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十六章 头痛之事
2020-11-29 17:20:43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剩下两人。
  龙鹰问道:“昨夜是否男欢女爱,难舍难离?”
  符太道:“我现在仍不大清醒,过几天才和你说这件事。”
  龙鹰没逼他。沉吟道:“我少有整天不外出的,但昨天却这般做了,感觉古怪,像与外间脱了节。”
  符太道:“这就是深宫的滋味,与世隔绝。古怪的是平时你不找人,别人也来找你,独昨天没这个情况,如老天节要我免此一劫般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若瓶内装的是殇亡之毒,你抵受得住吗?”
  符太道:“没十足的把握,不过,即使可驱诸体外,怕须花大番工夫,元气将受损耗。这类邪恶之极的东西,不试为妙。”
  龙鹰思索道:“既然如此,若你忽然找借口不到皇宫去,九卜女必闻风而来,以观察你中毒的深浅。”
  符太道:“理该如此。九卜女当知老子非等闲之辈,否则不会出动如此珍贵难制的活毒,兼之老子好好歹歹是个神医,专医奇难杂症,天才晓得有没有自救之道,故她肯定会来,不拖延,若我仍撑得住,便再另施毒手,务取老子之命。他奶奶的!此仇不可不报。”
  龙鹰改变话题,问道:“为何‘离合散’被推崇为大明尊教诸毒之王?”
  符太解释道:“所谓离合,指的是魂魄。离合散本身不能单独使用,为何如此,没人晓得。不过,若以混毒的方式配合其他毒物使用,可生出千变万化的奇效,无从抵挡,令人‘失魂落魄’,管你的功夫有多高,真气如何精纯。幸好制‘离合散’的方法失传近百年,用多少没多少,非常罕贵,你得到的‘缚神香’,极可能是仅余的离合散。”
  龙鹰道:“你见过吗?”
  符太道:“在捷颐津处见过,他还传我以之混毒之法,例如配上春药,可令贞女变为欲女,入侵的乃对方的魂魄,没得抵挡。当时他仅有一小瓶,随他的死消失了。”
  龙鹰道:“竟没人懂得从他的尸身取走这般有用的混毒之王?”
  符太道:“我教有道行者,每当死期将至,会不动声色的找个地方躲起来,俾可寿终正寝,又可不虞有给人鞭尸之辱。”
  龙鹰目光落在灯油瓶,道:“若以离合散,撞以殇亡毒,如何?”
  符太动容道:“那就非只神仙难救,是神仙也中招。”
  侍臣来报,杨清仁来访。
  高力士安排了四个年轻侍臣,白天到金花落代小敏儿差遣,负责打扫和一般杂务,日落后返回金花落附近的宿处,免骚扰符太的清静。
  符太问道:“他来找我还是范爷?”
  侍臣报上道:“本是来找范爷,晓得范爷到了这里来,他说一并拜候。”
 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,晓得不宜泄露花落小筑破了个墙洞的事,把杨清仁引到符太的居所来。
  符太起立道:“我到楼上休息一阵子。你到前堂应付他。”
  伸个腰,打呵欠,这才去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龙鹰在杨清仁旁坐下,接过侍臣奉上的热茶。
  龙鹰道:“什么事?”
  两人关系大不同,说话不用遮遮掩掩,省去客套的话。
  杨清仁没立即说出来,反问道:“太医大人身体不适吗?”
  龙鹰心忖又可以这么快的,讶道:“河间王从何处得到这个消息?”
  杨清仁道:“来时,在朱雀门遇到高大,问他到哪里去,他说刚从兴庆宫回去,本奉旨去请太医大人入宫,岂知太医大人因不适没法入宫。”
  难怪他询问。
  符小子的“丑神医”,内外功均臻登峰造极之境,百病不侵,如感不适,殊不简单,不到杨清仁不关注。
  龙鹰压低声音,道:“是假装的!”
  杨清仁释然点在,因理该如此。
  龙鹰岔开道:“究竟为何事烦恼?”
  杨清仁却不肯放过,皱眉道:“大人因何装病?”
  龙鹰不想答他,不知如何答也。道:“昨夜有人来下毒,给我察觉,所以今天太医扮中毒,好引对方再来瞧情况。”
  杨清仁不解道:“为何不把人留下来?”
  龙鹰道:“因来的是九卜女,恁凭我一人之力,未必可留下她。”
  杨清仁色变道:“开始哩!”
  龙鹰道:“可反过来看,对方是按部就班的进行,王庭经仍在,谅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  杨清仁大惑不解的道:“向太医下毒,岂能得手?”
