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血鹦鹉 >> 正文  
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3
  夜更静更深,风更萧索。
  风声中叮当之声不绝,清脆而悦耳,就像血奴飞舞时,所带起的那一种怪异而奇特的铃声。
  那也并不是铃声,只是檐前铁马在风中响动。
  呻吟声已绝,偌大的一个厅堂,就只有他们四个活人。
  常笑目光转回李大娘面上,又一声轻叱:“谁?”
  李大娘不理会他,目注血奴道:“我将血鹦鹉的秘密告诉这位常大人,你说好不好?”
  血奴面色一变,道:“不好!”
  不肯答应的那个人莫非就是她?
  常笑转顾血奴,淡淡的道:“是你不肯答应?”
  血奴道:“是。”
  常笑道:“即使你不肯答应,只要你的母亲答应,你好像也没有办法?”
  血奴冷笑道:“她若是胆敢跟你说出那个秘密,我们与她之间的约定就完了。”
  常笑追问道:“完了又如何?”
  血奴道:“我们便可以放开手,用我们所喜欢的方法处理这件事情。”她又一声冷笑,道:“反正已不再成为秘密,又还有什么顾虑?”
  常笑道:“你们一直在顾虑什么?”
  血奴不作声。
  常笑又问道:“如果她对我说出了那个秘密,你们准备如何对付她?”
  血奴仍不作声。
  常笑不在乎,再问道:“她是说给我知道,我知道那个秘密之后,你们是不是连我也要一起解决?”
  血奴终于开声,道:“是!”
  常笑笑问道:“你们有这个本领?”
  血奴冷笑道:“就算我们没有这种本领,让你逃出这个平安镇,将她留下来,相信总可以。”她霎地盯着李大娘,道:“拼不了常笑,难不成也拼不了你!”
  李大娘没有答话。
  她居然还笑得出来。
  常笑并没有移动目光,盯稳了血奴,又问道:“你口中的所谓‘我们’,到底包括些什么人?”
  血奴不应,冷笑。
  常笑接问道:“你们与李大娘之间究竟有什么约定?”
  血奴索性闭上了嘴巴。
  常笑上下打量了血奴一眼,又看看王风,道:“看来我是很难从你那里问出什么了?”他淡笑一下,目光再次回到李大娘面上,道:“你这边大概还不成问题。”
  李大娘竟还在笑。
  她不望常笑,笑对血奴道:“我若落在他的手中,那个秘密十九保不住,秘密一揭露,就不止约定,一切都完了,他即使不杀我,活下去也是没有意思。”
  血奴冷冷一哼,道:“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。”
  李大娘瞟了一眼王风,又对血奴道:“你那个敢死保镖无疑一定会保护你的生命安全,却未必会替你杀掉他,只凭你一个人,就算还有其他的血奴及时赶到,能否将他留下来仍是一个问题。”她放缓了声音接下去。“一旦被他带着秘密走脱,你仍活下去也都没有意思的了。”
  血奴面色不觉苍白起来。
  李大娘语声更缓,道:“到时就不止魔王,血鹦鹉与那些奴才连带那十万神魔只怕也脱不了关系?”
  血奴面色更苍白,截口道:“你到底要我怎样?”
  李大娘道:“只要有人替我将常笑截下片刻,我便有机会脱身……”
  “片刻”两个字出口,血奴已会意,李大娘而后说话还未接上,她的人已然扑出,左右掌双飞,左截咽喉,右击胸腹。
  常笑也同样会意,却想不到李大娘话都未说完,血奴已出手。
  他本已蓄势待发,只等李大娘的话一完,就上前尽快将她擒下,血奴这突然出手,立时乱了他原有步骤。
  他的心虽未乱,势虽未散,已不能直接扑向李大娘。
  血奴正挡在他的前面。
  这正是机会。
  李大娘当然懂得掌握机会,说到“脱身”两个字,她的身子,已箭一样斜斜的倒射了出去。
  常笑一眼瞥见,大喝一声:“哪里走!”双手齐翻,右拒左挡,格开了血奴双掌,身一斜一转,正想从血奴身旁掠过,眼旁黑影一闪,血奴的一只脚已踢到。
  这一脚踢的又快又狠,踢的更是常笑的要害。
  常笑嘿一声,转出的身子倏的转回,正好让过那一脚。
  血奴一脚落空,手又到了,食中二指勾曲,抢向常笑的眼睛。
  她好像很喜欢挖人的眼睛,这一招用得特别迅速灵活。
  常笑一皱眉,抽身退步,一退三尺,铮一声,剑已在手,毒蛇般抖的笔直,哧的飞刺血奴的咽喉。
  血奴的反应还够敏捷,偏过了常笑的毒剑,身形却非独没有让开,反而倾前。
  她的双手已多了一对短剑。
  一尺不到的短剑,剑锋霜雪般闪亮。
  寒芒袖中一闪,剑已在她手中,仿佛就藏在她的衣袖之内。
  她轻盈如燕的身子亦仿佛变成了一支剑,一支箭。
  离弦箭,飞剑。
  她几乎是脖子探着常笑的毒剑飞前。
  常笑翻腕便可以杀她,她知道,却并不在乎,因为那刹那,她那对短剑亦应刺入常笑的要害。
  是什么时候,她学会了王风那种拼命的作风?变成了一个不要命的女孩子?
