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八章 韦宗夜话
2020-12-09 12:47:23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没想过的,姚崇刻下竟然在京。
  宗楚客道:“姚崇何时来京的?”
  韦后道:“河曲之战后皇上对姚崇一直念念不忘,说他重君臣之义,屡次想召他回来任相,均被姚崇婉拒,皇上也不敢逼他,到李重俊之乱尘埃落定,他又向本宫重提旧事,今回却非任官,而是赐他修德坊一所大宅。姚崇两个月前回来,在本宫阻拦下,未见过皇上。”
  宗楚客沉吟道:“太平为何去见姚崇?”
  韦后道:“你来告诉我吧!”
  宗楚客该在苦苦思索,没答她。
  韦后道:“多少和太平昨夜与皇上的密谈有直接的关系。”
  接着道:“今天本宫故意到麟德殿去,看皇上的情况。”
  宗楚客道:“如何?”
  韦后道:“表面上和平时没两样,可是怎瞒得过本宫?皇上似下了某一决定,眼神坚定。本宫和皇上说及大婚的事,特别提起范轻舟返回南方筹款的事,夸奖了范轻舟几句,皇上却心不在焉,还有点不耐烦。”
  龙鹰心忖此女人确够奸狡,对自己的夫君用心术,不念半点夫妻情义。听她提起李显时,语调冰冷,像说着个毫不相干的人。
  宗楚客终被说服,同意道:“很不对劲!”
  又道:“皇上一句没提太平吗?”
  韦后恶兮兮的道:“由本宫主动向他提出,问皇上太平为何漏夜来找他说话,有什么事不可待至天明?”
  宗楚客紧张的道:“皇上如何答娘娘?”
  韦后道:“皇上说与春祭有关,太平想办个追思武则天的盛大仪式,并着本宫勿追问下去。唉!自燕钦融一事后,本宫和皇上的关系很差,本宫亦不想逼他。”
  宗楚客不解道:“依娘娘这么说,范轻舟见皇上的时间很短,属礼节性的会晤,为何娘娘认定他从中弄鬼?况且范轻舟与太平少有来往,太平亦表示过不信任范轻舟。”
  韦后道:“不理李清仁是范轻舟直接或间接将他捧上大统领之位,始终与范轻舟脱不掉关系,凭此大功,太平理该对范轻舟另眼相看。”
  宗楚客道:“可是范轻舟出宫入宫,未与李清仁有过接触。”
  韦后叹道:“本宫的感觉错不了,一件针对我们的阴谋正在酝酿,否则为何太平早不去找姚崇,偏在与皇上密谈后翌日见他。太平还整夜未阖过眼。”
  宗楚客道:“确非常可疑。但姚崇可以起何作用?”
  韦后没好气道:“此正为本宫来找大相的原因。”
  宗楚客冷哼道:“姚崇现在的地位,有点似当年的‘国公’狄仁杰,只是没有名位和权力。太平找他,当然是问计,看如何可振作皇权。哼!而不论他们做什么,最后一招仍操控在我们手上。待上渊处理好关外的事回来,娘娘何时点头,我们何时发动。”
  龙鹰听得心花怒放。
  果如所料,毒后奸相,须待老田回来方可发动混毒之计,等于说明九卜女仍在目下唯一负责的人,而必须通过田上渊,始能指派九卜女出手。
  他们猜不到太平找姚崇干什么,他却清楚知道,太平是为请姚崇动手写这个关乎到大唐继承人的奏章。
  另一个有此才具者是上官婉儿,可惜太平并不信任她,视她为韦后、武三思的人,怎容上官婉儿有出卖她的机会。燕钦融事件的外泄,太平和李旦定将此账算到上官婉儿身上。
  韦后不耐烦的道:“在这个时候,上渊怎可离京?”
  在宗楚客这个情夫面前,韦后不时透露有别于龙鹰印象中的她的真性情,躁急而欠缺耐性。
  宗楚客苦笑道:“上渊在关外的兄弟遇到前所未有的重挫,损失惨重,故必须亲往处理,稳定阵脚。娘娘放心,计划成功后,一切困难均迎刃而解。”
  韦后道:“范轻舟这边离开,北帮那边便出事,说与范轻舟没关系,谁相信?”
  宗楚客道:“也可以是有心人故意营造出如此假象。即使上渊,亦怀疑范轻舟是否有此能耐,太匪夷所思了。”
  稍顿后,续道:“出手者,须经长期在旁默默窥伺,本身又有这个实力,巨细无遗掌握北帮在关外船队的调动,觑准时机,以雷霆万钧之势,对准北帮要害予以沉重一击。范轻舟没时间准备和部署,手上亦欠缺此实力,怎可能甫离京,立刻寻到北帮的要害,狠施辣手?”
  韦后道:“大相是指黄河帮或竹花帮吗?”
