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枪手.手枪 >> 正文  
第六章 铁汉·红颜 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六章 铁汉·红颜

作者:于东楼    版权:于东楼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9/11
  (一)

  蒙蒙的曙色里,车子吃力的爬上半山,足足走了二十分钟,直到天色已亮,才爬到整整占了一条长街的林公馆。
  走上平坦的横路,车速也快了很多。
  突然萧朋喝了声小心,轮胎一阵“吱吱”乱响,车子转进一道宽大的铁栅门里。
  一进大门,白朗宁的视线不禁一亮,自然生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
  一片微微起伏的花园,占地足有里许方圆,地上铺满了绿油油的茵草,中间夹杂着一些五颜六色的花木,看上去有如历身仙境一般。
  一幢奶油色的平顶洋楼,远远耸立在花园尽头,也正如仙境里的宫殿楼台。
  白朗宁这是第一次到林公馆,虽然他自负走过不少地方,见过不少景色,也不禁被林家的气派吓住了。
  车子开了几分钟,慢慢停在楼房门口,吕卓云匆匆赶出来,把车门打开。
  “这位是吕卓云,认识吧?”白朗宁指着吕卓云问萧朋。
  萧朋看了吕卓云半晌,大声说:“原来你躲在这里?上次我来过一次,怎么没碰上?”
  吕卓云露齿一笑,说:“我胆子小,见不得大人物,藏在里面没敢出来。”
  萧朋在他肩头上捶了一拳,含笑与白朗宁并排走了进去。
  绿油油的地毡,绿油油的墙壁,连天花板都是一水的绿色。
  “这林雅兰是怎么搞的。”白朗宁皱眉说:“活像从泥巴里窜出来的一样,跟绿色分不关。”
  “真倒霉,”林雅兰忽然出现了,正从楼上一步一步走下来,翘着嘴,怨声说:“昨儿晚上睡前没祷告,害得人听了一夜枪声,一早又挨上骂了。”
  三人微微一笑,一同迎了上去。
  “白朗宁,”这三个字在林雅兰嘴里喊出来,充满了洋味,“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来?”
  “忙着把钱用掉!”白朗宁理直气壮的回答。
  林雅兰笑了,笑得比花还美,声音比唱歌还动听的说:“如果你不知节俭,这辈子也发不了财。”
  “还好,我一直不想发财,免得那些坏人乱动我脑筋,也免得夜里听枪声,早晨挨保镖骂。”
  “哟,没想到你的嘴巴也厉害。”林雅兰几乎把身子贴在白朗宁身上。
  白朗宁急忙退了两步,不敢再跟她搭讪,他发现这小丫头难缠得很。
  可是林雅兰却像对白朗宁特别投缘,非要找他说话。
  “白朗宁,”林雅兰的手指,差点碰到萧朋的鼻子:“这是什么人?”
  “警方第一高手箫朋。”白朗宁看她那付大剌刺的神气,皱眉说:“他的枪法最厉害不过,你若对他无礼,如果他要打你的黑眼球,子弹就绝对沾不上眼白。”
  林雅兰吐舌说:“原来也是四把枪里的人马。”
  萧朋走上来,指着林雅兰的鼻子,说:“白朗宁,这丫头是谁?”
  白朗宁笑着说:“她就是林大小姐林雅兰,你千万不可对她无礼,她的钞票足够把你们警察总署买下来。”
  萧朋笑了笑,规规矩矩对三人行了个军礼,转身走出门外,扫视一下被子弹打得伤痕累累的墙壁,低头宽进车厢,风驰一般驶去。
  白朗宁凝望着渐渐开远的车影,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,就像当年初到香港,刚刚登上码头的滋味一样。
  “白朗宁,你的房间在楼上。”吕卓云说着,领先走了上去。
  “就在我的房间隔壁。”林雅兰接了一句。
  白朗宁笑了笑,跟随吕卓云爬上软绵绵的楼梯,走进香喷喷的卧室。
  三人刚刚坐定,电话铃已响了起来。
  吕卓云伸手抓起听筒,听了一阵,脸色立刻变了。
  “白朗宁,我们又被些不明来历的家伙包围了。”
  “别紧张,可能是自己人,叫他们上去问问。”白朗宁镇静的说。
  吕卓云挂上电话,一直楞楞的望着白朗宁。
  林大小姐一旁像个没事人儿一般,哼着流行歌曲,非常开心。
  过了一会,电话又响了,吕卓云听完,脸色果然轻松下来,笑着说:“白朗宁,你的神通越来越大,怎度连土皇帝的御林军也给调了出来?”
  “暂时借用几天,如果情况再严重,说不定把九龙主,四海龙王的人手都调来。”白朗宁得意的说。
  “哟,我的保镖好威风。”林雅兰唱着说。
  “大小姐,我要睡一觉,你请回房休息吧。”白的宁被她唱得心烦,有意赶走她。
  谁知没把林雅兰赶走,反将吕卓云唬了出去。
  “没关系,白天你尽管睡,我替你保镖,晚上我睡,你再替我保镖,如何?”林大小姐竟然开起白朗宁玩笑来了。
  “我要脱衣服了。”白朗宁成心吓吓她。
  “请便,要不要帮忙?”林雅兰笑嘻嘻问着,白朗宁一气之下,真的大脱特脱起来。
  林雅兰笑眯眯瞟着他,神态自若得很。
  白朗宁一面脱衣,一面瞄着她,最后脱得只剩下一套内衣裤,林雅兰仍然一付悠哉悠哉的模样。
  “林大小姐,你真的不走?”
  “我们女孩子都不怕,难道你还害羞?”
  白朗宁一气之下,汗衣也扒了下来。
  “哎唷,你怎么真脱?”林雅兰的脸红了。
  白朗宁理也不理她,又开始作出脱内裤的样子。
  “哎唷,等一等,我要出去。”
  白朗宁停住手,问:“你不是要给我保镖么?”
  “哎,你这人睡觉怎么连内衣都不穿?多难看?”林雅兰娇嗔的说。
  “自己不懂欣赏,还说难看,真是少见多怪,”林雅兰啐了一口,嘴里骂声:“缺德鬼。”
  急急推开通过浴室的门,穿回自己房里。

  (二)

  早晨起来一睁眼,林雅兰一定站在门边,一双大眼睛一眨一泛的望着他,洗睑也要被瞟着,吃饭也要被盯着,到外面察看一下地势,林雅兰也要站在阳台上瞄着他。
  对林雅兰来说,白朗宁就好像她刚刚买回来的大玩偶,弄得白朗宁没办法,只有尽量少和她接触。
  “吕兄,林大小姐的脑筋有没有问题?”白朗宁偷偷把吕卓云拉到无人之处问。
  “很正常。”吕卓云诧异的问:“有什么不对?”
