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二章 当头棒喝
2020-11-26 11:08:47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各式表演、娱乐,应有尽有,在左右两边往横贯广场延展开去,花样百出的诸般百戏、幻术、傀儡戏,至乎说书、卖唱,数以百计的分布广场,只余下通往承天门楼的车马道。
  逾万华衣丽服的士子,悉心打扮的妇女,穿着神气新衣的孩童,形成一堆一堆的人群,各适其适,围睹诸般表演,鼓掌喝采。
  花枝招展的少女团,联群结队的小孩们,在人堆里左穿右插,嘻笑玩乐地趁热闹,喧哗震天。
  高力士道:“都是文武百官的眷属们,给安排在这里趁热闹,靠近广场的多所公署,被征用作供应糕点美食,他们虽未能参加国宴,绝不会饿肚皮,很多人认为场会比国宴有趣多了。”
  符太道:“确盛况空前,谁策划安排的?”
  高力士道:“名义上,是由以礼部为首的韦氏子弟主持,事实则为小子和自己人一手包办。功劳韦温领,我们当跑腿。对宫内事务和规矩,韦温身为礼部尚书,竟一窍不通,又不肯虚心问教,只懂骂人,没多少人受得了。”
  大人守规矩,孩童们却无法无天,不时横越车队前方,令车队的速度大幅减慢,到此刻尚未越过广场中线。
  承天门楼挂满彩灯,与广场的灯饰互相辉映,走进广场,如入五光十色的奇异天地,嘻闹、吆喝潮水般涨落着。
  高力士难得有机会吐苦水,数落韦温道:“像皇上提议在国宴前举行一场马球赛,以重现当年高祖皇帝偕‘少帅’寇仲和徐子陵勇克波斯劲旅的盛况,韦温竟然赞好,小子遂不得不说服皇上,将球赛延至第三天举行,以作三天庆典的压轴戏。唉!不切实际至此,今天举办球赛,根本办不到。”
  符太问道:“你第二次提及‘自己人’,究竟是什么娘的自己人?”
  高力士道:“在洛阳之时,得经爷训诲,小子早有成立一个‘自己人’团队之心,好群策群力,人尽其才,于是暗里留神,特别是以前追随胖公公或汤公公者,又或格外因才招忌、备受压制的有能之士,在数千内侍臣里精挑细选。到小子成为大宫监,立即全面调动,不着痕迹地将心里的人选拨归小子直接管辖,组成小子名之为‘自己人’的团队,再加栽培考验。‘路遥知马力’,经过近半年的筛选,挑出四个副宫监作为左右手,此四人在人品和忠诚上绝无问题。当然,他们忠心的对象,是皇上和小子。经爷明鉴。”
  符太心忖,异日若“长远之计”成功,李隆基登上帝座,水涨船高下,这批追随高力士的太监团队,肯定人人得道,令内侍臣在宫内宫外的影响力倍增。
  高力士续道:“稍后小子逐一为经爷引见,现时在兴庆宫办事的侍臣,全换上了小子的自己人,好方便临淄王和经爷。”
  说话间,车队骏进承天门楼的深长门道。
  符太点头道:“你这小子年纪、经验虽差上胖公公一大截,然老谋深算处,可直追他老人家。”
  高力士坦诚的道:“小子非谦让,撒种的是汤公公,小子只是他指定的收成人。没有汤公公,以小子的人微言轻,绝难得到这么多人拥戴支持。”
  车队驶出门楼。
  一看下更是乖乖不得了。
  太极宫耸峙前方,因地势高低的关系,最高殿宇之衔,虽已被大明宫的含元殿取代,仍无损其壮观宏伟的首席地位,气势磅礴,气象万千。
  尤添太极宫威势的,是主入口太极门之前尚有成其二重门的嘉德门,左右又有纳义门和归仁门。
  如嘉德门、纳义门和归仁门三门紧闭,将形成封闭的空间,想闯太极宫吗?须攻下通往太极宫的嘉德门,然尚有更坚固强大的太极门。如从皇城攻来,便须过三关,依次攻克承天、嘉德和太极三重门楼,想想已知其难度之高。
  右边的归仁门,通往弘文馆、门下省、史馆、藏库和东宫的通训门等次一级的宫城重地。以防御论,太极宫远过大明宫。
  此时三门之内的广阔空间,成了车马场,赴宴的均须在此下车,徒步走往太极宫去。
  马车仍未停定的当儿,一队二十多人的骑士,穿归仁门驰来,怒马鲜衣,领头者赫然是当今大唐太子李重俊,紧随其后者亦着皇族人员的服饰,年纪与李重俊相若,其他该为亲随的身份。
  符太落足眼力,看可否沙里淘金的寻出“夺帅”参师襌的影踪,结果是失望了。
  符太看到李重俊之时,李重俊的目光亦落在他的车队处,不知他凭何猜到载的是“丑神医”,显然立即辨认出来,马不停蹄的朝符太的马车直驰而至。
  高力士凑到符太耳边道:“跟在他左后侧的,是左金吾卫大将军成王李千里之子,天水王李禧,后右侧是宰相魏元忠之子魏升。成王李千里目前是皇族里军阶最高的人,支持李重俊不遗余力。”
  符太问道:“紧跟后方的两个骑士为谁?”
