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情人箭 >> 正文  
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0

  火势熊熊,眼见将成燎原之势,马群惊嘶,有如决堤之水,风中巨浪,向外狂卷而出。
  唐门弟子右手持刀,左手戴鹿皮手套,大呼道:“宁可射死马,莫要放走了人。”毒药弩箭,亦都上弦待发。
  但烟火漫天,沙尘四卷,刺得人双目难张,哪里还瞧得见马背上是否有人,甚至连呼声都彼此难以听闻。
  “搜魂手”唐迪一撩衫脚,跺一跺脚,“一鹤冲天”,“嗖”地掠起。
  只见山坡旁有一杆长竹旗竿,高有四丈开外,竿头一面黄条长旗,舒洒飞舞,迎风招展,上写三字:“养马地”。
  正是要为贺客群雄标示路途之用,“搜魂手”唐迪凌空换足,竟施展“梯云纵”绝顶轻功,一跃四丈,跃上旗竿。
  放眼下望,但见群马有如潮水一般,各色杂呈。
  虽然烟火迷漫,但他居高临下,自高观望,忽见一匹马上,隐隐闪光,再一瞧竟是绵锻衣衫之光彩。
  唐迪大喜呼道:“在那里。”
  唐门子弟轰应一声,飞蝗万箭,齐地顺着那手指之处发射出去,但听尖锐的破风之声,历久不绝。
  这一阵箭雨过后,景象更是惨不忍睹,前面的马群中箭扬声惊嘶,还未倒地,后面的马群已冲将上去,但瞬即又自中箭,伤马挤在一起,后面的马狂奔不出,有的绕道而奔,有的便自伤马身上奔踏过去,正不知有多少匹被同类的铁蹄踏死,又不知有多少匹马奔驰不出,身上着火,嘶声更是惨烈。
  但闻弩箭破空声,火焰燃烧声,狂风呼号声,叱咤大喝声,马群惨嘶声,铁蹄奔腾声,交炽混杂,声音之刺耳,景象之惨烈,便是铁石人也要为之心动,有些唐门子弟已觉手软,连暗器都发射不出,但“搜魂手”唐迪见了,却仰天狂笑起来,与四下悲惨情况一衬,更令人闻之心寒。
  原来他身为暗器名家,三丈外可射飞蝇,目光之锐利,自是大异常人,早已看见那背有锦衣闪光的健马,已中箭倒地,那马上之人,纵有通天本事,也要被踏成肉泥,唐迪狂笑道:“展梦白呀展梦白,你莫怪老夫心狠手辣,谁要你多管闲事?谁要你探听老夫的秘密。”
  只见门下子弟四下纵跃奔逃,原来已有几人被马蹄踏死,只是他们临死前的呼声也被马嘶所掩,无人听得。
  其余的人见了,自是心惊胆颤,唐迪虽有严令,但终究是自己性命要紧,再也顾不得发射暗器,四散逃开。
  那边死马的尸身,已小丘般堆起,唐迪望着,目露得意之色,算定展梦白、萧飞雨的尸身,便在这堆马尸之中。
  他早已瞧见那边火光中还有一条人影闪动,四下放火,知道这人影必是他女儿,心里不禁更是愤恨。
  但见火焰四卷,似已要将他女儿卷在其中,唐迪定睛凝视,竟丝毫无动于衷,更不出手相救。
  只听他喃喃道:“烧死最好……烧死最好……”
  若是有人在旁听得他竟忍心令自己女儿活活烧死,只怕谁都不免要打个冷颤,只是旗竿高处,哪有他人。
  这时唐迪的家丁壮汉,多已四下赶来,有的抛索制马,有的准备救火,但火已燎原,又岂是一时所能救熄。
  唐迪回到地道中,瞧见苏浅雪犹在那里,便道:“死了。”
  苏浅雪眼瞧这般惨况,居然也自无动于衷,面上犹自带着笑容,微微笑道:“什么死了?”
