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湘妃剑 >> 正文  
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7

  怖歌夕唱

  晚霞绚丽,风生四野。
  直到那一串人影都已转过峡谷,铁胆使者钱卓方才那一番惊心动魄的言语,却似仍激荡在群豪耳边。
  群豪俱是心头沉重,闭口无言。
  良久良久,穷神凌龙方自长叹道:“仇恨,仇恨,武林中怎地到处都充满了仇恨?”
  他目光缓缓在遍地的鲜血与尸身上扫动了一遍。
  多少条有用的生命,此刻却都已变成无用的尸身,所为的只不过是短而无情的两个字——仇恨!
  穷神凌龙只觉心头一阵寒冷,缓缓又道:“武林中那许多流传人口的故事,有哪一个不是以‘仇恨’与‘鲜血’编织而成的,只是——”
  他霍然转身,面对着仇恕,接道:“仇兄,但愿你自身留下的故事中,除了‘仇恨’与‘鲜血’外,还能有一些‘仁慈’与‘宽恕’!”
  仇恕茫然立在当地,凄然笑道:“仁慈……宽恕……”
  穷神凌龙沉声接口道:“不错!你当能以‘仁慈’与‘宽恕’之心去对待你的仇人,令尊的在天之灵也会含笑九泉的!”
  仇恕突地仰天狂笑了起来,他狂笑着道:“我若以‘仁慈’之心待人,又有谁以‘仁慈’之心待我?我若宽恕了别人,又有谁来宽恕我?”
  穷神凌龙面色一沉,目光立刻变得利如霜刃,他伸出手掌,遥指着满地的鲜血尸身,缓声道:“你可知道这些人是为谁死的?”
  仇恕神色微变,凌龙已厉叱道:“你!”
  他激动地摇舞着双拳,厉声接道:“这些为你而死的人,他们就宽恕了你,他们既不会对你诉冤,更不会寻你复仇,你又该如何对待他们?”
  仇恕身子一震,垂下了头,不敢再去望那些尸身。
  只听穷神凌龙突又长叹一声,道:“尤其此事,是非恩怨,亲仇友谊,俱都纠缠不清,难分已极,老叫化混迹江湖数十年,却还未听过有任何一事比此事更为棘手,即使陈平复生,仲连再世,只怕也无法处理,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!”
  他黯然重重一叹,仇恕的头也久久无法抬起。
  一直默然无语的慕容惜生,此刻突地轻轻道:“此事虽复杂,但世上却还是有人能够解决。”
  穷神凌龙抬头问道:“什么人?”
  慕容惜生轻轻抬起手,一指仇恕,道:“他……”
  仇恕茫然抬起头来,茫然问道:“我?”
  慕容惜生道:“不错,只有你自己,能解决这件事,只要你能立下决心,运用慧剑,斩断一切恩怨情仇的乱丝,那么……”
  她幽幽一叹,接道:“江湖中就不知要少却多少流血惨杀的事。”
  仇恕目光望着西天的云霞,茫然道:“我能够吗?”
  他缓步走到谷口的岩下,望着那一条长长的峡谷在他面前长长地伸展到前方,窄而崎岖的道路,就像人生一样。
  慕容惜生缓缓跟在他身旁,此刻却已站在他前面。
  他望着她的绝美的侧影,绝美的轮廊,心里立地涌起一阵惆怅,一阵萧索和一阵浓重的悲哀。
 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:“是的,我能解决这件事,我若死了……我若死了……”
  他合起眼睛,没有再想下去。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身后传来了一阵悲哀的歌声。
  起先只一个人的声音,淡淡地,轻轻地,融合在黄昏时的风声里,生像本来就是黄昏的一部分。
  然后,许多个和声一齐响起——响声渐大,悲哀更重。
  他知道这是丐帮群豪在为死去的同伴而悲哀,他知道他们此刻正在为死去的同伴掩埋着尸身。
  他不敢去看身后牌楼上的字。
  “同乐之会……同乐之会……”
  这本正是欢乐的日子,但结束得却如此悲哀。
  这是为了谁?为了什么?
  他不敢想,不能想,也不愿去想……

