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湘妃剑 >> 正文  
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7

  情感微妙

  铁胆使者钱卓微退一步,面上又恢复了镇静之色,他目光始终未离仇恕面上,冷冷道:“久闻大名,今日当真幸会得很!”
  仇恕冷笑道:“我看你却不幸得很!”
  语声中他大步向前迈了一步——慕容惜生身不由主,只得也跟着他的脚步向前走了一步。
  钱卓目光一转,突地在慕容惜生面上停了下来。
  此刻竹台上的目光,十中有九,俱都早已被慕容惜生吸引,铁胆使者钱卓目光一动,缓缓道:“这位姑娘是谁?在下眼疏的很!”
  慕容惜生冷冷接口道:“你管我是谁!”
  铁胆使者钱卓笑道:“在下只是看到姑娘与仇公子同进同退,宛如一体,是以忍不住问上一问,姑娘如不愿说……”
  慕容惜生大怒道:“谁和他宛如一体,你说话放清楚些!”
  她大怒之下,往前逼近一步。
  仇恕身不由主,也跟着她走了一步。
  他两人的手腕,俱已被道袍与长袍所掩,众人只看到他两人同进同退,却猜不到是何原因。
  钱卓目光一转,哈哈笑道:“妙极妙极……”
  仇恕大怒道:“妙什么?”
  他肩头微耸,方待纵身跃去,哪知慕容惜生却牢牢地站在地上,动也不动,仿佛生了根似的。
  仇恕身子方自离地尺余,便只得“噗”地落了下来。
  只见慕容惜生身子半转,举步向台下走去。
  仇恕脚步一移,大声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  慕容惜生冷冷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
  仇恕大声道:“我绝不走。”
  慕容惜生冷冷道:“这里的人我都不认得,这里的事与我毫无干涉,无论你愿不愿去,我却是必定要走的了!”
  仇恕满心气恼,道:“你要走便走好了。”
  他稳住身形,站在地上,慕容惜生哪里能再走一步!
  众人见了他两人这种微妙的情况,心里更是惊奇。
  穷神凌龙干咳一声,道:“仇公子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  仇恕呆了一呆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  铁胆使者钱卓却又大笑道:“妙极妙极……”
  慕容惜生霍然回头,大声道:“你当真不走?”
  仇恕面色苍白,身子已气得微微颤抖,大声道:“死也不走!”
  慕容惜生恨声道:“好!”
  突然转目向身侧的一条大汉微微一笑,招手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那大汉见了她的笑容,只觉神魂飘荡,有如做梦一般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,痴痴笑道:“姑娘有何吩咐?”
  慕容惜生轻轻笑道:“再走近一些。”
  她面上的笑容,是那样美丽辉煌,不但这大汉看得痴痴迷迷,就连别的人也看得目摇神夺。
  只见那大汉痴痴地走到慕容惜生身子前面,咕地咽下一大口唾沫,伸手一抹嘴巴,痴痴笑着道:“姑娘——”
  慕容惜生突地面色一沉,笑容顿敛,左腕有如毒蛇般伸了出去,闪电般地夺下了那大汉腕间的长刀。
  那大汉头脑还未恢复清醒,大惊道:“姑娘这是做什么?”
  语声未了,慕容惜生已飞起一足,将他踢到一丈开外,反手一刀,向自己右腕上砍了下去!

