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玄阴霹雳巧诛阴阳道
 
2019-07-29 11:03:55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笛声是在第三辆马车里传出来的。
  许窍之不知道车厢里的是什么人,他也不是准备一刀就把里面的人杀掉。
  但最少,他要看看是谁来了。
  人未到,刀先到!
  金刀直向车厢门砍下,这一刀势猛力沉,就算车厢的门是用铜铁铸成,也非要给金刀砍开不可。
  但许窍之的金刀还未放下,一道银光已从门缝里闪电般射出。
  “铮”一声响,金刀砍在那道银光之上,许窍之突地喝叫一声:“好!”接着就鹞子翻身,雁落平沙地后退了开去。
  银车主人,果然是绝世高手。
  许窍之仍然紧握着金刀,刀锋无血,刀柄却已一片血红。
  鲜血一颗一颗滴下,只见许窍之右手虎口迸裂,但这点痛,他却已浑然不觉了。
  这点伤实在不算什么,但他内心所受到的震动,却是难以形容的。
  他已看见了那道银光,也已看清楚了那是什么东西。
  那是一支银笛,而笛上还刻着九个雷字。
  雷!雷!雷!雷!雷!雷!雷!雷!雷!
  是雷九霄亲自来了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在江湖上,雷大公子无疑是个极具来头的人物。
  他是天雷府第十七代主人,又是摘星楼的领袖,这十年来,江南武林敢与他争锋头的人,似乎是越来越少了!
  但这十年来,雷大公子倒也绝少露面,据说他正苦练着种极厉害的内家罡气功夫,只要练成,就大可横扫武林云云既使他不再练,江湖上能与他匹敌的人,已是寥寥无几了。
  许窍之虽然还未见得着雷大公子,但已跟他较量了一手,车中人的功力,委实厉害之极。
  “许谷主,你这口金刀,绝非凡品,未知能否割爱相让给本公子?”
  雷大公子终于打开了车厢门,还慢慢的走了出来。
  但许窍之看不见他的脸,因为他戴着一顶形状很古怪,而且又阔又大的银帽。
  这一顶银帽子拉得很低,许窍之只能看见他的脖子。
  “你喜欢这柄金刀?”许窍之沉声道:“我可以把它送给你条件是公子必须立刻离开本镇!”
  雷大公子森冷地一笑,道:“凭你也配跟本公子谈什么条件吗?”
  许窍之道:“也许真的不配,但这是我的刀,你若想要它就必须答应下来,否则……”
  “否则怎样?”
  “你只好杀了我,然后再把金刀据为已有!”
  “本公子不是强盗,这种勾当是从来也不会干的。”
  “既然大公子说自己不是个强盗,那么唯一的办法,就是把刀拿去,然后立刻远离本镇。”
  雷大公子摇摇头,道:“要本公子立刻离开这里,恕难从命。这柄金刀,我不要便是。”
  许窍之脸色一变,道:“雷九霄,你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?”
  雷大公子笑了笑道:“许谷主何以一定要我走?这里是客栈,也是卖酒的地方,难道本公子想进去喝杯酒也不行吗?”
  “现在不行!”许窍之斩针截铁道。
  雷大公子道:“为什么现在不行?难道里面打死人了?”
  许窍之道:“不错,这里的掌柜,已给你们的人杀了,现在里面正是一团糟,你进去只会弄得更加一塌胡涂!”
  雷大公子道:“这就是你不让本公子进去的理由?”
  许窍之道:“是的!”
  雷大公子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,道:“本来我已想离开这里的,但给你这么一说,反而舍不得走了。”
  许窍之道:“你若不走,在下只好舍命陪君子!”
  雷大公子又是叹了一声,半晌才缓缓地说道:“我也希望你能够挡得住我,今天本公子实在不想看见死人。”
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许窍之已向他攻了八刀!
  只见金光乱闪,每一刀都很凶,看来今天晚上,许谷主已因为龙城璧的伤势而弄得相当急躁了。
  这种作风,一点也不像是平时的许老实。
  雷大公子轻易闪开这八刀,然后就像一阵风般掠进了客栈。
  霎时间,许窍之面上的神情变得极其难看,一直以来,他被武林中人誉为身手绝顶的年轻高手,但现在,他却忽然发觉自己只不过是雷大公子脚下的一只蚂蚁。
  雷大公子若要杀他,就和踩死一只蚂蚁般容易
  许窍之怔怔地瞧着雷九霄背影,面上的神情好像想哭,但却又哭不出来一样。
  就在这时候,第二辆马车里忽然有人吃吃一笑,说道:“许谷主,为什么不进来聊聊?”
  许窍之充耳不闻,他当然不会进入这辆马车,而是转身回到客栈里。
  但他才转身,一条雪白也似的缎子就从第二辆马车里飞射出来,而且一下子就已缠在他的腰间。
  许窍之大吃一惊急忙挥刀。
  但他这一刀还未确下去,一道阴柔的大力已把他拉了过开去。
  “呛啷”一声,金刀坠地,许窍之竟已全身上下都酸软无力。
  就在这一瞬间,第二辆马车的车厢门打开了,那条雪白的缎子很快就把许窍之拉进马车之间。
  对于许窍之来说,这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。
  马车里的是什么人,竟然可以凭一条缎子就把许窍之拉进车内!
