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回 寒冰窟里见奇珍
2019-07-08 09:42:49   作者:梁羽生   来源:梁羽生家园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桂华生喜出望外,忙道:“这我可不敢当。”白衣少女道:“佛门之中,世法平等。男皆兄弟,女皆姐妹。何况你我有这段奇逢,兄妹相称,有何不可。”桂华生道:“那么说,你是佛门弟子?”白衣少女道:“我们自古以来,都是以佛教治国,举国崇信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”桂华生稍微有点失望,心道:“原来按照她们的教义,异姓兄妹,亦属寻常。”但听她“大哥哥”三字叫得如此娇甜,心中极为舒畅。

  只听得华玉问道:“大哥哥,你是满清皇帝派来的人吗?”桂华生道:“不是。”华玉说道:“那你为何肯冒此奇险,闯进魔鬼城中,来与他们作对?”桂华生说道:“我是中国人,他们和中国作对,我自然也要与他们作对了。小妹子,你又为什么要与他们作对?”华玉说道:“因为我是尼泊尔人。”桂华生诧道:“那位额尔都王子不正是你们尼泊尔的王子么?”华玉道:“不错呀,正是为此,所以我才要赶他们回国。中尼世代交好,两国皆蒙其福;若然妄动干戈,不但尼泊尔与西藏生灵涂炭,而且一旦兵连祸结,中国所受的灾害可能不大,只怕尼泊尔就要因此毁了。”

  这一番话说得桂华生肃然起敬,心想:“她不但姿容绝世,眼光见识,更令人心折。”佩服之中,却又有无数疑团:尼泊尔王子为什么不敢露面见她?她为什么远涉异国,单身到此?难道她早已知道王子的阴谋?那又是怎么知道的?她年纪轻轻,这身绝世的武功,又是从哪里学来?初初相识,桂华生不便寻根究底,心中想道:“我总要慢慢探听出来。”

  白衣少女噗嗤一笑,道:“大哥哥,你想什么?”桂华生道:“我想,我想……”白衣少女笑道:“你觉得我有点奇怪,是吗?”桂华生心思给她看破,面上一红,道:“是有点儿。”白衣少女道:“那么你单身一人到此,我也觉得你有点奇怪呀!”桂华生道:“我是男子,男子理当游学四方,增广见识。”白衣少女笑道:“女子与男子又有什么不同?男子理当游学四方,女子就不该增广见识吗?”

  桂华生给她问住,心中更是佩服,那少女咯咯笑道:“你说要增广见识,目下就有一件足以增广见识的事情,你愿和我一同去开开眼界吗?”桂华生说道:“你到什么地方,我都愿意陪你。”白衣少女忽地又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佛经上说:去往随缘,多欲多恼。咱们偶然相遇,出了此山,也就当分手。你不必多欲知道我的事情,我也不来问你。免得分手之后,彼此反增烦恼。”这番话深含佛家哲理,但在无情意之中又见有情意,有情意之中又似无情意,桂华生想起终须一别,不觉惘然。

  白衣少女笑道:“好吧,咱们现在该动身了,再迟就恐赶不上了。”桂华生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白衣少女道:“我带你去寻觅一件稀世的奇珍!”桂华生心头一跳,叫道:“是不是藏灵上人也要寻觅的宝贝?”白衣少女道:“不错,咱们去看看他究竟有没有本事,能够将这件稀世之珍从千丈冰窟之中发掘出来?”

  桂华生惊异之极,但见白衣少女已展开绝顶轻功,直奔山顶。桂华生不敢怠慢,提一口气,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面。走到天明时分,已经可以看到积雪覆盖的峰顶了。

  白衣少女回眸一笑,柔声道:“大哥哥,你累吗?”桂华生面热心跳,呼吸颇感困难,尴尬笑道:“有一点儿!”白衣少女缓下脚步,说道:“我也累了!好在这山还不算高,我来之时,经过喜马拉雅山,那才算高呢。我也曾试想攀登峰顶,那知刚上到珠穆朗玛峰脚下的雪坡,就连气也透不过来了,只好赶下山。”桂华生看她面孔红扑扑,艳若朝霞,知道她不是故意替自己解嘲,说道:“那么咱们可以歇一会吧?”白衣少女道:“咱们慢一些走,待到精神恢复,再赶一程。”

