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一章 前尘往事
2020-12-09 13:02:39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龙鹰终见着李隆基,只不过说不到十句话,相王又使人召了他去。
  李隆基保证尽快回来后,龙鹰独自一人在屋内等待,此时有侍臣捧来晚膳,不至饿着肚子,膳后闲着无聊玩起“魔道纠缠”的新发现,愈玩愈入味,愈得心应手。
  “魔道纠缠”之所以有别“小三合”,是只运分量可控的小注“至阴无极”,已可触发“小三合”的效应,且是发作在对手的经脉内,威力如何,须试过才知,当然也是一种损耗,但该远比不上必须全力施为,毫无保留的“小三合”严重。
  到给李隆基惊醒时,回复正常意识,不由吓了一跳。我的娘!原本热闹的掖庭宫竟到夜阑人静之时。
  龙鹰骇然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”
  一脸歉意的李隆基道:“没想过一去便难以脱身,现在是二更时份,范爷今晚在这里过夜如何?太晚哩!”
  龙鹰心忖陌生地方怎及花落小筑睡惯床铺好,正要拒绝,李隆基道:“皇上明天早朝后要见你,皇上似有点心事。”
  龙鹰终于答应。
  李隆基道:“我会遣两个年轻宫娥来伺候范爷沐浴就寝。”
  龙鹰道:“万万不可,我爱独自一个人。”
  又问道:“事情进展如何?”
  李隆基兴奋的道:“今晚为起草第一份国策书,大概没得睡觉。故此我现在策略是有空便睡,可睡多久睡多久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你和姚崇的关系怎么样?”
  李隆基道:“可以‘酒逢知己三杯少’来形容。”
  接着沉吟片刻,沉声道:“我有个很奇怪的感觉,姚崇不住的考较我,秤我斤两。”
  龙鹰大奇道:“此事确非常奇怪,教人没法想得通,他理该是初次认识你。”
  李隆基头痛的道:“我的脑袋很难想国策书以外的其他事。唉!我必须去工作哩,明天见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龙鹰一觉醒来,天已大白。
  心想自己真幸福,别人去赶早朝,他却可以抱着被子,在榻子上享受不愿起床的动人感觉。
  吃早点时,高力士到。
  高力士道:“临淄王愈来愈显出真命天子之威,言谈间不怒而威,举手投足均具慑人魅力。真奇怪,以前他并不是这个样子。”
  龙鹰道:“这叫一到运来便化龙,现在他的脑子装满大唐的未来,有诸内自然形于外。”
  高力士佩服道:“范爷厉害,连这类本虚无缥缈的事,竟可说出一番教人信服的道理来。”
  龙鹰道:“珠镜殿情况如何?”
  高力士道:“娘娘盛怒难下,人人受苦,动辄得咎也。不过有一事颇为异常。昨天午后娘娘硬闯皇上寝宫,逗留约小半个时辰,由于所有人均被她逐离,故没人晓得发生过什么事。只知离时娘娘铁青着脸,返珠镜后还掌掴了几个可怜的宫娥侍臣。然而,宗楚客来访,与娘娘密探近一个时辰,娘娘便安静下来,对下人还和颜悦色的,几乎变成另一个人。”
  龙鹰道:“宗楚客向她展示了美好的未来。”
  高力士苦笑道:“那就是我们的噩梦。”
  龙鹰道:“如我先前所言,一天老田未归,就无法对皇上下手,在那之前九卜女将消失个无影无踪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有范爷为我们作主,小子可晚晚安眠。”
  龙鹰笑道:“你尚有睡觉的时间吗?临淄王昨夜捱了个通宵达旦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这是有能者为之,无能者睡大觉。”
  龙鹰道:“我肯定是无能者,昨夜不知睡得多么好。”
  两人同时大笑。
  龙鹰问道:“皇上因何要见我?”
  高力士道:“昨天见过娘娘后,皇上沉默得怕人,他一向随和,少有这般满怀心事似的。或许他需要范爷另一锦囊妙计。”
  龙鹰苦笑道:“何来这么多锦囊妙计,皇上有否透露和娘娘说过什么?”
  高力士道:“没人敢问他。”
  龙鹰心忖这个当然,谁会问当今天子。
  高力士道:“皇上只向我说一句话,就是要见你。”
  龙鹰叹道:“想不承认自己是皇上的另一个武三思也不成。”
  高力士恳求道:“请范爷告诉小子,皇上究竟和娘娘说过什么?”
  龙鹰皱眉道:“皇上不一定告诉我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定与娘娘有关。”
  龙鹰起立道:“想晓得吗?立即起程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马车驶出掖庭宫。
  龙鹰和高力士在车厢内继续交谈。
  高力士问道:“有可能罢免宗楚客吗?”
  龙鹰道:“须在作好一切部署之后,现时对方占据压倒性的优势,我们表面上似有右羽林军和飞骑御卫在手,却为假象,一旦有事,本身先四分五裂,还如何打硬仗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部署须多久?”
