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情人箭 >> 正文  
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0

  萧飞雨大声道:“晚辈们正是要到君山去瞧瞧的。”她见这老人说话竟也变得有些吞吐起来,言语间不觉有些激愤之情。
  老人浑如不觉,反而柔声道:“以你两人之勇气决心,世上绝无不可能之事,但君山途上,你两人却要小心些了。”
  萧飞雨听他话中似有深意,还待追问,哪知老人却已接道:“老夫言尽于此,但望你两人好自为之,来日武林,必当是你等天下,只是,只是老夫却已未必见得到了,老夫家门不幸……”语声渐渐停歇,唇边带起一丝惨笑,但默然半晌,忽然大声道:“但我唐门磐石般基业,谁也莫想毁去。”
  他今日说话一直似有隐忧,只有说这话时,神情才又恢复那不可一世的武林巨家之雄主气概。
  展梦白知道这老人为了唐迪,心绪必定十分紊乱,恭声道:“前辈若有急事,晚辈不敢打扰,自当体会前辈教训,好生行路。”
  老人颔首道:“正当如此,好生去吧,来日若是……唉,还说什么来日。”挥一挥手:“抬轿,回家。”
  他再也不望展梦白、萧飞雨一眼,展梦白、萧飞雨却一直目送他所乘之软轿启程、远去……
  萧飞雨皱眉道:“这位老人家似乎有些变了。”
  展梦白叹道:“他心中必定有件大事,此事必定也与唐迪送至君山的盒子有关,奇怪的是,他话中为何似有不祥之兆……”忽然一笑,道:“以他这武功身份,还会遇着什么凶险之事,只怕是我听错了。”
  两人回思这日经历,端的如在噩梦之中,至今掌心就似捏把冷汗,但这一日之中,所听之秘密,却也不少。
  当下两人计议一番,决定无论途中有何险阻,也定要直奔君山,唯一令萧飞雨担心的,只是展梦白的伤势。
  瞧他内伤那般严重,能否痊愈如前,实是毫无把握,只因这种伤势拖得越久,便越难医治,而短期间又万难寻得能治他内伤之人,他辛苦挣扎许久,武功方自练到这地步,伤势若是不能痊愈岂非令人扼腕伤心?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老人唐无影不经前院,径自回到自己所居精舍之中。唐豹、唐燕兄弟两人,并肩立在门口,面色俱是十分凝重。
  两人见到老人回转,齐地抢步而出,唐豹道:“爹爹在内……”他神情不但凝重,而且痛苦,原来他隐约听到爹爹要去追杀展梦白,便来告诉老祖宗,但说出之后,见到老祖宗愤怒之情,又不禁自责自悔。
  无影老人怒道:“我知道你爹爹在里面,他敢不来?燕儿,你好好的新郎官不做,到这里来做甚?”
  唐燕垂首道:“回禀老祖宗,孙儿……”
  老人道:“莫要说了,快回洞房去吧,我老人家还等着抱玄孙子哩……抬轿的退下,豹儿,扶我进去。”
  唐燕面颊微红,与抬轿大汉一齐退去,唐豹扶着老人入内,只见唐迪正直挺挺跪在老人榻前。
  老人面色一沉,挥手道:“豹儿,你也退下。”
  唐豹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瞧了他爹爹唐迪一眼,便又住口,将老人扶至榻上,躬身垂首,退了出去。
  老人阖眼坐在榻上,也不说话,手掌一直在旁摸索。
  唐迪连忙捧了把酥糖过去,轻轻放在他手边,老人摸索着吃了一块,两块……双目仍未张开。
  唐迪也沉得住气,跪在地上,不言不动。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老人忽然道:“你为何不说话?”
  唐迪垂首:“爹爹未曾说话,孩儿不敢开口。”
  老人霍地睁开双目,精光暴射而出,厉声道:“什么不敢开口,你只是无话可说,是么?……是么?”