  这时朝阳初出,从山顶倒挂下来的冰川,由于太阳光的折射和反射,整个冰层都变成浅蓝色的透明体,那些未曾凝结的雪花,在阳光底下,泛出霞辉丽彩,奇妙得难以形容,白衣少女赞叹道:“真美,真美!可惜在中国的诗词里面,我却没有读过一首吟咏冰川的。”桂华生心道:“古代的诗人,只怕没有谁曾到过西藏,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冰川的奇景,又怎写得出来?”眼光一瞥,见白衣少女笑脸如花,桂华生想了想,说道:“吟咏冰川的话我也未曾见过,但有一首写山中雪景的倒也与眼前的景致有些相似。”遥指雪花缓缓吟道:“春雪满空来,独处似花开,不知山里树,若个是真梅?”白衣少女拍手赞道:“好一个:若个是真梅?果然分辨不出来。”

  桂华生的母亲是江南第一才女冒浣莲(羽生按:桂华生父母的故事详见拙著《七剑下天山》),桂华生幼承家学,对于经史、词章、音乐、图画,无不出色当行,与那白衣少女越谈越觉投机,彼此虽然不言,都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
  走了一阵,忽觉天气渐暖,转过一个山坳,但觉眼睛一亮,在群峰环抱之中,竟是白茫茫的一片湖水,湖边绿草如茵,山顶上的飞瀑流泉,冲入湖中,那透明的泉水就像滚动着五光十色的珍珠,湖中浮冰片片,在阳光下将化未化,耀眼生辉。桂华生道:“藏人传说,念青唐古拉山上,有一个天湖,果然不错,你看这个大湖,天水相连,真的像在天上一样。”(羽生按:这个大湖即是后来的地理学家勘察之后,认为是世界第一高湖的“腾格里海”。藏名“纳木错”,即“天湖”之意)白衣少女道: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咱们到了这儿,也像神仙一般了。可惜上面没人居住。你们中国陶渊明的话:‘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’意境甚美,可惜他所想像的也只是‘人境’,若是在天湖之上的冰峰结庐,那就是仙境了。”桂华生笑道:“事在人为,尼泊尔王子可以在魔鬼城中造庙建塔,咱们也自可以在冰峰之上造出楼阁亭台。”白衣少女说道:“嗯,你想得真美,我到这里,也仿佛到了我梦中的仙境了。”取出玉笛,轻吹一曲,桂华生听那调子正是苏东坡的“水调歌头”,听到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”笛声虽停,遗韵袅袅,但见白衣少女悠然存思,恍惚若梦,此时此刻,却不知她心中想的什么?

  过了好一会子,白衣少女才好像从梦中醒来,笑道:“我要去找天下第一奇珍,却不想给这天下第一美景迷住了。嗯,咱们还是走吧!”

  绕过冰湖,走了约一个时辰,愈上愈高,山势也愈来愈险,俯览群山,片片浮白,在云气弥漫之下,恍如云海中星罗棋布的岛屿。这时已是正午时分,但寒气却愈来愈浓,白衣少女忽道:“你听,他们在那里发掘了,咱们来得正是时候。”桂华生抬头一看,前面是一座峻嶂的山峰,山形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凝神细听,隐约有凿石的声音,好像就是从冰峰的山腹里传出来。

  桂华生满怀纳闷,忍不住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宝贝,称得上是世间奇珍?”白衣少女说道:“你不信么?要不是世间第一奇珍,藏灵上人焉肯为它费了半生心力。这件宝贝就藏在玉女峰的千丈冰窟之中!”桂华生愈听愈奇,催她道:“好妹子,快点说吧!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白衣少女道:“三年前我有缘得见印度的龙叶大师,那时我刚学剑术,向他请益,他传了我几点内功心法,对于剑术,他谦说不是所长,不过,他却送给我一部梵文秘典,内中就记载有一个神话般的秘密。

  “在这念青唐古拉山的玉女峰下,有一个冰窟,冰窟里有的是亿万年亘古不化的冰雪精灵,若用这种寒冰制成刀剑,坚逾钢铁。这还不奇,玉女峰本产玉石,冰窟里的冰雪精灵,与玉石凝结。有一块大玉石,正在冰窟的中心,与冰块精灵化而为一。若把这块玉石最中心那一部份美玉凿出来,铸成宝剑,那一股奇寒之气,就足以令人退避三舍,你想若得了这种亿万年寒玉所成的冰魄寒光剑,岂不是可以无敌于天下!”