  且慰英魂

  黑暗骤临。
  仇恕回过头,盆地里已亮起许多堆营火。
  每一堆营火旁,都有一丘新起的坟墓。
  “同乐”的牌楼,已被人悄悄地拆除,穷神凌龙孑然立在竹台下,面对着一片闪动的营火。
  那看来就仿佛是湖面的波光,波上的星光一样。
  萧索,凄清,苍凉……
  仇恕垂下头,他没有发觉慕容惜生一直都在凝视着他,仔细观察他的神情,探掘着他心底的悲哀。
  这时,两个丐帮豪士幽灵般走了过来。
  他们的面色,自然是悲痛而沉重,他们轻唤了一声:“仇公子!”
  仇恕黯然一叹,道:“在下正要去凭吊死去弟兄的英灵……”
  左面一人凄然一笑,道:“多谢公子,但我们此来,却另有所求。”
  仇恕道:“但请相告,在下无不从命!”
  两人一齐躬身道:“请。”
  仇恕与慕容惜生并肩走入了营火,每一道悲痛的目光,都在默默地凝注着他们,像是在倾说一些无声的言语。
  每一道目光中,都包含着许多要求和期望,这许多道目光,正在向仇恕要求着一件事。
  仇恕心弦开始激荡,暗问自己:“什么事?……什么事?……”
  他撮起一把黄土,与慕容惜生并肩跪了下去。
  丐帮群豪,一齐随之跪下。
  不知是哪一个角落,传来了轻轻的悲泣声。
  仇恕仰天长叹——天色如梦,星光亦如梦。
  他仰天长叹着道:“各位弟兄,但愿你们的英灵安息……”
  他语声突地变为十分激昂,朗声道:“各位弟兄在天的英灵为证,此后只要丐帮弟兄有所吩咐,仇恕赴汤蹈火,生死在所不惜!”
  丐帮群豪一齐发出了感激的低叹声,穷神凌龙面色沉重,一步步走了过来,沉声叹道:“仇公子,丐帮弟兄只求一事!”
  仇恕垂首道:“但请吩咐!”
  他此刻只觉这些的丐帮兄弟虽非他所杀,但却因他而死,在这许多死去的英魂之前,他但愿自己能答应任何一件事。
  只听穷神凌龙干咳一声,沉声道:“丐帮弟兄只求你能挥剑斩断情仇恩怨的纠纷,不要在江湖中再惹出仇杀流血之事,只因……”
  他长长地叹息着道:“我们今日已深知仇杀流血的可怖!”
  仇恕身子一震,呆在当地。
  穷神凌龙目光一转,厉声道:“仇公子,人们的生命,在苍天之下,大地之上,应该俱是平等的,你岂能为了一个人的死亡之仇,而令许多生命白白牺牲,只要你答应此事,那些已死的弟兄,在九泉下也必能含笑暝目了!”
  仇恕低垂着头,沉声道:“在下必定考虑……”
  一位丐帮豪士,突地大声接口道:“在仇公子没有答应我们之前,所有的丐帮兄弟,谁也不会站起来,谁也不会离开此地一步!”
  所有的丐帮豪士,立刻低应了一声。
  仇恕的身子,不觉在夜风中颤抖了起来。
  他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复仇,他所有的思想,都在想着复仇的计划,自他有知之日,他从未忘记“复仇”两个字!
  此刻若要他放弃复仇,实在比要他放弃生命还要痛苦,但此时此刻,他又怎能拒绝这要求?
  他无法决定,更不能说话。
  四下立刻变得死一般静寂,所有的人,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,每一双眼睛中的期待也变得更为强烈。
  仇恕黯然一叹,缓缓道:“在下愿意答应……”
  群豪一阵喜悦的叹声,但仇恕却又朗声接道:“但在下却不知该如何答应?”
  群豪一怔,四下无声!
  仇恕抬起头来,转目四望,沉声道:“每人心中,都有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结,在下的死结,便是这‘恩仇’两字,各位若容在下静思一日……”
  穷神凌龙截口道:“丐帮弟兄都正在等着你,你好好想吧!”
  仇恕转过头——
  他正待去寻找慕容惜生的目光,她的目光却早已在等着他了——这一双眼睛中,也满含着期待与渴望!
  仇恕的心更乱了。

