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湘妃剑 >> 正文  
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四十一章 蛇蝎美人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真善美出版社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4/27

  吹皱春水

  穷神凌龙毫不迟疑,跟踪而去。
  仇恕卓立台上,定睛而视,只听慕容惜生轻轻道:“是你发现的,你为何不去看看?”
  仇恕轻轻道:“我怕你不愿见到流血,所以……”
  慕容惜生幽幽一叹,道:“你去吧,无论到哪里,我都……都……”
  突觉面颊一红,缓缓垂下头去。
  仇恕只觉精神一震,勇气大生,回首道:“走!”
  两人一齐展动身形,一掠而下。
  此刻那三个麻衣乞丐似乎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了,正待悄悄溜走,凌龙、钱卓却已先后落到他们身前。
  穷神凌龙厉声道:“罪魁祸首便是这三人,莫放他们走了!”
  钱卓亦自大呼道:“弟兄们,围住他们!”
  那三个麻衣乞丐对望一眼,突地纵身掠起。
  哪知他们身形方起,已有两条人影,横空飞来,带着一股凌厉的掌风,口中厉声叱道:“下去!”
  三个麻衣乞丐身子被掌风一震,果然齐地落下。
  仇恕身形凌空一折,竟又拔起一丈,朗声呼道:“谁再动手,立取性命!”
  丐帮群豪、断指大汉们,只见他身子凌空翻飞,有如天神下降,不禁俱都为之大惊,谁也不敢再动。
  仇恕袍袖一拂,和慕容惜生轻轻落在地上。
  只见那三个麻衣乞丐俱都低垂着头,不敢抬起,但仔细一看,仍可发觉他们面上涂着一层黑色颜料,掩去了本来面目。
  仇恕沉声道:“凌帮主,这三人俱以颜色涂面,只有将他们生擒之后,再仔细盘问他们的来历,必可……”
  语声未了,突听三人中一人轻轻笑了起来,道:“不必了!”
  仇恕变色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  那人娇笑不绝,抬起头来,道:“小兄弟,你不认得姐姐我了吗?”
  此话一出,众人俱都面色大变。
  铁胆使者钱卓冷笑一声,道:“好极好极,原来是仇公子的姐妹。”
  只见那人举起子衣袖,在自己面上擦了一会儿,擦去了黑色的颜料,露出了里面莹白的皮肤。
  众人俱都为之一震,已有人认得她便是百步飞花林琦琤。
  仇恕脱口道:“林琦琤,原来是你。”
  百步飞花林琦琤咯咯娇笑道:“哎哟,你有了新人,还记得旧人吗?”
  慕容惜生面上也突地变了颜色。
  只听林琦琤娇笑道:“这位妹妹生得真美,喂,你叫什么名字呀?和我这位兄弟是怎么认得的,告诉我好吗?”
  仇恕怒叱一声:“住口!”
  林琦琤轻轻一叹,道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,你难道不记得以前你左一声姐姐,右一声姐姐,叫得多甜呀,现在……现在……”
  长长叹息一声,缓缓垂下头去,仿佛不胜幽怨。
  慕容惜生面上阵青阵白,颤声道:“仇恕,你……你……”
  仇恕早已气得面青唇白,但面对着一个撒娇耍赖的无耻女子,纵然一等一的好汉,也要束手无策。
  四下群豪,又都骚动起来。
  穷神凌龙心念转动,突地大喝道:“先将他三人擒下来盘问!”
  仇恕怒道:“正是!”
  林琦琤突地身子一闪,大声道:“我是仇公子的姐姐,‘铁胆使者’的师姑,你们谁敢动手?”
  铁胆使者冷冷道:“不但有一位师姑,还有两位师叔呢,是么?”
  另二人大声道:“不错!”
  两人一齐擦去易容颜料,骇然俱都是七剑三鞭中的人物——左手神剑丁衣,河朔双剑汪一鹏。
  原来这三人自那日杭州英雄大会逃去后,便聚在一处,只是他三人,一时也寻不出毛皋的踪迹。
  直到一日,他三人听丐帮弟子要在这京镇山地中为穷神凌龙开庆生之会,便设法混了进来。
  他三人本想与丐帮连络,与毛皋为敌,但等到铁胆使者现身之后,他三人就又变了心意。
  百步飞花林琦琤道:“我们最好先看钱卓与他们火拼一场,等到丐帮大伤元气后,我们再以武力要胁凌龙,岂非更妙!”
  “左手神剑”丁衣一向是听她的话的,汪一鹏在此情况下也只有赞成,于是他们便以张纸条,揭破了钱卓的来历。
  哪知事情一变再变,仇恕突然现身,他三人行藏虽然诡秘,但仇恕神目如电,又将他们行藏窥破。

