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古龙考证 | 解读古龙 | 古龙影视 | 武侠名家 | 原创文学 | 古龙全集 | 武侠全集 | 图片中心 | 侠友留言 | 古龙武侠论坛 | 
导航: 古龙武侠网 >> 古龙全集 >> 血鹦鹉 >> 正文  
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

作者:古龙  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5/13
  脚步声就在门外停下。
  谁?
  王风的右手,不觉已握住了那支短剑的剑柄。
  脚步声只一停又响起,走入了这一片碧绿色之中。
  王风的眼睛一眯又睁开,他已看清楚了脚步声的主人。
  不是什么东西,是人!
  一个穿红衣的小姑娘,那一双眸子本来黑如点漆,在这石屋之中却变成诡异的碧绿。
  她粉红的脸庞亦碧绿,但看来,仍只得十四五岁。
  王风却知道她今年至少已有三十五六,现在他所看到的脸庞只是一个面具。
  他更知道这个红衣小姑娘在绣花方面仅次于钱塘顾小妹,绣瞎子的本领却是天下第一。
  只两针,她就能绣出一个瞎子来。
  这个红衣小姑娘自然就是韦七娘。
  神针韦七娘。
  韦七娘原来未死!
  方才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现在她为什么又会走来这里?
  王风奇怪的望着她。
  韦七娘同样奇怪,再一次收住脚步。 
  她显然也想不到竟会在这里遇上王风。
  王风松开了握住剑柄的右手,挥手招呼道:“韦大姐,血奴在这里!”
  韦七娘又是一怔,终于举步走过来,道:“你们怎会在这里?”
  她的语声非常奇怪。
  这本来就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,就连王风自己,先前又何尝意料到竟会走来这里。
  他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说来话长,你又怎会找来?”
  韦七娘道:“我在上面厅堂的照壁看到有扇暗门打开,所以走进来一看究竟。”
  王风“哦”一声,又问道:“方才你去了什么地方?”
  韦七娘道:“趁乱到处搜查一下。”
  王风忍不住问道:“你到底搜查什么?”
  韦七娘想了想才回答:“一个人!”
  王风追问道:“谁?”
  韦七娘沉默了下去。
  王风盯着她,问道:“是不是不能让我知道?”
  韦七娘仍然沉默。
  王风叹了一口气,正想转过话题,韦七娘已回盯着他。
  她的眼中充满了悲哀。
  无言的悲哀,岂非更动人心肠了。
  王风又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会强迫你。”
  韦七娘仍然盯着他,终于开口说道:“魔王!”
  王风脱口道:“你说谁?”
  “魔王!”韦七娘重复这两个字,悲哀的眼瞳突然流出了眼泪。
  晶莹的眼泪,碧绿的火光中闪烁着碧绿的光芒。
  王风不觉看着韦七娘的眼睛。
  他没有再问,是不是他知道韦七娘既然说出她在找寻的是什么,就一定还会告诉他更多的话?
  韦七娘却没有再说什么,满眼都是泪光。
  碧绿色的泪光。
  悲哀的眼神,晶莹的眼泪。
  王风看得心都快碎了。
  泪光闪动,眼睛却并没有变化,一眨也不眨。
  瞳孔也一动不动,仿佛已凝结。
  一样点漆的眼瞳,碧绿的火光照耀下亦已碧绿,猫眼般闪光。
  这猫眼也似的瞳孔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个人。
  王风一直在看着韦七娘的眼睛,他当然亦看到现在出现韦七娘的眼瞳之中的这个人。
  眼睛有多大?眼瞳有多大?
  出现在眼瞳中的人又有多大?
  韦七娘眼瞳中本来就只有他与血奴的倒影,现在这个人出现,他与血奴的倒影便消失不见。
  以他目光的锐利,也不能看清楚他自己与血奴的倒影,可是现在这个人,他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  紫金白玉冠,英俊而温和,这个人不就是鹦鹉楼血奴房中那幅魔画之上所画着的那个年轻人?
