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枪手.手枪 >> 正文  
第五章 情场·战场 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五章 情场·战场

作者:于东楼    版权:于东楼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9/11
  (一)

  下午一点,一般人已经忙了整整半天,“飞达”酒馆老板娘依露,却依然在拥枕高眠。
  白朗宁走进房里,见睡意正浓,不忍吵醒她的好梦,便悄悄*在床角,欣赏起美人春睡图来。
  几年来,两人相处得非常随便,不论凌晨深夜,像这般直闯香闺,倚床谈心的情形,早已不足为奇,可是今天却有些特殊,因为依露这时的睡态实在太撩人了。
  三十来岁的依露,虽然消失了少女时期的青春娇美,却别具一种妩媚醉人的妇人风韵。
  她娇慵慵斜躺在床上,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睡抱,腰间带子系得很松,根本已经掩不住她丰满美妙的娇躯了。
  雪白高耸的乳峰,从微微散开的袍襟半露出来,随着均匀的呼吸,一起一伏不停颤动着。两条浑圆修长的粉腿,也大部横伸在袍外,就在白朗宁眼前,只要他少许挪动一下,便可随手触到。
  这些年来,白朗宁一直将她当做姐姐一般,平日除了说说笑笑,甚或开开玩笑之外,从未想过其它的事,所以依露虽美,也仅美在白朗宁嘴上,依露身段虽然惹火,也只能换得他几声口哨而已,可是现在白朗宁却真的有些动心了。
  白朗宁一双色迷迷的眼睛,一直盯在依露那对起伏颤动的乳房上,深色的袍襟,衬托得酥胸更加白嫩醉人。
  他几次伸手出去,终又缩了回来,总觉得不该把脑筋动在好朋友依露身上,于是他强自定下心神,晃了晃脑袋,做了几次深呼吸,方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  谁知色心稍定,童心又起,他忽然想弄弄清楚,除了这件睡袍,里面究竟还有没有其它东西?
  他悄悄伸长颈子,东瞧瞧,西望望,没得到结论,又偷偷掀起下摆朝里瞄瞄,仍然难下决断。最后,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搭在那条光滑的小腿上,一点一点往上探去。
  一路上小小心心,拂过膝盖,依露没动,又摸上大腿,依露依然沉睡如故,白朗宁胆子大起来了,手掌一直朝里伸去。
  突然,探路的手停了停,又飞快的在四周摸索一阵,结果什麽东西也没捞到。
  白朗宁张大嘴巴怔了怔,急忙把手抽出来。
  “够了麽?”沉睡中的依露忽然说话了。
  声音虽不大,却把做贼心虚的白朗宁吓了一大跳,惊魂不定的问:“你……你没睡?”
  “就是死人,也要被你搓活了。”依露闭着眼睛说。
  白朗宁见她除了嘴巴之外,全身都保持原样没动,语调也很和霭,显然并没生气,这才安心下来,说:“我只是轻轻摸摸,并没搓啊。”
  “嗳,你大概是把大腿当成抢了,搓得人家好疼,还说轻经摸摸呢。”
  “对不起,我的手太重了。”
  “没关系?下次轻一点好了。”
  “下……下次?”白朗宁吃惊的问。
  “怎麽?”依露了开眼睛,瞟了瞟白朗宁,问:“一次就倒了胃口麽?”
  “说什么话。”白朗宁嘻嘻笑着说:“像你这样的美人,就是一千一万次,也倒不了我的胃口!”
  “既然这样,索性今天就给你摸个够吧。”说看,又将眼睛闭上了。
  白朗宁高兴了,笑着凑了上去,正想大展身手,忽然又停下来,摇头自语说:“不对,不对。”
  “什麽不对?”依露支起身子,急声追问。
  “事情成功得太过容易,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埋伏。”白朗宁把软绵绵的情场当做硬绷绷的战场了。
  依露被他逗得既好气、又好笑说:“白朗宁,你平日到处沾花惹草,色胆包天,今天怎么如此差劲。”
  “这次可大意不得,”白朗宁摇着头说:“万一到时你依露翻了脸,把我踢下床去,那多难堪?”
  依露气得抬起粉腿,当真狠狠踢了过去。
  白朗宁被她踢得莫名其妙,还没摸清是怎么回事,依露已经跳下床去,又气又伤心的说:“这些年来,我最少给了你二千次机会,平均每天一次,你却一直不当一回事,说,我那一点不合你胃口?那一点比不上那几个臭丫头?”
