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名剑风流 >> 正文  
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2

  朱泪儿苦笑道:“我本来还很明白的,现在听四叔你一说,反而越来越糊涂了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这许多不合情理之事,只有一个解释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什么解释?”
  俞佩玉道:“你们住的那小楼里,必定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。”
  朱泪儿动容道:“秘密?”
  俞佩玉道:“就因为这秘密,所以东方美玉舍不得走,就为了这秘密,所以胡姥姥等人才会来,也就是为了这秘密,俞放鹤才不惜放火。”
  朱泪儿眼睛亮了,喃喃道:“但这又是什么秘密呢?”
  俞佩玉沉声道:“你记不记得,你母亲临死的时候,是否对你说了一些不寻常的话?”
  朱泪儿皱眉道:“她没有说什么呀?她只告诉我,这是我的家,也是她唯一能留给我的东西,叫我好生珍惜,所以我才一直舍不得离开……”
  她语声忽然停住,眼睛更亮了。
  两人对望了一眼,不约而同,霍然站了起来。
  这时远方的火势更小,像是已将熄灭。
  但火并没有完全熄灭,烧坍了的壁角间、烧黑了的门窗里,仍不时有火苗蹿出,夹着一股一股的浓烟。
  放眼望去,到处俱是烟雾弥漫,什么都瞧不清。
  俞佩玉和朱泪儿又回到了这里。
  他们借着烟火掩蔽,在焦木瓦砾间蹿走了不久,就发现那孤立的小楼,早已被烧得倒塌了。
  只有李家栈,房屋显然造得分外坚固,火灭得也最早,梁木窗框,虽已全被烧毁,墙壁房屋却有大半还没有塌下。
  朱泪儿走在瓦砾上,只觉脚底仍烫得灼人,几乎连站都站不住,自浓烟中瞧出去,四面有不少黑衣大汉在四下走动,清理着火场,扑灭余火,却瞧不见俞放鹤等人,也没有一个李渡镇的居民。
  俞佩玉正站在一处墙角里,打量着四下情势。
  朱泪儿忍不住悄声问道:“四叔,咱们是自己现在就去找,还是等他们来?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这许多年来,你都未能发现那秘密,一时半刻间,又怎能找得着,何况,此刻火势已灭,他们那些人想必就要来了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那么咱们是不是就在这里先找个地方藏起来?”
  俞佩玉道:“嗯。”
  朱泪儿眼珠子四下转动,道:“藏在哪里呢……四叔你看,那边的那间屋子怎么样?”
  俞佩玉道:“那屋子不行,此刻他们虽还未清查到这里,但迟早总要过来的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四叔你觉得藏在哪里好?”
  俞佩玉道:“厨房。”
  朱泪儿放眼望去,只见木造的厨房,已完全烧光,不禁皱眉道:“厨房已烧光了,怎么还能藏得住人?”
  俞佩玉笑了笑,道:“厨房虽已被烧光,但厨房里却有件东西是烧不毁的。”
  朱泪儿眼珠子一转,笑道:“是炉膛,只有炉膛,是永远也烧不坏的,四叔你真想绝了。”
  他们再不迟疑,立刻就蹿到厨房那边去,只见角落里有个水缸也还没有烧破,只是缸里的水已被烧得直冒热气。
  俞佩玉掀起膛上的锅,将缸里的水全都倒了下去,等到膛里的热气散出,他们就钻了进去,再将铁锅盖上膛口。
  李家栈生意一向不错,差不多每天都要照料二三十人的饮食,这炉膛自然盖得比普通人家要大得多。
  俞佩玉和朱泪儿两个人躲在里面,就像是躲在一间小房子里似的,那添柴加火的膛口,就像是个窗户。
  厨房的木板墙已被烧光,从这小窗户里望出去,正可瞧见小楼那边的动静,瞧着她在那里出生,在那里长大的小楼,如今已化为一片灰烬,朱泪儿眼睛不禁又觉得湿了起来,却勉强笑道:“四叔你可瞧见了么,我们家的炉膛也没有被烧坏。”
  俞佩玉柔声道:“正如你所说,炉膛是永远烧不坏的,地,也是永远烧不坏的,你若喜欢这地方,以后还可以再在这里盖一间和以前一样的小楼。”
  朱泪儿痴痴地望了半晌,眼泪终于又流了下来,幽幽道:“小楼虽可以重建,但以前的日子,却再也回不来了,是么?”
  俞佩玉也像是痴了。
  听了朱泪儿的话,他也不觉想起过去的那一连串充满幸福的恬静岁月,想起他家园子里那一株浓荫如盖的老榕树,想起每值盛夏,他父亲瞧着他在树下练字的情况,想起他父亲那慈祥的微笑……
  这一切距离现在,也不过只有半年而已,但如今他想起来,却宛如隔世一般,他眼睛也不觉有些湿湿的,黯然道:“不错,过去的岁月,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的。”
  朱泪儿轻轻道:“以前,天还没亮,我就会在这炉膛上煮起一锅又香又热的稀饭,有时还会在稀饭里加半斤猪肝,加一只鸡,那么三叔就会再三夸奖我,甚至将一大锅稀饭都吃得干干净净,但现在……”
  她黯然叹了口气,垂首道:“现在那炉膛固然还没有被烧坏,我以后还可以在炉膛上煮稀饭,但稀饭煮好了,却又有谁来吃呢?”
  俞佩玉只觉心头一酸,忍不住道:“你稀饭煮好了,我来吃。”
  朱泪儿霍然抬起头,道:“真的?”
  此刻天已亮了,熹微的晨光,自膛口斜斜照了进来,照上了她的脸,她脸上泪痕未干,目中却闪动着喜悦的光彩,看来就像是一朵带着露珠的白莲,在春天早晨的微风里,冉冉初放。
  俞佩玉瞧了一眼,心弦竟立刻震动起来,他立刻扭转了头,不敢再看,朱泪儿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四叔是说着让我开心的,像四叔这样的人,一定有许多许多事要做,怎会来吃一个小女孩子煮的稀饭。”
  她语声是那么凄楚,俞佩玉听得心里又不觉一酸,勉强笑着道:“四叔没有骗你……我虽然有许多事要做,但任何事都会做完的,等到那一天,我一定到这里来,吃你煮的稀饭。”
  朱泪儿笑了,笑得如春花初放,道:“那么我一定天天煮一大锅稀饭,等你来吃。”
  俞佩玉正色道:“天天吃稀饭也不行,你每隔三两天,好歹也得炒一碗蛋炒饭给我吃,否则我岂非要被你饿瘦了。”
  朱泪儿吃吃笑道:“稀饭只是早上吃的呀,到了中午,非但有蛋炒饭,还有红烧大蹄膀、清炖肥鸡汤,不出三个月,你一定会比现在胖一倍。”
  瞧见她笑得如此开心,俞佩玉也高兴得很,但想到自己家园待建,父仇未报,那可杀的恶魔还冒着“俞放鹤”的声名骗尽了天下江湖同道,自己孤军奋战,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将这阴谋揭破,要想安安静静,快快乐乐来吃她一碗稀饭,只怕要等到下世为人了。
  忽听朱泪儿道:“四叔,你……你怎么忽然哭了?”