  十万妖魔群向他膜拜,血鹦鹉展翼向他飞投。
  魔中之魔,诸魔之王。
  魔王!
  “魔王!”王风一声呻吟。
  出现在韦七娘眼瞳中的人像本人,如果不是在他的身左侧,就应该在他的身右边。
  他左顾右盼。
  在他的左右都没有人。
  他再看韦七娘的眼睛,那个年轻的魔王赫然正从韦七娘的眼瞳中飘来。
  怎会有这种事情发生?
  王风目定口呆,整个人仿佛变成一个木偶。
  几分长短的一个人逐渐变大,增长。
  韦七娘的一张脸几乎同时在浮动,就像是烟,就像是雾。
  不过一刹那,韦七娘整个人都烟雾一样散开,消失。
  她眼瞳中走出来的那个年轻的魔王这刹那却已足足有七尺。
  他正站立在韦七娘方才站立的地方。
  王风终于看清楚了他。
  碧绿色的火焰之下,他完全没有碧绿。
  那种碧绿色的光芒,根本不能落到他的身上。
  他的面有如冠玉,他的手也是一样。
  他在笑,笑容温柔而高贵。
  “魔王……”
  王风又一声呻吟,他忽然感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  能够看见魔王无疑也是一种光荣。
  魔王仍在笑。
  王风看着他,欲言又止。
  心中的疑团他深信眼前的魔王都能够给予他一个完满的解答。
  魔王即使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,彻地通天,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最低限度总可以告诉他血鹦鹉的秘密,告诉他太平富贵王府库藏珠宝失窃的真相。
  可惜他现在仍是心乱如麻,千头万绪,一时间也不知应该从哪里问起。
  魔王却竟已看穿了他的心,笑着忽然道:“朕知道你心中有很多问题无法解决。”
  他的语声温柔如女子,却又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。
  王风不知不觉的点头。
  魔王接着又道:“你很想知道血鹦鹉的秘密?”
  王风只有又点头。
  魔王笑笑道:“你抱起血奴,跟我来。”
  王风不由自主的抱起了血奴。
  魔王即时转过身,向左面的石壁走过去。
  王风不由自主的跟在他身后。
  一步又一步,他们终于来到了左面那个石壁之前。
  魔王脚步不停,竟走入了石壁之内。
  王风眼都直了,他抱着血奴,木头一样呆立在石壁前面。
  他并不是妖魔并没有穿墙入壁的本领。
  也就在这下,魔王温柔的语声突然从石壁之内传出。
  “你为什么不随朕进来?”
  王风怔怔道:“这是一面墙壁。”
  魔王的声音又从墙壁里面响起:“朕叫你进来,你只管进来。”
  王风硬着头皮,一脚向那面墙壁跨进去。
  那只脚竟然轻而易举的一直跨进了墙壁之内。
  王风又是喜,又是惊,硬着头皮,一头向那面墙壁撞入。
  他没有头破血流,整个头都进了墙壁。
  脚步更不停,他只觉眼前一黑,又看到了光。
  迷蒙的光芒,也不知来自何处。
  有风。
  风吹起了王风的衣袂。
  阴森森的冷风,吹在身上却没有寒冷的感觉。
  有雾。
  凄迷的白雾,飘浮在王风的周围,却没有阻碍他的视线。
  王风又跨出一步。
  这一步跨出,他眼旁突然瞥见了炽烈的光芒。
  火光!
  飞扬的火焰,排山倒海般正从他的右方涌来。
  他仓皇左顾。
  左方没有火焰,只有冰。
  寒冰!
  狂流奔沙一样的寒冰,映着火光,索索滚动。
  火已烧来,冰已滚到,烈火寒冰之间却有相隔半丈的一段空隙。
  王风抱着血奴就置身在这空隙之中。
  他下意识的垂头望去。
  在他的脚下,竟没有土地。
  王风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。
  他手中的血奴几乎脱手坠下。
  这坠下将会有什么结果?他不敢想像。
  他死命将血奴抱紧,自己的两条腿却不知怎样才好。
 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跳下去。
  风与雾之中,烈火与寒冰之间竟似有一条无形的路,他就走在这一条无形的路之上。
  他倒抽了一口冷气,抬头向上望一眼。
  上面并没有青天,只有寒冰在滚动,烈火在飞舞,风在呼啸,雾在飘浮。
  天在何方?地在何处?