  龙鹰道:“没一年半载怎成?现在只希望能延至安乐大婚之时。我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  又叹道:“台勒虚云不会容我们罢免宗楚客,等于去除了乱源,对他们来说,大唐皇朝愈乱愈好。”
  接着道:“宗楚客亦不容我们罢免他,此刻他是全力备战,作好一切全力应付最坏情况出现的准备。故此,罢免宗楚客一时绝对碰不得。将我们得来不易的大好形势于夕旦见断送。譬若打仗,取得战果后不是还进击,而是巩固战果,把优势不住扩大。”
  想起九野望龙鹰心生寒意,老宗老田手下卧虎藏龙,惯于征战的强手不知有多少,城卫方面该安排了很多他们的人,一旦发动,只要能赚开皇城、皇宫、禁苑各大门禁,长驱直入,本身情况并不明朗的右羽林军和飞骑御卫如何招架。
  故此迫虎跳墙,等同自尽。
  高力士颓然道:“明白哩!”
  李显道:“将重俊枭首以祭武大相是娘娘下的命令,不到朕干涉,却由朕背负恶名。”
  龙鹰大感错愕,原来竟误会了李显,亦没想过李显对此耿耿于怀,至今难以释然。同时可见韦后此毒妇的睚眦必报,连李重俊的尸首也不放过。
  当时恶后权相该有杀相王之心,遂把相王软禁起来。不过任他们以天作胆,仍不敢公然下令处决相王,而是以卑鄙手段制造出畏罪自尽的假局。仿洞玄子故智,由九卜女以销魂术迷相王心智,只是给龙鹰及时破解了。
  李显的懦弱无能,昏庸,好逸恶劳,造就了恶后权臣的夺位野心,宗楚客不用说,活脱脱就是另一个吕不韦,实力以他最雄厚,高手如云,人才众多,其以田上渊控制北方江湖之策,更是高瞻远瞩,深谋远虑。
  武三思见猎心喜,否则李重润等何用横死?不过迁都长安后,韦后在宗楚客支持下,大批起用外戚,令武三思感到危机,晓得须好好保住李显,而李显则成为他唯一的救命草。
  归根究底,祸源正是贪得无厌,渴望成为第二个女帝的韦后,为求目的,泯灭了人性,更休说什么夫妻之情。
  李显问答:“重俊是给他们迫得走投无路,不得不起兵作反,是吗?”
  龙鹰心忖李显竟忽然变得这般精明,讶道:“皇上是从何而得知?”
  李显叹道:“皇弟和皇妹都是这么说,还趁机杀他们,只是失败了”。
  龙鹰心想这下可好看了,李显的醒觉是全方位的,与以前的模模糊糊截然不同,会带来什么后果?
  难怪自己指出杀武三思者为田上渊,李显没半点怀疑,因是巩固他已有的想法。
  事实上,韦宗集团的夺权之计是成功的,只是千算万算,仍算不到有台勒虚云和他龙鹰在暗里算计他们,总是功亏一篑,此毫厘之差,种下了韦宗集团的败因。
  李显现出个沉痛的表情,道:“昨天大朝回来,朕心力交瘁,返寝宫休息。尚未醒来,娘娘来了。一如既往般大吵大闹,令朕想起神龙之变前的情况。当时娘娘骗朕只是为诛二张,没说过和母皇作对。若朕晓得最后演变为此,朕决不答应。”
  龙鹰暗叹,说到底,李显就是熬不过恶妻。接着的可想而知,李显压根不晓得下面的人所进行的事,他只是人人买不得傀儡。若不是龙鹰及时赶至,逆转局势,天才晓得最后是怎样的一番情况。
  女帝的和平禅让,大致上保持了各方势力的平衡,过渡往新朝。
  李显陷进昨天韦后硬闯寝宫的回忆里,垂首喃喃道:朕问娘娘,问她说够了吗?
  这句话,龙鹰几乎没法想象。是因李显向韦后说出来,可猜到韦后当时的错愕,不相信李显敢这般和她说话。
  李显平静的道:“她静了下来!”
  目光投往龙鹰,神采重现,一字一字的缓缓道:“朕对娘娘说,这是朕对她最后一次的好言相劝。如她从此安分守己,朕保证她享尽荣华富贵,否则休怪朕对她无情。接着令她返珠镜殿去好好自省,没朕召唤,在不准到麟德殿来。”
  龙鹰整片头皮在发着麻。
  李显等若和韦后正式决裂,亦等于将权力从韦后手上多回来,由此刻开始,除非韦后肯安分守己,但那是绝不可能的。韦后剩下的只有一条路,就是下手害死李显。
  李显沉声道:“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还想撑下去,被朕大声喝止,还要力士进来送她走。”
  接着长长嘘了一口气,满足的道:“说过这番话,朕的心舒服了。”
  龙鹰说不出话来。
  高力士恭候御书房门外。
  他先指示侍臣,宫娥入宫伺候李显,然后与龙鹰沿游廊走。
  高力士苦笑道:“小子虽然非常想听,时间却不容许,长公主和相王等着和范爷说话。”
  龙鹰失声道:“什么?”
  高力士道:“他们来谒见皇上,等了好一阵子。遂改为先见你,后见皇上。范爷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  李显能否坚持下去,成为新政成败的因素。凡可获知这方面的情况,李旦和太平决不放过。
  龙鹰大感头痛,哪些可告诉他们,哪些不可以,拿捏上非常困难。
  问道:“我在御书房逗留了多久?”
  高力士答道:“足有大半个时辰,皇上久未试过和任何人谈这么久。”
  又道:“请范爷这边走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二章
上一篇:
卷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