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回 力抗金牌,舍生救良友;身填炮口,拼死护檀郎
2019-07-08 07:33:59   作者:梁羽生   来源:梁羽生家园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澹台镜明心思灵敏,见张丹枫一定要将那几页医书塞到云重手中,料知其中必有缘故,笑道:“既然是张大哥一番好意,你就接下吧。”云重最听她的话,见她这么一说,也就拿了过来,心中却是暗暗奇怪。

  张丹枫道:“好啦,你替澹台妹子治伤,我不打搅你们啦。”一笑掀帘而出。

  第二日一早,张丹枫便把云重唤醒,问道:“澹台妹子伤势如何?”云重笑道:“你所传的那针灸之术,真是神奇极了,下针之后,不过半个时辰,她已能行走如常了。”张丹枫道:“那么咱们现在便可拔队出发,还有一场好戏在后头呢。”云重满肚皮纳闷,不知张丹枫何以会知道他们昨夜遇难,更料不到他还有什么神机妙算,只好任从他来摆布。

  十八名跟随云重出使的卫士,在昨晚那场激烈的战斗中,只是轻伤了三人,都能骑马。沙涛的贼兵,一半陷在沼泽之中,早已惨遭没顶,丢下的马匹,遍地都是,云重叫随从选了二十多骑好马,列队走出山谷。

  刚出前山,便听得远处有马队奔驰,还隐隐杂有呼叫之声。云重奇道:“好像是一队溃兵。”张丹枫笑道:“好戏就要登场了,你等着瞧便是。”转过一个山坳,忽见前面尘头大起,一队蒙古兵迎面而来,只有二三十骑的样子,衣甲不全,马嘶人喘,军容凌乱,显然是曾打了一场败仗。

  云重惊疑不定,只见前面的一名蒙古军官,依着中国武士的礼节,在马背上抱拳说道:“云使臣驾临敝国,我们有失迎迓,请使臣恕罪。”云重问道:“你们是些什么人?”那军官道:“我们是奉太师之命,接使臣到敝国京城的。呀,张公子也在这里?那好极了。”这军官正是也先帐下的第一名武士额吉多,他见着了张丹枫,不由自己地显出尴尬的神色,虽然寒冷,额上却沁出汗珠。

  张丹枫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的太师照料得真是周到。”策马上前,蓦然伸手一抓,将额吉多旁边的一名军官硬生生地从马背上倒拽过来。那军官也好生了得,被张丹枫出其不意地从马背上抓起,身子腾空,还居然踢出两脚,但迅即被张丹枫点了麻穴,不能动弹。

  这一下大出众人意外,额吉多喝道:“张公子,你岂可如此无礼!”张丹枫双手一撕,将那名军官的军衣撕下,又剥开了他里面所穿的护身皮套,将他一旋,露出背脊,只见背脊上刺着一个草书的“贼”字。张丹枫笑道:“是谁无礼?你也曾读过中国之书,这个贼字你认得吗?哈,幸亏我早做下记号。”将那军官一抛,云重身边的卫士急忙接过。张丹枫道:“云使臣,这厮就是昨晚脱逃的那个蒙面贼人,名叫麻翼赞,又是瓦剌太师帐下的武士,你带着他,送回给也先吧!”

  额吉多大吼一声,拔刀便斫,张丹枫举剑相迎,挡了几招,忽而纵声大笑道:“你昨晚受的苦头还不够吗?你愿落在我的手中还是愿落在你太师仇家的手里?”额吉多怔了一怔,骂道:“昨晚的事情原来都是你这小子从中捣鬼!”一招“力劈华山”,刀锋直落,一副拼命的神气,张丹枫暗运内劲,借力反削,举起白云宝剑向上一撩,只听得叮当一声,刀剑相交,额吉多的厚背斫山刀刀头竟然断了!额吉多拨马便走。张丹枫笑道:“你想走也走不掉啊,你瞧是谁来了。”

  只听得一声马嘶,马蹄急响,远远望去,只见一团白影,转眼之间,便到了面前,端的是声如奔雷,势如闪电,澹台镜明一声欢呼,大叫“哥哥”,原来来的乃是澹台灭明,他的坐骑正是张丹枫的那匹照夜狮子马。