  唐迪道:“孩儿……”
  老人大骂道:“什么孩儿,你是谁的孩儿,你只是个混账、匹夫、鼠辈、狗才、不孝的畜生……”
  只见他胸膛起伏,气喘咻咻,显见是心中愤怒已极,接着又道:“你说,你说,盒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  唐迪道:“断肠催梦草。”
  老人一怔,瞬即狂笑道:“畜生,你倒老实……”
  唐迪道:“孩儿不敢相欺你老人家。”
  老人暴喝一声,须发皆张,怒道:“你,你不骗我,我问你,为何要将催梦草送给那贱人?”
  反手一拍,矮几碎裂,酥糖俱都落在地上。
  唐迪道:“苏浅雪不是贱人,她与孩儿……”
  老人暴怒道:“我知道她和你的关系,你当我不知道?但你可知道她和别人的关系,她……她不但是贱人,她简直是娼妇,没字号的人她看不上,只要是武林中的宗主、掌门、瓢把子,哪一个她未曾勾引过,何独是你?你不信可去问问,甚至连那最古怪的老家伙……”
  唐迪道:“爹爹知道的这般清楚,莫非也……”
  老人嘶声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唐迪道:“孩儿未曾说什么。”
  老人道:“反了,反了,你可知她要催梦草做甚?”
  唐迪道:“孩儿不知。”
  老人道:“你既不知,为何要给她?”
  唐迪道:“她要,孩儿便给她,她若要别的,孩儿也给。”
  老人怒喝道:“好大胆的畜生,你……”面容忽然一阵扭曲,戟指嘶声道: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  忽然自榻上掠起,十指如钩,抓向唐迪咽喉。
  他身形快如闪电,唐迪却似早已料到,身子一闪,“移形换位”,嗖地掠开七八尺之遥。
  老人身在空中,反掌一挥,七点银星,自袖底急射而出,唐迪头也不回,拧身又自横掠数尺。
  只听一连串声响,七点银星钉入门板,深透入木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老人嘶声喝道:“你敢!你走……”手掌在地上一按,便自扑去,唐迪却已掠出门外,老人究竟双足残废,再也不能跃起,“噗”地跌在地上,面色苍白,满头冷汗,颔下的白须,不住簌簌地抖。
  只听唐迪在门外道:“孩儿已在酥糖中下了‘断肠销魂散’,你老人家若再妄动真气,只怕发作得更快了。”
  说这话时,语气仍是恭恭敬敬,关切殷殷,却令人听了更是不寒而栗,老人颤声道:“你为何要如此?”
  唐迪道:“没有什么,只是……”声音突也嘶裂:“只是我已受够了,受够了你的压制,你名虽已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我,但什么事都要你来做主,从小到大,我又几曾自己做主过一件事?”
  他嘶声一笑,接道:“但此刻我却要自己做主了,我要令本门成为天下武林的盟主,要比你强上十倍。”
  老人黯然呆了半晌,神色已变得十分惨淡,惨笑道:“我倒不知你有这么大的野心,但……但你错了。”
  唐迪大笑道:“我什么错了?你本已活够!”
  老人道:“不错,我已活够,世上什么事,我都已见过。”突又忍不住怒喝道:“但却从未见过你这样狠毒不孝的畜生。”
  唐迪道:“你只要少作些权威,我也不会如此。”
  老人面上已起痉挛,更是汗落如雨,惨然道:“你只记得这些,难道就不记得我对你的好……”
  唐迪在门外默然不语。
  老人颤声道:“你小时候最是顽皮,在外无论闯下什么祸,我都维护着你,有一次你被毒蛇咬了,我……我几乎急得发疯,三日三夜,不眠不休,守在床边,为你疗毒,这……这些事你难道全不记得?……好容易等你长大,见你变得规规矩矩,我好生欢喜,哪知……哪知你……”
  倏然顿住语声,眼泪随汗珠俱下。
  唐迪也听得满头大汗,身子颤抖,突又咬牙道:“我小时你既是那般宠着我,长大为何又对我那般压制?”
