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名剑风流 >> 正文  
第十八章 往事如烟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十八章 往事如烟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2

  俞佩玉听了那病人偏激的谬论,瞧着他,心中暗道:“这人虽然满腹怨恨,一心想要杀人,但还是不肯妄杀善良,只想去杀海盗,可见他心胸虽不免有些偏激,行事倒还不失为侠义之辈。”一念至此,不觉又对这病人起了几分尊敬之心。
  那病人却忽然瞪着他道:“你如今可猜出我救起的这人是谁么?”
  俞佩玉一怔,心念闪动,失声道:“这人莫非就是那为东方美玉送信的?”
  那病人冰冷的目光中,初次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你猜得不错。”
  这笑意一瞬即逝,他冷冷接道:“你可知道他是遭了谁的毒手?”
  俞佩玉还未说话,郭翩仙已脱口道:“东方大明?”
  那病人道:“不错,原来他将信送到日月岛不夜城后,正等着东方大明的重酬致谢,谁知东方大明竟将他满船上大大小小三十七口人,杀得一个不留,他身受不治之伤,还能挣扎着活下来,为的就是要说出这件事。”
  俞佩玉忍不住截口道:“这只怕也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老天正是要他亲口说出这秘密,才让他能活着见到前辈的。”
  郭翩仙却叹道:“我若是他,我根本不会送这封信了,如此秘密的事,东方美玉父子自然不愿让别人知道,又怎会留下他的活口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敢到海外来经商的海客们,哪个不是老狐狸,他自然也已想到这点,本想拿了东方美玉的第一笔酬金后,就将信往阴沟里一抛,却叫东方美玉到哪里找他去?但他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多生了一分好奇之心,要想瞧瞧别人不惜重酬要他传的这封信里究竟写了些什么。”
  银花娘叹了口气,道:“若换了我,我也忍不住要瞧瞧的。”
  这病人冷冷道:“所以这种人死了也不算冤枉。”
  银花娘垂下了头,不敢说话。
  俞佩玉忍不住问道:“那封信上,究竟写了些什么?”
  那病人道:“东方美玉这畜生竟在信上说,他被朱媚所胁,要东方大明去救他,还要东方大明接到信后,给送信的一笔‘终生受用不尽的财富’,那人就是被这句话所动,才不惜苦心寻找,将信送到不夜城的。”
  他叹了口气,道:“但世上又怎有‘终生受用不尽’的财富,无论多少财富,总有散尽之时,除非这人立刻死了,他才是‘终生’受用不尽了。”
  郭翩仙忍不住道:“不错,东方美玉这句话,正是要他爹爹将送信的人立刻杀了,只可惜这小子财迷心窍,竟未瞧出这句话的含义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不仅如此,东方美玉自然也算准此人途中必定会偷看这封书信,所以便在信上写下这句双关的话来引诱于他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这人虽本就该死,但东方美玉手段之辣,由此也可见一斑了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前辈莫非就因为觉得此人手段太辣,想将他杀了为世人除害,所以就从海外赶回来了么?”
  那病人缓缓道:“只为此点,我还未必会赶回来,但那人临死之前,又对我说了番话,才令我怒气再也忍耐不住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
  那病人道:“东方美玉既然会将如此重要的书信托付于他,可见他必定和东方美玉多少有些交往,是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但东方美玉既已隐居……”
  那病人冷冷道:“你可知道‘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山’这句话?”
  郭翩仙立刻拊掌道:“不错,若要隐居,并非一定要躲在深山大泽,别人才找不到的,你若躲在这种地方,有时反而更容易被人发现,但一个像朱宫主这样的人,若是躲在个平凡的小镇上,安安分分地过日子,别人就再也不会想到了。”
  俞佩玉灵机一动,失声道:“昔年朱宫主莫非就是隐居在这小镇上的?”
  那病人叹了口气,道:“此镇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而且民风淳朴,绝不会故意发掘别人的隐私,纵有江湖人物经过,也绝不会是什么高手,正是绝妙的隐居之处,朱媚选中此地,也正是她绝顶聪明之处,若非东方美玉变了心,她就算在这里住八十年,别人也万万想不到这小镇上一个平凡人家的主妇,就是昔年颠倒众生,而且明明已死了很久的销魂宫主。”
  俞佩玉叹道:“这的确是谁也想不到的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那海客姓李叫梦唐,本也是这小镇上的土著,只是少年时就出外闯天下去了,这一年他无巧不巧,竟回家来探亲,他的家又恰巧就离朱媚隐居之地不远,东方美玉也就是因为知道他不久又将有海上之行,所以才存心结纳于他。”
  郭翩仙道:“那位朱宫主既然冰雪聪明,难道连一点都没有留意到么?”
  那病人道:“朱媚那时全心全意都贯注在她初生的爱女身上,何况这种邻居间的交往,本也是件很普通的事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不错,她既已在这里落了户,若不和邻居交往,反而容易令人疑心,更何况她认为李梦唐这种寻常人家,也万万不会知道她的秘密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但附近的人家,都知道她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,不但克勤克俭,而且将丈夫服侍得无微不至。”
  郭翩仙道:“那李梦唐回家之后,想必也听到了这些话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不错,所以他见了那封信后,不免大吃一惊,实在不相信这人人赞美的贤妻良母,会是个魔女,更认为东方美玉不应该这样对付自己的妻子,但那时他利欲熏心,眼睛里只有白花花的银子,等他快死的时候,良心才发现,才会将这些事,原原本本,全都告诉了我。”
  说到这里,他又反手一掌,去拍茶几,他终年卧病在床,意识中总觉得茶几就在旁边,却未想到方才已被他一掌拍碎了。
  这一掌自然拍了个空,眼见就要打在床边,这张床眼看也要被他击塌,朱泪儿忽然伸出手来,轻轻托住了他的手,柔声道:“三叔,求求你莫再发脾气好么?”
