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东方英 牛头石 正文

第一章 世事多沧桑 人面己全非
 
2019-11-04 17:17:30   作者:东方英   来源:东方英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石不是石头,是一个人。
  石头人不是石头做的,是个有血、有肉、有生命、蹦蹦跳跳的活人,而且是个男人。
  因为他的名字叫石头,所以他就是石头。
  一个人被人叫成石头,至少有他特殊的意义,石头之被叫成石头,就有他特殊的意义,有人说,他的头脑像石头一样,硬得像一块石头,死板得像一块石头,更臭得像毛坑里的石头。
  不过,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现在的他,已不叫石头而叫石元朗了。
  他的名字改了,头脑变了没有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 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他叫石头的时候是个小孩子,一个孤苦可怜的小孩子,现在他叫元朗了,可不是小孩子了,已经是一个十十足足的大人,一个有了二十三四岁的大人。
  除了现在年纪大了,是不是还是一个孤苦可怜的人,这就没有人知道了,因为他足足离开了十三四年,十三四年的变化是大得不可预料的,也许从前的臭石头,今天成了一颗宝石哩!
  看他身上这身打扮,也没有什么出奇的,衣服样子可有点特别,料子却也普通得很,不像是发了大财的样子,只是穿得很称身,叫人一见之下,有一种称心顺眼的感觉。
  他是在这牛头湾土生土长的人,十三四年的久别,再回到牛头弯来,已经没有人认识他就是从前的石头了。
  他回到牛头湾已有三天,落店之后,也没有去找故旧恢复彼此淡忘了的记忆,每天只踏着回忆的慢步作着往事回顾。
  但,每天傍晚时分,他则一定绕到山溪旁的一块大石头上,面向着夕阳的余晖,侥首伫立,蹙眉兴叹。
  往事如烟,却又不是烟,每当他伫立在这小山溪边时,他又回到了过去的世界里。
  那时,他只有十岁左右,没了爹,没了娘,跟着一个老好人胡老爹过日子。
  胡老爹也是一个可怜人,身边只有个小孙女胡小玉,胡小玉比石头大了六岁,那时她是十六岁,长得清清秀秀,人见人夸,人见人爱。
  胡小玉和石头好得比亲姊弟都好,打从胡小玉十二三岁时起,石头就跟着胡小玉替人看牛牧羊补助生活。
  生活清苦,其乐融融,石头每一想起那时放牛牧羊的情景,再苦恼的时候,石头也会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。
  忽然,一天,祸从天降,来了一群恶人,抢去了胡小玉,气死了胡老爹,也逼得石头流浪他乡,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才回来。
  石头今天的回来,也就是为了一句话,那是与胡小玉分手的时的一句话:“小玉姊,我一定回来救你!”
  就为了这句话,石头远走他乡,在外面吃尽了苦头,今天终于回来了。
  可是,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三四年,好漫长的十三四年,他虽然回来了,景物依旧,人事全非,这时,他所感受到的只是无尽的惆怅,无尽的空溟。
  天边的夕阳余晖,换上了一轮玉盘。
  石元朗抬起头来,望着天际明月,摇了摇了头,发出一声苦笑,苦笑声中,他忽然笑容一敛,目射核芒,扭头喝道:“什么人?你自己出来吧!”
  好灵敏的听觉,树身后面果然被他叫出来一人,一个年纪比他稍大的本地人。
  石元朗嘴角一掀,就要笑了出来,但他没有笑起来,立时又敛去了笑容。
  这个人石元朗还认得他,他就是常常欺负他的小六子廖世昌。
  小六子是小名,本名叫廖世昌,他那样子,人虽长大了,并不见得有什么长进,他要有长进的话,也就不会暗中跟在人家背后了。
  廖世昌生怕石元朗出手就伤人,人一现就叫道:“别动手,我认出你了,你一定是石头,石头,你难道就不记得我小六子了么?”
