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八章 误打误撞
2020-12-09 10:40:29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龙鹰投石般冲天而起,直抵离平地六十多丈的高空,展开新制成的鸟衣,如乘风御风的巨鸟,赶上一阵西北长风,奇迹似的倏地上升近三丈,这才控制“鸟翼”,来个大回旋,朝东南方黑压压一片延展至无垠、河湖交织的草野树林飞去。
  回头一瞥。
  作为弹射起点的山峰,只剩下一个暗影,送他上山的博真和荣杰,如没入黑暗的幽灵,虽感觉的到,却没法和山峰的阴暗区分开来。
  周围的广阔地域,莫不是沃野平原,这已是他们能寻得到最高的山。
  于龙鹰赶往楚州的时候,潜伏汴州西面武涉附近藏军庙的己方没有闲着,到附近购买材料,巧制出鸟妖的飞行法宝鸟衣是其中一项,另一工作是为总数一百八十人的劲旅成员整装,全体换上黑色。有利于夜袭的劲装,做足瞒敌的工夫,材料分从不同城镇购买得。
  更重要的,是掌握北帮敌舰的分布形势。此任务由武功高强的法明。席遥和符太负责。分头行动,昼伏夜出,搜遍汴州一带河湖水道,花了五至六天的工夫,对敌况已了若指掌。
  法明也曾搜索汴州东南的区域,却没发现猜想中练元的帅舰,令他们一度认为练元是和汴州区的北帮主力舰队在一块儿,没离群隐藏。
  但席遥始终坚持看法,龙鹰亦直觉如此,最好的办法,是试他奶奶一趟,看高空查踪之术是否灵光,没结果,便改为偷袭汴州的北帮主力,择肥而噬,效果比起擒贼先擒王大打折扣,但怎都好过没有作为。
  一百八十个劲旅成员,加上法明、席遥、符太和龙鹰,共一百八十四人,分作三组。第一组八十八人,由君怀檏率领,第二组八十七人由权石左田率领,余下的便是“屠练小组”,人数只九个,却是实力最强大,包括龙鹰符太、法明、席遥、博真、虎义、管轶夫,桑槐和荣杰,因不容有失也。
  除龙鹰、符太、法明和席遥全体配备弩弓和经过制造的烈火箭,务以战术取胜,发挥以暗算明,以己长对敌短的奇效。
  龙鹰弹离山峰的一刻,第一组和第二组的兄弟,早于半天前潜伏汴州南面敌舰驻扎处,取其最大的舰船集结群,要在一开始给予敌人最钜的重创。
  之所以能占据这般优越的战略形势,归功于吐蕃和亲团,当然,荆蒙的掩护至关重要,没他的合作,休想能瞒天过海,将劲旅成员送往敌后。换过不是这样,在北帮全面戒备下,绝不可能瞒过对方耳目。
  是夜月黑风高。
  龙鹰返武涉后,苦待五天,方等到此适合行动的“天时”。
  忽然风势减弱,纵然千万个不情愿,仍敌不过自然的法则,倏地滑翔往下近十丈,离最高处的林尖不到七十丈。
  这是个危险的高度。
  在一泄数里的高速滑翔下,此时离出发的那座山,至少有四十多里之遥,即使魔奔,亦绝不可能及得上这个速度,而魔奔已等若陆上最快的飞行。
  前方出现两条长长的白带,显然是河道的分流处,两岸为密林,错非在这个鸟瞰的角度,于平地上不走至近处,休想察见。另一条件是龙鹰的一双魔目,能从水陆微仅可察的区别分辨出来。
  眼看还要下降,幸好另一阵风刮来,让龙鹰的鸟衣回复动力,“霍霍”声里,龙鹰趁机来个大回旋,先斜冲往上,然后拐弯,将魔种的灵觉展至极限,此大回旋广及十多里之地,魔目瞧的更远,只要丁点儿灯光,即使远在四。五十里之外,保证避不过他广被整个河湖平原的搜寻。
  仍一无所见。
  以龙鹰的心志,也不由感到气馁。
  难道真的猜错了,练元没离群?