  唐迪冷冷道:“三个人都死了。”
  苏浅雪微一皱眉,默然良久,缓缓道:“死了也好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唐门宾客,多未曾散去,此刻为火光所惊动,纷纷赶来这里,但也只能瞧见这纷乱的景象,却弄不清是怎么回事。
  黄虎、崂山三雁、赵明灯等人,并不在其中,只是他几人本非中心人物,去去来来,谁也未曾放在心上。
  奔马阻住了群豪去路,群豪也阻住了奔马去路,两边一挤,情况更是大乱,有的已在乱中呼喝寻找自己的坐骑。
  要知江湖豪杰多将自家坐骑视为伙伴,此刻见到这种情况,虽是怵目惊心,更是疼惜爱马。
  唐豹身为“唐门”第三代长子,此刻急得满头俱是汗珠,一面大声呼喝。劝群豪先莫惊乱,让奔马疏散,百忙中又寻了个唐府子弟,沉声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究竟是如何起的火?”
  那汉子惶声道:“小的也不知道,只是老爷……”
  唐豹顿足道:“老爷在哪里?”
  那汉子举手一指,还未说话,唐豹已跃身飞掠出去,只因他已隐隐瞧见他爹爹的人影在地上一闪不见,似是掠入地洞中。
  两下距离,虽不遥远,但中间却相隔着人群、奔马。
  等到唐豹辛辛苦苦挤入那边,只见他爹爹一人负手而立,下面哪有地洞。
  唐豹呆了一呆,道:“爹爹方才哪里去了?”
  唐迪冷冷道:“为父始终在这里,正要问你哪里去了?”
  唐豹用正在抹汗的手揉了揉眼睛:“莫非我眼睛花了么?”
  但他自幼苦练暗器,目力也算不弱,纵在心慌之下,也不至有眼花之事,只是他心中虽疑惑,口里却不敢问出。就在此时,只听远远传来一阵震耳大笑,有人道:“你我不必打了,谁救熄这火,才算是真英雄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笑声固是震耳,喝声更是惊人。
  群豪但觉心头一惊,已有四条人影横空掠来,飞身落入火焰中,端的有如飞将军自天而降。
  唐迪瞧得这四人的武功身法,更是面色大变,沉声道:“豹儿,咱们过去瞧瞧,是什么人来了?”
  这心思正与四下群豪一样,谁都想瞧瞧,武林中究竟是什么人才有如此惊人的身法,如此惊人的胆量。
  只见火光中四条人影,有如星丸跳跃,四下飞走,只要是他们身形所过之处,但闻一声风响,火势果然为之大减。
  群豪知道这四人正在以无比的真气内力熄灭火焰,更是瞧得又惊又佩,忍不住纷纷喝起彩来。
  喝彩声越来越响,火势却越来越弱。
  突听火焰中一人大喝道:“奇怪,这里还有个人。”
  另一人道:“烤熟了没有?”
  那人道:“奇怪,这人还未死。”
  “搜魂手”唐迪面色一变,只见一条人影自火焰中飞身而出,唐迪大呼道:“是哪位前辈高手,唐迪在这里。”
  呼声未了,那人影已到了他面前,却是个驼背老人,须发都已被火烧去一半,但双目仍是奕奕有神。
  唐迪见他怀中抱的正是他女儿唐凤,暗中着急,面上却仍声色不露,抱拳道:“多谢前辈相救……”
  哪知这驼背老人不等他话说完,已将唐凤塞入他怀中,道:“你抱着。”身子一转,又扑入火焰中。
  原来他听得蓝大先生方才说:“谁救熄火谁便是英雄。”一心想救火,别的事便都不管了。
  哪知这时火势已弱,奔马也已渐疏,唐门家丁都提着水桶奔来,不一刻已将火势全都灭去。
  那驼背老人自是铁驼,等他转身,见到火势已灭,蓝大先生等三人也已掠出,不禁顿足道:“火怎地灭了?”
  蓝大先生大笑道:“火灭了有何不好?”
  铁驼怒道:“这是你三人救灭的火,你三人才是英雄?”