  她并没有身中要命阎王针,也没有吃过必死的毒药,再活上五六十年,说不定也不是一件难事,她却是这样轻贱自己的性命?
  她宁可不要命也要掩护李大娘离开,难道李大娘的性命比她的性命还要紧?
  要不是为了李大娘,又为了谁?
  是为了魔王?血鹦鹉?还是十三血奴?十万神魔?
  魔王据讲与天地同寿,魔域中据讲已无生老病死。
  十万神魔翱翔魔域,十三血奴是魔血化身,是魔域中的魔鸟,血鹦鹉,更是魔鸟中的鸟主。
  李大娘凭什么能够控制他们?
  她到底又是什么妖魔?
  王风很想追上去,将她截下来,仔细看清楚。
  他却只是想,并没有实行,他身形一动,竟反而扑向常笑。
  因为常笑的毒剑第二剑已刺出,再刺血奴的咽喉。
  这一剑他看出血奴非独挡不住,闪也闪不了。
  血奴就算真的想拼命,常笑也不肯跟她拼命。
  短剑未刺到,他的人已然飘飞,可是血奴的剑势一老,他便又飘回,毒蛇般的剑一卷一弹,再刺出,仍是刺向血奴的咽喉。
  这一剑更毒,更快,更准。
  血奴虽然两剑在手,竟无法抵挡,也不知如何闪避。
  剑未到,剑气仿佛已刺入了咽喉。
  血奴惊呼都无法惊呼出来,眼中终于现出了恐惧之色。
  她还年轻,她还有将来。
  剑锋并没刺入血奴的咽喉,剑气却反而重了。
  多了一支剑,剑气自然更重,何况这支剑的主人,也是一个用剑的高手。
  这个高手当然就是王风。
  他连人带剑一旁飞来,那支短剑与常笑的毒剑同时到达。
  叮一声,常笑的毒剑正刺在那支短剑上。
  这判断又是何等准确。
  血奴却已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  常笑那一剑若是刺入了她的咽喉,她反而不会这样吃惊。
  ——死人根本就没有感觉。
  常笑没有吃惊,第三剑也没有出手。
  他冷笑一声,忽然道: “你想知道血鹦鹉的秘密,最好就给我拉住她。”
  这句话当然是对王风说的。
  也不等王风有所表示,他连人带剑已斜里穿出。
  王风没有阻止他,亦没有拉住血奴。
  他看出以血奴的身手,除非一开始拦在常笑前头,否则根本不能将常笑截下。
  血奴也没有追截常笑,并且将那双短剑收回袖中。
  她已完成了她的任务,李大娘已在常笑被截下时,掠过了陷阱,窜入了一面屏风之后。
  屏风之后是面宽阔的照壁。
  李大娘转入了屏风便不再出现。
  那后面莫非设有暗门?暗道?
  王风正怀疑,砰的一下暴响,那面屏风突然飞了起来,凌空飞撞向常笑。
  屏风一飞起,李大娘便又重现。
  她含笑在照壁之前。
  照壁就只是照壁,上面并没有门户,她脚下的地面也并没有异样。
  她却笑得那样子轻松,神态却显得那么镇定。
  莫非她自信那一面屏风已足够将常笑撞下陷阱?送入地府?
