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

第一章 宝藏狂热
2020-07-22 07:25:23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龙鹰、荒原舞和博真三人骤闻“大汗宝墓”四字,如耳内响起惊雷,面面相觑时,众沙陀男女亦是你眼望我眼,晓得三人非是来寻宝,且犯了他们的大忌,从他们处套出真话。
  拦路的沙陀女郎首先变脸发难,马刀离鞘,化作数道虚实难测的光影,照头往最接近她的龙鹰劈去,劲道十足,又狠又辣,偏又是那么矫捷悦目。
  龙鹰心不在焉的朝她健美的娇躯疾撞过去,明明是送上去好快点给她劈中的样儿,可是马刀劈下来时,竟劈到空处去,龙鹰已移到她左侧。
  漂亮的沙陀女郎浑体轻颤,马刀不但没法变招,还脱手坠地,原来已给龙鹰探指以迅疾如神的手法,在她左胁下戳了一下。
  众沙陀族男女齐声叱喝,有人拔刀离鞘,有人拿起放在身旁斧、矛等各类武器,如一群被惊扰的野狼般,从坐处跳将起来,朝他们三人扑下来。
  坐于最低层石阶的沙陀汉用的是长矛,抢在其他人之前,运矛直搠。首当其冲的是站在龙鹰左后方的荒原舞,正皱眉思索,看也不看的,意至手到,竟一把抓着矛尖,长矛落入他修长皙白的指掌的一刻,无法再作寸进,使矛者立即难过得想死,还差点收不住势子,将胸膛撞往矛杆对着他的一端。
  龙鹰一个旋身,先与沙陀姑娘背贴着背,然后来到她右侧,等于绕着她健美诱人的身体转了一个圈,伸手搂着她的蛮腰,喝道:“住手!否则宰了她。”
  荒原舞运功一震,矛手立告脸色发白,双手离开矛杆,往后跌退,且收不住势子,一屁股坐回石阶原处,就像从没有起过身、动过手。
  沙陀族男女骇然煞停,不但被龙鹰和荒原舞惊人的手段镇着,还因沙陀女郎落入龙鹰手上,不敢轻举妄动。由于他们正从十多级石阶高低有别的位置扑下来,这么地忽然停止,形成千奇百怪的各种姿势,古怪之极。
  唯一没动过的人是博真,他像是不晓得周围在发生的事,呆瞪前方,眼神空洞,脸上褪尽血色。
  也不见荒原舞提气用劲,抓着的长矛离手弹跳,往唯一坐在石阶、到此刻仍没法站起来的沙陀青年投去。
  荒原舞提醒道:“还你!接着!”
  沙陀青年本能的接着长矛,一脸茫然神色,该是到此刻仍弄不清楚对方是如何击倒自己。
  最健硕魁梧、该是众人领袖的年轻大汉排众落阶,移至最前头的位置,一边还刀鞘内去,踏足平地,双目精光闪闪,盯着龙鹰,沉声道:“放开她!”
  除了龙鹰自己,也不计正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的博真,包括荒原舞在内的所有人都想不到的,龙鹰搂着沙陀姑娘的左手一拉一送,姑娘立即旋转着往她头子移过去,短短五、六步的距离,却使人人不住重复欣赏她曼妙的线条和体型,妙象纷呈,百看不厌,不晓得是龙鹰作怪者,或从远处瞧过来,还以为她忽然兴起,舞蹈娱人。
  头子大汉伸手抓着她两边香肩,关切地道:“津希!”
  沙陀女郎津希全赖他抓着才没软倒地上,脸泛红晕,朝龙鹰望来,道:“他懂妖法。”
  头子大汉亦现出古怪神色,显然查察过津希的经脉,当然全无异状,不似曾受制过,因为龙鹰输入她体内的是小注的魔气,可瞒过一般高手的识别能力,还误以为是正常的脉气。
  龙鹰摊手道:“只是一场误会,大家仍是路遇的朋友,又有所谓‘不打不相识’,皆因我们来此的原因,竟不是你们在此的原因。哈哈哈!”
  紧张之势立告消减。
  龙鹰和荒原舞各露一手,早镇着他们,又肯放津希回去,摆出友善姿态,没有丝毫因占上风而盛气凌人,且作出合理的解释,说不说得通是另一回事,却能予对方体面的下台阶。
  荒原舞心中暗赞,因着对游牧民族的了解,知他们最爱面子,龙鹰处事的手法愈见圆滑灵活。
  津希再次凭自己的力量站稳娇躯。
  众汉的容色全舒缓下来,在头子大汉的手势下,刀子回到鞘内去。
  在隔几间土屋于石台、石阶处或坐或站的十多个回纥人,均朝他们立身处望过来,默默注视。
  头子大汉仍瞪着龙鹰,问道:“尊驾用的是什么手法?”
  荒原舞道:“大家当朋友般坐下闲聊几句,如何?”