  这举动若是瞧在普通人眼里,也不会觉得怎样,但俞佩玉、郭翩仙他们都可算得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。
  他们一眼瞧过,心下不禁俱都为之骇然。
  要知这病人出手是何等迅快,一掌拍碎茶几,力道又是何等强猛,但朱泪儿却轻描淡写地就将之托住了。
  郭翩仙暗骇忖道:“原来这小丫头不但会使媚术,而且还有这样的身手,她小小年纪,武功看来竟已不在我之下。”
  这病人看来已奄奄一息,却能将小姑娘调教出这么样一身武功来,郭翩仙眼瞧着他,掌心不觉又沁出冷汗。
  只见这病人一只鹰爪般的手掌,被朱泪儿一双小手轻轻抚摸了半晌,怒气渐渐平息,长叹道:“那时我听了李梦唐的话,心里的怒火真是再也抑止不住,我实未想到世上竟有如此无情无义的负心人,当下就令李梦唐说出日月岛不夜城的方位,他知道我必可为他复仇,说完了话,就瞑目而逝了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于是前辈立刻就赶到不夜城去?”
  那病人道:“不错,只可惜那时东方大明已离岛而去,我一怒之下,将那地方捣了个稀烂,转念又想到:东方大明此去,必定会先去邀些帮手,难免费时费日,我不如先赶到李渡镇去,说不定还可救那朱媚一命。于是我立刻扬帆而返,谁知……谁知却还是来迟了一步。”
  郭翩仙和银花娘听到这里,总算已将此事的经过详情弄清了前面一半,但心里又不禁暗暗奇怪。
  “此人既已对世人极为厌恨,恨不得将世人杀个干净才对心思,却又为何要急着赶回来救朱媚?”
  只有俞佩玉饱经忧患,又是个多情人,心里隐隐约约,已猜出了这病人的心事,暗中忖道:“听他口气说来,是为了某一件事才会变得如此偏激的,他莫非就因为自己遇着了负心的女子,所以才会对世间的负心人如此痛恨?他赶回来虽是为了要救朱媚,又怎知不是为了要杀东方美玉?”
  只见这病人又闭起子眼睛,不住喘息。
  要知说话看来虽不费力气,但他思及往事,心情激动,自然最是伤神,俞佩玉本想问他这件事下半段的经过:朱媚是怎么死的?东方美玉后来的结果如何?东方大明等人既然被你除去,你又怎会受的伤?
  这几句话只是在俞佩玉嘴边打滚,但瞧见这病人的模样,终于还是忍了下去,却听朱泪儿道:“稀饭早已煮好,你们肚子想必也饿了,我去端上来给你们吃过。”
  郭翩仙赶紧从楼梯口站起来,赔笑道:“怎敢劳动姑娘?”
  朱泪儿揉着泪眼,盈盈自他身旁走下楼去。
  银花娘再也忍不住,颤声道:“姑娘,求求你救我一命,若是再迟,只怕就……”
  朱泪儿却是头也不回,冷冷道:“得我秘笈,入我之门,吉凶祸福,惟我所命,违我之言,必以身殉……”
  这几句话正是那销魂宫石壁上的留言,原来俞佩玉和金燕子得到那销魂秘笈后,立刻就发生了许多事。
  他们随手就将秘笈抛到一旁,后来事情发生得更多,谁也没有留意及此,却将之留给了银花娘。
  银花娘喜从天降,秘笈得手之后,只要有空,就练之不息,她性情本就与此相近,学来自然事半功倍。
  她学了虽然没有多久,但已略窥门径,所以方才那病人一眼便瞧出她身上学得有销魂宫主的媚术。
  怎奈她心怀鬼胎,竟不敢承认,有师不认无异叛师,此刻听到“违我之言,必以身殉”这几句话,心里一惊,身子发软,又跌在地上。
  突见朱泪儿身形一闪,又掠了上来,银花娘满头汗如雨下,谁知朱泪儿只是瞪着郭翩仙,道:“楼下那位姑娘是你的什么人?”
  郭翩仙怔了怔,赔笑道:“是在下的朋友。”
  朱泪儿冷笑道:“只怕还不仅是朋友吧。”
  郭翩仙只有苦笑点头道:“姑娘好眼力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既是如此,你为何将她一个人抛在楼下不管。”
  郭翩仙暗道:“就是你们将她害成如此模样的,你如今倒来关心她了。”
  心里虽这么想,嘴里可不敢这样说,赔笑道:“在下只怕将她带上来有些不便,让她一人在楼下也好。”
  朱泪儿“哼”了一声,冷冷道:“原来你也是个负心人。”
  听到这“负心人”三个字,郭翩仙立刻就吓出一身冷汗,也不敢多说,连忙冲下楼去,将钟静抱了上来。
  过了片刻,朱泪儿也捧上来一大锅热腾腾的稀饭,只是这时人人心事沉重,还有谁吃得下。
  俞佩玉正端着碗稀饭在发怔,心里还是翻来覆去地在想那几个问题,突听那病人沉声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  此刻四下一片静寂,连风声都停顿了,哪有什么人迹,俞佩玉几乎以为这病人久病神晕,耳朵也有了毛病。
  但过了半晌,突听楼下传上来“笃、笃、笃”三声敲门声,声音竟似有些怪异,似乎是利喙在啄门。
  接着,一人朗声道:“楼上可有人么,晚辈田际云,特来上书。”
  语声清朗,如金玉交鸣。
  朱泪儿皱眉道:“上书?上什么书?田际云?这又是什么人?”
  她一面说话,一面已走了下去。
  那病人却沉声道:“此人轻功内功俱都不弱,手上更似练过‘大鹰爪力’一类的功夫,你若拦不住他,就让他上来吧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我晓得。”
  她嘴里虽这么说,心里却大是不服。
  俞佩玉却知道这病人已自敲门声中,听出了这田际云的手上功夫,由说话声中听出了他的内力。
  他一路行来,楼上竟无人觉察,轻功自也不弱。
  俞佩玉微一沉吟,道:“晚辈也下去瞧瞧。”
  只见朱泪儿已开了门,门外阳光照耀下,笔挺地站着个剑眉星目,长身玉立的紫衣少年。
  朱泪儿道:“你就是送信来的么?信在哪里?”
  田际云上下瞧了她两眼,微笑道:“这信不能交给小姑娘的,你先让我进去好么了”
  他面上虽带着微笑,但神情间却是骄气逼人。
  朱泪儿淡淡一笑,道:“送信的人怎么能登堂入室,你的信若不愿交给我,就带回去吧。”
  田际云笑道:“小姑娘好锋利的口舌,却不知可接得了在下这封信么?”
