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情人箭 >> 正文  
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五十回 故人之恩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0

  那三个黑衣人听得萧王孙判断情势,竟有如眼见一般,都不禁又是惊骇,又是赞服,汗珠一滴滴自青铜面具下滴落。
  其中一人突然狠声道:“只恨杨璇那厮,竟未说出帝王谷主在这里,否则我弟兄怎敢轻易闯来。”
  萧王孙笑道:“这倒也不能怪他,他也不知我在这里……”
  转首瞧了展梦白一眼,沉声接道:“由此可见,杨璇与唐迪必定也早有连络,却不知蓝大先生是否知情?”
  展梦白含恨道:“以我看来,蓝天锤、苏浅雪、唐迪这三人,看来虽各不相关,其实却早已在暗中勾结。”
  为首之黑衣人目光一闪,突然大声道:“展公子说得不错,所有这些事都是蓝大先生在暗中策划的。”
  群豪轩然大哗。慷慨豪侠,不可一世的蓝大先生,竟会在暗中策划这般诡计,却是谁也想不到的事。
  展梦白早已对蓝大先生起疑,此刻有了证实,更是怒愤填膺。只有萧王孙目光凝然,似在深思,未曾被这话惊动。
  熊正雄沉声道:“杨璇那厮此刻在哪里?”
  黑衣人道:“他指点途径之后,立刻负伤走了,咱们还派了两个弟兄相送于他,只怕此刻早已走得不知去向。”
  杜云天道:“搜魂手唐迪在哪里?”
  黑衣人长叹一声,垂首道:“本门老祖宗日前方自仙去,掌门人新遭大变,正守孝在家,默思追悼。”
  展梦白至此才听到唐无影之死讯,心头不觉一震,黯然忖道:“想不到竟被我那不祥的预感料中,唐老人竟真的死了……”
  群豪亦是悚然动容,萧王孙长叹道:“无影老人一代人杰,不想竟如此匆匆而去……江湖正多事,老成偏凋零,唉……”顿住语声,黯然垂首,
  众人各各叹息了半晌,杜云天沉声道:“此时此刻,唐迪还会呆在家里,实是令人难以相信。”
  群豪中突有一人接口道:“此话在下倒可为他证实,在下方自唐府赶来……”当下将唐府情况,说了一遍。
  杜云天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想不到唐迪倒还有些孝心……”伸手向窗外一指,道:“窗外还躺着五个人,加上这里三个,不知该如何发落?”
  躺在一旁的张老三,此刻本已气息奄奄,听了这话,才骤然有了生气,大叫道:“宰了他们……宰了他们……”
  群豪大哗,有的大声附和,有的极力反对,熊正雄大喝道:“此事定当由谷主裁夺,咱们谁也不能乱出主意。”
  这一喝之威,果然使群豪静了下来。
  萧王孙沉吟半晌,缓缓道:“这些人也是身不由主,听命于人的,依在下之意,不如令他们去吧,杜兄以为如何?”
  张老三等人心里虽然大是反对,口中也不敢说话。
  杜云天微微笑道:“谷主既有悲天悯人之心,在下亦非嗜杀之辈……解下你们腰间革囊,快快去吧!”
  黑衣人听了他最后一句话,如逢大赦,各各解下了腰间之暗器革囊,微一抱拳,话也不说便去了。
  杜云天高声道:“莫忘了你们窗外的伙伴……”微微一笑,又道:“这些人想必都是唐迪的徒子徒孙,放了也好。”
  要知他江湖历练之丰,在此中可称第一,见了这些人的动作,已知他们全是武功平庸之辈,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放他们,只听窗外接连几声轻呼,几声咳嗽,然后八条人影,慌慌张张,越墙而去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八条黑衣人脚步不停,直奔出两里开外,突然在一丛杂树林下,停下脚步,为首之黑衣人道:“抬他下来。”
  两条黑衣人恭声应了,一跃而起,竟自树顶木叶之中,抬下个人来,只见此人气息微弱,竟是杨璇。
  原来那黑衣人方才说他已被人护送远去之言,竟全都是假话,他只是一直被藏在木叶丛中,此刻受了风寒,伤势更是加剧,但见了黑衣人个个无恙回来,仍不禁为之大喜,喘息着道:“得……得手了么?”