  宗楚客不屑的道:“黄河帮尚未成气候,竹花帮若来是送死的份儿。楚客和上渊猜的是一直隐在秘处的大江联,此亦为他们一贯的作风。当年黄河帮与北帮交战之际,大江联精确掌握,突袭上渊的帅舰,舰上虽有上渊坐镇,且高手如云,仍落得伤亡惨重的局面,可知大江联有多可怕的实力。如此情况,今天重演一次,毫不稀奇。”
  龙鹰心里大乐,你们肯这么想,理想不过。
  韦后不悦道:“这么多年哩!对大江联竟全无办法?”
  宗楚客道:“天下这么大,他们刻意隐藏,令我们茫无头绪。不过,情况正显示他们给我们成功排斥于西京之外,只能在关外搞风搞雨。”
  又问道:“娘娘有否从皇上的左右打听情况?”
  韦后道:“今天本宫先后和高大及上官婉儿说过话。高大肯定太平是不请自来,离开时,太平虽颜容疲倦,却难掩发自内心的喜悦,并着车夫送她到掖庭宫,似没考虑相王早已就寝。”
  听韦后的语气,她对高力士有一定的信任,高力士则表现得恰到好处,即使将来监国一事曝光,仍与高力士的通风报讯吻合。
  “雁行之计”乃龙鹰福至心灵的神来之笔,以韦后对李显的严密监视,仍没法从表象瞧穿内里玄虚。
  宗楚客亦对连串事件摸不着头脑,关键处来自李旦本身,一向畏缩懦弱的他,令人无法想象有一天他敢挺身而出,将自己放在刀尖浪峰的险地,对抗韦宗集团。
  李显的痛下决心,提起反抗恶后的勇气,亦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包括龙鹰。燕钦融一事对李显生出最大的冲击,遂成“逼虎跳墙”之局。杖杀燕钦融之所以弄巧反拙,原因在李显尚有“范轻舟”这个可依仗之人。
  韦后续道:“上官婉儿对太平夜见皇上,毫不知情。”
  宗楚客道:“上官婉儿可靠吗?”
  韦后道:“上官婉儿是识时务的人,一直较倾向本宫,是习惯了伺候武则天呵!”
  宗楚客道:“明天我亲自去和姚崇说话,谅他不敢隐瞒,楚客会暗示他,如敢开罪娘娘,休想活着离开。”
  韦后道:“一天皇上尚在,绝不可动姚崇半根寒毛,本宫不想和皇上再来另一次冲突。”
  此狠毒女人显然对燕钦融一事颇有悔意。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她最能体会李显对她的改变。
  宗楚客道:“楚客会小心处理。”
  龙鹰一点不怕姚崇出卖太平,此人乃政治老手,应付宗楚客般比起他来嫩得多者,绰有余裕。
  姚崇肯远道回京,本身已是表态,代表他仍热衷政事,希望有大展所长的机会。之所以拒绝李显任命,也像上官婉儿般识时务,清楚现时由韦、宗把持乌烟瘴气的政坛,不宜沾手。
  宗楚客柔声道:“娘娘累了,到楼上休息好吗?”
  龙鹰听得寒毛倒竖,也为宗楚客难过。
  韦后沉默半晌,道:“今晚本宫到裹儿处去。”
  龙鹰知是时候离开。
  继上次窃听后,今夜是另一次大丰收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龙鹰返回兴庆宫,沐浴更衣,没想过的,宇文朔来了。
  两人到楼下小厅说话。
  龙鹰讶道:“朔爷一直在等小弟?”
  宇文朔道:“可以这么说,和临淄王说话后,我到林壮等入住的南薰殿逗留了一阵子,并着人在你回来时知会我。”
  龙鹰抓头道:“好像大家都不用睡觉似的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林壮和众兄弟情绪高涨,大家集腋成裘(出自《慎子·知忠》:‘故廊庙之材,盖非一木之枝也;粹白之裘,盖非一狐之皮也。’指狐狸腋下的皮毛虽小,但聚集起来就能制成皮衣。比喻珍贵美好的事物积少成多。),花不过区区五千两,却换回天大功劳,悉熏又肯为他们的失职败德守口如瓶,不知多么高兴,谁肯乖乖登榻睡觉。”
  龙鹰道:“南薰殿怎够这么多人住?”
  宇文朔道:“高大另外开了大同殿和交泰殿招呼他们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临淄王呢?”
  宇文朔道:“和我说毕,他又匆匆赶往掖庭宫去,我则留下来向你报告最新情况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情况如何?”
  宇文朔道:“先说皇上的情况。”
  龙鹰暗赞宇文朔懂把握重心,因如李显不稳,所有努力将尽付东流。
  宇文朔道:“皇上的确变了,十多天没饮酒作乐,黄昏时召我去说话,令我请老兄你明天早朝后入宫见他。”
  又道:“依我猜,皇上需要你为他壮胆。”
  龙鹰失声道:“这叫变了?”
  宇文朔道:“今次是不同的,他在坚持着,更清楚一个不好,皇弟、皇妹都要作陪葬,皇上还有何颜面见圣神皇帝在天之灵?”
  龙鹰暗忖李显肯定见不着女帝。
  道:“皇上晓得娘娘会害死他吗?”