  烈火情焰

  就在这刹那之间,突听一声震耳的响声,自谷口传来,轰隆之声,直上霄汉,历久不绝!
  接着,盆地四侧的山壁上,突地杀伐之声大起!
  无数团稻草、枯木等引火之物,随着喊声自山上投下!
  丐帮群豪,虽然俱都心惊色变,但却无一人移动身形——一个个仍是木然跪在地上,期待地望着仇恕。
  仇恕大惊呼道:“各位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  慕容惜生幽幽一叹,道:“你若不答应他们,他们死也不会站起来的!”
  话声未了,山壁上又有无数根火箭,带着凌厉的风声,破空而下,立刻引发了那无数浸油的草木!
  “轰”的一声,火势大作,再加上那原有的营火,这小小一片盆地,立刻成了一片火海。
  穷神凌龙双拳紧握,目光眨也不眨地望着仇恕。
  熊熊的烈火,已在他——已在每个人身侧燃烧起来,火势蔓延极快,有些人衣衫已被烈火燃着!
  但仍然没有一个人移动,一个人站起。
  仇恕惨然道:“凌帮主,这是何苦……”
  穷神凌龙面色沉重,无比沉痛地说道:“丐帮弟子,俱是从不食言的男儿,仇公子你若不答应,唉!丐帮全部弟子只有随你葬身此地!”
  慕容惜生目中已流下了泪珠。
  她再也想不到这些衣衫褴褛的丐帮豪士身体中,竟流的是如此鲜红的热血,竟藏着如此坚强的侠心!
  突听仇恕惨呼一声,一跃而起,大呼道:“弟兄们起来!此后仇恕永不再提‘复仇’两字!”
  接着——
  是一片响彻天地的欢呼!
  无数条人影,自火焰中飞跃而起!
  震耳的呼声,使得仇恕热血奔腾,他接着大呼道:“四面必有埋伏,先至谷口,再作定夺!”
  穷神凌龙一拍他肩头,大声道:“好兄弟!”
  他手掌一挥,随着丐帮群丐向谷口退去。
  慕容惜生突地移过身子,仰起了头,以两片绝美的樱唇,在仇恕面颊上轻吻了一下,轻轻道:“谢谢你!”
  仇恕心弦——阵摇荡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慕容惜生眼波中满盈泪珠,道:“我知道你此刻心里的痛苦,我感激你在如此深遽的痛苦中还能答应他们,我……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心。”
  仇恕的心中,骤然充满了被人了解的温暖。
  他轻轻道:“我也感激你。”
  烈火中,情焰也开始燃烧了起来。
  他们不再觉得生疏、遥远……
  所有存在于他们之间的误会与距离,在此刻——许多次生死患难,许多次真情考验之后,都已荡然消失。
  仇恕不再孤寂,顿觉生机沛然,朗声道:“走!冲出此地。”
  两人凝注一眼,相视一笑,——笑容虽凄凉,但却甜蜜。
  然后,两人一齐展动身形,掠向谷口。
  火势还未蔓延到谷口。
  丐帮群豪,群集在谷口,但那长而窄的峡谷,此刻竟已被乱石堵死,高达两丈,几乎是难以攀越。
  峡谷两旁,暗影沉沉,更不知有多少埋伏。
  穷神凌龙面沉如水,黯然道:“这峡谷本已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入之地,此刻四面埋伏之下,只怕……唉,我们是难以冲出去了!”
  仇恕朗声道:“天无绝人之路……”
  穷神凌龙微一摆手,截口道:“世人行事,只有仁义或仇恨两途,仇公子,老夫此刻只觉……只觉实在对不起你。”
  他不等仇恕说话,立刻接道:“只因我再三教你以仁义待人,但却忘了对付这般毒蛇猛兽,这方法是行不通的,只有……只有……”
  他恨声接道:“只有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这期间已无妥协的余地,我们稍一疏于防范,便中了奸人毒计。”
  他霍然转身,厉喝道:“弟兄们,冲出去!”
  丐帮群豪,霍然响应一声,当先扑上。
  但他们还未走及乱石之前,乱石上,已有一排弩箭射下,一个前行丐帮弟子,立刻肩骨中箭,翻身跌倒。

