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名剑风流 >> 正文  
第九章 意外之变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九章 意外之变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2
  俞佩玉、银花娘、铁花娘三人正纠缠中,金花娘已披着衣裳,奔了进来,瞧见了床上满面流血的俞佩玉,失声惊呼道:“这……这是你做的事?”
  银花娘大笑道:“是我又怎样,难道你也心疼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金花娘的手掌已掴在她脸上。
  清脆的掌声一响,笑声突然顿住,吵乱的屋子突然死寂,铁花娘松了手,银花娘一步步往后退,贴住了墙,眼睛里射出凶光,颤声道:“你打我,你竟敢打我?”
  金花娘跺脚道:“你为何要做这样的事?”
  银花娘跳了起来,大叫道:“我为何不能做这样的事,你只知道老三喜欢他,可知道我也喜欢他?你们都有意中人,为何我不能有?”
  金花娘呆住了,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恨他的么?”
  银花娘嘶声道:“不错,我恨他,我更恨你,你只知道老三年纪大了,要找男人,可知道我的年纪比她还大,我难道不想找男人?”
  金花娘呆了半晌,长叹道:“我实在没有想到,你还要我为你找男人,你的……你的男人难道还不够多,还要别人为你找?”
  银花娘狂吼一声,突然冲了出去。
  只听她呼喊声自近而远:“我恨你,我恨你们……我恨世上所有的人,我恨不得天下人都死个干净!”
  金花娘木然站在那里,久久都动弹不得,铁花娘却已冲到床前,瞧见俞佩玉的脸,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。
  俞佩玉反觉出奇的平静,喃喃道:“世上是永远不会有毫无缺陷的事,这道理高老头为何不懂得,他此刻若是瞧见了我,又不知该是什么感觉……”
  他突然觉得很好笑,竟又大笑了起来,他终于又解脱了一重缚束,他心里只觉出奇的轻松。
  铁花娘顿住了哭声,吃惊的瞧着他,他此刻心里的感觉,她自然无法了解,任何人也无法了解的。
  三天后,俞佩玉自觉体力已恢复了大半,但脸上却已绷满了白布,只露出一双鼻孔,和两只眼睛。
  金花娘与铁花娘瞧着他,心里充满了歉疚与痛苦。
  金花娘终于叹道:“你真的要走了么?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该走的时候,早已过了。”
  铁花娘突然扑过去,搂住了他,大声道:“你不要走,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……我还是对你好的。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你若真的对我好,就不该不放我走,一个人若不能自由自主,他活着岂非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  金花娘黯然道:“至少,你总该让我们瞧瞧你,你已变成什么样子?”
  俞佩玉道:“无论变成什么样子,我还是我。”
  他轻轻推开铁花娘,站了起来,突又笑道:“你们可知道,我出去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?”
  金花娘道:“你莫非要去寻我那可恶的二妹。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我的确要去找个人,但却不是找她。”
  铁花娘揉了揉眼睛,道:“你要找谁?”
  俞佩玉道:“我先要去寻那唐公子,叫他到这里来见你们,再去寻唐无双唐老前辈,告诉他‘琼花三娘子’并不是他想像中那么坏的人,”
  金花娘垂下了头,幽然叹道:“我……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。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你们若能坐在这里,让我自己走出去,就算是感谢我了。”
  他大步走出去,没有回头,金花娘与铁花娘果然也没有跟着他.她们的眼泪早已流下了面颊。
  俞佩玉只觉心里无牵无挂,也不必对任何人有所歉疚,他既然从未亏负过别人,别人的眼泪也就拉不住他。
  他开了地室的门,掀起了那幅画,夕阳就斜斜地照上了他的脸,此刻虽未黄昏,却已将近黄昏。
  他用手挡住阳光,另一只手关起了地道的门,突然他两只手一齐垂下,连脚步也无法抬起。
  这花厅的梁木上,竟悬着一排人,死人!
  鲜血,犹在一滴滴往下滴落,他们的血似乎还未冷,他们每个人咽喉都已洞穿,又被人用绳索穿过咽喉上的洞,死鱼般吊在横梁上,吊在最前面的一个,赫然就是此间的主人。
  这件事,显然只不过是下午才发生的,只因正午时这殷勤的主人还曾去过地室,送去了食物和水。
  这许多人同时被人杀死,地室中毫未听出丝毫动静,杀人的人,手脚当真是又毒辣,又利落,又干净。
  俞佩玉站在那里,瞧了两眼,想回到地室中去,但目光一转,突又改变了主意,大步走出了花厅。
  他心里纵然有些惊骇,但别人也绝对瞧不出来,他从那一行尸身旁走过,就像是走过一行树似的。突听一人喝道:“是什么人?站住!”
  俞佩玉立刻就站住了,瞧不出丝毫惊慌,也瞧不出丝毫勉强,就好像早已知道有人要他站住似的。
  那人又喝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俞佩玉立刻就转过身,走了过去,于是他就瞧见,这时从另一扇门里走出来的,竟是那金燕子。
  他虽觉有些意外,但简直连眼色都没有丝毫变化,金燕子面上却满是惊奇之色,厉声道:“你是从哪里走出来的?我方才怎地未瞧见你?”
  俞佩玉淡淡道:“我是从出来的地方走出来的。”
  金燕子喝道:“你是否和‘琼花三娘子’藏在一起?”
  俞佩玉道:“是不是又和你有何关系?”
