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三章 夕照余辉
2020-12-09 11:37:57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大明宫。
  御书房。
  “轻舟!坐近朕一点!”
  龙鹰连人带椅移近李显,到相距不足三尺,在大唐天子的右下首停下来。这个距离,令龙鹰生出异样的感觉。
  是否如高力士猜估的,李显需要像他般的强人?
  比之上次见李显,他消瘦了许多,但最大的不同之处,是变得阴沉,一双龙目藏着复杂难明的神色。
  李显凝望前方,眼神变得空空洞洞,肯定视而不见,脑内别有所思,缓缓道:“轻舟为裹儿筹款的事,办得如何?”
  龙鹰答道:“禀告皇上,幸不辱命,为公主筹得五千两黄金。”
  接着压低声音道:“这只是个幌子,实为‘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’之计,小民干掉了田上渊的头号大将练元,此人原为恶名昭著、肆虐一时的河盗,后来投靠田上渊,弄出‘独孤血案’,又公然刺杀黄河帮的陶过,杀人如麻,满手血腥,死千百次仍不足以赎其罪。”
  李显龙躯连续颤抖,往龙鹰瞧来,眼神逐渐聚焦。
  龙鹰生出豁了出去,没得返回头的感觉。
  李显上下唇轻微颤动,好不容易才吐出“田上渊”三字。
  龙鹰点头道:“对!杀武大相者,田上渊是也。”
  李显艰难的道:“宗楚客?”
  龙鹰沉声道:“田上渊就是宗楚客,宗楚客就是田上渊,两者没有分别。娘娘该不知情。”
  李显一双眼红起来,额头青筋暴现,咬牙切齿的道:“朕要杀了这两个奸贼。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明鉴,在李重俊太子造反之前,皇上下道圣谕,可将两贼即时斩首,然而如此时机一去不返,皇上必须有周祥部署,方可达此愿望。”
  李显出奇地冷静下来,微颔龙首,似在暗里为自己下决定,道:“轻舟有否真凭实据?”
  龙鹰心忖李显经燕钦融当着他被拖出去活生生打死之事后,确比以前成熟了,懂得考虑现实的问题。
  不由想到,宗楚客和韦后有否考虑过,如此不给李显颜面,会带来如眼前般的效果,令李显对他们彻底死心。
  权相奸狡无伦,恶后深悉李显性格,事前对此必有周祥深入的考虑,然而,他们仍是这么的做了,唯一的解释,就是要镇着李显,令因政变而变得进取的李显,会因恐惧而退缩。
  从现在开始到安乐大婚,韦宗集团将有频密的动作,务要在文、武两方面的关键位置换上他们的人,成功与否,李显的态度是关键。
  杨清仁、宇文破,更是首当其冲。
  用这样的方式,公然打死燕钦融,不单为压制李显,且是要在文武百官前立威,显示顺我者昌,逆我者死的威势。
  原本此手段对李显生效的可能性极大,几是十拿九稳,看李显于李重俊兵变后龟缩怯懦的态度便清楚。若非有“范轻舟”到,与高力士、符太、宇文朔和上官婉儿费尽唇舌,激起李显斗志,哪来让杨清仁当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一事?
  可是,千算万算,韦、宗仍算漏一点,就是“范轻舟”对李显能起的神奇作用。于此,高力士看得清楚,是“范轻舟”代替了李显心里武三思的位置。此状况自有其来龙去脉、前因后果,至重要的乃关乎人与人间微妙的缘分。
  龙鹰答道:“宗楚客灭掉了所有证据。”
  李显沉吟半晌,道:“朕该怎办?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可知太子兵变当夜,田上渊兵分三路,同时攻打大相府、长公主府和兴庆宫,因相王当晚到了兴庆宫去。”
  李显点头道:“他们告诉了朕。唉!”
  又道:“朕为此事质问宗楚客,他却将事情全推到太子身上,加上娘娘帮他说话,结果不了了之。”
  龙鹰心忖李显确无能之极,李重俊怎可能攻击与他关系密切的相王和太平?稍有作为的,都会就此事穷追猛打,务要令有疑者人头落地,李显却立即败退往他安全的小天地里。
  道:“为今之计,就是削宗楚客和娘娘的权力和势力,彼消我长下,觑准时机,一笔过和宗、田两人算账。”
  李显听得双目闪亮,如被注进新的活力。
  龙鹰则心中暗叹,若李显忽然变得奋发有为,恐怕韦、宗不待大婚来临,提早发动阴谋。
  龙鹰道:“皇上明察,事情必须分两方面进行,而不论哪一方面,皇上的态度,将决定事情的成败。”
  李显道:“轻舟放心,朕今次绝不退让。”
  燕钦融的惨死,于李显有着切肤之痛,是皇权在他眼睁睁下被夺走。
  龙鹰道:“首先,是皇上安全上的事宜,交由大宫监处理,其他人不得置喙。”
  李显颔首道:“这个合情合理。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明鉴,看似简单,内中却异常复杂,当牵涉到皇上生活上的某些习惯,皇上未必能接受。”
  李显骇然道:“他们真的要篡夺朕的皇位?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现时的处境,正是高宗皇帝当年的处境。”
  这两句话,肯定李显非首次听到,至少太平这般警告过他,故没有特别的反应,径自沉吟,道:“若朕将宗楚客召到麟德殿来,轻舟可否布局将他当场格杀?”
