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十六章 大战当前
2020-11-29 17:35:05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离开无暇香居,龙鹰朝码头举步,思潮起伏,百感交集。
  造化弄人,从一开始,上天便把他和无暇置于对立的位置,情况从没改变过,故此无暇一直在自己身上寻找答案,而不论她对龙鹰的爱有多深,多真,始终难左右她对师门使命的决心。她唯一可办到的,是让情如姊妹的湘夫人柔夫人脱出这个争天下的泥沼。
  现时西京的形式,由暗转明,李隆基亦昂首阔步的登场,从隐而现,加入各方势力的倾轧角力里,任重道远,可走到哪里去,谁都难以测度,唯一可告慰的,是李隆基比之他们任何一人更懂玩政治手段,配合对他忠心耿耿的高力士,外有郭元振撑他的腰,本身又有足够保证他的实力,该大有作为。
  天女会否听自己的劝告?
  龙鹰提议闵玄清远离西京,返洛阳的如是园也好,总而言之要避开京师的风风雨雨,不可卷进道门的斗争离去。
  载他们的船只泊在码头处,符太的“丑神医”,宇文朔、乾舜和高力士聚在登船的扶梯下说话,不见其他的送行者,全为自己人。
  四人笑谈甚欢,神色轻松。
  见龙鹰到,符太骂道:“全船人在等你。”
  龙鹰手摄心神,微笑道:“世上或许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,谁晓得开航的吉时非由老天爷安排?太医大人懂得这般想,自然心安理得,等多久都没有问题。”
  符太为之气结,宇文朔和乾舜各自露出省思的神态。
  高力士动容道:“经爷、范爷言简意赅,发人深省,令小子学懂做人正确和明智的态度,得益至深。”
  符太一呆道:“说话的似非老子。”
  高力士面不改容,恭敬的道:“没经爷的妙语,怎引出范爷的话?”
  龙鹰叹道:“高大不脱本色,叫人叹服。”
 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:“一切依范爷吩咐,安排妥当。”
  轮到龙鹰愕然道:“小弟安排了什么?”
  乾舜笑道:“太医大人和朔世兄见范爷事忙,无暇兼顾琐碎小事,遂代劳拟定今趟的南下之旅,安排天衣无缝的南北衔接。”
  龙鹰听得差些儿抓头。
  宇文朔欣然道:“一人计短,二人计长。早在策划临淄王回朝一事时,我们已和扬州那边建立了联系,预作安排。”
  符太道:“最重要的,是弄清楚南下水道的形势,否则烧掉了船,便要泅水返扬州去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根本不用回扬州去。”
  龙鹰拍额喜道:“对!对!我确没时间顾及这方面的事。”
  符太道:“上船吧!没耐性的不是老子,是小敏儿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双桅帆船开出。
  船上除七个侍臣外,其他是正规水师兵,共十五人,全是不敢理闻事的模样,至于高力士凭什么令他们如此安分守己,就非龙鹰所能知,亦晓得不宜问。
  高力士手腕之高明,愈来愈叫人惊讶。
  七个太监更不用说,个个忠心耿耿的自己人态度,由小敏儿指挥,生火造饭,各安其职。
  龙鹰和符太来到双桅帆船船尾处说话。
  符太吐苦水道:“光向老朔解释‘两大老妖’的事,不知花了老子多少唇舌。”
  龙鹰明白他在说什么,皱眉问道:“你如何向他解释刺杀李显的事?”
  符太道:“照直说。大家兄弟,有何好转弯抹角的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他怎反应你的解释?”
  符太道:“他说,以前他肯定接受不了,现在却清楚你有先见之明,若非我们有‘长远之计’,未来情况真的不堪想象。”
  龙鹰苦笑道:“我还未有那么狠,是法明提议,胖公公附和。”
  符太驰想道:“若你和法明真的成功了,现在该是怎样的一番光景?”
  龙鹰道:“该是李重俊继位,独孤倩然则为当今皇后,你也遇不着小敏儿。”
  符太道:“听的我毛骨悚然,心都寒起来。”
  龙鹰别过头来,认真看他,讶道:“听你这般说,该是很满意命运徇这个方向和路线走,感到若非如此,极之可怕。”
  符太沉吟道:“该是习惯了即成的事实,难以自拔。”
  龙鹰伸个懒腰,迎河风深吸一口道:“命运就如眼前情况,坐上这艘命运之舟后,除了跳船,否则将随它不住前进,直至抵达终点。”
  又道:“好哩!究竟有何安排?”