  王风实在怀疑。
  他偷眼望了一下血奴。
  血奴面上的神色同样奇怪。
  李大娘的轻功很好,两条腿也够劲,那面屏风给她一踢,竟能飞出了两丈多。
  如果真的撞上去,也许真的能将常笑撞下陷阱,那下面遍插锋刀,坠下去就不死也难保不重伤的了。
  只可惜屏风还未撞到,常笑的身形已然偏侧飞起。
  屏风呼的从他的身旁飞过,他的左手一沉,往屏风上面一拍。
  叭一声,屏风给他一掌拍下,他就势借力,身形更迅速,飕的飞落在照壁面前。
  他右手握剑护身,左手箕张,却没有抓出去。
  李大娘的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  照壁的两旁各挂一盏长明灯。
  灯光并不怎样明亮,但已足够照亮那面照壁,也已足够照亮照壁上面画着的那个女人。
  水蛇般的腰,飞云般的发。
  她的体态苗条,容颜尤其美丽。
  那种美丽并不像人间所有。
  她浑身赤裸,只有一条轻纱。
  迷蒙的轻纱,环飞在她的腿臂左右,并没有掩遮她应遮掩的地方。
  她的人也在飞舞。
  上没有天空,下没有土地,只有风和雾,寒冰和火焰。
  她就飞舞在风雾冰火之中。
  王风对照壁上面画着的地方已并不陌生,脱口道:“那照壁画着的地方是不是奇浓嘉嘉普?”
  血奴反问道:“除了奇浓嘉嘉普,是不是还有第二个这样的地方?”
  “飞舞在奇浓嘉嘉普之中的是什么人?”
  天魔女的相貌竟与李大娘完全一样。
  天魔女在风雾冰火之中飞舞,李大娘的人也就在冰火雾之中消失。
  莫非她就是天魔女的化身,在这危急之中又变回天魔女,飞返奇浓嘉嘉普?
  魔域中已无生老病死。
  魔域中的来客难道也害怕人间的刀剑?
  常笑的剑突然高举,斜指着天魔女。
  天剑诛魔,魔剑据讲也能够使妖魔化作飞灰。
  他这支剑却只是毒剑,并不是天剑,也不是魔剑。
  他这支剑对天魔女又能够发生什么作用?
  剑飕的刺出,刺向天魔女两腿之间。
  常笑的面色微现尴尬,那一剑仍然狠劲。
  他的剑不能不刺向那个地方。
  那杀他的人虽在半空,仍看的清楚,李大娘的手一按在天魔女的两腿之间,照壁之上便出现了一道暗门,她闪身而入,暗门又消失。
  她的人于是也就此消失。
  “夺”的剑刺入。
  天魔女诱人的笑容仿佛抹上了一层奇异的痛苦。
  她的两条腿倏的向后弯曲。
  这一弯,她的小腹便似在向前迎去。
  常笑的剑却反而抽出,他的人也飞开。 
  一飞半丈,右脚踏实,他左脚便踢出,将旁边的一张几子踢向那面照壁。
  天魔女那两条腿的确在后弯,画着那两条腿的一方照壁也向后弯,弯出了一道暗门。 
  暗门还未全开便又缓缓关上。
  也就在这下,常笑踢飞的那张几子就落在暗门的入口之中。
  “喀”一声,那道暗门正关在几子之上,已不能关回原来的位置。
  暗门中并没有暗器射出,常笑等了一会,才移动脚步,走到暗门的前面。
  他却没有走进去。
  暗门内一片漆黑,里头说不定暗藏杀人的机关,李大娘入去没有事发生,等到他入去的时候,机关说不定就会发动,他难保便是九死一生。
  他瞪着那一片漆黑,踌躇了一会,霍地回头。
  王风血奴已掠过陷阱,站在他后面。
  他凌厉的目光落在血奴的面上,道:“这道门通往什么地方?”
  血奴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常笑的目光更凌厉,冷声道:“真的不知道?”
  血奴索性闭上嘴巴。
  常笑的眼中闪现狠毒之色,却一闪即逝,转顾王风道:“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
  王风道:“追进去。”
  常笑忽然问道:“你先走还是我先走?”
  王风笑道:“当然是你。”
  常笑道:“你害怕里头暗藏埋伏?”
  王风反问道:“你害怕还是我害怕?”
