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

第十八章 效应初现
2020-12-09 13:01:14   作者:黄易   来源:黄易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走了一半天街,前方一队人马从承天门的门道走出来。
  龙鹰和杨清仁交换两个眼色,均有狭路相逢之感,宗楚客赫然乃其中之一。虽仍相隔颇远,龙鹰认出紧跟着宗楚客的正是九野望,此人等闲不会露面,既现身皇城之内可知情况的紧张,有着来踩地盘的味儿。
  其他十三个亲卫装扮的高手,人人在马背上标枪般的挺直,气势逼人,各具异相,莫不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  龙鹰等防宗楚客,宗楚客亦防忽然阴沟里翻船,于下毒手害死李显前被干掉。
  龙鹰乘机问道:“是否用哪些人做亲兵,概由主子决定?在人数上有没有规限?”
  杨清仁吁出一口气道:“范兄看出端倪了,宗楚客的亲兵团武功高强不在话下,其中大部分一看便知非中土人士,令人心生疑惑,如在武三思时期,压根儿不可能发生。”
  龙鹰道:“终于发生了!”
  杨清仁道:“对亲兵团不但有规范,还相当严格,因可随主子出入宫禁,当然,在大明宫外门须缴出武器。论人数,从五人到六十人不等,先上报兵部,由兵部审查批准,记录在《亲兵录》上。以宗楚客的身份、地位,亲兵人数可达六十人的上限,次一级为皇族有分量的人,例如相王或长公主,可选五十人做亲卫。宗楚客只手遮天,爱哪个做亲卫便哪个,谁敢吭一口气。”
  又狠狠道:“如本王般,送了上兵部,到今天仍未批下来,徒欺奈何!”
  龙鹰心付现时的兵部尚书仍是韦温,除非裁撤他,否则情况一时不会改变过来。
  杨清仁道:“这家伙该是刚到珠镜殿见娘娘。”
  龙鹰点头同意。
  李显对韦后的态度,直接决定宗楚客下手的时间。
  双方逐渐接近,避无可避。
  宗楚客先发出指令,与亲兵们全体勒马停定。
  杨清仁别无选择,着车马队停下。
  互相致敬。
  宗楚客拍马而来,此人城府阴沉,于迭遭巨变后,仍神色如常,挂着笑容,先于杨清仁招呼问好,说几句门面话,然后目光落在龙鹰处,从容道:“若河间王没意见,宗楚客想和范当家借一步说几句话。”
  杨清仁可以有何意见,不过龙鹰并非他手下,往龙鹰瞧来,征询他的意愿。
  龙鹰道:“河间王请继续行程,轻舟稍后赶上来。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宗楚客和龙鹰甩镫下马,避往道旁。
  待杨清仁的车马队去远后,宗楚客单刀直入地问道:“马车内是何人?神秘兮兮的。”
  龙鹰不相信宗楚客猜不到马车内接载的是谁,故意问自己,意在试探。
  龙鹰压低声音道:“听河间王说是个叫姚崇的人,河间王正送他到掖庭宫去。”
  宗楚客可能没想过他答得这么爽脆,现出讶色,深深打量他几眼。
  宗楚客道:“轻舟和河间王熟吗?为何与他一道走?”
  他看似随口一问,内里却大不简单。
  上次偷听老宗和韦后说话,韦后凭女性的直觉认定是龙鹰的“范轻舟”在搞鬼,两次甫回京,均令李显大发君威,先捧杨清仁坐上右羽林军大统领之位,今趟更远为严重,尽逆转朝廷的形式。
  龙鹰刚才答老宗车内接载的是姚崇,实非常莽撞,因如是一般关系,杨清仁没理由让他晓得这个机密。
  换言之,老宗从此事清楚他和杨清仁的关系并不寻常。
  龙鹰道:“此事说来好笑,河间王之所以坐上大统领之位,一直认为小弟有份为他出力,还屡次向小弟表示感激,却之不恭,只好消受。适才在我入宫的当儿,遇上河间王,被邀与之同行,想不到在这里巧遇大相。”
  这番话连消带打,间接答了为何杨清仁告诉车内载者何人的敏感问题。老宗爱继续怀疑便怀疑好了,龙鹰的答词本身没有破绽。
  宗楚客话题一转,问道:“轻舟准备在京师逗留多久?”
  龙鹰道:“安乐公主和小弟关系良好,延秀又是我朋友,如不参加他们的大婚,怎都说不过去。”
  宗楚客似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点头道:“理该如此。”
  龙鹰心付为何他听自己这么说后,轻松起来,旋即生出明悟。
  首先他是怕自己到关外去,与黄河帮联手扫荡北帮在关外的势力。其次是他决定了杀自己,问题只在毒杀李显前或其后。他龙鹰有这么大段时间留在京师,宗楚客可以从容部署。