  额吉多吓得魂飞魄散,刚叫得一声:“澹台将军……”澹台灭明大笑道:“贼厮鸟,今日叫你识得俺澹台灭明!”劈面一拳,将额吉多击倒。澹台灭明在也先下令围困张宗周的府邸之时,曾受够了额吉多的气,而今他辞了官职,无所顾忌,这才泄了心头之愤。

  额吉多的残兵虽然还有二三十骑,但谁不知道澹台灭明乃是瓦剌国中的第一员虎将,被他一喝,胆子小的有几个竟然倒撞马下,其他全都逃了。澹台灭明将额吉多绑个结实,澹台镜明正待和他叙话,忽见前面又是尘头大起。云重惊道:“也先居然胆敢如此妄作胡为,派了大军来吗?”澹台灭明笑道:“这不是也先的兵。”片刻之后,那队人马来到,经过澹台灭明引见,原来是瓦剌一个部落的酋长,这个部落的老酋长被也先所杀,强迫现在的酋长归附,至最近也先与阿剌互相争权,这个部落自然而然地投了阿剌。额吉多本来带有五百名精锐骑兵,昨晚被这个部落偷袭,几乎全军覆没。刚才逃走的二三十骑,也都给他们活捉了。

  两下一说,云重这才知道其中的原委。原来张丹枫与澹台灭明南下迎接云重,在半路上见着额吉多这支军队移动,张丹枫夜探营帐,恰巧碰着额吉多与沙涛商量计谋,传达也先的密令,叫沙涛劫持中国的使臣,再由额吉多出头相救。张丹枫正愁人少,难以一面抵挡额吉多的五百精兵,一面抵挡沙涛的贼众,与澹台灭明一说,知道附近的部落就是也先的仇家,于是定下妙计,由张丹枫去引沙涛的贼兵陷入沼泽,由澹台灭明乘他的宝马去说服那个部落的酋长出兵。两下凑合,果然一举奏功。

  至于那个武士麻翼赞本和额吉多一伙同来,他是在沙涛初次偷袭云重的帐幕失利之后,看到信号烟火,前来相助的。不料却被云重一掌震裂他的护身皮套,张丹枫乘机用飞针从裂口打进,在他身上刺了大大的一个“贼”字。而今被当场拆穿,将他捉获,自是无话可说。

  那部落的酋长和云重相见,互献“哈达”(一种丝绢手帕,表示对客人的尊重)。双方协定,除了额吉多和麻翼赞由云重带走之外,其他掳获的人马武器,都归那个酋长。云重随从的马匹,这时也都已截获,所有物资无一遗失。那酋长得澹台灭明之助,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,又获得数百良马与及许多武器,非常满意,一再道谢,并自动护送了云重一程。

  送出山口,那酋长领兵回去,云重一行,继续赶路。这时已是中午时分,阳光普照,寒气顿消,云重揽辔扬鞭,意兴甚豪,对张丹枫道:“昨晚全亏了你,也先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,岂知反给咱们拿着了他的把柄。”张丹枫微微一笑。澹台镜明道:“云大哥,昨晚你指挥若定,咱们得免灾难,你的功劳也不小呀。”策马傍着云重,并辔而行。澹台灭明看在眼里,心中笑道:“原来这小妮子早已选中了心上之人了。”看他们二人亲密的样子,想起张丹枫失意的遭遇,不禁暗暗为少主伤心。

  张丹枫也自有点黯然神伤。云重正在兴头,忽然问道:“蕾妹呢?她怎么不和你同来,独自一人留在瓦剌城吗?”这话他早已想问,只因昨晚一夜纷扰,直至如今,才有时间闲话家常。