  常笑道:“我。”他笑笑,又道:“你随时都已准备与人拼命,命你都可以不要,还有什么可以使你害怕的?”
  王风道:“说我害怕的可又是你。”
  常笑道:“你不要命我却还要命,自然得请你在前开路,我随后进入。”
  王风道:“我虽然不要命,可没有准备给你拼命。”
  常笑道:“你不是很想知道,血鹦鹉的秘密?”
  王风点头,说道:“我很想,不过你比我还想。”
  常笑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这个人虽然不怕死,却是死也不肯吃亏。”
  王风道:“这要看的是为了什么人。”
  常笑道:“好像我这种人自然就不在考虑之例。”
  王风只是笑。
  常笑又叹一口气,身形两个起落,将照壁两旁挂着的长明灯都取下,一灯提在左手,一灯挑在剑锋之上。
  他再走到暗门的前面一脚踩上塞在门口的那张几子,右手剑一伸,将剑上挑着的那盏长明灯送入暗门内。
  灯光驱走了门内的黑暗。
  他仍没有踏入去。
  驱走的只是几尺的黑暗,几尺之后又逐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  门并没有尽开,那对于灯光无疑是一种障碍。
  他一声轻呼,道:“那边还有一张几子,你替我拿来行不行。”
  他虽然头也不回,这句话的对象除了王风还会是哪一个?
  这一次王风倒没有拒绝。
  再多一张几子,门户终于尽开。
  两盏灯都送入。
  门内是一条暗道,才不过三四尺宽阔。
  两盏灯的灯光已足够照亮这条暗道,已可以使他们看得很远。
  他们却两丈都看不到。
  这条暗道还不到两丈。
  尽头是一面墙壁。
  空白的墙壁,既没有水火风雾,也没有迷人的天魔女。
  常笑、王风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将目光从墙壁上面移开。
  他们将目光移到墙壁的前面,只因为那里更令人注目。
  入门不过一丈,暗道的地面便已下陷,一直到那面墙壁为止,差不多一丈的地方根本已没有地面。
  那之下昏暗一片。
  昏暗之中浮着迷蒙的光影。
  灯光?
  那之下又是什么地方?
  常笑瞪着那下陷的地面,右腕忽一振,握在他右手之中的那支剑立时“嗡”一声龙吟。
  龙吟声方响,剑上挑着的长明灯便飞脱,飞入了暗道,流星般投向那下陷的地面。
  他的人也跟着窜入了暗道,左手仍握着另外的一盏长明灯。
  这一窜正好一丈,正好落在那下陷的地面的边缘。
  他左手的长明灯,右手的剑几乎同时下沉,剑护住了他下盘的要害,灯照亮了他脚下的地方。
  他的目光当然亦同时落下。
  在他的脚下,是一列石级,二三十级石级斜斜的伸展下去。
  剑上飞出的那盏长明灯已落在石级的尽头,灯身虽已倒翻,灯光仍未熄灭。
  他左手即使没有第二盏长明灯,落在石级尽头的那一盏已足以将石级以及下面的地方照亮。
  就算石级尽头的那一盏长明灯已熄灭,下面也并不见得黑暗。
  他们在门外见到的迷蒙光影正是从下面透上来。
  常笑目光闪动,终于踩上了石级。
  他脚步放得很慢,剑握的更紧,长明灯不离手。
  王风是第二个。
  血奴居然也跟着他们下去。
  她的眼中仍有疑惑。
  她到底在疑惑什么?
  石级的尽头是一条地道,地道的尽头是一扇石门。
  一丈也不到的地道,两旁的墙壁上各悬着一盏琉璃灯。
  琉璃中灯油半满,点燃上两三日大概也可以。
  灯光照亮了那扇石门。
  白石石门,上面刻着奇怪的花纹。
  那些花纹与鹦鹉楼中宋妈妈的那间魔室门户上刻着的竟有些相似。
  惨绿色的花纹,灯光中,闪耀着异样的寒芒。
  这莫非也是某种邪恶与不祥的象征?
  王风的目光落在花纹之上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  宋妈妈那间魔室门上刻着的花纹他看不懂,眼前这扇石门上的花纹他一样看不懂。
  常笑的目光一落下,瞳孔却立时收缩,神色亦变得紧张。
  紧张之中还透着兴奋。
  他莫非看得懂这门上的花纹。
  王风也察觉常笑的神态有些异样,不由就问道:“你看得懂门上的花纹?” 