  他和龙鹰是同一的想法,希望先弄清楚头子大汉口中的“大汗宝墓”是怎么一回事。看到仍在发呆的博真,便心中不忍。
  头子大汉现出犹豫的神色。
  龙鹰指着自己道:“我叫狄朴。”又指着荒原舞道:“他叫荒舞。”最后介绍仍呆立着的博真,用的是他的真名字,因为说出来也不虞泄露他似真正的身份。
  闻自己的名字,博真如梦初醒,从打击里回过神来。
  他的情况龙鹰和荒原舞是理解和同情的,博真一直在寻宝,还以为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,岂知竟给别人随口说出来,不但动摇了他对宝藏的信心,更感难以向一众兄弟交代。
  头子大汉终于同意,点头道:“我是沙陀族的班蒿,交了你们三个朋友。”
  众汉齐声叫好。
  在塞外,只有强者方受到尊重。
  班蒿沉吟片刻,有点不知从何说起似的,好一会儿后,道:“事情须从秋天说起,忽然间,回纥人的瀚海军谣言满天飞,指突厥人寻找了近百年沙钵略大汗的神秘墓穴,终于出现确凿的线索,就是一张可寻到神秘墓穴的藏宝图,落在一个叫韩颜的人手里。”
  荒原舞皱眉道:“散播谣言者,肯定和韩颜有深仇大恨。”
  他的话是说给坐在他旁的博真听,教他不用这么沮丧。
  津希、班蒿的女人白瑶、班蒿、龙鹰、荒原舞和博真,面河排排坐在土屋最低一层的石阶处,对岸就是大石柱和符太的神庙,两岸衢满铺白雪,长风吹来,不时刮得雪粉飘飞,置身于此不知有多古老的山中之城,别有一番滋味。
  龙鹰心中一动,道:“韩颜肯定在瀚海军是有头有面的人。”
  津希先抛龙鹰一个媚眼儿,娇声道:“朴大哥听过他吗?”
  龙鹰摇头表示没听过。
  班蒿讶道:“韩颜在瀚海军确是人人皆知的名人,因他是回纥境内最大的盐商之一,声誉颇佳,与王族的人很有交情。”
  又不解道:“狄兄怎猜得到呢?”
  龙鹰给他问得差些儿乏词以应,回心一想,方知道冲口而出的一句话,是经过一个复杂思考过程所得出来的结论,但因思想如电光石火般迅疾,连他自己也难以逐一留神,忽然需交代出达致此“果”的众“因”,便要先行在脑袋里整理清楚。沉吟道:“因为韩颜如是无名之辈,说出来也难以起哄;其次是韩颜若是容易对付的人,根本用不着炮制陷害他的谣言。”
  稍顿后续道:“这类有关庞大利益的谣言,能惹起人的贪念。通常会是愈描愈黑,难以澄清。问题在如何使人入信?假设我是韩颜,不但守口如瓶,还会把任何知情者杀之灭口,绝不会让得到藏宝图的消息外泄。”
  班蒿现出佩服的神色,龙鹰的深思充满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,是他永远想不出来的。点头表示同意后,道:“但我至少信了一半,因为谣言里尚有谣言,足以令人信而不疑。”
  龙鹰和荒原舞互换个眼神,都看出对方生出好奇心,感到事情非比寻常,并不如初听到时般简单,而是尚有下文。
  博真亦被刺激得回过神来,现出聆听的神色。
  班蒿思索道:“谣言最有说服力之处,是韩颜的藏宝图,是从某人手上买回来的,此人虽坐拥先辈传下来的藏宝图,但自知没有起出宝藏的能力,又不甘心沾不到大汗宝墓半点的好处,于是去找他认为声誉最佳和最可靠的人,行险一搏。传言里说,此人已行将就木,根本不怕因此掉命,为的是儿孙。他亦留有后着,就是如逾时不回,知情的儿子会将整件事以谣言的方式抖出来,至厉害是直指宝墓所在处,就是在这里西北面的厉鬼城。”
  龙鹰三人明白过来,开始理解为何死城竟变得像墟市般热闹。
 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眼前情景,正是活生生的写照。
  这个与韩颜交易的老家伙,确是人老成精,着儿子点出宝藏所在地,令韩颜纵有起宝的实力,亦难以独享。
  博真首次开腔,道:“韩颜肯定将整件事推得一干二净,对吗?”
  津希探头瞄他一眼,故作神秘地道:“他死了!且是死在往不管城的山道上,与三个家将伏尸路旁的丛林里。”
  三人都说不出话来。因如此一来,立使谣言从空穴来风,化为现实,比任何证据更有力。
  博真忍不住问道:“谣言在几个月前散播开去,为何你们却似刚到这里不久呢?不怕宝藏已给起出来了吗?”