  符太道:“根据最新情报,北帮的船只确大批离开洛阳的主基地南下布防,确非我们猜想的楚州,而是散布洛阳以南的水域和重镇,也即是说,我们不可能依旧计,来个聚而歼之。”
  龙鹰头痛道:“老田愈来愈奸狡。”
  符太道:“肯定非老田想出来的,论水战,老田拍马尚未追的上练元。此招叫无招胜有招。领教过江龙号和你范爷的厉害后,练元学乖了,来个以虚迎实,避强击弱。如来的只得艘江龙号,便对之以和如蚁附膻的灵活战术,来的若为竹花帮和江舟隆的船队,便采取蓄势突击之法,主动权将掌握在他们手里,我们则愈北上,愈深陷,只愈挨揍的份儿。”
  龙鹰庆幸道:“幸好有你和老朔把握情况,否则我们将成‘盲人骑瞎马,夜半临深池’。”
  符太道:“坦白说,我和老朔都是被动的。在西京的感觉很古怪,自自然然忘掉了西京外的天地,就像人间世只得那么多,但足够你忙的了。”
  接着道:“在你抵西京后,解除了戒严令,我们和扬州的通讯畅通无阻下,高小子手下有批人,一直和扬州有紧密联系。”
  龙鹰有感道:“高大的作用愈来愈大。”
  符太道:“想想他是另一个胖公公,你便明白,天下的侍臣都归他管。”
  又道: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大规模北上攻打北帮是自寻死路,但若我们兵力不够,亦难动摇其分毫,顶多杀几个虾兵蟹将,于事无补。还有……”
  龙鹰道:“还有什么?”
  符太道:“怎样算赢?怎样算输?除非逐城逐镇的攻占,否则胜负并不分明,北帮的势力是以做生意、干买卖的形式存在社会的阶层,只有在像洛阳般京城级的大城市设有分坛。控制码头区,并不等于控制一个地方,强抢生意和地盘,势遭官府的强力取缔。”
  龙鹰点头赞道:“想得很深入。”又问道:“以前北帮如何赢取北方水道的控制权?”
  符太道:“在官府的支持下,北帮进行刺杀、渗透、令黄河帮感到生死存亡的威胁,然后引对手大举反击,赢得几场决定性的水战,歼灭黄河帮的船队,扩大本身的生意,蚕食原本属黄河帮的地盘,没有官府的默许,是不可能办到的,现在情况依然,宗晋卿绝不会站在我们的一边。”
  龙鹰刮目相看道:“果是分析入微。”
  符太道:“消息部分来自高小子,他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夫,部分来自竹花帮,他们虽不容在北方公开活动,却通过地方上渊源深厚的帮会和江湖人物掌握情况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北帮声誉如何?”
  符太道:“须分两个阶段来说,萧规曹随,似一切如旧。可是,最近变了,且变得很厉害。你该向我般明白原因。”
  龙鹰叹道:“切断老田青海高原的私盐线终于发挥效用,又偏是老宗、老田最等钱用的时刻,不到他们再扮好人。”
  符太道:“正是如此,在官府的配合下,北帮订立更严苛的规矩,甚或取而代之,令小帮会利润大减,叫苦连天,但敢怒不敢言。”
  龙鹰道:“他们该非常怀念过往的日子。”
  符太道:“所以现在竹花帮在北方找志同道合的帮会,易如探囊。”
  又道:“向老哥负责的是全面备战,这场情报战,由郑居中领军大打,此人是个人才,干的有声有色,并作出提议让我们参详。”
  龙鹰喜道:“他有何提议?”
  符太道:“他是采取北帮现时采的战略定计,首先是附势。”
  龙鹰的兴趣给惹出来,道:“确士别三日,想不到郑居中可想出这么的一个名堂来,听到已感大有看头。”
  符太解释道:“所谓附势,是附吐蕃和亲团之势,和亲团由王昱安排坐楼船往扬州,并派出四艘水师蒙冲斗舰护航,到扬州边花天酒地,边等待我们的指示,现在该动程经大运河北上楚州,陆大哥又多派四艘斗舰护航,总数达八艘,此船队是打正旗号,北帮绝不敢碰,洛阳的水师亦不敢刁难,只余开路的份儿。”
  龙鹰道:“是否解决了官府横加干预的问题?”
  符太笑道:“技术就在这里。”
  龙鹰大喜道:“在哪里?”
  符太好整以暇的道:“楼船泊在码头,和亲团则上岸寻欢作乐,众斗舰当然做好护楼船的工夫,扼守楚州各水道要冲,等若控制了楚州水域,此时竹花帮的船爱北上便北上,在楚州有停泊点便成,不用打半场仗。”
  龙鹰皱眉道:“八艘水师船的指挥是谁?竟肯配合我们?”
