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十六章 杀鸡儆猴
2020-12-09 13:00:05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午前的花落小筑格外宁静,拒绝了侍臣为他弄午膳后,他坐在小亭里。
  为何他会有无瑕对杨清仁未来的成败,不涉及心内情绪的古怪印象,原因在乎她对杨清仁淡然处之,从来没有主动提起他,对他的作为更是不闻不问。
  蹄声自远而近,来势极速。
  龙鹰心呼幸运,返花落小筑坐未暖凳,消息来了。
  光听马速,知为报喜,非是报忧。
  蹄声迅速接近,下一刻人和马旋风般卷进花落小筑,更没猜到的,来报喜者竟是高力士,他一勒马缰,骏马人立而起,仰天嘶叫。
  高力士兴奋得脸都红了,飞身下马,拍拍马儿着它自行吃草去,他则朝龙鹰走来,嚷道:“禀上范爷,事成哩!上官大家现正起草圣谕,通告全国。”
  龙鹰长笑以应,道:“坐下再说!”
  高力士气喘乎乎的在龙鹰对面坐下,一时仍未回复过来,胸口急速起伏。以他一贯的低调收敛,如此真情流露,前所未见。
  他对唐室的忠心,毋庸置疑。
  龙鹰问道:“高大怎可能分身?”
  高力士道:“皇上正与相王、长公主和临淄王闭门会议,我可以做的事,均安排妥当,而朔爷必须留在麟德殿以策皇上安全,破爷更难分身,舜爷的右羽林军则在暗中动员,以压制奸党的铤而走险,小子反成唯一可抽身的人。”
  龙鹰咋舌道:“我的娘!竟然这么一触即发似的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直至任命相王为监国的圣谕发出去,相王和长公主会伴着皇上,令娘娘没法接近皇上。”
  又摇头晃脑的道:“想不到呵想不到,范爷的锦囊妙计凌厉至举朝震惊,小子郁闷担心了整晚,在那一刻完全得到应有的回报。”
  龙鹰苦笑道:“现在好像轮到你和我卖关子。”
  高力士忙道:“小子怎敢。不过必须逐一道来,范爷才明白完整的情况。”
  满足地吁一口气,接下去道:“大朝刚开始,群臣入殿,太极殿便弥漫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,因为在序列上长公主的奏章排在最后,令奸党大感异乎寻常,还以为与太子的人选有关,因也是时候提出来讨论了。”
  龙鹰道:“这么猜合情合理。”
  高力士补充道:“通常最重要的奏章都排在最后,可突显其与一般政事不同,当上奏者为长公主,更耐人玩味之极。”
  龙鹰道:“长话短说。你奶奶的!”
  高力士恭敬道:“长公主终于登场依奏章宣读。姚崇不愧写奏章的高手,不到千字的奏章却是言简意赅,字字千金。奏章主要分三部分,第一部分是指桑骂槐,对娘娘和宗楚客的歪政来个严厉批评,指出为今之计,只有精架构、裁冗员、去贪腐、洗奢华,方能令国家收支平衡,否则如此下去,国危矣。并详列国库情况,不到任何人反驳。”
  又得意的道:“群臣的反应才精彩,除奸党的人外,人人颔首同意,仿似在黑暗里见到希望的曙光,因终有人敢出来针砭时弊。”
  龙鹰道:“第二部分?”
  高力士道:“第二部分说的是李重福、李重茂两个皇子,他们因长期在外,对政事全无经验,才德又不足以服众,故难当辅政大任,令朝政重纳正轨。”
  龙鹰讶道:“这不是明着指责娘娘的不是,现时辅政的正是她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亦不尽然如此,名义上她只是‘垂帘听政’,听政和辅政多少有点分别,朝会时她听而不语,要影响皇上是在私下的情况里,当皇上对她言听计从,等若由她主政。娘娘威势最盛之时,是当武三思为大相的时期。武三思去后,皇上对她与宗楚客的勾结日渐忌惮,再不是那么好相与。到燕钦融在皇上眼前被硬拖出去由韦族人活生生殴毙,皇上三天没和娘娘说话。”
  龙鹰没好气道:“第三部分当然是举荐相王为监国,凭其经验为皇上全面辅政,精架构、裁冗员,将腐烂透顶的朝政拨乱反正,对吗?”
  高力士道:“范爷英明,正是如此,最精彩的情况出现了。”
  又道:“虽看不到娘娘在帘后的容色,肯定气得七窍生烟,想着如何找长公主算账。宗楚客则晓得情况不妙,猜到这并非长公主一个人单独的行动,而是有策略、有预谋的行动。”
  龙鹰不耐烦的道:“说下去!”
  高力士恭敬的道:“范爷明鉴,不是这般的铺陈,范爷难以体会当场的情况。”
  龙鹰哑然笑道:“好小子!”