  真情毕露

  众人俱都大惊,仇恕更是面容失色,回身托住了慕容惜生持刀的手腕,五指一紧,长刀落地。
  慕容惜生跺足道:“你放不放手?”
  仇恕颤声道:“你砍去我的手好了,何必作贱自己?”
  慕容惜生跺足道:“我偏要作贱自己,我死了也和你无关。”
  语声未了,目中又流下泪来。
  台上台下的丐帮群豪,越看越觉惊奇,就连老于江湖的穷神凌龙,也看不出这其中复杂微妙的关系。
  铁胆使者钱卓心念数转,又自悄悄后退了几步,曲指一招,立刻有三条大汉走了过来。
  钱卓悄悄一指仇恕,轻声道:“出手。”
  那三条大汉立刻探手入怀,显然是要取暗器出手。
  此刻人人俱在望着仇恕与慕容惜生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。只见慕容惜生泪如泉涌,仿佛伤心已极。
  仇恕木然立在地上,望着慕容惜生的眼泪,缓缓叹道:“你到底要我怎么样,你说呀……”
  慕容惜生垂首流泪道:“你不要管我……不要管我……”
  仇恕跺一跺足,霍然抄起地上的长刀,反手一刀,向自己左腕上砍了下去,心中暗叹一声:“罢了!”
  哪知他刀未落下,却已被慕容惜生托住了手腕。
  她满面泪痕,跺足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?你要砍就砍我的好了。”
  仇恕颤声道:“我何尝折磨你,是你……”
  慕容惜生道:“我不好,你杀了我好了。”
  穷神凌龙冷眼旁观,已看出他两人之间,必定情感极深,只因为有了误会,是以此刻大家便在闹闹情绪。
  他暗中好笑,索性袖手不管。
  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,突见数十道乌光,破空而来,直击仇恕,来势迅急,但风声却甚是轻微。
  仇恕满心情感上的烦恼,竟然毫未知觉。
  穷神凌龙大惊之下,要待出手援救,也已来不及了。
  这时的危急之情,当真是间不容发,突见慕容惜生纵身一跃,扑到仇恕身上,娇呼道:“伏下去!”
  两人身子一倒,数十道乌光,便自他两人头顶呼啸飞过。
  穷神凌龙怒喝道:“无耻,匹夫!”
  转身一拳,直击钱卓。
  钱卓身形一闪,他身后便有三条大汉,持刀扑上,三柄长刀,带着霍霍风声,直劈凌龙上、中、下三路。
  穷神凌龙冷笑一声,拳打足踢,挡退了三柄长刀。
  只听台下丐帮群豪中,有人大喝道:“帮主俱已动手,我们还站在这作甚?”
  语声未了,人群中已有一道银光飞出,势如闪电,直击在台上一条断指大汉的胸膛之上。
  那大汉狂吼一声,翻身跌倒,鲜血如泉溅出。
  四溅的鲜血,激发了这些大汉心中的剽悍之气。
  只听一阵骚动与怒吼,丐帮群豪,已有十数人纵身跃上竹台,断指大汉,也有十数人跃下竹台。
  一时之间,两帮人立刻成了混战之局。
  穷神凌龙本不愿在此时此刻发生集体流血的惨剧,但此刻众人俱是热血澎湃,他也变得无能为力。
  混战中,仇恕与慕容惜生已齐地站了起来。
  两人目光相对,仇恕讷讷道:“谢谢……”
  慕容惜生秋波转动,轻轻道:“谢什么?”
  两人间所有的矛盾与芥蒂,似乎都已在这短短两句话中,获得了谅解与安慰,两人目光相对,竟忘了身在何地。

  血溅竹台

  突见刀光一闪!
  两柄长刀,自仇恕身后直劈而来。
  仇恕头也不回,目光仍然直视着慕容惜生,反手挥出一掌,只听“当”的两响,两柄长刀,俱都落到地上。
  那两条大汉呆了一呆,实未看出仇恕这一招是自何部位发出的,只觉腕间一麻,长刀便已脱手。
  两人方自骇得心惊胆颤,突听一声大喝:“下来!”
  两条长索,自台下飞上,长索顶端的活结,便套在两人脖子上,长索一紧,两人闷吼一声,跌落台下。
  另一个丐帮豪士大笑道:“干得好!”亦自从手中飞出一条长索,嗖地向铁胆使者套去。
  这长索套人,本是丐帮群豪的绝技,三丈之内,套取人物牛羊,可说是百发百中,万无一失。
  眼见活结已将套中钱卓,突听钱卓厉叱一声:“上来!”
  反手抄住了活结,随手一震,那丐帮豪士竟被他震得飞起八尺,噗地跌在台上,钱卓嗖地窜去,一掌劈下,便再也不看第二眼,拧身发掌,恰巧将自他身后扑来的一个丐帮豪士震落台下。
  此刻这峡谷盆地之中,已弥漫着一片叱咤声、惨呼声、惊惶声以及兵刃相交,盆盏碎裂声……
  赤红的鲜血,溅满在青色的竹台与褐色的泥土上。
  穷神凌龙突地长啸一声,凌空而起,撇下了与他动手的大汉,直扑铁胆使者钱卓。
  他凌空飞掌,掌势更见惊人!
  铁胆使者钱卓脚步一错,横掠三尺,只见一柄长刀斜斜砍来,他仰身飞起一足,踢落了长刀——
  只见眼前人影一闪,仇恕已冷冷掠到他面前。
  凌龙亦已轻轻飘落,一左一右将钱卓夹在中间。
  铁胆使者钱卓大笑道:“你们要想以三敌一,也只管动手便是。”
  穷神凌龙大怒道:“你配?”
  方待击出一掌,却见仇恕摇手道:“凌帮主且慢。”
  穷神凌龙目光一扫,只见台上已满是鲜血与尸身,心中但觉惊怒交集,厉声喝道:“还和他多什么话,先宰了他再说!”
  仇恕沉声道:“他一条性命能值几何,又何苦教丐帮的弟兄,白白赔上许多条无辜的性命,凌帮主说是么?”
  穷神凌龙呆了一呆,只见仇恕转首向钱卓道:“你若想留下一命,便快叫他们住手。”
  铁胆使者仰天笑道:“我为何要叫他们住手?看看别人流血,岂非人生一乐?”
  仇恕忍住怒气,沉声道:“你自己的性命难道也不要了?”
  铁胆使者微微动容:“我若下令住手,你能否保证我等安全撤退?”
  慕容惜生抢着道:“他不保证,我也保证!”
  她实在不愿见到这流血的惨剧再继续下去,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呼声,已使得她芳心寸碎。
  钱卓目光四转,缓缓道:“此刻双方伤残已重,人人都已凶性大发,我即使下令住手,他们也未必能听从我的话了。”
  慕容惜生身子一颤,道:“如此说来,该怎么办呢?”
  铁胆使者钱卓面色深沉,一字字沉声道:“死光为止!”
  穷神凌龙、仇恕心头亦自一震,转自望去,只见台上台下,混战更剧,人人仿佛变成了亡命之徒。
  人人目光中,都闪动着一种野兽般的光芒,只因那惨呼与鲜血,已激发了人们心底潜伏的兽性。
  跟随钱卓同来的断指大汉,本都是刀头舔血、亡命江湖的朋友,他们人数虽少,但应付这种流血混战之局,却显然要比丐帮群豪熟悉得多,是以他们虽然人数悬殊,却仍然可以一拼。
  而丐帮群豪因为人数太多,情势反而更为混乱。
  他们平日大多甚为安分,此刻野性一发,便不可收拾,前仆后继,勇往直前,早已不顾生死。
  穷神凌龙眼见着自己门下弟子,死伤累累,心中不禁又是痛惜,又是怜悯,沉声道:“你我一齐喝令住手如何?”

