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枪手.手枪 >> 正文  
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 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

作者:于东楼    版权:于东楼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9/11
  (一)

  唇边余香犹在,白朗宁已经赶到华灯初上、人潮汹涌的中环闹区。
  “飞达”门外霓虹灿烂如昔,四周却弥漫了一层紧张气氛。
  白朗宁窜出车厢,中环帮弟兄立刻将车子接过去,好像已经知道白朗宁行踪,早就等在那里了。
  刚刚进门,丁景泰洪亮的笑声马上传进耳里。
  “好快。”丁景泰迎上来,说:“比我预计早到一分钟。”
  “看来我的一举一动,都在你的眼线里了。”
  “岂止你白朗宁,”丁景泰得意说:“凡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都在我的追踪网内,任何行动,半分钟之内即可传进我的耳朵里。”
  白朗宁大拇指一挑,说:“真有你的!”
  丁景泰又是一阵豪笑。
  两人习惯的坐在酒台外角,依露早已将酒斟好。
  白朗宁惊奇的瞟瞟依露,对她的友善态度非常诧异。
  “看什么?”依露绽露出雪白的皓齿,说:“刚刚分别一天,就不认识了?”
  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当然要多看几眼才对。”丁景泰一旁说笑。
  白朗宁举杯喝了一口,含笑说:“难怪丁兄如此开心,原来杯子里已经不是四海龙王的洗脚水了。”
  “什么洗脚水?”依露问。
  丁景泰皱皱眉,犹有余悸说:“昨天那瓶酒,你是从那里弄来的?”
  依露噗嗤一笑,翘起足尖,几乎把身子爬上酒台,伏在白朗宁耳边说:“看在第三条份上,再饶你一遭,如果再犯在我手里,哼,洗脚水也休想。”
  白朗宁含笑举起右手,如同法庭上宣誓模样。
  依露满意的笑了笑,依依不舍照顾生意去了。
  白朗宁把从林雅兰处打听出的所有名单取出,摊在丁景泰面前,问:“丁兄,这些人中,有熟识的吧?”
  丁景泰仔细看了一遍,说:“没熟人,如有必要,我可以派人查查。”
  白朗宁摇摇头,说:“查也未必有结果,反而耽误时间,因为这些人几乎都是外埠来的。”
  丁景泰在台子上拍了一下,说:“萧白石或许认识。”
  白朗宁听了,迫不及待站起来,拔腿就走。
  “现在就去?”丁景泰拉住他问。
  “恨不得长出翅膀来!”白朗宁急急说。
  “别急,别急,先让我把路线替你铺好。”丁景泰说着,匆匆抓起遥控对话器。

  (二)

  “白朗宁,什么事如此匆忙?”站在艇上中环帮弟兄,大声喝问。
  “去找萧白石。”
  “萧朋已先一步去了。”
  白朗宁点点头,飞步跃上汽艇,拼命催促那人快开。
  汽艇以最高速度驶近对岸,岸上早有车子等待。
  白朗宁知道是丁景泰事先准备好的,也不多问,急忙跳了上去。
  车子一阵飞驰,转眼到了九龙帮大本营,气势宏伟的盘龙大厦。
  白朗宁匆匆忙忙走进去,急步窜进直达高层的电梯。
  “先生要到几楼?”电梯女服务生问。
  “十六楼!”
  女服务生呆呆瞪着他,却不肯开动。
  “十六楼去不得么?”白朗宁喝问。
  “去得,去得,”电梯外面闪出一名壮汉,一面接口回答,一面对女服务生递个眼色。
  女服务生吃惊地瞟着他,一直瞟到十六楼。
  “欢迎,欢迎。”电梯口等待的九龙弟兄说:“难得白朗宁先生大驾光临。”
  “萧白石在么?”
  “不要先见见我们大哥吗?”
  “先见萧白石,再见孙禹不迟。”
  那人怔了一下,说:“是,是,不过,……萧二哥正在天台上跟他弟弟谈话。”
  白朗宁想了想,问:“我可以上去吗?”
  “白朗宁先生是自己人,当然可以上去。”
  白朗宁说了一声,急步奔上天台。
  远远已听到萧朋的吼声:“目前中环帮已经全体总动员,七海帮也已参战,白朗宁更是站在危机四伏的最前线,随时都有丧命可能,你九龙帮真的无动于衷?”