  老人道:“你既身为掌门,我怕你旧态复发,才压制着你,但……但我是错了,你小时我本不该那般宠你。”
  他惨然顿住语声,唐迪也不再开口。
  过了半晌,只是老人面目之上,竟渐渐泛起黑紫之色,口中喃喃道:“养不教,教不严,我的错……我的错……”
  唐迪一抹额上冷汗,道:“无论如何,待你归天之后,我必定好生为你安葬,让你死后能得哀荣。”
  老人惨笑道:“好,好个孝顺儿子。”
  唐迪道:“但唐门传家重宝,‘独一无二,三环四扣,五申六索,七巧八如意,九天十地罗喉神针’,你也该给我了。”
  老人道:“好,给你,你来拿吧!”
  唐迪迈出一步,突又退后,道:“你先说出藏宝之地,等你归天之后,我再去拿也不迟。”
  老人狂笑道:“你此刻还怕我不成?”
  唐迪不语,无异默认,显见老人余威犹存。
  老人道:“你怎如此自信,我难道不能不给你么。”
  唐迪道:“你绝不愿让那唐门绝世暗器,永久淹没……”
  老人嘶笑道:“好儿子,果然摸透我的心,我若让这神针永远淹没,唐家的祖宗也要怪我自坠本门威风……那神针木匣,便在我轮车夹层之中,不难寻得,好儿子你拿去吧,好儿子……”
  笑声越来越大,突然绝灭无声。
  一生使剑的“千锋剑”死于剑锋,威镇天下的毒药暗器宗主,一生以毒伤人无算的唐无影,终究也死于毒下,天意,这岂非天意?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过了半个时辰之久,“搜魂手”唐迪才探身而入,只见老人身不倒,双睛凸出,他看了一眼,掌心便已满是冷汗。
  轮椅夹层中,果然有那贮针之乌檀木匣,这唐门先祖仗以震慑天下群雄的暗器,终于落入了唐迪手中。
  他抱起老人尸身,平卧榻上,拭去血迹,覆上眼帘,他纵是胆大,也不禁手掌颤抖,牙齿打颤,在榻前跪下。
  又过了半个时辰,唐门前厅,犹未散去的宾客,立见“搜魂手”唐迪,满身黑衣,垂首而出。
  群豪见他不但面色黯然,而且双目犹有泪痕未干,都不禁大是骇异,知道唐门必定又生巨变。
  只听唐迪沉声道:“家父已然仙去……”说了这句话,语声便已哽咽,似乎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。
  群豪悚然大惊,唐豹眼前一黑,当场昏了过去。
  于是红彩撤下,换上白纱,武林群豪大半都不禁为唐门叹息,想不到这武林大家竟在三日中屡遭大变。
  于是贺客变为吊客,贺仪变为奠仪。
  唐迪道:“为人子者生前不为父母尽孝,父母死后亦当尽心,唐迪决心将先父之丧事办好,教他老人家能在九泉之下瞑目。诸位既是唐迪好友,便是先父晚辈,唐迪斗胆,想请各位等七七四十九日,先父灵柩入土之后再走,只是唐迪新遭大变,不能亲候各位起居,只有令犬子唐豹、唐燕伺候各位了。”
  这番话亦是他写在素纸之上,令家丁朗声念出的,四方宾朋闻得此言,无论交情深浅,自都不便再走。
  此后唐迪果然未曾露面,群豪都道他伤痛过度,心情大乱,自不能待客,但都对他十分原谅。
  后来群豪又听得唐迪已将自己反锁在老人生前之居室中,以作追思,除了一个家丁每日为他送些白水素饭外,便连唐豹、唐燕兄弟,他也不见,群豪不禁更是钦佩,想不到“搜魂手”唐迪竟有如此孝心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过了两日,突有四条白衣大汉快马自东方飞驰而来,四人俱是风尘满面,眉目间却隐隐露出兴奋之色。
  他们头上俱未戴冠,只是齐眉绑着两寸阔的白布带子,但他们却又不知道唐无影死讯,显然亦非吊丧而来。