  龙鹰道:“那须看是谁下毒?下的是何种剧毒?九卜之术,岂容小觑,太医乃解毒的大行家,经他鉴辨,九卜女下的是一种叫‘殇亡’的活毒,针对的是小敏儿,当小敏儿体内积蓄跢的毒素,太医大人与她欢好时,殇亡之毒将倾巢注入他体内去,侵凌五脏六腑,这样用毒的手段,叫‘活毒’。”
  杨清仁咋舌道:“如此用毒之法,闻所未闻,太医大人对用毒方面的认识,亦骇人听闻,难怪韦、宗对大人如此忌惮。”
  又道:“请让我助两位大哥一臂之力如何?”
  龙鹰最怕他自动请缨,回有难告诉他之隐,道:“我们是放长线钓大鱼,不急于一时。今晚引九卜女来,不是要杀她,而是想摸清楚她的来龙去脉,跟蹑她,看她到何处去。”
  杨清仁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,眉头皱起来,道:“九卜之术,层出不穷,一天有她窥伺在旁,岂可放怀?”
  龙鹰道:“所谓放长线钓大鱼,指的是可布下能必杀九卜女之局。经小弟昨夜评估,九卜女或许是我们三人联手,未必可留下她,反因人多了,更易被她先一步察觉。”
  杨清仁仍不愿认同,狠狠道:“本王不相信九卜女在这方面的本领,可超越龙鹰。”
  得练成“不死印法”的杨清仁当面赞赏,拿自己来压九卜女,龙鹰可以自豪。旋又想到杨清仁微妙的心态,因他的祖父杨虚彦乃开唐时鼎鼎有名的“影子刺客”,杨清仁自视为继承“影子刺客”大业者,当然不愿把最可怕不足之处的威名拱手让出。
  然而,自己能在尽忠的地头,高手环护下割下尽忠的首级,任杨清仁如何自命不凡,亦不得不俯首称臣,因自问办不到。
  论刺客排名,“夺帅”参师禅该高踞三甲之内,只恨生不逢时,碰上龙鹰,次次吃亏,致声誉大跌。
  想起参师禅,新仇旧恨涌上心头。
  找到田上渊,是否等于寻得参师禅?
  龙鹰施展撒手锏,道:“昨夜小弟亲历其境,请老兄信任我的判断。我们绝不放过她,须河间王出手时,我不会客气。”
  不容他就此问题说三道四,紧接道:“好哩!该说回令河间王头痛的事了。”
  杨清仁问道:“高大是否我们的人?”
  频密接触,有此弊处。杨清仁从高大肯为他们说谎,得此结论。假设高力士也清楚九卜女的存在,高力士便肯定是“自己人”。
  龙鹰道:“算半个。他并不清楚太医大人佯病的因由,还以为大人不愿回宫,皇上又不是真的有事,只因心里不快,影响精神。”
  杨清仁又问道:“范当家与太医大人的关系又如何?”
  杨清仁倒非要穷根究柢,或怀疑龙鹰,而是想弄清楚情况,看手上可运用的力量。
  换过问的是台勒虚云,动机肯定不一样,旁观者清也,亦为台勒虚云比热中帝位的杨清仁难应付的原因。
  当时他将从水里活捉的突骑施高手交给夜来深,台勒虚云便直接问他,为何宇文朔和符太均无异议。
  龙鹰答道:“除了小弟和河间王的真正关系外,其他事小弟没隐瞒。”
  杨清仁点头表示明白,叹一口气,道:“还不是与燕钦融那不知死的小官儿有关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有何新发展?”