  俞佩玉赶紧揉了揉眼睛,笑道:“傻孩子,四叔这么大的人,怎么会哭,这不过是被烟熏的。”
  朱泪儿噘着嘴呆了半晌,忽又笑道:“四叔你以为你自己真的很大么,若不是三叔叫我称呼你叔叔,其实我本该叫你四哥才对。”
  俞佩玉瞧着她的笑容,心里也不知是甜,是酸,是苦,正不知该如何回答,突听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四个黑衣人已走进了李家栈。
  这四人俱是神情剽悍,步履矫健,但手脚粗大,肌肤糙黑,一望而知,都是久经劳苦的人,身子虽然健壮,武功却绝不会高明,说不定投身江湖还未久,要指挥这种人,自然比指挥老江湖容易得多。
  当先一人,手提红缨枪,后面一人,手里拿着的是一杆五股叉,另外两人,却是右手持钢刀,左手持盾牌。
  他们一走进来,就在四面瓦砾中东戳一下,西戳一下,像是在查看有没有人藏在瓦砾里。
  朱泪儿瞟了俞佩玉一眼,虽未说话,但意下却显然是在赞许俞佩玉做事的仔细和谨慎。
  他们若是藏在别处,此刻就难免被人发觉了。
  只听提枪的那人忽然笑道:“堂主做事也未免太仔细了,这把火烧过后,就连鬼都要被烧跑,哪里还有人会藏在这里?”
  拿叉的人笑道:“你以为这真是堂主的意思么?”
  提枪的那人道:“不是堂主的意思?是谁的意思?”
  拿叉的人忽然压低语声,道:“我告诉你们,你们可不许到处乱说,这次堂主出山,据说全是为了帮那姓俞的武林盟主的忙。”
  提枪的那人道:“放火也是他的主意么?”
  拿叉的人道:“自然也是他的主意,否则堂主为何要不远千里,跑到这小镇上来放火?”
  俞佩玉和朱泪儿这时才知道他们并非俞放鹤之属下,俞放鹤找别人来放火,以后自然更可以将责任推诿了。
  几个人嘴里说着话,已走了出去。
  朱泪儿这才叹了口气,悄声道:“俞放鹤果然是心计深沉,无论做什么事,都先留了退步,要别人代他受过,于他武林盟主的身份丝毫无损。”
  俞佩玉叹道:“正是如此,无论是杀人,是放火,他只不过在幕后主持而已,事情若是发作,罪名总有别人来担当的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要杀人他找的是怒真人,要放火他找的是谁呢?这‘堂主’又是什么人呢?”
  俞佩玉沉吟道:“只怕就是“霹雳堂”的主人,久闻江南霹雳堂乃是普天之下,擅造火器的第一名家,若非他放的火,火势只怕也不会发作得那么快了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你可知道这“霹雳堂”的主人是谁?”
  俞佩玉道:“雷风。”
  朱泪儿喃喃道:“霹雳堂,雷风,霹雳堂,雷风,霹雳堂,雷风……”
  她将这名字一连念了十多遍,像是生怕忘记了似的。
  俞佩玉皱眉道:“你……你想找他报仇?”
  朱泪儿缓缓道:“这件事就算不是他主使的,无论如何,总是他动手烧了我的家,我若不将他的家也放把火烧光,我就对不起他。”
  俞佩玉默然半晌,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。
  这孩子脾气竟是如此骄傲倔强,别人若是得罪了她,她固然拼命也要报复,别人若是有恩于她,她也会牢牢记在心里,现在她年纪还这么小,若让她一个人在江湖中流浪,却叫人如何放心得下。
  就在这时,忽听远处一人大笑道:“江南霹雳堂的雷珠神火,果然名不虚传,小弟今日可真算开了次眼界,实在令人佩服得紧……”
  这是“菱花剑”林瘦鹃的声音,他故意将声音说得那么大,像是还惟恐别人不知道这把火是雷风放的。
  另一人哈哈笑道:“但这把火只怕要烧掉咱们几万两银子吧。”
  这人的笑声里充满得意之情,显然正是霹雳堂主人雷风。
  朱泪儿冷笑道:“这姓雷的原来是个草包,别人拿他当冤大头,他还在得意哩。”
  俞佩玉沉声道:“这些人耳目灵便,咱们还是莫要说话的好。”
  说话间,已有几个人谈笑着走了过来。
  只见俞放鹤和一个身穿紫红长袍的威猛老人并肩走在前面,林瘦鹃和另外几个人在后相随。
  这红袍老人高视阔步,睥睨自雄。
  要知江南霹雳堂在武林中不但名声显赫,而且贩卖火器,获利甚丰,已可称得上是富可敌国,所以这位养尊处优的霹雳堂的主人,自然难免踌躇满志,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。
  方才那四条黑衣大汉已走出了李家栈,此刻站在这旁,恭身相迎,雷风眼角瞟过,沉声道:“火场中已没有人了么?”
  提枪的人躬身道:“除了方才那女子外,再没有别的人了。”
  雷风道:“很好,你们退下去吧。”
  俞佩玉忍不住暗中叹了口气,他们说的那女子无疑就是银花娘,他虽然算定银花娘没法子逃走,但如今证实了后,心里仍不免有些难受,有些歉然,无论如何,银花娘这次总是跟他一齐来的。
  只见那四条大汉仍垂首站在道旁,雷风等人已走了过来,林瘦鹃忽然落在最后,微笑着向他们道:“各位辛苦了。”
  那大汉躬身道:“这算不了什么。”
  林瘦鹃道:“看各位做事干净利落,想来清理火场已不止一次了,所以经历才会如此丰富。”
  那大汉陪笑道:“不错,这种事咱们做来实在已轻松得很。”
  林瘦鹃忽然沉下了脸,缓缓道:“这种杀人放火的事,你们居然觉得很轻松么?”