  张丹枫呆了一呆,强自抑着心头的激动,淡淡说道:“嗯,她没有同来,她回家探望母亲去了。”云重大喜,道:“不知我的母亲可还在世吗?”澹台灭明道:“听说令尊也早已回家去呢。云大人,这次你们合家团圆,真是喜上加喜呀!”云重喜极若狂叫道:“真的?”澹台灭明道:“这还能有假?只是——”忽见张丹枫向他瞟了一个眼色,下面的话立刻咽住。云重道:“只是什么?”澹台灭明道:“只是路途遥远,他们不知能否赶来和你相见。”云重笑道:“我就是在瓦剌京城多留几天,也要等候他们。”见张丹枫神情冷漠,颇为不悦,心道:“是了,我们云家与他们张家本来就是世仇,他听说我父亲还在人世,自然不高兴了。呀,这人胸襟气度,本来豪迈,但在这关节上头,也未免显出气量狭窄了。也好,这样我就可少担一重心事,他和阿蕾不分开也得分开了。”

  经过了这一场灾难之后,云重对张丹枫的憎恨又减了几分,甚至可以说,他已经根本不将张丹枫当作仇人看待了。只是对两家的仇恨,还有点看不开,不愿云蕾和他结合。经过了这一场灾难之后,一路上也就平安无事,不必细表。走了十多天,到了瓦剌京城,云重停下马来,遥望瓦剌京城,心中无限感慨,想起自己幼年,曾在瓦剌度过最辛酸的岁月,而今贵为使臣,衣锦重来,在扬眉吐气之际,想起自己三代在瓦剌的遭遇,不自觉地落下泪来,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悲伤。

  只听得三声炮响,城门大开,瓦剌国王早就接到中国使臣到来的消息,派出专使欢迎。也先也派出人来迎接,他们不见额吉多的那队骑兵护送,大为奇怪。他们做梦也料想不到,额吉多和麻翼赞早变成了俘虏,现在正被囚在密不通风的骡车之中。至于张丹枫与澹台灭明,一听到迎宾礼炮,早就飞马跑开,避开正门,从第二个城门进城,回家去了。

  也先等候明朝使臣的消息,正是坐卧不安,听得回来的人报道,明朝的使臣带了十八名随从,还有几名女眷,个个人强马壮,袍甲鲜明,全不似预料中的受到袭击,衣甲不全,马疲人倦的样子。至于额吉多连同五百骑兵,更是一个影子也见不到。也先吃了一惊,大感莫名其妙,心道:“额吉多与麻翼赞武功高强,人又精明,还有五百骑兵与沙涛的喽兵相助,绝无失手之理。纵算失手,也总该有人逃回报信,怎的却一个也不见!难道这明朝的使者是天神不成?”百思不解,整晚无眠,第二日一早,便派人到客栈请使臣到太师府中相会。

  也先是瓦剌的太师,又自己委任自己做这次议和的全权大臣,依照礼节,云重也当去拜访他。于是带了四名随从,还带了一辆骡车,前往拜会。

  也先一早起来相候,好不容易等到将近中午时分,才得到卫士的报告,说是明朝的使臣已经来到,还跟有一辆骡车。也先心中暗暗纳闷,想道:“难道他们带了一骡车的礼物来,这些礼物一定是笨重的东西了。”立刻打开中堂,将侍从留在阶下,请使臣登堂相见。

  云重相貌轩昂,意态凝重,在两行卫兵的刀枪剑戟丛中穿过,傲然不惧,一步一步,踏入中堂,也先一见,不觉呆了,这人的相貌,好似在哪儿见过一般!这刹那间,另一个明朝使臣的影子突然从心头掠过,那是三十年前的云靖,在瓦剌牧马二十年的明朝使臣,那不屈不挠、傲然挺立的影子,和眼前这个少年简直一模一样。

  云重上前相见,送上中国皇帝的礼物,无非是玉如意、汉白玉之类,那是两国往来的礼节,作为对别国大臣的一种敬意,虽然也是贵重之物,但却并非特别的珍宝。不亢不卑,完全适合大国使臣的身份。也先请教姓名,听说也是姓“云”,心里先吃了一惊,强笑说道:“真是巧极了,三十年前来的那位使臣,也是姓云。”云重笑道:“还有更巧的呢!三十年前是爷爷出使,三十年后是他的孙儿出使,请教太师,这也算得是个佳话吧。”也先面色倏变,急忙干笑几声,道:“佳话,佳话!”惊惶失色,手足无措的神情,都露了出来。云重得意之极,哈哈一笑,逼紧一句说道:“我这次出使,事先也学会了养马的本事,必要之时,也准备在贵国久留呢!”