  没有头上的青天,没有脚下的大地,只有风和雾,寒冰和烈焰。
  这里莫非就是诸魔的世界?莫非就是魔王十万岁寿诞之时,九天十地的神魔滴血化鹦鹉,共贺魔王的寿诞,共聚在一起的地方?
  ——奇浓嘉嘉普!
  王风惊叹在心中,一个字都无法说出口。
  他的眼里充满了兴奋,又充满了恐怖。
  这魔域他已不止听说过一次,他本来绝不相信真的奇浓嘉嘉普这地方。
  现在他却置身这地方。
  他不相信都不成。
  “噗”一声,一团烈火突然在他的面前落下,火焰如莲花般张开,一个人在莲花般的火焰之上站了起来。
  不是人。也不是兽。
  王风,本无法认得出这是什么东西。
  它通体透明,却又并非无形。
  一根根的骨骼清晰可见,左边的胸膛之上浮着一颗拳大的红心。
  人心!
  心红得像要滴血,却没有血滴下,它浑身上下一滴血都没有。
  它的身体之内也就只有颗人心。
  王风正想着他的容貌,莲花般的火焰已然合拢,它又化成一团火焰飞投向左边山海也似的烈焰。
  王风的目光追着那一团火焰,落在山海也似的烈焰中,他突然发觉那已不单止是烈焰,烈焰中还有“人”,无数的“人”。
  他惊顾四周。
  这刹那之间,在他的四周竟全都塞满了“人”。
  有些随风飘飞,有些雾中隐现,滚动的寒冰之内更是不计其数。
  这些“人”也不知来自何方,倒像是一直都存在,现在才现身出来。
  王风对这些“人”并不陌生,鹦鹉楼上血奴房中那张壁画之上,都有它们的画像。
  它们并不是“人”。
  它们是妖魔。
  九天十地的妖魔,各式各样的妖魔。
  它们有的半人半兽,有的非人非兽,有的形状是人,却不是人,有的形状是兽,却偏偏有一颗人心。
  风中,雾中,烈火中,寒冰中,没有一处地方不看见这些妖魔。
  九天十地的群魔这一次到底来了多少?
  它们这一次聚会在奇浓嘉嘉普到底又为了什么?
  这一天莫非是魔王的寿诞,这一次它们又替魔王准备了什么礼物?
  魔王呢?
  王风才想到魔王,那些妖魔就冰火风雾之中消失。
  十万妖魔一刹那完全消失,半个都不剩。
  群魔一消失,他又看到了魔王。
  魔王正站在前面,正向他招手。
  王风急步追上去。
  他始终无法追及,无论他走的怎样快,魔王始终在他前面。
  他看不见魔王的脚步移动。
  魔王简直不必移动脚步就能够移动,风雾中冉冉飘飞。
  也不知走了多久,走了多远。
  周围还是风和雾,烈焰与寒冰。
  王风的耐性虽然很好,已不免有些焦急,他正想问还要走多远,前面的魔王突又消失。
  他正想将魔王叫回来,左右的烈焰寒冰陡然壁立。
  烈火结成了火墙,寒冰凝成了冰壁。
  冰壁火墙中群魔再见,肃立在两旁。
  一座华丽已极的宫殿几乎同时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  这座宫殿简直就像是天外飞来,却又上不接天,下不及地,仿佛飘浮在风雾中。
  王风当场又瞠目结舌。
  他惊讶不已,就听到了一连串铃声。
  这铃声他也并不陌生。
  铃声由远而近,十三只怪鸟拥着一团火焰铃声中翩翩舞来。
  美丽的怪鸟,有孔雀的翎,有蝙蝠的翅,有燕子的剪尾,有蜜蜂的毒针,半边的翅是兀鹰,半边的翅是蝙蝠,半边的羽毛是孔雀,半边的羽毛是凤凰。
  蝙蝠的伞翼漆黑,燕子的剪尾乌亮,孔雀的翎毛辉煌,凤凰的羽毛瑰丽。
  每一种颜色都是配合的这样鲜明,不寻常的美,不寻常的怪。
  每一只鸟的脖子都挂着一个铃。
  铃声怪异而奇怪,仿佛要摄人的魂魄。
  王风的魂魄并未被铃声摄掉,他那副样子,却已像失魂落魄。
  他本来绝不相信有这种怪鸟,因为人间从来就没有这种怪鸟,他从来就没有见过,可是他现在却又非相信不可。
  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,但他却又知道自己的眼睛一直都没有毛病。
  这种怪鸟也根本就不是来自人间。
  ——这里也根本就不是人间。
  这种怪鸟本属魔域所有,魔血所化。
  ——十万神魔,十万滴魔血,化成了一只血鹦鹉,事实上只用了九万八千六百八十七滴,剩下了一千三百零十三滴,其中的十三滴结成了魔石,还有的一千三百滴,就化成了十三只魔鸟——十三只血鹦鹉的奴才。
  血奴!