  他话未说完,金燕子掌中的剑已抵在他咽喉上。
  她自然再也不会认出这是俞佩玉。
  俞佩玉不但面目全被包扎住,他此刻的从容、镇定和洒脱,也和从前像是完全两个人了。
  莫说是只有一柄剑抵住他的咽喉,就算有一千柄、一万柄剑已刺入他的肉,他只怕都不会动一动声色。
  一个人若是眼瞧着自己的父亲在面前惨死,却被人指为疯子,还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仇人就是明明已死了的父亲,世上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不能忍受的事?一个人若面对着自己最心爱的人,而不能相认,世上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痛苦的事?一个人若经历了数次死亡,只因奇迹而未死,世上又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害怕的事?一个人若已从极美变为极丑,世上又还有什么事是他看不开的?
  一个人若已经历过别人无法思议的冤屈、恐吓、危险、痛苦,岂非无论什么事也不能令他动心。
  俞佩玉这份从容、镇定与洒脱,正是他付了代价换来的,世上再也没有别的人能付出这代价。
  世上正也再没有别人能比得上他。
  金燕子掌中剑,竟不知不觉的垂落了下来。
  她忽然发觉自己若想威吓这个人,简直已变成件可笑的事,这人的镇定,简直已先吓住了她。
  俞佩玉瞧着她,突然笑道:“神刀公子呢?”
  金燕子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认得我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纵不认得姑娘,也知道姑娘与神刀公子本是形影不离的。”
  金燕子盯着他的眼睛,道:“我怎地觉得你有些眼熟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头上受伤裹布的人,自然不止我一个。”
  金燕子厉声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俞佩玉。”
  金燕子一张美丽的脸,立刻扭曲了起来,颤声道:“俞佩玉已死了,你……你……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姑娘可知这世上有两个俞佩玉,一个已死了,一个却还活着,在下只可惜不是那死了的俞佩玉,而他的朋友似乎比我多些。”
  金燕子长长吐出口气,道:“这些人,可是你杀死的?”
  俞佩玉道:“这些人难道不是姑娘你杀死的么?”
  金燕子恨恨道:“这些人作恶多端,死十次也不算多,我早已有心杀死他们,只可惜今天竟来迟了一步?”
  俞佩玉讶然道:“原来姑娘也不知道杀人的是谁……”
  突听一人缓缓道:“杀人的是我。”
  这话声竟是出奇的平淡,声调既没有变化,话声也没有节奏,“杀人的是我”这五个字自他口中说出,就好像别人说“今天天气不错”似的,他似乎早已说惯了这句话,又似乎根本不觉得杀人是件可怕的事。
  随着语声,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,以俞佩玉和金燕子的眼力,竟都未瞧出这人是从哪里来的。
  他们只觉眼前银光一闪,这人便已出现了。
  他穿着的是件银光闪闪的宽袍,左面的袖子,长长飘落,右面的袖子,却束在腰间丝绦里,竟是个独臂人!
  他胸前飘拂着银灰色的长髯,腰上系着银灰色的丝绦,脚上穿着银灰色的靴子,银冠里束着银灰色的头发。
  他的一张脸,竟赫然也是银灰色的!银灰色的眉毛下,一双银灰色的眸子里,射出了比刀还锋利的银光。
  金燕子纵横江湖,平日以为自己必是世上胆子最大的女人,但此刻却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噤,失声道:“这些人都是你杀的?”
  银光老人淡淡道:“你以为老夫只剩下一条手臂,就不能杀人了么?老夫若不能杀人,这世上的恶人只怕就要比现在多得多了。”
  金燕子讷讷道:“前辈……不知前辈……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也不必问老夫的名姓,你既是“天蚕教”的对头,便是老夫的同路人,否则此刻你也不会再活在世上。”
  若是换了别人在金燕子面前说这种话,金燕子掌中剑早已到了他面前,但此刻这老人淡淡说来,金燕子竟觉得是件天经地义的事,却道:“不知前辈可找着了那‘琼花三娘子’么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和她们有什么仇恨?”
  金燕子咬牙道:“仇恨之深,一言也难说尽。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一心想寻着她们?”
  金燕子道:“若能寻着,不计代价。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好,你若要找她们,就跟老夫来吧。”
  他袍袖飘飘,走出了花厅,穿过后园,走出小门,后门外的宽街上静悄悄的,瞧不见一个人。
  金燕子跟在他身后,满脸俱是兴奋之色,俞佩玉竟也跟着走了来,心里却充满了疑惑。
  这老人明明不知道“琼花三娘子”在哪里,为何说要带金燕子去找,他纵能将马啸天等人都杀死,但独臂的人,又怎能将那许多死尸吊起在梁上——这两件事,他显然是在说谎,他为何要说谎?
  说谎的人,大多有害人的企图,但以这老人身法看来,纵要杀死金燕子,也不过是举手之劳,又何必要如此费事?
  他究竟想将金燕子带到哪里去?
  这老人却始终没有瞧俞佩玉一眼,就好像根本没有俞佩玉这个人似的,俞佩玉默默地跟着他,也不说话。
  这老人虽沉得着气,俞佩玉也是沉得住气的。
  金燕子却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  这时天色越来越暗,他们走的路也越来越荒僻,这奇诡神秘的老人走在月光下,就像是个银色的幽灵。
  金燕子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那‘琼花三娘子’究竟在哪里?”