  白朗宁把那两只大眼睛的情形,说了一遍,吕卓云听了,摇头叹气说:“白朗宁!不必太认真,林大小姐可怜得很,孤单单一个人,每天生活在惊吓中,连出外散散心的自由都没有,以她的年纪说来,正是个好玩的大孩子,却硬将她闷在家里,你叫她如何打发这漫长的日子?白朗宁,万一她找你麻烦,马马虎虎让她点算了。”
  白朗宁叹了口气,不禁对林雅兰生出了同情之心。
  吃过午餐,林雅兰又出现在白朗宁的门前了,一双大眼睛又开始看他。
  林雅兰有两个爱好,第一,特别喜欢听唱片,第二特别喜欢踢拖鞋,常常把电唱机连开十几个小时,也常常将拖鞋踢上半天,那鞋子往上一踢,在空中翻几个筋斗,又会穿到她脚上,就像白朗宁玩枪那么熟练。
  “大小姐,我们谈谈好吗?”
  “谈不过你,看得过你,所以不谈,乾脆看。”这就是她对付白朗宁的办法。
  白朗宁凑过去,笑看说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如果你老老实实答覆我,今天晚上带你去……散步,怎么样?”
  “散步有什么意思?”林雅兰无精打彩说。
  “那么你喜欢干什么?”
  “夜总会坐坐,舞厅泡泡还差不多。”
  “好吧,只要你回答得令人满意,到那里去玩都可以。”
  林大小姐又高兴了,一直催着白朗宁快问。
  白朗宁取出一张纸,往林雅兰面前一摆,说:“把你男朋友的名字都写出来。”
  林雅兰怔了征,说:“写男朋友的名字干吗?”
  “想知道一下他们的姓名。”
  林雅兰肩膀一耸,难过的说:“早都跑光了。”
  “没关系,以前的也好,现在的也好,随你写,写得越多越好。”
  林雅兰想了想,抓起那张纸,跑回房去,过了一会,果然写了满满的一张。
  白朗宁高高兴兴的接过来一看,气得一阵乱搓,摔在地上,原来满纸上面写的都是“白朗宁”。
  林雅兰得意的“咯咯”一阵桥笑,笑的开心极了。
  “大小姐,帮帮忙好不好?”白朗宁真拿她没办法,高兴就笑,不关心就哭,只有趁她高兴时求她。
  林雅兰笑够了,眼睛一翻,问:“你急着要他们的姓名究竟干什么用?”
  “保护他们。”
  “不必,让他们都死光算了。”林雅兰恨恨的说。
  白朗宁苦笑了笑,说:“他们死活不管,难道你不要出去玩玩么?”
  林雅兰被他说动了,眼睛转了转,问:“是不是要写出最好的男朋友姓名?”
  “当然。”
  “好吧。”说完,又跑回房去了。
  这次出来,果然写了三个人的名字。

  (三)

  “白朗宁!算了吧,这几天外面乱得很。”吕卓云有点担心的说。
  “吕兄放心,我早有防备。”
  吕卓云苦笑着坐进车厢前座,白朗宁陪林大小姐坐在后面。
  车子一开出大门,马上有两台车子跟缀上来。
  “要不要把后面的车子甩开?”司机问。
  “不必。”白朗宁安然说:“别开得太快,叫他们跟上来好了。”
  吕卓云不安的紧抓住枪柄。
  林大小姐拼命挽住白朗宁的手臂,脸蛋都吓白了。
  白朗宁知道她已经被前三次的凶险吓破了胆,所以一直在安慰她。
  车子开进闹区,林雅兰的脸色才渐渐好转,一路上东张西望,好像对香港的市街已经陌生了。
  车子在新加坡大舞厅门前停下,林雅兰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  “舞国艳后白丽娜”的七彩霓虹,一闪一闪照射着林雅兰的俏脸,更增添她几分兴奋神色。
  舞厅里的侍应生,匆匆迎上来,正想拉开林大小姐座车的车门,一路上跟踪在后的两台车子已然赶到,车身尚未停稳,一名壮汉已从车厢里窜出,一拳将那侍应生推开。
  另外十几名大汉,也通通跳出来,把林大小姐的车子团团包围住。
  吕卓云抽出他那把左轮,焦急地望着白朗宁,林雅兰更是吓得花容失色,躲在白朗宁怀里发抖。
  “别怕,是自己人。”白朗宁大声安慰两人,伸手将厚厚的防弹玻璃窗转开。
  立刻有名大汉弯身说:“白朗宁,稍等几分钟,为了你的安全,我们得先布置一下。”
  身旁另一名大汉,从窗口递进一具电晶体遥控对话器,说:“白朗宁,我们大哥要找你谈话。”
  白朗宁接在手里,把天线往窗外一送,里面已传出一串洪亮的笑声。
  “白朗宁,要跳舞为什么不到咱们自己舞厅去,新加坡那地方杂得很。”
  “没关系,有你丁景泰保驾,十八层地狱也去得。”白朗宁笑声回答。
  “你这小子就会计算我,这次我被你坑惨啦。”丁景泰哭一般的声音传进白朗宁耳里。
  白朗宁笑笑说:“丁兄,出几个人陪小弟打打前阵,你也并不吃什么亏,说的这么严重干吗?”
  “哎,人手当然算不了什么,我丁景泰不是糊涂蛋,还会不明白么?惨就惨在你那要命的第三条了。”
  “第三条?你现在那里?”
  “当然在飞达,既已答应你白朗宁,不来行么?”
  “可是依露有什么失礼之处?”
  “唉,别提啦,提起来真伤心。”丁景泰那苦兮兮的声音,听得白朗宁都有些心酸。
  “丁兄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白朗宁,一定是你昨夜里练错了功,把她给得罪了,今天一直把个漂漂亮亮的脸蛋拉的比马脸还长,柜子里的好酒不肯拿出来,硬把连四海龙王洗脚水都不如的东西朝我杯子里倒。老弟,替我想想,凭我丁景泰怎能喝这种酒?昨天那盘炒饭已经倒足胃口,今天又让我喝这种洗脚水,怎么吃得消么?”