  十三只血奴翩翩飞舞到王风面前,突然聚合在一起。
  那只是刹那,叮当的一阵铃声暴响,十三只血奴又四散,回环飞舞。
  他们拥来的那一团烈火即时从当中升高,旗火烟花般乍放。
  烟花旗火七色,就像是鲜血?
  平空就像是炸开了一蓬血雨。
  雨血飞洒,也有些洒在王风的身上,可是一洒下去却又无影无踪,更没有染污王风的衣衫。王风也根本没有闪避。
  他仿佛已被吓呆。
  烈火乍放的刹那,在那一团烈火当中就出现了一只鹦鹉,血红色的鹦鹉。
  血鹦鹉!
  血红色的羽毛,血红色的嘴爪,眼睛竟也是血红的颜色。
  九万八千六百八十七滴魔血,滴成了这一只血鹦鹉。
  烈火中乍现,血鹦鹉亦是一团烈火也似。
  它开始飞翔。
  血红的羽翼迫开了火焰,划碎了寒冰,击散了风,冲破了雾。
  十三只血奴拱卫在它的左右,就像是最忠实的奴才,在侍候它们的主人。
  摄魄的铃声,惊心的美丽。
  整个奇浓嘉嘉普呈现出瑰丽无比的色彩。
  血鹦鹉。
  王风由心发出了一声惊叹。
  也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一阵奇怪的笑声。
  是人的笑声。
  笑声在他的前面响起,在他的面前却连一个人都没有。
  在他的面前就只有十三只血奴,一只血鹦鹉。
  这正是血鹦鹉的笑声。
  血鹦鹉正在笑,就像人一样的在笑。 
  笑声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邪恶妖异。
  这种笑声王风已不是第一次听到。
 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铁恨就倒在他的面前,倒在这邪恶妖异的笑声之中,枯叶般萎缩。
  现在他是第二次听到。
  他不觉全身冰冷。
  一股尖针般的寒意正从他的背后升起,刺入了他的脊骨,刺入了骨髓,刺入了他的心。
  一种莫名的恐怖,强烈的恐怖,梦魇般压住了他的心头。
  他整个身子都起了颤抖,却仍站得很稳。
  他虽然感觉恐怖,并不害怕血鹦鹉。
  因为血鹦鹉欠他两个愿望。
  ——血鹦鹉每隔七年就降临人间一次,每次都带来三个愿望。
  ——只要你是第一个看见它的人,你就能够得到那三个愿望。
  ——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够实现。
  他与铁恨同时见到了血鹦鹉。
  三个愿望血鹦鹉送给了他们两个人。
  铁恨的愿望已实现。
  他如愿以偿,在血鹦鹉的笑声中倒下,死在血鹦鹉的面前。
  还有两个愿望已属于王风所有。
  他第一个愿望是什么?第二个愿望又将会是什么?