  银光老人头也不回,淡淡道:“邪恶的人,自然在邪恶的地方。”
  少女们对“邪恶”这两字总是特别地敏感的。
  金燕子不觉失声道:“邪恶的地方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若不敢去,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  金燕子咬了咬牙,再不说话,俞佩玉仔细咀嚼“邪恶的地方”这五个字,只觉这老人的居心更是难测。
  那银光老人大袖飘飘,走得看来并不快,大半个时辰走下来,却早巳走出了城,金燕子近年崛起江湖,声势不弱,她既以“燕子”两字成名,轻功自是高手,但跟着这老人一路走来,竟不觉发了喘息。
  倒是俞佩玉,虽然体力未复,此刻还未觉得怎样,只不过对这老人的武功,更生出警惕之心。
  只见这老人在树林里三转两转,突然走到山坡前,山势并不高,但怪石嵯峨,寸草不生,看来竟甚是险恶。
  山岩上有块凸出的巨石,上面本来凿着三个大字,此刻却是刀痕零乱,也不知被谁用刀斧砍了去。
  俞佩玉暗道:“岩上的字,本来想必便是山名,但却有人不惜花费偌大力气,爬上去将它砍掉,这却又是为的什么?难道这山名也有什么秘密,所以那人才不愿被别人瞧见,但这三个字的山名,又会有什么秘密?”
  要知俞佩玉屡次出生入死后,已深知世上人事之险恶,所以无论对什么事,都不禁分外小心。
  在别人眼中看来无足轻重的事,他看来却认为大有研究的价值,只要稍有疑惑之处,他便绝不会放过的。
  只不过他现在已学会将无论什么事都放在心里,所以他此刻疑惑虽越来越重,却仍神色不动,更不说破。
  那老人身子也未见作势,又飘飘掠上了山岩,掠到那块突出的巨石后,金燕子正想跟上去。
  突听“格”的一响,那块有小屋子般大小的千斤巨石,竟缓缓移动了开来,露出后面一个黝黑的洞穴。
  这变化就连俞佩玉也不免吃了一惊,金燕子更是瞧得目瞪口呆,两只手本来作势欲起,此刻竟放不下来。
  只听那老人唤道:“你两人为何还不上来?”
  金燕子转头瞧了俞佩玉一眼,突然悄声道:“此行危险得很,你为何要跟来,快走吧。”
  俞佩玉微笑道:“既已跟到这里,再想走只怕已太迟了。”
  金燕子皱眉道:“为什么?”
  俞佩玉再不答话,竟当先掠了上去,只觉那老人一双利锐的眼睛正在盯着他,似乎想瞧瞧他功力的高下。
  他心念一转,十成功力中,只使出了五成。
  那老人面色虽丝毫不动,目中却似露出了不满之色,这时金燕子已全力迎了上去,那老人才觉得满意了些。
  俞佩玉心里又不觉奇怪:“他若要害我们,我们武功越差,他动手就越方便,他本该高兴才是,但瞧他的神色,却似希望我们的武功越强越好,这又是为了什么?他心里到底是在打的什么主意?”
  金燕子已掠了上去,只是那洞穴黑黝黝的,竟是深不见底,里面不住有一阵阵阴森森的寒风吹出来!
  那方巨岩被移开后,恰巧移人旁边一边凹进去的山岩里,计算得实在妙极,而这块重逾千万斤的巨岩,竟能被一个人移开,其中的机关做得自然更是妙到毫巅,这样的机关也不知要费多少人力物力才能造成,若非要隐藏什么重大的秘密,谁肯花这么大的力量。
  到了这时,金燕子也不禁动了疑心,讷讷道:“琼花三娘子会在这山洞里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这山洞本是‘天蚕教’藏宝的秘穴,‘琼花三娘子’若非教中的主坛坛主,休想进得去哩。”
  金燕子忍不住道:“天蚕教的秘密,前辈又怎会知道?”
  银光老人淡淡一笑道:“天下又有几件能瞒得住老夫的秘密。”
  这话若是旁人说出来,金燕子纵不认为他是虚言搪塞,也要认为他是吹牛,但到了这老人嘴里,分量却大是不同。
  金燕子竟觉口服心服,想了想,喃喃道:“奇怪,天蚕教远在苗疆,藏宝秘穴却在这里。”
  银光老人目光一寒,道:“你不敢进去了么?”
  金燕子长长吸了口气,大声道:“只要能找得到‘琼花三娘子’,上刀山,下油锅也没关系。”
  银光老人目光立刻和缓,道:“好,很好,只要你能胆大心细,处处留意,老夫保证你绝无危险,你们只管放心进去吧。”
  俞佩玉突然道:“在下并无进去之意。”
  他直到此刻才说话,本来要说的是:“我知道“琼花三娘子”绝不在这山洞里,你为何要骗人?”
  但他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后,那老人绝不会放过他,他此刻未必是这老人的敌手,所以才先试探一句。
  银光老人目中果然又射出了寒光,道:“你不想进去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也不要找‘琼花三娘子’,为何要进去?”
  金燕子赶紧道:“这本不关他的事,我根本不认得他的。”
  银光老人淡淡道:“你若不愿进去,老夫自也不勉强你。”
  他手掌有意无意间在那无名山岩上轻轻一拍,掌击山岩,毫无声音,但山石上却多了个如刀斧凿成般的掌印。
  俞佩玉笑道:“在下虽本无进去之意,但天蚕教的藏宝秘穴,究竟也不是人人可以进去的,既然有此机会,进去瞧瞧也好。”
  银光老人也不理他,却自怀中取出了一柄长约一尺三寸的银鞘短剑,和一个银色火摺子,一起交给了金燕子,道:“此剑削铁如泥,这火摺子也非凡品,你带在身边,必有用处,只是要小心保管,千万莫要遗失了。”
  金燕子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  她和俞佩玉刚走进洞穴,那方巨岩竟又缓缓合起。
  金燕子大骇道:“前辈合起这石头,咱们岂非出不去了。”她纵身又想跃出,谁知洞外一股大力涌来,竟将她推得踉跄向后跌倒。
  只听银光老人道:“你要出来时,以那短剑击石七次,老夫便知道了……”
  话犹未了,巨石已完全合起,不留丝毫空隙。
  洞穴里立刻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  突见一缕银花爆出,金燕子已亮起了那奇形火摺子,只见银星不住四下飞溅,一道淡淡的银光直射出来。
  银光照着俞佩玉的脸,他面目虽被白布绷住,但一双眸子却在灼灼发光,瞧不出有丝毫惊慌之色。
  金燕子也不知这人到底是痴是呆,还是胆子特别的大,却叹道:“此事明明与你无关,你何苦要跟着来?”