  白朗宁哈哈笑说:“那就乾脆别喝算啦。”
  “没那么简单,喝得慢一点,她都要赶人。”
  “这么说来,只有委屈你丁兄了。”白朗宁知道依露的扭脾气一发,难应付得很,除了对丁景泰抱歉外,他也一点办法没有。
  “唉,你白朗宁的事,还有什么话说,就是真的洗脚水,也只有提着鼻子朝下灌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语声一紧:“来了,来了,好吧,你跳你的狄司可,我喝我的洗脚水,下次再谈。”
  “卡”地一声,声音断了。
  白朗宁笑着收起天线,把遥控对话器还回窗外大汉手里。
  这时又有两辆高级轿车停下来,男男女女跳下一大堆,男的西装笔挺,女的花枝招展,活像一群富豪之家的子弟。
  窗外大汉弯身轻轻说:“老五已先进去清场,再等两三分钟就好了。”
  白朗宁仔细一瞧,那堆花花公子果然都很面熟,其中一人正是中环帮的老五飞刀江静。
  吕卓云听得楞了楞,叹息说:“丁景泰这家伙真不简单,中环帮被他搞得比二年前更有声势了。”
  白朗宁点点头,说:“丁景泰这人雄才大略,这几年中环帮被他治理的景景有条,俨然香港第一大帮,足可与九龙王隔海对峙了。”
  “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。”吕卓云含笑说:“据我所知,丁景泰不是个好讲话的人。为什么独独买你白朗宁的交倩?”
  白朗宁悠悠叹息说:“凭丁景泰的地位和身手,大可不必买我白朗宁的帐,与我为友固然天下太平,与我为敌也兴不起什么大风波,只是这几年来,我们四把枪之间,内心早已滋生了一股浓郁的友情,见面时大家冷言相向,背后却彼此关怀无异手足,如今解超与他,为了两帮利益问题,闹得势同水火,萧朋又摇身一变而为警方大员,两人都与他日渐疏远,唯有我白朗宁依然如故,于是他便将对四把枪的情感,全部灌注在我一人身上,处处关照,事事忍让,既怕我突然变成仇敌?又怕我为仇敌所害,说起来,他的友情,实在令人感动。”
  吕卓云听得不断的点头。
  林雅兰却似懂非懂,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望着白朗宁发楞。
  这时,车门突然被拉开,四周大汉也分散开来。
  三人一起跳下车子,大摇大摆走进舞厅大门。
  迷人的气氛,动人的音乐,鼓舞起林雅兰寂寞已久的芳心,还没见到舞池的影子,便在白朗宁怀里扭摆起来。
  吕卓云一旁笑笑说:“白朗宁,你陪大小姐去跳吧。我要守住电路,免得你们乐极生悲,跳进鬼门关去。”
  “不必了。”身后突然露出个娃娃面孔,笑嘻嘻说:“我早就派人把守住了。”
  白朗宁头也不必回,听声音就知道是飞刀江静,摇首说:“那种地方,普通人手应付不来,还是把你那位公子兵请回来跳舞吧。”
  飞刀江静怔了一下,扭头仔细打量吕卓云一眼,惊声说:“我道什么人被白朗宁捧上了天,原来是吕大将。”
  “不服气么?”吕卓云翻着白眼说。
  飞刀江静摆摆手,说:“唬我没用,有本事到我大哥面前去耍。”
  “丁景泰有什么了不起?”吕卓云把眼一瞪:“那天我端着枪去找他,看他还拿什么神?”
  说罢,冷笑一声,扭身走了。
  白朗宁也被林雅兰拖开,只剩下飞刀江静,楞楞站在那里,突然从怀里取出对话器,躲到没人注意的地方!悄悄把天线拉了出来。

  (四)

  “白朗宁先生,好多天没见了。”衣帽间小姐接过林大小姐外衣,对白朗宁笑眯眯说。
  林雅兰瞄了白朗宁一眼,说:“原来你常常来。”
  白朗宁笑了笑,不声不响牵她走了进去。
  “白朗宁!怎么这么久没来,白丽娜……”侍应生突然发现林雅兰,急忙收口,干笑说:“我给二位找个好位子。”
  林雅兰瞟了白朗宁一眼,说:“原来你是舞国艳后白丽娜的熟客。”
  白朗宁耸耸肩,拥着她跟随侍应生走去。
  两人被带到紧*舞池的位子坐下。
  乐台上奏着强烈的热门乐,舞池里跳着疯狂的狄司可,变幻不定的灯光,照耀在舞池里一张张充满兴奋的脸上,虽然近乎狂癫,却充份表现出青春的活力。
  白朗宁并不大喜欢这种调调,除了故意寻白丽娜开心,硬拉她出出洋相外,平日还是喜欢跳跳贴面狐步舞,他认为唯有贴得紧紧的狐步舞,才能达到既开心,又实惠的目的。
  “白朗宁,请白小姐过来一块坐坐吧?”舞女大班凑上来说。
  以往白朗宁也常常带女朋友来玩,每次都要请白丽娜过来同坐,可是今天的情况不同,对象也不同,舞女大班当然不知道。
  白朗宁含笑摇摇头。
  待舞女大班一走,林雅兰笑笑说:“看来交情蛮不错嘛。”
  白朗宁乾脆以行动代表回答,推开椅子,一步一步朝池中摇去。
  林雅兰身子还没站直,已经开始摆起来了。
  白朗宁身子扭动中,两眼却不停的四周察看,直待江静等人一对对摇过来,将两人围在中间,才安心下来。
  林雅兰好像早将身边的危险完全忘记,拼命扯动着那付美妙的身段。直跳得脸上汗珠滚滚,身子依然扭的有劲得很。
  音乐停了,林雅兰柳腰丰臀还在微微摇幌。
  “大小姐,算了吧,人家都在看你呢。”白朗宁笑着说。
  林雅兰俏脸一红,赶快躲进白朗宁怀里,轻轻说:“跟你跳舞真过瘾!”