  为首之黑衣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先莫问我,待我问你,自从苏浅雪将你引入傲仙宫门下,已有几年了?”
  语声威严沉重,与方才他那种有问必答,毕恭毕敬的神情,竟已判如两人,眼神也变得凛然生光。
  杨璇呆了一呆,道:“已有十余年了。”
  黑衣人冷冷道:“你平日自负聪明能干,比别人都强胜三分,但这十余年来,你可做成功一件事么?”
  杨璇苍白的面容上,骤然现出惊怖之态,颤声道:“……但每件事小侄都曾尽力地去做,只是天不助我,每到事情将要成功时,总是功亏一篑,大……大叔,这些事你老人家也都知道呀!”
  黑衣人冷笑道:“我老人家只知你自作聪明,百无一用。”
  杨璇道:“但……但方才……”
  黑衣人怒道:“方才……哼哼,方才怎样?我若不是故意作出武功平庸,卑躬屈节的模样,此刻早已被萧王孙与杜云天留在那里,大卸八块了。”
  杨璇骇然道:“萧王孙也在那里?小侄实是毫不知情。”
  黑衣人道:“你什么事都不知道,活着又有何用?何况你此刻如此模样,只怕根本再也活不成了。”
  杨璇哀呼道:“大……大叔,求求你老人家将我带走,莫要将我留在这里,日后……日后我一定替你老人家……”
  一眼瞧见黑衣人那冷冰冰的目光,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颤,下面的话,一齐冷在喉头,再也说不出来。
  黑衣人冷冰冰瞧着他,青铜鬼面在夜色中闪闪发光,那模样真是诡异可怖已极.忽然间,缓缓伸出手掌……
  杨璇大骇道:“大叔,求求你,饶了我……饶了我吧!”
  惨厉的呼声,在黑夜中听来更是令人断肠。
  但黑衣人却丝毫不曾动心,手掌原式拍出,阴森森笑道:“你既已残废,又受内伤,活着也无趣,大叔给你个痛快吧!”
  一掌拍在杨璇胸膛之上。
  杨璇嘶声惨呼道:“唐迪,你……你好……”双足一挺,立时气绝。这奸狡的少年人,未死于被他害过的人之手,却死在自己人手上,最后这一声惨呼中,实是充满了怨毒,也充满了悔恨。
  黑衣人举足将他的尸身踢入长草丛中,抹下青铜鬼面,仰天舒了口气,大笑道:“萧王孙,你此刻总认得我了吧!”
  夜色中只见他面容阴沉瘦削,赫然正是唐迪。别人只当他还在密室中追悼默思,有谁知道他已到了这里?
  其余七个黑衣人垂手肃立,骇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  只听唐迪喃喃道:“展梦白呀展梦白,今日我虽无法杀了你,但只要我抢先赶到君山,你还是逃不了的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时杜云天正在为张老三等两人疗治箭毒,萧王孙却进入间密室,仔细诊治展梦白的内伤。
  展梦白这伤势谁也难以将他救治复元,若非他及时遇着了萧王孙,只怕一生中武功再也不能恢复原状。
  但他既已及时遇着萧王孙,伤势自可无虑,萧飞雨知道她爹爹之能,是以走得极是放心。
  纵然如此,萧、展二人还是过了整整一日才从密室出来,萧王孙面容微带憔悴,展梦白却是神采奕奕,更胜往昔。
  群豪自有一番欢喜恭贺,直到第三日凌晨,天色微现曙光之际,萧王孙、杜云天、展梦白三人才能启行。
  熊正雄统率群雄,直送到一里开外,方自告别,布旗门群豪自也还有一番计议,此处暂且不提。
  且说萧王孙老少三人,谈谈笑笑,连袂而行,虽未着急赶路,但以三人之轻功,走得仍是十分迅快。
  又走了约摸一里路途,展梦白目光动处,突然瞧见一件奇事,不禁脱口道:“这是什么?”