  俞佩玉暗叹道:“这位姑娘脾气虽然大些,但心地倒当真善良得很,到了此刻,还一心在为别人着想。”
  这些天来,他遇着的女子不是心地险恶,便是刁钻古怪,骤然发觉金燕子的善良,不觉大生好感,微笑道:“两人在一起,总比孤身涉险的好。”
  金燕子怔了怔,道:“你是为了我才来的?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姑娘既是那位俞佩玉的朋友,便等于是在下的朋友一样。”
  金燕子盯了他一眼,面靥突然飞红了起来,幸好那银光甚是奇特,她面色是红是白别人根本无法分辨。
  她扭转头,默然半晌,突又道:“你猜那老人他竟是何心意?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姑娘你说呢?”
  金燕子道:“他若是要害我,又怎会将如此贵重之物交给我,何况瞧他那一掌之力,要取我两人的性命,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不错,此人掌力阴柔而强劲,功力已炉火纯青,看来竟不在武当出尘道人的‘绵掌’之下……”
  金燕子道:“但他若无恶意,又为何定要逼你进来,而且又将出路封死,先断了咱们的退路,让咱们只有往前闯。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既是如此,咱们就往前闯闯再说吧。”
  金燕子终于又忍不住回头瞧了他一眼,突然笑道:“我胆子素来很大的,不想你竟比我还大,在你身旁,我就算想害怕,也觉得不好意思害怕了。”
  朦胧的银光下,她笑容看来是那么明朗,在如此明朗的笑容后,看来是藏不住丝毫秘密的。
  俞佩玉不禁暗暗叹道:“天下的女子若都像她这么样,这世界只怕就会太平的多了……”
  俞佩玉要过那火摺子,当先开路。
  银光映照下,他突然发觉这山洞两壁,都雕刻着极精细的图画,每幅图都有一男一女,神情栩栩如生。
  金燕子只瞧了一眼,脸已飞红了起来,呼道:“这鬼地方果然‘邪恶’,怎地……怎地……”
  俞佩玉脸也不觉发热,他实也想不到在这种阴森诡秘的山洞里,竟会雕刻着如此不堪入目的图画。
  只见金燕子话未说完,已掩着脸向前直奔。
  突然间,黑暗中转出两个人来,两柄大刀,闪电般向金燕子直砍了下去,刀风强猛,无与伦比。
  俞佩玉失声喝道:“小心。”
  喝声出口,他人已冲了过去,抱住了金燕子,就地一滚,只觉寒风过处,刀锋堪堪擦身而过。
  接着,“当”的一响,长刀竟砍在地上,火星四溅,但一刀砍过后,这两个人便又缓缓退了回去。
  俞佩玉苦笑道:“原来这竟是石头人。”
  金燕子道:“若不是你,我就要变成死人了。”
  俞佩玉只觉一阵阵香气如兰,袭人欲醉,俯下头,这才发觉金燕子还被他抱在怀里,樱唇距离他不过三寸。
  他的心不觉立刻跳了起来,正想道歉。
  谁知金燕子竟又咯咯笑道:“你说的那神刀公子,若是瞧见咱们这样子,只怕也要气死了,我真希望他现在就在这里瞧着。”
  俞佩玉本怕她娇羞恼怒,谁知她竟比自己还要爽朗一点,也不会装模作样地故作扭捏之感。
  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,能遇着个心胸明朗的女子,实在是件走运的事,俞佩玉也觉甚是开心,忍不住笑道:“他这次怎地没有跟着你,倒的确是件怪事。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他一天到晚就像苍蝇似的盯着我,别人只要瞧我一眼,他就生气,我实在烦都烦死了,找着个机会,就立刻溜走,他只怕……”
  语声突然顿住,目光凝注着俞佩玉身后,道:“你……你瞧……”
  俞佩玉转首望去,只见他身后的山石,像是道门户的模样,门楣上刻着八个字,被银光一照,颜色惨碧。
  “销魂媚宫,妄入者死!”
  金燕子盯着这八个字,皱眉道:“天蚕教的藏宝地,怎会叫做销魂媚宫?”
  俞佩玉瞧见那些图画,再瞧见“销魂媚宫”这四个字,便知道这洞穴不但“邪恶”,而且还必定极神秘,极危险,也可能是极香艳的地方,就像是那些令人害怕,又令人向往的传说一样。
  他目光直视着金燕子,突然道:“你还要进去?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这八个字难道就能将咱们吓退了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若是‘琼花三娘子’并不在里面呢?”
  金燕子怔了怔道:“她们怎会不在里面?那老人怎会骗我?”
  俞佩玉叹道:“据我所知,‘琼花三娘子’是绝不会在里面的,至于那老人为何要骗你,我却也想不通了。”
  金燕子沉思了半晌,缓缓道:“你说,咱们既已到了这里,还能回头么?”