  蓝大先生笑道:“好个好胜的老儿,你莫非不知救人更胜过救火,何况灭火的功劳,你也有一份。”
  铁驼转怒为喜,笑道:“这还像话……既然大家还是分不出胜负,你我四人还是该继续打上一架。”
  蓝大先生笑道:“只可惜这架已打不成了。”
  铁驼转目一望,只见“无影枪”杨飞与“出鞘刀”吴七果然走得无影无踪,四下如此骚动,他想追都无法追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原来这四人打得兴起,由山前打到山后,蓝大先生瞧见火光,便提议救火,等到火救熄了,“出鞘刀”吴七心里只记着孟如丝、李冠英两人,哪里还肯停留,当下如飞而去,“无影枪”杨飞与“铁枪”杨成非但是师徒,而且还有亲谊,始终不忘他重伤杨成之仇,竟也撇下蓝、铁两人追去。
  铁驼放声大骂道:“吴七、杨飞,你两人若是有种,就回来与老子再打一架,走了的不算英雄。”
  群雄听他骂的竟是“七大名人”中的“刀枪二圣”,更是大骇,唐迪亦自惊心,方待将唐凤交给他人。
  蓝大先生已跃身而来,道:“这位姑娘是什么人?”
  唐迪陪笑道:“正是小女,在下唐迪,不知两位前辈大名?”
  原来铁驼隐身“帝王谷”已久,蓝大先生更是天际云龙,飘忽来去,是以唐迪并未见过这两人。
  蓝大先生还未说话,铁驼已大声道:“我两人的姓名,你不必问了,且放下你女儿,让老夫替她治治火伤。”
  唐迪连忙道:“区区小事,不敢惊动前辈。”
  他生怕唐凤已听到他的秘密,更怕她在人前说出,自不肯让她在人前苏醒,此刻竟已偷偷点了她睡穴,转身道:“来人呀,将姑娘抱出好生歇息。”
  唐豹赶过来道:“孩儿抱妹子去吧!”
  唐迪面色一沉,道:“你还不快去招呼宾客亲友?”竟将唐凤交给他一个心腹手下,唐豹不敢多口,躬身而退。
  蓝大先生双眉一皱,暗暗忖道:“这人既不将女儿交给自己儿子,反要外人抱着,又不肯让人为她救伤,这件事俱都不合情理,想来此事必有隐情。”他粗中有细,知道越是此等表面看来似无关系之事,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些紧要的秘密,当下转目一瞧那人抱着唐凤走的方向,便待暗地追踪而去。
  忽听一声轻叱道:“小蓝,我找得你好苦……”正是烈火夫人找来了。
  蓝大先生笑道:“哎呀,不好!她来了……”跺一跺脚,掠起三丈,竟飞一般走了,端的迅急如电。
  铁驼大奇道:“什么人来了?你怕……”
  话未说完,只见一条人影,自天而降,道:“好呀,你这驼子打跑了小蓝,我找你算账。”凌空出招,击向铁驼。
  铁驼一见是她来了,暗中也是头疼,闪身避招,大叫道:“我可打不跑他,是你骇走他的。”
  这话换了别人,必不会说,铁驼却不管三七二十一,便冲口而出,还当自己解释的甚是清白,烈火夫人必定住手。
  他不知烈火夫人听了这话,恼羞成怒,破口大骂道:“你这驼子说什么?我又不是母夜叉,他骇个什么?”
  铁驼暗笑道:“虽不是母夜叉,也差不多了。”闪身又避开几招,总算未将这话说出口来。
  但烈火夫人招式越逼越紧,身形几乎又化作一团火焰,铁驼虽不怕她,但却不好还手,心里正在不迭地叫苦。
  忽听蓝大先生的声音远远传来,道:“我在这里,你来吧!”
  铁驼松了口气暗道:“这下她总该放开我了吧!”
  哪知烈火夫人身手竟然不停,反而大呼道:“小蓝,是你么?你要找我,你就快过来,为何要我过去?”
  铁驼呆了一呆,忖道:“明明是她找别人,却偏偏要说别人找她,她明明找的千辛万苦,此刻又偏偏摆起架子来了。”
  他生平不近女色,这些女子心理,他一辈子也猜不透,越想越糊涂,但见烈火夫人招式虽未停,却已渐缓。
  又听蓝大先生遥呼道:“这里有个被火烧伤的人,要你来救,你就快过来吧!”唐迪面色又是一变。
  烈火夫人笑骂道:“原来是有事求着我了。”
  铁驼道:“姑奶奶,人家求你,你就快去吧!”