  唐门中之宾客,见了这四人,大多未曾留意,其中只有约摸二十余人,神情微变,快步迎了上去。
  唐豹瞧在眼里,虽觉诧异,也不便赶去查询。
  只听那四条白衣大汉沉声道:“本门新掌门人已出现……传令相召……荆州……”语声低沉,唐豹也听不甚清。
  但那二十余人听了这话,神情也变得十分激动兴奋,转身匆匆奔回,竟立刻便要向唐迪求恕告辞。
  唐豹知道他们必是某一秘密门派中人,此时门中有了急事,唐豹自也不便拦阻,当下躬身道:“家父心痛失常,还不能见人,各位若是身有急事,晚辈不敢再留……”他满身披麻戴孝,此刻便行孝子之礼,拜伏地上。
  那二十余人自也叩首回拜,然后便随着白衣大汉们匆匆离去,奇怪的是,这二十余人明明乃是同一门下,但彼此间有的竟不相识,只是却都认得这四条白衣大汉,这是为了什么,唐豹虽然奇怪,但此刻他也无暇深思细想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时,展梦白与萧飞雨已到了江陵。
  由蜀中至洞庭,江陵本是必经之地,只是若走捷径,便多山路,萧飞雨体贴展梦白的伤势,宁可绕路而行。
  江陵古称荆州,坐镇鄂边,四通八达,乃昔日兵家必争之地,此时烽火已熄,市面甚是繁荣。
  若是依着展梦白,最多在城郊寻个清静客栈投宿。
  但萧飞雨千金习性,终是难改,竟在城中最大之客栈,包了个小小跨院,展梦白想到她昔日之行色,知她投宿客栈,已是十分委屈,自不忍拂她之意,两人洗了征尘,展梦白铁打的身子,已被那缠绵伤势,折磨得极易疲惫,略略进了些饮食,便坐在安乐椅上不愿走动。
  萧飞雨依依守候在他身侧,近日的忧虑焦心,也使她玉容大是消减,被灯光一映,却更觉楚楚动人。
  异地孤灯,两人对坐,心里也不知是甜是苦。忽然间,只听院外隐约传来一阵阵车辚马嘶,喧腾人语。
  接着,店伙又敲门进来,陪笑道:“不知怎的,小店突然来了许多位江湖朋友,这些人野性难驯,客官若是无事,还是早些歇下吧,免得无意间与他们惹些闲气。”他见到萧飞雨、展梦白气质高昂,出手慷慨,女的虽然英气逼人,男的却是彬彬有礼,再也想不到这两人竟也是名震天下的武林英豪,只当他们是名门富室的少年夫妻,是以殷勤过来叮咛。
  萧飞雨不听这话倒也罢了,听了这话,顿时有些坐立不安起来,只是瞧了展梦白一眼,又自垂首坐下。
  展梦白微微一笑,道:“你可想出去瞧瞧么?”
  萧飞雨颔首,又道:“我陪着你,你的伤……”
  展梦白笑道:“你出去瞧瞧也好,只是莫要惊动了别人。”
  萧飞雨展颜笑道:“我出去瞧两眼就回来,你可要好生歇着呀!”倒了杯热茶放在展梦白椅边,风一般掠了出去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时院外灯火黯淡,萧飞雨立在一株梧桐树下,只见一批批长衫汉子,自店门走向东面的跨院。
  他们虽都穿着长衫,但无论是谁,一眼便可看出乃是武林中人,但走到东院门外,便一齐停下脚步。
  过了半晌,东院里走出个年轻丫环,道:“你们若要拜见夫人,四个一批进去,脚步可要放轻些,知道么?”
  这些神情剽悍的江湖豪士,看来竟对这小小丫环也甚是尊敬,一齐恭声应了,当下便有四人蹑足随她而入。
  其余的人立在院外,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惊动,片刻后前面四人垂首而出,又换了四人躬身而入。
  萧飞雨虽不认得这些江湖朋友,但瞧他们神情气概,显见俱非无名之辈,不想竟对院中人如此恭敬畏惧。
  她越瞧越觉奇怪,忍不住奔回房中,向展梦白说了,又道:“院中的那位夫人究竟是何来路,你可猜得出?”