  白朗宁听得大吃一惊!惊得半晌没答出话来。
  “不错,年龄可能比你大一点,而且出身也不太好,可是我并没想高攀你,叫你明媒正娶。做外室、做姘头都无所谓,还不成麽?难道年龄大一点就使你那么讨厌麽?”
  依露越说越伤心,说到最后,身子一扭,背朝着白朗宁,肩膀一耸一耸哭了起来。
  白朗宁愕住了。
  五六年来,依露给他的体贴和照拂,真可说是无微不至,只要稍微留心些,早该发现那是爱情,而绝非他所想的友情了。
  男女之间的情感,是件非常微妙的事,爱情与友情仅仅相隔一线,有时的确微妙的让人难以分辨。
  白朗宁终於想通了,走上去搭着依露的肩膀,说:“依露,真抱歉,我好像搞错了。”
  依露身子一扭,把白朗宁的手甩下来,怨声说:“你白朗宁先生还会把事情搞错麽?”
  “这次真是大错特错了。”白朗宁苦笑说:“我一直把我们之间的情感当成友情了。”
  “哼,”依露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说:“少来骗人,你对我还会有什麽情感?”
  白朗宁扭过依露的身子,托着她泪痕末干的悄脸,说:“想想看,这么多年,我每天风雨无阻,起码来报到一次,遇到什麽特别高兴或悲伤的事,更恨不得早一刻赶来告诉你,这不是爱情麽?我为什么不去告诉丁景泰解超之流?我为什么不到他们那里去报到?”
  “你现在才明白呀?”依露委委屈屈说。
  “难道还晚麽?”
  “早几年明白,我还是个大姑娘,如今已变成老太婆了。”
  “坏就坏在我一直将你看成老太婆,其实现在你也年轻得很哩。”
  依露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高兴得扭了扭身子,这一扭却把睡袍的带子完全扭开了。
  白朗宁的双手慢慢伸了进去,紧紧把她抱住。
  依露也紧紧搂住白朗宁的颈子,微微闭起双眼,尽量享受着迟来了几年的爱情。
  吵吵闹闹的房间,立刻静了下来,静得几乎连两人心跳的声音都能听到。
  也不知为什麽,依露的一双裸足忽然失踪了,睡袍也遗落在地下,剩下的一双脚,一步一步走到床边,转眼又不见了,只留下了两只空空的鞋子。
  “哎唷,白朗宁,你的枪。”一声娇滴滴的呼喊。
  “哒”地一声,连枪带鞘一齐丢下来。
  “啧啧啧。”一连串的蜜吻。
 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  “白朗宁,白朗宁,”门外大声喊。
  “什麽事?”
  “丁景泰派人来请你,说快枪解超已经跟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,在X号仓库附近,发生冲突,他因不便出面,想请你走一趟,车子还等在外面。”
  “知道了。”
  白朗宁急忙跳下床,一把抓起丢在地上的枪。
  “白朗宁,不要去嘛。”依露娇声说。
  白朗宁理也没理她,转眼已将衣鞋穿好。
  “白朗宁,不要去,不要去嘛。”依露追下床,拉住白朗宁的手臂。
  “依露,真抱歉,非去不可。”白朗宁斩钉截铁的说。
  依露裸足一阵乱跺,急声说:“白朗宁?你敢去,看我不拿瓶子砸你的头才怪。”
  “啊,差点忘了,”白朗宁笑着说:“我今天是特意赶来告诉你一件好消息的?”
  “什麽好消息?”依露问。
  白朗宁从怀里取出冯大律师事务所的探员证,递在她手上。
  依露捧着探员证,高兴的眉开眼笑,大叫着: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  白朗宁趁她稍一分神的机会,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。
  “白朗宁,白朗宁,”依露一边呼喊,一边拾起去在地下的蓝色睡袍。
  待她穿好睡袍追赶出去,白朗宁早就去远了。

  (二)

  车子以每小时九十里的速度急驶X号仓库,路上的景色越走越凄凉,转眼已到了地头。
  仓库是个巴士和电车都不屑一停的废物堆置区,附近没有住户,没有商店,也没有机关学校,只有成千成万的废轮胎和空汽油桶,连寸土必争的黑社会,也不愿在这块毫无价值的地段上多费心血,所以这里就自然变成几个帮会的分界处。
  白朗宁远远便发现解家兄妹的老爷“福特”停在那里,他急忙跳下中环帮的汽车,大步朝里奔去。
  从轮胎堆跑到汽油桶堆,又从油桶堆跑回轮胎堆,结果什麽东西都没寻到,白朗宁心里不禁有些发急,唯恐快枪解超只拳难敌四手,毁在对头手上。
  他急不择路,又是一阵乱窜,突然发现堆积如山的轮胎角落里停着一辆警车。
  白朗宁跑过去仔细一瞧,紧张的心情立刻松弛下来,脸上也露出了笑意,因为那辆警车,正是萧朋的专用座车。
  他伸手摸摸引擎,又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,回身直奔一座报废的库房。
  从引擎温度推断,萧朋到达时间已不短,以宁静的现场情形判断,战火一定尚未揭开。
  可是凭警方第一高手萧朋,佐以勇猛机智的解超,再加上个七分火候的解莹莹,居然这麽久还没能够将对手解决掉,对方究竟是什麽人物?
