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猎刀平板荡
 
2019-07-29 10:34:46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年年难过年年过。
  处处无家处处家。
  但今年的齐拜刀,并不是度日如年,而是过着甜蜜而幸福的日子。
  叶飞燕和他成亲之后,齐拜刀就有了他自己的家。
  叶天印很关心齐拜刀,他毕竟只有一个女儿,齐拜刀是他唯一娇婿。
  两个月后,齐拜刀已在金箭帮中树立了崇高的声望。
  虽然,他仍然武功尽失。
  一年之后,金箭帮好像在江湖中渐渐消失了。
  两年之后,没有人再见金箭帮在江湖上出现过。
  三年之后,整个武林都弥漫着一股歪风邪气,神魔谷已控制了大半天下。
  四年之后,少林、武当、昆仑三大门派掌门密议,想对付神魔谷。
  可是,结果只有一个“谈”字。
  纸上谈兵的除魔大计,自然不能对神魔谷构成任何威胁。
  神魔谷已代表了整个黑道。
  这是天下大乱的开始。
  直到了五年后的一个雪夜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雪下得很大,风也吹得很猛。
  黑鹏城郊半里外,有一间小客栈。
  既是小客栈,也是残旧得发霉的老客栈。
  掌柜的是个姓田的老人。
  人人都称呼他田老爹。
  田老爹在这里,已工作了整整五年。
  五年以来,田老爹的生活都很正常,除了喜欢喝几两酒之外,一向都没有闹过什么事。
  他的年纪已有一大把。
  一个这样年老的人,又能闹出些什么事?
  可是,在这一个雪夜里,田老爹竟然杀人!
  这种事,平时说出来,谁都不会相信的。
  但现在,已有三具硬挺挺的死尸,躺在这间老客栈的门外。
  雪越下越大。
  风越吹越猛。
  在如此大风中,最好的享受,莫过于在火炉边喝杯热腾腾的美酒。
  平时,田老爹一定会这样做的。
  但现在他没有喝酒,手里却拿着一把已经锈迹斑斑的菜刀。
  菜刀不但锈迹斑斑,同时也血迹斑斑。
  凭着这柄菜刀,田老爹已杀死了三个人。
  而这三个人,都是这间老客栈的老顾客。
  这三个老顾客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个坏习惯。
  他们无论是住店也好,吃肉喝酒也好,都绝不付账。
  他们每次住店,都要挑选最舒适的头号大房。
  今天,最好的一个房间给一对青年夫妇住了,男的有重病,女的是个哑巴。
  碰巧这三个“老顾客”又来了,他们要住最好的一间房。
  结果,他们把男的杀了,还把女的强奸了。
  那时候,田老爹正在黑鹏城里采购粮食。
  当他回来的时候,那个可怜的病人已变成了死尸,他的妻子已在遭受到残酷的蹂躏。
  田老爹什么话都没有说,也没有表示任何意见。
  他悄悄的走进厨房里,找到这把莱刀,然后,一刀一个,把这三个老顾客砍翻,变成了死顾客。
  这三个老顾客的身上,都有刀剑之类的厉害武器。
  但田老爹一出手,他们就连刀剑都没有拔出来,便已横尸客栈。
  田老爹杀了三人之后,这个掌柜的职位已耽不下去。
  倘若客栈老板知道这件事,他将会怎样对付田老爹?

×      ×      ×

  这间老客栈虽然残旧得厉害,但客栈老板却是一个朝气勃勃的年青富翁。
  他姓鲍名无汗,十八岁的时候,就曾经用一只左手,把连云寨四个强盗的头骨捏成粉碎。
  杀强盗的人,当然深受别人尊敬。
  可是,如果鲍无汗这个人本身也是一个强盗,那自然又当别论。
  连云寨在黑鹏城西八十里外。
  现在,连云寨没有了,但却出现了一伙比连云寨更猖獗的盗贼。
  盗贼的首脑,正是鲍无汗。
  鲍无汗现在最多还不超过三十五岁,但他的手下,已超过三百五十人。
  这三百五十人都是江湖败类,其中最少有三百人曾经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。
  那间老客栈,是属于鲍无汗的。
  鲍无汗拥有太多的产业,比这间老客栈更好的客栈,他最少还有十间。
  每一个人都称呼他鲍老板,但这间老客栈里的田老爹,却称呼他小鲍。
  鲍无汗感到很不满意,几乎想动手把田老爹杀死。
  但田老爹看来是如此老弱,可能他已老得糊涂万分,鲍无汗才没有把他宰掉。
  鲍无汗不宰他,他却把鲍无汗的三个心腹手下宰了。
  那三个“老顾客”,就是鲍无汗最宠信的心腹,人称鹏城三义。
  鹏城三义其实一点也不“义”,由于鲍无汗势力越来越庞大,这三人的所作所为也就越来越令人感到发指。
  然而,鲍无汗却很欣赏。
  物以类聚,臭味相投。
  鲍无汗又何尝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魔?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风雪渐停,黑夜已被黎明的阳光驱走了。
  在那间老客栈门外,硬挺挺的躺着三具死尸。
  鲍无汗在大清早的时候,便已接到了这个消息。
  他立刻骑着一匹黑马,带着三十个精悍的手下,赶到老客栈。
  鹏城三义果然死了。
  在他们的身旁,有一把刀!