  小时候的恩怨,反而是成年后的情怀,石元朗一笑道:“小六哥,你可是还想欺负我?”
  廖世昌含着苦笑道:“不敢!不敢!石头,你可是衣锦还乡的石大爷,我小六子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招惹你了。”
  石元朗哈哈一笑,道:“小六哥,别说笑了,我请你喝一杯去。”
  廖世昌道:“你请我,不如我请你,我酒莱已备,只等你贵客赏光。”
  石元朗一怔,笑道:“小六哥,你原是有心人,我倒不得不叨扰你了?”
  廖世昌道:“请!”
  廖世昌的家就在溪流上游不远处,他家原本不甚富有,现在显得更不如前了。
  屋内掌上了灯,灯光下已摆了一桌酒席。
  哇!酒席可真丰盛。
  石元朗双眉一竖,回头向廖世昌望去,廖世昌不待石元良开口,忙抢着道:“石头,请客的不是我小六子,我小六子也请不起你……”
  石元朗道:“那么请客的人是谁?”
  廖世昌道:“不能说,不能说,你等会自会知道,何必先问,来!来!请坐,我们先拚他三大杯……”说着就抢过去倒酒。
  石元朗站在桌子前面,就是不入座:“鼓不打中响,话不说不明,小六哥,难道你忘了我石头的脾气?”
  廖世昌嘻嘻地笑着:“石头,我当然知道你的脾气,可是……可,是……”
  猛然嘴巴一咧,吁着长气道:“你看谁来了?”
  门口出现了一位美妇人.美妇人望着石元朗,嘴巴直颤,就是说不出话来,但真珠般的泪水却夺眶而出。
  石元朗“啊”了一声:“小玉姊!”他也手足无措了。
  虽说石元朗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场合,可是这时候他却成了幼儿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倒是廖世昌哈哈一笑,给他们缓过一口气来:“小玉姊,你们姊弟相会,好好的谈一谈吧,我小六子告退了。”
  胡小玉叫住小六子:“小六子,你不能走,你帮我陪石头喝酒!”
  石元朗请胡小玉入了座,欠身道:“玉姊,你一向好吧?”
  胡小玉点点着头道:“我很好,看你的样子,这些年来你一定过得很好,也叫我放心了。”
  石元朗笑了一下道:“玉姊,你怎样知道我回来了?”
  胡小玉一指廖世昌道:“还不是他说的,你虽然回来之后不与任何人相认,但小六子却一眼就把你认了出来。”
  廖世昌讪讪地道:“其实认出你来的人还很多,只是大家心里嘀咕着,不敢和你接近。”
  石元朗一怔道:“大家心里嘀咕着,为什么?”
  廖世昌没接腔,却把目光转向胡小玉,石元朗跟着也向胡小玉望去:“玉姊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胡小玉先不回话,却问道:“石头,你可是学会了一身好本事?”
  石元朗道:“小弟运气好,遇见了一位好师父,确是练了一身功夫。”
  胡小玉道:“你这次回来,可是专为杀你姐夫而来?”
  石元朗茫然地道:“姐夫是谁?”
  廖世昌道:“你姐夫就是翁大爷呀,难道你不知道他?”
  石元朗笑了一笑道:“玉姐,你真的嫁了他?”
  胡小玉道:“他一直对我很好,你可不能再怪他了。”
  石元朗这次回来可成了多此一举,苦笑一声:“我没有怪他呀!”可不是,冤家变了亲家,他要在什么,可不成了狗抓耗子。
  石元朗口中不说,但心中可真替小玉姐叹惜,那位翁大爷现在怕已到了六十多岁。
  胡小玉长叹一声道:“你姐夫可被你吓得病在床上起不来了。”
  石元朗皱起双眉道:“玉姐,此话怎讲?”
  胡小玉道:“兄弟,你不是留刀寄柬,三天内将你姐夫全家杀得鸡犬不留?”