  高力士如数家珍的道:“一名独孤祎之,另一人沙咤忠义,乃禁军里武技强横之辈,由李多祚派来做太子的近卫,提供保护。”
  符太哂道:“难怪这小子忘掉老子。”
  既得皇族全力支持,其中且包括对李显有影响力的长公主太平和相王李旦,宫内又有李多祚与他互相呼应,加上连魏元忠也似倾向他的一方,一向鲁莽虚浮的李重俊,为此意气风发,必然事也。
  不过,李重俊如此示威似的来赴国宴,他不怕招忌,可是像李多祚、魏元忠等老成持重者,怎都该提醒他。然而看目下情况,李重俊似肆无忌惮,令人百思难解。李重俊有何可恃?
  以武三思的卑劣狠辣、韦后的霸道专横、宗楚客的老奸巨猾,绝不容李重俊坐大。
  车停。
  李重俊及时赶至,甩镫下马,其他人随之。
  在小贤拉开车门前,李重俊先一步赶来,拉开车门。
  太子纡尊降贵,为符太干侍臣做的事,高力士忙避往一旁,让符太下车。
  符太大模厮样的步下车门,冷哼道:“鄙人好像已经年未见过太子了。”
  径自朝嘉德门举步。
  李重俊追随在侧,变了他的随从,不但不以为忤,还陪笑道:“重俊不过不敢骚扰你老人家吧!”
  其他人不敢追太贴近,坠后三、四步,跟在后面。
  正步往嘉德门的官员宾客,见来的是太子,纷纷让道,令他们的一组人,非常瞩目。
  符太摇头叹道:“你这家伙,又有事求我,对吗?”
  被骂仍甘之如饴,可见李重俊虽然气焰大了,仍不敢忘本,又或真的有求于丑神医。
  李重俊陪笑道:“三天庆典期满后,重俊必到兴庆宫,向太医大人请罪。”符太也想警告他两句,尽尽人事,骂道:“这两天你很忙?”
  李重俊道:“皆因须准备后天的马球赛,今趟可不是重俊惹来的,而是安乐公主主动挑战。哼!最重要是武延秀那贼子肯下场。”
  符太道:“你是本性难移,为求一时之快,罔顾小不忍,乱大谋的道理。想也勿想,知道吗?”
  李重俊沉吟不语。
  符太光火道:“你听到了吗?”
  李重俊一震醒来般,不迭点头,道:“明白哩!太医教训得好。”
  不知如何,李重俊的听教听话,反令符太心里生出寒意。
  众人走进太极门楼去。
  龙鹰掩卷嗟叹。
  现在当然清楚,能令李重俊小忍的“大谋”是什么。
  不过,不论李重俊以前有何想法,亦要因河曲大捷而让道,此时的西京,上下一心,军民对朝廷和唐室的支持度,大幅攀升,万事倶宜,惟独造反叛变,口号叫得多么响亮仍不起作用。
  朝这方向去看,加上事后聪明,廷变的时机,并未成熟。
  李重俊鲁莽粗疏,急于求成,可是,李多祚和魏元忠却绝非这样的人,而没有他们的支持,特别是手握西京三分之一兵权,在军方里德高望重的李多祚,李重俊压根儿没掀起波澜的能力,故而其中定有龙鹰尚未晓得的变化。
  符太与李重俊并肩而行,走出嘉德门。
  此时高小子不见影踪,不知溜到哪里去了。
  两座高达八丈的鞭炮、烟花塔,若如左右门神,竖立在太极门外。
  符太鼻子一动,道:“很香!”
  李重俊答道:“自今天酉时开始,于宫城中央、两仪殿前的广场燃烧檀香,将烧足一二天三夜,如风势对的话,宫外亦可嗅得到。”
  符太道:“岂非须大量檀香?”
  李重俊答道:“据闻是二百车之数。”
  符太为之咋舌,竟以车计。
  把守太极宫的卫士换上飞骑御卫,宇文破那小子今晚有得忙了。
  李重俊压低声音道:“我心里很恨!”