  想想又不觉得是这样子。
  以水战战略言之,明知联军沿大运河北上洛阳,遂在汴州布下陷阱,如将舰队聚拢一处,虽可迎头痛击,却难收瓮中捉鳖之效。
  兼且练元最擅长的战术,乃河盗神出鬼没的战术,如此只有埋伏在更有利的位置,方能发挥练元之所长。
  想深一层,以练元睚眦必报的性格,势视被范轻舟和向任天的江龙号所重挫为奇耻大辱,若容江龙号逃返南方,他即使尽歼其他敌船,仍没法泄心头之恨。
  练元比任何人清楚江龙号的超卓性能,纵然坠进陷进重围,突围逃走仍大有可能,这样的情况下,练元只有潜伏下游,方有可能及时拦截,令江龙号永远不能返扬州去。经过这段日子,深谙水战的练元,必有克制江龙号的万全之策。
  联军大举北上的消息,应于三至四天前傅到汴州来,故近两天亦看到汴州北帮舰只的频繁调动,纷纷进入接近汴河的河湾和支流隐秘处,当联军经过某一河段,北帮的战船会从藏身处蜂拥而出,可预期一下子将联军切断为首尾不顾的十多截,粉碎联军顽抗力。
  此时,藏在汴河下游某河域的“练元号”会封死联军后路。
  思量之际,龙鹰飞翔的空域,竟变得滴风不剩。
  龙鹰心叫糟糕时,已不由他控制的朝下滑翔。
  倏忽间,下落近四十丈。
  到离林顶仅余十多丈,一阵风从下迎来,龙鹰提气轻身,勉强化落下为上升,回到离林顶二十多丈的高空,又借风来个回旋往上,暂避掉进密林里的结果。
  不过!他亦清楚自己已是强弩之末,飞不到多远,此时休说没法找寻练元号的目标,连置身何处,正朝哪个方向飞,全部一塌糊涂。
  今趟不论起点、飞翔路线,都难与从高原大山峰顶相比。
  高原上刮得是强劲的烈风、长风,高空上的气流可凭魔种先一步掌握,又可借鉴正在眼前飞遁的鸟妖,故痛快之极。
  今回作起点的山峰,与之相比是小丘和崇山峻岭的分别,可谓先天不足,不论后天如何努力,差上一大截。
  换过灵鸽,一直保持在高空俯瞰远近的位置,是另一回事。
  龙鹰飞翔高度保持不了多久,再次朝下滑落。
  更打击他信心的,是整个行动基于一个假设上,就是“练元号”离队隐藏,若猜错了,纵化身鸟儿,仍一无所得。
  黑压压一片,望之无尽的林野,似迎头照面的朝上覆来。
  下一刻,龙鹰收起“鸟翼”,降落在一株特高的槐树顶的横桠处,以他得坚毅,仍禁不住泄气。
  他奶奶的!难道就这样俯首认输?
  首先须弄清楚身在何方。
  际此月黑风高之夜,不见丝毫月色星光,任他三头六臂,仍难辨别位置,方向。
  起点的丘峰,位于汴州南面,若依原定路线飞行,此刻便该在汴河东南的岸林区。只是刚才顾着保持停留在高空,不住左拐右弯,方向改了又改,到现在完全迷失了方向。
  幸好!他仍有一招。
  龙鹰倚树顶而立,希望可发现河流或湖泊一类的地标,提供其位置的线索。很快他便失望了。
  眼所见全是随秋风摇晃起舞的林树,沙沙作响。
  来到这个位置,反发觉风势比高空更充沛和强劲。然而,想从低地重返高空,是疑人说梦。
  做短程,断续式的飞行又如何?
  肯定可办到、不过、每趟短飞,能顾及的范围有一至两里已是非常理想。数里之外便超出他的视野,而汴州以南的河源,广被千里,这般的去寻找“练元号”,无异于若如以跳蚤的目光去看世界。
  龙鹰暗叹一口气,将所有沮丧失落的情绪排出脑际之外,道心退藏,让魔种出而主事,进行对席遥的呼唤。
  此正为今夜行动最玄妙之处。
  没有席遥的搜魂异术,或欠缺龙鹰的魔种,绝办不到。
  当日龙鹰和席遥在对付宗晋卿的行动上,曾牛刀小试,令龙鹰掌握席遥的位置,晓得潜入总管府的时机。
  今次距离远多了,但席遥有信心,只要在方圆百里内,其搜魂之术可应付裕如。
  故此他们的屠练小组必须是己方里武功最高强的人,人数也不宜多,必须能在敌人的知感外,潜过广阔的河源区,以最快的速度,赶来与龙鹰会合。
  搜魂术只能令双方感因到对方的距离和位置,不可以凭此互通信息,故而有利有憋,龙鹰如此和席遥建立心灵联系,将令席遥一方误会,以为他寻得练元号,立即全速赶来。
  龙鹰的办法是亦朝屠练小组的来向迎过,希望可减少他们走的冤枉路。
  魔觉以前之未有的惊人速度,朝四面八方扩展。
  刹那间,他与席遥建立联系。
  下一刻,龙鹰回复平常意识和状态,却是头皮发麻。
  我的娘!