  白瑶代她的男人答道:“那时谁敢轻举妄动?狼军自在沙陀碛西端建成拿达斯要塞,势力从东边延展往西,直达弓月城,廷哈撒名义虽位于颉戛斯、回纥和狼军三国领土交界处,实质则被控制在狼军手上。当风声传入金狼大汗的耳内,他立即派出最精锐的亲卫军团,由小狼汗匐俱率领两千金狼军,进占当时没人敢踏足的廷哈撒,还派人经厉鬼峡往厉鬼城去,找寻大汗宝墓。”
  龙鹰听得要抓头,暗责自己恁地糊涂,竟没想过最着紧宝藏者,正是默啜,绝不容其王族外的人染指,包括其他突厥酋头在内。而不论形势如何变化,亦不会让任何人起出宝藏满载而归的离开。
  如此看来,鸟妖之所以逃到这里来,非纯是避祸般简单,而是连消带打的妙着,陷追杀他的人于险境。
  这批表面看来不知天高地厚的沙陀族初生之犊,说起话来有条理、有纹路,思考清晰,清楚形势,非只是一般仅知好勇斗狠的无知之徒。
  坐在最上方的沙陀小伙子笑道:“全赖突厥人为我们打扫清理,让我们现在住得舒舒服服的。”
  荒原舞朝他瞧去,见他仍是一副乳臭未干的模样,论年纪亦以他看来最年轻,也数他最神气,不由想起达达,心中一痛,问道:“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呢?”
  小伙子傲然道:“我就是人人称为‘小子’的沙扬,叫我小子便成。”
  荒原舞颔首点头。
  班蒿道:“然而机会终于出现,狼军先是不知因何事大举南下,颉戛斯、回纥和铁勒诸部、狼军三方钧在廷哈撒周围集结,金狼大汗还从廷哈撒撤走金狼军,我们收得消息,立即尽快赶来,看可否分得一片腿肉。”
  龙鹰谨慎地问道:“你们沙陀人,不是与狼军一向关系良好吗?”
  言下之意,就是他们怎敢触怒突厥人。
  坐在上一层的另一沙陀青年亚述道:“我们是沙陀族里的‘漠丘部’,是沙陀碛最出色的猎人,从不卖任何人的帐,别人亦不要来管我们。”
  博真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,道:“是谁发现韩颜的尸身呢?”
  沙扬抢着答他,道:“是从突厥人处传出来。”
  博真大讶道:“突厥人怎会泄出如此机密重要的事?”
  班蒿道:“这个就没有人清楚,但韩颜的确一去无踪。”
  接着向龙鹰诚恳地道:“我们可以大伙儿一起结伴寻宝吗?我们要的只是墓内的神兵利器。”
  白瑶撒嗲地道:“我和津希多取几件装饰用的珍宝成吗?”
  班蒿不悦道:“来时不是说好了吗?不可以贪心,否则有命拿亦没命享。”
  龙鹰等终大致弄清楚何故有各路人马齐聚于此的因由。
  博真回复了从容冷静,道:“这么说,现在没人晓得藏宝图落入谁人之手,大家在这里极有可能是白等一场。”
  班蒿道:“如要起出宝藏,现在是千载一时的机会,否则机会一去永不回头。只有趁颉戛斯、回纥和狼军自顾不暇之际,方有可能到厉鬼城去起出宝物,事后又可安全离开。所以不论藏宝图落入何人之手,那人亦要乖乖将藏宝图献出来,让人人有份,何况如此庞大的陵墓,恐怕须动员这里的所有人,还要有适当的工具,方可能办得到。”
  亚述叹道:“来了三天,等足三天,等得卵蛋也差点闷出来,津希又不肯给我乐一下。”
  津希大嗔责骂,其他人齐齐起哄,闹翻了天。
  班蒿大喝一声,镇着本族众兄弟,又恳切的向龙鹰道:“狄大哥可以认真考虑班蒿刚才的建议吗?”
  荒原舞怕龙鹰断然拒绝。问道:“班蒿你仍未弄清楚我们的底细,为何肯信任我们。”
  班蒿微一错愕,然后道:“给你这么一问,我也糊涂了,但我真感到你们是可倚赖的前辈英雄。唉!我的担子很重,真怕他们有闪失,我如何向他们的父母交代?”
  龙鹰心软了,探手过去。
  班蒿大喜握着。
  博真语重心长地道:“你们的心愿或许不会落空。”
  班蒿等听得莫名其妙。只有龙鹰和荒原舞明白他对自己手上藏宝图的信心,至少回复了一大截,皆因眼前的宝藏热潮,处处透出阴谋诡计的味道,内情会比表面的情况远为复杂。
  龙鹰顺口问道:“有见到孤身入城的高手吗?”
  沙扬犹有余悸地道:“狄大哥怎会知道的?我是亲眼瞧着的,那可怕的家伙凭着两把长仅五尺的三戈戟,独战阿尔泰族的凶徒,十多下呼吸间,打伤对方十多人后从容入城,现在不知藏到哪里去了。”
  三人听得面面相觑,心忖难道符太甫入城便大开杀戒。又隐隐感到沙扬说的人非是符太,若是的话,就是身旁的沙陀人一起目睹,且地面丝毫没有打斗过的痕迹。
  难道鸟妖竟功力尽复?

相关热词搜索:龙战在野

下一篇:第二章 怀璧之罪
上一篇:
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