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十四章 合籍双修
2020-11-26 16:13:22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晚膳桌上,龙鹰问道:“为何去了整天?”
  符太道:“我须先返皇宫,干点属本分内之事,又从高小子处得到有关李隆基回京的详尽资料,才可去向两大老妖提供行事的情报,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吗?”
  龙鹰笑道:“太少火气很大,不是在两大老妖处受了什么委屈吧?”
  符太道:“刚好相反,是得了天大好处,尚未易容的康老怪传我‘黄天大法’,让老子初窥‘至阳无极’之道。”
  龙鹰讶道:“还以为你没兴趣。”
  符太道:“只要可助我亲手干掉老田,怎可能没兴趣?两大老妖听过有关老田明暗合一的情况,均认为是近乎不死印法的奇功,因天下武功,抵最高境界,故有言大道至简至易。”
  龙鹰点头道:“难怪太少这么晚回来。”
  符太道:“很古怪,他们变得有点像返老还童,对我的事非常热心,要我展示血手加横念的威力,让他们思量可在何处入手帮忙。”
  龙鹰心里涌起温暖,仙门将他们四个各自独立,性情有异的人连结起来,超越了人世间的一切,建立起无私和绝对的信任,比之任何兄弟朋友之情深刻百倍。
  符太道:“要击杀老田般的高手,普通的先天真气压根儿派不上用场,唯一之法,就是欺老田尚未突破‘至阳无极’,也该是他这辈子攀不上的至境,想当年的天师孙恩,堪称其时中土第一人,智深如海,亦要在目睹‘三佩合一,仙门开启’后,返南方日夕修行,方能做出突破,便知‘至阳无极’艰难至何种程度,直接点说,于大多数人言之,是不可能的,老田也不例外,问题在那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,与人为的努力不存在关系,没先例可依循,无从入手。”
  龙鹰道:“事实是他们却炼成了,否则小弟今晚不用在此借宿一宵。”
  符太双目闪闪生辉,兴奋的道:“正是如此,记着,老田是我的,必须亲手杀他,始可偿老子平生大愿。”
  龙鹰道:“你究竟学到了什么?”
  符太满足的道:“纯为心法,却是由两大老妖针对我的特殊情况做出提议,非常管用,套句医家术语,是对症下药。”
  又叹道:“说起这方面,欲罢不能,其他事都似不关痛痒,放心,我将你由他们两大老妖对田上渊出手的提议,告诉了他们。”
  龙鹰道:“他们怎么说?”
  符太道:“姜是老的辣,问几句后,立即掌握情况,还有是行刺洞玄子的事,天师将此揽到身上去,由他安排,设计好后,才看须否我们参与。”
  接着道:“若单打独斗的生死决战,不论僧王或天师,可稳胜洞玄子,不过世上没这般便宜的事,道尊宫乃道家胜地,不知多少道行深厚的道门隐士在那里闭关修炼,若惹出几个厉害的老道来,唯一方法是可溜多块多远,就那么快和远,故表面看似容易,实难比登天。”
  龙鹰昨舌道:“竟然是这样子?”
  符太道:“两大老妖对俞困难的事俞有兴趣。”
  接着道:“至于让李隆基安然返京,也由两大老妖一手包办,不用我们操心,我做中间人,与他们配合,他们说有关两大老妖的行动,我们得知的俞少俞好,可收我们置身事外的奇效,最妙是老妖们与田上渊的师门有瓜葛,不论老田吃什么亏,是哑子吃黄连,不敢说出来。”
  龙鹰大喜道:“有他们拍胸口抱证,可以放心哩。”
  符太顺口问道:“讲了多少?”
  龙鹰道:“讲到你的说书大功告成,返兴庆宫睡觉。”
  符太道:“那就接近尾声,卷终是李重俊的兵变,接着闷了几天才动笔,然后你这家伙来了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都谨是否在那晚和李旦搭上?”
  符太道:“欲擒先纵,霜荞怎会让李旦把都谨这般轻易弄上手?谁道看到都谨那晚迷得李旦神魂颠倒,可是跟着就是李隆基五兄弟被逐离宫,李旦则不许离开相王府,对李旦和都谨的发展,我像你知道的那么多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高小子晓得都谨的是吗?”
  符太道:“忘记告诉他。”
  龙鹰道:“太少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。”
  符太道:“知道好,不知道好,此事已成定局,不过由于李旦手上没有实权,都谨现时不起作用,非燃眉之急,老子一向的态度,就是想不通的索性不花精神去想。”
  龙鹰沉吟道:“都谨乃非常有用的线索,让我们可掌握台勒虚云对未来的布局,如你们想到的,李旦势必变成杨清仁过度往窃位最关键的人物,而我们则一直忽略了李旦的重要性致棋差一招。”
  符太道:“都说想不通的勿费神去想,还要浪费时间?老子尚要去找柔美人。”
  龙鹰忘掉此事,讶道:“你不累吗?”