  烈火夫人笑骂道:“便宜你这驼子了。”终于还是走了。
  铁驼伸手一抹汗珠,摇头叹道:“看来还是莫要沾上女人,离得越远越妙……”再一看,前面的唐迪也跟去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烈火夫人身子红雪似地飘过,不一刻已寻着蓝大先生。
  只见他怀里抱的竟也是个红衣女子,身旁却站着条愁眉苦脸的大汉,烈火夫人大喝道:“小蓝,你抱的是谁?”
  蓝大先生道:“她受了火伤,昏迷不醒……” 
  烈火夫人怒道:“好呀!你巴巴唤我来,只是为她治伤,不是她你还避着我,这小妖精是什么人?你这么关心她?”
  蓝大先生苦笑道:“唉!七老八十了,还要吃醋。”
  烈火夫人道:“好,我老了,她年轻,我走就是。”
  蓝大先生道:“唉!你定要走,我也无法。”
  烈火夫人嘴里说走,脚下可未曾移动过半步,此刻更是不走了,双手叉腰,道:“我偏偏不走,也不替她治伤,看你怎么?”
  蓝大先生笑道:“你良心最好,救火伤的本事,天下更是只有烈火夫人最妙,你不救她,谁来救她。”
  烈火夫人果然“噗哧”一笑,道:“谁要你拍马屁,但……但你一拍马屁,我心又软了,救就救吧,但救了她你可不准……”
  蓝大先生笑道:“我做她爷爷都嫌老了,还会怎样?”
  这时“搜魂手”亦自赶来,狠狠盯了那愁眉苦脸的大汉一眼,躬身陪笑道:“不知前辈要……”
  蓝大先生面色一沉,道:“你要怎样?”
  唐迪道:“在下只是不敢劳动……”
  蓝大先生冷笑道:“站开一边,莫要多话。”
  他高大威猛,语声中更是霸气慑人,“搜魂手”唐迪虽也是名门宗主的身份,闻言怔了一怔,竟不敢变脸。
  蓝大先生故意不再瞧他,转首去瞧烈火夫人为唐凤疗伤灌药,唐迪瞧他身形气度,心里忽然想起他是谁来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时唐门之下,武功高强的门人,已有数人赶来,仍是劲装疾服,唐迪只要一声令下,便可动手,蓝大先生纵然武功冠绝当世,遇着名震天下的“唐门”暗器围攻,还是委实棘手,只是唐迪虽不愿他为唐凤治伤,却不能否认他乃是出于一番好意,自也不能当众令人出手。
  正自犹豫之间,突见林木掩映处走来几条人影,当先一人,却是苏浅雪,原来她虽不敢自地道现身却又已绕着路来了。
  唐迪忽然暗中松了口气,只听苏浅雪远远笑道:“好姐姐,好姐夫,你们两人见面,就忘了我啦!”
  烈火夫人抬头一望,笑骂道:“死丫头,谁是你姐夫?”转眼去望蓝大先生,蓝大先生亦在含笑点头。
  谁也瞧不见这一代武雄,见到苏浅雪后,神情竟也有一丝奇异的变化,也不知是悲是喜,是惊是怒,是悔是痛?
  苏浅雪却仍是谈笑自若,和每个人都抛去个带笑的招呼,忽又惊呼道:“哎呀,唐姑娘受了伤,姐姐,你治得好么?”
  烈火夫人道:“烧得很厉害,一时还真难治好。”
  苏浅雪笑道:“你是个忙人,又刚和姐夫见面,哪有时间为人家治伤,不如让我来吧,只是我手段可不如姐姐。”
  烈火夫人道:“谁不知道你是个女才子、万事通、机灵鬼,有你出手,是她的福气,你还客气什么?”
