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九月鹰飞 >> 正文  
第七章 要命的娃娃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七章 要命的娃娃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3
  这把刀寒光四射,显然很锋利,要砍下一个人的手来,实在比刀切豆腐还容易。
  谁知就在这时,本来连动也不能动了的叶开,突然翻身,一脚踢向心姑的肚子。
  心姑大惊,后退,恰好退在杨天面前。
  杨天早已在等着她了,右手闪电般点了她背后五处穴道,左手拦腰一把将她抱住。
  铁姑的脸色变了。
  杨天冷冷道:“你最好不要动,否则我就先杀了你这宝贝女儿。”
  铁姑没有动。
  她当然绝不是轻举妄动的人。
  这时“叶开”已笑嘻嘻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笑得又美又甜。
  铁姑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你真的是个女人。”
  叶开嫣然道:“是个不折不扣,货真价实的女人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不是叶开?”
  这个“叶开”笑道:“叶开是个不折不扣,货真价实的男人,我怎么会是叶开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是谁?”
  “丁灵琳。”
  铁姑愕然道:“你是丁灵琳?”
  “是个不折不扣,货真价实的丁灵琳。”
  铁姑怔住。
  她脸上的表情,像是忽然被人咬了一口。
  那个“丁灵琳”还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  丁灵琳过去看他,笑道:“你一点也不像我嘛,我总要比你漂亮多了。”
  他们实在一点也不像。
  铁姑忍不住又问道:“你若是丁灵琳,叶开呢?”
  丁灵琳道:“叶开早就来了。”
  铁姑愕然道:“他早就来了?”
  丁灵琳道:“不但早就来了,而且一直都在你面前。”
  铁姑道:“莫非是杨天?”
  杨天笑道:“杨天就是杨天,不是叶开。”
  铁姑几乎要疯了,忍不住大叫道:“叶开究竟是谁?”
  只听一个人悠然道:“是我。”
  “究竟谁是叶开?”
  丁麟道:“是我!我就是叶开。”
  他脸上那种迷惘痴呆的表情,忽然完全不见了,眼睛也不再发直。
  忽然间,他已完全变了个人。
  铁姑看着他,脸上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了,什么表情都没有了。
  她整个人都已发硬,硬得像是块木头——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像是块木头。
  她这一生中,从来也没有这么吃惊过。
  丁灵琳吃吃的笑着,从怀里掏出块雪白的丝巾,抛给叶开,道:“快把你脸上这些胭脂擦干净,免得我看着恶心。”
  叶开微笑道:“你恶心?但却偏偏有很多人认为我美极了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美个屁。”
  叶开道:“若是不美,怎么会有人认为我像丁灵琳。”
  丁灵琳忍不住笑道:“我若真的像你这样子,我早就一头撞死了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若真的像你这样子,你知道我会怎么样?”
  丁灵琳挺起了胸道:“我这样又有哪点不好。”
  叶开道:“也没什么不好,只不过胸挺得太高了些,所以才会被人家看破。”
  丁灵琳的脸红了,忽然伸手去解心姑的衣襟。
  心姑本来一直垂着头,好像奄奄一息的样子,此刻才忍不住大叫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  丁灵琳道:“也不想干什么,只不过你刚才要搜我的身,我现在也要搜搜你的身,我这人一向不吃亏的。”
  杨天道:“要搜也该轮到我搜了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但她是个女人。”
  杨天道:“女人为什么我就搜不得,我就喜欢搜女人的身,尤其是漂亮女人。”
  丁灵琳大笑,杨天也大笑。
  他们有资格笑,因为他们做的这件事,实在是精彩绝伦。
  铁姑看来却似已连哭都哭不出了。
  上官小仙已从她手里抢回了那泥娃娃:“宝宝乖,乖宝宝,妈妈再也不会让坏人抢走你了。”
  这泥娃娃才是她关心的,别的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她都不管,她也不能管。
  孩子们岂非总以为自己的幻想是真实的。
  但铁姑的幻想却已成了泡影。
  她本来以为所有的人都已人了她的圈套,现在才知道原来她自己一直都在叶开的圈套里,她的幻想岂非也正如这白痴手里的泥娃娃一样?