  萧王孙与杜云天是何等目力,自也早已瞧见。
  只见两行白蚂蚁,横亘在途中,作千成万,也不知究竟有多少,一行蜿蜒爬入路旁草丛中,另一行却自草丛蜿蜒爬出。
  这些蚂蚁一个个均有糯米般大小,比寻常所见的蚂蚁大了不止一倍,爬行比常蚁迅急得多。
  三人不由自主,停下脚步,展梦白道:“这草丛中必有古怪,待孩儿过去瞧瞧。”说话间早已一步窜了过去。
  萧王孙、杜云天对望一眼,萧王孙沉声道:“杜兄博闻广见,想必定然知道这些蚂蚁的名字?”
  杜云天道:“食尸蚁。”
  突听展梦白惊呼一声,倒退三步,身子似已站立不稳,杜云天道:“草丛中可是有具尸身?”
  展梦白回过头来,面上已无一丝血色,目中更是满含惊怖之意,道:“那……那尸身是……是……”
  萧王孙、杜云天瞧他模样,已知草丛中的尸身必是他的素识,两人皱了皱眉头,飞身掠了过去。
  拨开长草望去,只见一具尸身,虽然已被那食尸蚁啃得百孔千疮,但面目依稀仍可分辨,赫然正是杨璇。
  两人心头一震,也呆在当地,杜云天沉声叹道: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这孩子因误用聪明,竟落得这般下场。”
  转目望去,只见萧王孙面带苦笑,不住跌足叹道:“想不到你我两人,还是上了别人的当了。”
  杜云天皱眉道:“上了谁的……”心念一转,脱口道:“呀,不错,唐迪,那为首的黑衣人,必定就是唐迪。”
  萧王孙苦笑道:“只可惜你我一时大意,竟未令他们脱下面具瞧瞧,唉,此番纵虎归山,麻烦必定更多了。”
  这两人端的精明老练,非常人可比,瞧见杨璇的尸身,心念数转,立刻便猜出了其中的究竟。
  展梦白却是满面沉痛,十分伤感,竟不忍再去瞧杨璇的惨死之状,垂首道:“孩儿但有一事相求……”
  他还未说出所求何事,萧王孙已微喟道:“杨璇虽然奸恶,死的也未免太惨,你可是想埋葬他的尸身?”
  展梦白黯然道:“孩儿总算与他结拜了一场,他虽……”
  杜云天接口叹道:“他虽对你无情,你却不能对他无义……唉,也好,先在他尸身四围,燃起火来。”
  展梦白怔了一怔,道:“为何要燃火?”
  杜云天道:“若不燃火,怎赶得走这些白蚁?”
  展梦白暗道一声:“惭愧。”当下燃起火堆,藉着烟熏之势,驱走白蚁,又在林中挖了个洞穴,葬了杨璇尸身。
  杜云天瞧了萧王孙一眼,长叹道:“杨璇一生为恶,能交到梦白这么个朋友,真是得天之幸。”
  展梦白拢起黄土在坟前拜了三拜,方自黯然而行,一路上并无耽搁,不两日便到了洞庭湖北的华容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遥遥望去,已可见到山影,缥缈在云雾中。
  三人投宿打尖,略进饮食,萧王孙突然叹道:“我心中总有件犹疑难决之事,不探个明白,实是难以放心。”
  杜云天微微一笑,道:“可是为了蓝……”
  萧王孙沉声叹道:“不错,但若查明此事,我一人之力实有所不逮,不知杜兄可愿助我一臂?”