  符太道:“老子的状态不知多好,没告诉你的,是今天的大慈恩寺之行,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  龙鹰细看他好半响,笑道:“看来你原先没打算告诉我?”
  符太叹道:“本决定瞒你,不知如何最后仍忍不住,可能因你的魔种在作怪。”
  龙鹰道:“定与你柔柔有关。”
  符太兴奋的道:“幸好老子学懂谦虚,多口问上一句。”
  龙鹰道:“问什么?”
  符太道:“问有关姹女大法的事。”
  龙鹰同意道:“你肯定问对人了。”
  法明乃女帝之下,魔门最出类拔萃之辈,精通魔门奇技秘术,太平便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,气的女帝差点动手干掉他。
  符太道:“起始时我如你般的那么想,可是经僧王解释后,方知难以法破法,因走的是同样路子,即使我学懂了姹女术反令我处于更不利位置,纯看火候深浅,那败下阵来的肯定是老子。”
  龙鹰不解道:“你岂非立定主意,抛开,超越一切的和柔美人缠绵一晚,然后让她离开,你则变回铁石心肠的太少,忘掉一切?”
  符太皱眉道:“老子好像没说那么多。”
  龙鹰道:“什么都好这几天忙的头昏脑涨,昨夜又睡眠不足令记忆衰退,故只可说出小弟的理解,他奶奶的,既然僧王没有办法,你可有何所得。”
  符太欣然道:“所得来自天师,他贡献了道藏真传的双修大法,乃他前世学懂的不传之秘,失传逾数百年,连僧王也闻所未闻。”
  龙鹰道:“竟有这么样的好东西,也要学。”
  符太道:“据天师所言,此法绝不适合练就道心种魔的人,你最好死了这条心,这秘法不适用一般男女交合,只可用在懂采阴补阳,又或采阳补阴的男女之间,双方必须两情相悦,愿付出,愿给予,一旦达镜,有鬼神莫测之神效,好处是相向的,且等若情定三生,超越人世间的恩恩怨怨。”
  龙鹰抓头道:“说的太玄妙哩,可否确切些儿?”
  符太苦笑道:“天师的前世卢循对此亦不大了了,因没试过一次是两情相悦的,且不对等,只于卢循有利,你奶奶的,卢循并非好人。”
  龙鹰无言以对。
  符太又接着说道:“愈说愈渴望,半刻都磨蹭不下去,老子坐言起行,会柔美人去也,放心,有何结果明天揭晓。”
  符太去后,龙鹰离开内堂,心忖吃饱肚子,该休息一下,暂时放下实录,来个膳后漫步,顺便回家看看修补墙洞的工程进得如何。
  不过,符太溜了去会柔夫人,若自己亦开溜,小敏儿出来时人去堂空,肯定骇一大跳,在情在理,自己好该到灶房去找着小敏儿,知会她一声。
  龙鹰从内堂后门,进入分内堂和大后进得天井,心里忽然涌起莫以名之的感觉,似曾相识。
  一时间,却记不起何时曾有过这样的感觉,但毫不含糊地,他收到了来自魔种的警示,下一刻,他晓的谁来了。
  那天赴宗楚客之约,于街头被田上渊伏击,马车驶来之时他曾以魔感探索车内的九卜女,虽察觉不到车内有人,到九卜女从车窗吹出毒针他方有感应,但仍只是若有若无,并不真切,他用牙咬着对方的毒针,一直处于潜藏状态的九卜女方现出惊鸿一瞥的破绽,令他对九卜女清晰起来。
  现在的感觉就是对九卜女连串感应的总印象,虽然仍把握不到她的远近,位置,却清楚九卜女芳驾光临。
  心中大凛,她来干什么?
  符小子前脚刚走,她后脚便到,不用说,是趁符太不在来对付小敏儿,幸好鬼使神差,自己因花落小筑修补破洞,到这里来读宝录,适逢其会。
  心内同时升起另一个想法,对方究竟对付的是符太还是小敏儿?杀了小敏儿有何作用?若只属泄愤,徒令符太的丑神医生出警觉,现时龙鹰面对的,该为宗楚客和田上渊针对丑神医而来的阴谋手段,目的一如既往,就是除去丑神医,令他不能成为他们对李显施行毒计的障碍,可保万无一失。
  丑神医医术如神,天才晓得他会否将出事的李显救回来。
  杀丑神医难之又难,故此任务落在九卜女身上,肯定非是刺杀,而是阴谋手段,只不知是九卜里哪一卜?