  常笑不知不觉的点头。
  王风追问道:“那些花纹是代表什么?”
  常笑道:“那并不是什么花纹。”
  王风诧声道:“不是花纹是什么?”
  常笑道:“是一种文字。”
  王风更诧异,道:“我看就完全不像。”
  常笑忽问道:“你喜欢不喜欢看佛经?”
  王风道:“不喜欢,我甚至对和尚都没有好感。”
  常笑问道:“你家中可有人做过官,出使过西域?”
  王风道:“一个都没有。”
  常笑道:“这就难怪你没有看过这种文字,不懂这种文字的了。”
  王风道:“这是西域的文字?”
  常笑点头道:“错不了。”
  王风道:“西域的文字你也看得懂?”
  常笑道:“你似乎忘记了,我本来是什么人。”
  王风没有忘记。
  常笑接道:“我同样不喜欢和尚,所以也没有看过那边传来的佛经。”
  王风道:“你只是出使过西域?”
  常笑摇头道:“还没有这种经验。”
  王风怔住在那里。
  常笑道:“我那个父亲却是经验丰富,他也很为我设想,所以自小教我那种文字,好让我长大之后继承他的职位。”
  王风说道:“你好像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儿子。”
  常笑道:“我现在的职位不是更好?”
  王风道:“他那是白费心机的了。”
  常笑道:“我本也以为学非所用,浪费了大好的一段日子,但现在看来,倒不是全无用处……”
  王风打断了他的说话,道:“石门上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  常笑道:“也没有多大意思,那其实只不过两个字。”
  王风道:“哪两个字?”
  常笑一字一顿的道:“宝厍!”
  王风“哦”一声,一个身子突然退开了几尺。
  常笑盯着他,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 
  王风道:“据我所知但凡是宝库,门口如果没有严密的守护,一定暗藏厉害的机关,以狙杀觊觎宝库的人。”
  常笑大笑,道:“是这样的话,早已发动了。”他大笑不绝,接口道:“这丈许不到的地方本就是装置机关最适当的地方。”
  王风道:“本就是的。”
  话未完,常笑的笑声已断,突断。
  他的人同时飞退。
  这一退退得比王风更快更远。
  一退他竟退出了地道。
  他的目光已转向地道的顶壁。
  王风的目光早已停留在那里。
  就因为瞥见那里发生变化,他才会突然退开。
  他本应当时开声警告常笑,可是话才到嘴边便又咽下。
  并不是他厌恶常笑这种人,索性让他死于非命,只因为那一退,他立即就觉察根本是多余。
  所以他非独没有继续再后退,亦没有警告常笑,而且还跟常笑聊起来。
  常笑那下子亦已觉察,突然觉察。
  他倒给吓了一跳!
  这条地道无疑是装置机关最适当的地方,事实上亦已装置机关。
  地道的顶壁不知何时已露出了几排方洞,黑暗的方洞中寒芒闪烁,一列一列的尽是锋利的枪尖。
  千百支尖枪一齐落下,地道中的人走避不及不难便成刺猬。
  除非是铁人,否则武功即使再高强,亦无法抗拒千百支尖枪同时飞刺。
  方洞虽打开,尖枪到现在仍未落下。
  王风一脸的疑惑,常笑满目的诧异之色,血奴亦自目定口呆,全部没有作声。
  看他们那副样子,简直就像在等候那些尖枪落下。
  整条地道竟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静寂之中。
  尖枪始终没有落下。
  不过片刻,在他们的感觉,却像已过了好几个时辰。
  常笑忍不住打破这种静寂,道:“你什么时候发觉这个机关?”
  王风应声道:“在你说出‘宝库’两字的时候。”
  常笑道:“那个时候顶壁上面的几个洞是否已经打开?”
  王风道:“已经打开了。”他想想,又道:“我看我们一踏上地道,那个机关便已开始发动。”
  常笑道:“我们踏上这地道之时,顶壁上却没有洞。”他轻叹接道:“这机关布置显然出自高手,是以你我耳目虽灵敏事先竞也毫无感觉,若是机关一发动,洞口一打开,尖枪便落下,你我现在就不死也已重伤。”
  王风点头道:“我一眼瞥见,赶紧退后之时实在已经太迟了。”
  常笑的目光又转向顶壁,道:“洞口一打开尖枪其实就应该落下,莫非这机关出了什么毛病?”