  她掠了掠鬓边乱发,接着道:“现在咱们就算在那石头上敲七百下,那老人也不会放咱们出去的,他既然要将咱们骗进洞,想必总有些用意。”
  俞佩玉沉声道:“入了此门后,每走一步,都可能遇着意想不到的危险,你……你为何不等在这里,让我一个人进去瞧瞧再说。”
  金燕子嫣然一笑,道:“你自己说过,两人在一起,总比孤身涉险好得多。”
  在这种孤独危险的地界,人总是会将自己的本性显露出来,可恨的人会令人觉得更可恨,可爱的人却会变得更可爱了。
  俞佩玉竟不觉拉住了金燕子的手,笑道:“走吧,只要小心些,我想也不会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突觉脚下一软,脚下的石地竟裂开个大洞,两人的身子,眼见已将直跌下去。
  金燕子忍不住失声惊叫,只觉俞佩玉拉着她的那只手一紧,一股大力传来,将她送上了地面。
  而俞佩玉自己却已跌了下去。
  金燕子借着俞佩玉一甩之力,凌空翻身,落在洞边,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没事么?”
  那地洞竟深达十余丈,只见火摺子的银光在下面闪动着,也瞧不见俞佩玉究竟是生是死。
  金燕子已急出了眼泪,嘶声道:“你怎地不说话呀?”
  地洞里还是没有应声。
  金燕子眼睛一闭,竟也要往下面跳。
  就在这时,突觉一个人紧紧拉住了她。
  金燕子张开眼,火摺子的银光仍在地洞里闪动,更是一惊,“谁拉住了我了?”再瞧正笑吟吟站在她身边的,却不是俞佩玉是谁?
  她惊喜交集“嘤咛”一声,不觉扑入俞佩玉怀里,顿脚道:“你骇死我了,你……你方才为什么不说话呀?”
  俞佩玉微笑道:“方才我就仗着一口真气,才能攀在石壁上,若是一开口说话,泄了那口气,只怕就真的要跌下去了。”
  金燕子娇笑道:“我瞧见那火摺子在下面,还以为你……也完了……谁知火摺子虽然掉了去,你却在上面。”
  俞佩玉凝目瞧着她,忍不住叹道:“但你又何苦?”
  金燕子垂下头,轻轻道:“你若为救我而死,我还能活着么?”
  她突又抬头,爽朗地一笑道:“不只是你,任何人为了救我而死,我只怕都活不下去的。”
  俞佩玉眨了眨眼睛,故意道:“你说后面这句话,不怕我失望么?”
  金燕子抿嘴一笑道:“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,必定早已有了意中人了,所以我若说只会为你而死,岂不是要你为难么?”
  俞佩玉不觉又拉起了她的手,大笑道:“你实在是我见到的女孩子中,最不会给人烦恼的一个。”
  他只觉和金燕子这样的女孩在一起,心胸竟是说不出的舒畅,她既不会装模作样,叫别人为她想,也不会故意使些小心眼,用些小手段,叫别人为她烦恼,只可惜这样的女孩子世上实在太少了。
  但火摺子已落了下去,两人瞧着那闪动的银光,不觉又发起愁来,俞佩玉目光转动,突然瞧见了那柄银鞘短剑。
  他拔出剑来,剑身如银星灿烂夺目,轻轻一插,便直没入石,握着剑一转,便将山石挖了个洞。
  俞佩玉喜道:“好锋利的剑,咱们要拾火摺子就得靠它了。”
  他将金燕子垂下地穴,用短剑在壁上挖了一行洞,然后自己再爬了下去,将火摺子拾起。
  只见那地穴中倒插着无数柄尖刀,尖刀上尽是枯骨,衣衫也大多腐朽,死了至少已有二十年了,但其中却有个身穿绿衫的女子尸体,衣裳颜色如新,尸体也是完整的,甚至还未开始腐烂。
  俞佩玉暗道:“瞧这些枯骨与这绿衫女子之死,其间至少相隔二十年,这‘销魂媚谷’莫非已有二十年未有人来,这里的秘密虽然已埋藏了二十年,直至最近才又被人发现,自然绝不会是‘天蚕教’的藏宝之地了!”
  金燕子用鞋底在地上擦了擦,擦去了苔藓痕迹,便露出乎整光滑的石板来,她不禁皱眉道:“这一路上,都可能有陷阱,咱们怎么往前走呢?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你跟着我走,莫要距离太近,我纵然落下去,也有个照应。”
  金燕子大声道:“这本来是我的事,你应该让我走在前面,你不必将我当做个女人,就处处都让着我呢。”
  俞佩玉微笑道:“我虽不愿将你当女人,但你事实上却是个女人,在女人面前,男人都喜欢逞逞英雄,你又何必不让让我呢?”