  欲罢不能

  铁胆使者钱卓道:“你若要试上一试,我也未尝不可。”
  穷神凌龙大喝一声,道:“丐帮弟子住手!丐帮弟子住手!”
  铁胆使者钱卓亦朗声喝道:“弟兄们一齐住手!”
  他揣量今日之局势,知道只有两下休战,自己才能全身而退,否则只有和断指大汉们一齐战死在这里。
  是以他心中盼望两下住手之心,实在比凌龙等人还要急切,只是他为人深沉,绝不现于颜色。
  嘹亮的喝声中——
  只见两边的弟子,果然都已渐渐放缓了手脚。
  穷神凌龙再次大喝一声:“丐帮弟子住手!”
  丐帮群豪,后面的已不再扑上,前面的也闪到一边。
  断指大汉获得了喘息的机会,自也不再追击。
  慕容惜生轻叹道:“再不住手,我真要……”
  语声未了,突听丐帮群豪中有人惨呼道:“弟兄们已死了这么多,我们活着的人,若不替他复仇雪恨,对得起他们,对得起良心么?”
  另一人接口呼道:“杀呀,杀光了他们,为死去的弟兄复仇!”
  惨厉的呼声,使得众人心情又大为激动。
  穷神凌龙眼见情势不对,厉叱道:“什么人乱叫?”
  叱声中只见两条人影自丐帮群豪中飞身而起,扑向断指大汉,掌中两柄长刀一闪,又是一条人命。
  断指大汉怒骂道:“不守信的匹夫,咱们拼了!”
  齐地厉喝一声,扑了上去。
  一个丐帮弟子稍一迟疑,便被对方一刀砍在腰腹上,发出一声震耳的惨声,他双手仰天举起,嘶声喝道:“弟兄们,复仇……”
  噗地翻身跌倒,断指大汉呼啸着自他身上踏过。
  丐帮弟子的杀机立刻又被激发,混战又起。
  铁胆使者钱卓变色道:“丐帮首先违约,怪不得我了!”
  穷神凌龙更是面色大变,沉声道:“违命之人,定当重办!”
  突听仇恕冷笑一声,道:“违约的不是丐帮弟子。”
  铁胆使者钱卓道:“不是丐帮弟子,难道还是我们?”
  仇恕冷冷道:“也非你的弟兄。”
  穷神凌龙道:“是什么人?”
  仇恕伸手一指,道:“你看那三个面色有如锅底,身手最是矫健,身穿着一件黄麻破衣的乞丐,留意他们的动作。”
  众人一齐定睛望去,只见混乱的人群中,果然有三个那般模样的人,身手灵便,武功仿佛甚高。
  穷神凌龙沉声道:“不错……”
  心念一动,突地想起方才偷偷送来那张纸条的人,便是这三人其中之人,心中不禁更是疑云大起。
  只见那三人在人群中窜进窜出,其中一人突地偷偷劈出一刀,将一个丐帮弟子当场砍死。
  然后,他便又厉吼一声,向断指大汉扑了过去。
  混乱的两帮弟子,早已眼睛发红,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,但台上的人,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  穷神凌龙厉声道:“这是什么人?”
  仇恕冷冷道:“这是什么人?凌帮主难道还不知道,他必定是丐帮的仇家,与‘灵蛇’毛皋也不对头,是以暗中潜伏,挑拨你两派流血苦斗,无论谁胜谁败,他都高兴得很,若是两败俱伤,就更合他心意,是以他不愿你两帮住手。”
  穷神凌龙悄然道:“是了,好毒辣的贼子……”
  铁胆使者钱卓皱眉道:“与我两帮都有仇的人,武林中实在太少,我们要看看,这三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变的!”
  语声未了,他已纵身掠起,向那三个神秘的麻衣乞丐扑去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
   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
   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
   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
   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
   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
   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
   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
   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
    第三十四章 各怀叵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