  大汉们怔了一怔,脸上刚变了颜色,只听“呛”的一声,林瘦鹃已抽出了腰畔长剑,闪电般刺了过来。
  菱花剑以轻灵快迅名闻天下,这些大汉们哪里闪避得及,何况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林瘦鹃会向他们出手。
  只见剑光闪动,“刷,刷,刷”一连四剑,接着四声惊呼,鲜血激飞,飘起来有三尺多高。
  四条大汉已倒在地上,不明不白地做了糊涂鬼。
  雷风大惊回头,变色道:“林瘦鹃,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林瘦鹃自怀中掏出了条雪白的丝绢,缓缓擦着剑上的鲜血,厉声道:“这些人在盟主面前,居然也敢放火来烧安分良民的家室,平时更不知如何猖狂为恶了,我不取他们的性命,难道还留他们在世上害人不成?”
  雷风大怒道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……盟主,你可听到他在说什么?”
  俞放鹤淡淡道:“他这话说得本不错,杀人放火的恶徒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  雷风倒退三步,失色道:“但放火本是你的主意,是你许于本堂三万两银子重酬,要我们来放火,如今怎地却说起风凉话来。”
  俞放鹤皱了皱眉,轻叱道:“俞某行事,素来光明磊落,怎会不远千里来叫你行这不仁不义之事,你胡乱血口喷人,莫怪本座要替江湖除害了。”
  雷风满头大汗滚滚而落,嘶声道:“你……你这假仁假义的恶贼,你为何要陷害于我?你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剑光已匹练般刺来。
  林瘦鹃厉声道:“你竟敢出口辱及盟主,就凭此罪,已是罪不容诛。”
  他嘴里说了三句话,手里已刺出七八剑之多。
  雷风腰畔虽悬着柄紫金刀,却连拔刀的工夫都没有,肩上已被划破条血口,一面闪避,一面嘶声呼道:“你们这些人难道就眼看着我被他们害死,江湖上难道没有公道了么?”
  随着俞放鹤来的几个人,一个个仰面望天,竟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瞧见,什么话也没有听见。
  雷风的紫红长袍,已被划得片片碎裂,头上戴的一顶束发金冠,也已被削断,满头乱发疯子般披了下来。
  霹雳堂名声虽响,但却非以武功取胜,雷风自他爹爹处承继了千万家财,从小就是席丰履厚,并没有真下苦功练过武,林瘦鹃却是身经百战的剑法名家,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伸手去掏暗器。
  雷风又接了十余招,已是气喘如牛,忽然嘶声狂笑道:“好,姓俞的,你要杀我灭口,我就索性成全了你吧。”他身子向前一扑,竟然向剑尖迎了上去。
  他实在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苦战,竟索性一死了之,只见长剑穿胸而过,林瘦鹃拔出剑来,鲜血已染红了他的衣裳。
  雷风双手掩着胸膛,身子踉跄后退,血红的眼睛,从这些人面上一一扫过,厉声笑道:“好,好,好,你们这些自命侠义的人,我总算认得你们了。”
  凄厉的笑声,令人毛骨悚然。
  除了俞放鹤、林瘦鹃外,已有些人忍不住垂下了头。
  雷风仰天长叹道:“只可惜红莲花不在这里,否则他绝不会一句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已仰面而倒。
  朱泪儿情不自禁拉住了俞佩玉的手,掌心湿湿的,已满是冷汗,俞佩玉的手更冷得像冰一样。
  这时远处已有两个人奔了过来,这两人虽也穿着紧身黑衣,但面色冷漠,目光更冷漠,就像是戴着个面具似的,一望而知和霹雳堂门下大不相同,显然已是俞放鹤的直系属下,远远望去,他们手里也像是提着兵刃,走到近前,才看出是两把铁锹。
  林瘦鹃长剑入鞘,沉声道:“这几具尸身用不着埋葬,你两人将他们带去给李渡镇上的父老子弟瞧瞧,就说盟主已找出了放火的恶徒,而且已将之就地正法,但李渡镇所有的损失,仍由盟主负责追回赔偿。”
  大汉们刚躬下身说了句:“遵命!”
  远处的废墟后忽然传出一阵拍掌声,一人咯咯笑道:“妙极,妙极,这‘追回’两个字,实在用得妙极。”
  林瘦鹃的手还未离开剑柄,变色道:“什么人?”
  那人笑道:“林大侠用不着吃惊,我只不过是个半截已入了土的老太婆而已,林大侠若要将我也杀了灭口,那真比捏死个蚂蚁还容易。”
  听到这语声,俞佩玉和朱泪儿都已知道是胡姥姥来了,朱泪儿咬紧了牙,全身都发起抖来。
  俞佩玉知道她将这恶毒的老太婆已恨之入骨,生怕她忍耐不住,轻轻将她一双小手拉了过来。
  这双小手冷得就像冰一样,俞佩玉心里又忍不住生出一种怜惜之意,轻轻握着,久久都没有放开。
  朱泪儿却垂下了头,没有瞧他,但也不知怎地,这双冰冷的手,忽然间就变得像火一样烫。
  但俞佩玉并没有留意到这变化,因为这时胡姥姥已蹒跚着走了出来,嘴里“格嘣格嘣”的,像是在嚼着蚕豆。
  她一面走,一面叹着气道:“越是没有牙的人,越喜欢吃蚕豆,越是不能做的事,做起来就越觉得有趣,看起来每个人都有几根贱骨头的,你们说是不是?”
  林瘦鹃本已想冲过去的,但瞧见这人竟真的像是行将就木的老太婆,反而停住了脚步。
  他的确不愧是个老江湖了,知道越是这种人,越是难缠难惹,俞放鹤面上也似已变了颜色,却还是勉强笑道:“前辈莫非是……”
 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,胡姥姥就已拼命摇着手道:“俞大侠可千万莫要叫我前辈,我这糟老婆子哪有福气做武林盟主的前辈,这一声前辈叫出来,我老婆子已至少损寿十年,再叫一声,可就送了我老婆子的终了。”
  她话虽说得很慢,但却似很不愿给别人说话的机会,这句话还未说完,眼睛已转到林瘦鹃身后,然后就接着道:“菱花剑林大侠的威名,我老婆于也已久仰了,但我老婆子只知道林大侠剑法的高明,还不知道林大侠竟有这么好的口才,方才那‘追回’两字,实在用得太妙了,简直妙不可言。”
  林瘦鹃也只有勉强笑了笑,讷讷道:“在下却不觉得这两个字有什么特别之处。”
  胡姥姥笑道:“能在平凡中见功夫的,才是真正的绝妙好辞。”
  她指一堆还在冒烟的废墟,接着道:“这里本来是个杂货铺,铺面虽不大,里面的存货可真不少,至少也得值三五千银子的,是么?”