  “事体重大,不得不从长计议。”萧白石的声音非常和平,了无他弟弟那股火气。
  “一定要等大家全都死光,对方逼过了海,你们才肯动么?”
  “别跟哥哥发脾气,九龙帮不是咱们萧家的,哥哥作不了主啊。”
  “九龙帮的事,你萧白石作不得主,连三岁的小孩子也不会相信。”
  “信也罢不信也罢,反正哥哥说作不得主,就是作不得主。”
  “既然你不愿作主,请你带我去见孙大哥,我直接跟他去谈。”
  “不必,谈也没用。”
  “没用也要谈。”
  萧白石笑了,笑好一会,才说:“你还是回去吧,要谈可以,换白朗宁来吧。”
  “为什么一定要白朗宁来?”
  “老大的决定,哥哥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  白朗宁暗骂了声:简直在胡说八道,九龙帮那有他萧白石不清楚的事?真是骗三岁幼童也骗不过了。
  “白朗宁来谈就一定可以?”
  “谈得好,当然可以。”
  “随时都可参加?”
  “其实九龙帮早已进入备战状态,只要老大一点头,三分钟之内,香港的实力即可增加一倍。”
  “好,我去找他。”
  白朗宁知道现身的时辰到了,学着平剧的调门,大声唱道:“白朗宁来也。”
  “喝,”萧白石难得的微微一惊,笑着说:“说起曹操,曹操就到,白朗宁,你好快的腿啊。”
  白朗宁嘻嘻走上去,说:“人家都说我白朗宁枪快,如今萧兄说我腿快,听起来倒蛮新鲜的。”
  萧朋一见白朗宁露面,早已高兴的合不拢嘴巴,笑着说:“你来得正好。”
  白朗宁摇首自嘲说:“想不到我白朗宁也变成了风云人物。”
  “在我九龙帮心目中,你白朗宁极具身价,的确当得起‘风云人物’四字。”
  白朗宁怔了怔,问:“怪了,我白朗宁与你九龙帮虽然相处不恶,也不至于有这么高的身价才对。”
  萧白石走进楼梯,朝下面弟兄吩咐几句,回身微笑说:“究竟缘由何在,跟我们大哥一谈,便知分晓。”
  萧白石话声方住,身旁已响起一阵“隆隆”之声。
  白朗宁仔细一瞧,不禁大吃一惊,原来平平坦坦的天台一角,竟然慢慢浮升起来。
  渐渐从那浮升之处露出了灯光,那灯光越来越亮,天台也越升越高,转眼工夫,一间宽大的厅房,已经整个浮出天台。
  白朗宁这才知道天台上布有机关,浮升出来的大厅,必定是九龙王孙禹的特殊会客室。
  少时机器声消失了,那大厅就像天台上的一部分,安安稳稳停在三人眼前。厅里灯火通明,陈设豪华,比一流的豪华饭店还要富丽得多。
  厅中摆着几张高大的*背沙发椅,其中一张沙发忽然一转,高大雄伟的九龙王孙禹,正安安稳稳的坐在椅上,厅前一排攻璃门自动打开,九龙王豪放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。
  “太平山下四把枪到了一半,难怪这幢大厦都有些摇撼的感觉。”
  白朗宁萧朋相对一笑,两人都知道九龙王一向喜欢夸大,也不以为怪了。
  “大哥,最近好吧。”萧朋自小生长在帮中,所以对九龙王的称呼也特别亲昵。
  “好什么?”九龙王叹息说:“断臂之痛,到现在还没有痊愈呢。”
  这时三人已经走进大厅,分别坐在九龙王四周。
  白朗宁诧异的问:“孙兄几时断过手臂?”
  “萧朋开溜,岂不等于折断我孙禹一条手臂?”九龙王气呼呼说。
  萧朋笑笑说:“大哥说笑了,如今九龙帮霸业已成,帮中更是人材济济,像小弟这种人手,留在帮中又有何用?”
  “胡说。”九龙王眼睛一瞪,说:“闯业难,守业更难,这是你哥哥的口头语,难道你也忘了?”