  展梦白皱眉沉吟道:“瞧她这气派,若是朝阳夫人?……还是你姐姐萧曼风?……唉,我也猜不出。”
  萧飞雨轻道:“会不会是苏……”
  展梦白道:“呀!不错,也可能是她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那些武林朋友,你说不定是认得的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你可是要我去瞧瞧,那些朋友究竟是何来路?也好猜出院中那位夫人究竟是谁。”
  萧飞雨正要含笑点头,忽又轻叹道:“人家的事,与我们何关?”坐下去柔声笑道:“你还是好生歇着吧!”
  展梦白听她叹息,已知她心里是极想打破这谜团的,只是顾着自己伤势,才故意这般说法。
  这平日谁也不服的女子,如今竟处处为他着想,展梦白又是感激,又是欢喜,当下笑道:“我偷偷去瞧瞧又何妨。”
  萧飞雨大喜道:“你……你真的想去瞧瞧?”
  展梦白含笑点了点头,萧飞雨道:“但我只准你瞧两眼,就要立刻回来,可莫要惊动了别人。”
  这句话正是展梦白方自叮嘱她的,展梦白忍笑应了,长身而起,他只是半点使不出真力,但仍可走动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两人又悄悄藏在梧桐树下,那梧桐虬枝伟叶,浓荫匝地,群豪俱都留意着房中,谁也不曾发现他们。
  展梦白自树后瞧去,只见群豪大多背向自己,俱都垂首肃立,有四人方自院中出来,还是站在院外,未敢离去。
  如此四人出,四人入,进出虽然甚快,但进去的人手多带着件包袱或匣子,出来时便没有了。
  展梦白暗暗忖道:“瞧这情况,院中这位夫人,莫非是个坐地分赃的大盗不成,这些江湖朋友都是送赃来的?”
  但他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江湖中有这般威势的成名女瓢把子,除非便是那坐镇君山的苏浅雪。
  一念至此,他更决心想探出个究竟,萧飞雨更已瞧得出神,哪里还记得“瞧两眼就回去”这句话。
  忽然间,展梦白发觉群豪之中,有个人回过头来,面容竟十分熟悉,但还未想出此人是谁,那人却已回转头去。
  再看那人背影,身材甚是枯瘦矮小,只是两条手臂却长垂膝旁,若非他身后的人走了,展梦白便瞧不见他。
  但这一眼瞧过,展梦白便突然记起一人,原来此人正是曾在信阳与他有一面之缘的“九现云龙”孙九溪。
  展梦白素知这“九现云龙”孙九溪家财百万,仗义疏财,在白道中声名颇著,绝不会是上线开扒的绿林道。
  这一来,自可证明他方才又猜错了,但他们若非绿林道,又怎会群聚在一起,又怎会向一位什么样的“夫人”送礼。
  只见群豪似已全都入院参谒完毕,一排排立在院门之外,似是不等那位夫人出来打发,还不敢离去。
  过了半晌,那轻衣丫环才施施然走了出来,萧飞雨附在展梦白耳边道:“方才出来的也是这小丫头。”
  转眼一瞧,展梦白面色竟已大变,双目直勾勾地瞧着那丫环,萧飞雨奇道:“你别人不认得,反倒认得她么?”
  展梦白似已惊得说不出话来,目光更是瞬也不瞬,又抬手揉了揉自己眼睛,仿佛疑心自己眼瞧花了。
  萧飞雨咬了咬嘴唇,在他耳边笑啐道:“瞧你这副样子,若不是这小丫头年纪还小,我可真要吃醋了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她……她怎会是小翠?”
  萧飞雨道:“小翠又是谁?莫非又是你旧情人用的丫头?”忽然忍不住在展梦白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。
  展梦白心头一荡,但瞬即叹道:“小翠是我家用的丫头。”
  这句话大出萧飞雨意料之外,她呆了半晌,幽幽道:“小翠既是你家的丫头,这位‘夫人’莫不成是你的妻子么?”