  白朗宁越想越心惊,警惕之心油然而生,行动也特别小心起来。
  奔到那座破乱不堪的库房,他不敢从正门闯入,沿着破裂的墙缝,悄悄朝阁楼上爬去。
  白朗宁不声不响爬上楼顶,找了个破洞,小心窜了进去,刚刚寻得立足点,马上发觉解莹莹与萧朋都在里面。
  一身牛仔打扮的解莹莹,整个跪伏在脏兮兮的楼板上,双手支在破碎的天窗框沿,心无旁骛地托看她那杆有效射程五百分尺的比利时造强力手枪。
  萧朋就站在她身后不满十公尺的暗处,静静凝视着窗外,显然解莹莹并未发现身后有人,否则凭她的脾气,岂肯让人免费欣赏她那付狗爬的丑像。
  白朗宁成心看看热闹,不想让萧朋和解莹莹知道他也到了,便蹑足走到墙角,找了个破洞旁边坐下,既有东西挡住两人视线,也可瞧见外面的情况。
  置身在胎堆桶山里的快枪解超,这时正抓着手枪,沉着的穿梭在纵横交错的通道上。
  看情形那些对手一定隐藏在附近,白朗宁居高临下,察看了半晌,却连个人影也没发现,不禁又感觉奇怪,又替解超着急。
  解超转了几圈,忽然停下脚步,仰首楞楞望着小山似的油桶轮胎发呆。
  白朗宁遥遥看了他那付神态,心里不禁微微一动。
  解超楞了一会,突然还枪入鞘,轻手轻脚住油桶上爬去。
  白朗宁睁圆了眼睛,紧盯着解超的一举一动。
  解超爬上高达六七层的油桶,像小孩子一般,玩起搬桶游戏来了。
  过了一会,平坦的桶顶,已被他搭了个乱七八糟。他又跳下油桶,爬上轮胎,照样搬动起来。
  白朗宁看得心中一阵狂喜,忍不住连连点头,转首望了萧朋一眼,萧朋庄严的脸上,也隐隐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  转眼解超的搬弄工作已经完成,他飞快的跃下地面,重又拔出手枪,回身不断对着白朗宁方向打手势。
  白朗宁偷偷看了看解莹莹,只见解莹莹正紧张的托起枪枝,东张西望,根本错会了她哥哥的意思,以为敌人出现了,还拼命在找敌人呢。
  白朗宁急得差点叫起来,正想出声提醒她,身后的萧朋已经悄悄走上去,一手抓住解莹莹的枪,一手抚住她的小嘴,轻喝着:“别出声,我是萧朋。”
  解茔莹微微一楞,那只安装着托柄的手枪,已经到了萧朋手里。
  萧朋连瞄都没瞄,托起枪来一轮快射。
  “碰碰碰碰碰碰。”
  接连六声刺耳的枪声,枪口吐出一道火舌。
  每一枪都击中二三百公尺外,解超辛辛苦苦搭成的目标上。
  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巨响,桶山胎堆排山倒海似的倒塌下来。
  在一片混乱的尘海里,突然跳出六七条人影,快枪解超来回奔跑,见一个打一个,转眼已被他干掉大半。
  “解超这小子真有两套。”萧朋大声称赞。
  解莹莹抬头瞟了萧朋一眼,又把注意力转到解超身上去。
  外面声音渐渐静了下来,两面通路都被凌乱的油桶车胎堵住,只剩下中间一条狭径。
  解超站在里面,不断两边搜索。
  突然在解超背后二十码处窜出三条人影,吓得解莹莹尖声大叫起来。
  在解莹莹尖叫的音波尚未传到之先,解超早已发觉。身子闪电般扑了下去,身体还没着地,枪机已经扣了下去。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萧朋也发出两枪,那三条人影一齐倒在地上,只是摔倒的方向不同,一人往后倒,另两人却朝前扑。
  解超翻身跃起、赶到三具尸体处看了又看,瞧了又瞧,察看了半晌,匆匆朝库房奔来。
  萧朋把枪往解莹莹手上一丢,大声说:“叫解超快点滚,否则我要抓人了。”
  “抓人?为什么?”解莹莹莫明其妙的问。
  “持械杀人的罪名不轻,我身为警察,岂能不管?”萧朋神气活现说。
  “可是……”解莹莹哭笑不得地举起那把萧朋刚刚用过的枪,说:“你方才不是也杀了几个?”