  龙鹰心叹此计连你都可想到,老宗怎可能没提防?
  道:“太子兵变,宫内大批禁卫阵亡,后被株连而死者,为数亦不少,时值宗贼权倾朝野,必大量安插其人员到宫内三军中,飞骑御卫难以幸免。若皇上单独召宗贼来见,他固然有大批高手随来,或许像那次般,知会娘娘一起来见皇上。如我们发难,他的随从加上混入飞骑御卫的奸细,有一定顽抗之力,我们未必宰得掉他。”
  李显听得龙颜发青。
  龙鹰刚说的,是他从未想象过。
  李显六神无主的道:“宗贼岂非可随时发动?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放心,若有选择,宗贼绝不敢主动造反,那就是犯上作乱,天下共讨,只是郭大帅领兵回朝,已非宗贼抵挡得了。”
  李显心神稍定,吐出一口气,道:“然而朕怎样才可以削娘娘和宗贼的权?”
  龙鹰道:“简单可行之法,是重施以河间王任右羽林军大统领之计,以皇上的亲族,对抗娘娘的外戚。”
  李显回复生机,龙目闪闪的,问计道:“如何可付诸实行?”
  龙鹰用的招数仍是投其所好,若要他重用的人是李族外的人,以李显此时疑神疑鬼的心态,很大机会犹豫难决,即使接受了,仍会因意志不够坚定,半途而废。
  可是,用的是他的皇族,当日将杨清仁捧上大统领之职的情况将告重演。
  龙鹰道:“首先,是要肃清三军里的奸党,把宫内三大禁卫系统,重置于皇上之手。如此则必须将三军内升迁调职之权,从娘娘和韦温处收回来,只有皇上说了才算。”
  李显听得眉头大皱,肯定他此时想到的,是须与恶后正面冲突,对着干,而那压根儿是他负担不来的事,否则燕钦融便不用给韦氏族人乱棍打死。
  龙鹰压低声音,一字一字缓缓道:“只要皇上做到一件事,其他的自然水到渠成。”
  李显精神大振,忙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龙鹰道:“就是委任相王为监国。”
  忽然间,重返以李族抗韦族的建议。
  龙鹰对朝廷复杂无伦的官职近乎无知,独对“监国”一职印象甚深,当年女帝便赐李显监国一职,又看死李显不敢接受。
  据龙鹰其时的理解,监国是为继任帝位者而设,属等位前的训练,予他处理国家事务的宝贵经验。
  所有呈上皇帝的奏章,须先经监国审核,然后提出己见,最后交由皇帝定夺。
  李重俊这个可怜太子,因势弱,又被韦后阻挠,故与此职无缘,否则说不定不用造反,至少可把李多祚留在原位。
  故此监国权力极大,等于“准皇帝”。
  龙鹰此招最厉害处,是一着定江山,某一程度上,也是不用明言的,便把相王李旦捧上继承人的位子,将来李显遇害,臣将们仍心有所向。
  那时不论韦宗集团捧出李重福或李重茂,便难名正言顺,比之相王,怎都矮了一截。
  如相王仍是以前的相王,再好的妙计也会因人而废,然今时不同往日,相王背后,支撑他的是台勒虚云,便是截然有别的另一回事。
  李显喃喃道:“监国!监国!”
  双目射出回忆的神情。
  龙鹰感应到他波荡的情绪,是一种能惹起深心内浓重感情的思忆,与相王的兄弟之情。李显回朝时,相王仍为太子,可是相王并没有恋栈其位,立即退出,将太子之位拱手让予李显。其时李显或许没多大的感觉,因感理所当然,然此刻追忆旧事,比对起现在韦后对他的无情,李旦的兄弟情义,特别令他心中感动。
  李显像向自己说般,点头道:“就这么办。”
  监国一职,凌驾于所有文武百官之上,将宗楚客的群相之首、韦温的兵部尚书,全压在下面,职权方面更无限制,事事可管。
  同时,亦将李旦摆上与垂帘听政的韦后的对立面上。
  龙鹰沉声道:“皇上下决定了吗?”