  她看着叶开,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,道:“我现在才相信了。”
  叶开道:“相信了什么?”
  铁姑苦笑道:“相信你是天下最难缠、最可怕的一个人。”
  叶开也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我承认,我的确不能算是个君子。”
  铁姑道:“能承认自己不是个君子,也是件不容易的事。”
  叶开道:“肯自己认输更不容易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早已知道我们这些人会在这里等着你了?”
  叶开点点头。
  铁姑道:“所以你就跟杨天商量好,叫他故意来投靠我,让我以为丁麟就是丁灵琳的兄弟,再帮着我出主意,要我将丁麟扮成丁灵琳。”
  叶开笑道:“这本来就是个好主意,我知道你一定会接受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然后你再以丁麟的身份出现,故意让我抓住你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本来就是丁麟。”
  铁姑不懂,道:“你究竟是叶开?还是丁麟?”
  叶开道:“叶开也就是丁麟。”
  铁姑更不懂了。
  叶开道:“丁麟只不过是我以前闯江湖的时候,用过的一个名字。”
  铁姑终于懂了,苦笑道:“你究竟一共用过几个名字。”
  叶开道:“不多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用过的名子,全都出名。”
  叶开笑道:“我运气一向不错。”
  铁姑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我实在不该选中你这么样一个人做对手的。”
  丁灵琳嫣然道:“你选错了,我却没有选错。”
  她看着叶开,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慕和尊敬。
  铁姑道:“你难道根本就没有跟他吵翻?”
  丁灵琳道:“谁说我没有,我跟他不知吵翻过多少次。”
  她红着脸一笑,又道:“可是我们每次吵翻了之后,不出三天,我就又想去找他了。”
  铁姑叹道:“我本该早就想到的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想到什么?”
  铁姑道:“像他这样的男人并不多,我若是你,我也绝不会真的不理他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所以我一定会好好的看着他,不让别人来打他的主意。”
  她的笑容看来也变得有点像狐狸了。
  铁姑又叹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连做梦都想不到你会扮成叶开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叶开既然不在,总得有个人保护小仙的,用我来保护她,岂非最安全?”
  铁姑承认:“的确再安全也没有了。”
  她悠然接着道:“由你看着她,非但别人动不了她,叶开也动不了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叶开根本就不会打她的主意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好像很自信?”
  丁灵琳道:“我一直都有自信,所以谁也休想来挑拨离间。”
  铁姑只有苦笑着转向叶开:“我也想不到我的摄魂大法,对你好像连一点用也没有。”
  叶开道:“的确用处不大。”
  铁姑道:“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。”
  叶开道:“想到什么?” 
  铁姑道:“听说你的母亲,以前也是本教中的人,可是为了一个姓白的,二十年前就已叛教了。”
  叶开目中露出痛苦之色,他显然不愿听别人提起这回事。
  所以铁姑就偏偏要提:“魔教中有四大天王,四大公主,你母亲就是其中之一,我也是其中之一,所以你本该叫我一声姑姑才对。”
  叶开沉着脸,道:“你们要杀我,这当然也是其中原因之一。”
  铁姑也沉下脸,道:“我不否认,本教的叛徒,没有一个能逃脱门规处治的。”
  叶开道:“哦?”
  铁姑道:“不但她本身要受门规处分,她的后代也一样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说。”
  叶开道:“家母早已不是你们魔教中人,和你们再也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  铁姑冷冷道:“无论谁只要人了本教一天,就终生都是本教的人,这种关系是永远也斩不断的。”
  叶开淡淡道:“你既然是个聪明人,现在就不该说这种话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为什么?”
  叶开道:“现在你好像只有等着我来处治你。”
  铁姑道:“我说这些话只不过要你明白,你的血里也有我们的血,只要你愿意回来,我们随时都欢迎你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会记着的。”
  丁灵琳道:“可是他绝不会回去。”
  铁姑道:“那么你们两个人都要后悔的。”
  叶开道:“哦?”