  “当然记得。”萧朋说。
  “既然记得,还敢拿话来气我,那天我脾气来了,找几个警察出气,看你萧朋在警署如何做人。”
  “大哥,千万使不得。”萧朋紧张说。
  九龙王一阵豪笑,说:“小朋,你的枪法虽然厉害,脑筋却比你哥哥差远了,居然几句话便被我嘘住了,哈……”
  白朗宁一旁听得好笑,也随声笑了起来。
  “白朗宁,”九龙王止住笑声,说:“前天到你相好的酒馆看你,没能碰上,正感遗憾,想不到今天你来看我,好,好。”
  “孙兄有事么?”白朗宁笑问。
  “听说你到冯朝熙事务所干起探员来了?”九龙王反问。
  “不错。”
  “那有什么出息?”
  “像我这种人,本来就没什么大出息的。”
  “谁说的,太平山下四把枪里,数你要得,既不像丁景泰那么奸滑,也不像解超那么莽横,更不像萧朋那么糊涂,如果再说你不成,四把枪还有什么价值?”
  “孙兄过奖了。”
  “白朗宁,乾脆把那差事辞退,入我九龙帮算了,我开个全港九最大的夜总会给你干,怎么样?”
  “多谢孙兄好意,夜总会要找脑筋快的人干,手快的没用。”
  九龙王叹了口气,指着白朗宁、萧朋两人说:“你们两个已经走火入魔了,看来我这九龙王让给你们,恐怕也打不动你们的心了。”
  “如果孙兄真肯让出九龙王宝库,我白朗宁倒有兴趣得很。”白朗宁笑着说。
  九龙王孙禹怔了怔,忽然脖子一仰,扬声大笑起来。
  “白石说的不错,”九龙王停笑说:“你白朗宁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。”
  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萧白石,突然开口问:“白朗宁,这两天情势如何?”
  “紧张得很。”
  萧白石皱皱眉又问:“杨文达背后,究竟是什么人物?”
  白朗宁把怀里那张名单取出,摊在萧白石面前,说:“说不定就藏在这里面,萧兄能不能找出来?”
  萧白石从头看到底,一直未曾出声,待将名单全部看完,脸色变得非常沉重,悠悠说:“原来是黑鹰帮人物,难怪杨文达敢如此嚣张了。”
  白朗宁虽然不知黑鹰帮底细,但从萧白石沉重的脸色和言词上,已不难断定该帮的实力必然强大无比,否则凭萧白石这种人。绝对不至于如此动容。
  萧朋不知厉害,蛮不在乎说:“管他是什么后台,大家联合起来,把他除掉算了。”
  “那么简单?黑鹰帮实力非同小可,像你这种人手,少说也有三五个,够你们四把枪对付的了。”
  大家听得大吃一惊,连白朗宁都有些不安的感觉。
  “白朗宁,”萧白石又说:“可要我九龙出兵,助你一臂之力?”
  “故所愿也,莫敢请耳。”
  “咱们且先谈谈斤两。”萧白石庄容说。
  “还有条件?”萧朗一旁惊问。
  萧白石微微一笑,说:“白朗宁纵然不是外人,但像这种事关全帮生死存亡的大事,也不能毫无条件啊。”
  “说说看吧。”白朗宁笑笑说。
  “北角一半。”
  白朗宁摇头说:“太多,太多。”
  “三分之一怎么样?”萧白石让步了,真是少有的事。
  白朗宁依然摇头,说:“分明四家合力,为什么你九龙帮要多得一份?”
  “四家?”萧白石明知故问。
  “中环、七海、九龙,再加上我白朗宁岂非四家?”
  “你一人一枪,怎能与我三帮众多人手相比?”
  “守业我白朗宁派不上用场,打天下却不同了,你九龙帮虽然兵多将广,也未必比我有用。”
  “好吧,四分之一就四分之一。”
  萧白石好橡完成了一件大事,轻轻松松站起来,倒了四杯酒,分送到众人面前,边喝边问:“听说中环帮已经出动,七海帮如何?”
  “解超兄妹早已出手。”萧朋抢着回答。
  “船呢?”
  “还没派上用场。”
  “少时顺便告诉解大叔,叫他严守海岸,尽量拦截黑船,弹药补给,由我九龙帮和中环帮分担。”萧白石做惯了号命三军的人物,大战还没开始,已经发起令来。
  白朗宁点头答应,含笑回问说: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动?”
  九龙王孙禹一旁大笑说:“白朗宁,你耳目失灵了,四百人早就过去罗。”
  白朗宁微微一惊,自己耳目失灵倒没什么,丁景泰居然也没发现,真是怪事。
  萧白石见白朗宁沉思不话,笑问:“你一定奇怪,为什么丁景泰都没发现,是不是?”