  苏浅雪笑道:“你瞧,一下子就给了我三个外号,自己不是机灵鬼是什么……轻絮,快把唐姑娘抱走。”
  她眼皮一扫蓝大先生、烈火夫人,接着笑道:“你把她抱走,咱们就都该走了,别煞人家的风景。”
  她身后那乌衫女子应声而来,烈火夫人连声笑骂。
  蓝大先生瞧着那乌衫女子将唐凤抱走,面色微微一变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未曾说出口来。
  谁都未瞧见“搜魂手”唐迪与苏浅雪也交换了个奇异的眼色,也未瞧见蓝大先生面上的神情。
  只有烈火夫人满心高兴,笑道:“小蓝,咱们好久未见,也该找个地方聊聊去了,我陪你喝两杯。”
  蓝大先生仰天大笑一声,道:“正是,我正想喝两杯。”当先飞掠而出,烈火夫人向苏浅雪一笑,也连忙追去。
  这时唐凤才有了知觉,梦呓般低语道:“展梦白……快走……快走……我爹爹要杀你……你却死不得的……”
  但这时蓝大先生已去远,已听不到她的话了。
  苏浅雪朝唐迪使了个眼色,道:“唐大侠,令媛的伤势颇重,火伤似已入了心腑,只怕不大好治。”
  唐迪假意失声道:“这却如何是好?”
  苏浅雪道:“府上虽是暗器第一名家,但疗治火伤却不在行,而且,府上这两天群雄毕聚,只怕也没有安静的疗伤之地……”
  唐迪道:“纵有疗伤之地,只怕也容不得她。”
  苏浅雪道:“此话怎讲?”
  唐迪叹道:“小女已被家父逐出了门墙。”
  苏浅雪幽幽一叹,沉吟半晌,道:“既是如此,唐大侠不如将令嫒交托给我,带回治伤,不知唐大侠可放心么?”
  唐迪一揖到地,大喜道: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矣。”
  两人一搭一档,做得像模像样,四下众豪非但瞧不出破绽,反而暗赞这位苏夫人见义行仁。
  于是唐迪恭送苏浅雪,心中既是得意,又是高兴,方才之情景眼见已是无阶可下,哪知三言两语便消弭无形。
  骚动渐渐平静,唐迪从容负手,意态自得,突见三个心腹手下匆匆奔来,满面俱是惊惶之色。
  唐迪瞧得左右无人,道:“什么事?”
  一人沉声道:“小人们将那堆马尸俱已清理得干干净净,但其中却绝没有人的尸身,甚至连人骨都没有一根。”
  唐迪立又变色,叱道:“你等看得必不仔细。”
  那人道:“小人们怎敢不搜查仔细,那里面只有一件织锦的衣衫,但也被踏得一塌糊涂。”
  唐迪身子一震,失声道:“只有一件衣衫?那两人到哪里去了?……哎哟,不好,老夫竟中了他们金蝉脱壳之计。”
  顿一顿足,狠声道:“下令搜索,只要见着展梦白、萧飞雨两人,只管以最毒的暗器下手,快,快去!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展梦白与萧飞雨果然未死,施的果然是金蝉脱壳之计。
  原来他两人伏身马背,便生怕有人居高临下,瞧见他两人行踪,萧飞雨便脱下外衣,抛了出去。
  她自从跟随金非之后,武功又有进境,纵在马背上,但手劲拿桩之巧,仍是惊人,竟不偏不倚将一件长衫远远抛在另一匹马背上,两人身上便都只剩下一套紧身黑衣,骑的也恰巧是黑马。
  两人屏息伏在马背,动也不敢动,只听飞蝗般弩箭破空之声,在头顶穿来穿去,幸好目标已被引开,射的并非他这方向。
  烟雾漫天,两人也不敢睁眼,正是听天由命之意,但闻耳边叱咤之声渐疏、渐少、渐无……
  萧飞雨松了口气,这才悄悄张开眼来,只见尚有十余匹马,一齐狂奔,却不辨方向。
  原来唐门家丁只注意那边目标,顾彼失此,便将这边漏了,是以才有这十余匹马落荒逃出,而马性喜群,并不走散。
  马群受惊之后,自是奔向荒山,萧飞雨叹了口气,忽觉怀中的展梦白还未动弹,原来他重伤未愈,惊慌之下,又昏了过去。
  萧飞雨大惊之下,拼命抓着马鬃,想教马停下,但惊马之奔,何异奔流狂澜,岂是轻易便能令它停下?