  雷大公子手持银笛闯进了客栈,但他才走进大门两步就已给一个大胖子拦住去路。
  “你是什么鸟汉子?老子怎么看不见你的脸?快滚出去嗯,还有许谷主呢,你们是干什么的?为什么把许谷主绑进车子里?”这大胖子一口气质问雷大公子,他的声音很凶,但脸色却青白得可怕,就像是正在害上大病似的。
  “唐大少爷,你的脸色好像不怎么好,该休养休养了。”
  大公子干笑着,语气充满着揶揄的味道。
  唐竹权“呸”一声,怒道:“老子脸色怎样,干你鸟事?快许谷主放还,否慢休怪老子不客气!”
  雷大公子淡淡道:“本公子倒要看看,你要把我怎样?”
  唐竹权怒火冲天,也不顾得自己已经元气大损,仍然运内功,施展五绝指法来对付这位雷大公子。
  他已豁尽出去,无论如何,她绝对不能让雷大公子接近十婆婆和龙城璧。
  可是,为了要给龙城璧逼出体内的奇毒,唐竹权的内加消耗了七八成,所以现在纵然全力施为,最多只能及得上两三成左右功力而已。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已立于必败之地。
  雷大公子很轻易就接下了唐竹权十二招五绝指法面接招,一面摇头叹息,道:“就凭这三两式功夫,又怎能对本公子说什么‘不客气’?”
  唐竹权心知形势不妙,但他还是绝不示弱,依然勇猛地出手向雷大公子攻击,这正是天下第一号大醉鬼不怕死的作风,无论敌人怎样厉害,他也要苦战到底,绝不轻易言败。
  王九番深知武功远远不如唐竹权,就算自己想帮助他也是无能为力,也就只好站开一旁,守护着黄十婆婆和龙城璧唐竹权攻了五十五招后,脸上已是汗如雨下。
  他越来越虚弱了,雷大公子若要杀他,那真是易如反掌之事。
  唐竹权并不糊涂,他也看出了自己必败无疑,不禁怒声道:“雷九霄,你要杀老子就快快动手好了!”
  雷大公子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不想杀人,只是想见一见顾女侠。”
  唐竹权哼一声,道:“这里没有什么顾女侠!”
  这时候,雷大公子已停手,唐竹权也在争取喘息的机会。
  “当顾女侠在江湖上叱咤风云之际,你只怕还在被窝里吃奶撒尿!”雷大公子冷冷地一笑,接着说:“现在,她好像叫什么黄十婆婆,是也不是?”
  唐竹权道:“你要怎样?”
  雷大公子道:“时九公不来,她却高兴出现在这是非之地,但她什么事情不好惹,却偏偏惹到摘星楼跟独孤一保的是非恩怨,换上你是摘星楼的大当家,你说该怎办?”
  唐竹权心中一凛,面上却不为所动地说道:“她只是个老太婆,换上是老子,老子才不管她!”
  雷大公子冷冷道:“你现在当然可以说风凉话,但独孤瞎子要把摘星楼夷为平地,本公子又怎能袖手旁观?”
  而唐竹权冷笑道:“所以,无论是谁要救独孤一保,你这位摘星楼主人都要对他不客气?”
  雷大公子道:“不错!”
  唐竹权一拍大肚子,怒道:“老子偏要救这人,那又怎样?”
  雷大公子道:“凭你的道行,是治不好独孤一保的,只有黄十婆婆,或者是时九公,才有机会可让独孤一保活下去!”
  唐竹权又道:“咱们谁救独孤一保都与你无关!”
  雷大公子默然半晌,才道:“看在唐老人面上,本公子本来是不想杀你的,可惜阁下一意孤行,那也只好得罪了!”
  “你不得罪老子,老子也要得罪你!“唐竹权一声怒吼,居然又再动手。
  他现在怎么说也是打不过雷大公子的,但这人天生一副牛脾气,打不过也要打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雷大公子接近黄十婆婆和龙城璧。
  但雷大公子却是志在必杀黄十婆婆。
  唐竹权挡住他,他只好连唐竹权也杀了。
  不出五招,唐竹权已是力不从心,尽落下风
  雷大公子突地叫了一声:“杀!”银笛已向唐竹权的咽喉戳下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在那银光闪烁,华丽璀烂的马车里,许窍之已变成了一个大粽子。
  包扎这个粽子的人,无疑是个“扎粽高手”。
  许窍之被人用缎子绑进马车里之后,他并不是感到害怕,而是愤怒。
  他愤怒并不是因为有人用缎子把自己绑起,而是忽然明白了一件事。
  雷大公子无疑是个高手,但许窍之为什么会一交战就立刻一败涂地?
  是武功不如人?
