁姑接过泥娃娃,忽然转身就跑。
  上官小仙立刻大叫:“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宝宝……你是个坏女人。”
  铁姑在前面跑,她就在后面追。
  两个人一前一后,很快就跑出去了。
  杨天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,好像很惊奇,又好像很同情。
  心姑瞪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喂奶的大姑娘已走了,你还在发什么呆?”
  杨天勉强笑了笑,道:“我……我只不过觉得这件事好像太简单了。”
  心姑道:“无论多困难的事,你只要事先计划得,动手时都会很简单的。”
  杨天叹了口气,他不能不承认:“这件事计划得实在很好。”
  心姑看着他,忽又嫣然一笑,道:“我的胸脯比她还好看得多,你信不信?”
  杨天怔了怔,脸已涨红了,吃吃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  心姑媚笑道:“以后我会让你看看的,那时你就相信了。”
  杨天心跳得更快。
  心姑道:“现在你先把这姓叶的弄回去。”
  杨天道:“这丁……丁姑娘呢?”
  心姑道:“他会跟我走的。”
  她用力踢了丁麟一脚,又回头向杨天一笑,柔声道:“只要你肯做个乖孩子,妈妈以后也会喂奶给你吃。”
  铁姑跑进了佛堂。
  上官小仙也跟着追了进来:“把宝宝还给我,快还给我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乖乖的坐下来,我就还给你。”
  上官小仙立刻在蒲团上坐了下来。
  铁姑道:“我还有几句话问你,你也要乖乖的跟我说。”
  上官小仙点点头。
  铁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上官小仙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爸爸是什么人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我爸爸是个神仙,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妈妈呢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妈妈在睡觉。”
  铁姑道:“在什么地方睡觉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在一个长长的木头盒子里睡觉,已睡了很久很久了。”
  她脸上露出了悲哀之色,又道:“她说她很快就会醒的,可是她一直都没有醒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妈妈睡着了后,你就跟着谁了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我就跟着一个会飞的叔叔,妈妈要我叫他飞叔叔。”
  铁姑道:“然后呢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后来飞叔叔就去找叶开,叫我跟着他。”
  铁姑目中露出满意之色,道:“那个飞叔叔一定对你很好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很喜欢我,他对我很好,很好。”
  铁姑道:“他是不是送了很多东西给你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替我买新衣服穿,又替我买好东西吃哩。”
  铁姑道:“还有个一只手的叔叙呢,是不是也送了很多东西给你?”
  上官小仙皱眉道:“一只手的叔叔?”
  铁姑道:“你难道不记得他了?他身上总是穿着件黄衣服,样子看起来很凶的。”
  上官小仙突然拍手笑道:“我想起来了,有一天他去找飞叔叔,看见了我,还带我去捉蝴蝶。”
  铁姑道:“他没有送东西给你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捉了好多好多蝴蝶送给我,好多好多蝴蝶,好好看。”
  铁姑道:“除了蝴蝶外,他还送了什么东西给你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没有了。”
  铁姑沉下了脸,道:“真的没有了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真的。”
  铁姑目光闪动,道:“他有没有告诉你什么话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有。”
  铁姑立刻追问,道:“他告诉你什么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说有个地方,有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,要我长大了去拿。”
  铁姑的眼睛又亮了,道:“他有没有告诉你,那个地方在哪里?”
  上官小仙点点头。
  铁姑道:“你记住了么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跟我说了好多好多遍,一定要我记住。”
  铁姑笑了,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又聪明,又听话的乖孩子,只要你把他说的话告诉我,我就把宝宝还给你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可是那个叔叔说,叫我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告诉我没关系,我是他很好很好的朋友,他不会怪你的。”
  上官小仙迟疑着道:“可是他说,只要我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我妈妈就永远不会醒了。”
  铁姑又沉下脸,道:“你若不告诉我,我就把宝宝摔死。”
  上官小仙的脸色变了,大叫道:“你不能摔死我的宝宝,他是个乖宝宝。”
  铁姑冷冷道:“我知道他又乖又听话,可是只要我往地上一摔,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也没有人陪你玩了。”
  上官小仙已经快哭了出来,流着泪道:“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  铁姑道:“求我也没有用的,除非你能把那地方告诉我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只要我告诉你,你就把宝宝还给我?”
  铁姑道:“而且还帮你买好多好多新衣服穿,好多好多东西吃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好,我告诉你,那地方就在……”
  她还没有说出来,铁姑突又大声道:“等一等再说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为什么?”
  铁姑冷笑,道:“因为这件事你只能告诉我一个人,千万不能让别人听见。”
  只听门外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,杨天已抱着叶开走进来。
  心姑也同时走了进来,丁麟跟在后面。
  铁姑沉着脸,厉声道:“谁叫你把他们带回来的?”
  心姑道:“不带回来怎么办?”
  铁姑道:“你难道不会杀了他们。”
  心姑道:“两个人都杀?”
  铁姑道:“你还想留下谁?”
  心姑道:“现在就杀?”
  铁姑道:“现在就杀!”