  又不知奔了多久,那马方自负痛不过,渐缓奔势,落在马群之后,马一失群,萧飞雨这才将它勒住。
  那马负痛苦嘶,马鬃间已被勒得鲜血淋漓。
  萧飞雨叹了口气,道:“马儿你莫怪我,你救了咱们出来,我反而伤了你。”一手轻抚着马鬃,意下黯然。
  这时夕阳将落未落,万丈金光,照耀满天,萧飞雨寻了条小小溪流,在隐僻之地下了马。
  那马欢嘶一声,便去痛饮,萧飞雨寻了个草长之地,将展梦白轻轻放下,撕下衣角,浸水敷在展梦白额头。
  她自己也喝了几口溪水,凭水临镜,宛如再世为人,心中感慨自是良多,不觉黯然去洗马鬃间的血迹。
  展梦白惊魂初定,终于醒来,将她一举一动,俱都悄悄瞧在眼里,心里更不知是怜是喜。
  他瞧她这些举动,知道她屡经忧患之后,脾气也大是变了,他眼瞧着自己所爱的女子渐渐变得温柔,眼瞧着她满天夕阳下为伤马洗涤,满天夕阳,映着她窈窕的身影,将她那双纤纤玉手,映得仿佛透明……
  他不觉瞧得痴了。 
  萧飞雨终于回过头,正瞧见展梦白那双明星般的眼睛,漫天夕阳,将他苍白英挺的面容,映得仿佛天神之子……
  她也不觉瞧得痴了。
  两人目光相对,良久良久,谁也不曾说话,无限幽寂,更胜人语,萧飞雨嫣然一笑,垂首道:“你几时醒的?”
  展梦白道:“没有多久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你还渴么?”
  展梦白道:“我忘了渴不渴。”
  萧飞雨秋波一抬,又垂下,夕阳染得她双颊红了。
  两人患难余生,都觉对方语声特别温柔,眼波也特别温柔,就连天边的夕阳,河中的流水,也变得特别温柔。
  两人珍惜这份温柔,但愿此时此刻,便是永久,两人心中虽都有满腔愁绪,但谁也不愿说出口来。
  ——世上所有的甜言蜜语,怎及此时的盈盈一瞥。
  展梦白心里只记挂着唐迪派出的两人,一心只想知道他送的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?君山中又有何古怪?
  萧飞雨心中只记挂着展梦白的伤势,忍不住轻叹道:“要是爹爹在这里就好了……又不知那位唐姑娘此刻怎样了?”
  好景总是难以长久,夕阳瞬即没于西山,夜风吹来,寒意颇重,萧飞雨轻轻道:“咱们该走了,哪里去?”
  展梦白毫不迟疑道:“洞庭君山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但……但你的伤……”
  他面上虽是含笑而言,心里却知道自己伤势的沉重,但他若不能瞧见情人箭的真相,实是死不瞑目。
  两人上马东行,走了约莫五里之路,只觉夜色更深,夜寒更重,但四野茫茫,却无打尖之处。
  忽然间,只见左面几点火光,迤逦而来,萧飞雨大喜道:“总算有人来了,可向他们打听打听路途。”
  展梦白皱眉道:“夜深行路……”
  萧飞雨笑道:“夜深行路的,也未必是坏人,何况此刻夜还不深,何况……唉,老实告诉你,我肚子实在饿了。”
  展梦白莞尔一笑,迎着火光,策马而去,他内伤虽重,但目力仍清,突见那一行火光的灯笼之上,竟写的是:“四川唐”三字。
  展梦白失色道:“不好,是唐家的人,咱们快走。”
  萧飞雨笑道:“你这人真糊涂,唐家的人又不知道地道中的人就是咱们,你还是他们的……的好朋友哩,见着他们再好不过了。”
  展梦白皱眉道:“但如此深夜,他们为何在荒山走动?”