  展梦白苦笑道:“我哪有什么妻子?……我……我真觉奇怪……”
  只见那小翠手里提着只竹篮,将篮子里装的东西,分给每人一件,那东西体积不大,也瞧不清究竟是什么。
  然后小翠道:“夫人已安歇了,各位也请去吧,一个个走,莫要惊吵了夫人。”
  群豪应了,果然鱼贯而去,不敢争先。
  那“九现云龙”孙九溪恰巧走在最后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展梦白瞧得小翠入院,孙九溪却还未去远,忍不住轻轻拍了拍手掌,沉声唤道:“孙九溪,孙兄。”
  孙九溪脚步一顿,回过头望,满面俱是惊异之色,展梦白自树后走出,道:“孙兄可还认得展某?”
  话声未了,孙九溪已窜了过来,惊喜道:“展兄怎会在此?”声到人到,果然身手矫健,行动无声。
  展梦白笑道:“说来话长,孙兄请假步屋内说话。”
  三人回到房里,斟茶落座,孙九溪目光灼灼,来回打量着两人,忽然笑道:“展兄可是要请小弟喝喜酒了。”
  展梦白生怕萧飞雨怪他出言鲁莽,哪知萧飞雨却只是红着脸垂下头去,非但不见怒色,反倒有些喜意。
  孙九溪笑道:“这位姑娘是……”
  展梦白笑道:“这位便是‘帝王谷’的萧飞雨萧姑娘。”
  孙九溪心头一骇,笑容也立刻僵在脸上,过了半晌,方才讷讷道:“在……在下……不知者不为罪,萧……萧……”
  展梦白也未想到“帝王谷”三字在武林中竟有这般威力,见他如此惊骇,改口道:“在下相唤兄台,正有一事请教。”
  孙九溪道:“展兄请说。”面容肃然,再也不敢开玩笑。
  展梦白道:“兄台远来,所为何事,那院中……”
  萧飞雨忽也抬头笑道:“那院中的可是展梦白的夫人么?”原来她还是不放心,生怕展梦白家里已有妻室。
  展梦白腹中暗笑,口中正色道:“孙兄休听萧姑娘说笑,院中那位夫人究竟是谁,但望兄台相告。”
  孙九溪听他问出第一句话,面上已现疑难之色,此刻更是愁眉苦脸,双眉紧皱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  萧飞雨道:“有什么事见不得的?要说就说出来呀!”
  孙九溪苦笑道:“此事本不便说出,但展兄义薄云天,在下若是不说,岂非变成了小人。”
  萧飞雨笑道:“是呀!吞吞吐吐的,不是小人是什么?”
  展梦白本当萧飞雨性情已变得温柔了,此刻听她这般说话,不禁苦笑暗忖:“原来她只是对我温柔些,对别人还是老模样。”瞧见孙九溪愁眉苦脸,双手抱头,显见对这位萧姑娘实是头疼得很,展梦白又不觉暗笑。
  孙九溪道:“不瞒展兄,在下实是布旗门下……”
  萧飞雨恍然道:“呀,我明白了,院子里的想必就是你们掌门人之妻子,这我就……”含笑瞧了展梦白一眼,倏然住口,下面“放心了”三字,终是未曾说出,但孙九溪是何等角色,早已听出她言下之意:“只要不是展夫人,我就放心了。”不禁又是好笑,又是摇头。
  萧飞雨道:“你摇个什么头,莫非头上有虱子么?”
  孙九溪干咳一声,道:“敝门本就是一盘散沙,自从秦老掌门死后,更是大乱,此番新掌门出世……”
  展梦白突然惊呼一声,但又道:“请接着说。”
  孙九溪道:“此刻新掌门人出世,竟有整顿本门之意,而且雄才大略,人所不及,是以本门上上下下,对他的夫人也甚是尊敬。”
  展梦白已听得站了起来,忍不住大喝道:“那新掌门人姓甚名谁?他可有秦老前辈留下的‘白布旗’?”
  孙九溪被喝声惊得一震,不禁苦笑暗忖:“莫非这位展大侠和萧姑娘在一起时间长了,也变得有些疯疯癫癫,否则本门中事,他为何要大呼小叫?”口中却不敢怠慢,沉声道:“新掌门人之尊讳在下等虽还不知,但他手持秦先掌门传下之‘白布旗’与本门武功秘笈在下等却都亲眼见到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布旗是真是伪?”