  金燕子凝眸瞧着他,笑道:“你实在是我所见到的男人中,最不讨厌的一个。”
  俞佩玉再往前走,走得更加小心,一步未踏实前,总要先试探试探虚实,对于机关消息,他反应自比别人要灵敏得多。
  一路上竟无陷阱,走了两三丈后,突见两个白石雕成的裸女,互相拥抱在一起,极尽缠绵之至,不但身材雕塑得玲珑剔透,纤毫毕现,眉目间更充满着春情荡意,此刻虽已满是尘埃,但无论是谁,只要瞧一眼,仍不免要心跳加速,面红耳赤。
  两座石像都比常人要大些,恰巧将去路完全堵死。
  俞佩玉正想找出上面的枢纽,将之移开,金燕子已飞红了脸,一把夺过他的火摺子,哼道:“这地方怎的尽是这种东西,也不怕别人瞧着呕心么。”
  说着说着,竟一脚踢了过去。
  俞佩玉要想拦阻,已来不及了。
  那裸女的肚脐里,已射出一缕淡淡的粉色雾,来势如矢,笔直向金燕子的脸上喷了过去。
  俞佩玉一把将她拉在旁边,着急道:“你可闻着什么气味了么?”他一急之下,竟忘了屏住呼吸,鼻子里已吸入一丝胭脂香气。
  金燕子刚摇了摇头,俞佩玉早已盘腿坐下,运气调息,金燕子才知道自己又闯下祸了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俞佩玉拼命用眼色叫她莫再说话,金燕子虽闭住了嘴,心里却更是着急,过了半晌,只见俞佩玉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幸好时隔太久,那药力已有些失效,否则……”
  金燕子道:“药力虽然失效,但我若被那粉雾喷在脸上,还是要命的,是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也许。”
  金燕子幽幽叹道:“你又救了我一次了。”
  俞佩玉用火摺子照着那白石裸女,仔细瞧了半晌,突然道:“你能闭起眼来么?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瞧瞧。”
  俞佩玉苦笑道:“这枢纽所在之地,甚是不雅……”
  他话未说完,金燕子已赶紧闭起眼睛,也不知俞佩玉在什么地方摸了摸,转了转,可听“喀”的一声,两座石像终于飞开,让出中间一尺多通路,金燕子便自两个裸女的怀抱走了过去。
  她忍不住叹道:“想不到你对这些鬼名堂,也如此精通,若不是你,我只怕一辈子也休想能走得进去的。”
  俞佩玉缓缓道:“依我看来,能走进去,倒不如走不进去的好。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为什么?这地方处处透着邪门古怪,看来也不知究竟有多少秘密,就算没有‘琼花三娘子’的事,我也想进去瞧瞧的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秘密越大之处,凶险也越大……”
  金燕子道:“有你在,我还怕什么?”
  俞佩玉只得一笑,当先开路,过了这裸女门后,地上积尘也较少,银光照耀下,已隐约可以瞧得出地上也有花纹图案。
  这些花纹图案,竟也俱是男女间的纠缠之态。
  俞佩玉仔细瞧了半晌,道:“你瞧着我的脚踩在哪里,也跟着我踩在哪里,千万错不得。”他一脚踩下去,正又是十分“不雅”之处。
  金燕子一面走,一面啐道:“这鬼地方,真不是正人君子能来的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这里的主人故意如此作法,想必正是要叫正人君子裹足,纵然知道他的秘密,要来也觉不便,否则他又怎能逍遥法外。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你呢?你不是正人君子么?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有时是的,有时倒也未必。”
  金燕子娇笑道:“你非但不讨厌,简直有些可爱了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笑声突然顿住,只见一个红衣女子,从上面倒吊下来,一张脸也说不出有多么狰狞可怖。
  金燕子骇极失声,道:“看来,妄入者死这句话倒真不是吓人的。”
  只见这位红衣女子亦是尸体完整,死了最多也不过只有两天。·
  俞佩玉喃喃道:“埋藏了二十年的地方,一旦被人发现后,立刻就有许多人冒死而来,此间的秘密难道竟真的如此诱人么?”
  走了两步,又瞧见个紫衣女子的尸身,被一根形式奇古的巨大铁矛钉在石壁上,她双手紧紧抓住矛头,显然是临死前拼命想将这铁矛拔出来,却再也拔不出,竟被活活地钉死在这里。
  金燕子瞧了一眼,只觉心头作呕,几乎要呕吐。
  此后每走几步,便可发现一具女子的尸身,有的被刀劈而死,有的面目腐烂,有的竟是在石缝里活活夹死的。
  金燕子颤声道:“这条路当真步步俱是危机,我若不跟着你走,现在只怕……只怕已和这些女孩子一样了。”
  俞佩玉沉声道:“她们能走到这里,已可见她们之中必有能人。”
  金燕子道:“你说她们是一齐来的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想必俱是一路。”
  金燕子默然道:“这些女孩子看来生前必定是又年轻,又漂亮,却偏偏要到这鬼地方来送死,却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  俞佩玉道:“这原因只有一个,此地虽非‘天蚕教’的藏宝之地,但想必也埋葬着一批数量甚大的珍宝了。”
  金燕子突然停下脚步,道:“你想那老人将咱们骗来,会不会是要咱们为他探路呢?”
  俞佩玉叹道:“想来正是如此,所以,他才希望我们武功越强越好,又不惜将重要珍贵的宝剑借给你。”
  金燕子骇然道:“咱们若能走进去,便无异为他开了路,纵然得到了宝物,也只好给他,咱们若是死了,也和他没半点关系,这老人好恶毒的心肠,咱们与他素昧平生,他竟不惜拿咱们的性命来做他的问路石。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这其中还有件奇怪的事。”
  金燕子道:“什……什么事?”
  俞佩玉道:“你瞧这些尸身,俱是女子,方才那地穴中的枯骨,也全都是女子的,难道来此盗宝的人,竟无一个男的吗?”
  只听一人淡淡道:“这有两种原因,你们可想知道么?”
  金燕子听得这平淡的语声,脸上立刻变了颜色,拉住俞佩玉的手,道:“他……他跟来了。”
  那老人淡淡道:“老夫既要你们开路,自然就是要跟着走进来的,有你们为老夫将埋伏破去,老夫也免得费力了。”
  银光闪动间,他已幽灵般走了出来。金燕子又急又怒,道:“我尊你一声前辈,居然如此对付我,居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承认。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们虽为老夫吃了苦,但也非全无好处,何况,你们能到此间一游,就算死也不冤枉了。”
  金燕子道:“这究竟是什么地方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你们为何不瞧瞧这里?”