  心如蛇蝎

  此刻林琦琤秋波四转,娇笑又道:“你们谁要对我三人怎样,得先问问他们答不答应?”
  铁胆使者钱卓冷冷道:“你们早已背叛家师,还以为我不知道!”
  林琦琤心头一震,但面上笑得更甜,道:“仇兄弟,你听到没有,我为了你,把多少年的朋友都得罪了,你还对我凶,还不保护我?”
  仇恕心念一转,冷冷道:“丁衣,汪一鹏又当如何?”
  百步飞花林琦琤娇笑道:“他们吗?”
  突然转身一掌,直击在左手神剑胸膛上!
  丁衣再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对自己发掌,大惊之下,连退数步,张口喷出一口鲜血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好狠!”
  汪一鹏亦自面色大变,厉声道:“贱人,你为了自己的性命,就要出卖朋友是么?”
  他突地仰天惨笑一声,道:“姓汪的索性成全了你。”
  反手一刀,向自己脖子抹去,当场鲜血横流,尸横就地,只因他估量情势,知道自己已无法逃生。
  是以他索性自刎而死,还落得干净。
  左手神剑丁衣手抚胸膛,惨笑道:“你好,你好,可恨我直到今日,才认得你!”
  突地牙关一咬,咬断了舌尖,狂吼一声,将舌尖与鲜血,一齐喷到林琦琤脸上,也自杀死在当地。
  这凄惨的局面,使得人人为之动容。
  就连穷神凌龙亦不禁暗叹一声道:“好汉子,死得漂亮!”
  铁胆使者钱卓沉声道:“他两人终算没有辱没七剑三鞭的名声!”
  目光一转,冰冷地凝注到林琦琤面上。
  林琦琤举起衣袖,擦着面上的鲜血,她虽然心如蛇蝎,但眼见到丁衣、汪一鹏如此壮烈凄惨而死,也不禁心弦震动。
  但是她仍然娇笑着道:“小兄弟,你看,我为了你……”
  仇恕面沉如水,沉声道:“我绝不杀你!”
  林琦琤笑道:“你真好,我……”
  仇恕突地大喝一声,截口道:“我若杀了你,岂非污了我的手?”
  穷神凌龙大喝道:“如此淫毒的妇人,弟兄们将她乱刀分尸了!”
  林琦琤身子一震,颤声道:“乱刀分尸……”
  她眼前突地忆起了十九年前,苍莽山中……
  一个英挺的侠士,满身鲜血,被别人乱刀分尸时的痛苦。
  她身子不住颤抖,突地扑向仇恕,哀呼道:“救救我……”
  仇恕袍袖一拂,厉声道:“滚!”
  林琦琤身不由主,倒退几步,跌到地上。
  她身旁的地上,便是“左手神剑”丁衣的尸身。
  他人虽死了,仍圆睁着的双目中,仍满含着悲哀与怨恨。
  林琦琤目光接触到他的尸体,他的眼睛,突地放声痛哭起来,她痛哭着扑到了丁衣尸身上惨呼道:“我对不起你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  铁胆使者钱卓冷冷道:“你此刻后悔,也已迟了!”
  林琦琤突地长身而起,大声道:“你们不要杀我,我也会自杀而死!”
  丐帮群豪怒喝道:“自杀太便宜了你!”便待一拥而上。
  林琦琤突地双手一分,撕开了自己的衣衫,道:“谁敢过来?”
  她虽然年华已去,但肌肤仍有如白雪一般,那晶莹的乳房,随着她胸膛的起伏轻轻地颤抖……
  群豪果然俱都一呆,竟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。
  慕容惜生面容苍白,悄悄转过头去。
  只听林琦琤凄厉地惨笑一声,道:“但在我死之前,我还有几句话说!”