  “是么?”白朗宁含笑问。
  “嗯,”林雅兰点头说:“既安全,又神气。”
  “真的?”白朗宁故作惊容问。
  “当然是真的,”林雅兰认真说:“冯朝熙背后虽然说你是活土匪,我看却一点也不像,土匪那有你这么英俊潇洒?那有你这么威风?以前我爸爸有很多将军朋友,看起来都没你威风呢。”
  “以前你有很多男朋友,也没我英俊么?”白朗宁趁机套问她。
  林雅兰冷哼一声,把头朝旁边一摆,不出声了。
  音乐又响了,白朗宁正想开扭,却发现是慢拍子。
  “扭不成了。”白朗宁耸耸肩,说:“是狐步舞曲!”
  “放心,”林雅兰笑嘻嘻说:“这种贴面孔舞,更是我的拿手好戏。”
  果然,没等白朗宁伸手过来,林雅兰已经将他的颈子搂住,脸蛋也凑了上去,那股调调,连舞国艳后白丽娜也要稍逊几分。
  柔和的音乐,柔和的灯光,与方才的疯狂情调完全不同了。
  林雅兰整个身子紧贴在白朗宁身上,连两条大腿也非等白朗宁的腿贴上来,才肯挪动。
  渐渐她连眼睛也闭上了,闭的紧紧的,就像真的跟情人来跳贴面舞一样。
  白朗宁被她弄得非常尴尬,既不能照贴,也不便推却,只好睁着眼睛活受罪。
  突然,白朗宁发现两道明亮的大眼睛远远朝他扫来,仔细一瞧,正是老相好白丽娜。
  两人远远的便开始打暗号,白朗宁更是连转带拉的带着林雅兰朝白丽娜移去。
  白丽娜也渐渐凑过来,一看林雅兰那付消魂相,小嘴一撇,转了几转又不见了。
  乐声一停,林雅兰立刻放开紧抱白朗宁的手,轻笑说:“怎么样?贴得不错吧?”
  “好是好,却把我害惨了。”白朗宁苦眉苦脸说。
  “给你便宜占还不好,怎说我害你?”林雅兰不开心的说。
  “唉,”白朗宁故意叹了口气,说:“被你贴得几乎喘不过气,全身血液循环加速,一颗心差点从喉咙出来,直到现在还跳得厉害呢。”
  林雅兰听得“嗤嗤”一笑,说:“真的?让我摸摸看!”
  说着,当真伸手穿进白朗宁西服衣襟,朝里摸去,谁知没摸着那颗跳跃的心,却摸到一只冷冰冰的枪柄,吓得她急忙缩手回来,娇声埋怨说:“整天揣着这东西干吗?”
  “压住心脏。”白朗宁取笑说:“方才如果没它帮忙,心脏早就跳出来了。”
  林雅兰又是嗤一笑,送了他一个娇嗔的白眼,瞟的白朗宁真有些心跳了。
  音乐一只接一只响,两人也一直的跳,连座位都没曾回去过,一连跳了十多只。
  跳到后来,白朗宁实在吃不消了,硬把她抱了回去。
  两人回到座位,刚刚坐稳,白朗宁立刻发现白丽娜坐在他不远的对面,正对他眯眯微笑,白朗宁一面逗着林雅兰闲聊,一面朝白丽娜瞟去。
  白丽娜也一直把两只媚眼不停地朝白朗宁乱飞。
  忽然,白朗宁发觉白丽娜的眼神里吐露出一丝迷惑的光芒,心里不禁一惊,急忙扭头望去,只见一个面貌陌生的侍应生,托着一只茶盘,直奔他而来,转眼已到了眼前。
  白朗宁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,一腿将椅子对准那人蹬去。
  那侍应生身手非常了得,耸身越过椅背,人尚未到,茶盘已先甩出,直对白朗宁脸上飞来。
  一片惊呼声中,白朗宁刚刚避过茶盘。一道青森森的刀锋已经到了胸前。
  白朗宁闪避不及,双手同出,硬生生把那侍应生持刀手腕抓牢,猛将身形一转,那侍应生一双惨叫,人带刀同时翻了出去。
  一旁飞力江静等人,早已一拥而上,抓人的抓人,保驾的保驾,舞客们也纷纷起身,东窜西逃,当场情势大乱。
  在一片混乱中,又有数十个身着侍应生服的大汉窜出,直向白朗宁攻来。
  白朗宁一手抱住林雅兰,一手抓住手枪,慢慢朝角落里退去。
  这时江静等人的刀枪早已出手,连连惨嚎声中,场中情况更加凌乱。
  “江静,不要误伤舞客,赶快调人。”白朗宁大声吩咐。
  飞刀江静应了一声,立刻抓出遥控对话器,呼喊外面的同伴接应。
  潜伏门外的中环帮弟兄,一批一批拥进来,在江静的调配下,一部分加入战圈,一部分掩护舞客退出舞池。
  转眼舞客退尽,白朗宁手中的枪开始怒吼起来。
  一阵惊人的快射,对方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。
  林雅兰的身子被白朗宁紧挤在墙角,她拼命支起脚尖,从白朗宁肩膀上偷看外边的战况,温暖的呼吸,正好喷在白朗宁后颈上,喷得他奇痒难熬,几次差点误伤了中环帮弟兄。
  敌方显然被白朗宁的神射,和中环帮源源不绝的援兵吓住,再也不敢恋战,纷纷从太平门退走。
  惊心动魄的战场,马上静了下来。
  紧藏在白朗宁身后的林雅兰,伸手将他拦腰抱住,笑嘻嘻说:“白朗宁,你的枪法真棒,中环帮几十个人都比不上你一个。”
  一直掩护在白朗宁身前的飞刀江静,听得蛮不服气,说:“有什么稀奇,我们大哥比他还棒。”
  “真的?”林雅兰贬着大眼睛问。
  “当然是真的,”白朗宁大声说:“他们大哥的子弹是特制的,一颗子弹最少可以连咬好几人。”
  白朗宁说完,自己也觉得不像话,忍不住一阵耸声豪笑。
  这种话如若出自别人之口,中环帮弟兄一定跟他拼命,但白朗宁在他们心目中,早已视同自己人一般,大家非但不以为怪,反而陪同他一起大笑。
  林雅兰在白朗宁身边,好像真的有了安全感,也跟着大家笑起来。
  突然,从外面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。
  众人不禁大吃一惊,一同止住笑声,掏出家伙准备再干。
  转眼间,一批警察当先冲入,侯先生、萧朋、冯大律师等人也同时奔进舞池。
  “白朗宁,怎么样?”萧朋大声喝问。
  “放心,有我白朗宁在场,还会打败仗吗?”白朗宁大刺刺的说。
  侯先生走上来,朝舞池里看了看,摇头叹息说:“唉,地下这么多死伤,也真亏你们还笑得出来!”