  宇文朔道:“任皇上如何糊涂,长公主必然在此事上说服他,因有前车之鉴。现时娘娘选择的,正是圣神皇帝当年走过的路。亦可以这般说,即使皇上仍有怀疑,燕钦融的事犹如当头棒喝,将皇上震醒过来。”
  接着续道:“晓得武三思死于田上渊和宗楚客之手,令皇上再没有丝毫安全的感觉,清楚同样的厄运将发生在自己身上,此时不反击,更待何时。不过,性格是没得改的,如高大所言,皇上需要另一个武三思,那个人就是你。”
  龙鹰听得浑身不自在,道:“皇上真的视我为另一个武三思?”
  宇文朔道:“河曲之战,大幅提升范爷在皇上心内的地位,毫无怀疑范爷乃忠心爱国之士。原本范爷并无参战之责,却肯为皇上出生入死,故令皇上在危难临身的非常时刻,对范爷生出依仗之心。”
  龙鹰笑道:“这么说,感觉上好一点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临淄王说,最辛苦艰难不是与他王父说话,而是长公主。”
  龙鹰道:“无论如何,长公主给他说服了。”
  宇文朔讶道:“你怎晓得的?”
  龙鹰道:“因长公主昨晚入宫见皇上,接着见相王,今早又去找姚崇。”
  宇文朔一脸讶色的瞧着他。
  龙鹰顺便向他交代今夜窃听老宗和韦后对话的事。道:“直至此刻,我们仍占得上风,敌人既不晓得临淄王的秘密串联,更不敢肯定练元是否给我干掉,对我们的‘雁行之计’,摸不着半点边儿。”
  又问道:“说服长公主,为何如此困难?”
  宇文朔道:“关键在临淄王不可以畅所欲言。”
  接而沉吟道:“如何应付对方提早行动?”
  显然宇文朔较关切这件事,若让对方得逞,什么好计亦告泡汤。
  龙鹰仍在琢磨宇文朔所说的,李隆基对太平难畅所欲言的说法。
  对!
  李隆基看得透彻,知其姑母不论胆识、智计均直追女帝,对政治有极大野心。虽是亲兄,肯定心内看不起李显,更瞧不起其王父,假若李隆基脱胎换骨似地变成另一个人般,表现得锋芒毕露,必遭太平疑忌。
  他龙鹰反没想过这方面可引发的危机。
  答宇文朔先前的问题道:“干掉九卜女如何?这是目前我们唯一拖延皇上死期的机会。说不定可延至安乐大婚之时,两个月时间,够我们做妥很多事。”
  宇文朔皱眉道:“皇上怎容我们对付他信任的按摩娘,且是武三思生前推介的?”
  龙鹰道:“我们就祭出活的证据来,让皇上亲眼目睹他的御用按摩娘乃深藏不露的高手,如何布局方可万无一失,我们可仔细斟酌。”
  宇文朔听得精神大振。
  龙鹰补充道:“干掉她后,我们严格限制可接近皇上的侍臣、宫娥和内官,在这情况下,只有大婚时的特殊形势,对方始再有另一次下手的机会。对付九卜女的时机须拿捏准确,不早不晚,最能令敌人心惊胆战,疑神疑鬼,于老田、老宗来说,就是九卜女忽然人间蒸发,消失无踪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就这么决定。”
  接而道:“李隆基和皇上密议后,先去见长公主。唉!在外厅等足个多时辰,始得长公主接见。不过,长公主肯定心生悔意,因白白浪费了光阴。”
  龙鹰没想过太平可如此冷待亲侄。
  宇文朔道:“到临淄王低声下气,说明是奉有皇上密令而来,长公主才勉强遣开其他人,听临淄王说话。”
  龙鹰笑道:“长公主造梦未想过,临淄王带来的是有关大唐李氏未来荣辱的建议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据临淄王形容当时的情况,长公主起始的震撼过后,反复质询此议出自皇上还是临淄王,我猜长公主压根儿不相信是临淄王想出来的。”
  又笑道:“事实上她猜对了,因是你老兄想出来精妙如神的一招。”
  龙鹰道:“临淄王千万勿感不好意思,必须坚持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临淄王岂是不知大体的人?他坚持了,还说灵机来自目睹天上雁群迁徙的奇景,因而想出此‘雁行之计’。”
  龙鹰道:“这确是他想出来的。”
  宇文朔道:“过得此关,还有另一关,就是回答若他王父坐上监国之位,可以起何作用?若只是增加政治争拗,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  龙鹰道:“长公主正苦无出路,骤见生机,怎肯放过?这么说,旨在试探点子是否真的出自一向让她看不起的临淄王,若真的来自临淄王的脑袋,临淄王好该考虑过诸般利弊。”
  宇文朔叹道:“还是范爷较我们明白她。”
  龙鹰心中苦笑。
  在“神龙政变”前,他自以为对太平有一定的了解,可是政变期间和其后,对他来说,太平便如陌路人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地明环

下一篇:第九章 再施神咒
上一篇:
第七章 故人北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