  叶开蜷曲在地上,看来已经像是个死人,丁麟虽然还能站着,可是两眼发直,别人说要杀他,他却好像听不见。
  心姑叹了口气,道:“这么好看的男人,我实在舍不得下手。”
  杨天冷冷道:“我舍得。”
  心姑瞟了他一眼,娇笑道:“你在吃醋。”
  杨天道:“我不吃死人的醋。”
  心姑道:“好,我给你刀。”
  “当”的一声,一柄刀落在地上。
  杨天弯腰捡了起来,看着丁麟,冷笑道:“你杀了我一次,现在我也要杀你一次,这笔账现在就可以结清了,用不着等到后来。”
  丁麟看着他手里的刀,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  杨天日中露出杀机,一刀刺了过去。
  突听一人大喝道:“等一等。”
  杨天缩回手,皱着眉回过头,才发现叫他等一等的人是卫天鹏。
  卫天鹏不知什么时候已醒了,从软榻上慢慢的坐了起来。
  铁姑皱眉道:“你为什么要他等一等?”
  卫天鹏道:“这两人你一定要杀?”
  铁姑道:“非杀不可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就在这里杀?”
  铁姑道:“就在这里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佛堂里也能杀人?”
  铁姑道:“我们供的佛;本就是杀人的佛。”
  卫天鹏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知道你绝不会留下叶开的,可是这姓丁的……”
  铁姑道:“你想留下他?”
  卫天鹏道:“现在他已无异是个废人,又何必还要他的命。”
  杨天冷冷道:“卫八爷莫非动了怜香惜玉之心,想回去收房再养个儿子?”
  卫天鹏怒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。”
  杨天道:“我只不过提醒你一声,也免得你失望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失望?”
  杨天道:“这位丁姑娘是不会养儿子的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?”
  杨天道:“既然知道,为什么还要留下他的命?”
  卫天鹏道:“等你到了我这种年纪,你就会知道,能不杀的人,还是不要杀的好。”
  他叹息着,慢慢道:“少年时杀人太多,等到老年时,就难免要后悔了。”
  杨天冷笑道:“卫八太爷的心,几时变得这么软的?”
  卫天鹏道:“刚才。” 
  杨天道:“刚才?”
  卫天鹏叹道:“一个人知道自己有了儿女时,心情就会跟以前不同了。”
  铁姑突然冷笑,道:“你有了儿女,你以为我真是你的女儿?”
  卫天鹏愕然道:“你不是?”
  铁姑冷笑道:“南海娘子这一生中,男人也不知有过多少个,儿女却偏偏连半个也没有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你呢。”
  铁姑道:“我既不是你的女儿,也不是她的女儿。”
  卫天鹏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。”
  铁姑道:“天魔无相,万妙无方,上天人地,惟我独尊。”
  卫天鹏突然变色,道:“你是魔教门下?”
  心姑悠然道:“好教卫八爷得知,她就是‘四大公主’中的三公主。”
  卫天鹏面上已无血色,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  铁姑道:“南海娘子是本教的叛徒,自认为已可与本教教主分庭抗礼。所以我就故意投入她门下,先学她的魔功,用她教给我的功夫杀了她。”
  心姑道:“这是本教中的‘以牙还牙,神龙无相大法’。”
  卫天鹏脸如死灰,喃喃道:“原来你不是我的女儿……原来我没有女儿……”
  他反复地说着这两句话,竟似已变得痴呆了,这件事对他的打击,实在比砍他一力还要令他痛苦。
  心姑却又道:“我们刚才故意救你,只不过因为那时杀了你,对我们并没有好处。”
  铁姑道:“但现在韩贞已知道我是你的女儿,父亲死了,家财自然是由女儿继承的。”
  心姑道:“所以我们还让韩贞活着。”
  铁姑道:“本教近年来人材辈出,重振雄风,惟我独尊的时候也又快到了,所缺少的只不过是一些财力而已。”
  心姑道:“但有了你和上官金虹的财富后,我们就已万事俱备了。”
  卫天鹏嘴里还是在反反复复的说着那两句话,突然大喝一声,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 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。
  铁姑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,冷冷道:“杨天,现在你还不动手?”
  杨天也已面无人色,魔教的可怕,他以前只不过听说而已,现在却已亲身体会到。
  他手里紧紧握着那柄碧绿碧绿的魔刀,第二次刺了出去。
  丁麟动也不动的站着,既不知道躲避,也不知道闪避。
  就在这时,突听外面一声惨呼,凄厉地叫声,竟似好几个人同时发出来的,又像是无数条饿狼同时被人割断了咽喉。凄厉的呼声突然响起,又突然停止。
  杨天的手一松,似已连刀都拿不稳了,心姑蓦然转身,拉开了门。一个白衣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门外,雪白的长袍上,溅满了梅花般的鲜血,背后背着卷草席,手里拿着根短杖。
  墨白来了。
  心姑非但面不改色,反而嫣然一笑,道:“你既然来了,为什么站在门口呢?快请进来坐。”
  墨白道:“站着就很好。”
  心姑道:“你到这里来,难道就是为了站在这里看门的?”