  李显朝他瞧过去,脸上血色退掉,有种病态的苍白,道:“朕决定了,绝不改变。”
  又沉吟道:“可是如何将朕这道谕旨发下去,却不容易。”
  龙鹰明白过来,如李显可随心所欲的上令下达,等于牢牢将皇权握在手里,现时情况显非如此,是受制于恶后。
  问道:“须经怎样的程序?”
  李显道:“一般情况,举凡重大的朝政,是先与娘娘商议,像上次任河间王为大统领的情况,议定后交由婕妤起草,再颁布朝廷。亦有由朕提议,婕妤起草后,经娘娘过目。唉!若这样一个关系重大的谕旨落在娘娘手上,肯定被硬压下去,至乎胎死腹中。”
  龙鹰道:“由德高望重的大臣,在朝会上公然向皇上作此建议又如何?等于把事情摆上台面,就看皇上是否顶得住娘娘和宗贼?”
  李显先现喜色,接而黯淡下去,颓然道:“朝上哪来德高望重的大臣?即使有,也不敢提出来。”
  龙鹰陪他苦笑,道:“皇上倒清楚处境。”
  接着道:“长公主又如何?”
  李显大喜道:“对!对!”
  龙鹰首次相信李显有反抗恶后的诚意和决心,故随事情的起伏,表现出内在应有的情绪。
  龙鹰灵机一触,道:“事情成败,还要看相王和长公主的配合,说服他们的工作,不宜由皇上亲自抓,因会打草惊蛇,小民有个提议。”
  李显顿然变得精神奕奕,仿似脱胎换骨般,欣然道:“轻舟说出来。”
  他的振作,落在龙鹰眼里,怎都有点夕照虽灿烂,却是日落西山之时,若如回光返照,心里恻然。
  自己有可能仍保得住他的性命吗?
  旋即将此想法排诸脑海之外。
  沉声道:“皇上就当小民今天所说的,是临淄王向皇上禀上,与小民没半点关系。”
  李显愕然道:“隆基?”
  龙鹰解释道:“这是必须的手段,首先,可令小民置身事外,大利于与田上渊在江湖上的斗争。其次,是必须由同是皇族的临淄王去说动长公主和他王父,因小民和相王及长公主,中间没有信任的基础。”
  李显犹豫道:“可是……”
  龙鹰拍胸保证道:“皇上不用担心临淄王方面,由小民向他解释清楚,对唐室临淄王是忠心不二,殆无疑问。”
  李显问道:“轻舟熟悉临淄王?”
  龙鹰道:“在洛阳已有交往,临淄王慷慨侠义,豁达大度,令人生出好感。”
  任他如何吹嘘,不问宫外事的李显难知真伪,且肯定高力士在李显前为李隆基美言不绝,自己只是多添几句。
  李显终于首肯,同意道:“确为办法!朕立即召他来见,以坚定他的信心。”
  龙鹰心忖这就最好,现时李显表现出来的积极性,前所未有,显示出燕钦融一事,对他的冲击有多大。
  韦、宗是弄巧反拙。
  龙鹰道:“皇上明鉴,此事乃皇上、临淄王和小民间的秘密,不容泄露半点消息,对相王、长公主亦如是。”
  李显点头表示明白。
  龙鹰暗松一口气。
  此为两全其美之计。
  首先,他龙鹰置身事外,得以保着和宗楚客斗而不破的关系,有利无害。
  更重要的,是让李隆基为唐室皇族立大功,想想如此一个能扭转整个形势的大计,不但由他提出来,且得李显首肯,是何等伟大的成就。
  这也是让李隆基展露才华的机会,他必须说服太平、说服其王父,那并不容易,因顾虑太多了,李旦实缺乏这个勇气,且一旦决定迈步,压根儿没退路可言,直至分出胜负,成王败寇。
  在这个过程里,太平和李旦再没法视李隆基为以前不务正事、游手好闲的皇族子弟,李隆基的地位势猛然扬升,让他们看到李隆基隐藏着的一面。
  一时间,韦宗集团仍弄不清楚有李隆基在暗里作怪,只认为由太平策动,对他们做出凌厉反击。
  龙鹰道:“若没有其他事,小民告退了。”
  李显往他望来,现出感激的神色,道:“轻舟是河曲之战的大功臣,若朕任命轻舟军中要职,谁都不敢有异议。”
  龙鹰道:“皇上明鉴,宗贼一方最可虑者,实为势力庞大的北帮,武大相就是这般的栽在田上渊手里。故今次小民籍口返南方筹款,乘机击溃北帮在关外的势力,乃摧毁北帮的第一步。小民与田上渊的决战,将在关中进行,故小民不宜负担任何官职。”
  李显记起龙鹰曾报上斩杀田上渊头号大将练元之事,不过到此刻,他才比较明白。
  道:“轻舟明天可入宫来见朕吗?”
  龙鹰道:“小民尽量抽时间来。”
  告退离开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四章 雁行效应
上一篇:
第二章 力士心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