  “解小姐,你们兄妹的事,可别往我姓萧的身上推,枪是你的,与我萧某人何干?”好家伙,他倒推了个乾乾净净。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不讲理呀?”解莹莹苦脸急声说。
  “傻瓜!”白朗宁突然搭腔了:“你要跟萧朋讲理,岂不等於对牛弹琴。”
  萧朋“嗖”的一声,猛将手枪掏了出来,一看是白朗宁,又揣进怀里,前后不过一秒钟,好快的速度。
  “白朗宁,你怎么总是鬼鬼祟祟的,万一我一个收手不住,枉死城岂不是又多了个新鬼?”
  “萧朋,少跟我白朗宁耍这一套,昨天还马马虎虎,今天可唬不倒我了,万一杀了我,自有冯大律师替我出面,持械杀人的罪名不轻,这官司你可有的打了。”
  “喝,刚刚给你披上张狗皮,马上就来咬人,神气的未免太快了点吧?”
  “彼此,彼此。”
  解莹莹被两人一对一答,逗得想笑,又不敢笑出声来。
  突然,楼下“轰”地一声,库房的大门被闯开了。
  “莹莹,莹莹。”解超到了。
  “哥哥,快上来。”
  “莹莹,”解超大喊着:“真有你的,打得又快、又准、又狠,哥哥都比你不上了。乾脆,太平山下四把枪里的快枪解超,从此除名,改成解莹莹算啦,哈……”
  解莹莹俏脸急得通红,一付哭笑不得的模样。
  白朗宁与萧朋也不敢笑出声来。
  “这回可好了。“解超越走越近,声音也越来越响亮,“那天跟丁景泰碰上,哥哥在前面宰他,你在后面给哥哥压阵。哈,保险吓得那龟儿子腿发软。”
  “哥哥,少说两句嘛。”
  “为什麽不能说?”解超距离更近,声音也更大了:“我明天还要好好放放空气呢,不但吓吓丁景泰,也叫白朗宁、萧朋那两个鬼东西知道,我七海帮虽穷,身手却个个强硬得很。”
  “哥哥,哥哥。”解莹莹急得直跺脚。
  “咚咚咚咚。”一阵楼梯响。
  解超有说有笑一头窜上来,却被楼上的热闹场面吓了一大跳,差点又栽下去。
  “萧朋,还……还有白朗宁,你们两个跑来干什麽?”解超惊魂未定问。
  “来瞧瞧你快枪解超的身手究竟硬到什么程度。”萧朋抢先回答。
  解超瞟了瞟解莹莹手上的枪,松了口气,说:“瞧清楚了麽?”
  “从头到尾,一点没漏。”
  “怎么样?”
  萧朋大拇指一挑,说:“的确高明。”
  解超得意地笑了,解莹莹却差点哭出来。
  “白朗宁,你呢?”解超见白朗宁站在后面不声不响,指着他大声喝问。
  “快枪解超的身手,我一向都很佩服。”白朗宁忍笑回答。
  “莹莹那几手如何?”解超有意让妹妹出出风头,得意忘形的追问。
  萧朋听得肚子痛,急忙转过身去。
  “咳咳,”白朗宁乾咳两声,避重就轻说:“莹莹那把枪的威力真大。”
  “废话。”解超眼睛一翻。说:“谁问你枪的威力,我问的是她的身手。”
  “身手麽……身手麽……”
  白朗宁正不知如何回答,解莹莹高声抢着说:“哥哥,算了吧,洋相都被你出尽了。”
  “什……什麽洋相?”解超被妹妹怨得莫名其妙,楞楞的问。
  解莹莹正想说出实情,白朗宁与萧朋已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解超仔细看了看解莹莹,解莹莹缩缩肩膀,做了个苦脸,浑身脏兮兮的跪在那里,毫无一丝得意的神色。
  那把替他解围的枪,虽然托在手上,可是却一点精气神采都没有,依照平日解莹莹的脾气,早已吹得满天飞花了,怎会如此无精打彩?
  解超稍微想了想,已经完全明白了,其实他早就该明白的,凭他妹妹那两把刷子,怎么可能打出那么快,那么准,声势那么惊人的枪法来?