  白朗宁微笑点头,心里暗说:萧白石这家伙果然厉害。
  “都在电影院看电影,他当然不会发现了,再过四个小时,如果没通知他,可能就闹出事了。”萧白石解说着。
  “原来如此。”白朗宁恍然大悟。
  “白朗宁,”九龙王的身体往前凑凑,说:“来个附带条件如何?”
  “还有什么条件?”
  “别紧张,小事一宗。”九龙王难得也小声起来。
  “请说。”
  “这场伙一完,你白朗宁一定会离开冯朝熙,对吧?”
  “不错。”白朗宁笑答:“孙兄的意思我明白,乾脆一句话,我要投帮绝对先找你九龙王,如何?”
  “好,好,咱们一言为定。”说着,高兴的伸出大手,准备跟白朗宁击掌。
  “慢点,慢点。”白朗宁往后缩了缩。
  “为什么?”九龙王惊问。
  “我也有个小条件。”
  九龙王望了望微笑的箫白石,说:“居然有人跟我九龙王谈起条件来了?真新鲜。”
  “新鲜的还没说出来呢。”
  “快说,快说,也让我孙禹饱饱耳福。”九龙王笑声催促。
  “北角的四分之一。”
  “什么?”九龙王大叫:“你想敲我孙禹竹杠?”
  “咱们是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如果一方面不愿意就算了。”白朗宁毫不勉强的说。
  九龙王张大嘴巴,瞧瞧萧朋,又望望萧白石,自言自语说:“他竟以这件小事,来交换我血汗赚来的地盘?”
  白朗宁脸上毫无表情,只顾喝酒,萧氏弟兄也默不做声,九龙王一双牛眼瞪得又圆又大,看看这个,又瞧瞧那个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  停了很久,萧白石笑着说:“其实咱们九龙地盘已经够大,北角又不是块好地方,送给他算了。”
 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九龙王呆了呆,说:“咱们这场仗岂非白打了?”
  “交个朋友也是好的。”并非萧白石说得大方,其实这场仗大家都不打,九龙帮也要打的,他心里比谁都明白。
  “好吧,”九龙王叹了口气说:“十里江山,只换得半个朋友,我九龙王之重义,由此可见一般了。”
  身旁三人听得忍俊不禁,却又不好笑出声来。
  九龙王重新伸出了手掌,使劲跟白朗宁击了三下,恨不得把丢掉了的打回来。

  (三)

  白朗宁和萧朋在海边一站,几名船夫打扮的大汉吃惊的望了望两人一眼,立刻昂首朝海里喊了几声。
  马上有条小艇如飞驶来,一名与两人年龄相若的青年汉子跃上平地,跑到两人面前,恭恭敬敬说:“两位大驾光临,有什么指教?”
  “访龙王!!”萧朋大声说。
  那青年不知萧朋做了两年警官,已将嗓门练大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担心问:“两位找的是我们少帮主么?”
  “老的。”萧朋的声音更大了。
  那青年皱皱眉头,又问:“两位找他老人家什么事?”
  萧朋正待发作,白朗宁已接口取笑说:“请你们帮主相相女婿。”
  “相亲?”那青年咧开大嘴,笑问:“咱们小姐要嫁那位?”
  白朗宁朝萧朋一指,说:“当然是萧朋了。”
  萧朋一脚踢了过去,幸亏白朗宁早有防备,如果踢上还真不轻。
  “还好你的脚没枪快。”
  “下次再敢胡说,小心我这把点四五!”
  说笑声中,那青年早就跃上小艇,如飞驰去。
  等了一会,突然一声枪响,子弹从萧朋耳边飞过,差点打在脑袋上。
  两人大吃一惊,急忙寻找掩护。
  “该死的萧朋,你吃了豹子胆,敢来寻姑奶奶开心。”解莹莹托枪稳稳站在起伏不定的艇端,高声大骂着。
  “解莹莹,你敢谋害亲夫。”白朗宁蹲在一艘废船边,故意气气她。
  “碰,碰。”又是两枪,打的木屑乱飞,不但吓的白朗宁不敢抬头,连远远的萧朋也动弹不得。
  “这不是没事找事么?”萧朋怨声说:“别人还可以开玩笑,这母老虎也能乱惹吗?”