  桂华生一笑道:“若真是如此,那就是普天之下最奇怪的宝剑。不过,若非高明之士,这把剑得了也没有用,反而要冷坏了自己。”白衣少女道:“别说剑了,就是这冰,也不是寻常人可以下去的。听说藏灵上人遇游西藏名山,无意中也发现了这冰窟的秘密,他为此采集了各种奇药,炼了一种丹丸,服之可以御寒,经过了几十年的准备,又费了无穷心血,测出了冰窟的中心所在,和寒潮最弱的时辰,直到今天,他才敢到这玉女峰来掘宝。”

  桂华生道:“怪不得藏灵上人一见尼泊尔王子,就问提摩达多和龙叶大师有没有来,原来他是想找帮手。”白衣少女道:“提摩达多练的是阴阳掌力,龙叶大师则是佛门高弟,他们都不会与藏灵上人争夺这把剑的。不过藏灵上人的算盘也打得太如意了,像龙叶大师这等高人,岂肯助他掘宝?”桂华生听白衣少女纵谈奇人异宝,对她身份更是怀疑,心中想道:“她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,龙叶大师怎肯把梵文秘典付托给她,还告诉她这个大秘密。这等世间的高人异士,竟然都肯折节下交,她又是什么人呢?”

  白衣少女道:“原来你已见过藏灵上人了,他还有什么说话与举动?”桂华生道:“他向尼泊尔王子要了八名武士陪他。”白衣少女面色倏变,道:“他大约是想借用尼泊尔武士所佩带的百钢刀,呀!怕他纵有御寒奇药,这八名武士也禁受不住那冰窟寒潮。”

  说话之间,忽听得山腹中传出叮叮的铃声,这时桂华生和白衣少女已到了玉女峰的冰坡上面,正对着冰窟,他们轻功妙绝,守护在窟旁边的武士,竟然听不出一点声息。

  但见有四个带着月牙弯刀的尼泊尔武士,在冰窟旁边手舞足蹈,其状甚怪,桂华生起初莫名其妙,眼光一瞥,见白衣少女面有忧色,这才恍然大悟:敢情是这四个武士耐不住冰窟的奇寒,故此跳跃如狂,藉以增加体温。

  铃声愈响愈急,那四个武士突发怪声,不约而同跑到洞口,过了一会,扯起四只吊篮,每只篮中,都躺着一个面青唇白、奄奄一息的武士。

  随在吊篮之后,藏灵上人一跃而出,袈裟一抖,飞出漫天冰屑,桂华生在数十丈外,也自感到阴寒之气,瞧那藏灵上人,虽然冻得面色惨白,不过仍是步履安详,举止从容,桂华生想道:“这四个武士服有御寒灵药,在冰窟外面,尚自冻得手舞足蹈,冰窟之中,想更是奇寒无比,这藏灵上人居然还能够施展一鹤冲天的轻功出来,内功深厚,确是不容轻视!”

  藏灵上人将吊篮中的武士搬到地上,挥手说道:“你们这四个下去!”原先守在洞口的四个武士,见同伴几乎冻僵,直打寒嗦,哪里肯听,藏灵上人喝道:“你们敢不听我的命令吗?哼,哼,哼!……你是谁?”原来就在这一瞬间,白衣少女已是飞身掠出。
 

  那四个被藏灵上人威胁的武士,陡然间都发出尖锐的叫声,随即跪倒地上,向白衣少女合什礼拜。桂华生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说话,但从他们那既是喜悦又是恐惧的神色和声调,也猜得到他们是向白衣少女请求恕罪和援助。

  藏灵上人眼皮一翻,喝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你就是在魔鬼城中吹笛吓人的妖女,你有多大修为,也敢觊觎冰窟的奇珍?”白衣少女冷冷说道:“我不管你什么奇珍不奇珍,这八名武士我命令他们返国。”藏灵上人怒形于色,打量了白衣少女一眼,忽然换了语调说道:“也好,这八个武士本来也办不了什么事,你既然要我放他们,你就替他们下去吧。我也不会白白要你帮忙,冰窟里有的是冰块精英,你可以取来制炼冰魄神弹。至于那块亿万年寒玉,你可就不必妄想了!”