  杨清仁道:“最新的发展,是李显着长公主将燕钦融送到他的御前,让他亲口问个一清二楚。”
  龙鹰不以为异,晓得此事早晚发生,如被燕钦融当面告状,任李显如何愚昧,亦知韦后想做另一个武曌。
  昏庸的皇帝,全是这个样儿,人人皆知、路人皆见的事,由于弄臣、小人环绕,耳塞目闭,且耽于逸乐,过的是醉生梦死的宫廷生活,不想见到的,视若无睹;不愿听的,全当作耳边风,一旦惊醒过来,用心去听,用心去想,后果可想而知。而此正是韦宗集团竭尽所能,务必扑灭于其尚未成灾之前。
  李显今趟如此勇敢,故因兵变的可怕经历,更重要的,是少了个能左右他想法的武三思。宗楚客在这方面,远比不上武三思。
  龙鹰讶道:“还以为皇上找高大为他办此事。”
  杨清仁道:“不信任高大的是长公主,怕他向娘娘告密,遂把事情揽上身。”
  李显、李旦和太平三兄妹,以太平最吃得开。早在李显被贬谪房州,李旦遭软禁洛阳东宫,李氏皇族全赖太平撑起来,凭其手段顶着二张和武氏子弟,故而在群臣里声望极隆,江湖支持唐统的帮会门派,惟她马首是瞻。若她一意将燕钦融送来京师,绝对办得到。
  杨清仁道:“长公主只告知我大概,着我在燕钦融抵京时,配合宇文统领,保这家伙可安然到达龙座之前。至于如何送他来京的诸般细节,本王一概不知。”
  龙鹰心里矛盾。
  闻弦歌,知雅意。老杨不用说出来,杀燕钦融之心昭然若揭,却恨没法自己出手,故来找“范轻舟”商量。
  问题在杀个正直的好官,对杨清仁如搔一下痒,但于龙鹰,却可成终身背负的内疚。他奶奶的!见死不救,已令他非常不堪。
  杨清仁沉声道:“有没有方法让娘娘知道此事,并掌握事情的严重性。”
  难怪他刚才问自己与高力士的关系,由高力士去向韦后通风报讯,杨清仁可置身事外。如韦宗集团对此事留神,燕钦融抵京之事绝瞒不过他们。
  有没有两全其美之计,既保住燕钦融的小命,又不让他见李显?
  龙鹰问道:“依河间王估计,燕钦融何时抵京?”
  杨清仁想都不想,答道:“快则一个月,迟则个半月。”
  龙鹰道:“此事待小弟好好思量,老兄可放心,燕钦融将永远见不到龙颜。”
  杨清仁显然对他信心十足,得他承诺,如释重负,道:“尚有一事,属题外话,对为安乐筹募大婚的惊人钜款,范兄有眉目吗?”
  龙鹰苦笑道:“小弟没筹得半个子儿。”
  杨清仁笑道:“范当家这些年来在大江一帆风顺,收入丰厚,单以你的财力,足可撑起半个大婚的开支。问题只在非常不值,与被安乐敲诈毫无分别。”
  龙鹰叹道:“河间王太看得起小弟,过去几年,每年我都要向你们进贡大笔买船费,故这边来,那边去,手上现钱不多,能拿出来的,少得不敢告诉人。”
  他当然不是那么穷,大汗宝墓令他的一众兄弟,人人变得富可敌国,随便叫他们捐少许,可募集庞大的财富。
  处于杨清仁般位置的人,最着紧的是财力,深知凡事无财不行,有钱可使鬼推磨。
  杨清仁道:“为何我特别提起这件事,因今天早朝,皇上正式宣布安乐和武廷秀大婚的事,并明言不准动用国库一分一毫,又委任范当家为大婚的筹款人,韦温出言反对,认为范当家不是合适人选,却被娘娘和宗楚客硬压下去。我看很多人,特别是韦氏子弟,仍不心服,故此范当家若在西京募捐,恐怕阻力很大。”
  龙鹰叹道:“我确非好人选,最好勿拣我。他奶奶的,他们不肯捐,得罪的是安乐,我有何办法。”
  杨清仁笑道:“总有人支持你,我便准备献上十两,虽然杯水车薪,却聊胜于无。荣老板理该不甘后人,他捐的应比我多很多。”
  龙鹰道:“终筹得两笔献金,若有一千人以你们为榜样,可告功行圆满。唉!到哪里找这一千个善长来?”
  杨清仁道:“非常困难。现今西京的财富集中在高门大族,而西京世族,一是依附韦氏子弟,他们摆明跟随韦族,除非换掉你,否则不捐半个子儿。”
  稍顿,续道:“另一边的世族,支持的是大唐皇朝,对韦族深恶痛绝,于安乐和武延秀更没好感。或许看在范当家分上,念着你在河曲之战的功劳,捐些许,但只属敷衍性质,帮助不大。如此劳民伤财的大婚,本身已令人烦厌。”
  龙鹰捧头叫痛。
  事实上他半点不忧心募捐的事,待李隆基回来后,由他主理。却必须摆出头痛姿态,异日李隆基继承他的募捐大业顺理成章。
  西京无一事不牵涉政治权斗。
  杨清仁问道:“西京这么多适合的人,安乐为何偏挑中范当家?”
  这才是他真正想问的。
  龙鹰道: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  杨清仁道:“会否是田上渊削你财力之计?”
  龙鹰点头道:“有这个可能。”
  又问道:“小可汗没和河间王讨论过这件事吗?”
  杨清仁叹道:“我现时分身乏术,非是必要的,无睱理会。”
  龙鹰道:“若无燕钦融的事,何时大婚,就是老宗策动政变之时。”
  杨清仁说不出话来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十七章 认捐名册
上一篇:
第十五章 殇亡之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