  他果然自袖子里取出一封信来,平举双手,将信送到朱泪儿面前,礼貌看来竟是十分恭敬。
  但俞佩玉却已看出他双臂微曲,劲力在内,气定神闲,智珠在握,虽未出手,便已露出了逼人的锋芒。朱泪儿若是真的伸手接信,只怕就要吃亏了。
  俞佩玉正想赶过去,谁知朱泪儿却冷冷道:“你将信搁在地上就行了。”
  田际云目光闪动,微笑道:“小姑娘难道连信都不敢接么?”
  朱泪儿冷笑道:“瞧你看来也斯斯文文的,竟连‘男女授受不亲’这句话都不知道。”
  田际云大笑道:“好厉害的小姑娘,难怪有那许多人会栽在你手里。”
  笑声中双手又向前一送,一封信堪堪已到朱泪儿眼前,虽是薄薄一封书信,但在他手中,实无异钢刀铁片。
  朱泪儿不由得身形一闪,嘴里还是冷冷道:“叫你搁在地上,你怎地不听话?”
  话犹未了,风声带动,田际云已自她身旁不足半尺的空隙里一掠而过,竟未碰着她一片衣袂。
  朱泪儿再想拦,已拦不住了。
  田际云笑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,在下还是将信送到楼上去吧。”
  只听一人沉声道:“不必,就在这里交给我也是一样。”
  田际云笑声骤停,只见一个斯斯文文的绝世美少年,含笑站在楼梯口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  他素来眼高于顶,自以为是子都之貌,无人能及,见了这少年,竟不觉倒抽了口凉气,笑道:“阁下难道就是此间的主人?”
  俞佩玉道:“主人正在午睡,阁下……”
  田际云笑道:“阁下既非主人,怎能接这封信?”
  他双手又向前一送,谁知俞佩玉不避不闪,竟也双手齐出,去托他的手腕,出手亦是快如闪电。
  田际云剑眉微轩,轻叱道:“你定要接?你接得住么?”
  手指一弹,竟将信又弹回了袖子里,一双手却向俞佩玉手上压了下去,两人四掌相接,彼此俱是一惊。
  要知那俞佩玉天生神力,无人能及,但那少年的一双手,竟能将他的手压下去两寸,几乎很难托得住。
  田际云更想不到这斯斯文文的少年竟有如此神力,他从上面往下压,本已占了很大的便宜,谁知这少年一双手竟似铁铸的,他无论再用多大的力气,都再难将这双手压下去半寸。
  两人一较上力,片刻额间都已沁出了汗珠,田际云已有些后悔,实不该和这少年比力气的。
  朱泪儿却已悄悄走到他身后,道:“你们两人在这里斗牛,信还是交给我吧。”
  她一只小手已从后面伸过来,去摸田际云袖里的书信,田际云此刻若是闪避,只要一抬手,前胸空门大露,难免就要倒下,何况朱泪儿左手去取书信,右手已贴着他背脊,含力待发。
  俞佩玉暗暗皱眉,只觉朱泪儿实不该乘人于危,但此刻也是骑虎难下,只怕撒手之后,对方内力乘虚而入。
  就在这时,突听一声长笑,田际云身形竟一跃而起。
  俞佩玉站在楼梯口,头顶距离上面楼板已不足一尺,谁知田际云身子掠起,竟如游鱼般贴着楼板滑了上去。
  这一手轻功当真是骇人听闻,匪夷所思。
  俞佩玉、朱泪儿都不禁吃了一惊,已听得田际云在楼上沉声道:“晚辈田际云上书而来,求前辈赐见。”
  其实他现在明明已见着了,那病人纵不“赐见”,也无法可施,淡淡瞧了他一眼,道:“是谁叫你来的?”
  田际云道:“书信在此,前辈一看便知。”
  他双手平伸,缓缓将书信递了过去,一双眼睛,却是眨也不眨地凝住着那病人,眉宇间似有杀机闪动。
  朱泪儿刚赶上来,失声道:“三叔,小心他的手……”
  话犹未了,那病人手轻轻一招,也不知怎地,田际云双手紧握着的一封信,就已到了别人手上。
  田际云面色微变,倒退三步,躬身道:“晚辈任务达成,就此告退了。”
  他嘴里说着话,又退了几步,退到楼梯口,退下楼去……突然出手如风,一把扣住了朱泪儿的脉门。
  这出手实在太快,朱泪儿骤出不意,全身立刻软了,失声惊呼道:“三叔……”
  田际云沉声道:“各位若是还顾及这位姑娘的安全,最好不要轻举妄动,在下只不过带她去看一个人,少时必定将她平安送回。”
  他嘴里说着话,人已在一步步往楼下走,众人眼睁睁地瞧着,谁也不能动,谁也不敢妄动!
  那病人却丝毫不着急,只是缓缓道:“你要带她去看什么人?”
  田际云道:“家师……”
  那病人冷冷一笑,道:“他若想见她,叫他自己来好了。”
  语声中身形忽然自床上横飞而起。
  他躺在床上,看来已奄奄一息,连动都动不得了,但此刻飞起之后,身形当真如神龙翱翔,风舞九天。
  田际云变色喝道:“前辈难道不要她……”
  “她……的命了么”这句话还未说完,那病人已向他扑了下来,一指箕张,直抓他的咽喉。
  田际云只觉强风笼罩,压得他连气都透不过来,哪里还顾得了伤人,竟也逃都逃不开了,只有奋起双掌,向上迎去。
  谁知那病人身形凌空,出手竟还能变化,身躯如飞凤般一转,手掌已扣住了田际云的脉门。
  这刹那之间,大家俱是目瞪口呆,神魂飞越,大家虽都知道这病人来历不凡,却也未想到他武功竟如此惊人,世上无论哪一门、哪一派的武功杀手,和他此番的出手一比,简直有如儿戏。
  郭翩仙暗惊忖道:“这小子当真是自讨无趣,此番他的手既已被人抓住,这一身武功只怕就要被人借去了。”
  心念一闪间,只听那病人轻叱道:“竖子无礼,略予薄惩,去吧。”
  叱声中,田际云身子竟被他凌空提了起来,像抛球般地从窗口直抛了出去,良久才听得“砰”的一声。
  那病人却又已躺回床上,不住喘息。
  又过了好半晌,窗外竟又传来田际云的语声,道:“前辈好高明的武功,晚辈日后还得再来领教领教。”
  说到最后一个字,语声已远在数十丈外,这少年不但有一身打不散的硬骨头,竟还有个打不怕的胆量。
  俞佩玉不觉暗暗生出相惜之心,叹道:“好一条汉子,却不知是何人门下?”