  王风道:“我看就是了。”
  常笑的目光转落向石门,道:“那石门也许亦是由机关控制,如果机关真的失灵,要将它打开,不是很麻烦就一定很容易。”
  最后一字说完,他的人已又飞起窜入地道,落在石门之前。
  他放下了左手的长明灯,一掌按在石门之上。
  石门纹风不动。
  王风一个箭步窜到常笑身旁亦将手按上石门,两只手。
  石门仍没有丝毫反应。
  正就在这下,他们突然听到了一声凄厉已极的惨叫。
  惨叫声赫然是从石门之内传出来。
  隔着一道石门,声音已然减弱很多,但在寂静的地道中听来仍觉惊心动魄。
  声音凄厉的简直不像是人的声音,他们的耳朵总算够尖,总算还听得出来。
  那声音对他们来说,也并不陌生。
  常笑这时脱口一声惊呼:“是李大娘!”
  王风点点头,道:“莫非她遇上了什么危险?”
  不等他这句话出口,旁边的血奴已变了面色,疾冲到他身旁,双手连着按到门上。
  铮一声,常笑的剑已入鞘,空出的右手旋即亦往门上按去。
  三个人,六只手,以他们的修为一齐用上,就算千斤巨石亦可推动的了。
  他们却推不动那扇石门。
  一推再推,还是没有作用。
  常笑已急的额上直滴汗,血奴更是面色苍白。
  王风目光一闪,忽一声轻喝道:“左右推动着看!”
  左右同样推不动。
  三人已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王风的额上亦滴下了汗珠。
  他双臂猛可往上一翻,暴喝一声,道:“上!”
  那扇石门应声竟真的往上升起。
  这倒是大出王风意料之外,一个身子立时往门内一栽。
  常笑的身子却立时一弯偏开,紧贴着门的石壁,剑同时出鞘,又握在右手。
  那纵使门内乱箭射出,也很难射得着他的了。 
  血奴却只是一呆,便冲了进去。
  她冲得那么快,王风想拉都拉不住她,只有跟着冲了进去。
 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变成刺猥。
  门内并没有乱箭射出,什么暗器都没有,却射出了一片迷蒙的绿光。
  常笑一咬牙,手中剑撒了一个剑花,大喝一声,亦冲进那一片绿光之中。
  石门的后面是一个地下石室,宽阔的地下石室,差不多有上面的厅堂那么宽阔,高却并不高,才不过丈许高下。
  左右一共十六条石柱,每一条都几乎两人合抱那么粗。
  柱左右都嵌着莲花般的石灯。
  灯是灯,点灯的都不是什么东西,在莲花灯座之中冒出来的竟是碧绿色的火焰。
  整个石室都笼罩在碧绿色的火光之中,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是碧绿的颜色。
  人也是一样。
  碧绿的火焰之下,三个人的肌肤都浮起了碧绿的光泽,嘴唇亦碧绿,就连头上的黑发,眼中点漆也似的瞳孔,都闪幻着碧绿的色彩。
  血奴竟而变得更美。
  这种美,美得妖异,美得迷人,绝不像人间所有。
  她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魔女,天魔女!
  这地方莫非就是奇浓嘉嘉普?
  王风也仿佛变成了一个妖魔。
  他的相貌总算还英俊,变成了绿色,也并不觉得怎样难看。
  常笑就像一个恶鬼。
  他手中的毒剑在火焰之下闪动着碧绿色的光芒,简直就像是一支魔剑。
  石室的两旁排放着一个一个的箱子,形式古雅,雕刻精致,镶金嵌玉,盘龙舞凤,并不像一般富贵人家所有。
  只看箱子的表面,已知道价值不菲。
  这样珍贵的箱子用来装载的又是何等珍贵东西?
  他们的目光都没有落在那些箱子之上。
  三个人,六只眼,全都鸽蛋般睁大,瞪着面前一团燃烧着的火焰。
  碧绿色的火焰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
    第二十九章 解谜
    第二十八章 火窟
   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
   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
    第二十五章 魔王
   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
    第二十二章 女魔
    第二十一章 血奴
    第二十章 十三只魔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