  不是宝刀,也不是精钢打造的钢刀,而仅是一柄菜刀!
  这种莱刀,本该用来切菜。
  但现在它却把鹏城三义脖子上的血管,完全切断。
  鲍无汗走上前,仔细的看了一遍。
  当他看完之后,脸上的神色变得很凝重。
  他突然大喝一声:“田老爹,快滚出来!”
  他一连大喝了几次,田老爹终于出现了。
  鲍无汗额上无汗,心中却有汗。
  田老爹以前给他的印象,是老弱糊涂,如果他要把田老爹杀死,简直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的,将会毫不费力!
  但现在,鲍无汗的观感已完全改变。
  田老爹能够把鹏城三义变成鹏城三尸,这一份本领,就足以让任何人对他刮目相看。
  鲍无汗虽然表面上仍然摆出好大的架子,但他心中已绝不敢小觑田老爹。
  田老爹看来仍然和以前一般疲弱,行动迟缓。
  但鲍无汗看见他的眼睛里所透射出来的光芒,竟然为之不寒而栗。
  “田老爹,你隐瞒得好。”鲍无汗的脸色发青,“直到现在,你才向鹏城三义开刀,他们究竟有什么得罪了你?”
  田老爹摇头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
  鲍无汗冷笑道:“虽然你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前辈高手,但想撼垮鲍某,恐怕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  田老爹干笑两声,道:“的确不容易,但却也不见得绝无可能。”
  鲍无汗叹了口气,道:“你杀鹏城三义,是不是因为他们吃喝和住店都不肯付账?”
  田老爹缓缓道:“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我老人家动手,他们到处吃喝不付账早已成为惯例,何况这间客栈又是你的。”
  鲍无汗目中带着怒火,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  田老爹断然道:“凭你还不配问。”
  鲍无汗嘶声喝道:“你以为鲍某不敢杀你?”
  田老爹嘿嘿一笑,说道:“身为神魔谷第七护法的小鲍,又怎么会连杀人都不敢?”
  鲍无汗的脸,立刻由铁青变成血红!
  “好一个田老爹,你知道的事果然不少。”
  田老爹淡淡道:“如果你能够杀了老夫,那么我这个老人家就会变成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  鲍无汗突然大笑。
  那是愤怒的笑。
  也是杀人前的奸笑。
  大笑声中,鲍无汗的左手已闪电般抓向田老爹的脖子上。
  鲍无汗十八岁的时候,就曾经用一只左手,把连云寨四个强盗的头骨捏成了粉碎。
  那时候的鲍无汗,其武功还远不如今日。
  现在,鲍无汗的武功精进甚多!
  而田老爹的脖子,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那四个强盗的头骨更硬。
  如果鲍无汗的左手能够抓到田老爹的脖子,那么田老爹一定会变成断颈老爹。
  田老爹仍然静静的站在那里,好像根本没有看见鲍无汗已对他展开凌厉的攻击!
  田老爹真的没有动。
  鲍无汗的左手已狠狠的在他脖子上一捏!
  凭鲍无汗的指力,要捏断一条大山猪的脖子,也绝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  他练的是大力金刚指,而且已练到第六层境界。
  可是,田老爹的脖子,竟然比他的大力金刚指还更坚硬。
  “格勒”一阵怪响,鲍无汗的五根手指,一齐折断。
  鲍无汗脸色惨变。
  他做梦也料不到这一捏,田老爹的脖子竟然会传出一股强大的反弹力,连自己的五指都被震断!