  林瘦鹃赔笑道:“前辈的计算,自然不会错的。”
  胡姥姥道:“李渡镇上像这么样殷实的店家并不少,在外面做买卖发了财回来享福的,也有几个,所以这把火至少烧了几十万两银子,是么?”
  林瘦鹃道:“以在下的估计也差不多。”
  胡姥姥道:“这几十万两银子,本来是该盟主大人赔的,但阁下只不过用了轻描淡写的‘追回’两个字,赔钱的责任就落到别人身上去了。”
  她咯咯笑道:“该怎么样追呢?去向什么人追回呢?这用不着说,自然是要去找江南霹雳堂,霹雳堂的家财自然不止几十万两,赔了李渡镇的损失后,至少还有一大半留下来,盟主大人不但做了人情,博了侠名,而且还可以弄几十万来自己花花,这样的买卖,我老婆子也真想做一票。”
  林瘦鹃等人面上都已变了颜色,俞放鹤却只是淡淡笑道:“既是如此,在下就将这票买卖让给夫人也无妨。”
  胡姥姥笑嘻嘻道:“夫人?你怎么叫我夫人?我这辈子也没有嫁过人,到了这么大一把年龄,想做夫人也做不成了。”
  俞放鹤微微一笑,道:“既是如此,姑娘此来有何吩咐,只管说出来就是,在下无不从命。”
  胡姥姥拍手大笑道:“姑娘?我老婆子至少已经有五六十年没听过别人叫我姑娘了,这一声姑娘简直叫得我骨头都酥了一半,就凭你这声姑娘一叫,我老婆子也不能找你麻烦的,你只管放心就是。”
  这时俞放鹤仍面带微笑,他身边的几个人却沉不住气了。
  “没影子”屠飞忍不住怒喝道:“盟主一向宽大为怀,但你也莫要太猖狂得意,就算你有两下子,盟主和林大侠也不会瞧在眼里,你还是知趣些好。”
  胡姥姥笑道:“我老婆子一向知趣得很,莫说还有这么多位大英雄大豪杰在这里,就凭‘没影子’屠飞一个人,要收拾我老婆子也容易得很的。”
  屠飞道:“哼!”
  胡姥姥叹了口气,道:“只不过我老婆子正活得不耐烦,所以才敢到这里来的,屠大爷你不如就索性成全了我,赏我老婆子一刀吧。”
  屠飞忍不住瞧了俞放鹤一眼,像是想问俞放鹤可知道这老婆子的来历?但俞放鹤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,嘴里电不肯吐出半个字来。
  再看那老婆子竟已蹲了下去,嘴巴里还在嚼着蚕豆,看来既像是有恃无恐,又像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。
  屠飞干咳两声,嘿嘿笑道:“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头,就该知道我绝不会向你出手,屠某若杀了你这老太婆,日后传说出去,岂非要被江湖朋友耻笑。”
  胡姥姥咯咯笑道:“我本倒也以为屠大爷你是个响当当的角色,谁知你竟是个只会说大话吓唬人的狗熊,你连我这么样一个老太婆都害怕,日后传说出去,岂非更要让江湖朋友笑掉大牙么?”
  林瘦鹃和向大胡子对望一眼,两人嘴角都露出了微笑,这一笑当真笑得屠飞脸上挂不住了。
  他就算明知这老婆子必然有些门道,就算明知别人是要拿他来做问路石,试试这老婆子的武功,但到这时,他也没法子再装佯了,只有硬着头皮,怒喝一声,向胡姥姥冲了过去,大吼道:“这是你自己找死,怨不得屠某。”
  一个人若号称“没影子”,轻身功夫自然不错,此刻只见他身形一闪,腰畔的紫金刀已出手,一句话还未说完,人已冲到胡姥姥面前,身法之迅急,倒也没有辱没这“没影子”三个字。
  别人只见他刀光如匹练般向胡姥姥砍下,也没见到胡姥姥站起来,更没有瞧见她有什么动作。
  只听屠飞吼声忽然中断,凌空一个翻身,退了回来,一双手紧紧扼住自己的咽喉,两只眼睛怒凸而出,胸膛也不住起伏,一口气像是再也喘不过来。
  众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会忽然变得这样子的,相顾间也不禁为之失色,再看胡姥姥却在摇头叹息道:“好馋嘴的孩子,吃了我老婆子一粒蚕豆,就舍不得杀我了?看来我老婆子这蚕豆滋味一定不错。”
  大家这才知道她竟在屠飞张嘴大吼时,将一粒蚕豆弹入他嘴里,但就连林瘦鹃这样的武林高手都未瞧见她的手动,俞佩玉也不禁暗叹忖道:“这样的暗器手法,只怕连唐无双都要自愧不如了。”
  一念至此,他才想到那冒牌的唐无双竟也没有跟来,这两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,他几乎已忘了,这冒牌的唐无双,实已是他唯一的线索,他管了别人的闲事,竟将自己的大事忘怀了。
  朱泪儿只觉他双手忽然变得冰冷,脸上却是满头大汗,忍不住以自己的衣袖,轻轻擦着他头上的汗珠。
  俞佩玉眼睛瞪着前面,竟如浑然不觉。
  这时屠飞头上的汗却比俞佩玉流得更多,竟连掌中的刀都已抛却,两只手都扼着自己的脖子,嗄声道:“蚕豆……蚕……”
  胡姥姥笑道:“哎呀,蚕豆莫非呛住了屠大侠的喉咙么,屠大侠为何不吐出来?”