  杜云天道:“那是理所当然……唉,蓝天锤一代人杰,到后来若真的做出些糊涂事,实是令人扼腕。”
  语声微顿,接着又道:“那日黑衣人说出一切事均是蓝天锤暗中策划之时,我也不禁对蓝大先生甚是愤恨,但此刻你我既知那黑衣人便是唐迪,情况又自不同,因唐迪此言极有可能是使的移花接木,故布疑阵之计。”他这话明虽是向萧王孙解释,其实却无异是对展梦白说的。
  展梦白叹道:“孩儿虽觉种种迹象都在指向蓝大先生,其实又何尝不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……”
  想到有些事实是证据确凿,铁案如山,绝不可能仅是误会,展梦白不禁长叹住口。只因他直到目前为止,对蓝大先生之慷慨雄风,仍是深具仰慕之心,实不忍见到这“武林第一侠”之一生侠名,从此付之流水。
  萧王孙怎会不知他心意,叹道:“我与天锤道义相交,垂五十年,无论如何,也得抱万一之想。”
  展梦白垂首道:“是。”
  萧王孙道:“你伤势既已痊愈,已尽可闯得龙潭虎穴,明日可自行上山,相机行事……”
  瞧了杜云天一眼,接道:“我两人此刻便得走了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两位老人飘然去后,展梦白左思右想,一夜难以成眠,夜半时,突听一阵奔马蹄声自户外飞驰而过。
  蹄声如紧雷密鼓,显见奔骑非止一匹。
  展梦白反正已是失眠,好奇之心突生,便想去瞧个究竟,何况此处地近君山,奔骑说不定便与情人箭有关。
  一念至此,立刻振衣而起,紧了紧古铁剑,飞身而出,几个起落后,已可瞧见一股灰龙似的蹄尘,滚滚东去。
  展梦白追踪在后,虽是轻功卓绝,但终是难以追及跑得正快的奔马,幸好静夜中蹄声分外明显,循声便可追赶。
  直奔了顿饭时分,两下距离已隔得更远,只有蹄声仍隐隐随风传来,展梦白性子拗硬,自然不肯半途折回。
  他内力绵长,便是再跑个十里八里,也是无妨,哪知就在此时,前面的蹄声突然停顿,寂无可闻。
  展梦白仍不死心,提气飞身,扑了过去,直掠出百十丈外,突见眼前波光粼粼,已到了洞庭湖边。
  只见湖边树下,零乱地倒卧着十余匹健马,嘴边白沫如浆,一匹匹倒在地下,竟是跑得脱力,已将倒毙。
  再瞧湖上正有一艘三桅巨船,扬帆而去,距离湖岸已有数十丈远近,瞧它驶去的方向,正是君山。
  展梦白来迟一步,非但见不着这十余骑士的模样,也瞧不到船上是何人物,更无法上船窥探。
  但他却断定十余骑士与这艘巨船,必定与君山上的苏浅雪有关,心下不觉更是懊恼。
  遥望君山,仍是云雾迷漫,苏浅雪究竟在山上何处?何处是入山的路途?展梦白一点也不知道。
  何况,他纵然知道,一路上还不知有多少险恶的埋伏,这些埋伏说不定有大半是为了展梦白而设的。
  展梦白若是轻身闯入,只怕还未见到苏浅雪,便先毙命,那时功亏一篑,岂非更是抱恨终天?