  金燕子顺着他手指之处瞧去,只见一个青衣女子的尸体旁,石壁上果然又刻着十六个大字:“温柔之乡,行乐之宫。
  销魂蚀骨,亦毒亦凶。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四十年前,这里正是普天之下的风流侠少梦魂向往之地,若能到此一游,纵然蚀骨销魂,也在所不惜。”
  金燕子骇然道:“为什么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只因到了这里,才知道男人真正的快乐是什么。哈哈,只可惜享受过这种快乐之后就非死不可了。”
  说到这里,他竟然大笑了几声,但笑声亦是平平淡淡,既无丝毫高低变化,也听不出丝毫欢愉之意。
  金燕子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,道:“既是如此,这里为何不见男人的尸身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只因那时男人都要等到入宫被那销魂宫主品评之后,才会死的。”
  金燕子咬牙道:“女孩子明知这种鬼地方,为什么还要来呢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这原因就多了,有的是妒忌这销魂宫主的美貌,一心想除去她,有的是怀恨自己的夫婿情人被她迷死,前来寻仇……”
  金燕子道:“但现在那销魂宫主纵然还活着,也是个老妖怪了,为什么还有这许多女孩子要来送死呢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销魂宫主虽已死,但她的珍宝秘笈仍在,那些珍宝且不去说它,她的媚功秘笈,数十年来,就是天下女子千方百计想得到手的东西,无论是谁,只要能得到她的媚功,便可令天下的男人都拜倒在裙下。”
  金燕子瞧了俞佩玉一眼,脸不觉又红了,道:“这种脏东西,我瞧都不要瞧。”
  银光老人咯咯笑道:“等你瞧见了时,就再也舍不得放手了。”
  他目光忽然转向俞佩玉,道:“你武功虽不济,对这旁门杂学倒精通得很,你这样的人,老夫若是杀了你,倒也可惜。”
  俞佩玉微笑道:“此刻还未入宫,你自然不会杀的。”
  银光老人目光灼灼,道:“你若能带老夫入宫,老夫非但不杀你,还将那藏宝与你平分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我若不肯呢?”
  银光老人淡淡道:“你若不肯,现在就休想活下去。”
  俞佩玉一笑道:“此地既已有人来过,藏宝说不定已被取去了。”
  银光老人冷冷道:“直到此刻为止,这里还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去。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我常常听说这句话,其实那没有活人走出去的地方,总是有活人走出去过的,只是别人没有瞧见而已。”
  银光老人大笑道:“老夫眼瞧着这九个女子进来,亲手封死了出路,又在外面等了两天,若有人走出去,老夫情愿挖出这双眼珠子来。”
  俞佩玉目光闪动,缓缓道:“你将那马啸天满门杀死,是否就为了怀疑他将此地的秘密,泄露给这九个女子知道的。”
  银光老人目光一寒,冷冷道:“你已问得太多了。”
  金燕子骇然道:“你为了怀疑一个人,将他满门杀死,不嫌这手段太毒辣么?”
  银光老人淡淡道:“你莫忘了,老夫杀死的乃是天蚕教下;”
  金燕子道:“就因为他们将你的秘密泄露给别人,才杀他们的,是么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哼!”
  金燕子目光闪动,大声道:“但天蚕教下,又怎会知道你的秘密?莫非你也是和他们勾结的?”
  银光老人霍然转身,一掌拍在石壁上,缓缓道:“你也问得太多了。”
  金燕子瞧着石壁上的掌印,嘟起嘴再不说话。
  俞佩玉摸索了几乎有半个时辰,不住喃喃道:“难道入宫的门户竟不在这里?”
  银光老人道:“前面已无去路,不在这里,又在哪里。”
  俞佩玉想了想,突将那青衣少女移开,这尸身全身上下都瞧不见伤痕,一双手却已黑紫。
  他俯下身,用短剑的银鞘,拨开了这双手便瞧见这双手的左右食指上,各有一点血痕,就好像是被蚊子叮过的一个伤口,竟已致命。
  俞佩玉站了起来,长长叹息一声,喃喃道:“温柔之乡,行乐之宫……入宫的秘密,原来就在这两个‘之’字上。”
  只见石壁上的字迹,笔画间也都积满了尘埃,只有“之”字上的两点,却光润而干净,似经人手擦过。
  金燕子喜道:“不错,我也瞧出来了,只要在这两个‘之’字点上一按,门户就出现,是么?”说着说着,她一双手已向那点上按了下去。
  俞佩玉一把拉住了她,道:“你难道也要学这青衣女子一样?若是开一次门,便得牺牲一条人命,这代价岂不太大了么?”
  突见银光一闪,那老人已夺过短剑,将青衣少女的两根手指割了下来,同时在两点上一按。
  平滑的石壁里,突然响起了一阵乐声,然后石壁便缓缓移开,现出了一重直垂到地的珠帘。
  珠光晶莹,耀眼生辉,上面也出现了十六个字。
  “极乐之欢,与君共享。
  人此门中,一步登天!”
  银光老人冷漠平淡的面容,已露出激动兴奋之色,双目中光芒闪动,突然仰首大笑道:“销魂娘子的秘密,今日终于落到老夫手中了。”
  大笑声中,掀开珠帘,大步走了进去。
  金燕子却忍不住拾起他抛下的两截断指一瞧,只见那干枯乌黑的手指尖端,果然又多了两个小洞。
  她瞧了俞佩玉一眼,忍不住叹道:“你又救了我一次,想不到在这小小两个点里,竟也埋伏着杀人的陷阱。”原来两点之中,各有一枚目力难见的毒针,手指按下去,只能觉出痒了一痒,等到觉出痛时已无救了!