  那病人喘息着道:“就凭俞放鹤那些人,还教不出这样的徒弟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不错,他绝不会是当今天下十三派任何一派的门下,所以晚辈才觉得奇怪,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?”
  那病人闭起眼睛,摇头不语。
  朱泪儿忍不住道:“三叔为何要放了他?”
  那病人冷冷道:“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,何况他纵无礼,我又怎能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但我看他绝不是单为送信而来,他此来一定是想来刺探这里的虚实,他见到三叔的病还没有好,此番回去,只怕就要叫人来了。”
  那病人怒道:“叫人来又怎样?你我纵然死了,也不能做丢人的事,知道么?”
  朱泪儿垂下头去,道:“是。”
  她再也不敢说话,俞佩玉心里对这病人的为人,更是暗暗佩服,郭翩仙呆了半晌,忍不住赔笑道:“前辈纵然要放他走,为何不将他那身功夫借来用用?”
  那病人冷冷望他一眼,目中满是轻蔑不屑之意,也不回答他的话,朱泪儿却在一旁冷笑道:“三叔纵然要借别人的武功,不是那人心甘情愿,便是他咎由自取,否则像阁下功力也不弱,三叔为何不借去用用呢?”
  郭翩仙心头一寒,不敢多说了,但他素来自高自傲,此番讨了个没趣,心头终是不忿,过了半晌,忍不住道:“姑娘只怕是在说笑了,普天之下,又有谁会心甘情愿,将自己苦苦练成的武功,借去给别人用的?”
  朱泪儿眼角瞟了银花娘一眼,冷冷道:“只怕有人也未可知。”
  银花娘也不知道她为何忽然瞟自己一眼,只觉心里发毛,正想设词探问,俞佩玉已先问道:“却不知这封信上写的究竟是什么?”
  他脱口问出这句话来,心里又有些后悔,只道那病人绝不会说的,他岂非也在自讨无趣。
  谁知那病人却将书信交给了朱泪儿,道:“你念给他们听听。”
  朱泪儿展开信纸,先瞧了一遍,才缓缓念道:“……老前辈足下:愚等久慕风仪,不想前辈竟隐身于此,前辈侠名无俦,想必不至包庇……之女,今夜子时,愚等当来拜谒,盼前辈勿却是幸,俞放鹤等十二人拜上。”
  这封信想是仓促写成,词句并未修饰,但却写得极是简单扼要,绝没有浪费多余的笔墨。
  只不过朱泪儿念信时,却故意念漏了三个字。
  俞佩玉暗道:“那第一个字想必就是这病人的姓名,她不愿我们知道,所以故意不念,后面那两个字,想必是说她乃‘妖孽’之女,她自然更不会念出来了。”
  突听那病人冷笑道:“俞放鹤等十二人……哼,就凭他们,也敢约定时候来见我?”
  朱泪儿低声道:“就凭他们自己,当然是不敢写这封信的,但现在他们必定有了个极硬的靠山,所以胆子才大了。”
  俞佩玉和郭翩仙对望了一眼,不禁都暗暗佩服这小姑娘心思之敏捷,他们也算出俞放鹤等人必有助手到了。
  俞佩玉暗道:“算来这人必定不会就是通信的田际云,必定比田际云武功更高,莫非是田际云的师父么?”
  想到这里,他竟不觉暗暗为这病人担心起来。
  只见那病人闭着眼沉思半晌,缓缓道:“他们既然以礼上书,我们也不可没有回复……泪儿,你去告诉他们,就说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们。”
  郭翩仙冷笑暗忖道:“你嘴里说得虽漂亮,其实还不是想乘此去探探对方的虚实,看看他们的靠山究竟是谁?”
  谁知朱泪儿却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去。”
  那病人皱眉道:“你不去?”
  朱泪儿眼波在郭翩仙和银花娘脸上轻轻一扫,垂首道:“我在这里陪着三叔,我不去。”
  俞佩玉已知道她这是不放心银花娘和郭翩仙两人,要在这里监视着他们,由此可见,这病人此刻所剩下的气力,竟已不足对付银花娘和郭翩仙了,何况田际云那般高手的长辈师傅。
  想到这里,俞佩玉竟脱口道:“朱姑娘既要在这里侍奉前辈,不如就由在下替前辈去走一趟吧。”
  那病人霍然张开眼来,道:“你去?”
  俞佩玉笑道:“前辈看在下可去得么?”
  那病人刀一般的目光,瞪了他半晌,忽然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钟静本来一直呆呆地坐着,此时目中不禁露出惊恐之色,瞧着俞佩玉,几乎忍不住要大喊出来:“你千万莫要过去,他又要借你的功夫了。”
  但俞佩玉却泰然走了过去,道:“前辈还有何吩咐?”
  那病人招了招手,俞佩玉竟俯下头来,钟静眼睁睁地瞧着,只见那病人在俞佩玉耳边低低说了半刻话。
  他语声极轻,谁也听不出他说的什么,只能见到俞佩玉面上竟渐渐露出欣喜之色,忽然躬身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  那病人道:“你明白了么?”
  俞佩玉也闭起眼睛,沉思了半晌,双手忽然在空中画了几画,像是画了无数个大小不同的圈子。
  别人瞧了还不觉怎样,郭翩仙瞧了心里却大吃一惊,他已发觉每个圈子里竟都藏着一着极厉害的杀手。
  俞佩玉圈子越划越急,突又由急变缓,然后骤然停下,他长长吸了口气,脸色更是红晕,躬身道:“是这样么?”
  那病人目中似有喜色,点头道:“很好,你去吧。”
  俞佩玉躬身一礼,再不说话,大步走了下去。
  这时郭翩仙已猜出必是这病人怕他送信时被人所辱,所以传了他一手极厉害的武功妙着。
  郭翩仙心里不觉大是后悔:“方才我为何不抢着去送信呢?”