  屠飞狂吼一声,竟将手伸进嘴里去,像是想将蚕豆挖出来,一面用力咳嗽,但他的手实在太大,勉强伸进去三根手指,却还是无法将蚕豆挖出,他咳嗽声越来越急,一张脸已渐渐发青,眼泪鼻涕却一齐流下,忽然全身一阵抽搐,接着,又是一声狂吼。
  只听“喀”的一声,他身子已仰天跌倒,鲜血白嘴角飞溅而出,两只手不住疯狂般挥舞,鲜血又像雨点般自他手上流了出来,他右手竟已赫然只剩下两根手指,他竟已生生将自己三根手指咬断了。
  向大胡子似乎想赶过去扶起他,但向前走了一步,立刻又向后退了三步,望着林瘦鹃道:“蚕豆有毒?”
  林瘦鹃只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但闻一阵阵咀嚼之声传了过来,屠飞竟在咀嚼着自己的手指,想见他必已痛苦得无法忍受,众人见到这老婆子的毒药竟是如此恶毒,早巳满头冷汗,哪里还敢说话。
  胡姥姥悠然笑道:“蚕豆炒肉,乃是时鲜名菜,蚕豆和手指同嚼,味道想必也不错,难为你竟想得出这么妙的吃法来,我老婆子就没有这样的口福。”
  众人见到屠飞的满脸鲜血,听到他的咀嚼之声,已是心里作呕,此刻胡姥姥再这么样一说,向大胡子忍不住扭过头去,吐了出来。
  等他再回过头时,屠飞的手已不能动了,咀嚼之声已不复再闻,只能听见一阵阵微弱的呼吸声。
  再过半晌,连呼吸声也终于停止,自他指尖嘴角流出的鲜血,却已变得有如墨汁般漆黑。
  胡姥姥叹—了口气,喃喃道:“想不到堂堂的‘没影子’屠飞,竟连小小一粒蚕豆也消受不起。”
  俞放鹤也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果然是胡姥姥驾到……”
  他话还没有说完,众人听到“胡姥姥”三个字,已不禁失声惊呼出声,胡姥姥却吃吃的笑了起来,道:“听你这么说,好像是直到现在才认出我是胡姥姥。”
  俞放鹤道:“在下等有眼不识泰山,但望姥姥恕罪。”
  胡姥姥凝注着他,好像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似的,她那张狡猾的、满布着皱纹的脸上,也像是露出了些惊讶之色。
  俞放鹤虽还在微笑着,但显然也被她瞧得有些不安,被这么样一双老狐狸般的眼睛盯着,没有人会觉得好受的。
  胡姥姥终于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你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就连我老婆子也弄不懂你了,你方才若是想借我老婆子的手来杀屠飞,现在屠飞已死了,你为什么还要装做不认得我?”
  俞放鹤微笑道:“但在下实在……”
  胡姥姥冷冷道:“你实在是认得我的,二十年前你就认得我了,只要见过我老婆子一面的人,就永远也不会忘记,何况你和我还有些交情。”
  俞放鹤面上的微笑,像是忽然被冻结住了,这变化别的人也许都没有注意,但俞佩玉……
  朱泪儿只觉俞佩玉一双冰冷的手,忽又发起热来,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心在狂跳,身子也在剧烈地颤抖。
  只听胡姥姥道:“你明明认得我的,为什么还在装作不认得?”
  俞佩玉几乎忍不住要放声狂呼:“他并不是在装假,他实在是不认得你,只因他并不是二十年前你见过的那放鹤老人,他是冒充的。”
  他只有拼命咬紧牙齿,才能忍住不发出声音来,他脸上的肌肉已因痛苦而扭曲,朱泪儿回头瞧见了这张脸,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噤,只因她也从未想到这张脸会变得如此痛苦,如此可怕。
  俞放鹤却忽然大笑起来,仰天狂笑道:“二十年前的往事,在下早已忘怀了,姥姥你又何必记在心上。”
  胡姥姥冷冷道:“这种事,我老婆子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。”
  俞放鹤虽还以笑声来掩饰不安,但听了这句话,他的笑声竟变得比刀锯木头还要难听。
  他嗄声笑道:“你今天难道是想来报复的么?”
  胡姥姥眼睛闪着光,又盯了他半晌,缓缓道:“不错,你总该知道我老婆子报复的手段,无沦谁得罪了我,我老婆子都一定要加倍报复他,若再加上二十年的利息,嘿嘿……”
  她抛了粒蚕豆到嘴里,用力咀嚼起来,好像已将这粒蚕豆当做了俞放鹤,要咬得稀烂,再吞下肚子里。
  林瘦鹃忽然大声道:“前辈纵是武林高人,但最好还是莫要忘记俞大侠现在的身份。”
  胡姥姥瞪眼道:“什么身份?”
  林瘦鹃厉声道:“前辈若对盟主有何举动,便无异和天下武林中人为敌。”
  胡姥姥笑嘻嘻道:“天下武林中人难道都在这里么?我老婆子怎么瞧不见呀?我老婆子只瞧见了你们五个人,就凭你们五个人,我老婆子想来还可以对付的。”
  林瘦鹃手掌紧握着剑柄,汗珠子已一粒粒从头上落了下来,向大胡子干笑两声,退后三步,道:“前辈若和盟主有什么宿仇旧恨,在下等是万万不敢过问的。”
  胡姥姥悠然道:“只剩四个人了。”
  向大胡子身旁一人,面如淡金,干咳两声,道:“宋某素来不愿多管闲事,武林前辈们的事,在下更不敢过问。”
  胡姥姥道:“只剩三个人了。”
  另一个颀长大汉不等她话说完,已抢着道:“在下素来和宋兄同进退,宋兄的意思,就是在下的意思。”
  胡姥姥大笑道:“只剩两个人了……看来俞某人交的朋友,倒的确都不愧为侠义之辈,他们若不是这种人,你也不会找他们来了,是么?”
  林瘦鹃“呛”地抽出了长剑,但长剑才出鞘一半,他的手已被俞放鹤一把抓住,林瘦鹃沉声道:“盟主难道还要等她先动手么?”
  俞放鹤淡淡一笑,道:“她不会动手的,她若要动手,就不会说这些话了。”
  林瘦鹃还在犹疑,胡姥姥已拍手大笑道:“不错,能坐得上盟主宝座的人,果然有两下子,我说这些话,只不过要告诉你,你现在已在我老婆子的掌握之中,所以我老婆子若要问你几句话,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才好。”
  俞放鹤道:“你要问什么?”
  胡姥姥指着向大胡子等人道:“这些人名头虽然不小,但三个人加起来也不值半分银子,你将红莲花等人骗走,却将这些人带来,究竟在打什么主意?”
