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血鹦鹉 >> 正文  
第二十五章 魔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二十五章 魔王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3
  石门的对面也是一面石壁,石壁的正中都向内凹陷,一丈宽阔。
  那正中放着一个石坛。
  一个足有一丈高的石像正立在石坛之上。
  石像亦是被火焰映成了碧绿色。
  刻工相当细致,石像栩栩如生,一张脸更是活灵活现。
  对于这张脸,王风并不陌生,在鹦鹉楼血奴房中那幅魔画之上他已经认识。
  粉刷那幅魔画之时他更已看的很清楚。
  十万妖魔膜拜,鹦鹉血奴飞投。
  魔中之魔,诸魔之王。
  魔王!
  那个石像正是鹦鹉楼血奴房中那幅魔画,画着那个头戴紫金冠,既英俊、又温和的年轻魔王。
  在那幅魔画之上,它周围簇拥着十万妖魔一只血鹦鹉,还有环飞血鹦鹉的十三只血奴。
  在这石室之中,它却是这样的孤单。
  就连它的眉宇间,也正凝聚着一种莫名的落寞。
  碧绿色的那一团火焰正在它身前,石坛的前面燃烧。
  火焰中赫然坐着一个人。
  李大娘!
  一样的衣饰,整个石室之中就只有她一个人,她不是李大娘又是谁?
  烈火烧飞了她华贵的衣服,烧烂了她玉石一样的肌肤,烧毁了她美丽的容颜。
  如云的秀发已化成飞灰,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异样的恶臭。
  三个人都没有掩住鼻子,他们都已被眼前的景像吓呆。
  上没有青天,下却有石地。
  只有火焰,没有寒冰,也没有风和雾。
  魔王不过是一个石像,血奴虽叫做血奴,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血奴,十万妖魔一个都不在,血鹦鹉更不知在何处。
  这里并不像奇浓嘉嘉普,却像个炼狱。
  也就在这下,他们突然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  这一声竟似来自火焰之中。
  三个人不由的都打了一个冷颤。
  常笑的双手更已捏了一把冷汗,他却反手将外衣脱下,他的人同时飞出。
  外衣刚脱在手中,他的人已落在李大娘身旁。
  身形一落下,他手中的外衣就向火焰中的李大娘盖去。
  一个人还能叹息就还有生气,只要尽快将火扑灭,就能将人救活。
  他的身上一直带着好几样名贵的药材,只要李大娘还有气,他就能令她活下去。
  就算只能再活上一个半个时辰,对于他都已足够。
  一个半个时辰如果都用来说话,怎样复杂的事情也可以说得清楚了。
  知道血鹦鹉的秘密虽然还有一个血奴,但他却受制于李大娘,那无疑就是说,她所知道的并没有李大娘的详细,是以他要将整件案情圆满解决,必须从李大娘这方面着手。
  所有的关键完全在于李大娘一个人,即使只剩一口气,他都要抓紧这一线生机,尽可能将她救活。
  他绝不能眼巴巴的看着她死亡。
  衣衫飞云般落下,罩住了火焰,罩住了火焰中的李大娘。
  常笑整个人亦扑了上去。
  李大娘不单止给扑倒地上,而且给扑入了地下。那刹那之间,那一丈的一块地面突然下沉。
  这时在火焰之中的李大娘立时流星一般飞坠,扑在她身上的常笑亦连人带衣衫一齐疾往下坠落。
  这种陷阱今夜已是第二次出现,厅堂上第一次出现之时,已坑杀了武三爷的大半手下。
  前车可鉴,他应已小心防范,但一路走来,这个地方的机关都显示出失灵的现象,何况李大娘还坐在那上面?
  他心急扑灭火焰,那身形更是有如离弦箭矢,一发不能再收。
  地面一陷落,他落下的身形亦有如箭矢般飞投。
  凄厉已极的惨叫声立时惊裂石室的静寂。
  常笑这一声惨叫比李大娘刚才那一声简直凄厉百倍。
  那下面莫非又是陷阱?