  后悔之外,又有些奇怪:“这病人只不过向俞佩玉说了几句话,俞佩玉便已将如此精妙的招式学会了,他又怎会学得这么快?”
  却不知这病人目光如炬,竟已自俞佩玉神情行动中,瞧出了他武功的家数,此刻传授的招式,正和他素习的功夫相近,何况俞佩玉本是个聪明绝顶的人,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,经如此高人指点,自然一学就会了。
  那病人鼻息沉沉,似乎又已入睡。
  朱泪儿面色却甚是惨淡,喃喃道:“今夜子时……算来也不过只有五六个时辰了……”
  她目光忽然转向银花娘,冷冷道:“五六个时辰后,只怕你已经……”
  银花娘不等她说完,已大骇拜倒,颤声道:“盼姑娘念在同门一派,好歹救我一救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你现在已承认是本门中人了么?”
  银花娘垂首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  朱泪儿冷冷一笑,道:“你现在承认,不嫌太迟了么?”
  银花娘只觉全身发软,几乎要瘫在地上,她纵能将天下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但在这小小的女孩子面前,竟觉得缚手缚脚,什么花样也使不出。
  谁知过了半晌,朱泪儿突又说道:“你若想活命,也并非没有法子。”
  银花娘大喜道:“什么法子?”
  朱泪儿淡淡道:“你自己难道想不出。”
  银花娘暗暗咬牙,在心里愤道:“你这死丫头,臭丫头,我自己若能想得出法子,还要来求你这小贱人么?”
  她嘴里自然不敢这么说,只是赔笑道:“我又蠢又笨,才投靠姑娘,又怎会想得出什么法子,还是求姑娘告诉我吧,我永远忘不了姑娘的大恩。”
  朱泪儿却扭过头去,根本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。
  银花娘简直急得快要疯了,恨不得破口大骂道:“你这小贱人既不肯说出来,又何必来吊老娘的胃口。”
  谁知郭翩仙竟缓缓道:“这法子我或者倒是知道的。”
  银花娘怔了怔,失声道:“你知道?”
  郭翩仙道:“嗯。”
  银花娘大声道:“你……你为何还不说出来?”
  郭翩仙冷冷道:“我为何定要说出来?”
  银花娘怔在那里,脸上阵青阵白,忽然在暗中咬了咬牙,脸上却立刻堆起了动人的媚笑,道:“求求你告诉我吧,我也永远……”
  郭翩仙道:“我可不要你永远记着我。”
  银花娘道:“我非但永远不忘你的大恩,无论你要什么,我都答应你。”
  郭翩仙瞟了那包珠宝一眼,道:“无论要什么?”
  银花娘垂首道:“嗯。”
  只听一旁“吱吱”发响,原来钟静已恨得咬牙,这“无论要什么”五个宇里,含义自然不只是一样事。
  郭翩仙却展颜一笑,悠然道:“我方才听朱姑娘说有些人心甘情愿将武功借给这位前辈,心下还有些怀疑不解,但现在,我却懂了。”
  银花娘想到方才朱泪儿说这句话时,曾经瞟了自己一眼,她忽然也懂了,冷汗立刻如珠而落。
  郭翩仙已接着道:“你若肯将功夫‘借’给这位前辈,你身子里所中的毒,自然也就随着功力一齐被这位前辈吸去,你也就可以活得成了。”
  银花娘身子颤抖,道:“但……但若是这样做,他……他老人家岂非就要中毒了么?”
  她这句话虽是向郭翩仙说的,也明知郭翩仙必定无法回答,能回答这句话的,自然只有朱泪儿。
  朱泪儿果然在一旁悠然道:“你中的这点毒,对你说来,虽已受不了,但到了三叔那里,却算不了什么。”
  银花娘怔在那里,冷汗流个不住,眼睛忽而瞧瞧那病人,忽而瞧瞧自己的手,突然嘶声道:“好,我……我就借给你们吧。”
  朱泪儿却冷笑道:“你纵然肯借,我们要不要还不一定哩。”
  银花娘怔了怔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要怎样?”
  朱泪儿冷笑不语,郭翩仙却道:“人家若不肯要,你难道不会求求人家,么?”
  银花娘又怔了半晌,终于长长叹了口气,流泪道:“求求姑娘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  她实是满心委屈,语声哽咽,竟说不出话来,钟静却在一旁暗中拍手称快,心里冷笑忖道:“想不到你这样的人,也有今天,这真是报应到了。”
  只是朱泪儿这才淡淡一笑,道:“你记着,这可是你自己求我的,我并没有强迫你,是么?”
  银花娘忍不住扑倒地上,放声痛哭起来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时正午方过,艳阳高照,正是个晴朗的好天,但这小镇却是冷森森的瞧不见人,带着说不出的荒凉。
  墙角处蜷伏着条老狗,想来是平时瞧惯了人,此刻似也觉出这情况的异常,竟骇得连动也不敢动。
  要知这地方本来就极是荒凉,没有人踪也还罢了,但这李渡镇本来却是个街道整齐,市面不小的城镇,此刻却静悄悄的连鸡犬之声都听不见,这才令人觉得分外阴森可怖,宛如走入了鬼域。
  俞佩玉一个人行走在街道上,瞧着两旁门窗紧闭的店铺,瞧着店铺前随风摇荡的招牌,心里不觉也有些寒意,走了许久,突见前面树林中人影闪动,俞佩玉只道那些人便藏在林间,立刻大步赶了过去。
  谁知这一片桑林中,石头上、树阴下,竟都密密地坐满了人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也不知有多少个,原来俞放鹤竟将这小镇上的居民,全都赶来这里了。
  只见这些人一个个俱是满脸惊恐之色,这么多人坐在一齐,竟连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没有,就连还在怀抱中的婴儿,也都被大人用棉被紧紧包着,不让啼哭之声发出来,人人都似乎觉得将有大祸临头。
  俞佩玉叹了一口气,暗道:“那姓俞的沽名钓誉,将这许多人全都赶来这里,自然说是因为怕伤及无辜,但这些安分良民,又有几个曾遇见过这件事……”
  树林里的人,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在瞧着他,目光中既是惊惧,又是厌恶,像是在对他说:“你们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东西?为何要来打扰我们的安宁?”