  四面杀机

  仇恕身形一闪,越过群丐,振臂呼道:“姓毛的,你可在上面么?”
  峡谷上人影一闪,有人喝道:“毛大太爷不在这里。”
  另一人喝道:“就在这里,你也不配和他老人家说话。”
  仇恕忍住怒气,呼道:“你们的首脑是谁?谁出来说话?”
  峡谷上那人喝道:“死囚还有什么话,快——”
  喝声突地中断,却发出一声惨呼。
  仇恕大是惊奇,只听峡谷上一人喝道:“下面的是仇恕仇朋友么?”
  语声熟悉,竟是铁胆使者钱卓。
  他不等仇恕回答,接口又道:“我与你虽是仇敌,却敬你是条汉子,方才辱骂于你的人,已被我当地处死,你接着吧!”
  喝声中,一条人影自峡谷上直坠而下,“砰”地落在地上,跌得脑袋迸裂,立时尸横就地!
  群豪莫不为之耸然动容,仇恕身侧的慕容惜生更是颜色大变,回转头去,仇恕暗叹一声,朗声呼道:“钱卓,我也敬你是条汉子,但你行事,却太欠光明磊落,竟施出如此卑鄙的毒计,暗算他人……”
  峡谷上,钱卓冷笑喝道:“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。你我各自为政,不死不休,我若不先下手为强,岂非便要死在你的手上?”
  穷神凌龙一步赶来,大骂道:“若非丐帮弟兄手下留情,你此刻还有命么?只怪老夫瞎了眼珠,将你放走,你还有脸在这里说话。”
  铁胆使者钱卓朗声大笑道:“谁教你放我去的?仇敌相争,心不黑、手不辣的人,便注定要死在对方手上,你此刻后悔又有何用?”
  他笑声一顿,厉声接道:“我方才一出峡谷,便又调来了数十名武林高手,此刻你等已处于四面包围之中,插翅也难逃出了!”
  穷神凌龙怒喝一声,方待转身而上,却被仇恕一把拉住,穷神凌龙须发皆张,怒道:“仇兄弟,你莫要管我!”
  仇恕叹息一声,道:“此刻你我已居下风,力敌不得,帮主万祈冷静!”
  穷神凌龙怒道:“纵然力敌不得,也只好拼了!”
  仇恕叹道:“丐帮数百弟兄,又当如何?”
  要知他与凌龙、慕容惜生三人,本可飞身而上,与敌一拼,甚至还可脱出重围,杀开血路。
  但丐帮弟子,却连这峡谷都难以上去,只有死路一条而已,是以仇恕才会如此忍耐,迟迟不敢动手。
  穷神凌龙转目望了望自己的弟兄,亦不禁为之长叹一声,满面怒容,俱都换了黯然神色。
  只听峡谷上钱卓又自狂笑道:“棋差一步,满盘皆输。你们就乖乖地等死吧!”
  仇恕大呼道:“不错!你我各为其主,你既是‘灵蛇’毛皋的弟子,自然要千方百计地将我置之死地,这怪不得你!”
  铁胆使者钱卓道:“但你放心好了,我既然敬你是条汉子,便不容你被我手下侮辱,无论生前死后,都是一样!”
  仇恕道:“你若落到我的手上,我也不会侮辱于你,但你与‘丐帮’兄弟又有何仇恨,为何一定要将之置于死地?”
  铁胆使者钱卓道:“丐帮与你为友,便必然是我之敌。”
  仇恕大声道:“你若将丐帮弟兄全都放了,我自愿束手就死!否则……”
  慕容惜生身子一颤,但口中却轻轻道:“好!我陪着你!”
  两人目光相视一眼,心中似乎对死亡一无畏惧。
  只听铁胆使者钱卓大声道:“否则又当怎样?”
  仇恕厉声道:“否则我飞身扑上,以我与慕容惜生的武功,你们未必能将我俩擒住,你既是为我而来,又何必多伤他人的性命?”
  峡谷上默然半晌,峡谷下却响起一片嘈声。
  丐帮群豪,一个个义形于色,大呼道:“仇公子,你若死了,我们便陪你一起去死!”
  此刻峡谷上已有了回应,只听钱卓道:“不错,我此来大多是为了你,你若逃去,我杀了别人也无用,但你说的话,可是真的么?”
  仇恕大声道:“自是真的!”
  穷神凌龙却已喝声道:“不是真的!”
  仇恕长叹一声,道:“凌帮主……”
  穷神凌龙怒道:“你如此说话,岂非将我丐帮兄弟都看作了贪生畏死的匹夫?我们宁可一齐丧生,却也不能看着你独死!”
  仇恕叹道:“若不是为了在下,丐帮弟兄怎会有今日之事?若是丐帮兄弟一齐丧生,在下万死亦难瞑目……”
  穷神凌龙厉声道:“纵是如此,你也不能强迫我丐帮兄弟都变作不仁不义之人,身负恶名而生,不如慷慨而死!”
  他语声微顿,立刻接口道:“何况今日之事,也不能全都怪你!”
  仇恕黯然道:“如此说来,又当如何?”
  穷神凌龙大声道:“冲得出去就冲出去,冲不出就一齐死在这里,也要江湖中人,看看我丐帮男儿的义气!”
  丐帮群豪立刻发出一阵惊天动地般的欢呼。
  穷神凌龙振臂喝道:“弟兄们上呀!”
  他反手接着了一柄弟兄们递过的长刀,当先飞身而上!只见他身形如龙,眨眼间便冲上了山腰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
   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
    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
   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
   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
   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
   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
   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
   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
    第三十四章 各怀叵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