  王风血奴听见惨叫声一齐跃起了身子,两人几乎同时跃落陷阱的边缘。
  只一眼,两人都不由面色惨变。
  陷阱的下面并没有刀,一把都没有。
  虽然离开地面足足有两丈高下,还不足以将常笑跌死。
  他恐惧的只是那种黑色的油状物体。 
  陷阱的底下,赫然铺着半尺深浅的黑油。
  常笑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那种黑油,浑身都已在着火燃烧。
  他双脚已被黏紧。 
  火光中,只见他目眦进裂,嘶声惨呼,一个身子鸟般跃动,却无法跳出那一片黑油。
  李大娘就倒在他的身旁,整个人已变成一团火。
  火如流云般迅速蔓延。
  王风虽站在陷阱上面,亦已感到了火的炎热。
  常笑瞪着他,惨叫声突断,悲呼道:“快救我上去!”
  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人的声音,简直就像是狼嗥。
  王风不由心寒了起来,他霍地双手一分,撕开了外衣,再一撕,撕成了两截,正想结在一起抛下去,“蓬”一声,一条火柱突然从陷阱底下冲起。
  王风手疾眼快,一把抄住了身旁的血奴,疾往后倒退。
  这一退已够迅速,两人额前的头发还是焦黄。
  好厉害的火。
  火柱中一声惨叫,绝望的惨叫,刹那被熊熊的烈焰飞扬之声掩没。
  整个陷阱,刹那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  惨绿的石室旋即抹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。
  魔王的石身亦仿佛化成了金身,他的脸在飞扬的火焰中幻变,英俊温和容颜已变的诡异。
  王风双拳紧握,双目圆睁,瞪着那一片火海,瞪着火海中的魔王。
  火焰热迫人,他浑身却恍如浸在冰水中,一种难言的寒意,正尖针一样刺入他的心坎。
  他实在想不到人间竟有这样的陷阱。
  没有人能够逃出这样的陷阱,常笑也不能够。
  即使是钢铁,在那一片火海之中也得化成飞灰。
  常笑纵然还有金钟罩,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,也只是一个人。他绝不能够抵抗这烈火的焚烧。
  方才他也想上前去扑灭李大娘身上的火焰,只是常笑的行动比他快了一步。
  若非常笑抢在他的前面,现在火中的就不是常笑,是他!
  那现在他变成什么样子?
  他不敢想像。这一个多月以来,他已不下三十次置身在死亡的边缘,却没有一次心生恐惧。
  因为他并不怕死,随时都已在准备拼命。
  这一次却是例外。
  常笑这种死亡未免太恐怖。
  血奴整个身子都已伏倒在王风怀中,就像一只受惊的鸽子。
  她同样恐惧。
  这地狱一样的地下室,恐怖的死亡陷阱,她竟似毫不知情。
  王风轻拥着她,已发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,正想安慰她几句,她却已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。
  他这才看清楚她的脸。
  那简直已不像她的脸。
  血奴的眼睁大,眼角的肌肉不住跳动,整张脸的肌肉几乎都在跳动。
  她面上的表情很奇怪,也不知是惊慌,是悲哀,抑或是什么表情。
  她从王风的怀中挣扎出来,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  凄厉至极的尖叫,剑也似割破烈火焚烧之声。
  她的人跟着扑前,扑向那一片火海。
  王风不由的一呆,嘶声道:“你疯了,快回来!”
  血奴充耳不闻。
  王风连忙亦扑前去。
  血奴似乎真的已发疯。
  那一片火海,即使是无知的小童亦知道危险,不会走近去,她却像扑火的灯蛾,拼命扑入。
  莫非她又着了魔。
  这一次又是什么妖魔附在她的身上?