  解超再也得意不起来了,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般,一屁股坐在楼板上,一下一下捶着自己的脑袋,说:“真不中用,真不中用。”
  “怎么不中用?”萧朋一旁安慰说:“凭你方才的乱阵机智和追杀手法,换了我萧朋或白朗宁上去,还未必做得到呢。”
  “就是嘛。”解莹莹给她哥哥打气了。
  “唉,”解超叹了口气,说:“有什么用?最后还不是*人家解围。”
  “彼此帮点小忙,也算不了什麽,何必认真。”萧朋说。
  “为什麽每次要人帮忙解围的都是我解超,为什麽不能换一换,也叫我解超帮你们解解围呢?”解超目怨自艾说。
  白朗宁走上来,拍拍解超的肩膀,说:“如果我白朗宁事事能赶在别人前面,现在坐在这里自怨自艾的,恐怕不是你解超,而是我白朗宁了。”
  “赶在别人前面管什麽用,到今天为止,对方究竟是什么来路还没摸清呢。”解超两手一摊说。
  “解兄!”白朗宁神秘的说:“你已经追到这里,难道还猜不出他们是那一路麽?”
  “什麽?”萧朋突然赶过来,一把抓住白朗宁,喝问:“真的会是北角杨文达?”
  “差不多。”
  解超抓了抓脑袋,摇头说:“不对,不对,杨文达手下那群人,我差不多都见过,可是这些人却都面生得很。”
  “当初我也不大相信,可是现在却被我想通了,”白朗宁索性也坐下来,说:“北角是个死地方,如果杨文达想扩充势力,增进财源,就必须往繁华地区进军。可是目前港九的形势,早已划分的清清楚楚,偏僻地区不谈,中心地区的中环有丁景泰把持,对海有九龙王孙禹坐镇,水上有你解家父子盘据,这些人那个是好惹的?以他杨文达的实力,别说对付九龙王孙禹和中环土皇帝丁景泰,就是你七海帮也够他受的了。”
  一旁的萧朋听得兴趣来了,也凑过来坐下。
  白朗宁喘了口气,接着说:“杨文达是个外柔内刚的人,这些年来一直被挤在一隅,他表面上安然若泰,内心必定气闷得很,却一直抓不到机会翻身,直到最近,他才碰上个好机会。”
  “什麽好机会?”解超急忙追问。
  白朗宁笑了笑,接着说:“无论任何帮会,要想风云一时,必须拥有得力的人手,譬如中环帮如果没有丁景泰接手,怎会有今天的局面?七海帮没你解超,早就完蛋了,孙禹手下如果少了萧白石,还称得起九龙王麽?”
  说到这里,白朗宁和解超兄妹,不约而同朝萧朋望去。
  原来萧朋正是九龙王孙禹手下第一号人物萧白石的亲弟弟,当年九龙王一再邀请萧朋入帮,萧朋却说什么也不肯答应,就是受了他哥哥的影响。
  因为萧白石自身已经深深体会到置身黑社会的苦恼,怎肯再教弟弟步入他的后辙,所以一直希望萧朋走上正路。萧朋为了不愿辜负长兄的期望,才断然投入警界。
  这件事当年曾轰动港九,凡是在黑社会插过一腿的,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段故事,难怪一提到萧白石,大家都要看萧朋一眼。
  萧朋被大家瞧得有点别扭,手一摆说:“闲话休提,快点言归正传吧。”
  白朗宁又接下去说:“杨文达的机会,便是最近他忽然发现一批足堪利用的人手。”
  “就是这些不中用的家伙麽?”解莹莹满脸不屑的说。
  白朗宁正色说:“千万别小看这群人,他们里面藏了不少高手,昨天晚上和丁景泰挑战的小子,恐怕港九就找不出几个能对付他的人物,万一后面还有比他高明的人马,我们几个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  “这批人的来历一定大有问题,杨文达怎会如此糊涂,弄得不好,将来吃苦头的恐怕是他自己。”解超说。
  “杨文达如欲从虎口上拔须,不冒点险行麽?何况他也不是傻瓜,说不定早已有了打算。”白朗宁说。
  萧朋一旁催促说:“别管他那些,继续说下去。”
  白朗宁继续说:“杨文达与这些人当然一拍即合,有了人手,就不得不想办法弄钱来维持庞大的开支,于是他一面派人打丁景泰的主意,一面把脑筋动到亿万富翁林家身上去。”
  “你怎麽知道他在动林家脑筋?”解超问。
  “本人现在是冯朝熙大律师事务所的探员,第一件任务便是负责林大小姐的安全。”
  “哟,改邪归正了?”解莹莹惊奇的说。
  “不错,自古来邪不胜正,你们兄妹怕不怕?”白朗宁笑着问。
  解超哈哈一笑,说:“怕,怕你的皮太厚,我解超的子弹打不进去。”
  白朗宁和解莹莹都被解超逗笑了,萧朋却在一旁拼命的皱眉头。
  “萧朋,你又在动什么鬼脑筋?”白朗宁问。
  萧朋想了一会,说:“白朗宁,林家的事有点邪门。”
  “有什么不对?”白朗宁吃惊的问。
  “如果杨文达要谋杀林大小姐,应该是件轻而易举的事,为什麽前后三次行刺,都只将她身边的男朋友杀死,而林大小姐却毫发无伤?”