  俞放鹤默然半晌,缓缓道:“在下要做的事,姥姥你难道还会不知道么?”
  胡姥姥道:“我也许知道,也许不知道,总要听你亲口说出来,我老婆子才放心。”
  俞放鹤沉吟着道:“在下是想在这里找东西,这件东西的价值,谁也无法估计,但姥姥你想必是早已知道了。”
  胡姥姥眼睛里发着光,道:“这件东西若是找着了,我老婆子也有份么?”
  俞放鹤微微一笑,道:“凡是今天在这里的人,都有份的。”
  胡姥姥立刻跳了起来,将铁锹抛在向大胡子面前,厉声道;“既是如此,你们还等什么?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小楼的地基,造得竟十分坚固,铁锹锄在上面,就像是敲着铁板似的,发出了震耳的声音,还带着一连串火花。
  那颀长大汉身上用昂贵的丝缎做成的华丽衣服,已被汗水湿透了,一面挥舞着铁锹,一面喃喃道:“镇远镖局的总镖头‘铁金刚’韩大元和‘万木庄’的大少爷宋宏星竟会跑到这里来挖地,这不是见了鬼么?”
  宋宏星一张淡黄的脸也涨得通红,却勉强笑道:“这本是咱们心甘情愿的,不是么?”
  韩大元道:“不错,这是我心甘情愿的,为了那东西,莫说叫我挖地,就算要我挑粪都没关系,只怕这东西找出来后,他们就忘了咱们了。”
  他一面说话,一面用眼角去瞟,只见胡姥姥和俞放鹤等人都站得很远,才敢放心说下去。
  宋宏星道:“他若不想分给咱们,又怎会找咱们来呢?”
  韩大元道:“他只怕就是叫咱们来做苦工的。”
  宋宏星用袖子擦着汗,道:“俞放鹤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  韩大元冷笑道:“我本来也以为他不是这样的人,但现在……你瞧见雷风的下场没有?咱们的下场只怕也差不多。”
  他忽然转过头去,道:“向老大,你可听见了咱们的话么?”
  向大胡子连胡子上都在淌着汗,嗄声道:“听见了又怎样?咱们现在难道还想住手么?”
  只听林瘦鹃大声道:“三位可发现了什么?”
  向大胡子道:“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”
  胡姥姥冷冷道:“你们最好卖力些,挖不出东西来,你们可没有什么好受的。”
  向大胡子道:“那东西若是不在这里呢?”
  胡姥姥道:“东西若不在这里,我老婆子就将你们埋下去。”
  这时朱泪儿实在忍不住了,附在俞佩玉耳畔道:“现在他们一定听不见我说话的。”
  俞佩玉点了点头。
  朱泪儿道:“我母亲究竟会将什么东西埋在这里呢?据我所知,她到这里来,是决心要平平凡凡地过日子的,所以连一点首饰都没有带来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他们现在找的,绝不是什么珠宝首饰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为什么?”
  俞佩玉道:“方才那一包珠宝,你拿出来后,并没有藏进去,只要是上过楼来的人,每个人都可以看见。”
  朱泪儿道:“但那是用布包得紧紧的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就算用布包着,但像他们这样有经验的人,还是可以看出里面是什么,何况,在黑暗中,珠宝的光华,难免会透出来,所以,他们若要的是珠宝,绝不会甘心让这包珠宝被火烧光的。”
  朱泪儿皱起了眉,道:“那么,你想他们找的会是什么呢?”
  这句话俞佩玉没有回答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  这时向大胡等人已将地挖得很深了,小楼的地基,已变成一个方圆五丈,一丈多深的大坑。
  他们三个人站在坑里,从俞佩玉这里望过去,已连他们的头顶都瞧不见,只能见到不时有一些木头被抛上来。
  胡姥姥、俞放鹤等人都已站到这大坑旁,神情看来已有些焦急,到后来挖地的声音已变得很低沉,也不再有碎石抛上来,用做地基的麻石,显然都已被敲碎挖出,他们现在已挖到麻石下的湿泥。
  三人又挖了半晌,林瘦鹃忍不住道:“销魂宫主也许并没有将那东西藏在这里,也许她根本没有带来。”
  胡姥姥道:“她带来了,而厄且就藏在这里。”
  林瘦鹃道:“前辈怎会知道?”
  胡姥姥冷冷道:“我自然知道,你若肯多用些脑筋,你也会知道的。”
  林瘦鹃道:“这只因东方美玉一定知道东西是藏在这里,所以他才不肯走开,东方城主自然也就所以这东西做交换条件,才能将李天王等人请到这里来。”
  林瘦鹃咬着嘴唇道:“但销魂宫主既然有了这东西,为什么却不利用它的价值,反而将它埋在地下呢?”
  胡姥姥道:“这只因她已决心想做个安分守己的太太,但又不肯让这东西落人别人的手里……”
  她冷冷一笑,接着道:“一个女人若是爱上个男人,时常都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的。”
  忽然间,只听一阵车辚马嘶声传了过来,胡姥姥、林瘦鹃、俞放鹤三人都吃了一惊,扭过头去瞧。
  朱泪儿就乘着这机会,又在俞佩玉耳畔道:“我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什么了。”
  俞佩玉道:“哦?”
  朱泪儿道:“他们要找的一定是一本极厉害的武功秘笈,我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本武功秘笈,还没有开始练的时候,就遇见了东方美玉,她既已打算过安分的日子,无论什么武功都对她没有用,所以她就将这秘笈藏了起来,不幸的是,这件事竟偏偏又被东方美玉知道了。”
  她一面说,俞佩玉一面点头,只因她说的实在很有道理,他实在再也想不出比这更合理的解释。
  等她说完了话,一辆马车已冲入火场废墟里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与其说这是辆马车,倒不如说是间可以活动的屋子,一间装着车轮,被十六匹马拉着的屋子。
  若定要说这是辆马车,那么世上只怕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大的马车了,这马车里简直可以装得下百儿八十个人。
  俞放鹤皱眉道:“你在四面都布下了暗卡么?”