  思索在刹那完成,他闪入灶房,小敏儿刚转过身来,眼前一花的,多了个龙鹰出来,给骇了一大跳,抚着胸口。
  龙鹰向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小敏儿出奇的没花容失色,或许尚未弄清楚什么一回事,又或因经历过风浪,瞪大眼睛瞧他。
  龙鹰从她明媚的一双大眼睛,看到了她在询问主子到了那里去?
  龙鹰往旁移,靠贴墙壁,传音道:“太少到外面办事,小敏儿装作一切如常,继续工作。”小敏儿乖巧的别转娇躯,装作处理灶房事物。
  际此之时,龙鹰终感应到九卜女的位置,自己也给吓了一跳,非太接近而是太远,九卜女刚从前面翻墙入院,我的娘,怎么可能?
  计算时间,九卜女是守在兴庆宫某处,见符太离开始潜过来,她凭何晓得,符太返家不久又再出门?
  蓦地心中一动,想到一个问题,接着不浪费时间,以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,离灶房,过天井,返回内堂,用最迅速的手法,收起一半碗筷,将自己座前的桌面还原,造成似只符太一人进膳的假象,然后返灶房,将东西一股脑送入灶底隐秘处。
  小敏儿压根儿不晓得他离开又回来,看的莫名其妙。
  龙鹰躲往门旁,靠墙站立,小敏儿的呼吸急促起来。
  龙鹰道:“放心有我保护你!”
  九卜女从前堂而来,通过东厢和主堂间的廊道,却无声无息,少点能耐亦感应不到,可是,我的娘,早在她进入院墙的范围,龙鹰的魔种已感应到她。
  魔种何时变得如此神通广大,尤胜从前,他龙鹰的道心种魔,成长壮大于不知不觉哩,此时的兴庆宫处于防卫的脆弱期,由于李隆基被逐,没有了十八铁卫提供的保护和巡逻,守卫只生效于一般的防卫,很难制止九卜女般顶儿尖,又精于潜藏匿迹之道的高手。
  如法明般,昨夜便如入无人之境来访龙鹰。
  老宗和老田是否在来个两手准备,因没十足把握杀李隆基,故趁他尚未回京,先一步对付丑神医。
  若然如此,宗,田,已清楚李隆基的实力,并对他生出疑虑,顾忌。
  十八铁卫乃女帝一手训练出来的死士,悍狠无论,又精群战之术,也因而不动手尤可,动手必为惊天动地的威视,同时惹来台勒虚云的重视,幸好似乎没人清楚,十八铁卫皆为李隆基的近卫,属不幸里的幸运。
  思量间,九卜女停在内堂侧旁,看来正透窗望入去,观察内堂的情况。
  不知是否被九卜女的来临刺激情绪,各类奇想纷至沓来,非常热闹精彩,他想到的是宗楚客和田上渊所组成联盟的本质,乃虎和狼的结合,充满侵略性,当北帮独霸北方,宗楚客取代武三思成权力最大的群相之首,就像原野上无敌的猛兽般,必须不住猎食,始可保持强大。
  在宗楚客的谋划下,藉着田上渊不受禁戒的强大武力,如猛兽猎食般,天天寻找敌人,寻找猎杀的目标,制造敌人成为了生活的常态,意义和目标,没有敌人,简直活不下去,更失去了盟约的向心力。
  暂时搁下对付他范轻舟,又忍不住向符太的丑神医下手,正是虎狼结合的本质。
  比起上来,台勒虚云领导下的大江联,文明多了有节有制。
  龙鹰首次掌握到两方势力的分异处,小敏儿冷静下来乖巧的生火烧水。
  九卜女穿窗进入内堂,无声无息的进行某种行动,龙鹰猜不到她要干什么。
  下一刻九卜女到了楼上,龙鹰原本的计划,是若九卜女对小敏儿下手来个迎头痛击,务致其于死地,让她消失人间,去次大患。
  九卜女令人最头痛的是身具九卜之术,如果其他八卜,比得上她的吹针刺杀之技,可非说笑。
  接着九卜女回到前堂去,龙鹰心中一动,向小敏儿传音道:“小敏儿到内堂去,收拾桌面。”小敏儿娇躯轻颤后,迎上龙鹰状她胆气的鼓励眼神,深吸一口气,取来托盘,朝内厅堂举步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十五章 殇亡之毒
上一篇:
第十三章 雁行效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