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

第二章 设阱害人 反害自己
 
2020-10-19 15:56:54   作者:黄鹰   来源:黄鹰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一连几次都是这样,张道士着急,暗骂雷老大,却不知雷老大已尽了全力。
  雷老大心中更着急,虚摆几招,又绕着方鹏转动起来,越转便越急。
  他也是心中有数,明知道敌不过方鹏,只有在其他地方取巧。
  方鹏也知道雷老大必定有阴谋诡计,却看不出来,只好诱他出手,也自信无论雷老大有什么阴谋诡计也应付得来,否则以他的本领,一轮快狠拳脚,便足已将雷老大击倒地上。
  几个招面下来,方鹏终于来到了纸人的位置,张道士眼见机不可失,怪声怪气,四具僵尸从棺材中飞出,向方鹏扑去。
  方鹏应声不由一怔,雷老大也懂得把握机会,双拳疾向方鹏推去。
  他自以为很快,但方鹏反应的快,却是远在他的意料之外,在他双手伸到同时,方鹏双手亦伸出,正好搭在他的双手之上,借力使力,凌空一翻,正好从雷老大的头上翻过。
  雷老大双手一推落空,身形自然向前欺进,便忘了补上方鹏的位置,他也知道不妙,眼看四条僵尸凌空扑至,不由脱口失声惊呼。
  与他惊呼同时,四条僵尸已扑落在他身上,将他推进了陷阱内。
  陷阱里面的草皮往下疾沉,雷老大的面部便迎上嵌在棺底的利刃。
  一声惨叫立时从陷阱内传出来,花老二马老三大惊失色,张道士亦吃惊的从树后走出来,自然是手忙脚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方鹏眼快,一眼瞥见张道士,很自然的手一指,张道士立时毛骨悚然,唯恐方鹏扑来挨揍,把手一挥,咒语出口,那四具僵尸立时弹起来,扑向方鹏。
  方鹏左一闪右一避,拳脚展开,两条僵尸便被他拳打脚踢,倒飞了出去。
  另外一条僵尸凌空一扑,双手插进了地面,插入盈尺,再也拔不出来。
  还有的一条僵尸却是变了扑向老鼠,老鼠也是受了方鹏感染,以为容易应付,一拳抵住僵尸的胸膛,另一拳乱拳接打在僵尸的胸膛上。
  “卜卜”连声,如中败革,僵尸毫无反应,老鼠抬头一望,才知道是什么回事,大惊失色,慌乱之下,立时给僵尸压在地上。
  方鹏及时冲至,一把将僵尸抓起来,连环接又七拳都打在僵尸身上,当然又是全无反应。
  “少爷,是僵尸——”老鼠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,面无人色。
  方鹏亦发觉,急忙松手,鼻子已满是尸臭,一阵恶心,几乎没有呕吐出来。
  到他回复正常反应,周围那里还有花老二马老三张道士的影子。
  他走前几步,很自然的往陷阱看一眼,挥手抓住了雷老大的后背衣衫,一面将雷老大拉起来,一面怒骂:“你这个人也算恶毒的了,出这种手段。”
  说着他一把将雷老大的身子扭转,当面便要一拳击下,一眼瞥见雷老大面部已被尖刀插得血肉模糊,这一拳如何再击得下去,急忙松手,雷老大的尸体,便倒在地上。
  老鼠看见雷老大的面庞,立时又惊叫起来,方鹏连忙伸脚将雷老大的尸体翻转,面朝下。
  老鼠那边已呕吐起来,方鹏亦有一种呕吐的感觉,空气中那股尸臭更重了。
  老鼠亦是有这样感觉,目光一转,那四具僵尸又好像蠢蠢欲动。
  他掩着口慌忙走到方鹏身旁,哆嗦着:“少……少爷,那全是僵尸。”
  方鹏点头:“那个道士一定是茅山师傅。”手接一指雷老大,道:“卑鄙,出茅山术!”