  终察觉敌踪。却非是静止或移动的“练元号”,而是大群的敌人。由于敌人正处于潜藏的状态,没惹起龙鹰的警觉,若非凑巧龙鹰全力展开魔觉,势失诸交臂。
  根据与席遥精神力的接触,他现时所处林区,该为汴河西岸的位置。若依原计划,他算飞错了方向。
  原本立意搜索的区域,乃汴州东南面的水域,也是汴河以东的河流湖泊,此为顺理成章的推测,因北帮的主力部队散布汴州东南面的河道网,“练元号”亦该位于不远,好互相呼应。
  感应来自南面离他三十多里的位置。
  此刻回过神来,感应消失。
  一时间,他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可是比之刚才的自己,现在的他挥掉颓气,志满神足。
  蓦地龙鹰双脚一伸一缩,脚底发劲,弹上二十多丈的高空,四肢箕张,若化而为鸟,籍着一阵西北风,保持着高度,好一会儿后,始滑翔往下。
  未知是否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汴河如其所愿的出现在左方二十多里外,时现时隐的,但已令他喜上添喜,掌握到自己的位置,也令他直至刚才仍是茫无头绪,徒劳无功的搜索行动,重拾正轨。
  找到或找不到“练元号”,有着天渊之别。
  找不到的话,任第一组和第二组兄弟如何成功,顶多烧掉对方二十至三十条船,造成骚扰,却非决定性。且你放火,敌人救火,还一边反击,最后可摧毁对方对少战舰,属未知之数。
  后果是已方暴露行藏,若对方知会集结在洛阳的水师,到汴河水域进行大搜索,他们还要东躲西藏,失去再次突袭的能力。
  可是,若“屠练之计”成功,在到来的江龙号配合下,他们可连消带打,正面冲击北帮失去主帅的舰队。
  一来一回,相去千里。
  龙鹰不敢偏向往汴河的一方,因想。
  到如先前感应无误,北帮在汴河西岸有集结,其注意力将集中往汴河。
  谁想过有人会穿林过野的,又是从北面潜过去?
  龙鹰段段下降。
  这回他不用担心飞不起来,愈低飞,愈有利隐藏,瞒过对方的哨探。
  龙鹰降落另一株老树之巅,此时离目标的位置不到八里。
  龙鹰脱掉鸟衣,挂在横桠处,露出夜行劲服。接着从高达四丈的树顶跃下,踏足铺满枯叶的林地。
  感觉踏实多了。
  他展开身法,尽量以手抓探出来的横杆,荡秋千般朝目标摸过去,防止踩上枯叶时发出不可避免的声响。
  灵觉全面施展,不漏过任何异动。
  戛然而止。
  他感应到敌人,更嗅到水的气味,但仍是不明白。
  于其前方里许处,横亘着一道小河流,该为汴河的支河,水响声清晰可闻。
  如有战船集结,距离这般近,应可听到船浮在水面的声响,还有因而产生的波动,绝瞒不过他。
  确有船体浮荡水面的声响,却非是大船,令龙鹰百思不得其解。费这么多力气将一个小船队藏在此处,颇有点小题大做。
  小船须人力操纵,在汴河般的河流、速度远逊大型风帆,以之拦截退路,联军的战船若掉头顺水而来,不用居高临下喂以劲箭。光是直接撞击,足可突围而遁。
  在藏舟之河的南岸,有个敌人驻扎的营地,大多数敌人入账休息,还传出鼻鼾声,照龙鹰估计,在一百五十到二百人间。
  沿支河有二十多个哨探,一如所料,过半集中在岸区。
  龙鹰小心翼翼的超前移,仍然足不着地。
  推进十多丈后,异响传入耳里,却没有令龙鹰更清楚,而是更糊涂。
  他听到金属在抛荡下发出的声音,还有大车轮来回轻转的异响。
 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  下一刻龙鹰继续前进,于离支河七八丈的位置,攀树而上,直抵树巅。
  超前俯眺,奇景展现眼前。
  我的娘!
  宽约两丈的河面上,一大串的排列着四十五艘飞轮战船,每艘飞轮战船均装上可连射六箭的重型弩箭机。看的龙鹰抹一把冷汗,心里唤娘。
  同时怪自己疏忽,早在三门峡之战,田上渊用过这水战利器,自己竟然忘掉了,如果今趟不是误打误撞,发现这个飞轮战船队,后果不堪想象。
  支河对岸开辟一片空地,竖起约五十个营帐,供敌人休息之用。
  朝汴河方向瞧去,看不到出河口,原来被横架了掩蔽河口的伪装,乍看像树林的延伸。飞轮战船在此,练元号也该在不远处。
  龙鹰向席遥送出了另一个精神讯息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九章 飞轮战船
上一篇:
第七章 卷土之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