  白朗宁一拍大腿,说:“对啊!林家十三名保镖,有十个是他们派去的人,任务只是监视林大小姐行动,为什麽?”
  “何况,他们杀了林大小姐又有什么用?他杨文达既非林家的遗产继承人,也不是林大小姐的丈夫,就算林大小姐死了,钱也不会到他手上啦。”萧朋不解的说。
  “既不准林大小姐接近其他男人,也不叫她死。嘿嘿,”白朗宁冷笑一声,说:“只有一种可能了。”
  “什么可能?”萧朋急问。
  “人财两得。”
  “哈哈!”萧朋笑了:“不可能,杨文达今年已经五十多了,林大小姐才十九岁,配不上液。”
  “难道不能派个配得上的?”白朗宁笑着回问。
  萧朋不说话了,显然已经同意了他的看法。
  白朗宁伸了个懒腰,笑着说:“明天开始到差,第一件事先追问人家男朋友姓名,太不像话了。”
  “说不定林大小姐错会意思,以为你白朗宁动她脑筋呢,哈……”解莹莹吃上豆腐了。
  “也许林大小姐真的看中了他,带着亿万家财,投进白朗宁先生宽大的怀抱,到时咱们大家也可以沾点光,弄两文用用。”解超财迷心窍的说。
  “哥哥,你穷疯了,怎么说出这种没出息的话来?”解莹莹居然教训起哥哥来。
  解超笑了,白朗宁也跟着笑了。
  “先别轻松!”萧朋提出警告说:“白朗宁,你要特别注意两件事,第一小心自己吃冷枪,第二,小心林大小姐被绑走。”
  白朗宁听得大吃一惊,再也笑不起来了。
  “解超,”萧朋笑着说,“咱们来个警匪大合作如何?”
  “什么警匪大合作?”解超奇怪的问。
  “我和你合作,岂不是警匪大合作麽?”
  “好小子,你真会骂人。”
  大家忍不住又笑了一阵。
  萧朋脸色一整,认真说:“解超,玩笑开的差不多了,说真的,为了四海帮,你也非和警方合作不可?”
  “怎麽个合作法?”
  “尽你所能,每天穷找他们麻烦就够了,行动稍微小心些,千万不可追进杨文达地盘里,免得发生意外,一旦有了接触,马上通知我,我自会与你会合。”
  “可以,不过子弹要你出。”解超笑了笑,说:“这就是穷人苦处,萧兄不要见怪。”
  萧朋当场取出日记簿,开了张条子,交给解超说:“用多少直接找九龙帮去拿,他不给就开枪,可千万别打错人,只能打孙禹,家兄方面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  解超笑着把条子接过来,小心藏进袋里。
  “白朗宁,赶快去找张佩玉吧,叫侯先生多派些人手,冯大律师事务所那几个人不够用。”萧朋笑着说。
  “为什麽一定找侯先生,难道就不能叫警署拨些人来支援吗?”白朗宁莫名其妙的问。
  萧朋摇头说:“警方做事限制太多,什麽事都得合法,只怕很难与大家配合,所以还是找侯先生比较恰当。”
  “难道侯光生就不算警方的人吗?”
  “不算,他们只是警署之外的天星小组。”
  白朗宁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,说:“好吧,就算非找侯先生不可,直接拨个电话就好了,何必一定要找张佩玉呢?”
  萧朋笑了笑,说:“张佩玉已调到天星小组,专门负责对你白朗宁连络事宜。因为侯先生说跟你白朗宁办事,女人要比男人有用很多。”
  白朗宁只有摇头苦笑。
  解超与萧朋定好连络办法后,带着解莹莹先一步走了。
  白朗宁帮萧朋从轮胎堆里救出警车,两人窜进车厢,萧朋问:“去那里?我先送你。”
  “飞达酒馆。”
  “你还有闲情喝酒?”