  林瘦鹃道:“早已布下了。”
  俞放鹤道:“既已布下,那些人难道都睡着了不成,怎会让这辆马车闯进来的?他们就算拦不住,也该发出警号才是。”
  马车已远远停了下来,他们算定自己说话的声音,那边一定听不见的,谁知话刚说完,马车里就有人笑着道:“这件事你不能怪他们,他们的确已拿出旗花火箭来要发放的,只可惜还未放出时,脑袋就已被砍了下来。”
  他吃吃笑着道:“你该知道,一个人的脑袋若已被砍下来,就什么事也不能做了的。”
  这句话其实说得很无聊,但这人却似乎认为有趣得很,好像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有趣的话了。
  他一面说,一面笑个不停,说话的声音固然尖声细气,笑声也脆得很,听来就像是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,对世上大多数事都觉得有趣得很,所以就算有人放了个屁,也能令她笑上半天的。
  这种人大多数都很乐天,很和气,能遇见这种人,通常都会觉得很有意思,但胡姥姥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有意思。
  一听到这笑声,她就像是要溜了,但往那大坑下面瞧了一眼,又好像舍不得走,正在犹疑不定时,那辆大车的门已打开,十来个精赤着上身,只穿着条红绸裤的大汉,抬着张大床跳下车来。
  这张床也大得惊人,床上堆满了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,有烤得恰到好处的鸡鸭和肉,有颜色新鲜的水果,有各种蜜脯甜食,还有一些银质的大瓶子、小罐子,只要是你想得出来的好吃东西,这床上都全了。
  就在这些东西中间,斜斜躺着一个人。
  一瞧见这个人,连俞放鹤几乎都忍不住要笑了出来。
  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人,只能算是一堆肉,这人就像是用几百斤最肥的五花肉堆起来的。
  他身上几乎什么衣裳都没有穿,但这并不能怪他,只因他一个大肚子已垂到膝盖上,要穿裤子实在太困难了,那先要两个人在下面用头顶住他的肚子,也许还能勉强系得上裤腰带。
  向大胡子、宋宏星、韩大元,三个人刚从坑下跃上来,骤然瞧见这么样一个怪物,既是吃惊,又觉好笑。
  这胖子自己倒先笑了,吃吃笑道:“别人都说安禄山体肥如猪,依我看来,两个安禄山也比不上我的,世上若有胖子比赛,我一定是第一,你们说是么?”
  这么样一个庞然大物,说话居然细声细气像是个小女孩子,向大胡子等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  这胖子也陪着他们笑,而且笑得比谁都开心,甚至连林瘦鹃脸上的紧张神情都松弛了下来。
  这其中只有一个人脸上连半分笑意都没有,那就是胡姥姥,她脸上每一根皱纹都像是忽然变成了两根。
  她正在一步步向后退,但那胖子的眼睛瞧到她时,她的脚就像是突然被钉子钉住了。
  这胖子望着她嘻嘻笑道:“大家都在笑,你为什么不笑,看到我这么胖的人,你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开心么?”
  胡姥姥满布皱纹的脸上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  但这只有令她看来更加老,她本来看起来只有八十岁,现在就好像有一百六了,阿谀着笑道:“胖子?哪里有胖子?我老婆子怎地瞧不见呢?”
  这胖子道:“我就在你面前,你怎会瞧不见?”
  胡姥姥干笑道:“前辈只不过身材特别魁伟而已,怎么能算胖呢?”
  这胖子忽然沉下了脸,怒道:“你以为每个胖子都不愿别人说他胖,所以就想来拍我的马屁么?”
  胡姥姥看到他面上有了怒容,反倒似松了口气,赔笑道:“我老婆子说的是实话。”
  这胖子摇头道:“你说的不是实话,我本该割下你舌头来的。”
  他长长叹了口气,摇着头道:“但我实在太胖了,已胖得动都懒得动了,你就帮帮我的忙,自己将自己的舌头割下来好么!不割舌头,割鼻子也马马虎虎算了。”
  这话他倒说得一本正经,别人听了,却几乎笑掉大牙,他求人帮忙,居然是要别人自己割自己的鼻子。
  世上只怕再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了。
  谁知胡姥姥竟再也不说话,一伸手,呛的抽出了林瘦鹃腰畔的剑,立刻就将自己鼻子割了下来。
  血淋淋的鼻子刚落到地上,胡姥姥已掩着脸转身狂奔而去,林瘦鹃等人一个个都怔在那里,再也笑不出了。
  那胖子拍手大笑道:“世上竟有人自己割自己的鼻子,你们难道不觉得好笑么?为什么不笑呢?”
  大家面面相觑,实在笑不出来。
  那胖子叹了口气,道:“你们这些人怎地连一点风趣都不懂,实在令我失望得很。”
  他忽然指着宋宏星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  宋宏星道:“在……在下宋……宋宏星。”
  那胖子道:“你方才不是还笑得很开心么?现在为何笑不出了?”
  宋宏星拼命想笑,怎奈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。
  那胖子道:“你既然不懂得风趣,这双耳朵长着也没用,就求求你帮我个忙,把你自己耳朵割下来吧。”
  这句话若在别人嘴里说出,宋宏星也一定会笑掉大牙的,但现在,他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笑了。
  他望着这胖子的便便大腹,暗道:“这胖子连胡姥姥见了都害怕,一定有两下子,但我就真打不过他,难道连逃都逃不了么?”
  他再也不多说,掉头就走。
  那胖子大笑道:“你们看,这人跑了,他为什么要跑呢?”
  宋宏星在江湖中也是一流的武功,此刻身形施展开来,急如飞燕,等胖子这两句话说完,他已远在十丈外。
  人人都算定这胖子再也追不上他了。
  就在这时,只听呼的一声,一道银光飞了出去,急如流星,眨眼间就赶上了宋宏星,围着他身上一转,又“呼”的飞了回来,飞回这胖子的手里,原来只不过是个装水果的银盘子。
  再看宋宏星的身形还在往前奔,但奔出两步后,他上半身忽然向后折了下来,一股鲜血火箭般冲天飞起。
  他的两条腿竟带着血又往前奔出两步,才一跌而倒。
  向大胡子等人虽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,但如此残酷的景象,却还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。
  这胖子竟能用一面银盘,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拦腰截成两段,这样的武功,他们更连听都没有听过。
  这下子他们才真的吓呆了。
  那胖子却拍手笑道:“你们看,死人还能跑,这有趣没有趣,你们难道还不觉得好笑么?怎么连一个笑的人都没有。”
  这次他话未说完,韩大元已用尽全身力气,大笑起来。
  那胖子道:“笑了笑了,有人笑了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  韩大元道:“在下韩……韩大元。”
  那胖子道:“你笑得如此开心,是不是觉得我这胖子很有趣呢?”