  萧飞雨道:“说不定是出来送客的,你想,他们若是出来搜索抓人的,灯笼上又怎会写明唐字,岂非要人先逃么?”
  展梦白沉吟道:“这倒不错。”
  两人俱非工于心计之人,商议下,还是自投虎口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两下越来越近,那边来的一行人,正是“搜魂手”唐迪亲领的十几个心腹门下,人人俱是劲装疾服,腰佩革囊。
  唐迪目光如电,竟能瞧得见暗处有一马两人走来,轻叱道:“噤声。”
  他身侧一条大汉忍不住道:“可要灭去灯火?”
  唐迪冷笑道:“就是要这灯火,他们才会将此当作送宾之人,才会自投罗网,否则如此荒山,何能寻人。”
  话声中对面人马已更近,那大汉心下甚是佩服,突见唐迪微一摆手,四面大汉渐渐散开。
  两下走得更近。唐迪已看清来人果然是展梦白、萧飞雨,心下不觉大喜,眉宇间立现杀机。
  四道孔明灯光,直射展梦白、萧飞雨,他两人但觉灯光耀目,反而瞧不清对面来人是谁。
  展梦白知道有些不妙,悄声道:“对方稍有异动,立行打马!”放大声音,又道:“来的可是唐门朋友么?”
  耀目的灯光外,只见对方人影闪动,竟不答话。
  展梦白心头一凛,轻叱道:“走。”
  萧飞雨反手一掌,击在马腹上,她掌上是何等力道,健马负伤,长嘶一声,扬蹄向外奔去。
  哪知马蹄方自扬起,但听四下风声嗖、嗖几响,健马竟似突然被扼住咽喉,马嘶突然中断,噗地倒落地上,立时身死。
  展梦白、萧飞雨一起落马,一齐大惊,萧飞雨扶起展梦白,道:“闯!”
  展梦白道:“闯不得。”
  只听对方有人冷冷道:“姓展的果然还有些眼光,你两人要再动一动,便先尝尝一步封喉,五毒神砂的滋味!”
  萧飞雨见方才那马一步尚未迈出,便已封喉而死,心头不觉又是一寒,知道这“一步封喉五毒砂”果然名下非虚。
  再一看四下人影憧憧,自己与展梦白全身却都暴露于灯光之下,她为了展梦白,哪还敢妄动一动。
  展梦白长叹一声,道:“你虽故意改变语声,但我已知道你是什么人了,唐门暗器,果然狠毒。”
  对方那人冷冷道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此人自是唐迪。
  展梦白道:“你要怎样?”
  他手掌紧握着萧飞雨的手掌,一面口中说话,一面却以手指在萧飞雨掌心画着字道:“我拖住他,你走。”
  萧飞雨眼泪夺眶而出,暗道:“我害了他,我害了他。”突然大喝道:“你们杀了我,放了他吧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展梦白沉声道:“胡说,我的伤反正已……”说到这里,心头忽又一凛,暗道:“不好,我怎能让他们知道我已受伤。”
  唐迪果然仰天狂笑道:“妙极妙极,原来你已受伤。”
  要知展梦白受伤之事,本少人知,唐迪方才虽然已成四面夹攻之势,但仍是有些畏惧展梦白、萧飞雨的武功,是以一直未敢骤然动手,此刻听得展梦白自己说漏了话,心下自是狂喜。
  四面大汉手掌早已探入豹皮革囊,只待唐迪一声令下。
  这些人多是“唐门十八蜂”中的高手,暗器功夫,俱得自“搜魂手”唐迪的亲传,端的狠、准、稳、快兼长。
  只见唐迪狂笑声中,已缓缓举起手掌……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忽然间,又是几缕风声过去,四下灯光,突然一齐熄灭,唐门子弟齐地大惊,竟不知暗器从何而来。
  萧飞雨却乘着这刹那间,抱着展梦白跳开数尺。
  她身形方动,唐迪已暴喝:“打!”
  接着,风声四响,俱都打在展梦白方才存身之地,只是灯光骤灭,他们目力也难以瞧见萧飞雨动作。
  这灯灭、滚身、暴喝、暗器发放,一件接着一件,端的可称是间不容发,萧飞雨只要稍有迟疑,两人早已身死。
  “搜魂手”唐迪沉声叱道:“莫放这两人走了,我去瞧瞧!”