  其人将死

  穷神凌龙沉声道:“快说!”
  百步飞花林琦琤转过身子,面对仇恕,大声道:“我知道你对‘七剑三鞭’恨之入骨,恨不得眼看‘七剑三鞭’全都死在你的面前,是么?”
  仇恕目光不愿接触她胸膛,仰天冷冷道:“七剑三鞭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你的话确是不错!”
  林琦琤叹道:“不错,是七剑三鞭杀了你父亲,但是——”
  她突地极其凄厉地惨笑一声,道:“你可知道真正杀死你父亲的仇人是谁?”
  仇恕呆了一呆,脱口道:“谁?”
  林琦琤一字字缓缓道:“想当年,你爹爹武功正值全盛时期,纵横武林,所向无敌,而那时的‘七剑三鞭’,武功还未有今日厉害。”
  穷神凌龙冷笑道:“今日也未见如何?”
  林琦琤只作未闻,接口道:“凭那时的‘七剑三鞭’,纵然以十敌一,也未见是仇先生的敌手,怎能将他乱刀杀死!”
  仇恕双拳紧握,颤声道:“那么是谁杀死他?”
  林琦琤默然半晌,突地大声道:“你母亲!”
  仇恕怒喝道:“你放屁!”
  方待一步冲去,却听林琦琤大声道:“其人将死,其言也善。我眼见就要死了,我不须骗你,你若要听实情,就听我说完!”
  仇恕顿住脚步,全身颤抖,道:“你说……你说……”
  此刻众人心中,俱都大为震惊,四下已一无声息,俱都在凝神倾听,听她说出十九年前那惨案的真相。
  只因此事早已哄传武林,但谁也不知这惨案中还另有真相,穷神凌龙也是面色凝重,不再插口。
  林琦琤长长吐口气,道:“在‘七剑三鞭’苍莽山围剿仇独之前,你母亲便已和仇独在一起了,她乘着仇独练功的时候,下毒手闭住仇独的气穴,使得仇独走火入魔,半身麻木,否则就凭‘七剑三鞭’,怎能杀得了他?”
  众人更耸然动容。
  仇恕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乱造谣言!”
  林琦琤摇了摇头,道:“我说的话,句句全都是实言,那本是毛皋利用她施的美人计,却不料她事后竟真的对仇独生了情感。”
  她语声微顿,厉声道:“是以你若是复仇,便该先杀死你的母亲!”
  仇独心头一震,茫然失措。
  四下群豪,忍不住都发出了惊震的叹息。
  穷神凌龙厉声道:“你为何直到今日才说出此事?”
  林琦琤缓缓道:“不错,这件事隐密在我的心中,已忍了二十年了,除了‘七剑三鞭’外,江湖中没有一个人知道。”
  “但‘七剑三鞭’为了自己的颜面,是以谁也不肯将此事说出来,直到今日,直到今日……”
  她垂下头,又抬起,大声道:“今日我说出此事,为的是要你知道你真正的仇人。你若是真的要为父亲报仇,为什么不该先杀死她?”
  她咬一咬牙,摇头道:“不错,毛皋该死,程枫该死,但你在杀毛皋,杀程枫之前,为什么不……”
  仇恕突地大喝一声,惨呼道:“你不要说了!”
  林琦琤凄惨一笑,接道:“不,我还要说,我还要问你,你知不知道‘十年之后,以血还血’这八个字是谁写的!”
  此话一出,群豪身子又都为之一震,凝神而听!