  符太道:“是王昱的心腹大将荆蒙,精擅水战,当年王昱来京,由他护送,属郭元振的军系,也是保皇派,虽不知‘范轻舟’是你鹰爷,却清楚郭元振和我们的关系,到扬州时,陆大哥和他竟夜详谈,使他明白我们要铲除北帮的心意,故虽不能公然对付北帮,暗助不成问题。”
  龙鹰喝道:“好。”又道:“以官治官,上上之策,将消去北帮有宗晋卿撑腰的优势。”
  符太道:“事实上最难闯的是楚州一关,抵楚州后,洛阳位于其西北,中间乃中土最复杂的水道网,胡泊众多,大的有成子湖,洪泽湖、骆马湖、微山湖、小湖则数以百计,四通八达,即使北帮船只的数目比现时多上百倍,仍难兼顾。故此,北帮唯一之计,是于最关键的十多个重镇,特别是接近洛阳的如汴州、豫州驻重兵,另一方面又在楚州附近的水道重镇如泗州、徐州等布阵,待我们北上,于接近洛阳的当儿,迎头痛击,楚州附近的船队,则封死我们后撤之路,如此可一举粉碎我们反击他们的力量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胜败决定于双方的硬憾,官府无从干涉。”
  接着续道:“简而言之,北帮等于张开口袋,多些来,密些手,务要把我们吞噬。”
  龙鹰不解道:“北帮为何像晓得我们将大举北上?”
  符太没好气的道:“这么快忘记了,计策是你提出来的,就是装出大举进攻之势,令北帮集中船队在楚州,那我们可借吐蕃和亲团的掩护,一举攻破北帮的船队。只是练元给你吓破了胆,不敢造次,改采‘瓮中捉鳖’之法,没中你的奸计。”
  又道:“敌人是以逸待劳,又在他们熟悉的地盘,我们则劳师远征,在正常情况下,吃亏的是我们以实力论,北帮确在竹花帮、江舟隆、黄河帮合起来的实力之上。且他们还可采沿途突袭的战略,不让我们有泊岸补给、喘息的机会,水道这般错综复杂,敌人来无影、去无踪,防不胜防。”
  龙鹰道:“我们只取洛阳东南的水道重镇又如何?”
  符太道:“很可能招来官府的干涉,所谓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’,我们将处于被动,现时我们能拿出来见人的战船,不到百艘,比之北帮的二百艘到二百五十艘,差了大截。”
  龙鹰失声道:“这么少?”
  符太道:“因为我们仍要维持大江的客运和货运生意,能抽调这么多艘船,不知花了多少心思力气。幸好有江龙号,又有你,还有黄河帮的七艘新舰,否则根本没有一拼之力。”
  又道:“如果我是练元,绝不谋求在一场,两场水战定胜负,而是利用敌队深入我境对他们有利的优势,大打消耗战,尽量让我们得不到补给和后援。天气又转冷哩,只水土不服,风寒交加,可令我们的南军士气消沉,不用打已输掉这场水道争霸战,那可不是说笑的,归路被截断下,北征将变成‘困兽犹斗’。”
  龙鹰同意道:“在这样我弱彼强的情况下,北方有关系的帮会绝不敢施以援手,怕招来北帮的报复。这就是猛虎不及地头虫的道理。他奶奶的。”
  符太轻松的道:“我们不需要他们的支援,需要的是洛阳和楚州间广阔水域的情报,也是郑居中着力的地方,他奶奶的,这是一场情报战,干得好,我们的另一管来了。”
  龙鹰道:“刺杀!”
  符太道:“‘刺杀’俩字岂足形容之,是再组远征劲旅,择肥而噬之。今次我们还有‘两大老妖’助阵,即使对方有拓跋斛罗般的高手,仍只余挨揍的份儿,问题在我们对敌人的情况掌握的有多好。”
  龙鹰深吸一口气道:“现时掌握的有多好?”
  符太道:“未有头绪,目下,北帮的主力集中在洛阳和附近水域的秘密基地,可是,当发觉我们的船大举北上,北帮势全面动员,我们的机会便来了。”
  龙鹰沉吟道:“这是最乐观的想法,现实的发展未必如此。勿忘记我们的对手是练元,现时他用的战术,正是当年当河盗的战术,可将主力留驻重要据点,由他率队灵活出击,一天我们的船队留在楚州,练元按兵不动。说起来当然是他们占便宜。”
  符太道:“可否什么都不理,找到他们最多战船聚集处你,来个狙击突袭,能杀多少人就多少人?”
  龙鹰记起当日杀上练元船上的情况道:“我们并不真正知敌,尽管有‘两大老妖’助阵,对上的若为对方精锐,又或大批新加盟的突骑施战士,未必能讨好。对方是以千计的强手,我们顶多十来人,有伤亡将后悔莫及。”
  符太道:“还有何法?”
  龙鹰微笑道:“技术就在这里。”
  符太欣然道:“非常喜欢听到这句话。”
  龙鹰道:“先告诉我你的安排。”
  符太道:“与李隆基的座驾舟遇上处,‘两大老妖’理该在附近,我们分头行事,你登李隆基的船,老子寻人。到大河后,将有船只接应我们。”
  龙鹰仰望夜空,道:“当我筹款回来时,北帮独霸北方的局面将成过去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十七章 李代桃僵
上一篇:
第十五章 道魔制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