  俞佩玉瞧着那晶莹的珠帘,似在思索着该不该进去,突见一苍白的手伸出来,拉住了金燕子。
  只听那老人道:“这些藏宝,已有一半是你的,你为何不进来?”一句话未说完,金燕子已被直拉了进去。
  俞佩玉在暗中叹息一声,苦笑低语道:“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,这恶毒的老人,想必是不会放过我的……”这时金燕子的欢呼声已传了出来,他终于走了进去。
  珠帘里,果然又是另一个天地,俞佩玉只觉满眼金碧辉煌,珠光宝气,骤然间竟瞧不出里面的景象。
  金燕子已捧着只玉杯走过来,杯中亦是宝光灿烂,映得她嫣红的笑靥更是迷人,她雀跃着笑道:“你瞧见过这么美的东西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你喜欢?”
  银光老人笑道:“女孩子瞧见珠宝,有谁不喜欢?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听你口气,难道你不喜欢珠宝?”
  金燕子道:“那是不同的,男人喜欢珠宝,是因为它的价值,女子喜欢珠宝,却是因为它的美,你瞧,这美不美。”
  她将一串珠链悬在脖子上,雾般朦胧的珠光,映着她雾般朦胧的眼波,她竟像是有些醉了。
  俞佩玉忍不住叹道:“珍珠虽美,又怎及你的眼波?”
  金燕子垂头而笑,一朵红云,已悄悄爬上面颊。
  那银光老人却全未瞧她一眼,对四下价值连城的珠宝,竟也似全都不屑一顾,只是不住在四下搜索。
  珍珠、翡翠、白玉……一件件被他抛在地上,如抛垃圾,他所寻找之物,难道竟比这些珠宝还要珍贵?
  金燕子悄声道:“你想他可是在找那销魂秘笈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想必是的。”
  金燕子吃吃笑道:“他又不是女人,就算学会这销魂宫主的媚术,又有何用?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也许他所学的武功,与这销魂宫主本是一路,两相参照,自有益处,也许他有个女儿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那老人突然纵声狂笑起来。
  只见他苍白的手掌里,紧紧抓着几本粉红绢册,那欢喜雀跃之态,简单比金燕子瞧见珠宝时还要开心。
  俞佩玉却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  银光老人笑叱道:“老夫夙愿得偿,你也该为老夫开心才是,却叹的什么气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突然想起了‘鸟尽弓藏’这句话,所以不免叹息。”
  银光老人大笑道:“老夫说过不杀你,岂有食言背信之理。”
  他左手在洞穴中央虚空一划,又道:“老夫非但绝不伤你性命,还要依约将此间珠宝分一半给你,以此为界,左边一半珠宝全是你的,你只管取去吧。”
  金燕子笑道:“阁下言而有信,倒也不枉我称你一声前辈。”
  俞佩玉却淡淡道:“前辈纵将此间珠宝全都赐给在下,在下带不出去,也是枉然。”他身形始终有意无意间挡在门前,不肯移动一步。
  银光老人笑道:“你的武功纵不佳,两斤力气总是有的,用个包袱将这些珠宝一包,不就全部扛走了么?”
  俞佩玉还是淡淡笑道:“前辈虽不伤我性命,但在下去包这珠宝时,前辈只怕就要一掠而出,将这门户封死,那时纵将世上的珍宝全归于我,也是无用的了。”
  银光老人想不到这看来老老实实的少年,居然也能瞧破自己的心事,怔了一怔,恼羞成怒,喝道:“你挡在这里,老夫难道就不能出去了么?”
  喝声中,五指如钩,直扣俞佩玉的脉门。
  俞佩玉手掌一翻,反向他脉门划了过去,竟是连消带打的妙着,老人一惊,右掌急拍而出。
  俞佩玉竟然不避不闪,一掌迎了上去,双掌相击,如击鼙鼓,两人身形竟都往后退了三步。
  银光老人既未想到这少年招式如此精妙,更未想到他真力如此充沛,惊怒之下,狰狞笑道:“不想你竟是个好角色,老夫倒看走了眼了。”
  一句话说完,已攻出十余招,奇诡的招式间,已似带些邪气,俞佩玉见招拆招,半步不退,但病毒初愈,十余招接下来,气力也觉不济,瞧着金燕子大喝道:“你还不快冲出去。”
  金燕子竟也瞧得着呆了,此刻一惊,却笑道:“两个人打一个,总比一个人好,我也来……”
  俞佩玉不等她说完,已截口道:“以你的武功,出手也是无用的,先冲出去再说,莫要管我。”说话间微一分神,已被老人逼退了两步。
  金燕子瞧着他两人间不容发的招式,自己竟实在插不了手,只得叹了口气,一个箭步自那老人身侧飘出。
  谁知那老人背后也似长着眼睛,反手一掌,金燕子便已招架不住,但觉胸口一热,又向后直跌了出去。
  俞佩玉乘这老人反掌而击时,出拳如风,又攻回原地,道:“你受了伤?”
  金燕子身子已发麻,却强笑道:“我不妨事,你莫要管我。”
  俞佩玉见她的笑容,却已知道她短时间只怕是站不起来的了,心里一乱,已被那老人两掌震了出去。
  金燕子失声惊呼:“你没事么?”
  俞佩玉咬紧牙关,又接了老人三掌,两人一个在帘内,一个在帘外,三招过后,珠帘已散落了一地。
  金燕子嘶声道:“你怎地不说话,莫非是受了伤?”
  俞佩玉只得大声道:“你只管放心,我……”
  他嘴里一说话,真气又一弱,又被逼退两步,已完全退出门外。
  银光老人随着攻出数招,大笑道:“你两人倒真不愧同命鸳鸯,互相如此关心,老夫瞧着倒羡慕得很。”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
   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
   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
   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
   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
   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
   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
   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
   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
   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