  吐露隐秘

  峡谷中又变得死一般静寂。
  只是林琦琤缓缓伸出手掌,指了指自己,道:“是我写的!”
  群豪又是一惊,只听林琦琤缓缓接道:“是毛皋叫我写的!”
  群豪更是大惊,穷神凌龙忍不住脱口道:“毛皋疯了么?叫你写这样的字!”
  林琦琤缓缓道:“他惟恐仇独死后,‘七剑三鞭’便告瓦解,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,叫‘七剑三鞭’永远团结,是以才写下这八字!”
  她歇了口气,又道:“七剑三鞭见了这八字,果然心生恐惧,生怕有人复仇,竟在不知不觉中,全都受了毛皋的控制。”
  穷神凌龙暗叹忖道:“人道毛皋乃是枭雄之才,果然名不虚传!”
  只见仇恕满面惨痛,抬起头来,道:“你说完了吗?”
  林琦琤凄然笑道:“我已将心里的隐秘,全都说了出来。”
  仇恕挥手道:“走吧!我已不愿杀你……”
  林琦琤目光转向凌龙。
  穷神凌龙长叹一声,道:“老夫亦无异议……”
  铁胆使者闭口不语,亦无阻拦之意。
  林琦琤呆了半晌,忽然放声狂笑道:“你们都已不愿杀我,但我却不愿活了!”
  群豪愣了一愣,只见她突地拾起了一把长刀,双手握柄,回刀向自己胸膛上刺了进去。
  她口中哀呼一声道:“丁衣,你莫恨我,我陪你……”
  身子随着淌着的鲜血,缓缓向丁衣的尸身上倒了下去。
  一时之间,群豪只觉心弦震动,面面相觑,默然无语,穷神凌龙胸膛一挺,大声道:“钱卓,你也走吧!”
  铁胆使者钱卓回转目光,只见骄阳已落,西透天边,夕阳如梦,闪耀着一片炫目的彩光。
  彩光照耀下,峡谷中尸身零乱,鲜血未干。
  一阵惊心动魄的惨杀虽已过去,但却仍然为人们留下了一幅惊心动魄的景象,让人不敢多看一眼!
  他默默回转身子走了两步,突然回身道:“仇公子,方才她说的话,你听清了么?”
  仇恕面色铁青,一言不发。
  铁胆使者钱卓道:“但此刻无论你是否想找家师复仇,都已迟了……”
  他环视着天边的残霞,沉声道:“为了此事,武林中已搅起一片腥风血雨,已不知有多少人,丧身于此事之中,此刻无论谁要罢手,都已来不及了。”
  他话声中满含怆痛之意,缓缓接口道:“便是在下,也绝不会放手的,只因我的十兄弟,已有大半死在你手里!我身为‘十大使者’之首,怎能不寻你复仇?”
  他霍地转过身来,大声道:“为了永绝后患,你今日还是不该放我走的。”
  仇恕霍然抬起头来,目光直视钱卓。
  两人目光相对,彼此都知道对方不是轻易的对手。
  漫天残阳,映得他两人面容变成了紫红颜色。
  只听仇恕突地轻叹一声道:“走吧!”
  铁胆使者目光四转,缓缓道:“今日之局,虽然残酷,但不出一月,江湖中必定还会出现一个更残酷、更惨痛的流血惨剧!你我也都将是那惨剧中人,不知到后来是谁要应劫而死,今日你我别过,再见时便是要一拼生死存亡的对手了!”
  他双拳一抱,大声道:“再见了!”
  转身向外走去,断指大汉们鱼贯跟在他身后,踏着满地鲜血,映着漫天鲜血般的夕阳,走向峡谷之外。
  四下无声,只有沉重的脚步,一声声震动着人们的心弦……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香江七贤生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四十四章 湘妃慧剑
    第四十三章 血战苦战
    第四十二章 火炼赤心
    第四十章 血战峡谷
    第三十九章 穷神铁胆
    第三十八章 少年丐者
    第三十七章 爱之礼赞
    第三十六章 此心难测
    第三十五章 雨苦风凄
    第三十四章 各怀叵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