  “解超,救命啊。”白朗宁大声喊。
  “自己惹的麻烦,自己解决,我不管。”解超从舱里窜出来说。
  “莹莹,开开玩笑,别认真嘛。”白朗宁求饶了。
  “别怕,我只想打下你们的耳朵。”
  “莹莹,我郑重向你道歉,可以了吧?”
  “不成,除非你叫我声姑奶奶。”
  白朗宁无奈,只好照叫,好在他平日叫解莹莹姑奶奶已不下一百次了。
  可是萧朋却不同了,说什么也不肯。
  最后大家做好做歹,才将解莹莹的火气消下去。
  两人跳上小艇,解莹莹为了萧朋不肯叫她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  爬上七海龙王的大船,龙王正坐在炉旁,烤鱼下酒。
  “解大叔好。”两人对龙王一向恭敬得很,因为在这圈圈里,他是唯一真正的长辈。
  “来,我请你们喝酒。”
  解超搬出两张凳子,摆在龙王座前,请两人坐下。
  龙婆从舱里冲出来,大声问:“相那个?相那个?”
  白朗宁不敢再指,偷着递了个眼色。
  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,龙婆笑眯眯相了好几眼,把萧朋瞧了个仔细,瞧得萧朋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屁股离开凳子半尺高,神态非常尴尬。
  “很好,很好。”
  “好个屁!”解莹莹在一旁怒骂。
  龙婆根本没空听女儿的话,笑眯眯说:“别客气,坐好,坐好。”
  萧朋朝下一坐,解莹莹正好赶到,将凳子一脚踢开,害得萧朋一屁股坐在船板上。
  众人一齐大笑,龙王更笑得连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。
  “解大叔。”白朗宁不愿耽误太久,急忙言归正传,说:“这次杨文达引狼入室,想把咱们一举消灭,咱们乾脆大家合作,把他赶走算了。”
  “好,好。”龙王边喝边答。
  “中环,九龙都已出动,想麻烦你老人家派船守住海岸,杨文达后台可能是黑鹰帮,你老人家千万注意外来的黑船。切断他们后援要紧。”
  “好,好。”嘴里咬着鱼,声音也含含糊糊。
  “将来北角最少也有你七海帮四分之一,地上有个落脚点,一定比现在好混多了,大叔,怎么样?”
  七海龙王听了北角四分之一天下,酒也不喝了,鱼也不咬了,哈哈大笑说: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  “你老人家打算什么时候出动?”白朗宁急急问。
  七海龙王把手中的酒瓶一举,得意说:“昨天就出去了,不然怎能喝到这种好酒!”

  (四)

  “白朗宁,情况有些不对。”
  白朗宁刚刚赶回“飞达”酒馆,丁景泰的话已转进他的耳里。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附近的人头突然杂乱起来。”丁景泰面露愁容说。
  白朗宁笑着走上去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放心,是九龙王的援兵到了。”
  “这么快?”丁景泰吃惊的说。
  “下午就开过来了。”
  “我怎么没发现?”
  “人家老老实实坐在电影院看电影,你当然不会发现了。”
  丁景泰一拍大腿,说:“萧白石果然厉害。”
  “丁兄,”白朗宁正色说:“这次是四家合作,万事多担侍一些,我们要表现点地主风度给他们瞧瞧。”
  “听你的。”
  “将来打了胜仗,中环帮的地盘又长了十里。”
  “四分之一?”
  “四家当然各占四分之一了。”
  “好小子,你一人也算一份,真黑心。”
  白朗宁伸出两个指头,在丁景泰眼前一幌笑着说:“二份,九龙那份被我没收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丁景泰诧异的问。
  “唉,九龙王硬要卖交情,有啥办法,我只有照收了。”白朗宁居然还叹了口气。
  丁景泰怔了一会,举起拳头“碰”地砸在酒台上,大声说:“白朗宁!你已经占三份了,凭你我的交情,比九龙好了十万八千倍,他能送,我为什么不能送,哪天我高兴,把中环割一半给你,他成么?”
  “当然当然,论交情,九龙王孙禹怎比得上丁兄,只是无故收下你中环帮血汗换来的地盘,教小弟如何安心呢?”
  “什么话,有道是金钱如粪土,仁义值千金,只要交情够,区区十里地盘又算得了什么?既然已经决定,还谈它干吗?来,喝酒喝酒。”
  两人杯子一碰,同时一乾而尽。
  依露忙着替两人斟酒,眼睛不断的瞟着白朗宁,恨不得把满腹的柔情蜜意,尽从眼睛里传过去。
  “老弟,”丁景泰亲切的呼唤一声,问:“你真想在杨文达那块地盘上干一场?”