  所谓杀得鸡犬不留,当然也包括小玉姐在内,石元朗一震道:“有这等事?”
  胡小玉也听出了不对的地方,一怔道:“难道不是你?”
  石元朗道:“当然不是小弟,小弟此番回来……”
  胡小玉吁了口气,道:“不是你就好……”柳眉一颦,接着是一阵摇头一阵叹息。
  石元朗关切地道:“玉姐,你说有人留刀寄柬,那人可留有什么信物?”
  胡小玉道:“有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那是什么信物?”
  胡小玉道:“就是这个,我本来是想带来还给你,你给我看看,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翻掌手中托着一柄五寸长的黑色钢叉。
  石元朗要过那小钢叉向怀中一插道:“小玉姐,这柄‘鬼王叉’小弟替你留下了,你可以告诉姐夫,你们全家大小没事了。”
  胡小玉大喜过望道:“真的?”
  石元朗道:“江湖中事,自有江湖中的规矩,小弟留下这‘鬼王叉’,发这‘鬼王叉’的人,如果不能从小弟手中将‘鬼王叉’要回去,便永远不能向你们下手。”
  胡小玉道:“兄弟,你是把我们的祸福一肩承担下来了?”
  石元朗道:“玉姐,你放心,小弟有这份能力。”
  胡小玉忧心忡仲的道:“兄弟,早知道不是你,我就不来求你了,姐姐没能好好照顾你,反而给你带来一身麻烦,姐姐我…”
  石元朗一笑截口道:“玉姐,你实在不该这样说,难道小弟不该这样做吗?”
  胡小玉呜咽着道:“兄弟……”
  石元朗又截口道:“玉姐,什么话都不要说了,你这次出来,姐夫一定耽心得很,你还是先回去叫姐夫放心吧。”站起身来,就要送胡小玉回去。
  胡小玉恋恋不舍地道:“兄弟,我们多谈谈……”
  石元朗道:“玉姐,你能否喝酒?”
  胡小玉道:“不能。”
  石元朗一笑道:“小弟的酒瘾可发了,你就让我和小六子喝个痛快吧。”
  当然石元朗的话是一种托词,胡小玉也听得出来,她只有幽幽地走了。
  石元朗没有送她。他知道没有送的必要,翁大爷绝不会让她一个人来,早有人在外面等着她了。
  翁大爷是牛头湾的大爷,当年就是他派人把胡小玉抢去的。
  石元朗和小六子对喝了一阵酒,忽然将酒杯放下道:“小六哥,你说实话,翁大爷对小玉姐是不是真的好?”
  廖世昌讪讪地道:“小玉姐不是自己告诉你了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她没有说真话。”
  廖世昌打着哈哈道:“石头,你别自聪明了。”
  石元朗喝声道:“小六哥,有些事情瞒得一时,瞒不得永久,你看看小玉姊那双手,粗得像两把锉刀,小六哥你说,这是正常的吗?”
  廖世昌苦笑着道:“你既然看出来了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小六哥,一客不烦二主,你就爽爽快快的说了吧。”
  廖世昌老实地道:“我不敢说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其实你不说也脱不了干系,你也不想想,你我在此大吃大喝,你能叫翁大爷不以为你把什么话都告诉了我么?”
  廖世昌一震,大叫一声道:“小玉姐可害死我了。”
  石元朗笑了一笑,道:“其实翁大爷现在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现在是我把他的担子挑起来了,谅他还不敢得罪我与你为难,你说了又怕什么?”
  廖世昌想了一想道:“可是你走了之后,我还不是一样逃不出他的手心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除非是我死,只要我能平平安安的离开,谅他翁大爷也不敢在本乡本土再无法无天的横行霸道。”这句话不但说得重,也表示了石元朗为地方尽一份心力的决心。
  廖世昌沉思了一阵,抬眼望了石元朗道:“石头,你真是变得太多了,面对着你,好不叫我自惭形秽好,不管将来怎样,我告诉你就是。”
  石元朗微微一笑道:“小六子,你向来就不是歪种,我知道你一定会说的。”
  廖世昌笑道:“要给祖宗丢人,也不能丢在本乡本土呀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好啦,言归正传吧。”
  廖世昌道:“石头,你知道翁大爷有多少老婆?”