  语声未了,只听五丈外有人缓缓道:“不要瞧了……”声音虽苍老,但中气充沛,绵绵不绝。
  众人身子齐都一震,唐迪也呆在当地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但闻一阵沙沙的脚步之声,自远而近,这时星月之光已可照人,众人在月光下俱都瞧得清清楚楚。
  萧飞雨仍是不敢妄动,偷眼瞧去,只见两条颀长汉子,抬着顶软轿,健步如飞而来,身手俱都矫健已极。
  “搜魂手”唐迪一见这顶软轿,面色更是大变,突然伏身跪了下去,垂首道:“孩儿迎驾。”
  四面大汉不等他话说完,早已跪满一地,人人面上俱是惊骇已极,有的甚至手足都已颤抖起来。
  这一着更是大出展梦白、萧飞雨意料之外,两人衡情度理,已知轿中之人,必是那老祖宗唐无影。
  ——除了这老人之外,又有谁能在五丈外打熄那许多盏明灯?
  轿帘深垂,帘中人缓缓道:“起来吧!”
  同时发出一声冷笑,道:“你还认得我这爹爹么?唐迪,唐大侠!你做了这些轰轰烈烈的事,我这残废老人何曾知道。”
  唐迪道:“孩儿不敢……”
  “不敢?”轿帘忽然掀起,夜色之中,但见白发如霜的唐老人端坐在轿里,满面俱是怒容,须发几欲飞起。
  展梦白见这老人来了,心头一沉,知道唐迪所行之事,必定是瞒着这老人的,却又不知怎地泄漏风声,教他知道。
  唐迪瞧见老人怒容,身子也不觉微微发抖,颤声道:“老祖宗莫要动怒,孩儿若做错了事,改过就是。”
  唐老人怒道:“改过!”突然自帘中飞身而出。
  展梦白但觉眼前人影一花,接着,便听着一连串“劈劈啪啪”的清脆掌声,原来唐迪与他门下面上已每人着了一掌,只打得那些大汉手抚着脸,东倒西歪,却又不敢呼疼,只有唐迪仍是直挺挺跪在地上。
  再瞧老人又已端坐在轿中,胸膛不住起伏,道:“别的我不管,展梦白犯了什么过错,你定要杀他?”
  唐迪垂首道:“孩儿只当他是故意来此卧底的。”
  老人大骂道:“混账,住口!”忽然长叹一声,道:“展梦白,你过来,我这不肖之子!唉……”
  展梦白垂首走过去,躬身道:“拜见前辈。”
  老人道:“免了,我且问你,你到底是听到他的什么秘密?他竟如此一心要将你置之死地?”
  展梦白沉吟道:“晚辈只听得他要将一个盒子送至君山。”
  老人脱口道:“盒子?……君山?……”目中神光一闪,喃喃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
  这老人竟一连说了七八个“好”字,方自厉声道:“唐迪,还不快带着你这些狐群狗党先回去,静候发落。”
  唐迪恭应一声,又叩了个头,方自站起,垂头丧气地挥了挥手,四面大汉自也叩了阵头,一齐垂首走了。
  老人唐无影惨然一笑,喃喃道:“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,唉,我怎的会有你这种儿子。”
  展梦白也不敢答话,萧飞雨却突然大声道:“盒子里究竟有什么秘密?你老人家莫非知道么?”
  老人面色又自一变,却摇头道:“要等问过方知。”
  萧飞雨又道:“君山里有何秘密,你老人家必定是知道的了,否则你老人家又怎会说那么多好字?”
  老人仰天一笑,似是要藉这笑声来掩饰什么,然后沉声道:“你要知君山的秘密,为何不到君山去瞧瞧?”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后记
    第五十二回 风消云散
    第五十一回 洞庭群龙
    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
    第四十九回 故布疑云
    第四十八回 风雨会荆州
    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
    第四十五回 火炼鸳鸯
    第四十四回 龙争虎斗
    第四十三回 情仇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