  “不笑难道还哭吗?”不知天高地厚的飞刀江静,顶了侯先生一句。
  这句话果然出了毛病,侯先生把眼睛一瞪,大声说:“这些是什么人?通通给我抓起来。”
  “慢点!慢点,”白朗宁走上去,陪笑说:“您误会了,这几位都是林家合法雇用的保镖!”
  “合法雇用的保镖?”侯先生半信半疑向冯大律师追问:“冯兄,这些人都是经你手雇用的吗?”
  冯大律师既不便否认白朗宁的话,也不能骗他的老朋友,正在期期艾艾的不知如何回答是好,林大小姐接腔说:“冯朝熙,你这律师怎么越干越怕事,连替我雇用的人也不敢承认了?”
  “咳咳!舞池里光线太暗,我还没看清楚,怎能胡乱承认。”冯大律师走上几步,皱眉在这群凶神的脸上扫了一眼,硬把嘴角朝上吊吊说:“老侯,一点不错,这些都是我用的人。”
  侯先生也不为已甚,笑笑说:“就算你冯大律师说的不是黑心话,那么这些死伤怎么办?”
  “不劳费心,”一旁林雅兰娇声说:“自有冯朝熙出庭打官司,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  侯先生冷冷一笑,说:“由你们胡搞去吧,萧朋,我们走。”
  侯先生一出门,所有的警察也跟着退走。
  冯大律师顿足大叫:“白朗宁,你为什么把大小姐带到这种地方来?”
  林雅兰抢着说:“别错怪白朗宁,是我自己要来的。”
  冯大律师苦笑说:“好吧,既然你大小姐维护他,我也没话可说,不过我身为你的保护人,不得不告诉你,花钱消罪在香港不是件难事,自己的安全却要自己留神,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大家都不好过。”
  林雅兰走到冯大律师面前,轻轻在大律师老脸上摸了一把,笑嘻嘻说:“多谢你的好心,我自会留意的。”
  大律师与律师不同,在香港的社会地位非常高,冯大律师平日连个笑脸都不肯轻易露一露,如今被林雅兰当众一摸,弄得他尴尬万分,急忙倒退两步,说:“吕卓云死到那里去了?”
  白朗宁这才想起守住电路的吕大将,急忙冲了出去。
  “吕卓云,吕卓云。”白朗宁见电机房门大开着,人还没到,便已大喊起来。
  里面像狮子吼般应了一声。
  白朗宁冲进去一看,地上挺挺躺着五具尸体。
  飞刀江静也随后冲了进来,惊声问:“这么多?”
  吕卓云鼻子里哼了一声,说:“凭你们几个乳臭未乾的毛小子,应付得来么?”
  飞刀江静把颈子一缩,嘻嘻说:“算你狠,好了吧?”
  三人回到舞池,冯大律师正指着经理鼻子,像教训孙子似的,说:“你窝藏凶手,刺杀顾客,我不告你已是天大的面子,你居然还敢提出赔偿问题,我看你是不想在香港混了。”
  舞厅经理被骂得一楞一楞的,看看被毁的家俱和躺在地上的尸身,再瞧瞧冯大律师脸色,连连唉声苦叹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林雅兰一旁摆摆手说:“算了,明天叫他把损失单送来,用不着为些小钱难为他。”
  冯大律师惊奇地瞧瞧白朗宁,又看看林雅兰,心说:这丫头今天怎么变了?
  在舞厅经理千恩万谢的恭送下,白朗宁拥看林雅兰窜进车箱,正对远远的白丽娜飞眼做别,中环帮一名大汉又把对话器递进来。
  “白朗宁,”丁景泰笑呵呵说:“听说吕卓云那家伙被你捞去了?”
  “你的耳朵真长。”
  “白朗宁,打个商量怎么样?”
  “说说看吧。”
  “这场仗打完,把他让给我如何?”
  “让给你?”
  “我……我出高价。”
  “丁兄,你以为吕大将那种人,花些钱就能买到手么?”
  “唉唉,”丁景泰叹息说:“为什么你们都不喜欢我?难道我丁景泰做人那么差劲?”
  “丁兄,”白朗宁笑了,“像你这种朋友,打着灯笼都难找,我白朗宁第一个就想交你,可是一谈到入你中环帮,情形可就完全不同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被你丁景泰看上眼的,大都是些顶尖人物,起码也是一流高手,这些人个个心高骨傲,那个愿意屈居人下,甘做你丁景泰副手?”
  “嗯,有道理。”
  “丁兄,以你目前的人手,也该满足了,不但手下名将如云,且与我白朗宁推心置腹,有如弟兄一般,萧朋跟你处境虽然不同,但相惜之心,也不在我白朗宁之下,放眼港九,还有谁比得上你?”
  “哈哈哈,对,对,就是九龙王孙禹,也未必比我强到那里。”
  “只有一点,我真替你遗憾。”
  “那一点?快说,快说。”
  “快枪解超。”
  “唉唉,事关帮中数百名弟兄生计问题,有什么办法?”
  “给他点方便,对你中环帮也未必有大损失,像解超这种血性朋友,不好找哇。”
  半晌没声音,突然“卡”的一声,线路断了,显然丁景泰不愿再谈论这个使他伤透脑筋的问题。
  白朗宁随手把对话器往那大汉怀里一丢,朝司机挥挥手,车子立刻飞驶出去。
  “怎么把我也扯上了?”吕卓云回头问。
  “丁景泰想出高价把你买过去。”
  “哼,少做他的春秋梦。”吕卓云冷哼一声说:“我对他中环帮才没胃口呢。”
  “丁景泰对人实在不坏,能够跟上他,也不失为一条明路。”白朗宁认真说。
  吕卓云越听越摇头,摇到最后,突然回身抓住白朗宁的膀子,正容说:“白朗宁,我对你的兴趣倒大得很,等这次事情完,乾脆你把北角接下来,我吕卓云一定帮你轰轰烈烈搞一场,凭咱们两人的身手和人望,并不一定比他中环帮差到那去,你看如何?”