  “有这个意思,却不知能否干得起来。”白朗宁含笑回答。
  丁景表感叹的说:“你白朗宁再干不起来,还有什么人能干?只可惜那地方太穷了,埋没了你白朗宁和吕卓云两个大好人手。”
  “地方穷有啥关系?”依露一旁笑嘻嘻接口说:“有你神枪丁景泰这种好朋友,还怕不能成事么?”
  丁景泰哈哈一阵大笑,指着依露说:“这丫头居然替我丁景泰戴起高帽子来了。”
  “越来越没规矩了。”白朗宁佯怒责骂着依露。
  丁景泰急忙阻止说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白朗宁的相好,是何等身份,别说开开玩笑,既使骂上几句,谁又敢怎样?像昨天,我丁景表还不是乾瞪眼?”
  “丁兄把她宠坏了。”白朗宁笑声说。
  依露笑盈盈将酒杯递到丁景泰手上,嘴里一再陪不是。
  丁景泰接过酒杯,抑起脖子,倒得一摘不剩,胸脯一拍,大声说:“依露!你尽管放心,只要白朗宁好好干,我丁景泰绝对支持他到底。”
  白朗宁杯子一举,说了声:“先谢啦。”
  “慢来慢来!”突然散座里闪出个高瘦人影,一身码头工人打扮,边走边说:“这种帮朋友忙的事,我九龙帮向不后人,说不得也要插上一脚。”
  三人微微一惊,一同朝那人望去。
  丁景泰首先大叫道:“萧大兄,你来干什么?”
  “到了中环,当然是来拜会你土皇帝的,还用得着问么?”
  说话间,那人已走到三人跟前,白朗宁仔细一瞧,正是与他分手不满两小时的萧白石。
  丁景泰打量着平日最考究衣着,而现在却穿得活像个苦力般的萧白石,连连啧嘴摇头说:“你怎么大爷不做,当起龟孙来了?”
  萧白石打了个哈哈,说:“不化化装。怎能这么简单混进铁桶般的‘飞达’酒馆?”
  “难怪你能瞒过我中环帮上下,”丁景泰取笑说:“瞧你这付德性,晚上回家,也保证被你那口子踢下床?哈……”
  此言一出,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  依露突然问:“萧先生,你方才说的话,算不算数?”
  “当然算数,我萧白石答应的事,就跟九龙王亲口承诺一样,怎能说了不算?”
  “好,好。”丁景泰笑着说:“我倒要看看九龙王肯拿出几分力量来。”
  “你士皇帝拿得出,他九龙王也做得到,绝不含糊。”字眼虽硬,在萧白石口中道来,却一点火药气味都没有。
  “好,咱们一言为定。”丁景泰大声说。
  “一言为定!”萧白石笑眯眯的,声音平和得很。
  白朗宁一旁笑着说:“萧兄的好意,小弟心领,这事情且莫决定得太快,恐怕我白朗宁跟他九龙王的交情未必够得上呢。”
  “谁说的?”萧白石挤挤眼睛,呵呵一笑,说:“交情不够,怎会把那四分之一的地盘毫无条件送给你?”
  白朗宁知道方才与丁景泰的对答,都被他听去了,脸上不禁一阵发烧,急忙转过头去喝酒。
  酒台里的依露,这时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说:“唉,看来我这酒馆也该搬家了。”
  丁景泰听得一楞,大声问:“这里地点适中,老主顾又多,为什么搬走,难道房子有了问题?”
  萧白石接口说:“土皇帝,你这人真糊涂,人家白朗宁在北角开山立柜,依露身为压塞夫人,还留在你中环干什么?”
  “我们的事,用不着你狗头军师操心,”丁景泰大声说:“凭我跟白朗宁的交情,他的老婆,我丁景泰代他供养,也是份内之事,何况仅仅在我的地盘上开个酒馆?!”