  墨白道:“我到这里来,也不是为了上官小仙。”
  心姑道:“真的不是?”
  墨白道:“不是。”
  心姑道:“听说你们在青城山里那地方,开销也很大,也很缺钱用。”
  墨白道:“我们有来路。”
  心姑眨了眨眼,媚笑道:“那么,你难道是为了我来的?”
  她本来一直冷如秋霜,仿佛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,但现在却已变了,变成了个任何男人都想侵犯一下的女人。
  谁知墨白却是无动于衷,冷冷道:“我也不是为了女人来的。”
  心姑笑道:“不是为了女人,你……你喜欢男人?”
  墨白道:“我是为了叶开来的。”
  心姑道:“你喜欢他?”
  墨白道:“我喜欢杀了他。”
  心姑道:“你跟他有仇?”
  墨白道:“有。”
  心姑道:“他杀了你老子,还是抢了你老婆?”
  墨白沉下脸,道:“我只希望你们能把他交给我带回去。”
  心姑道:“我们本来就要杀了他的,你要动手,也无所谓,只不过……”
  墨白道:“只不过怎么样?”
  心姑道:“我又怎知你是要杀他?说不定你是想救他呢?”
  墨白沉吟着,道:“我可以当你们的面杀了他。”
  铁姑道:“好,给他刀,让他下手。”
  杨天一挥手,抛出了手里的刀,“叮”的,落在墨白脚下。
  墨白用脚尖勾起,伸手抄住,慢慢的走了进来,眼睛盯着地上的叶开,突然一刀刺出。 
  他的出手好快。
  但这一刀却不是刺向叶开的,刀尖闪电般向铁姑刺了过去。铁姑仿佛完全想不到他这一着,竟来不及闪避。墨白的刀已刺上她心口。铁姑的脸色没有变,他的脸色反而变了。他已感觉到这柄刀的刀锋竟是活的,一刀刺中,刀锋竟缩了回来。
  就在这时,只听“叮”的一响,刀柄里竟射出了三点寒星,打在墨白自己胸膛上。
  他身子一震,眼珠子却似已凸了出来,冷冰冰的一张脸也已因惊讶恐惧而扭曲变形。 
  铁姑冷冷的看着他,道:“这是柄魔刀,魔刀不杀主人。”
  原来刀丢在地上时,那“叮”的一响,刀柄中的机簧已变了。
  墨白的脸由白变红,忽然又变成了死灰色,咬着牙道:“你杀了我无妨,我的主人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  铁姑皱眉道:“你还有主人……你的主人是谁?” 
  墨白喉咙里“格格”发响,却已说不出话来,忽然狂吼一声,向铁姑扑过去。
  铁姑动也不动。
  墨白的手已掐上了她的咽喉,可是他自己却已先倒了下去。
  铁姑叹了口气,道:“这里的人好像快要已死光了吧。”
  心姑道:“只剩下叶开和丁灵琳两个。”
  杨天道:“我们为什么不让他们作一对同命的鸳鸯?”
  心姑道:“你出手若是快些,他们现在也不能再活着受罪了。”
  杨天忽然从自己袖子里抽出柄刀,一刀向叶开刺出:“这次我先杀他。”
  突然间,又有一个人喝道:“等一等。”
  这次叫他等一等的人,竟是铁姑。
  杨天忍不住叫道:“为什么还要等一等?”
  铁姑道:“墨白是为了他而来的,而且不惜冒着生命之险,要带他回去。”
  心姑道:“他若真的跟叶开有仇,本来是可以在这里动手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只不过,看来他好像一定要将叶开带回去。” 
  心姑道: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  铁姑道:“墨白不是呆子,他这样做当然有用意。”
  心姑眼珠子转动着,道:“莫非叶开身上有什么秘密。”
  铁姑道:“很可能。”
  心姑笑道:“好,我先来搜一搜他。”
  杨天道:“他是个男人,不如还是让我来动手的好。”
  心姑瞪眼道:“男人为什么我就搜不得?我就喜欢搜男人的身,尤其是漂亮的男人。”
  杨天咬了咬牙,闭上了嘴。
  心姑又笑了笑,道:“你若吃醋,等会儿我也可以搜一搜你。”
  她媚笑着,蹲下身,伸手去解叶开的衣襟。
  可是她的手刚伸出去,突然惊呼了一声,缩回了手,就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。
  铁姑皱眉道:“什么事大惊小怪的,难道你从来没碰过男人?”
  心姑满面惊讶之色,道:“但他却是个女人。”
  铁姑动容道:“女人?你说叶开是个女人?”
  心姑道:“是个不折不扣,货真价实的女人,胸脯好像比上官小仙还大。”
  铁姑目光闪动,冷笑道:“丁灵琳是个男人,叶开反而是个女人,这件事情真有趣。”
  心姑道:“简直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  铁姑沉着脸,道:“不管他是男是女,先砍下他两只手再说。”
  心姑一把夺过杨天手里的刀,一刀砍下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
   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
   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
   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
   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
   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
   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
   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
   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
   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