  俞佩玉却不敢瞧他们,垂首走了过去,突见两条劲装大汉,自当中蹿出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  其中一人抱拳道:“朋友是哪里来的?来干什么?”
  这两人方才并未到那李家渡去,所以也不认得俞佩玉,但俞佩玉瞧见他们身上的装束,已知道他们必是那“姓俞的”的直属部下,心里只觉怒气上冲,但此时此地,也只得勉强忍住,冷冷道:“在下是来送信的,烦两位带路如何?”
  那人竟咧嘴一笑,道:“盟主早已知道有人会来送信了,所以才要我两人在这里等着,盟主的神机妙算,朋友你佩不佩服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哼。”
  那人瞪了他一眼,脸色也沉了下来,道:“你既是送信的,就跟我来吧,若非盟主早有吩咐……哼。”
  俞佩玉见他如此模样,反而不生气了,暗道:“那姓俞的手下若尽是这种蠢才,那倒当真值得可喜可贺。”
  转过这树林,前面有座道观,这李渡镇上,大多居民都姓李,这道观里供奉的太上老君也姓李,他们自命为老君后代,所以将这道观建筑得分外宏伟,规模竟比若干大城里的道观佛寺还要大得多。
  此刻道观里也是静悄悄的,两扇黑漆大门,只开了一线,门前槐树参天,竟是多年的古树。
  那两人到了门口,回头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咱们进去为你通报,可不许随意走动,知道么?”
  若是别人见到如此无礼的人,说不定早已给他们两个大耳光了,但俞佩玉却只是淡淡一笑,道:“如此就多谢两位了。”
  那两人又瞪了他一眼,才冷笑着走了进去。
  只听门里隐约传出他们的语声,道:“盟主将对方说得那么厉害,但我瞧这送信的,简直像个唱花旦的,只可惜脸上多了条刀疤。”
  俞佩玉非但不生气,反而笑得更是愉快。
  少年人血气方刚,心高志傲,最怕的就是受人冷淡,被人轻贱,俞佩玉本来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  但此刻他历经艰险,饱经忧患,却生怕别人看重了他,别人越是瞧他不起,觉得他没用,他心里反而越是欢喜,只因他知道惟有这样的人,才不会遭人陷害,受人歧视,他年纪虽然轻,学到的事已太多了。
  过了半晌,只听门里轻轻咳嗽了一声,道:“送信的在哪里?”
  俞佩玉知道这正如台上名角唱的戏还未出场前,先报个信,让台下观众留意,否则他明知送信的就在门外,还用得着问么?当下也整了整衣衫,道:“就在这里。”
  这一问一答都是多此一举,当真妙不可言,但若缺少这么样一番做作,这场戏看来就好像不够隆重似的。
  但问也问过了,答也答过了,门里面竟还是没有人走出来,俞佩玉等了半晌,纵然沉得住气,也忍不住道:“送信的就在这里……送信的就在这里。”
  他将这句话又说了两遍,声音一次比一次说得响亮,但门里仍是静悄悄的,全无回应。
  俞佩玉又等了半晌,忽然笑道:“阁下明知有人送信而来,为何置之不理?难道阁下不愿意接这封信么?在下实在猜不透阁下是何用意。”
  门里自然还是没有人声。
  俞佩玉缓缓接道:“但在下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既然送信而来,好歹也得要将信送到的……”
  嘴里说着话,人已径自推门而入。
  院子里浓荫满地,亦是悄无人迹,就连方才将俞佩玉带来的两条大汉,此刻都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  俞佩玉目不斜视,穿过院子,走上大殿。
  大殿里香烟缭绕,神龛里太上老君垂眉剑目,宝像庄严,但大殿中央的一只青铜香炉,却已被人移到旁边。
  这香炉高达一丈开外,看来纵有霸王举鼎之力,也难将之移动分毫,若有十来个力大如牛的人,或可将之移动,但铜鼎一共只有三条腿,别的地方根本滑不留手,若是十来个人一齐来搬,根本没有着力之处。
  俞佩玉实在猜不透这铜鼎是被谁移开的,是如何移开的,只见铜鼎被移去后,大殿中央,已摆上了十二张红木交椅。
  但椅子上却连一个人也没有,走到这里,俞佩玉再也不能往前走了。
  他心里也已恍然大悟:“原来他们也知道那病人会借复信之由,来刺探他们的虚实,所以一个个都避不见面,但是那俞某人和林瘦鹃等人,本已用不着再掩饰行藏,不愿露面的,只怕就是那厉害的帮手了。”
  这帮手究竟是谁?为何如此神秘?他难道怕那病人知道他来了?那病人知道他来了难道就会逃走?
  俞佩玉也不觉动了好奇之心,眼珠子一转,突然向中间那张空的红木椅子长长一揖,道:“在下俞佩玉特来拜见盟主。”
  他神情恭恭敬敬,好像那俞放鹤此刻就真的坐在椅子上似的,俞放鹤若不愿失去盟主身份,还能不现身么?
  过了半晌,果然听得俞放鹤的语声从后面传了出来,带笑道:“老夫实未想到送信的竟是俞公子,失迎失迎。”
  这话说得倒客气,但话犹未了,旁边已另有一人大声道:“你就是来替凤三送信的?”
  俞佩玉直到此刻,才知道那病人的名字叫“凤三”,只觉这语声又快又急,可见说话的人性情十分急躁。
  性情急躁的人,功夫大多练不好,但这人却偏偏是功力深厚,每个字都如铜钟大鼓,震得人耳朵发麻。
  俞佩玉用不着见到他的人,已知道这人武功之高,竟是自己平生未见,竟真的比十三大门派的掌门人都高出一筹。
  他心里正自惊异,那人已等不及了,怒道:“问你的话,你怎不快说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不错,在下正是为凤老前辈送信……”
  那人厉声道:“你是凤三的什么人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与凤老前辈非亲非故,只不过……”
  那人怒吼道:“非亲非故,为何要替他送信?你吃饱饭没事做了么?”
  俞佩玉每次话未说完,就被这人打断,心里不禁暗暗苦笑:“此人性子这么急,火气这么大,却不知他这一身武功是怎么练成的?”