  石元朗道:“总有四五个吧。”
  廖世昌嗤笑一声,道:“四五个?你也太小看我们翁大爷了,哼,不多不少,到上个月止,共有三十六位之多……”
  话声一顿,看样子是希望石元朗接话,可是石元朗没有接话,廖世昌只有自己往下说道:“翁大爷的老婆可有三六九等之分,上者穿绸着缎,吃鱼吃肉,下者烧锅煮饭打扫清洁,样样都来。”
  石元朗再也忍不住了,问道:“小玉姐算是什么身份?”
  廖世昌道:“小玉姐在翁家算是十三姨太,但等级却列入下下等……”
  石元朗听得勃然大怒道:“哼!老贼可恶!”
  廖世昌道:“翁大爷虽然可恶,真要说来,小玉姐也是自讨苦吃。”
  石元朗双目一瞪道:“小六子,你说话可要有分寸。”
  廖世昌吓得打了一个哆嗦,讪讪地道:“石头,你要发脾气,我就不好再说话了。”
  石元朗悻悻地道:“你说吧。”
  廖世昌话声一低,悄悄的道:“听说小玉姐虽然名份上是十三姨太,可是从没叫翁大爷碰过一下,翁大爷这才一怒之下,把她列入下下等。”
  石元朗听得痴了,半天半天,才在口中喃喃地叫了好几声:“小玉姐,小玉姐,小玉姐啊……”
  廖世昌长叹一声,道:“小玉姐的苦总算没白吃。”
  (要知在我们从前的社会里,有些地方兴讨个童养媳,照顾小丈夫兼帮做家务,胡小玉不是童养媳,是胡老爹的亲生孙女儿,但胡老爹甚是喜欢石头,石头和胡小玉的感情又很好,胡老爹便有心招石头作胡小玉的小丈夫,所以胡小玉才有这死心眼,这种事以现在的看法来看当然说不通,但是在从前倒是顺情顺理的事。)
  石元朗也接着叹了口气,话题一转,道:“小六子,你家里还有什么人?有老婆儿子没有?”
  廖世昌摇头道:“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,自由自在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好,我就住在你这里,以你这里做家,这个请你先收下。”递过去一张五百两银子的银票。
  廖世昌一怔道:“石头,你这是什么意思,可是看示起我小六子吗?”拒不接受。
  石元朗强行塞入廖世昌手中道:“你听我说,我既然答应了小玉姐出面对付‘鬼王叉’,我住在你这里,也就是把你这里当作对付‘鬼王叉’来人的战场,‘鬼王叉’的人不来则已,只要他们一来,你这房子准完,房子完了,事后你总得盖起来,你要没有银子,拿什么盖?别打肿脸充胖子,我知道你,除了身上穿的,大约五两银子都不会有,你就收下罢……”
  廖世昌道:“就算房子完了重盖,也不要这么多银子呀……”
  石元朗道:“有多的,你就讨房媳妇,做个小生意吧。”
  廖世昌感激得说不出来:“石头……石头……”。
  石元朗道:“什么话都不要说,只要你把这银子用得正,你就够朋友了。”
  廖世昌连连点头道:“石头,我一定不会对不起你。”
  石元朗道:“好,你这就到村子里去找个地方落脚,让我一个人来等他们。”
  廖世昌道:“现在他们没有来,我陪你谈谈不好么?”
  石元朗道:“他们一来,你就走不了,你要知道,你留在这里,只有分我的心,碍我的手脚。”
  廖世昌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好吧,我走……”

相关热词搜索:牛头石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 回家探严亲 还将假作真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