  孙九溪道:“本门布旗,看来虽似一方白布,但浸水之后,花色立现,旁人怎能伪制得出?”
  展梦白身子一震,噗地坐回椅上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他明明已将那“白布旗”与“布旗秘笈”俱都塞入莫干山巅的洞窟之中,若非他说出,旁人再也难以寻得。
  而他却将这藏旗之地,始终守口如瓶,此番这“新掌门人”是如何得到它的,展梦白当真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孙九溪见他如此模样,不知其中究竟,自是惊奇。
  萧飞雨道:“你们掌门夫人的贴身丫鬟,可是叫做小翠?”
  孙九溪大奇道:“姑娘怎会得知?”
  萧飞雨道:“你可知那小翠本是谁家的丫头?”
  孙九溪茫然摇了摇头,萧飞雨指着展梦白道:“他家的。”
  孙九溪怔了一怔,道:“这……这可是真的?”
  展梦白道:“她自小在我家中长大,万不会错!”
  孙九溪怔了半晌,沉吟道:“莫非……莫非是小翠姑娘自展兄家里出走,而投向敝门掌门夫人身边。”
  展梦白沉声道:“我已有多日未曾回去,此事亦有可能……但你那位掌门夫人长的是何模样,不知兄台可否见告?”
  孙九溪道:“端庄淑丽,美如天仙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多大年龄?”
  孙九溪听他们越问越奇,心里虽疑惑,又不敢不答,道:“约摸双十年华,和姑娘你年龄差不多。”
  展梦白皱眉忖道:“既是双十年华,便不会是朝阳夫人,也不会是萧曼风?她到底是谁?小翠怎会跟着她?”
  萧飞雨一双眼波又向他瞟了过去,轻轻道:“美如天仙,双十年华,你家里可有这样的人么?”
  展梦白摇了摇头,犹自苦思:“是谁?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  孙九溪干咳一声,道:“若非展兄义薄云天,在下真要奇怪,展兄怎会问出这么多话来?”
  展梦白长叹一声,道:“这也难怪兄台奇怪……唉,我若能见到贵教掌门与掌门夫人一面就好了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可惜……唉……”
  两人心里想的俱都一样,展梦白若未受伤,自可飞檐走壁,暗中窥探,只要看到那两人是谁,便不难猜出真相。
  而此刻展梦白受伤,萧飞雨纵然去看,也不认得,展梦白目光一闪,急道:“不知兄台可否带小弟去见他们一面?”
  孙九溪道:“敝门掌门人,从不以面目示人,终日戴着传统的白布头套,何况他夫妇两人,根本不见外客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兄台只要设法……”
  孙九溪叹道:“以展兄对武林朋友之大恩大德,在下本当为展兄效命,只是……为什么?展兄为什么要见他们?”
  展梦白双目凝注,缓缓道:“为的什么,在下此刻还不能说,但孙兄却可放心,那原因必是正正当当,为的是江湖正义公道。”
  孙九溪见他满面正气,目光凛然,垂首呆了半晌,叹道:“若是换了别人,此事本是极难,但展兄,在下却可信得过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请教?”
