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悼古龙这副挽联的来龙去脉 (文:袁泉)
 
2007-06-19 00:00:00  作者:袁泉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评论:0 点击:

 
  我发现,在众多纪念台湾武侠作家古龙的网站中,都会出现非常醒目的这样一副对联,就是“小李飞刀成绝响,人世不见楚留香”。然而,这副著名并产生巨大影响的挽联,这些网站光知道引用,悬挂,但是并不知道这副对联发自何时、出自何人、来自何处。
  尽管事情过去快20年了,今天有必要将这副挽联的来龙去脉介绍给大家,以免让作者、用者、读者感到遗憾和茫然。
  这副挽联的作者,是我的同乡、台湾知名武侠作家熊堃先生(又名熊开善、笔名乔奇、司马啸云)。那是1988年,海峡两岸探亲往来逐渐松动,当时还在地方对台部门工作的我,接待了首次回大陆探亲的熊堃先生,经我和同事多方联系,使他和失散四十多年的胞弟得以团聚。在回乡的日子里,我陪熊堃先生参观旅游、祭祖拜宗,与家人共享天伦,与老友重叙旧雨。当时,《团结报》发表了我采写的图片诗文《娘啊,我回来了》,熊先生感动不已,与我结为忘年之交。
  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,我们经常书信往来,熊堃先生不仅介绍了他去台湾的情况,同时也介绍台湾文坛、特别是武侠文学发展的状况。熊堃先生少年时期就酷爱文学,尤其钟情痴迷武侠小说。1948年到台湾后在台中铁路局财务处工作,他曾经有过失业流浪的苦闷,有过求职冷遇的酸楚,有过生意衰败的痛心……自1962年起,他弃商从文,首篇武侠小说《三尺清风半缕情》,一炮走红,紧接着反映侦破间谍小说《扬子江风云》、《国际刑警101》等作品受到读者的欢迎。1969年,《武侠春秋》在香港创刊,发行人张子良高薪聘请熊堃先生为特约撰稿人,让其塑造女侠黑猫这一国际刑警形象,同当时的《武侠小说》杂志推出的女侠木兰花竞争对垒。
  熊堃先生文思如泉,笔生波澜,《狼魔》、《喋血赌窟》等女侠黑猫传奇长篇系列小说一篇篇叱咤台港文坛,远播东南亚华人世界,女侠黑猫传奇长篇系列小说竟连发64部,数百万字之巨。由于他与知名武侠作家古龙都姓熊(古龙本名熊耀华),被同仁称之为台湾“岛内二熊”。
  后来,熊堃先生得知我对武侠小说很感兴趣,特别是对古龙武侠小说情有独钟,经常在信中和我聊起他与古龙相处的日子,这些信件成为我了解古龙、介绍古龙的非常宝贵的第一手资料,也使我潜心于对武侠文学、尤其是古龙艺术创作研究之中。我先后在《华声报》、《团结报》、《中华工商时报》等报刊发表了《古龙醉酒求联》、《古龙与酒》、《并没远去的古龙》《古龙的最后岁月》等文章,成为至今许多古龙网站中转载的重要文章资料。
  1988年秋,我得知新民晚报编辑曹正文先生(即米舒)正在准备出版一本《古龙小说艺术谈》,我寄上购书的费用和熊堃先生提供的书信资料,供其参考。很快曹先生回信,对我提供的古龙资料表示感谢,并寄来《古龙小说艺术谈》一书。也正是这本书首次将熊堃先生祭悼古龙这副“小李飞刀成绝响,人世不见楚留香”挽联收入其中。
  有关这副挽联具体情节过程,我在我的《古龙的最后岁月》长篇连载中有过详细描述:
  ――时间到了1985年9月21日下午18时6分,古龙走了。
  古龙再也握不起他手上的剑了,他的元气随同他的魂灵去那曾不想去的冥地之中。
  古龙走了,他已不能支撑一宵,等待着最后的女人与他告别。他没有留下遗嘱,没有安排身后之事,没有对自己红粉知己交代片言。
  古龙走了,走得那么急促,那么可怜。四十八岁,正值英年,正是他创作旺盛的黄金时期。
  古龙走了,走得那么潇洒,那么坦荡,没有任何负担,没有任何对人世的留念。他的传奇式的人生之旅,曾在台岛乃至整个  华人世界,爆出过一个个令人注目的新闻,如今,终于画成了句号。
  古龙的死讯,通过报纸、广播电视很快传遍了台湾及海外。台湾及港澳的各大报均在显著的位置刊登了古龙的噩耗。
  台湾《联合报》在三版上刊登了记者陈长华的特稿:
    “苍穹神剑难敌肝疾病魔,
     武侠作家古龙永别江湖。
     醇酒美人常相伴,豪侠为伊消瘦,