  也先尴尬之极,连连干笑道:“云大人真爱说笑话,哈哈,云大人真爱说笑话!”咳了一声,捻须道:“云大人此次出使,敝国有失迎迓,老夫在此告罪了。云大人远涉关山,一路辛苦了,辛苦了!”也先说此番话,一来是想扭转话题,二来是想侧面试探他路上有否出事。云重冷冷一笑,道:“也没什么,只是踏入贵国国境之后,偶而遇过几个小贼。”也先吓了一跳,随即想道:“若是几个小贼,那就不会是额吉多他们了。”连忙说道:“在什么地方遇的贼人?云大人记得么?那些地方官有亏职守,待我立刻将他们撤职查办。”云重笑道:“不必了,反正我也没有丝毫损失,我私人还有一点不成敬意的礼物要孝敬太师。”也先眉开眼笑,道:“云大人何用这样客气。”云重道:“请太师准我的随从将车上的礼物拿上厅来。”也先心道:“我所料不差,车上装的果然是礼物。这些粗重的礼物,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但这到底是中国使臣的礼物,自己正愁此人倔强,难以对付,难得他竟先对自己表示敬意,那自然是大增光彩。因此也先对礼物的贵重与否,倒在其次,满怀高兴地一面谦让,一面叫人闪开一条道路,让云重的侍从将礼物扛上厅来。

  云重微微一笑,也先放眼看时,只见云重的四个随从,扛着两个麻袋,走上厅来。也先还以为里面装的是中国的土产,暗笑云重出手寒酸,麻袋在地上重重一顿,忽听得“哎哟”一声,在里面传了出来,袋口一开,两个被捆缚得像粽子一样的人滚在地上,其中一个还袒胸露背,背脊上露出一个草书的“贼”字。云重笑道:“就是这一点不成敬意的礼物,请太师笑纳!”

  这两个人不问可知,自是被俘虏的额吉多与麻翼赞,他们被囚在麻袋之中多日,头昏脑胀,忽被解开穴道,骤见光亮,急忙跳起,第一眼就瞧见也先,还以为是自己人解救的,不禁狂喜叫道:“太师——”

  也先骤吃一惊,但他乃一代奸雄,瞬即之间,便猜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,面色一沉,立刻喝道:“你们这两个小贼居然敢冒犯天朝使者,来人呀,先拉下去打三百大板,再打进天牢,让我裁处。”额吉多、麻翼赞吓得魂飞魄散,只听得同伴卫士轰然大喝,将他们的声掩盖过去,连拖带拽地把他们拉进后堂。

  云重又是微微一笑,道:“太师日理万机,值不得为两个小贼费神,所以我敢于越俎代庖,将他们擒献。”也先面色涨得通红,道:“这两个小贼,真是丢了我的面子。咳咳,一定要重重处罚,重重处罚!”云重一言不发,只是冷冷地看他,让他自说自话。也先越说越慌,须知这二人是他帐下数一数二的武士,还带有五百铁骑,尚有沙涛协助,竟然给云重轻描淡写地全都解决,还活捉了来,也先怎得不惊?更兼云重看着他的那副神气,就像审问一般,也先自说自话,说到后来,面色由红转白,简直不知所云。