  白朗宁苦笑着摸摸脑袋,不知会不会真挨瓶子。

  (三)

  白朗宁硬着头皮走进“飞达”酒馆。
  老板娘依露拼命擦着杯子,理也不理他。
  白朗宁往酒台上一坐,也不开口,两人泡上了。
  依露越擦越使劲,恨不得把杯子擦碎。
  白朗宁从坐下就一直盯着依露手上那只杯子,他闷声不响的坐了五六分钟,依露也闷声不响的擦了五六分钟,手上的杯子换也没换一只。
  白朗宁忍不住笑了。
  “笑什麽?”依露开口说。
  “换只杯擦吧!这只再擦就被你擦被了。”
  “要你多管。”
  依露头也不抬,换了只杯子,又开始擦了起来。
  “依露,来杯酒怎麽样?”
  “哗”地一声,杯子与酒瓶一起滑过来,正好停在白朗宁面前。
  白朗宁接住酒瓶,皱眉问道:“没有好的吗?”
  依露白眼一翻,说:“小小一名探员,摆什么臭架子,那种高级酒你喝得起麽?”
  白朗宁微微一笑,随手将原封没动的五万三千五百元港币,一起抛了过去。
  “哎吆,白朗宁你抢了那家银行?”依露捧着钞票,匆匆忙忙赶过来问。
  “用不着大惊小敝,这不过是一个月薪金而已。”白朗宁满不在乎的说。
  “一个月薪金怎会这麽多?”依露急急追问。
  “别小看了我,目前行情翘得很哩。”白朗宁含笑回答,脸上充满得色。
  “白朗宁,”依露担忧的说:“别想一下把人敲死,做事情要图个长远打算呀。”
  “喝,”白朗宁笑眯眯说:“口气倒活像个管家婆。”
  依露眼睛又瞪起来了,钞票往衣袋一揣,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酒,“碰”的一声,摆在白朗宁面前,回身远远走开,又不理他了。
  白朗宁耸耸肩,满满斟了一杯,脖子一仰,整个倒了进去。
  依露三步并成两步地赶上来,一把将酒瓶子抢过去,急声说:“这种酒要慢慢喝,怎能像你这么灌,成心醉倒是麽?”
  “醉了也好,免得看人家白眼。”
  依露“噗嗤”一声,笑了出来,葱指在白朗宁头门一点,娇声说:“讨厌鬼,这回姑且原谅你,下次再敢不听话,哼,看我饶你才怪。”
  “放心,下次总督亲到,也请我不去了。”
  依露咬着小嘴想了想,从怀里抽出几张钞票,朝白朗宁口袋一塞,俨然太座风范,说:“不能给你太多,免得花到女人身上去。”
  白朗宁做了个苦脸,哼也没敢哼一声。
 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声音。
  依露伸长粉颈朝外瞄了瞄,低声说:“土皇帝来了。”
  白朗宁慢慢喝着酒,连头也不回。
  轰然一声,店里全部不过十几个客人,几乎全部站起来。
  丁景泰哈哈一笑,高声说:“各位慢慢喝,喝够自管请便!酒帐算我的。”
  众人谢了一声,一个一个溜了出去。
  丁景泰把大钞往依露手里一塞,坐在白朗宁一旁,笑问:“战况如何?”
  “丁兄,下次再有这种事,还是你自己去吧。”
  丁景泰吃了一惊,急问:“为什么?”
  “差点命都送掉。”
  丁景泰忽地站了起来,大声问:“对手是些什么人物?凭你白朗宁和解超两人还吓不倒他们?”
  “还有萧朋!”
  “三个?”丁景泰惊得手指乱动,差点把枪拔出来。
  “别紧张,别紧张,”白朗宁把丁景泰接到座位上,大笑说:“丁兄完全误会了,我说的送命,并非由於战况凶险,而是差点被笑死。”
  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丁景泰楞楞的问。
  白朗宁便将当时情况,详详细细说了一遍。
  丁景泰听得哈哈一笑。
  突然,丁景泰的笑声就像被刀子切断般,一下停了下来,冷冷说:“看来杨文达第一个目标是我丁景泰了?”
  “错了,是我。”白朗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。
  “管他对谁,反正总免不了要大干一场。”
  “丁兄,咱们也来个警匪大合作如何?”