  高力士道:“早在长公主上禀之际,宗楚客即和左右心腹交头接耳,拟定对策。到长公主奏罢,皇上显出非常高兴的模样,大大夸奖了长公主一番后,征询群臣的意见。”
  龙鹰思索道:“奸党第一个出手的人,必须为朝中重臣,地位不低,且表面与皇上关系良好,说话听得入皇上龙耳,否则等于捋龙须。哈!此鸡为谁呢?”
  高力士愕然道:“鸡?”
  龙鹰道:“是杀鸡儆猴的鸡,此为我传皇上的锦囊妙计。”
  高力士拍腿叫绝,赞叹道:“范爷此计妙绝人寰,欠此一招,皇上会被攻得左支右绌,难以招架,最后势将不了了之。”
  龙鹰饶有兴趣的道:“谁是鸡?”
  高力士道:“此鸡乃娘娘的心腹重臣窦怀贞,以为皇上不看僧面也须看佛面。窦怀贞亦是韦宗集团里最卑鄙无耻的人,任御史大夫,兼检校雍州长使,掌管京师长安区的行政大权,位高权重。”
  龙鹰道:“确够分量,窦怀贞搬出什么大道理来?”
  高力士显然非常鄙视窦怀贞,不屑的道:“还不是祖宗之法不可废的那一套,此人不学无术,可以有什么好点子?皇上反问他,现在选的只是监国,以辅朕之不足,关皇位继承何事?”
  龙鹰皱眉道:“皇上这么说,是否有些强词夺理?”
  高力士解释道:“可以这么说,也不可以这么说。像武三思的大相,在权力上等同监国,凌驾群臣之上,后来由宗楚客硬坐上去。说到底,监国始终是个权位,并非当然的皇位继承人。只是依一向惯例,监国总是由皇位的继承者担当。”
  龙鹰道:“明白了!”
  高力士道:“当时大殿人人呼吸屏止,静至落针可闻,极其异常,皇上还是首次这么的大发天威,窦怀贞绝非不识相的人,最懂瞧眉头眼额,却是自忖与娘娘关系深厚,仍硬着头皮说下去。”
  龙鹰好奇问道:“他和娘娘有何特殊关系?”
  高力士恶心的道:“这家伙娶了娘娘的乳母为妻。”
  龙鹰几后悔问这个问题,用这样的方法去讨好韦后,建立关系,怕只他一个人办得到,难怪高力士指他卑鄙无耻。
  高力士道:“窦怀贞说不到几句,给皇上断然喝止。”
  龙鹰拍桌道:“来了!”
  高力士神情一变,模仿李显当时的表情神态,双目圆睁,戟指龙鹰,暴喝道:“好胆!竟敢来管朕的家事,人来,给朕将此人推出去斩了!”
  龙鹰给吓了一跳,失声嚷道:“什么?竟真的要把鸡杀了?”
  整片头皮发起麻来,他的“杀鸡儆猴”是个比喻,怎想过李显执行得这般的彻底。
  李显那句“竟敢来管朕的家事”,更是女帝爱挂在口边的一句话,当她这样说时,将有人当灾。
  李显的不懂变通,偏能在如此情况下生出爆炸性的威力,镇摄群奸。
  高力士回复他自己,满足的道:“皇上这招杀鸡把所有人赫傻了。”
  接着道:“于是,朔爷率三个皇上的近卫抢下台阶,把窦怀贞推押在地,还将一团布塞进他口内,令他没法求皇上饶命。”
  龙鹰道:“娘娘不会不理吧!”
  高力士道:“范爷猜得准,皇上在气头上时,只娘娘敢开腔帮忙,其他人包括宗楚客在内,亦噤若寒蝉。”
  接着道:“娘娘说窦怀贞是在尽臣子之责,说的没一句背离大唐宗庙之法,皇上好该有纳谏的胸襟,窦怀贞怎都罪不至死。”
  龙鹰道:“危险的时刻到了,如在这处被毒妇攻开一个缺口,皇上将兵败如山倒,不容易应付呵!”
  高力士笑嘻嘻道:“技术就在这里!”
  龙鹰道:“快说!”
  高力士续下去,又扮作李显的模样,先冷哼一声,然后徐徐道:“姑念在娘娘为你求情,朕免你一死,由此刻开始,朕革除你所有官职,同时立即贬谪岭南,永远不得返京,将此人给朕赶出去!”
  龙鹰道:“厉害!连娘娘也不给面子。那女人怎肯放过皇上?”
  高力士欣然道:“娘娘压根儿没机会说出第二轮。接着皇上大喝道:‘朕意已决,为了我唐室的兴盛,朕即册封相王为监国。退朝!’”
  龙鹰的头皮二度发麻,道:“就是这样子?”
  高力士点头道:“就是这样子。”
  又道:“如果可以立即动手,肯定娘娘立刻掐死皇上。”
  龙鹰道:“宗楚客会劝她万勿这样做,如果皇上这边立相王为监国,那边便害死皇上,那谁都想到两者间有联系。故此韦、宗不论如何咬牙切齿,怎都要忍他一段时间,反令皇上暂时不虞有性命之忧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可是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我们该否暂停按摩娘入宫向皇上提供服务?”