  铁姑道:“本教这次在神山绝顶,重立宗主,再开教门,四大天王和四大公主的三项决议中,其中有一样就是要处治叛徒。”
  叶开道:“所以你要我小心些?”
  铁姑冷冷道:“五十年来,本教一共只有五个叛徒,如今已死了四个。”
  叶开道:“再加上我就是五个。”
  铁姑道:“不错。”
  叶开道:“只可惜我好像已不会死了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逃过了第一次,未必还能逃过第二次,就算又逃过第二次,还有第三次,第四次,只要你不死,你就得时时刻刻的提防着,所以你就算活着,也休想过一天安稳的日子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不在乎?”
  叶开道:“我很在乎,也很怕。”
  铁姑道:“那么你现在就该带着上官小仙跟我回去,将功抵罪。”
  叶开笑了。
  铁姑道:“我说的话并不好笑。”
  叶开微笑着,道:“我也很怕狗咬我,难道我就该跟着狗去吃屎?”
  丁灵琳吃吃的笑了,笑得弯下了腰。
  铁姑的脸色却已铁青。
  叶开道:“我早就知道你们要来对付我了,可是我这么样做,却不是为了要对付你们。”
  铁姑道:“哦?”
  叶开淡淡笑道:“若是为了对付你们,我根本不必费这么多事。”
  铁姑冷笑道:“你当然知道卫天鹏和墨白也要来对付你,所以你故意先让我们得手,好教他们跟我火并,等我们先自相残杀,你才好暗算于我。”
  叶开叹了口气,道:“若是为对付卫天鹏和墨白,我更不必费这么大的事了。”
  丁灵琳笑道:“要他情愿扮成个女人,实在不是件容易事。”
  铁姑忍不住道:“你这么样做,究竟是为了要对付谁?”
  叶开道:“是另外一个人,这个人远比你们加起来还要可怕得多。”
  铁姑不住的冷笑。
  叶开道:“我们要到这里来,你们本不会知道的。”
  这一点铁姑倒不能不承认。
  叶开道:“可是这个人却知道了,所以他故意将消息散布出去,让你们到这里来找我。”
  铁姑道:“他也想让我们先跟你拼一场,他才渔翁得利。”
  叶开道:“不错。”
  铁姑显然也已被打动,沉吟着道:“好几个月前,我们的确曾经接到过一封无头信,信上说的,正是你跟上官小仙的秘密,若不是这封信,我们根本就不会想到来打你的主意。”
  叶开道:“你们接到了这么样一封信,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?”
  铁姑道:“因为他在那信上说,他是你的仇人,写这封信给我们,为的只不过是要借我们的手,替他报仇。”
  叶开叹道:“这倒也不能算不合理。”
  铁姑道:“经过我们查证后,发现他说的并不假,所以我们才决定动手。”
  叶开道:“墨白、卫八太爷和欧阳城主,想必也因为接到了一封同样的信,所以才出手的。” 
  铁姑道:“现在我才想到,他写这封信,为的可能真是要利用我们来先跟你拼一场,然后他再来捡便宜。”
  叶开苦笑道:“你总算想通了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也不知道是谁写的这封信?”
  叶开道:“我连猜都猜不出。”
  。
  铁姑道:“你们的行动,他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但你们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?”
  叶开道:“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才觉得他可怕。”
  铁姑叹了口气,悠然道:“这么样说来,我们也实在很想见见他了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本来已算准你们得手之后,他一定就会出现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所以你一直在等着。” 
  叶开道:“我也很想看看他。”
  铁姑道:“只可惜我们竟在无意中揭穿了你的秘密,所以你也等不下去了。”
  叶开叹道:“所以你实在应该让我再多等一等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认为他现在已不肯来了?”
  叶开叹了口气,道:“他好像不愿当面见我,否则又何必等到现在?”
  铁姑道:“所以你现在就算再等下去,也没有用了。”
  叶开承认。铁姑忽然笑了笑,道:“那么,你现在为什么还不走?”
  叶开道:“迟早我总是会走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最好快走。”
  叶开道:“哦?”