  孙九溪道:“掌门人已令本门信徒,传令各方兄弟,俱来荆州集会,此刻就等在蜀中唐门做客的一批……”
  原来那快马驰至唐府,头缠白布的四条大汉,便是“布旗门”信使,只要是“布旗门”下,一看他们传统的打扮,便可知道。
  孙九溪接道:“本门弟兄虽然极多,但掌门人此次找的只是已在江湖中有名有姓之人,那集会之地,也已令荆州的一位当家兄弟加紧布置,想来会期便在这三两日间,本门集会之间,兄弟俱都头戴面罩……”
  萧飞雨想起那日在太湖之滨捉弄头戴面罩的布旗门下一事,不禁暗中失笑。
  展梦白喜道:“不错,只要孙兄相告在下那会期与会址,在下便可依样做套白袍面罩,混将进去。”
  孙九溪肃然道:“只是这位新掌门人,不但雄才大略,而且行事极是谨慎,到会名额人数,俱已算定,而且每人俱发有一面腰牌。”
  他一面说话,一面自怀中取出块竹牌,两面俱烙有花纹图案,想来便是那小翠方才所发之物。
  孙九溪道:“这面竹牌,虽可仿造,上面的姓名都有海底可查,却造不得。”要知“海底”两字,便说的是帮会中之名册。
  展梦白皱眉道:“来一人,便发面腰牌,勾上名册,入门之时,查腰牌,对名册……唉,这法子果然精密已极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冲进去就是了,管他腰牌名册。”
  孙九溪笑道:“别人都只得冲进去,展兄却不必。”
  展梦白喜道:“又要请教了。”
  孙九溪道:“本门兄弟,也有不少人身受展兄大恩,粉身难报,展兄只要吩咐一句,他们必当将自己的腰牌奉上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那好极了,你就要他们送来吧,要两块。”
  孙九溪道:“据在下所知,便有‘横江铁龙’江中柱与‘镇山虎’赵山君两人,在下这就去将他们悄悄唤来。”
  萧飞雨道:“你呢?你的腰牌为何不让?”
  孙九溪笑道:“在下却想跟两位去瞧瞧热闹,也好为两位掩护掩护。”躬身一揖,匆匆别过。
  展梦白知他所谓大恩云云,必定又是杜云天等人以“展梦白”之名行下的义侠之事,心头不禁暗暗苦笑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两日后,深夜,荆州城郊,一座极大的宅院外,人影闪动,俱是白袍曳地,白巾覆面,望之有如鬼魅一般。
  这座宅院本是荆州有名的凶宅,荒废已久,甚至连行人都宁愿多走些路,绕路而行,谁也不敢由此走过。
  但这时荒宅前不但有人影闪动,里面还隐约传出人声,透出灯光,在深夜中更显着秘密已极。
  三更过后,门前来往的白衣人影,方自渐疏渐少,而这时又有三个白衣人,由城里连袂奔来。
  三人脚步均极迅快,其中一人道:“咱们来得迟些,会已将开,你两位便可免得和别人寒暄招呼。”
  另一人道:“孙兄安排,自然不错。”
  说话间三人已上了那荒宅门前的石阶,门里传出低沉的口音道:“什么人?”
  三人齐答:“啸雨挥风,布旗独尊。”
  油漆剥落的大门突开一线,三人闪身而入,六个白衣蒙面大汉守在门后,一人道:“三位来得太迟了,请示腰牌。”
  三人呈上竹牌,那人仔细瞧了瞧,道:“九现云龙孙九溪,横江铁龙江中柱,镇山虎赵山君。”
  另一大汉验对掌中名册,道:“不错,请。”
  三人穿过荒园,到了厅前,厅前又有一条白衣大汉守着门户,将三人腰牌名册又查了一遍,方自开门道:“请。”
  那伪冒江中柱与赵山君姓名的展梦白与萧飞雨,至此方自松了口气,暗道:“果然查得严密。”
  展梦白见到这“新掌门人”行事竟是这般周密仔细,心里不觉更是暗暗担心,更想知道此人是谁。
  只见大厅中四面火把,亮如白昼,四面窗户却蒙着黑帘,厅中已有百余人盘膝坐在地上,俱是白布罩头,难见面目。
  孙九溪方才实是多虑,只因此刻会虽未开,但厅中人个个俱是肃然安坐,哪有人寒暄招呼。
  三人在角落中寻地坐下,过了半晌,又有五六人悄悄进来。
  萧飞雨闲着无事,暗中一数,厅中竟有一百七十七人,但自始至终,听不到一个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后记
    第五十二回 风消云散
    第五十一回 洞庭群龙
    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
    第四十九回 故布疑云
    第四十八回 风雨会荆州
    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
    第四十五回 火炼鸳鸯
    第四十四回 龙争虎斗
    第四十三回 情仇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