  “吕兄,蒙你看得起,小弟先谢啦。”白朗宁停了停,憾然接着说:“现在的黑社会,已经不同往昔了,你看九龙、中环两帮,都先后走上企业路线,帮中出钱经营各种营利事业,弟兄们安份守己替帮会赚钱,有了钱便有声势,有了声势才能固守地盘,大家也才有口饭吃,我们既无财力,又没有好地盘,拿什么兴帮闯业,难道像以往一般专*聚赌抽头,到土婊馆收花捐维持么?吕兄,不简单,我们这两把枪虽然罕有敌手,可惜凭玩刀耍枪闯天下的时代早已过去了。”
  “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只要咱们有恒心,不怕不能成大业。白朗宁,别泄气,听我老吕的话保证没错。”
  白朗宁拍拍吕卓云的肩膀,说:“这件事还早得很,以后慢慢谈吧。”
  吕卓云昂首一阵敞笑,笑声里充满豪气,那神态就像几年前在黑道打滚时一般模样。
  林雅兰似懂非懂的静静听着,两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两人。

  (五)

  清晨起来第一眼看到的,就是倚在浴室门边,林雅兰踢在空中翻筋斗的那只绣花拖鞋。
  整个上午,耳朵里尽是电唱机播出的流行歌曲,好不容易挨到中午,林雅兰那对无声的眼睛又来了,看得白朗宁几乎把饭扒进鼻孔里去。
  白朗宁再也忍耐不住,吃过午饭,把林雅兰提进卧房,指着鼻子狠声说:“我警告你,以后你再敢拿眼睛死盯着我,我一定好好揍你一顿,到时可别怪我不够客气。”
  这办法果然收效了,可惜仅仅收效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以后,那两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,又偷偷瞟了过来。
  白朗宁真拿她没办法,只有随她去了。
  其实现在的林雅兰,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,每天闷在笼子里,见到生人当然睁圆眼睛看,叫她干什么?
  白朗宁正要睡午觉,浴室的门又开了,林大小姐那满天翻飞的绣花拖鞋又登场了。
  那拖鞋飞的虽然好看,里面却充满了孤独情调,白朗宁一点都不喜欢。
  他非但不喜欢那只拖鞋。对林雅兰本人也不感兴趣,在白朗宁的头脑里,林雅兰虽然美冠群雌,却终归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影子,何况她既不能像依露般惹人心动,也不能像张佩玉般使人心急,更不能像白丽娜般逗人心痒,甚至连令人开心的海棠都比不上,最多只能叫白朗宁为她的处境感到心酸而已。
  “大小姐,你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?进房连门也不敲一下。”
  “别冤枉好人,人家正站在两房交界上,根本算不得进门。”
  白朗宁无可奈何的摆摆手,说:“好吧,算我错怪了你,现在我想睡一会,你可以走开了。”
  “你睡你的觉,我踢我的鞋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彼此两不相涉,何必一定赶我走开干吗?”
  白朗宁无名火起三丈,正待发作,冯大律师的请驾电话,适时赶到。
  白朗宁如获重释,急忙把看顾她的责任交给吕卓云等人,匆匆冲下楼去。
  林雅兰急忙追赶上去,说:“白朗宁,带我去好不好?”
  “不好?”
  “卖个交情了。”林雅兰像个尾巴似的跟在白朗宁身后。
  “不卖。”
  “谈谈条件怎么样?”林雅兰半跟半跑,苦声哀求着。
  “免谈。”
  林雅兰气得脚一踩,恨恨说:“不去就不去,有什么稀奇。”
  “那就请回吧。”
  林雅兰停下脚步,双手一叉,气呼呼喊着:“你请我也请不动了。”
  白朗宁回身笑问:“真的?”
  “当然真的。”林雅兰嘟着小嘴,耸耸鼻头说。
  白朗宁哈哈一笑,说:“正好。”
  林雅兰一气之下,绣花拖鞋真朝白朗宁飞去。
  白朗宁一把捞在手里,反手甩上阳台,头也不回,大摆大摆跳上车子,直朝大律师事务所驶去。

  (六)

  “白朗宁,听说昨晚你又出个大风头?”白朗宁刚刚走出电梯,李玲风已经笑盈盈迎上来问。
  “那种风头还是少出为妙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免得遗憾终生。”
  李玲风一时百思不解的模样问:“你这人连死都不怕,还有什么值得遗憾的事?”
  “死了倒是小事一宗,充其量只当早睡一会见,可是在临死之前,未能见你一面,岂非大大的憾事。”
  李玲风这才知道白朗宁在开她玩笑,微微怔了一下,含笑摇头,扭身摇摆着柳腰走进了办公室。
  白朗宁跟着走进去,正想跟她聊聊天,冯大律师已闻风赶出来,一把将他拖进里间。
  “白朗宁,求你高抬贵手,饶了我吧。”冯大律师双手合十的说。
  “什么事?”白朗宁被他拜得糊里糊涂问。
  冯大律师苦眉苦脸说:“别再带林大小姐去那种杂乱地方,那些地方太危险了,万一弄出什么差错,岂非前功尽弃,教我如何对得起故去的林千翔,教我如何对她叔伯辈交代?”
  “难道你要让她长期过着软禁式的生活?”白朗宁不以为然说。
  “有什么办法?安全第一啊。”
  “大律师,我看你乾脆把她送进赤柱监狱算了,既安全,又省钱。”
  “胡说,我并非绝对不准她出来,只是别去那种不安全的地方就好了。”
  “请问大律师!什么地方安全?”
  冯大律师嘴巴大开,却讲不出话来了。
  “大律师,长期躲躲藏藏,终归不是办法,长此下去,不被那群人打死,也要被自己闷死了?你看她那只绣花拖鞋,踢得又新奇又熟练,已经可以到夜总会表演了,家里情爱缠绵的流行歌曲唱片,更是多得不可胜数,如果不老闷得发慌,拖鞋岂能踢得那般热巧,如果不寂寞得要命,怎会一天到晚听那些哥哥爱妹妹,妹妹爱哥哥的肉麻歌曲,大律师,请救救她吧,再闷下去真把她毁了。”白朗宁拼命想说服冯朝熙。
  “怎么才能救她脱险呢?”冯大律师问。
  “把那些坏人一网打尽。”
  “这事情不简单,忍忍再说吧,也许那些人会知难而退的。”冯大律师是个有声望,有地位的人,当然不愿意大动干戈。
  “纵然再等十年廿年,那群人也绝不会轻易放手的,除非他们达到目的。”
  “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”
  “钱。”
  “唉,有钱也并不一定幸福。”冯大律师叹息说:“就以林大小姐来说吧,虽然家财百亿,资产遍及欧亚两洲,却连一天安逸的日子都过不到;自从林千翔一死,几乎每天都在躲躲藏藏,从新加坡躲到曼谷,又从曼谷躲到东京,一直都未曾摆脱那群魔鬼的纠缠,去年偷偷把她接回香港,刚刚轻松几天,又出了毛病,差点把小命都送掉,我真搞不懂,那些人的目的既然是钱,为什么三番两次想谋害她呢?杀了她钱也不会飞到他们手里去啦?”