  此时东方已现曙色,洞庭湖上,烟水朦胧。
  极目望去,但见八百里洞庭,纵横开阔,烟波浩瀚,晨风吹乱湖上波光,有如天花妙雨一般。
  展梦白独立湖边,遥望这空灵壮观的景色,也不知是愁是喜,良久良久,不觉已是风露沾衣,心头突觉一阵悲思直涌而上,如丝如缕,不可断绝,正是:“念天地之悠悠,动思古之幽情。”突然俯下身子,撮起一撮黄土,仰视天上一点晨星,目中竟已潸然泪下。
  只见他仰天长叹一声,朝那撮黄土跪了下去,喃喃道:“师父,弟子虽不能亲手埋葬你老人家,但等到恶魔伏诛之日,必当去你老人家坟前尽心,你老人家一生悲天悯人,想必也不会怪罪弟子,你老人家的后事有黄虎等人料理,弟子也放心得很。”口中虽说放心,目中已泪如雨下。
  垂首默然半晌,又道:“爹爹,你老人家的仇恨,也就是天下武林的仇恨,孩儿未曾有一日一刻忘记,孩儿为了你老人家,也为了天下武林同道,势必要揭破那恶魔的秘密,请你老人家放心。”
  他语声已由凄楚变为坚定,显见,这坚强卓绝的少年,已将私仇化为公愤,悲愤化为力量。
  隔了半晌,听他又道:“唐姑娘,你的大恩,展某永生不会忘记……秦老前辈,你的后事我已交托给可靠的人,白布旗终未落入奸人之手……但……但宫老前辈,展某实是对不起你老人家,未能为你老人家好生看着伶伶……”想到宫伶伶的可爱,又想到宫伶伶的苦命……
  展梦白但觉衫袖尽湿,却不知是露水还是泪水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湖上仍是烟水朦胧,东方却已有白色破云而出,忽然间,晨风中竟隐隐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哭声。
  哭声凄恻哀婉,在朦胧烟火,熹微晨光中听来,更是令人心碎断肠。但如此清晨,如此荒凉的湖边,怎会有少女的哭声,莫非是孤零的弱女,受了恶人欺凌?莫非是善心的少女,在哀悼世间的不平?
  展梦白侠义之心顿生,反忘去自己的悲哀,骤然长身而起,向那啼哭之声传来的方向奔去。
  越奔越近君山,绵亘的山势,到了这里虽已消竭,但仍带起了一座小小的丘陵,宛如月边的孤星。
  丘陵后,有一缕乳白色的轻烟,袅娜升起,缥缈四散。
  展梦白终是不敢莽撞,伏在丘陵上探首而望,只见两个素衣少女,背面跪在湖边,面前燃着一炉檀香。
  那凄楚的哭声,便是这两个少女发出来的,淡淡的轻烟,淡淡的香气,衬得她们有说不出的神秘与美丽。
  展梦白呆了一呆,暗叹忖道:“想不到世上还有和我一样的伤心人,如此清晨,便来湖边祭故人,瞧她们如此伤心,所祭的必是她们最最亲近的人……唉,能令别人如此伤心,这人必定了不起得很……能得到这样少女的哭祭,这人纵然死了,也算有福得很。”
  他性子虽然强傲,却也是个痴情人,瞧见别人伤心,自己也难受得很。不知不觉间竟想得痴了。
  只见两人俱是削肩玉颈,楚腰纤细,那长而漆黑的头发,水一般自双肩披散垂落下来。
  左面一人,身子更是伶仃瘦弱,哭声也最是凄楚,颤声道:“展梦白,展大叔,但望你英魂安息……”
  展梦白心头一震,几乎自丘陵上滚了下去,他做梦也未想到这两个少女祭的竟是自己。
  只听这少女颤声接道:“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忘了你的,你死我……我活着也……也无趣,我……真恨不得能陪着你一齐死去,只是我……我偏偏不能死……不能死……”以手抚地,伏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。显见是真情流露,不能自已,展梦白瞧得更是心酸,只恨不得自己真的死了,好换得这真情的眼泪——珍珠虽然宝贵,但世上却再无任何一种珍珠的价值,能比得上真情的眼泪。
  但他却好生生活在世上,那哭声,那言语,他听来又是那么亲切,那么熟悉,竟似乎是他方才还想过的人。
  突然间,展梦白忍不住大呼道:“伶伶,是你么?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素衣少女们身子齐地一震,转过了身子,两人俱是满面泪痕,眼睛也哭得又红又肿,左面的正是一别数年无消息的宫伶伶,右面的却是帝王谷万花园中,那痴恋着展梦白的锄花女小兰。
  展梦白如飞扑下丘陵,张臂道:“伶伶,展大叔没有死……”他心情激动,恨不得立刻将孤苦伶仃的宫伶伶拥入怀里。
  哪知宫伶伶与小兰却齐地向后退了一步,小兰瞪着眼道:“你……你没有死?”突然双手掩面,如飞奔去。
  展梦白呆了一呆,道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宫伶伶悄悄一抹面上泪痕,强笑道:“她……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……所以就逃了。”
  词色突然变得十分平静,生似方才痛哭的并不是她。
  要知她身子虽然伶仃瘦弱,但性子却是倔强已极,正是和展梦白一样,死也不肯服输的脾气,否则又怎会宁可被她爷爷刺上一剑,也不肯说话,宁可流浪受苦,也不肯在帝王谷呆下。
  展梦白若是死了,她可以陪展梦白一齐去死,但展梦白既是活着,她可不愿被展梦白知道自己对他的真情。
  只因她已长大了,是少女的情怀,有少女的心思,只因她深知展梦白另有心上人,爱的绝不是自己。
  她为小兰解释的话,也正是她自己的心意,但这种少女们独有的微妙情怀,展梦白又怎会知道?