  龙鹰道:“万万不可,必须一切如常,一天田上渊尚未回京,九卜女收不到田上渊的指示,一天不会下手。九卜女不会听其他人的命令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田上渊回来后又如何?”
  龙鹰微笑道:“须看他回来得有多快,稍迟将永远见不到她。”
  高力士大喜道:“原来范爷已有杀九卜女之计。”
  龙鹰道:“正是如此,我将与台勒虚云合作,保证她活不过十月十五。”
  高力士讶道:“竟连杀她的日子都定好了?”
  龙鹰问道:“有否其它事?”
  高力士现出欲言又止的神态。
  龙鹰问道:“何事?”
  高力士颇有感触的道:“过去几天,每次见到长公主,对她的神气我总有似曾相识的感受。”
  龙鹰明白过来,事实上自己大有同感。问道:“感觉是好的还是坏的?”
  高力士道:“是打从心里涌出来的恐惧,像小子以前一直并不认识她。”
  龙鹰道:“你在她身上看到圣神皇帝的影子。事实上,圣神皇帝一直在她的血液里流淌,却因环境形势不得不匿隐潜藏,现在则再不用掩饰。”
  高力士解释道:“小子之所以感到恐惧,因若依现时的形势发展,长公主将籍相王迅速发展她的势力。比较而言,在皇族里,她在支持唐室的人里声望远高于皇上和相王之上。此趟立冬日的大朝上奏,更把她的地位推上顶峰。”
  又道:“不论皇上或相王对这个妹子都是死心塌地,言听计从,过去只因受环境局限,令她无从发挥。”
  龙鹰道:“这是我们所选择的道路必然遇上的情况,这条路并不好走。”
  高力士道:“还有杨清仁这个人,表面谦恭有礼、礼贤下士,可谓面面俱圆。然而在我仔细观察、暗里留神下,此人实寡情薄义、自私自利。以我猜估,像范爷这般清楚他的身份者,终有一天他会设法除掉你。”
  龙鹰讶道:“我一直有这个想法,可是总给他的友善模糊了,高大怎会有此结论?”
  高力士道:“或许这就是宫内侍臣赖以求存的触觉,对着我们,杨清仁不时在琐事上现出真性情的蛛丝马迹。”
  龙鹰记起台勒虚云说过,杨清仁若要清除清楚他出身来历者,第一个杀的将是他。当时并没放在心上,因不论台勒虚云、无瑕、洞玄子或香霸,关系等于胖公公之于女帝,绝不会出卖杨清仁。
  杨清仁若要杀,该是塞外魔门诸系者,因不想有外人可威胁到他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自己和高奇湛可以入选。
  湘夫人和柔夫人理该是深悉杨清仁性情者,对他均持恶评。
  大江联本身高手如云,其实力自化整为零后一直隐藏起来,杨清仁本身有个名为“二十八宿”的杀手团队,在现今的情况下,杨清仁能否通过他的权力、职位,将手下安插到右羽林军去?
  龙鹰问道:“杨清仁有何方法,可把外人引进辖下的羽林卫去?”
  高力士道:“大将军的职级能拥有一定的亲卫人数,只要经兵部调查后,身家清白,便可入役。”
  龙鹰心忖这般的容易。
  顺口问道:“现时临淄王与他王父关系如何?”
  高力士道:“确大有改善,因监国的事相王不时找临淄王说话壮胆,令临淄王可向相王展露他的识见才华。临淄王今回是‘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’,将胸中抱负有条不紊的灌输予相王,令相王明白精架构、裁冗员、去贪腐、洗奢华的急切性,而只有相王坐上监国之位,方能挽狂澜于既倒。”
  稍顿叹道:“相王是个绝不情愿的监国,不过老天爷再不到他选择。临淄王还暗示一旦当年圣神皇帝之事重演,他们整个皇族势被清洗殆尽,那时惟有他仍在监国之位,方有对抗奸党的可能。对这方面,相王曾身历其境,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体会。”
  龙鹰道:“忽然间,相王成为三方势力斗争的关键,幸好相王的安全有杨清仁全力打点,省去我们很多功夫。”
  高力士忧心忡忡的道:“然而都瑾始终是我们摸不着、触不到的祸患。”
  龙鹰道:“记着两件事,首先临淄王乃真命天子,得老天爷庇佑,此事不容置疑。其次是凡术可破,都瑾可向相王施媚术,我们便有破法的可能性。”
  高力士听得精神大振,不住点头。
  龙鹰赞道:“高大能居安思危,于一时的成功里看到未来的危机,非常难得。”
  高力士谦卑的道:“全赖范爷提点。”
  两人对望一眼,齐齐放声大笑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第十七章 九日新政
上一篇:
第十五章 冤家路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