  也许如此,但即使武功不如雷九霄,也绝不会在三招两式之间便败阵下来。
  还有这条雪白的缎子,能够使它收发自如的人,肯定也是个高手了,但许窍之为什么竟然全无挣扎之力?
  许窍之终于明白了,原来自己已不知在什么时候,中了一种可怕的奇毒!
  这种毒能否杀人,许窍之现在还不知道,但它可以让中毒者功力逐渐消失,这已是无可怀疑的!
  当许窍之刀击第三辆马车的时候,药力已开始发作,他与雷九霄拼了一招,自然非要大大吃亏不可。
  现在,那种无形的毒力已发作得更厉害了,他简直已无法提聚半点功力,来对付那条雪白的缎子。
  把他绑进马车里的,是个穿着薄纱衣裳的女人
  她的眉毛弯如新月,头上梳着一种看来凌乱而却又很洒脱的长发髻。
  曾经有一首很古老的诗,是形容这种发髻的,这首诗说:“还梳闹扫学宫桩,独立间庭纳夜凉,手把玉钗敲砌竹,清歌一曲月如霜。”
  所以,长发髻又叫闹扫髻,这种发型曾经十分盛行,但它最大的缺点,就是看来并不怎么庄重,倒像是给大风吹乱了头发似的,倘若梳这种髻的人并不漂亮,那是只会令她变得更加难看。
  若是丑陋的女人梳着长发髻,恐怕在半夜深更的时候,甚至会被人当作是女鬼出现,那真是吓死人了。
  但在这马车里的女人,却是人间绝色,她大概和许窍之样,已经三十七八岁了,可是,就算再迟十年八年,她也一样可以迷倒世间大多数的男人。
  她的胸很挺,腰肢却很细,就算她板着脸孔不笑,也已很能令人心动。
  这时候,她在笑,不但嘴里在笑,连眼波和身子也仿佛起在笑。
  “许谷主,难得今天相逢此地,小妹敬你一杯好不好?”在车厢里拿起一瓶酒,然后满满斟了一杯酒:“小妹姓雷,叫雷凤心,你就叫我的名字好了。”
  她一面说,一面把满满的一杯酒送到许窍之的唇边。
  “我不喝!”许窍之怒瞪着她。
  雷凤心吃吃地在笑:“你是怕酒里有毒?真是个傻子,你现在连三脚猫两腿狗也打不过啦,我还毒你干吗?”
  许窍之冷冷道:“不要脸!”
  雷凤心一点也不生气,身子挨得更近:“世间上要脸的太多了,但这些人恐怕活得一点也不快乐。”
  许窍之冷嗤一声,默然不语。
  “你怕酒里有毒,那么这杯酒就让我来喝掉好了。”雷凤心说完,就把满杯美酒一仰而尽。
  许窍之还是默不作声。
  雷凤心把空杯子幌了幌,笑道:“你现在该相信我没骗你罢?”
  许窍之厉瞪了她一眼,忽然说:“给我一杯毒酒!”
  雷凤心眼睛睁大了,她吃惊地说道:“你疯了?为什么要喝毒酒?”
  许窍之冷冷道:“我既然中了你们的暗算,倒不如死一干净!”
  雷凤心嫣然一笑,道:“这点小事,许谷主何必看得太紧张?待会儿只要小妹向大哥说一声,还愁云四少爷不交出解药来吗?”
  “是云怜春!”许窍之脸色骤变!
  他猛然省悟:当云怜春故意败在他掌下的时候,他和云怜春的距离最为接近,那时候,许窍之曾经嗅到了一阵淡淡的腥气,只是当时形势十分吃紧,他也未曾怎么在意。
  “果然是云怜春!这人好阴险!”许窍之仇然地说。
  雷凤心叹了口气,道:“这算什么?他本来就是最擅长把握时机的人,只要你相信了他一句话,那已是无可挽回的大错。”
  许窍之冷冷道:“多谢雷二小姐提点了。”
  雷凤心望着他的脸,忽然道:“家兄虽有时候做事过份一些,但总不算是个大奸大恶的人,许谷主又何苦一定要跟他作对?”
  许窍之冷笑道:“咄咄迫人的不是咱们,而是你的大哥!”
  雷凤心道:“但只要你们别再管独孤一保的事,咱们立刻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。”
  许窍之道:“你们若肯马上离开这里,也是同样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!”
  雷凤心叹了口气,道:“只可惜我不是雷大公子,他喜欢怎么样,小妹是无法阻挡得住的。”
  许窍之道:“但你现在可以杀我!
  雷凤心忽然冷笑起来,道:“姓许的,我知道你怎么想你进来,就已看穿了我是个怎样的人!”
  许窍之陡地一呆,
  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!”
  “你是听得懂的,不错,你看对了,我是一个坏女人,是个淫娃荡妇,我不要脸,就像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母狗!”她越往下说,脸色就越是苍白,许窍之这反而听得连脸红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霹雳武器

上一篇:第三章 银扇金刀初逢银笛子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