  要知练武一途,绝无捷径,想要有一分功夫,便得花一分力气。
  这人功力如此深湛,也不知要花多少苦功才练得成,瞧他这种火爆性子,却不知是怎样熬过来的。
  俞佩玉心里虽惊奇,嘴里却不敢怠慢,微笑道:“送信轻而易举,于己无损,于人有利,在下何乐而不为?”
  那人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信在哪里?”
  俞佩玉道:“凤老前辈要在下带的是口信。”
  那人道:“口信?他难道连笔都提不动了么?”
  说到这里,忽然大笑起来,笑声更是响亮得可怕,整个大殿都充满了他的笑声,神幔都被震得簌簌而动。
  俞佩玉更觉骇然,等到笑声渐逝,才沉声道:“凤老前辈令在下转告各位,就说今夜子时,他必定在那边恭候各位的大驾,盼各位准时赴约……”
  那人又大怒道:“他盼我们准时赴约?难道他还怕老夫不敢去了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凤老前辈的意思,只不过是……”
  那人怒吼道:“他的意思你怎会知道?你是什么东西……你信已送到,还不快滚,小心老夫打扁你的脑袋。”
  俞佩玉淡淡一笑,道:“既是如此,在下就告退了。”
  这些人竟对他毫无为难,他本该觉得很轻松愉快才是,但此刻他心情却是说不出的沉重。
  只因他明虽为了送信而来,其实却另有两个目的,其中一个是为了那病人,还有一个是为了自己。
  他不但想替那病人探出此间的虚实,还想找着红莲花,将此中曲折说出来,他不愿红莲花也来蹦这浑水。
  但现在他既未探出此间的虚实,也未见到红莲花,其势又万万无法再留下来,简直等于白走了这一趟。
  院子落叶未扫,秋意渐浓。
  俞佩玉踏着落叶,正在暗中叹息,突听“嗖”的一声,剑光如匹练般刺出,直刺他后背。
  这一剑来得好快,猝然间令人无法闪避。
  但俞佩玉心情虽沉重,时时刻刻仍未忘了戒备提防,此刻身形骤转,双手已各各画出个圈子。
  这正是那病人方才传授给他的妙着,他骤然使出,也不知究竟有多大的威力,但闻“啪”的一声,那柄剑到了他掌风所画的圈子里,竟突然一折两断,他手掌并未触及剑身,劲气已足以折毁这柄百炼精钢的利器,这一招威力之惊人,连俞佩玉自己都不禁为之骇然。
  只见树下一个人手持半柄断剑,也被惊得呆住了,这人长身而立,风度翩翩,却是“菱花剑”林瘦鹃。
  俞佩玉一瞧见是他,心里反而恍然,他知道这些人还是不放心他,还在想试出他的武功来历。
  要知一个人猝然遇敌,必然会使出自己最熟的武功来防身,这本来出乎自然,就算想作假,也是来不及的。
  谁知俞佩玉刚学了一招妙着,只觉其中奥妙无穷,正时时刻刻在心中反复默记,猝然遇险,也不觉将这招使了出来。
  这本也是出乎自然,丝毫无假,却将林瘦鹃惊得呆在那里,脸上阵青阵红,说不出话来。
  若是换了别人,少不得要讥讽两句,说什么:“想不到林大侠这样的人物,也会鬼鬼祟祟地暗算于人。”
  但俞佩玉却只是淡淡一笑,道:“阁下好快的剑法。”
  他也不想看林瘦鹃尴尬之态,嘴里说着话,人已转身而行,谁知就在这时,突听一声大喝道:“站住。”
  这一声大喝更是惊天动地,震得四下木叶片片飘落,俞佩玉更觉耳朵发麻,但见眼前一花,已有一人如飞鸟般急坠而下,来势之快,谁也难以描叙,树叶还未落在地上,他人已到了面前。
  只见这人目如火炬,满面虬髯,两条浓眉,竟已纠结到一处,满头乱发,如刺猬般根根蓬起,听了这样的喝声,瞧见这样的容貌,谁都会认为此人必定是高大威猛,有如半截铁塔般的巨人。
  那知这人竟是干枯瘦小,站直了还不到俞佩玉的胸膛,身上穿着件破旧的蓝布道袍,用条麻绳围腰束起,麻绳间插着柄一尺多长的短剑,剑鞘上镶满各色宝石珠玉,光辉夺目,显见是价值连城之物。
  俞佩玉见到这人凌厉的气势,骇人的身手,诡秘的打扮,心里不禁暗暗吃惊,面上却带笑道:“前辈有何吩咐?”
  这矮小的蓝袍道人,一双火炬般的眼睛,竟眨也不眨地瞪着俞佩玉,喝道:“你究竟是凤三的什么人?”
  俞佩玉道:“在下方才已说过,和凤老前辈非亲……”
  蓝袍道人怒吼道:“放屁,你既和凤三非亲非故,这一招‘行云布雨,凤舞九天’,你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  他语声当真大得骇人,每次一开口,俞佩玉就要骇一跳,谁也想不到这小小的身子里,竟能发得出这么大的声音,却不知他气功已练到登峰造极、沛然流动、无所不至,纵在平时说话时,也有真气贯注其间,所以每个字说出来,都如铜锤铁杵,震入耳鼓。
  俞佩玉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这一招乃是方才在下前来通信时,凤老前辈临时传授的,不瞒前辈,在下本来连这招的名称都不知道。”
  蓝袍道人怒道:“放屁放屁,放你一百二十个屁,凤三若是随随便便就肯将这种招式传授给别人,他就不是凤三,是王八了。”
  俞佩玉听这出家人竟满嘴都是粗话,心里不觉好笑,但见了他的怒态,又不免吃惊,道:“这是凤老前辈怕我丢了他的人,所以才……”
  蓝袍道人更是暴跳如雷,喝道:“好,就算他肯教你,你在这片刻之间,就能学得会如此精妙的招式,你简直就不是人了。”
  原来他自己本非天资敏慧的人,武功全是拼命苦练出来的,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举一反三,一教就会的人。
  也就因为他练武时吃的苦比别人都多得多,所以艺成时脾气特别暴躁,常会将怒火莫名其妙地出在别人身上。
  俞佩玉知道自己是解说不清的了,苦笑道:“前辈既不相信,在下也无法……”
  蓝袍道人跳脚道:“你自然没法子,你在老夫面前,还有什么屁法子,但老夫若要和你动手,你不免会说老夫以大欺小……”
  他忽然大怒,吼道:“你在说老夫以大欺小,是么?是么?”