  雷老大当然毫无反应。
  一阵冷风吹过,方鹏虽然一身本领,此情此景,被这阵冷风一吹,亦不由打一个冷颤。
  老鼠更就是心惊魄动,左看一眼,打一个寒噤,右看一眼,亦一个寒噤,不由拉方鹏一把:“少爷,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地方。”
  方鹏应一声:“好,你既然害怕,我们离开好了。”脚步随即移动。
  再一阵冷风吹来,他移动的脚步不由加快,老鼠比他更快,主仆两人一步一回头,第三次回头,不由一齐放开脚步,一溜烟的奔了开去,不过片刻,已跑得没了踪影。
  周围立时又陷入一片寂静中。
  风一阵接一阵,越吹越急,飞砂走石,天际乌云翻滚,一轮明月终于消失在乌云中。
  几下沉闷的雷声随即响起来,突然一声霹雳,惊天动地。
  一道闪电霹雳声中飞越长空击下,不偏不倚正好击在雷老大的尸体上,雷老大的尸体立时一震往上飞起来,飞高逾丈才砰地落回地上。
  雷老大安排陷阱要害方鹏,结果反而自己死在安排好的陷阱中,死得当然冤枉,这已然符合借尸还魂的第一个条件。
  他的体力强壮,魂魄当然不易散失,也正好符合借尸还魂的第二个条件。
  现在也是有这么巧便这么巧,他的尸体正好给雷霆电闪击劈中,魂魄已经被劈出来,尸体所以才会从地上飞起,只是他手指上套了一只那么粗大的金戒指,不幸将他的魂魄锁上,才没有脱出体外。
  他的尸体落回地上,魂魄亦回到身上,显然有一般冲动要挣脱出去,那套着金戒指的右手中指不住的抖动。
  雨也就在这时候洒下,不太大,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方鹏伸手接下了几点雨水,仰天一望,又是一道闪电飞越夜空,心头又一寒,连声呼喝:“老鼠,快跑。”
  老鼠早已在跑的了,只是身形肥胖,跑来笨拙。
  一面跑他一面回头张望,听得方鹏呼喝,半身一转,一脚踏在一堆碎石上,脚下一滑,险些摔倒。
  雨势逐渐大起来,方鹏主仆两个当真是一溜烟也似,很快便跑得没影没踪。
  到底是讨厌雨打风吹还是恐惧雷老大的死亡,也就只有他们才清楚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雨稍大便又停下,天上乌云逐渐散开,月亮好像更圆更大了。
  “幸好雷声大,雨点小,否则可真麻烦了。”张道士就在这时候回到乱葬岗,哪喃着蹑着脚步来到雷老大尸身旁边,伸脚踢了尸体几下,看见完全没有反应,便蹲下来,探手拿起了雷老大的手。
  雷老大右手中指的金戒指在闪闪放亮,张道上一面将雷老大右手中指的戒指脱下,一面又嘟喃:“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我了。”
  戒指到手,他往衫袖刷了几下,看着,放入口中咬一口,又看看,眉飞色舞:“这一回可真发财了。”
  他完全没有在雷老大的右手中指在戒指拔出后已经一再抖动。
  “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他这句话出口他随即转身探头望去。
  雷老大的尸体仍然倒伏在地上,张道士贪念一起,完全没有考虑到雷老大惨死下是什么样子,探手将雷老大的尸体翻转起来。
  一眼瞥见雷老大血肉模糊的面庞,张道士不由吓一跳,然后他看见另一个雷老大从尸体上冒起来。
  这个雷老大与他最初遇到的雷老大并没有分别,相貌完整无缺,只是好像并不怎样的真实。
  张道士到底是学茅山的,虽然突然,也立时肯定是雷老大的鬼魂。
  鬼魂都是看不见的,但练茅山的人道行高深的,通常都会练有一双鬼眼。
  若是连鬼也看不见,便是茅山术怎样高,施展开来也没有那么准确。
  人死之后,一般都需要一段时间鬼魂才会出窍,据说是以出生年月日配合干支计算,一般都需要七天。
  也所以突然看见雷老大的鬼魂,张道士也为之一呆。
  雷老大的鬼魂也显然很不习惯,呆呆的望着张道士,没有动。
  首先动的是张道士,突然怪叫一声,转身疾奔了出去。
  雷老大的鬼魂同时也移动,轻烟飘飘的一下子便越过了张道士,仍然背着张道士。
  张道士连换了几个方向都不能摆脱,终于停下来求情:“雷……雷大爷饶命——”一顿反手一巴掌掴在自己的面上:“是我不好,贪心该死。”
  雷老大仍然背着张道士,没有反应。
  张道士慌忙将戒指拿出来:“这个戒指,我送给你算了。”
  雷老大的鬼魂这才阴森森的一句:“我不要!”缓缓转过身来。
  张道士下意识想到雷老大血肉模糊的脸,以手遮眼,一连打了三个寒噤。
  “望着我——”雷老大大喝一声。
  张道士伸开指头,终于看见雷老大惨白的脸貌。
  非独脸色其白如纸,嘴唇也是,那种恐怖实在难以言喻。
  张道士无可奈何的放下手,哭丧着脸,一声:“糟,这一回撞上恶鬼了。”
  他既然懂得茅山,尝试过捉鬼,当然分得出雷老大这一个是怎样的鬼,能否应付得来?