  “哈……”丁景泰一阵敞笑,说:“刚刚做了一天人,马上就神气起来了。”
  “不过这次合作,你丁兄难免要吃亏的。”
  “没关系,如何干法,尽管说出来。”
  “第一、派出你帮中好手,日夜守在林公馆四周,碰到不顺眼的就干,惹出麻烦自有冯大律师替你打官司。”
  “可以,第二条。”
  “找几个身手俐落的人,随时跟踪我,我落脚在那里,叫他们马上与你连络,然后你再派出大批人马,严守一旁,就像保护太上皇一般,免得我白朗宁吃冷枪。”
  “好家伙,讨起便宜来了。”
  “怎么样?办得到吗?”
  “你白朗宁的事,还有什么话说,我一定像保护土皇子一样,尽量不叫人欺侮你。”
  两人相对大笑一会,丁景泰伸出三个指头。
  “第三条!”白朗宁看依露已经不在,悄声说:“由你丁景泰亲自负责保护依露安全,免得遭人绑架。”
  丁景泰怔了怔点头说:“放心,包在我身上,第四条呢?”
  “没有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丁景泰哇哇大叫说:“这算那门子合作,简直是我中环帮全体总动员,专门保护你白朗宁嘛。”
  “吃不起亏就算了。”
  “好吧,跟你白朗宁台作,明明知道吃亏,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,谁教我们是好朋友呢!”
  “如此一来,杨文达也就再没闲空找你丁景泰麻烦了。”
  “总算没亏光。”
  这时,依露亲自瑞着两盘炒饭走过来,往台子一摆,笑嘻嘻说:“晚餐我请客。”
  白朗宁真的饿了,马上大吃大嚼起来。
  丁景泰却朝着那盘东西拼命皱眉头。
  依露笑眯眯问:“是不是东西太坏,不合您丁大哥口味?”
  “谁说的?只要他白朗宁能吃,我了景泰为什么不能吃?”
  说罢,果然一口一口往嘴里塞去,只是那付苦眉苦脸的吃相,看得实在令人心酸。

  (四)

  白朗宁一直陪依露坐到深夜二点钟,酒馆的生意不但未曾中断,反而更热闹起来。
  依露芳心急得冒火,却又不好赶客人走路,只有眼巴巴挨着。
  白朗宁忙了一整天,实在有点疲倦,不断连连呵欠。
  依露看在眼里,心里又急又痛,硬把他拉进房里,让他自己先睡下。
  客人越来越多,生意越来越盛,可是老板娘依露却越来越愁。
  两个雇用的酒保,也忙的晕头转向,里里外外跑个不停。
  依露身在酒台,心在房间,不时赶进去开门看看,见白朗宁好好睡在床上,才放下心又依依不舍地走回来。
  客人出出进进,依露也出出进进,转眼三个小时过去了。
  眼巴巴盼着客人走光,依露亲自熄灭里外灯火,拖着娇慵的身子走回房里,已经快天亮了。
  本来这段季节,正是酒馆生意最旺的时期,平日经常做到清晨方歇,依露所以发急,不过急着要早上床吧了。
  换上睡衣红着脸蛋,半喜半忐忑地窜进被窝,像条小猫似的蜷伏在白朗宁怀里。
  白朗宁睡眼未睁,双手便开始高山平地的搜索起来。
  “嗤嗤”的桥笑声,紧张的喘息声,不停地发散出来。
  忽然房门又响了。
  “白朗宁,白朗宁。”
  “什麽事?”
  “警署萧警官在外面等,好像说林家出了事。”
  白朗宁“嗖”的一声,跳下床来,拼命睁开惺忪睡眼,伸手把枪抓在手里。
  “白朗宁,不要去,不要去嘛。”
  “抱歉,职责所在,非去不可。”
  “还没到上班时间嘛。”
  “外面有人在等。”
  “白朗宁,”依露急声叫着:“你不是说总督亲到,也请你不去麽?”
  “可是外面等的人不是总督,而是萧朋啊。”
  依露气得牙根发痒,随手抓起枕头,狠狠朝白朗宁扔去。
  白朗宁连衣服也来不及穿了,拉开房门,提着裤子就往外跑。
  “白朗宁,这次我再也不会轻轻饶过你了。”依露恨声高喊着。
  可是这时的白朗宁,早已爬上萧朋警车了。
  依露越想越气,抓起东西拼命往外抛。
  转眼之间,高跟鞋、三角裤、尼龙袜、奶罩……等等,通通飞到门口透空气去了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十四章 尾声
    第十三章 血泪太平山
    第十二章 风雨悲大将
    第十一章 漏网之鱼
    第十章 往事
    第九章 强敌压境
    第八章 神机妙算
    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
    第六章 铁汉·红颜
    第四章 走马上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