  萧白石笑笑,不讲话了。
  丁景泰尽量把声音放软,笑睑说:“依露,北角离中环近得很,坐上车子,几分钟便到,何必搬来搬去惹麻烦。何况经此一战,这间‘飞达’酒馆,已俨然变成抗敌总都,说起来也变有历史性价值,改天我跟房东谈谈,乾脆把它买下来,翻盖一下,索性盖个港九最大的酒馆,不但可傲视全港,也藐藐九龙王座下的‘醉龙’酒馆,免得以后他们乱吹大气。”
  依露听得既高兴,又奇怪,摸不清丁景泰为什么突然对她大方起来,一时拿不定主意,急忙以询问的眼光朝白朗宁望去,希望他表示点意见。
  白朗宁既不便谢绝丁景泰的好意,也不能替依露乱做主张,正在期期艾艾的答不出诟来,萧白石已经开口了:“土皇帝的话虽然带刺儿,却也有几分道理,这间‘飞达’酒馆不但具有历史性价值,也慢慢变成港九各巨头的聚会地了。依露,别搬了,等这场仗打完,他土皇帝替你翻盖时,也算上九龙帮一份,盖得更大一点,陈设也尽量豪华些,将来港九地面万一有什么事,大家也好有个地方碰头。”
  丁景泰听得开心,举杯大叫说:“萧大兄,难得咱们谈对了路,来,乾一杯。”
  两人一杯又一杯的乾,依露高兴得拼命倒酒,恨不得把满柜子酒都倒进两人肚子里去。
  突然,丁景泰怀里发出一连串的紧急信号声。
  丁景泰匆匆放下酒杯,取出遥控对话器。
  “什么事?”
  三人听不到回声,六只眼睛一齐盯在丁景泰脸上。
  丁景泰脸色一紧,急声对白朗宁说:“杨文达在林家附近出现了,指名要见你白朗宁,你看该怎么办?”
  白朗宁尚未开口,萧白石已抢先问:“除了要见白朗宁外,有没有攻击现象?”
  丁景泰依样画葫芦的问过去,少时摇摇头说:“目前还没有。”
  “好,叫杨文达耐心等着,就说白朗宁正陪丁景泰喝酒,现在没空见他。”
  丁景泰楞了楞,照样将萧白石的话传过去,把对话器一收,瞪眼睛说:“萧白石,你是出了名的诸葛军师,丁景泰不得不听你的,林家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到时可别怪我丁景泰不够朋友。”
  “放心,一切包在我身上。来,闲话体提,喝酒要紧。”
  “什么?”丁景泰跳起来,说:“这种时候,你还真的有心喝酒?”
  萧白石也不理他,端着酒杯,一口一口在嘴里喝,神态非常悠闲。
  白朗宁也不慌不忙,照喝不误。
  丁景泰焦急地坐了一会,忍不住说:“萧大兄啊,你们这是干什么?以后喝酒的机会正多,眼前林家的性命要紧啊。”
  “土皇帝,沉住气,林家内有吕卓云那等高手,外有贵帮保护,我九龙帮三百多名弟兄也尽在四周待命支援,凭他杨文达进得去吗?既使有高手相助,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,放心喝你的酒。”萧白石悠哉悠哉说。
  丁景泰仍然有些放心不下,继续催促说:“有没有危险都是一样,早些赶去总是好的,何必提心吊胆泡在这里?”
  “杨文达指名要见白朗宁,一定有非见不可的理由,在目的尚未达到之先,他绝不会冒然进攻的,我们正好借此机会,教他多等一会,也算给他个下马威。土皇帝,多喝两杯再走不成么?”
  丁景泰听萧白石说得有理,心里也安定下来,便不再多说,当真坐下喝了起来。
  三人足足泡了半个小时,萧白石才推杯离座,照规矩付过酒钱,领先走了出去。
  “丁兄也要去?”白朗宁见丁景泰也跟着朝外走,不免有些焦急。
  “放心,这周围少说也有两百只枪,万一对方大举来攻,也足可守到警察开来解围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丁景泰得意的说。
  依露一旁听得真切,心中有些不信,悄悄追出门外,极目四望,不禁啐了一口,跺脚说:“这丁景泰倒会吹牛,连个人影都没有,那来的两百只枪?”
  突然身后响起一声尖锐的口哨,依露愕然回顾,一名大汉正冲着她微笑。
  依露急忙又朝四周望去,就在这一刹那间,街头巷口已经尽是人影,每个人手上都抓着只枪,不必数,两百只有多没少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十四章 尾声
    第十三章 血泪太平山
    第十二章 风雨悲大将
    第十一章 漏网之鱼
    第十章 往事
    第九章 强敌压境
    第八章 神机妙算
    第六章 铁汉·红颜
    第五章 情场·战场
    第四章 走马上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