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一章 紧急报吿
2020-11-26 11:41:08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此乃魔种、道心之别,前者比后者至少高上一个层次,也因而两者仍未到同流合运的至境。
  台勒虚云现身因如赌坊后院门对街商铺二楼平台处,此铺乃下铺上居的格局,平台宽敞,放置一张小圆桌和三张太师椅,台勒虚云面街坐着,跷起二郎腿,头戴帽,拉低至盖过眉毛,与没点灯火平台的暗黑融浑为一,难怪龙鹰一时看漏了眼。
  下层的铺子是间押店,以押店言之属中等规模,门面普通,不惹人注目。
  难道这就是台勒虚云宿处?
  整件事令龙鹰对魔种有进一步的了解,魔种非是无所不晓,便像自己般,也可以误入险地,不过却的确比自己平常的道心神通广大,于进入台勒虚云的视野内前,悬崖勒马,把主事权交回他手里,而当时他仍懵然不知,差些儿铸成恨事,让台勒虚云知道他怀有异心。
  同一时间,他不单晓得即使无瑕是到因如坊来,找的也不是台勒虚云,而他除非掌握到无瑕是到坊内后院哪幢楼房去,否则今夜的窃听行动,将以失败告终。
  台勒虚云宿处的押店,下有秘道,连接赌坊后院。
  自古以来,举凡皇宫或权贵之家,设有可供逃生的秘道,属常规而非例外。不能飞天,便要遁地。
  大唐开国前,鲁妙子为杨素设计建造的“杨公宝库”,连接着可通往皇宫的隧道网,库内藏有武器物资,足供绝地反击之用。不过由于坐上帝位的是有份参与的杨广,宝库因而没派上用场,然得“杨公宝库”,可得天下的传言,流传开去。
  针对地库、地道的问题,太宗李世民即位后,明令长安城不准挖地,休说地道,可是台勒虚云一方怎会理会。
  押店正是赌坊秘道的出入口。
  此铺所在位置,为北里北缘最后一排店铺,后面是漕渠由西转北的河段,过另一里坊崇仁与龙首渠交汇,水陆都那么方便。若因如赌坊被围,坊内的人可轻轻松松的从地道开溜,对香霸乃攸关其小命的事。
  押店的出入口,亦提供了秘密进出赌坊的方便。像今晚,如无瑕要到赌坊内,可神不知、鬼不觉的经由秘道入坊,不知情的龙鹰,等也是白等。
  计算时间,如无瑕真的到了这里来,现该在后院内,龙鹰错失时机。一个无瑕,已令他生出极大顾忌,不敢进去逐屋搜寻,犯不着冒此风险。
  暗叹一口气,悄悄离开,找宋言志去。
  龙鹰来到无瑕香居,落在天井。
  刚才依弓谋指示,到离赌坊崇仁里龙首渠北岸的民宅夜访宋言志,却扑了个空,宅内仆人均已安眠,宋言志的卧室、书斋,前者被铺折迭整齐,且有洗洁气味,后者显然没伏案办公的情况,该是宋言志已远行,令他们缘悭一面。
  事实如何?须找弓谋了解。
  离开时,早过三更,然来个夜访独孤美女,正其时也,可惜非不愿,是不能。他还有必须在天明前弄妥的事。
  若无瑕尚未回来,他仍有时间找独孤倩然。
  究竟他希望见到无瑕,抑或情愿无瑕不在家?他自己亦弄不清楚。
  今趟重返西京,情绪的波动比以往大,易喜易悲。如今夜般,窃听无瑕和与宋言志碰头,连续两个任务都无功而还,立即将他的情绪推往谷底,这是以前不会发生的事。看来该与无瑕有关,她像端木菱般,可以影响无影无形的魔种,直指其心。着地的一刻,他感应到无瑕。
  计算时间,她没和台勒虚云说话,否则不可能安坐厅堂里。
  龙鹰从后门进入前厅,嗅到无瑕浴后的香气,进一步坚定他的想法。
  另一想法来了。
  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颇多,无瑕为何不向台勒虚云报告,至少该告诉他有关田上渊长街刺杀行动的失败。以无瑕之能,不可能察觉不到内藏刺客那辆马车的异况。
  他想到的一个可能性,是无瑕早前非是到赌坊去,而是往会柔夫人。看来符小子即晚与柔夫人共度良宵的心愿如他今夜的行动般,落空了。
  无瑕坐在靠窗的一组几椅,月儿透窗而入,在没燃灯的暗黑厅堂,以朦朦黄光勾勒出她优美的形态,秀发金光烁烁。
  龙鹰仿如回到家里,坐入隔几的椅子,吁一口气,道:“马车内的高手,是何方神圣?”
