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箫声之秘,弥留泄密
 
2019-07-29 18:26:11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决斗即将开始。
  决斗的地点,就在客栈后面的一块小小的空地上。
  卫空空唐竹权仍然是那老样子,他又抱着一个大得吓死人的酒坛,懒洋洋的躺在一棵老树下,不停地把酒猛灌。
  谭耐他忽然对卫空空叫道:“你最好快手一点,老子今天不想喝独酒。”
  唐竹权催促卫空空快一点动手,似乎对他信心十足。
  但卫空空仍然没有发招。
  倒是谭耐没有再等下去,双枪同时刺前,毒蛇一样疾刺卫空空的咽喉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一阵秋风,吹在卫空空的脸上
  但风不冷,松尖与剑锋更冷。
  身后谭耐的一双短枪,左右的速度各不相同,左快右慢。左枪虽快,但更危险的是右枪。
  刷左九右五,谭耐在那刹那之间,已刺出十四枪。
  这十四枪使出,卫空空的脚步立刻退七步。
  就他退后并不是落了下风,而是诱敌。
  这但谭耐并不笨。
  他知道卫空空的剑法并非浪得虚名之辈可比,他这十四枪未能把对方伤在枪下,发现对方的身手果然不弱。
  他没有趁机急进。
  因为他根本就无机可乘。
  谭耐枪势一顿,改变了另一种打法。
  他把右枪插在腰带之上,用右掌攻击卫空空。
  “呼”的一声,谭耐的掌风,差点连唐竹权手里的大酒坛也被吹起。
  唐竹权坐在一旁,咧嘴笑道:“好大风,他奶奶个鸟好凉爽!”
  卫空空哼了声。
  凉个屁!
  谭耐这一掌很特别,四边卷起一阵狂风,但中间却像有一条赤红的火焰,直射向卫空空的胸膛。
  卫空空不敢怠慢。
  这是谭耐苦练十年才练成的风火追魂。
  中间那条赤红火焰般的掌风,绝不是一般人血肉之躯所能抵御的。
  卫空空没有练过铁布衫,也没有练过金钟罩这一类的武功,他不敢贸然去冒这个险?
  但卫空空的身法却更快,晃眼之间,他几乎已转到了谭耐的谭耐这一掌很快?
  身后谭耐一声暴喝。
  刷!刷!
  一连两枪,反手击向卫空空的咽喉。
 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,卫空空看见谭耐这两枪有点破绽。
  这一点破绽,一般人绝不容易看得出来。
  但卫空空看见了。
  他的眼睛,锐利得就像半空飞翔的隼鹰,无论怎样微小的破绽,却绝对逃不过他的视线。
  若是换了平时,他必然会毫不考虑的,立刻就使出砍脑袋剑法中的一招“分头斩”,他相信最少有八分的把握,可以把谭耐的脑袋从中砍成两半。
  但他没有使出这一招剑法。
  因为他要“剑下留情”,留下这个人的活口。
  同时,他也察觉到另一个问题。
  谭耐这一个微小的破绽,是不是故意显露出来,引诱自己跌落个万仞不复的陷阱呢?
  卫空空果然不愧是卫空空。
  他的眼光没有错,谭耐这一个破绽,果然是故意卖弄出来。
  假如卫空空真的“趁势”展开剑法杀过来的话,谭耐就有十足的把握,可以一枪朝穿他的心脏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卫空空没有上当。
  但他又面临到另外一个问题。
  他最擅长使用的,是砍脑袋剑法。
  对他来说,砍掉一个人的脑袋并不太难。
  但不砍掉对方的脑袋,而要击败对方,令他重伤垂危的话,这却是一个新的挑战,罕见的考验。
  然而,他现在必须要辨别到这一点。
  谭耐是个采花大盗,这种人就算把他碎尸万段,亦绝不过份。
  但在他咽气之前,卫空空非要弄明白神秘箫声的秘密不成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“果然好剑法!”
  谭耐忽然大叫一声,然后又再双枪齐出,枪如急雨般向卫空空迎头击下。
  他的枪势极其凌厉。
  卫空空仍然采取守势。
  他一面迎战,一面在思量怎样破敌。
  枪声不断的在呼啸,卫空空仿佛节节败退般,左闪右缩,退再退。
  唐竹权看得很不过瘾。
  但他并没有怪责卫空空,也没有看轻这个名满天下的偷脑袋大侠。
  他了解卫空空。
  更了解他的剑法。
  倘若叫卫空空不用砍脑袋剑法与一个武林高手交锋,那是一件有点困难的事。
  但这个问题并不太大。
  卫空空一定可以解决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唐竹权对他很有信心,但他是否太看低了谭耐呢?
  唐竹权最初的估计,卫空空在三十招之内,就可以把谭耐收拾下来。
  但谭耐的枪法很阴险,好几次差点可以击败了卫空空。
  然而,卫空空的剑法很乖巧。
  他施展起砍脑袋剑法的时候,剑法狠辣霸道无比,但此刻他的剑法却一反常态,走的居然是轻灵飘忽的路子。
  唐竹权嘿嘿一笑:“他奶奶个熊,竟然使出了老娘喂奶般的婆妈招数。”
  卫空空心中有气,剑法果然立刻就凶巴巴了一点。
  但比起砍脑袋剑法的那种骇人气势,还是差了一大截。
  谭耐的攻势,越来越是旺盛。
  卫空空身形急变,但神态已不如先前般从容潇洒?
  唐竹权眉头一皱。
  他想不到卫空空居然会弄得如此狼狈。
  谭耐几乎已把卫空空逼进绝境。
  看来不出十招之内,卫空空就会伤在谭耐的枪下。
  但卫空空在这个时候,突然使用出一招“法场斩首”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“法场斩首”是砍脑袋剑法中最霸道的一招。
  刹那间,只见剑气森森,剑锋所及之处,扬起了一阵急劲的剑风。
  这是杀气腾腾、令人不寒面栗的一招剑法。
  卫空空的剑法,一直都很“温柔”。
  但最“温柔”的剑法,忽然就变成了森林中的恶狮,大海中的鲨,天空中的吃人巨鹰。
  萧萧剑气,不但谭耐的眼色变了,连唐竹权也为之一呆他本来不停地喝酒。
  但现在这口酒他已喝不下去。
  他并不是担心卫空空,而是替谭耐担心。
  他担心谭耐的脑袋,立刻就会被卫空空这一剑砍掉下来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法场斩首这一招剑法,从来不留任何活口。
  砍脑袋剑法,本来就是绝对致命的剑法。
  谭耐一直都以为卫空空绝对不会使用砍脑袋剑法。
  但他料错了。
  每个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,当然首先要保全自己的性命。
  不过,谭耐仍然能够把这一剑避开
  但他原来的滔滔气势,已尽此瓦解。
  卫空空又再来一招“醉斩天魔”。
  至此,砍脑袋剑法的威力,已完全尽显。
  谭耐怒道:“你杀了我,就永远都无法知道那个秘密!”他这两句话说得很快。
  但卫空空的剑招变得更快。
  分明是一招“醉斩天魔”,但忽然间就变成了一招穿心剑!

相关热词搜索:龙凤追魂箫

上一篇:第六章 恒山之手,专摘螓首
下一篇:第八章 报复之神,现身寻医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