  铁姑道:“带着你的两个女人一起走,我保证以后绝不再找你们。”
  叶开也笑了,道:“你难道就叫我这么样一走了之?”
  铁姑冷笑道:“你不走又能怎么样?难道还能杀了我?”
  叶开微笑道:“魔教中的人,是不是杀不得的?”
  铁姑冷笑道:“你若一定要和本教作对,我也并无所谓,只不过我也可以保证,无论谁和本教作对,都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  叶开又叹了口气,道:“这倒不假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若杀了本教中一个人,我保证你们从此以后,再也休想过一天太平日子。”
  叶开道:“我若放了你呢?”
  铁姑道:“我刚才已答应过你,从此以后,你们无论到哪里去,本教中的人都绝不会再去找你。”
  叶开沉吟着,道:“这条件好像还不坏。”
  铁姑道:“所以你应该考虑考虑。”
  叶开道:“可是你刚才还要我们跟着你回去的。”
  铁姑道:“现在我已改变了主意。”
  叶开道:“你的主意既然随时都会改变,我又怎么能相信你的话?”
  铁姑道:“你只好相信。”
  叶开又笑了。
  铁姑道:“我提醒你,连李寻欢都不愿和本教作对,何况你?”
  她冷笑着,又道:“莫忘记你还带着个只有七岁大的孩子,就算你能照顾自己,她若万一有了什么意外,你也一样不好交待的。”
  叶开忍不住看了上官小仙一眼。
  上官小仙正在轻轻抱着怀里的泥娃娃,抬起头来,向他嫣然一笑,道:“宝宝已睡觉了,刚才你救了他,现在我可以让你抱他一下。”
  叶开眨了眨眼,道:“他会不会把尿撒在我身上?”
  上官小仙笑道:“宝宝不会的,宝宝又乖又听话。”
  她竟然真的走过来,将泥娃娃交给了叶开。
  叶开只有接过来,苦笑道:“我只抱一下子就够了,我一向很容易知足。”
  上官小仙拉起了丁灵琳的手,笑道:“等他抱过了,你也可以抱一下。”
  丁灵琳赶紧摇头,道:“我昨天已经抱过他了,这么开心的事,不能天天做的,就像吃糖一样,若是天天吃,就……”
  她的声音突然停顿,脸色已变了,吃惊的瞪着上官小仙,失声道:“你……”
  一个你刚说出来,她人已倒了下去。
  就在这时,只听那泥娃娃肚子里“波”的一响,叶开的脸色也变了,突然弯下腰去,就像是被人在肚子上重重打了一拳。
  他的手已松开,手里的泥娃娃跌在地上,“噗”的一声,跌得粉碎。
  一样亮亮的东西从粉碎的泥娃娃肚子里滚出来,竟是个打造得极精巧的机簧暗器钢筒。 
  叶开双手按着肚子,满脸冷汗滚滚而落,想说话,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  上官小仙噘着小嘴道:“你看你,摔破了我的宝宝,难怪你肚子要痛了。”
  叶开看着她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讶,突然大吼一声:“你……”
  这个字没说完,他人也已倒下。
  铁姑的脸色也变了,这变化实在连她都觉得大吃一惊。
  只有杨天却还是面带着微笑,用一只手搂着心姑的腰。
  铁姑看了他一眼,又吃惊的瞪着上官小仙。
  上官小仙也笑了,笑得又甜蜜,又娇媚,脸上那种痴痴呆呆的表情,已完全不见了。
  铁姑忍不住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是你,原来是你。”
  上官小仙娇笑道:“连你也想不到。”
  铁姑道:“我实在连做梦都想不到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你也佩服我?”
  铁姑苦笑道:“看来我想不佩服都很难。”
  上官小仙拍手笑道:“想不到居然也有人佩服我,我简直开心死了。”
  铁姑道:“叶开一定更佩服你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哦?”
  铁姑道:“他一心一意地保护你,想不到你根本竟用不着他保护,他一心想找出那个主谋要害你的人,想不到这个人就是你自己。”
  她又叹了口气,道:“叶开呀叶开,你自以为聪明绝顶,自以为了不起,其实你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。”
  上官小仙笑道:“你难道忘了我是什么人的女儿?”