     自喻蜡烛两头烧,终向死神低头”。
  台湾《自立晚报》在文坛大事记中首条刊载了古龙逝世的消息。香港《文汇报》、《大公报》都在二版以头号黑体字报道了古龙的死讯。
  香港的《香港时报》还专门发表了筑平、阿包两先生为古龙病逝写的评论文章。
  筑平在他的《大侠风范》里写道:
  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如果说是古龙的遗言,恐怕也不为过。古龙属于英年早逝,使人叹息。但据知他死得豪气干云,以  己说明了‘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’的真理。------一个武侠小说家竟然如此忠于他的大侠风范,使人感叹。
  阿包在他的专栏文章《人在江湖》中,把古龙的性格与人生,剖析得入木三分:
  “这个人物有趣,他竟不听医生的话。医生以性命攸关为理由,劝他珍摄,他却宁可不活,照喝如仪,生命诚可贵,选择价更高。做人若连选择的自由也丧失了,活下去还有啥味道?
  或许有人会说武侠小说价值不高,但请问:没有武侠,又怎能衬托出阁下心目中认为是至高无上的那一门子创作或学问呢?世上的一事一物,都是要透过比较才能占一席位的。------回头说古龙,他是念外文系的,终而写武侠,又能够透过武侠写出一己的情怀;他,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媒介,求仁得仁,夫复何求?”
  古龙逝世的消息,传到曾经拍过古龙作品的各电影、电视公司,演职员们无不悲伤不已。台湾的“中视”早先买下古龙的《大旗英雄传》的电视版权,并决定安排在1986年2月初晚间八点黄金档播出。正在赶拍的演职员们,一听古龙的噩耗,忙终止拍摄,纷纷赶到台北市立殡仪馆吊唁。
  古龙的好友倪匡亲撰讣告:
  “我们的好朋友古龙,在今年9月21日傍晚,离开尘世,返回本来,在人间逗留了四十八年。
本名熊耀华的他,豪气干云,侠骨盖世,才华惊天,浪漫过人。他热爱朋友,酷嗜醇酒,迷恋美女,渴望快乐。三十年来,以他丰盛无比的创作力,写出了超过一百部精彩绝伦、风行天下的作品。开创武侠小说的新路,是中国武侠小说的一代巨匠。他是他笔下所有多姿多采的英雄人物的综合。
  ‘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’。如今摆脱了一切羁绊,自此人欠欠人,一了百了,再无拘束,自由翱翔于我们了解的另一空间。他的作品留在人世,让世人知道曾有那么出色的一个人,写出那么好看之极的小说。
未能免俗,为他的遗体,举行一个他会喜欢的葬礼。时间:七十四年十月八日下午一时,地址:第一殡仪馆景行厅。人间无古龙,心中有古龙,请大家来参加。”
  作家乔奇(即熊堃)写的挽联是:
    “小李飞刀成绝响,
    人世不见楚留香”。
  入殓起灵那天,著名影视明星王羽特备四十八瓶x.o陪葬,开瓶后,让在场的每人各饮一口,并浇于墓穴四周,然后还于棺内。
  台湾著名作家高阳在文中写到“昔日有诗:一滴何曾到九泉?今天有世界第一流的佳酿四十八瓶,浸润于台湾土地上,两者渊源不可谓不深。”
  古龙走了,人们认为会淡淡忘却古龙,可是不然,在古龙逝世后的日子里,古龙的武侠小说如潮涌般地风靡了整个中国大陆。“古龙热”步“金庸热”、“琼瑶热”之后,在大陆读者中掀起一阵阵阅读研究的热潮。由古龙作品改编的电影、电视剧出现在祖国大陆的影幕、荧屏,“楚留香”、“李寻欢”、“付红雪”、“陆小风”、一个个古龙笔下的人物,已为人们有口皆碑,家喻户晓。
  人们已开始认识武侠小说,喜爱武侠小说,认识武侠小说的历史、文学价值,认识其社会及人际间的作用。
  古龙之人,成为历史的绝响。但他的作品却长留人间。
 
  同样,熊堃先生这副祭悼古龙的“小李飞刀成绝响,人世不见楚留香”挽联,成为众多武侠文学和纪念古龙的网站的永远压坛之作,当我们今天对古龙、对这副概括古龙一生和艺术成就的挽联津津乐道,回味无穷的时候,不要忘记这副挽联的作者熊堃(乔奇)先生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古龙笔名新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