  白朗宁听得心里一惊,急忙追问:“其他地方也发生过人命案子?”
  “唉,”冯大律师又叹了口气,说:“已经死了七八个了。”
  “死的一定都是林大小姐的男朋友。”白朗宁好像在自言自语。
  “对,你怎么知道?”冯大律师奇怪的问。
  “只要你大律师动动脑筋,从头到尾仔细想想,也不难发现这案子的关键。”
  冯大律师想了想,摇头说:“年纪老了,脑筋也慢了,你就乾脆说给我听听吧。”
  “那主谋者并不想杀害林大小姐,他的目标是林大小姐身边的男朋友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他要孤立林雅兰,让她找不到男人,最后自然带着亿万家财嫁给他。”
  冯大律师恍然大悟说:“人财两得。”
  “不错。”
  “那主谋者是谁?”冯大律师紧张的问。
  “当然是林雅兰男朋友其中之一了。”
  冯大律师忽然叹了口气说:“林大小姐男朋友多得比海里的鱼少不了几个,想查也没法查啊。”
  “没法查也要查,”白朗宁说。
  冯大律师想了想,说:“也许她自己心里有数,你回去问问看。”
  白朗宁摇头说:“还是你去问吧。”
  “嗳,我这么大年纪!怎好追问这种事,还是你设法问问她吧。”
  “如果她不肯讲呢?”
  冯大律师大声说:“不讲也要逼她讲。”
  “好吧,”白朗宁耸耸肩,把林大小姐写给他的名单递给大律师,说:“你先查查这三个人的底细。”
  冯大律师看也没看,随手按了按桌上的按钮,李玲风像只粉蝶似的飞了进来。
  “查查这三个人的来历!”
  李玲风看了一眼,楞楞说:“人都死了,还查他们干吗?”
  白朗宁跳起来问:“怎么死的?”
  李玲风摇头笑着说:“这三人便是代替林大小姐死掉的那三个忠心耿耿的男朋友。难道你还不知道?”
  “这该死的臭丫头。”白朗宁咬牙切齿说:“回去非得教训她一顿不可。”
  “你要教训那一个?”冯大律师急声问。
  “当然是林雅兰。”
  “你……你要怎样教训她?”冯大律师有点发慌了。
  “严刑逼供。”
  “严刑逼供?”冯大律师吓了一跳,说:“她有什么供好逼?”
  “全部男朋友名单。”
  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急得冯大律师声音都变了,双手乱摆说:“她又不是那群坏蛋,你怎能对她乱来?千万使不得啊。”
  “她比那群坏蛋也好不了多少。”说罢,再也不听冯大律师那一套,气呼呼冲了出去。

  (七)

  车子像坦克车般冲回林公馆,白朗宁像头野牛似的冲上二楼。
  “轰”地一声,林大小姐的房门被闯开了。
  电唱机亮着,里边正播放着软绵绵的情歌。
  白朗宁走上去,抓出正唱到一半的唱片,摔了个粉碎。
  “哗哗哗”的水声。从浴室里传出来、白朗宁冲到浴室门外,几次想破门而入,终于忍了下来。
  浴室里的林雅兰,似乎被突然中断的歌声迷惑住了,关掉蓬头,娇声问:“谁?”
  “白朗宁。”那声音活像野牛叫。
  浴室里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笑声,笑声一住,林雅兰娇滴滴呼唤说:“白朗宁,进来嘛,帮我擦擦背嘛。”
  白朗宁冷哼一笑,当真推门闯了进去。
  林雅兰正赤裸裸的站在依然滴水的莲蓬头下,羊脂白玉般的皮肤上,沾满了亮晶晶的水珠,修长的大腿,浑圆的丰臀,平坦的小肮以及纤细的蜂腰,几乎将女性的美表现得淋漓尽致,尤其那对由于双臂高抬着整理云发而更加挺耸的酥胸,更是摄人心魂,纵然是铁汉,也一定被她溶化。
  可是气头上的白朗宁,根本没将这些优越的条件看在眼里,直冲上去,把林雅兰高抬的粉臂一拉,狠声说:“擦背没学过,我倒想替你松松骨。”
  “哎哟,哎哟,你……你怎么真进来了?”林雅兰一直斜着身子,根本没发觉,也没想到白朗宁真闯进来。惊得她花容失色,颤声喊叫。
  “你既然有胆子喊我进来,怎么又怕起来了?”白朗宁冷笑着。
  “人……人家跟你开玩笑嘛。”
  “林雅兰,你的玩笑开得太多了,”那声音好像从冰箱里取出的冰块,又冷又硬。
  只吓得林雅兰身子拼命往后缩,剩下的一只手,顾得上面,顾不得下面,顾得下面又顾不得上面,弄得她又羞又怕又急,手臂慌乱的上下乱挡。
  “林雅兰,你的胆子真不小,居然敢戏弄起我白朗宁来了。”白朗宁大声怒吼。
  “开开玩笑有什么了不起,也用不着发这么大脾气呀。”林雅兰羞愤之下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  白朗宁一巴掌打了过去,声音又响又脆,打在什么地方连他也不知道。
  “哎哟,哎哟,你敢打人?”林雅兰尖叫着。
  “几十条人命都完蛋了,你还敢开玩笑,不打你打谁?”
  “我……我对你开开玩笑,跟几十条人命有什么关系?”
  白朗宁抓出那三个死鬼的名单、说:“你竟敢写三个死人名字骗我?”