  无瑕微嗔道:“你累人家泄露行藏,还如何去跟踪?”
  龙鹰朝她瞧去,没好气道:“这叫‘恶人先告状’,勿跟得那么贴近,范某人什么场面未遇过?这方面,大姊比任何人清楚。”
  无瑕受责似的轻垂螓首,道:“人家关心范爷嘛!”
  龙鹰说不出话来。
  无瑕柔声道:“范当家夤夜来访,当是来告诉人家与宗楚客会面的情况。”
  龙鹰耸肩道:“来找大姊陪睡觉不可以?”
  无瑕欣然道:“好呵!奴家立即伺候范当家梳洗宽衣,上床就寝。”
  龙鹰泄了气的苦笑道:“你怎知小弟是唬你的?不过有些事不可以开玩笑,说不定弄假成真。”
  无瑕悠然道:“无瑕根本不怕和范爷上榻子,是范爷自己怕而已。有说错吗?”
  龙鹰恨得牙痒痒地道:“勿和小弟玩火。”
  无瑕岔开去,道:“既不是来睡觉,所为何事?”
  龙鹰知今天在渠滨,没亲她嘴兼大摸几把,被她掌握到自己对她忌惮,趁机看风使里,改为进一步探察虚实。他奶奶的!始终斗她不过。往往看似占得上风,却是下一个劣势的开始。
  不过!情趣就在这里,使他屡败屡斗,乐而不厌。今夜来找无瑕,正是斗争的延续,揭开新的篇章。
  龙鹰大吐苦水,道:“宗楚客那头老狐狸,逼我明晚在福聚楼喝他为我和老田摆的和头酒。苦况尚不止此,和头酒后,他还要我到大相府见他,肯定是怕我阳奉阴违,不肯奉行谈妥的事。”
  无瑕秀眸闪亮,想到什么似的。
  龙鹰心忖美人儿你还不中计。
  此招厉害处,是任无瑕智比天高,仍不可能测到是计,且铁定落入圈套,原因是不晓得龙鹰意外掌握到,她有可进出新大相府的水下秘道。
  秘道一回事,能否探听到消息另一回事,故此,无瑕晓得“范轻舟”到新大相府与宗楚客密话,实属机会难逢,且一举两得,既可弄清楚宗楚客的策略,又可进一步掌握范轻舟的立场,岂肯错过。
  此正为龙鹰夜访的目的。
  无瑕若无其事地问道:“宗楚客凭什么说服范当家与田上渊讲和?”
  龙鹰坦言道:“他答应我,一天北帮仍在,陆石夫扬州总管之位,巍然不动。”无瑕点头道:“这是很大的让步。”
  往他望来,道:“范当家言下之意,宗楚客决定放弃田上渊。对吧!”龙鹰道:“大姊欲问的,是小弟又凭何说动宗楚客。”
  无瑕“噗哧”娇笑,白他一眼,道:“范当家多疑哩!若到今天,宗楚客仍未看透田上渊的野性难驯,就勿要出来混。”
  又瞄他一眼,道:“比起上来,范爷当然比较老实可靠。”
  龙鹰心内一阵不舒服,无瑕话里有骨,说的似欣赏赞美,其实点出了他一个大漏洞,就是他始终如一的态度。对“龙鹰”如是,对竹花帮、宽玉亦如是。
  从这个方向作出判断,“范轻舟”与大江联从敌对化为伙伴,实耐人寻味,怎知非是像对以前的武三思,现在的宗楚客般,乃权宜之计。
  幸好,明晚无瑕的疑惑,将有“水落石出”的机会。
  正因如此,无瑕现在没兴致听他的一家之言。
  龙鹰趁机告退,无瑕并未挽留,不然便须陪睡。
  回到花落小筑,再撑不住,连靴子倒往榻子,不省人事。给足音惊醒过来时,天色大白。坐起来,一把接着符太掷来的“报告书”。
  虽薄薄的十多页,然钉装工整。
  龙鹰爱不忍释的把玩着,笑道:“小敏儿为你钉装的,对吧!”
  符太神情轻松地在靠窗的几子坐下,不置可否的道:“给你这家伙累得老子没觉好睡的。”
  龙鹰道:“小敏儿有一对巧手。”
  符太喝道:“快读。”
  龙鹰给他喝得在半睡的状态清醒过来,记起自己是他这场情战的军师,而看符太如此着紧,挑灯夜写报告,显然极重成败,忙道:“读!读!立即读!不过,先洗个脸才读,请太少赐准!”
  符太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  龙鹰坐言起行,符太随他下楼,道:“我们真命天子的事,有点眉目哩!”
  龙鹰喜道:“这么快!”