  白衣少女冷笑道:“冰窟里的奇珍是你家的东西不成?要任从你的分配?”藏灵上人浓眉倒置,怒声喝道:“我费了几十年心血,你却想捡现成,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?哼,哼,你还说不觊觎冰窟的奇珍?”

  白衣少女又是一声冷笑,朗声道:“你这样说法,我无心变了有心,我倒想把那冰窟寒玉取出来了。好吧,咱们各显神通,看谁能把这块寒玉取到手中?”话声未了,但听得藏灵上人一声暴喝,飞身疾起,呼的一掌,凌空击下。白衣少女轻功绝顶,焉能给他击中,但是他这一掌打出,对面的冰岩震得轰然鸣动,冰块纷飞,桂华生也几乎立足不稳,骇然想道:“藏僧这一掌的威力,看来比少林派的武林绝学大力金刚掌还更惊人,有缘相遇,我也想试他一试了!”

  白衣少女接连避了他三掌,扬声说道:“待我先治好了这四个人再来和你比划。”藏灵上人哪里肯依,一掌紧似一掌,每掌拍出,隐隐挟有风雷之声,打得冰岩震动,砂石纷飞。将白衣少女的身形,都笼罩在他双掌威力之下!

  白衣少女秀眉一挑,玉笛缓缓扬起,就在这时,桂华生立足的冰岩,给藏灵上人一掌震塌,桂华生趁势飞出,展出了达摩秘笈中的“五禽掌法”,半空中身子一屈一伸,双掌划了一道圆弧,俨如金鹏展翅,凌空直扑下来。

  白衣少女笑道:“好吧,大哥哥,你就替我暂接几招!”衣带轻飘,身法美妙之极,在两大高手的掌影翻飞之下,竟是从从容容的走出圈子外面。她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桂华生纵不能胜,也决不至于在一时三刻之内落败。

  藏灵上人见桂华生来势凶猛,顾不得拦截白衣少女,蓦地一声大喝,双掌平推,掌力相接,轰然雷鸣,桂华生一个筋斗翻了下来,藏灵上人也踉踉跄跄的倒退数步。这一较量,竟是功力悉敌,斤两相当。

  桂华生心头暗惊,想道:“我借凌空下击之势,也不能胜他。西域果有奇人,看来这个藏灵上人的功力便在我上。”

  岂知藏灵上人更是惊心动魄,他自负是西藏的第一高手,天下之大,也仅仅是佩服三个人:中国的易兰珠、印度的龙叶上人、阿拉伯的提摩达多。这三个人都是百世罕见的一代宗师,藏灵上人自是心悦诚服。想不到今晚在这念青唐古拉山之上,第一个碰到的白衣少女,竟是连她的衣角也捞不着;第二个碰到的桂华生,硬碰硬接,也竟是占不了丝毫的便宜。而这两个人,却不过是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女!

  藏灵上人骄敌之心尽去,运了全力,叱咤一声,又是双掌齐出,桂华生用了一招借力反击的“双推掌”,但觉藏灵上人的掌力有如波浪一般层层而至,前浪未消,后浪又上,一陷入漩涡之中,竟是消解不了,只好一口气的和他硬接了十多廿招。

  藏灵上人越斗越勇,双掌翻飞之际,袈裟也抖了起来,扬起了三股狂风,互相冲击。桂华生喝道:“掌法较量过了,咱们再比划兵刃!”藏灵上人有意逞能,哈哈笑道:“你用什么兵刃,贫僧也只是一双肉掌!”