  两人说话时,远处的九野望一直对他用神注视,不放过他任何举动。
  龙鹰给他看的很不自在。
  宗楚客道:“轻舟这两天有空请到大相府来,我还有话和你说。”
  龙鹰答应后,宗楚客放人。
  宫城大致分为三部分。
  中央太极宫,占去八成的面积,左为掖庭宫,右为东宫。东宫为著名凶宫,住进去的太子没一个有好结果的,最近的例子是李重俊,掖庭宫或东宫各自有独立的入口,与太极宫以高墙分隔开。
  龙鹰在进入承天门前左转,抵达掖庭宫的正大门时,发觉门禁森严,遂报上名字,好半晌后由乾舜来迎他入内。
  进入掖庭宫的车马广场,二十多辆马车和等待的马夫、随从映入眼帘,与上趟龙鹰到掖庭宫来是两个情景,非常热闹。
  依稀记起当年在洛阳,自己扮的丑神医第一次去见重被迎回东宫的李显,文武百官来朝。塞得水泄不通的情景。比对起群臣对唐室的支持和热情,李显却爱理不理的,径自和武三思等一众宠臣、佞臣,加上丑神医大谈御女壮阳之事,回想起来,确令人啼笑皆非。
  乾舜兴奋的道:“临淄王所说的‘雁行效应’初现奇效。”
  龙鹰问道:“来的是什么人?”
  乾舜道:“都是有份量的重臣,与相王和长公主关系良好,对唐室的忠心毋庸置疑,对娘娘和宗楚客的倒行逆施一向看不过眼,只是敢怒却不敢言。今早皇上大发天威,振起所有有心人的意志,看到了未来的希望。”
  龙鹰和他下马,并肩朝掖庭宫主殿的殿门举步。
  龙鹰问道:“里面情况任何?”
  乾舜道:“姚崇刚加入了相王、长公主与众官员的私聚。”
  龙鹰止步道:“那相王该没时间见我。”
  乾舜道:“须待聚会结束才成。”
  龙鹰道:“改天再来见相王好了。”
  乾舜道:“临淄王吩咐下来,若范爷到,他会抽身来见你。”
  龙鹰心付离日落还有多个时辰,即使去会独孤美人,仍不用那么急,点头同意。
  乾舜领他从主殿旁的回廊穿过一座环境优雅的园林,到一座别致的木构建筑的小厅坐下,宫娥送上热茶。
  乾舜待要离开去通知李隆基龙鹰来了,龙鹰扯着他道:“先说几句!”
  乾舜坐下来。
  龙鹰问道:“临淄王现时情况任何?”
  乾舜反问道:“指的是哪方面?”
  龙鹰道:“各方各面,愈详尽愈好。”
  时移世易,现在对李隆基来说,定位的问题至为关键,能否建立威望声誉,争取到支持者,直接影响到将来的皇位争夺战。
  军方对李隆基的支持,有郭元振、宇文破、宇文朔和乾舜,是足够有余,但在与朝中大臣的关系仍是一片空白。
  复难之处,是不可惹起太平、杨清仁等对他的警觉。
  乾舜道:“风声逐渐传出,较接近相王者,已晓得监国之议源自临淄王,得皇上首肯,由长公主推动,遂一洗长期以来外间对临淄王的差劣印象。兼之皇上最近举行皇族会议,均指定临淄王参与,虽然对临淄王并非常看重,大大提升了临淄王在朝内、朝外的地位。”
  龙鹰心付李显是爱屋及乌,清楚自己与李隆基关系密切后,故意提拔,此为李显式的用人方法,凡武三思推荐的,一律重用。比起来,宗楚客在这方面还及不上武三思。
  乾舜续道:“故此朝中大臣来拜会相王均要求临淄王列席,望能弄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是否有足够的才能。”
  龙鹰心里暗叹,难怪太平要将姚崇弄到李旦身边,为的是削弱李隆基对乃父的影响力。李旦其他四子资质平庸,一旦予李隆基表现的机会,脱颖而出乃必然的事。
  乾舜道:“听说相王已正式要求临淄王进入掖庭宫,好助他处理繁琐的政事。”
  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:“临淄王早前告诉我,午后时分相王已收到两份分别来自虚怀慎和张嘉贞的意见奏章,两人为朝中宰辅级的大臣,不容轻视。”
  龙鹰喜道:“难怪你说‘雁行效应’初现奇效。”
  乾舜道:“相王看也不看的便送给临淄王,由他研究玩味,看可否容纳在新政内。”
  龙鹰心付李隆基想不露锋芒,难矣哉!不过现在多出现个姚崇,形势又会朝哪个方向发展?
  姚崇已成举足轻重的人物,其德望足以服众,更可以左右相王的决定。
  有可能将他争取到李隆基的阵营来吗?又如何可以办到?

  《天地明环》卷二十二终

相关热词搜索:天地明环

下一篇:卷二十三
上一篇:
第十七章 九日新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