  符太忍着笑道:“是名副其实的皇帝不急,急煞太监。他奶奶的!李旦解禁之日,原来高小子已着手做工夫。”
  龙鹰进入澡房,取水梳洗,见一旁放着折迭整齐的香洁衣物,讶道:“谁这般的伺候周到?”
  符太在一旁的小凳子坐下,伸个懒腰,道:“除小敏儿外,尚有何人?她使人来收集你的脏衣,拿去洗濯,然后送回来,更着老子监督。你奶奶的!记紧换上。”龙鹰道:“知道哩!勿瞧着小弟洗澡。”
  接着将整个头浸入注满清水的桶子里。
  符太失笑道:“这叫洗澡?”
  龙鹰心里涌起生活的温暖感觉,把头拔出来,任由冰冷的水从发、脸泻回桶子内,道:“我们的高大如何首着先鞭?”
  符太道:“对这类宫廷内的事,高小子有他的一手,竟是向那毒婆娘下工夫,待她稍下气后,建议她藉此事与皇上修补关系。”
  龙鹰仰头,任由水滴从头泻落颈里衣上,道:“那婆娘怎下得这口气?像她那般唯我独尊,又一向霸道惯了的人,只会认为错的是别人,非她的问题。”
  符太道:“凭的是一句话。”
  龙鹰讶道:“什么话可打动她?”
  符太道:“顺水人情。”
  龙鹰明白过来。
  此为一家便宜两家着。李显既解除皇弟的软禁,没人敢反对下,等于脱罪,如此李旦五个儿子重返西京一事,已成定局,在于早或迟。
  韦后或宗楚客的立场,愈可将皇族人员拒之于外,愈为有利,可是,亦等若与李旦、太平等皇族成员对着干,还把李显推往他们的一方,加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之位落入也是“皇族”的杨清仁手里,际此韦宗集团阵脚未稳之时,嫌隙扩大,对之有害无利。
  韦后狠毒有余,智计不足,遇上这类事情,当找老宗来出主意。
  于老宗而言,谋一域者,须先谋全局,如在时机未成熟下,与因杨清仁进占要职而实力骤增的太平起冲突,将得不偿失,即使他随时准备来另一次廷变,亦须缓和与李显等皇族绷紧的气氛,权衡轻重下,惟有在李旦五子一事上,放一马。
  符太淡淡道:“高小子高明处,在乎深悉那婆娘的性情,晓得她绝不会告诉老宗,此为高小子的提议,而当作是她的主意和功劳。换过我们,想十辈子都想不到解铃者可以是那婆娘。”
  龙鹰赞道:“高小子对宫廷之事愈来愈驾轻就熟,也想到娘娘定去找老宗商量。”
  符太沉吟道:“此事若成,代表老宗仍未察觉到我们真命天子的存在,于我们大大有利。故高小子有意无意间,为我们向韦、宗来个投石问路。”
  龙鹰同意道:“如果高大确拿此事作试金石,那高大的心计与胖公公差不了多少。”
  又不解道:“听你的语气,似是老宗理该对我们的真命天子生出警觉。”
  符太没好气道:“竟还没读完老子的《西京下篇》?”
  龙鹰认栽道:“今天读,不用我到大明宫便成。”
  符太骂道:“事有缓急,你不看老子的紧急报告,如何为我拿主意?”
  龙鹰取巾抹头,哈哈笑道:“终明白我这个军师的作用,乃情场战场上不可或缺。放心!这么十多页的‘奏告’,小弟边医肚边读,保证一个早膳的工夫可以啃完,然后想出送柔美人到你榻子上去的大计。”
  又问道:“下一个约会,定于何时?”
  符太神气的道:“打铁趁热,当然不等一年半载。”
  龙鹰盯着他看好半晌,道:“太少昨夜似大有斩获。”
  符太斩钉截铁的道:“勿问!自己读!”
  龙鹰拿他没法,亦急于知道他和柔夫人昨夜发生过什么事,匆匆换衣后,偕他到厅子坐下。
  桌上摆着小敏儿为他们准备的美食,份量足供三、四个人吃饱。
  龙鹰嚷道:“我的娘!这么多!”
  符太道:“还有御前剑士,这家伙随时到。”
  又催道:“快读!”
  龙鹰将急奏置桌面,另一手取馒头,瞧着符太道:“太少很着紧。”
  符太坦然道:“本来不大着紧,可是!他奶奶的!这女人太有味道了,原已日渐淡褪的印象,忽然变得火红起来。”
  龙鹰道:“这叫旧情复炽。可以这么说,你们是最不可能的一对,竟又是那样的天作之合。信老子吧!不论本军师出的主意如何糟糕,到最后,亦变为旷世妙计。今回是‘情网不漏’,哈!”揭开急奏的首页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二章 情网不漏
上一篇:
卷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