  “人家只记得这么多嘛。”
  白朗宁越想越气。抡起巴掌又是两下,打得更响更脆。
  只打得林雅兰一阵乱跳,最后竟哭了起来,边哭边说:“你这人太不讲理,怎么动手就打人,打的人家痛死了。”
  “痛就快说,不说还要打。”
  “我偏不说,你乾脆打死我吧。”林雅兰大小姐脾气发了,跟白朗宁较上劲儿了。
  白朗宁也蛮不客气,当真打了起来,“拍拍”一阵狠打,打的林雅兰又喊又跳,最后实在吃不消了,急忙说:“别打了,我说,我说。”
  白朗宁停下手来,掏出纸笔,往林雅兰面前一送,大声说:“通通写下来,少一个还要打。”
  林雅兰哭哭啼啼接过纸笔,一会便写出十几个,正想还回去,白朗宁已大声说:“不够,再写。”
  林雅兰已经被他打怕了,慌慌张张又加了几个。
  “不够,再写。”
  林雅兰收住哭声,想了又想,又添了几个。
  “不够,不够,还要写。”白朗宁得理不饶人。
  “人家实在想不起来嘛,”林雅兰可怜兮兮说。
  白朗宁一把抓回名单,朝袋里一塞,狠狠说:“限你明天中午之前全部想出来,否则打得更重。”
  说罢,打开通往自己卧室的房门,闪身退了出去。
  林雅兰又羞又气,摸索着被打的地方,哭得非常伤心。
  谁知退出不久的白朗宁,忽然又闯进来。
  “你……你还进来干吗?”林雅兰抽抽泣泣问。
  “林雅兰,我警告你,以后入浴只能锁你那边的门,如果你再敢扭住通往我房间门锁,我扯断你的胳臂。”
  白朗宁冷笑几声,又朝林雅兰赤条条的身子上下扫了一眼,满脸不屑说:“放心吧,我白朗宁要动脑筋也不会找你这种半生不熟的货色,比你好的见得多了。”
  话声未了,身子已经冲出门外,狠狠把门带上。
  “白朗宁,你太不讲道理。”林雅兰高声大喊。
  “不高兴尽管通知冯朝熙,教他解聘我。”
  “等一会我立刻通知他,马上教你滚蛋。”
  白朗宁理也不理她,急忙着手抄写那张潦潦草草的名单。
  过了不到三分钟,浴室门打开了,林雅兰红红的眼睛,披着件浴抱走出来。
  白朗宁看也不看她一眼,抓起电话,接通冯大律师事务所,把听筒递了过去。
  电话就在白朗宁身边,冯大律师焦急的声音虽然很小,白朗宁也能听得很清楚。
  “大小姐,有事吗?”
  “白朗宁找我要过去男朋友的名单。”林雅兰平静的说。
  “告诉他了吗?”
  “随便给了他几个,”林雅兰瞟了白朗宁一眼,得意洋洋说:“差不多三分之一吧。”
  “为什么不完全告诉他?”
  “急什么?慢慢来嘛。”
  “大小姐,事关紧要,不能耍孩子脾气啊。”
  “只要他客客气气,我自然会告诉你的。”说着,又膘了白朗宁一眼。
  “方才他对你……没什么吧?”
  “嗯……还不错!蛮客气的。”
  “那就好了,那就好了,还有事吗?”
  “白朗宁的月薪多少?”
  “咳咳,六万港币,是不是太高了?”
  “不高,不高,我看他这人眼睛虽然不亮,却蛮会打人的,下个月再加他一万。”
  “还……还要加?”冯大律师的声音好紧张。
  “钱是我的,你这么紧张干吗?”
  “好,好,下个月照加。”
  一声拜拜,林雅兰轻轻把电话一挂,望着白朗宁说:“方才真把我气死了,后来仔细想一想,你待我还算不错。”
  “打得不够重吗?”
  林雅兰鼻子里哼了一声,说:“现在还疼呢,还说不够重?”
  “那么一定是选对下手的地方了?”
  林雅兰啐了一口,扭扭身子,说:“都不对,都不对。”
  白朗宁头也不抬,只低头继续抄写名单。
  “告诉你吧,”林雅兰推了白朗宁一把,说:“你能在盛怒之下,不忘记我的安全,足证明待我还不坏。”
  “原来是房门的事。”
  “因此我的气便消去了一半。”
  “另外一半呢?”
  “当然还闷在肚子里。”
  “别气了,下次我保证打轻一点。”
  “打几下倒无所谓,只是你的话太气人了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
  “当然是半生不熟那种气死人的话了。”
  白朗宁自己也觉得太过份了,笑了笑说:“那是故意气气你的,别认真,其实你已经熟的像个熟透的苹果一样。”
  “还有……你说比我好的见得多了,是真的么?”
  “逗你玩的,像你这种身段,香港也找不出几个来,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呢。”
 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
  “气都消了吧?”
  林雅兰噗嗤一笑,说:“逗你玩的,其实气早就消了,不然怎会给你加薪,一加就是一万,钞票又不是拾来的!”
  “加不加薪倒无所谓,”白朗宁趁机游说:“倒那三分之二的名字,能不能告诉我?”
  “当然可以,不过……有条件。”
  “什么条件?”
  “白朗宁,”林雅兰突然弯下身,几乎咬住白朗宁的鼻子,说:“你吻过多少女人?”
  白朗宁楞了楞,说:“不多,也不算少。”
  “唉,”林雅兰悠悠叹息说:“我还没开过洋荤呢。”
  白朗宁发觉情形不对,急忙低下头,又开始抄起名单来。
  “喂,”林雅兰又推了白朗宁一把说:“你吻我一下,我告诉你一个名字,怎么样?”
  “这么大丫头,怎么一点不害燥。”白朗宁笑骂着。
  “不愿意算了!”林雅兰小嘴一嘟,回身就走。
  “等一下,等一下。”白朗宁想起那些人名的重要,急忙把她喊住。
  林雅兰俏生生贴了上来,比昨晚那场舞贴得还要紧些,嫣红的樱唇,一直送到白朗宁嘴边。
  白朗宁毫无选择余地,只有轻轻吻了下去。
  单子上多了一个名字,白朗宁意犹未足,又吻了下去,于是……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十四章 尾声
    第十三章 血泪太平山
    第十二章 风雨悲大将
    第十一章 漏网之鱼
    第十章 往事
    第九章 强敌压境
    第八章 神机妙算
    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
    第五章 情场·战场
    第四章 走马上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