  他只见两人一个掉头逃了,一个对自己也是冰冰冷冷,似是她们哭祭的并不是他,又似是她们见他未死,反不高兴。
  一时之间,展梦白不禁苦笑暗忖道:“如此看来,她们岂非宁愿我已死了……”口中不觉道:“唉,也许我真的死了反倒好些。”
  宫伶伶心头一酸,暗道:“展大叔,你莫非真不知道伶伶对你的心。唉,你既有了心上人,我想你还是永远不要知道的好。”
  当下淡淡一笑,垂首道:“萧阿姨好么?”
  展梦白若是知道她的心意,便该听出她这句话里的辛酸,但她既不愿表露心意,展梦白也只是答道:“好。”
  他虽觉伶伶长得越大,便越对自己生疏冷淡,但见她婷婷玉立,眉目如画,已不复再是昔日那瘦弱的小女孩子,心里又觉代她欢喜,展颜笑道:“伶伶,告诉大叔,你怎会到了这里?”
  宫伶伶道:“我和小兰姐姐自帝王谷跑了出来,流浪了没有多久,就遇见一位好心的人。”
  她将自己与小兰流落江湖,忍饥耐寒的事,全都不提,也不提若非小兰还身怀武功,她两人便早已受人侮辱。
  只因她不愿展梦白为她难受,为她负疚,只是淡淡道:“那好心的夫人见我们可怜,便将我们带回这里。”
  展梦白心头一动,脱口道:“这里?可是君山?”
  宫伶伶道:“不错,她将我们带回君山上一座庄……”
  展梦白大骇道:“那好心的夫人,可是苏浅雪?”
  宫伶伶见他神情突变,不觉吃了一惊,颤声道:“大……大叔怎会知道?莫非大叔也认得她么?”
  展梦白连连顿足,却说不出话来,只是暗自忖道:“她们自昆仑山下来,苏浅雪怎会在那里遇着她们?”
  心念数转,方自恍然忖道:“是了,炼制‘情人箭’的‘催梦草’,虽然大多是唐迪送来的,但唐老人在世,唐迪自不能明目张胆,将‘催梦草’全都送到这里,只能偷着送来一小部分,而需要‘情人箭’的用处却越来越多,产量也日渐其大,‘催梦草’自是供不应求。
  “唐迪与苏浅雪商议之下,便只有去南疆寻那冷药师,利用冷药师寂寞的弱点,向他展开温柔的攻势。
  “那段时日中,江湖里瞧不见苏浅雪的影子,她便是远赴南疆了。
  “冷药师果然被她美色所迷,将‘催梦草’源源供给她,唐老人所要的‘催梦草’,自然就越来越少了。”
  展梦白想起那日深夜唐老人对他说的话,为何唐门所需的催梦草来源时多时少,为何冷药师不愿再种此草,这些原因,他本来一直也想不透,直到此刻,方才完全恍然。
  “后来冷药师终于发觉苏浅雪的虚情假意,一怒之下,便再也不愿种那催梦草,催梦草来源突断,‘情人箭’立刻无法炼制,冷药师又将剩余的草,全送给了唐老人,唐迪情急之下,才冒险将草盗出,令人送来君山,苏浅雪遇着伶伶与小兰两人时,想必便是自南疆回君山的路途中。
  “她一心想广植自己的势力,见到伶伶这样的姿质,自然不肯放过,便顺路将她两人也带回了君山。”
  一念至此,事情经过便昭然若揭,只听伶伶轻轻道:“苏夫人是个好心人,大叔……你总不会对她生气吧?”