  他显然视丑神医为可以、甚或唯一可透露心事的人,骤然相遇,又值举城祝捷的时刻,一时感触,吐露心声。
  斯人独憔悴。
  宫廷愈是兴高采烈,李显和恶妻愈是欢腾,李重俊愈有被拒之于外的深刻情绪,似大唐朝的荣辱,概与他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没丝毫关系。
  可以想象,韦后会将战胜的情况,与长宁、安乐等分享,而李显则碍于韦后,对李重俊父不父,全无骨肉亲情,视他如无物。若非国宴不可以没有太子,李重俊能否参加国宴,殆属疑问。如此般地当太子,与李显的关系,竟及不上旁人,李重俊心存怨恨,乃必然也。
  符太所不晓得的,还不知有多少。韦后、安乐的明抑暗压,在各方面的欺侮、打击、排挤,若要李重俊学符太般书之于录,怕可写满十多厚册。
  想是这么想,符太却没法生出感同身受的共鸣,约束声音来个当头棒喝,道:“有何好恨?你奶奶的!起码你出生时,有人嘘寒问暖,照顾周到,三餐无缺。你知否现时处身的,乃天下间最凶险的宫廷,最困厄的位置。千万勿存侥幸的妄念。告诉你!只要你死不去,你便赢了,否则就什么都要赔出去。你奶奶的!每个人均有其处境,如何在这个处境做至最好,各师各法,乃技之所在。怨老天爷不公平,是弱者的行为。”
  李重俊给他骂得一阵抖颤,如梦初醒的点头,似想到以前没想过的事,沉吟不语。
  两人走出太极门楼。
  宽敞至可容数千人的殿前广场,前方是气象万千、巍然矗立的主殿,左右殿墙中开左延明门和右延明门,与太极门形成“品”字形。
  左右靠墙的位置,各排列着十二个高及人身的火炬台,二十四把火焰熊熊烈烧,吞吐不定,照得太极广场明如白昼。
  若火炬还不够光亮,主殿的长台阶下,搭起两座高达四丈的彩灯塔,为明亮的广场增添色光。
  持戟卫士排在登殿的长石阶两边,令灯火通明的太极殿气势更为磅礴肃森。
  广场虽大,此刻却人头涌涌,除尚未驾到的李显夫妇外,公候贵族、王公大臣、文官武将,济济一堂,人人神情兴奋,各自成小群大群,谈得兴致飞扬,令人感受到胜利带来的喜悦,却似没人有兴趣到太极殿内去。
  由于参加国宴者,几尽为男性,有资格的仕女,屈指可数,因而虽杂在男子堆里,分外瞩目。
  符太一眼扫过去,立即将太平、诸位公主、闵玄清等辨认出来,同时暗暗心惊,因她们的目光无一不被吸引过来,看的非贵为太子的李重俊,而是落在他的“丑神医”身上。
  李重俊的随人,除天水王李禧和魏元忠之子魏升外,全留在太极门楼之外。李重俊的从人,没踏入太极宫范围的许可。宫内禁戒之严,可见一斑。
  符太目光投去。
  招手者相王李旦,李隆基立在他旁,含笑瞧着。
  李旦所在的一群人,达二十人之众,包括长公主太平,其他人有几个面熟,大部分不认识。物以类聚,这群人理该为皇族的核心支持者,与皇后、公主及其外戚打对台。出奇地,见不到表面属太平阵营的河间王杨清仁。
  符太轻拍李重俊肩头,着他自行过去。
  李重俊刚给他重重教训,岂敢有违,更不敢勉强他,领着李禧、魏升两人走过去。后两者经过符太身旁,方找到向他打招呼问好的机会。
  剩下符太孤身一人,才发觉过去虽然大受欢迎,却没一个可谈得来、打发呆等时间的聊友。去和安乐聊天,等于自投罗网,对武三思、宗楚客等,他不屑一顾。
  娇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温柔的道:“太医大人立在门道中央,不怕阻挡通路?”
  符太回头一望,上官婉儿窈窕修长的倩影映入眼帘,难怪刚才没在人丛里发现她,原来比他还迟。
  在符太认识的女性里,没另一个美人儿长得比她高,闵玄清亦比她矮寸许,非常易认。
  上官婉儿往左走,沿殿墙而行。
  符太识相的跟在她身侧,远离人群。
  上官婉儿向他嫣然一笑,道:“大人满意吗?”
  符太愕然。
  有何满意或不满意的?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三章 四个不可
上一篇:
第一章 祝捷国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