  铁姑笑道:“我早就该想到的。”
  她的确早就该想到的。
  上官金虹和林仙儿的女儿,又怎么会是个白痴?
  曙色已刚刚降临,灯光已黯淡下来。
  上官小仙的眼睛却更亮,现在无论谁都已看得出,她绝不是个白痴。
  铁姑道:“看来连荆无命和阿飞也全都被你骗过了。”
  上官小仙笑道:“男人岂非天生就该上女人当的?”
  铁姑道:“他们都以为你是呆子,是白痴,却不知真正的白痴并不是你,在你眼睛里看来,他们才是真正的白痴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不是白痴的男人还不多。”
  铁姑道:“杨天不是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当然不是。”
  铁姑道:“只有他知道你的秘密。”
  上官小仙用眼瞟着杨天,媚笑道:“一个女人至少总得找一个能使她倚靠的男人,否则她岂不太寂寞了。”
  铁姑冷笑道:“看来你并没有找错人,像他这样的男人,实在不多。”
  上官小仙笑得更甜,道:“我的眼光一向都不错。”
  铁姑道:“那封信是你写的,还是他写的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当然是他,他写的字比我漂亮多了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要我们到这里来,为了你找叶开拼命,等我们两败俱伤,你才好坐享其成?”
  上官小仙柔声道:“我总觉得这世上的人太挤了,多死几个也没关系。”
  铁姑叹道:“看来你这计划实在是天衣无缝,神出鬼没,难怪叶开都上了你的当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要他上当,的确并不是件容易事。”
  铁姑突然冷笑道:“只可惜你还是做错了一件事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什么事?”
  铁姑冷冷道:“你不该把我们也拉进这浑水里来的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哦?”
  铁姑道:“我说过,无论谁要跟本教作对,都绝不有什么好处,你也不例外。”
  上官小仙瞪着眼,道:“谁说我要跟你们作对的?我根本就没有这意思。”
  铁姑道:“你真的没有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我当然没有。”
  铁姑道:“可是你……”
  上官小仙打断了她的话,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们的魔教最近跟一个人有了密约?”
  铁姑的脸色又变了。 
  她当然知道,但她却想不出上官小仙怎么会知道的,这本是个极大的秘密。
  上官小仙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知不知道跟你们魔教订约的那个人是谁?”
  铁姑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:“那个人难道就是你?”
  上官小仙嫣然道:“其实你早就该想到的。”
  铁姑苦笑道:“我还是连做梦都想不到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你至少总该知道,你们的魔教四大天王是多精明,多厉害的人。”
  铁姑承认。
  上官小仙道:“不是我们早已有了密约,他们又怎么会为了一封无头信而劳师动众?”
  铁姑道:“他们难道早已知道那封信是你写的?”
  上官小仙正色道:“这件事本是我们早就商量好了的,他怎么会不知道?”
  铁姑也笑了,道:“你做的事,好像每件都是别人连做梦也想不到的。”
  上官小仙嫣然道:“我若不是这样一个人,你们的魔教又怎么肯跟我订攻守同盟的密约?”
  心姑忍不住道:“我们既然是朋友,你为什么还不放了我?”
  上官小仙笑道:“你看我,竟差点把你忘了。”
  心姑也笑道:“只要你现在能想起来,就好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杨天,你为什么还不拍开这位姑娘的穴道?”
  杨天道:“是!”
  他微笑着,一掌拍了下去。
  心姑突然一声惨呼,一口鲜血随着惊呼声喷了出来,身子突然软软的弯了下来,脊椎竟已被他一掌生生的拍断。
  上官小仙皱眉道:“我只不过要你拍开她的穴道,谁叫你用这么大力气的。”
  杨天道:“我岂非已经拍开了她的穴道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可是她也被你拍死了。”
  杨天淡淡道:“我只管拍开她的穴道,她的人是死是活,我管不着。”
  上官小仙嫣然一笑,道:“这话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”
  铁姑突然凌空翻身,想冲出去。
  可是她的去路已被上官小仙挡住。
  她咬了咬牙,一把拉下了自己的头发,抬腕抽出柄弯刀。
  刀光一闪,竟不是刺向上官小仙,反而向她自己的肩头刺了下去。
  谁知上官小仙的衣袖里也已飞出了条缎带,忽然间就像毒蛇般缠住了她的手。
  “我想死也不行?”