  这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  他现在又见到了血鹦鹉,他也想提出自己的愿望。
  可是他现在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  妖异邪恶的笑声突然停下。
  血鹦鹉的嘴,仍然张开着,嘴里吐出了人声。“王风!”
  它竟是呼唤王风的名字,它竟记得王风这个人。
  王风连嘴唇都起了颤抖,颤声道:“血鹦鹉?”
  他居然还说得出话来,这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。
  他却不知道,他自己的声音已变得多么难听。
  那简直就不像他的声音。
  血鹦鹉又笑了。
  这一次它又是笑什么?
  王风也笑,苦笑。
  他苦笑着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  血鹦鹉只是笑。
  王风竭力提高了声音,道:“你是否还记得欠我两个愿望?”
  笑声又停下,血鹦鹉淡淡的道: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  王风咬咬牙,道:“我的第一个愿望是要知道你的秘密。”
 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。
  血鹦鹉的笑声立时又响起。
  这一次的笑声更尖锐,更刺耳。笑声中,充满了妖异与邪恶,也充满了讥诮。
  左右火墙冰壁下的十万神魔亦几乎同时大笑起来。
  十万神魔同时大笑,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局面?
  莫说是神魔,就十万凡人同时大笑,那一种声音已足以惊天动地。
  这里却没有天,没有地。
  十万神魔虽然张开了嘴巴大笑,却连一声笑声也没有。
  这刹那之间,血鹦鹉突然消失。
  十三只血奴亦自消失不见。
  冰火风雾中却多了十万把魔刀。
  新月般的弯刀,闪耀着妖异的光芒。
  刀在十万神魔的手中,它们捧刀在手,仰首上望,怪异的面容之上一片肃穆。
  王风顺着他们的目光望上去,又看到了魔王。
  这一次他看到的魔王已不是几分,也不是几尺,而竟是几丈。
  他的面容却还是那样的英俊而温和。
  一阵奇异的乐声突然在冰火风雾中响起,十万神魔右手握刀,左手竖起了中指,面容更肃穆。
  刀光忽一闪。
  十万把魔刀一齐割在十万只中指之上,十万滴魔血从刀光中飞出,从魔指中飞出,箭雨般飞聚在魔王的面前。
  九万八千六百八十七滴魔血滴成了一只血鹦鹉。
  一千三百滴魔血化成了十三只血奴。
  血鹦鹉再现,血奴再在它左右飞翔。
  这岂非魔王十万岁寿诞那一天的情景?
  王风整个人呆木当场。
  刀光又一闪,十万刀冰火风雾中消失。
  奇异的乐声已消逝,几丈的魔王亦不知所向。
  十三只血奴仍在回环展翼,血鹦鹉正在十三只血奴之中飞舞。
  它又笑。
  笑声中讥诮意味更浓。
  它笑道:“这就是我的秘密。”
  它虽然懂得说话,并没有用任何的说话解释,却用它神奇的魔力将魔王十万岁寿诞,十万神魔滴血化鹦鹉那一天的情景,重现在王风面前。
  它用事实来答复王风,用事实来满足王风的愿望。
  王风却几乎要踢自己一脚。
  血鹦鹉这秘密他最少已听说过三次,他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,没有可能是事实。
  因为他既没有去过奇浓嘉嘉普,也没有见过所谓妖魔。
  可是他现在已经身在奇浓嘉嘉普,见过了魔王,在他看来神魔即使没有十万,也已不止是几千。
  它们绝不可能是人间的人。
  十三只蝠翼燕尾,孔雀翎凤凰翅的血奴更绝非人间的雀鸟。
  连这些都会存在,血鹦鹉这件事又怎会不是事实?
  他既然知道血鹦鹉的秘密,还要问血鹦鹉的秘密,这岂非可笑得很。
  王风却又哪里还笑得出来?

 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录入:凌妙颜 校对:凌妙颜  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
    第二十九章 解谜
    第二十八章 火窟
   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
    第二十五章 魔王
   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
   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
    第二十二章 女魔
    第二十一章 血奴
    第二十章 十三只魔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