  韩大元道:“有趣有趣,你这胖子实在有趣极了。”
  那胖子大笑道:“看来只有你是个懂得风趣的人,你一定愿意帮我这胖子一个忙的。”
  韩大元就像是一只忽然被人割断脖子的公鸡,嘎声道:“我这么样说,你还要……还要我……”
  那胖子笑道:“你不帮我的忙,谁帮我的忙呢?”
  韩大元跳了起来,狂吼道:“你这胖子,你这肥猪,我和你拼了。”
  吼声中,他已提起那铁锹,飞身扑了过去。
  那胖子竟真的好像不能动了,这一锹竟着着实实锄在他身上,这么胖的人被铁锹锄个大洞,血一定多得很。
  谁知铁锹锄下去,他身上竟连一丝血也没有,这柄铁锹竟被他身上的肉吸住了,韩大元用尽全身力气,也拔不出来。
  那胖子脸上还是笑嘻嘻的,反手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,他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出去,就像是只断了线的纸鸢似的,在空中飘飘荡荡翻了十七八个跟斗,才落了下来,头颅已变得像是个烂柿子。
  向大胡子早已吓呆了,他号称“神拳无敌”,手上的力道本不小,但这胖子的力气却比他大了几十倍。
  他从来也未想到世上竟有人有这么大的力气。
  那胖子的目光已向他望了过来,笑嘻嘻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  向大胡子只觉两腿发软跪了下来,颤声道:“小人姓向,前辈叫小人割鼻子,小人就割鼻子,叫小人割耳朵,小人就割耳朵,绝不敢逃跑,更不敢反抗。”
  那胖子叹了口气,道:“我瞧见你这胡子很有趣,本来只想你将胡子割下来的,但你自己既然愿意割鼻子耳朵,我可也没法子。”
  向大胡子怔在地上,苦水都快流了出来。
  那胖子道:“你既然自己愿意,为什么还不快动手呀?”
  向大胡子咬了咬牙,拔出了刀,一个人就算没有鼻子,没有耳朵,无论如何也比没有脑袋好得多的多。
  他惨呼一声,晕了过去。那胖子笑嘻嘻道:“听说这里有个人是当今的武林盟主,到底是谁呀?”
  俞放鹤道:“就是在下。”
  到了这时,他居然还能神色不变,沉得住气,就连俞佩玉和朱泪儿,也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。
  那胖子笑道:“我看也只有你像个武林盟主的样子,你帮我个忙好么?”
  这次终于轮到俞放鹤了。
  俞佩玉紧紧握起朱泪儿的手,也不知是欢喜,还是紧张,他虽然一心想看这恶魔被人杀死,但却不愿他这时候死,更不愿他被别人杀死,俞佩玉一心只想手刃此人,洗清俞家的污名和冤枉。
  可是他就算不愿意,也是没法子的,以他的力量来和这胖子相比,实在有如蜻蜓撼石柱一般。
  只听俞放鹤沉声道:“‘天吃星座’若有吩咐,在下敢不从命。”
  那胖子面上竟露出惊讶之色,道:“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
  俞放鹤微微一笑,道:“天吃星,亮晶晶,吃尽天下无敌手,腹中能容十万兵……在下早听人说过前辈的风采,一直未敢忘记。”
  天吃星脸色又沉了下来,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  俞放鹤没有说话,却似比了个手势,只可惜在俞佩玉那方向瞧过来,也瞧不见他比的什么手势。
  俞佩玉只瞧见这胖子脸色又变了变,道:“你认得他?”
  俞放鹤微笑道:“承他老人家不弃,并未将在下当外人。”
  天吃星不再说话,一只手却不停地在抓东西,他抓起样东西,瞧也不瞧,也不管是甜是咸,就往嘴里塞。
  俞佩玉这才发现,满床的东西,不知何时已被他吃下一半了,这“吃尽天下无敌手”七个字,看来的确是名不虚传。
  过了许久,才瞧见天吃星脸上又露出微笑,道:“你既然和那老怪物有关系,我也不想再找你帮什么忙了,但有几句话,却是非问不可的。”
  俞放鹤道:“在下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  天吃星道:“听说凤三为了帮朱媚一个忙,已在这地方呆了好几年,这话是真是假?”
  俞放鹤道:“不错。”
  天吃星道:“现在他的人呢?难道已被烧死了么?”
  俞放鹤道:“火起之时,他还在这里,但火熄之后,却没有他的尸骨。”
  天吃星道:“你怎知道没有他的尸骨?”
  俞放鹤叹了口气,道:“只因这里连一个人的尸骨都没有。”
  天吃星皱了皱眉,忽又笑道:“听说朱媚也不知从什么人手上,弄到了一样东西,无论是谁得到这样东西,都可横行天下,这话又是真是假?”
  俞放鹤笑了笑,道:“前辈的消息果然灵通,这话是真的。”
  天吃星笑道:“那么你们方才在这里挖地洞,想必就是要找这东西了?”
  俞放鹤道:“正是。”
  天吃星道:“你找着没有?”
  俞放鹤苦笑道:“在下等已将朱媚所居小楼的地下挖了两三丈深,泥土已越来越潮湿,显然已快挖到地下的水源,但却连一片纸也没有找到。”
  天吃星笑嘻嘻道:“山高九仞,功亏一篑,你为何不再挖下去?”
  俞放鹤不再说话,向林瘦鹃打了个眼色,两人就提起铁锹,跃人坑里,过了半晌,只见一股泉水自坑里激射而起。
  林瘦鹃、俞放鹤两人湿淋淋地掠了上来,苦笑道:“还是什么也没有。”
  天吃星沉吟着道:“这样看来,朱媚并没有将那东西藏在这地方了。”
  俞放鹤叹道:“看来正是如此。”
  天吃星大笑道:“这种东西,找不着也好,也免得害人。”
  他像是越笑越开心,简直笑得喘不过气来。
  俞放鹤干咳一声,道:“前辈若没有别的吩咐,在下等就想告辞了。”
  天吃星大笑着挥手道:“走吧,走吧,走得越快越好,以后最好永远也不要让我瞧见你,只要一瞧见你我就会想起那怪物,一想起那怪物我就头疼。”
  俞放鹤和林瘦鹃果然走得很快,俞佩玉见到这两人又安然脱身,只有在暗中摇头叹息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
   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
   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
   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
   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
   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
   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
   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
   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
   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