  云重见也先窘态毕露,心中暗笑道:“今日已弄得他够受的了,且罢,不必再逼他了,也免得他老羞成怒,反而横生枝节,误了和谈。”于是微微一笑,道:“一国之内,良莠不齐,有几个小贼,亦是寻常之事,太师不必介怀,咱们还是商谈和约吧。”也先松了口气,说道:“云大人说的是。”云重取出一本小折,递过去道:“这是我们的和约草案,请太师过目。”那是于谦拟定的和约,主要内容很是简单,无非各保疆土,平等相待,双方永不再动干戈之类。附款是留在瓦剌的中国“太上皇”(被俘的明英宗祁镇),必须立即送回。也先略略一看,沉吟不语,他本来另外订有一份草案,仿以前宋朝和辽金两国所订的和约前例,要明朝国君居于小辈,与瓦剌缔为“叔侄之国”,并要每年缴纳三百万两银子,五万匹绸缎,总之想占中国的便宜。却想不到弄巧反拙,他费尽机谋,原欲把明朝的使臣玩弄于股掌之上,却反而被明朝的使臣拿着了他的把柄。这时被云重的威仪镇慑,也先有如被斗败了的公鸡一样,自己所拟订的草案,放在袋中,竟不敢摸出来。云重正容说道:“中国是礼义之邦,而今意欲与贵国缔为兄弟之国,以往之事,一概不咎,这和约两不吃亏。若太师尚有三心两意,以为中国可欺,那么我们边关亦有十万雄兵,也可以和太师周旋一下。”云重的说话有柔有刚,极为得体。也先上次侵入中国,虽然在土木堡大获全胜,俘虏了明朝的皇帝,但接着就在北京吃了一个大败仗,被赶出雁门关外,说起来这场战事,互有胜败,谁都不能以战胜国自居。明朝提出的和约实是公允之极。也先盛气已折,心中想道:“这使臣难以对付得极,简直比当年他的爷爷还要厉害,再拖延也讨不了便宜。”更兼又要顾虑到阿剌的内忧,于是只好接过云重的草案,约好待瓦剌国王过目之后,再定期商谈。

  和议谈得甚为顺利,不过十天,双方都已同意签字,就以中国所提出的和约为依据,只不过改了些个别的字句。双方谈妥:在和约签订之后的第二日,就由明朝的使臣迎接他们的“太上皇”回国,这时被俘的皇帝祁镇亦已迁出囚房,被安置在瓦剌皇宫之中,待以国君之礼了。在和议商谈的期间中,张丹枫曾派人送信给云重,邀云重到他家中一叙。云重记着世仇,虽然对张丹枫已无恨意,但亦不愿前往。张丹枫也没有来看他。

  转瞬便到了明朝使臣离开瓦剌的前夕。这一晚云重兴奋非常,在客栈中踱来踱去,睡不着觉。在另一处地方,也有两个人兴奋非常,睡不着觉。这两个人便是张丹枫和他的父亲,不过他们父子的心情又各有不同。张宗周是在兴奋之中又带有极深沉的悲凉,这时,正在花园里倚着栏杆和张丹枫说话。

  这几日来,张宗周似枯槁的树木一样,春风虽已吹拂大地,但枯树上却没有一枝新芽,一片绿叶。他把自己关闭在书房之内,连儿子也很少说话,对明朝使者到来的消息,他也绝口不提,这反常的沉默,家中的人都为他担心,张丹枫本来想去拜会云重,也为了父亲,不敢离开家门半步。

  这一晚,张宗周突然将儿子唤来,父子俩在花园中徘徊漫步,久久不语,看看月亮已升至中天,张宗周叹了口气,吟道:“今夜园中月,明年只独看。”斜倚栏杆,遥望云海,似乎想透过云海,看到他梦中游遍的江南。张丹枫泪咽心酸,叫道:“爹爹。”张宗周凄然一笑,忽然问道:“听说和约已签,明朝使者明天便要回国了,是么?”这还是第一次问及明朝的使者。张丹枫道:“是的。”张宗周道:“这位使臣也姓云,是么?”张丹枫道:“是的。”他心中已想过千遍万遍,云重既不愿见他父亲,他也不敢将云重的身份告诉老父。张宗周说道:“这位使臣不辱使命,比当年的云靖还强!”他还未知道这位使臣就是云靖的孙子。张丹枫含笑点了点头,张宗周忽道:“枫儿,那么你明天也该走了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萍踪侠影录

下一篇:第三十一回 剑气如虹,廿年真梦幻;柔情似水,一笑解恩仇
上一篇:
第二十九回 触景伤情,穷村嘶骏马;神机妙算,泥沼陷追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