  话声未了,突见一道紫虹,破空射出,“波”的一声,藏灵上人掌力所激起的气流,就像皮球给刺穿一样,一泄无遗。这一来藏灵上人的掌力威势登时大减,桂华生唰唰唰疾进三剑,“嗤”的一声,将藏灵上人的袈裟刺破,冷冷笑道:“还是亮出兵刃来吧!”藏灵上人这才知道桂华生的剑乃是一把宝剑,只凭掌力,万万封闭不来。

  藏灵上人恼羞成怒,一声冷笑道:“不知死活的小子,要我取出兵刃,那就是要我将你送上西天了!”倏然间取出了一对铜钹,发出黄澄澄的光华,双钹一碰,震耳欲聋,疾的向桂华生的宝剑便夹,桂华生挥动宝剑,但听得断金戛玉之声嗡嗡不绝,这一对铜钹乃是古铜加上其他合金所铸,宝剑竟不能伤!
  
  藏灵上人在这对古铜钹上下过几十年苦功,出手的招数,全都是中原武林从所未见的怪招,当年他就曾仗过这对铜钹,与天山女侠易兰珠斗了将近百招。他素来自负,不是遇着武功辈份相等之人,绝不肯轻动兵刃,如今用来对付一个年纪轻轻的后生小子,在他还是第一次破例。
  
  那料到桂华生年纪轻轻的却是达摩剑法的嫡派传人,只听得在金铁交鸣之中,桂华生倏的长啸一声,剑光腾空而起,一招“星海浮槎”,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际,轻轻巧巧的将藏灵上人的凶猛攻势一举化开。
  
  藏灵上人面色大变,忽地一声狞笑,左钹一扬,桂华生正待出剑迎击,却见他倏的收回,右钹飞起,双钹相击,震耳欲聋,桂华生怔了一怔,心道:“这是什么怪招?”骤然间双钹一齐飞至,桂华生纵身一跃,剑尖一挑,将袭击上盘的铜钹挑开,横斩双膝的那面铜钹则刚刚从他的脚底擦过。那双钹左右盘旋,转瞬间又回到了藏灵上人手中。
  
  桂华生暗叫一声“好险”,再也不敢躁进,将腾蛟宝剑舞起一团护身的紫虹,先稳后攻,转瞬间斗了将近百招,桂华生在兵刃上稍占便宜,功力上却略有不及,斗满百招,兀自不分胜负。
  
  但那双钹相击发出的声音却是噪耳非常,再过了一盏茶的时刻,斗满了两百招,仍是相持不下,钹声越来越是噪耳,桂华生渐渐觉得有点意乱心烦。本来像他这样修习过正宗内功的人,只要潜心内视,诸邪不侵,怪声何能相扰?只是大敌当前,他要抵挡藏灵上人威猛无伦的攻势,又焉能静下心来?
  
  高手比斗,那容得心神稍乱,藏灵上人觑准弱点,双钹攻势越来越猛,桂华生空有宝剑,仅仅只能自保,而且渐觉连招架也不容易。正在吃紧,忽听得藏灵上人怒吼一声,桂华生斜眼一瞥,只见那四个将近冻僵的武士都已站立起来,正在向白衣少女礼拜。桂华生精神一振,趁势反攻,藏灵上人分不开身去阻拦白衣少女,眼睁睁的看那白衣少女挥一挥手,八名尼泊尔武士礼拜之后,健步如飞,都已下山去了。
  
  藏灵上人又怒又惊,走掉八名武士那也还算不了什么,但看那白衣少女轻轻易易的将冻僵了的武士医好,分明是也炼有抵御寒潮的灵药,只怕她趁自己与这少年在酣斗之中,就要到冰窟去取那稀世奇珍。然而那白衣少女却不出手,反而盘膝坐在洞前,意态悠闲,看藏灵上人与桂华生作舍死忘生的恶斗。
  
  藏灵上人不解其意,也无暇思索,顾忌一减,又立刻专心一志的对付桂华生。双钹倏分倏合,忽而飞出袭击,忽而飞回防身,攻势凌厉,招数奇绝,更胜于前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冰魄寒光剑

下一篇:第五回 布达拉宫参活佛
上一篇:
第三回 魔鬼城中闻玉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