  展梦白突然一把拉过她来,双目瞬也不瞬地凝注在她面上,一字字缓缓道:“大叔可曾有一次骗过你?”
  宫伶伶道:“从来没有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大叔说的话,你可愿相信么?”
  宫伶伶似乎被他这种奇异的动作,奇异的问话骇得呆了,张大了眼睛,只是连连点头,竟已说不出话。
  展梦白道:“既是如此,大叔告诉你,那苏浅雪乃是世上最最阴毒,最最凶险的女子,再也没有半点好心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宫伶伶眼睛张得更大,充满了惊骇,也充满了疑诧,苏浅雪在她流落时收容了她,供她丰富的衣食,传她高绝的武功……
  苏浅雪平时笑容是那么温柔,言词是那么亲切……
  宫伶伶自幼父母双亡,随着爷爷流落江湖,此后屡经惨变,更未享受过一天安宁幸福的日子。
  展梦白虽然对她倍加爱护,但展梦白终究是个男人,萧飞雨虽也对她不错,但萧飞雨的脾气怎及苏浅雪温柔?
  在宫伶伶小小的心目中,实已将苏浅雪视为世上最最可亲的人,甚至已在她心中代替了慈母的位置。
  而展梦白此刻却将她心中的慈母,说成最最阴毒的女子,这种巨大的转变,实令她心理不能承受。
  展梦白柔声道:“伶伶,相信大叔,大叔绝不会骗你的,苏浅雪不但阴毒,她……她实是制作‘情人箭’的主凶。”
  宫伶伶身子一震,早已在眼中滚动的泪珠,忍不住夺眶而出,双手掩面,轻轻啜泣起来。
  展梦白轻抚着她的柔发,道:“伶伶,我知道你的心很好,从不忍伤害对你有过任何好处的人,但你年纪还轻,要知道有些人表面虽对你好,但用心却很恶毒,为了天下千千万万武林豪杰,你更该挺起胸膛,帮大叔揭开这武林中最大的秘密……伶伶,你可愿意回答大叔几句话么?”
  伶伶满面俱是泪痕,心里更是充满矛盾与痛苦。
  她实不忍背叛苏浅雪,但展梦白却是她心目中最最正直的英雄,他语声是那么坚定,教人不能不听从。
  一时间,她心中实是彷徨犹疑,难以决定。
  展梦白沉声叹道:“你若不愿,大叔也不愿对你勉强,你……你好生照顾自己,大叔要去了……”黯然转过身子。
  宫伶伶突然抬起头来,轻唤道:“展大叔……”
  展梦白又惊又喜,霍然回身,道:“你……”
  宫伶伶伸手一抹泪眼,道:“伶伶相信大叔的话,大叔有什么话要问伶伶,只要伶伶知道,一定回答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你心里真的愿意么?”
  宫伶伶道:“伶伶虽然年纪小,不懂事,但只要伶伶说出来的话,就定必永远也不会后悔的。”
  她伶仃瘦弱的身子,虽在风中不住颤抖,但神色却是那么坚决,在展梦白眼中,她瘦小的身子,实比任何人都要高大。
  感慨良久,展梦白方自问道:“蓝天锤你可见过?”
  宫伶伶道:“见过。”
  展梦白道:“他可曾来过君山?”
  宫伶伶道:“不但来过,只怕此刻还在山上。”
  展梦白身子一震,紧握双拳,默然半晌,方自沉声道:“你可知他与苏浅雪之间关系如何?”
  宫伶伶微一寻思,道:“他两人当着我们,礼数甚是周到,但有一日我却在无意中窥见,他两人似是为了一事,争论得甚是激烈,到后来苏……苏夫人突然流下泪来,道:‘好,你难道忘记了……’这句话还未说完,蓝大先生立刻大呼道:‘好,我依你。’但神情还是十分恼怒,将杯子摔了一地。”
  她虽未明白地说出来,但蓝大先生与苏浅雪之间关系非比寻常,却已是昭然若揭之事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展梦白狠声道:“好,好……”突又问道:“要去苏浅雪的庄院,该如何的走法?一路上可有埋伏?”