  火焰虽远在半丈之外,热气已迫人。
  血奴额前的“刘海”已经卷曲,一额都已是汗珠。她如果再扑前,单就是那热气已足以将她烧焦。
  她还是继续扑前。
  好在这下子王风已扑在她的身上。
  两个人一齐倒下,王风双臂一圈,将血奴抱了一个结实。
  血奴死命挣扎,嘶声狂叫: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  她越叫放开,王风就抱的越紧,他刚要从地上站起来,“蓬”一声,又是一股火柱从火海中冲高,陷阱边缘的火焰立时被那一股火柱迫的往外怒卷。
  王风耳目何等尖锐,半起的身子慌忙又伏下。
  他的动作虽则迅速,比起火焰还是慢了一步,一股火舌已然舐上了他的衣衫。
  他的上半身立时着火燃烧。
  他一声怪叫,紧抱着血奴,几乎同时贴地滚了出去。
  总算他反应敏捷,火刚起就被他压熄。
  他的身子停止滚动之时,他与血奴已远离那一片火海两丈。
  也就在这下,轰隆的一声,一道石壁突然从凹口的上面落下,那一片火海即时被隔断。
  灼热的空气即时变的清凉,那一抹金的颜色更完全消失,整个石室又回复一片碧绿。
  这变化的突然,迅速,连王风都无法适应,他整个人都呆住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卧在地上。
  血奴亦已被吓呆,她不再挣扎,静静的卧在王风的怀中。
  烈火燃烧的熊熊声响亦被隔断。
  一种难言的静寂充斥整个地下石室。
  死亡一样的静寂。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石室之中才出现生气。
  王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终于从地上站起来了。他仍紧抱着血奴,这下站起了身子,血奴亦被他抱了起来。
  血奴没有再挣扎。
  她的眼还是睁大,瞪着那一面将火焰隔断的石壁,眼瞳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悲哀。
  王风看着血奴那悲哀的眼瞳,不知何故心中竟也有了悲哀的感觉。
  莫名的悲哀。
  他轻抚血奴的秀发,柔声问道:“你可有受伤?”
  血奴恍如梦中惊觉,凄然一摇头,道:“没有,你呢?”
  她的目光落在王风烧焦了那半身衣服之上。
  王风随着她的目光伸手一扫衣衫,道:“只不过烧焦了衣服。”
  血奴道:“是你救了我?”
  王风道:“你为什么要那样?”
  血奴呆呆的道:“我不能看着她就那样死去。”
  王风道:“为什么?”
  血奴道:“她就算不想再活,也得先将人放出……”
  王风正要问将什么人放出,血奴已伏在他怀中痛哭起来。
  她本来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,现在却变得春草一样纤弱。
  多少辛酸,多少悲哀,多少痛苦,都尽在这一哭之中。
  王风却给她哭得乱了手脚。
  对付敌人他很有办法,对付女孩子他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  他虽说是个铁汉,却不是真的用铁打的。
  他浑身上下,唯一用铁打的就只有他那支短剑。
  他的心事实也并不狠。
  现在他更连心都乱了。
  他很想说几句安慰的话,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  就连他的口才现在都已变得笨拙。
  血奴哭得更伤心。
  女孩子在一个自己可以信赖的男人的怀中除非不哭,一哭往往都可以哭上相当时候。 
  王风轻抚着血奴的秀发,他忽然想起了一句很能安慰人的话。
  只可惜他这句话要出口的时候已经不是时候了。
  血奴的哭声已然停下,昏倒在他的怀中。
  王风苦笑。
  他只有苦笑。
  石室又静寂下来。
  只是这一次的静寂中,多了一股忧伤的气氛。
  就在这时候,他忽然听到了脚步声。
  很轻的脚步声,竟是从石室外传来。
  这庄院之中难道还有活人?不是活人又是什么东西?
  他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
    第二十九章 解谜
    第二十八章 火窟
   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
   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
   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
   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
    第二十二章 女魔
    第二十一章 血奴
    第二十章 十三只魔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