 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,道:“你当然可以死,但我却不想死在你手里。”
  铁姑道:“我并没有要杀你。”
  上官小仙淡淡道:“我知道,你只不过想用‘神刀化血、魔血大法’来对付我而已,你的血溅出来,我只要沾上一点,还不如被你一刀杀了反而痛快些。”
  铁姑变色道:“你也知道魔血大法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你们魔教的十大神功,我不知道的倒还不多。”
  铁姑突然张嘴,像是要咬断自己的舌头。
  可是她的下巴忽然也被缠住。
  上官小仙的出手,竟仿佛比她的思想动得还快。
  铁姑的全身都已冷透。
  上官小仙叹道:“我说过,你们的十大魔功,在我面前是连一点用都没有的,我甚至可以表演一两种给你看看。”
  她忽然放开了铁姑的下巴,夺下了那柄弯刀,送到自己嘴里,竟像是吃甘蔗一样,将这柄刀一截截咬断,吞了下去。
  然后她又微笑着道:“你看,你们的‘嚼铁大法’,我岂非也一样能用?”
  铁姑连眼珠子都似已因恐惧而凸出,惊声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你自己应该知道的,为什么还要问我?”
  铁姑道:“你既然是魔教的盟友,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毒手?”
  上官小仙柔声道:“就因为我是魔教的盟友,所以才想不到我会对你们下毒手,所以我才可以放心杀了你们。”
  她微笑着又道:“你自己也说过,我们的事,都是别人连做梦也想不到的。”
 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,她已突然出手,手里的半截弯刀,已刺人铁姑的咽喉。
  铁姑眼珠子立刻凸出,连一个字都没有再说出来,就已倒下。
  上官小仙看着她倒下去,轻轻叹息,道:“我从来也不觉得杀人是件愉快的事,为什么偏偏有很多人喜欢杀人呢?”
  杨天微笑道:“因为这世上的人已太多了。”
  上官小仙嫣然道:“看来这世上也只有你才是我的知己。”
  杨天道:“我本来就是条狐狸,会飞的狐狸。”
  上官小仙笑道:“这外号起得倒真不错。”
  杨天道:“一个人的名字会起错,外号却是绝不会错的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可是那兄弟两个人却并不像珍珠,最多也只不过像两个土豆而已。”
  杨天大笑。
  上官小仙道:“现在他们的人呢?”
  杨天道:“刚才他们要我带他们到飘香院去,我就将他们带进了棺材。”
  上官小仙叹道:“可惜了那两口棺材。”
  杨天道:“然后我就把他们的断剑,放在飘香院外的雪地上,故意让韩贞看见,别人才会认为他们是被叶开杀了的。”
  上官小仙又笑道:“你果然是条狐狸。”
  杨天道:“他们若是真到了飘香院,逼着冒牌叶开丁灵琳出手,把戏岂非早就揭穿了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你千万莫小看了这位丁姑娘,她的工夫很不错。”
  杨天笑了笑,道:“我从来也不敢小看任何女人的。”
  上官小仙又问:“韩贞呢?”
  杨天道:“他想必还站在那梅林里,等着心姑去救他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他想必已等得急死了。”
  杨天笑道:“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雪地里,那滋味的确不好受。”
  上官小仙眼波流动,道:“你为什么还不去解除他的痛苦?”
  杨天道:“用不着我去,他自己迟早会替自己解决的。”
  上官小仙道:“可是你为什么不去让他少受点罪呢?一个人总该做一两件好事的。”
  杨天道:“你要我去?”
  上官小仙柔声道:“我要你去,我喜欢常常做好事的人。”
  杨天叹了口气,道:“我本来规定自己,一天最多只杀一个人的,今天看样子却要破例了。”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
   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
   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
   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
   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
   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
   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
   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
   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
   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