  宫伶伶道:“苏夫人的庄院,名为‘潜龙山庄’,三面山峰环抱,前有竹城水寨横阻,天险已是难渡,据说庄院四侧,本已满布消息埋伏,这两日更是戒备森严,要到她的居处,只有水路乘船,通过‘潜龙庄’水上第一道门户,过了潜龙水寨,再经人接引,才能踏上直通庄院的通路。”
  展梦白双眉紧皱,道:“除此之外,莫非就……”
  宫伶伶道: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条秘道,可直通‘潜龙山庄’的‘迎宾亭’,但却极少有人知道这秘道的走法。”
  展梦白大喜问道:“你可知道?”
  宫伶伶垂下头去,幽幽长叹了一声,轻轻道:“我方才便是自那条秘道走到这里来的。”
  展梦白又惊又喜,道:“伶伶,快带大叔自这秘道……”
  突然想到宫伶伶既然知道这秘径走法,显见苏浅雪对她甚是信任,以她的性情,绝不忍令如此信任她的人失望伤心,自己若是要她指点这秘密途径,岂非强人所难?她纵然答应,心里也定必甚是难受。
  展梦白一生只知为人,不知有己,此刻怎忍令这可怜的女孩子为难,一念至此,当下顿住语声。
  宫伶伶抬眼凝注着他,良久良久,方自轻叹道:“我知道大叔必定不忍令我为难,才不愿说下去,但……伶伶又怎忍令大叔为难……大叔,请随我来吧!”这淡淡几句话中,实是包含着无限的深意。
  展梦白但觉鼻子一酸,心里却不知是甜是苦,突然大声道:“大叔可指天为誓,对苏浅雪绝无半句污蔑之言,只要苏浅雪稍有可恕之处,大叔瞧在你面上,绝不会伤了她的性命。”
  宫伶伶黯然一笑,不再说话,转首向山脚掠去。
  只见她身法轻灵柔美,短短一段时日中,武功便已大有进境,显见她用功之勤,悟性之高,均非常人能及。
  展梦白跟在她身后,心里更是感慨丛生,直奔到山脚下,蔓草荒藤间,竟有一方黝黑的铁板。
  若非宫伶伶带来,展梦白便是找上一年,也未见能寻着这方铁板,只见伶伶揭开铁板,里面便是一条地道。
  那地道虽然阴森黝黯,但每隔数丈,便有一盏铜灯,灯油并未枯竭,气息也不浊恶,显见地道中经常有人走动。
  展梦白暗叹忖道:“苏浅雪将居处名为‘潜龙’,又不知费了多少功夫,筑成这秘道,显见得早有极大的野心。她一个妇道人家,能做出这么大的事业,计划如此周详,组织如此庞大严密,而事前竟又做得如此隐秘,更可见她心计才气,实有过人之处,委实可称为一代巾帼枭雄。”
  秘道渐渐向上伸展,也不知走了多久,宫伶伶道:“出口便在这里。”只见头顶又是一块铁板,离地约摸丈余,却有一道铁梯,通将上去。
  展梦白沉声道:“不知外面可有人守望?”
  宫伶伶还未作答。突听一阵震耳的笑声,自秘道外传了下来,直震得展梦白耳鼓“嗡嗡”作响,笑声穿透地面铁板传入,听来犹是如此震耳,那发笑之人内力之强劲,中气之充沛,实是骇人听闻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后记
    第五十二回 风消云散
    第五十一回 洞庭群龙
    第四十九回 故布疑云
    第四十八回 风雨会荆州
    第四十七回 铁骑传惊讯
    第四十六回 烈火情焰
    第四十五回 火炼鸳鸯
    第四十四回 龙争虎斗
    第四十三回 情仇边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