  田老爹干咳两声,叹道:“小鲍,回头是岸,神魔谷第七护法这个职位,你索性让给独孤兴兼任好了。”
  鲍无汗暴退三尺,额上黄豆般的冷汗已滚了下来。
  就在此刻,雪地中突然传来一阵雄壮的歌声。
  歌者是个黄衣汉子。
  歌声虽然雄壮,但细听之下,却隐藏着诡异、肃杀的意味。
  田老爹冷冷一笑。
  一曲勾魂,墓域杀手来了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黄衣汉子踏雪而来,歌声戛然而止。
  他的腰间,缠着一根粗大的绳子。
  绳子直拖到身后。
  他的身后,竟然有一具棺木。
  黑色的棺木。
  棺木之上有一根金矛,直插在棺木之上。
  一曲勾魂。
  墓域杀手。
  黄衣汉子没有名宇,这八个字就已足够代表他的一切!
  墓域杀手当然来自墓域。
  墓域是什么地方,没有人知道。
  曾经到过那里的人,现在都已变成一堆白骨。
  传说中的墓域,那里根本没有坟墓,只有棺木。
  那里的棺木,数量并不很多!
  但每副棺木里的死尸都是江湖上成名的顶尖高手!
  如果不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,也不配躺在墓域的棺木里!
  这些死人,都是死在金矛之下的。
  金矛就是墓域杀手的唯一的武器。
  他每杀一人,事前都必定替死者准备一副棺木。
  墓域杀手露出了一双雪白的手,向田老爹一指,木然道:“这副棺木是为你而预备的,棺木刻着你的名字。”
  鲍无汗首先向那棺木上望去。
  只见棺木上刻着三个潦草不堪的小字。
  这三个字就是:游疾舞!
  游疾舞!
  一直蛰伏在这间客栈五年的田老爹,原来竟然就是铁匠游疾舞!
  天下间的铁匠何止千万,但能够用脖子震断鲍无汗左手五指的铁匠,这人若非游疾舞又还会是谁?
  鲍无汗再也不敢托大。
  面对着游疾舞,鲍无汗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。
  他想不透的,就是游疾舞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客栈里做了五年的掌柜。
  墓域杀手忽然用一双冷漠的目光,盯着鲍无汗。
  过了半晌,墓域杀手才道:“鲍护法,你做得很对。”
  鲍无汗一怔。
  他想不出墓域杀手这句话的意思。
  墓域杀手又接道:“你带了三十个手下,但没有让他们首先动手,这一点你做得很对。”
  鲍无汗听了之后,汗流浃背。
  他并不是个蠢人,墓域杀手的意思,再也明显不过,他分明是说:“如果你派三十个手下先打一阵,这三十个手下都会变成死人。”
  游疾舞的武功极高,鲍无汗的手下绝对不是他的敌手。
  墓域杀手缓缓地把金矛从棺木中拔出来。
  鲍无汗只觉得一股逼人的杀气,从金矛之上传了过来。
  这一根金矛,已杀人无数,而且杀的都是在江湖上成名的高手。
  鲍无汗突然迸出了一句这样的话:“你有把握杀游疾舞?”
  墓域杀手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:“连独孤谷主都认为我可以让游疾舞躺进棺木里,你为什么竟敢有此一问?”
  鲍无汗一呆。
  他陡地感到浑身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。
  墓域杀手忽然轻轻挥了挥手,道:“你可以离开这里,我不想免费杀人,虽然你是神魔谷的第七护法!”
  鲍无汗咬了咬牙,终于上马。
  片刻之间,他和三十个手下都在雪地上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  游疾舞冷冷的对墓域杀手道:“你真的有把握杀老夫?”
  墓域杀手叹了口气,道:“游疾舞,你太老了。”
  游疾舞淡淡一笑,道:“人虽老,可是宝刀未老。”
  墓域杀手脸上带着诡秘的微笑:“你还有宝刀?你的猎刀在哪里?”
  游疾舞道:“猎刀老夫早就送了给姓齐的人。”
  墓域杀手冷冷道:“齐拜刀呢?”
  游疾舞脸上的表情,忽然又变得比墓域杀手更为诡秘:“齐拜刀就在你身后不足一丈。”
  墓域杀手的脸色变了。
  他不必转过身子向后望,便已听见了一个人悠悠的道:“齐拜刀在这里,猎刀也在这里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金箭猎刀

上一篇:第一章 神魔乱武林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