  俞佩玉忍不住笑道:“这话乃是前辈自己说的,在下几时……”
  蓝袍道人喝道:“好,就算你没有说,你笑什么?”
  俞佩玉暗中叹了口气:“这样蛮不讲理的人,倒也少见得很。”
  他说话既然动辄得咎,只有不开口了。
  谁知蓝袍道人又怒道:“你为何不开口?难道忽然变成了哑巴不成?”
  俞佩玉苦笑道:“前辈既然不屑和在下动手,在下就告辞了。”
  蓝袍道人吼道:“站住,你若非凤三徒弟,老夫早就放你走了,但现在老夫却要瞧瞧凤三究竟有什么惊人的本事传给了你。”
  说到这里,他已回头大喝道:“人家的徒弟在这里耀武扬威,我的徒弟难道都死光了么?”
  喝声未了,大殿中已有一人赶了出来,躬身道:“师父有何吩咐?”
  俞佩玉本当他的徒弟就是田际云,谁知此刻出来的竟是个眉清目秀,斯斯文文的小道士,一身青布道袍,点尘不染,一张脸更是红里透白,白里透红,像是吹弹得破一般,俞佩玉骤然一见,几乎以为他是个女的。
  蓝袍道人又已怒吼道:“我有何吩咐,你还要问我有何吩咐,你自己难道是死人,还不知道。”
  这小道士赔笑道:“师父莫非是要弟子试试这位公子的身手么?”
  蓝袍道人还是大吼道:“你既然知道,为何还要来问我?”
  俞佩玉这才知道,不但自己在他面前说话动辄得咎,就连他的徒弟在他面前说话,也是一开口就要挨骂的。
  只见这小道士已笑眯眯地过来,恭恭敬敬合十行礼道:“弟子十云,特来求公子指点几招,望公子手下留情。”
  这小道士不但人长得斯文,说话斯文,而且脸上总是笑眯眯的,脾气竟像是特别温柔和缓。
  那样的师父,会有这样的徒弟,俞佩玉本觉奇怪,倒转念一想,若不是脾气特别好的人,又怎能受得下这种气,就算不被那蓝袍道人轰走,不出三天,气也要被气走的,哪里还有心思来练武。
  俞佩玉的脾气正也不错,正也是彬彬有礼,别人对他如此客气,他还礼更是恭敬,躬身笑道:“道长太谦了,在下本不敢与道长过招的,只是……”
  蓝袍道人大喝一声,道:“要打就打,啰嗦什么?”
  俞佩玉苦笑道:“既是如此,就请道长赐招。”
  十云合笑道:“既是如此,弟子就放肆了。”
  他倒是说打就打,话犹未了,掌已递出。
  这一招出手,竟如石破天惊,威猛无俦,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,出手竟是如此强劲凶恶。
  俞佩玉连惊讶都来不及,身形急转,堪堪避开了这一招,对方的掌式,却已如排山倒海般,急涌而来。
  有其师必有其徒,那蓝袍道人火气既然那么大,武功自然走的是刚猛一途,他教出来的徒弟,自也如此。
  俞佩玉只觉方才那笑容可掬的小道士,好像已不见了,此刻和他动手的,已是个强横霸道的凶神恶煞。
  二十招过后,俞佩玉已被迫得透不过气来。
  有些招式,他虽可以本门的功夫化解,但他若一露出“先天无极门”的功夫,身份岂非就要泄露。
  他只有随意创招,随机应变,但要施展这种武功,心头必得一片空灵,使出来的招式,才能达浑然无极之境,此刻他心里既有这么多顾忌,对方招式的压力又是这么大,使出的招式哪里还能圆通自如。
  只听那蓝袍道人怒吼道:“臭小子,你为何不将凤三教你的武功使出来?你难道怕老夫看破他武功的秘密?……用些劲,混蛋,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,怎的今天一点劲也使不出来……好,勇夫背箭,猛虎开山……你这一招也算是勇夫背箭?你这简直像在替人家洗澡擦背。”
  前面几句话自是骂俞佩玉的,后面几句,却是骂他徒弟的了,他竟以为俞佩玉不敢使出本门武功,是怕他瞧出凤三先生武功的诀要,俞佩玉心里实在是有苦说不出,已几乎连招架都已乏力。
  这蓝袍道人虽还嫌他徒弟使出的招式不够劲,其实十云招式之威猛,功力之沉厚,已令旁观的人都为之动容。
  俞佩玉每使一招前,都要先想想这一招是不是本门的武功,这样的打法,不但出手慢了三分,费力也费得特别多,又是二十招过后,他已是满头如雨而落,遇着险招时,只要靠那一着“行云布雨,风舞九天”,才能化险为夷,但三招一过,却又落入了险境。
  他翻来覆去,也不知将这一招使过多少次了,幸好每使一次就纯熟一分,威力也增加一分。
  到后来十云先他身形一转,就远远避开,等到他这一招使过,才来抢攻,只打得俞佩玉更是叫苦不迭。
  只听那蓝袍道人又在怒吼道:“臭小子,还是将凤三教你的功夫全使出来吧,就只这一招有什么屁用,若不是老夫这混蛋徒弟不争气,你早已死了八十遍了。”
  他竟认定了俞佩玉也不知学得凤三多少功夫了,只因他瞧俞佩玉功力之深厚,在江湖中已是一流身手,又怎会除了这一招“行云布雨,凤舞九天”外,就再也使不出一着像样的招式来。
  俞佩玉却正是哑巴吃黄连,暗往腹里咽,却不知那蓝袍道人这么样一吼一叫,反而等于帮了他的忙了,否则林瘦鹃等人目光是何等犀利,此刻见他拼命掩饰自己本门的武功,心里只怕又要动疑,他以后的麻烦就又要多了。
  只见俞佩玉满头大汗,越流越多,谁都以为他必然无法再支持三十招,谁知俞佩玉天生神力,内力之深厚,竟出人意外,三十招过后,他还是那副样子,头上汗虽更多却还是照样可以应付。
  众人暗道:“看你还能再支持三十招么?”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
   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
   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
   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
   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
   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
   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
   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
   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
   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