  “我不要戒指,我要还魂,”雷老大的鬼魂看来更加恐怖了。
  “还魂?”张道士不由得一呆。
  “你不是说过懂得借尸还魂。”
  “我……我是……”
  “快——”雷老大手一指自己的尸体:“快——”
  “那也要找到尸体才成。”
  “你是瞎子?”雷老大连连手指自己的尸体。
  “这个尸体可是你自己的。”
  “我要自己的尸体。”雷老大大声叫道。
  “不成。”
  “那由得你作主,”雷老大再喝一声:“快将我的尸体拿起来。”
  道士苦着脸,无可奈何的探身抓起雷老大的尸体,将尸体的脸向着鬼魂。
  那张脸的肉血模糊,这时候更加恐怖了。
  雷老大的鬼魂一见立时吓了一大跳,双手掩眼,连声怪叫:“快拿走他,快拿走他。”
  道士将尸体放下,叹一口气:“老实说,你魂魄进去自己的躯壳,也就是变回死人,就算还魂了,如何拿这面目去见人,你自己看见也不开心吧。”
  雷老大的鬼魂大怒大叫:“方鹏,你这个臭小子害得我这样,我做鬼也不会罢休的。”
  张道士不由一句:“你现在已经是鬼的了。”
  雷老大手一指张道士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张道士连忙摆手:“没什么。”
  “快找一条尸体给我还魂!”
  张道士只有应一声:“好——”
  “否则我要你的命。”雷老大双手随即扼上张道士的咽喉,一阵乱摇。
  张道士立时一阵阴寒侵体,说不出的难受,慌忙大叫:“马上去,我马上就去找——”
  雷老大这才停下手来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方鹏老鼠这时候已回到家里,老鼠自然先送少爷回房间。
  大家都是蹑着脚步,不想惊动方老头,来到门前,老鼠很自然的一挥手:“少爷,早些休息。”
  方鹏应声开门,一个人在内当门而立,一身素白色的衣衫。
  “鬼!”方鹏吓一跳,叫出来。
  老鼠更恐惧,瘫软在地上,方老头跨出房门,冷笑:“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,夜半三更,鬼鬼祟祟。”
  方鹏苦着脸:“遇鬼好得多了。”
  方老头马上一喝:“阿鹏!”
  “在这里。”方鹏应声身子一挺:“爹——”
  方老头气愤愤的大骂:“我叫你练功你便睡觉,叫你睡觉你便偷出街外,眼中还有我这个爹——”
  “要是没有也不用偷出街。”
  “你说,偷出街干什么?”
  “没,没什么,这儿看看,那儿看看吧。”
  “看看,看看什么?”方老头气在上头,语声神态都是怪凶的。
  老鼠看见,悄悄移动脚步,方老头一眼瞥见,喝一声:“站着,”语声再一沉:“老鼠,你来说,少爷到那儿去?”
  “这……这边看看,那边看看——”老鼠嗫嚅看。
  方老头冷笑:“我看你是不打算在这里干下去的了。”
  老鼠慌忙摇手:“没有这种事。”
  “说——”方老头断喝一声。
  老鼠看一眼方鹏,只见方鹏一眨眼,他心中亦多少有了主意,吞吞吐吐的:“少爷方……方才约了人决斗……”
  “什么?”方老头两条眉毛扬起来。
  “那人是这儿的恶霸,人称雷老虎的雷老大,终日欺负弱少,少爷瞧不过……”老鼠一面说一面看着方鹏。
  方鹏听来也舒服,但仍然装模作样的握拳作恐吓状。
  方老头听说是雷老大,面容也放宽,仍然一句:“雷老大你也去惹?”
  老鼠接一句道:“少爷已经将他弄翻了。”
  方鹏慌忙解释:“这个实在不是好人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
  “爹你平日也教导我,练武的人最要紧是有正义感,锄强扶弱。”
  “我是这样教导你。”
  “那是说我没有做错的了。”
  “我没有说你做错,只是做得不是时候。”
  “锄强扶弱也要时候?”
  “别人不要,你要。”方老头重重一顿:“我已经不止一次跟你说,仇家快要找到来,必须集中精神,练好武功。”
  方鹏抓抓头:“我也不明白,你怎么这样紧张,以我现在的身手……”
  方老头挥手截住:“跟我来!”举步往内堂走去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借尸还魂

上一篇:第一章 茅山驱尸术 乱坟找壮尸
下一篇:第三章 借错假死尸 作法难还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