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街头卖艺的两师徒
 
2019-08-08 14:32:36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久雪初睛,天气虽然还是异常集冷,但在岳阳城西的玉玄观前已又回复了平时繁荣热闹的景象。
  玉玄观虽然是一座规横庞大,气派极是恢宏的道观,但这道观的主持悠然道长,却是个生性豁朗,十分随和的出家人,在道观之中,虽然是禁止吃荤;但在道观门外的一片广场上,却是鸡鹅鸭肉,花雕竹叶青烧刀子样样不缺。
  这里是小贩子的天下,他们能够聚集在这里做点小买卖,完全是悠然道长所赐的。
  在七八年前,这片广场除了只卖香油的吴婆子之外,任何小贩都不能在这里立足,那时候玉玄观的主持,是悠然道长的师叔善慈真人。
  善慈真人虽以“善、慈”二字为法号,但这位出家人却一点也不容易相处,他在玉玄观中凡二十余年,直至他两腿一伸一刻为止,居然从来没有人曾经见他笑过一次。
  他不但吝啬笑容,对其他种种事情,总之事无大小,不分轻重,也一律以“吝啬”两字用为处事原则。
  节俭是良好的美德,但吝啬就不怎么妙了。
  结果,这个老真人由于长期省吃省用,终于把自己弄得“越来越瘦”,看来真是仙风道骨极了。
  终于,这位瘦道人病了,而且“一病不起,死时一身皮黏骨,真是“面无四两肉,身轻似饿燕。”
  善慈真人死后,就由悠然道长继任玉玄观主持。
  悠然道长和善慈真人可差得远了,后者瘦骨如柴,前者却是白白胖胖,无论在清晨或者在子夜时候看见他,他都是笑脸迎人,红光满面的。
  有人说,他点也不像个炼丹炼仙的道长,倒像个弥勒佛。
  对于别人来说,玉玄观主持是肥是瘦,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最重要的是:善慈真人和悠然道长的行事作风,可说是完全不同的。
  虽然,悠然道长也有他的套规矩,比方说:道观里的弟子不能偷窍,不能酗酒、不能犯色戒、不能打架、更不能杀人等等。
  而这些规矩,是每个大道士小道士老道士和嫩道土心服从的,因为这些规矩-点也不苛求,绝不能算是过分挑剔。
  但在从前,只要有人打喷嚏大声了一点而又给慈善真人听见的话,那也算是罪过。
  有罪就有罚,这个饿坏了的道观主持,说不定会罚你关在茅坑里三天三夜,这叫“方便之刑”,受刑者吃在那里,睡在那里,要拉屎撒尿也在那里,真是方便得很。
  现在换上了悠然道长当主持,他可没有这一套
  而且,在他当上了玉玄观主持后,道观门外那片广场很快就热闹起来。
  最不满的,当然就是那个只卖香油的吴婆子,她很生气曾经三番四次找悠然道长,问他怎么容许这许多小贩在道观门外,弄得鸟烟章气?
  悠然道长最后笑了笑,对吴婆子说:“这种事,贫道不清楚你若要问个明白,不妨去找一个人。”
  “找谁?”
  “贫道的师叔,说不定他已经在等着你!”
  头婆子呆在那里,一时间还没弄清楚这个胖道人的意思,等到她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,悠然道长已不知所踪。
  经过这一次之后,吴婆子不敢再问短间长了,因为她知道这个白白胖胖的道人已开始对自己有点不耐烦,再闹下去,只有碰钉子的份儿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在一档杂耍摊前,四周都围满了人,卖艺的人是一老一少,玩的把戏是”闭目侧跳火圈子”,那火熊熊的圈环上还镶着十二口锋利无比的尖刀,倘若一个弄不好,立时就是穿胸洞腹之灾。
  但跳火圈子的青衣少年也真有一手,虽然他闭着眼睛,而且又是从后面倒仰着身子飞跃出去,但他的去势还是既快且准,一下子就过了火圈,这还不算,他刚钻过来,脚尖甫落地上,又再次倒仰着身子飞回过去,如是者一连穿火圈八次,简直是用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。
  当他第八次跳过火圈,气定神闲地停立不动时,人群立刻响起热烈的喝采和鼓掌声。
  类似这样的杂耍,大家虽然曾经见过,但玩得这样出色的,却是极为罕见。
  就在那穿着一身葛衣的老者拿起钵子向大家讨赏钱的时候,忽然有人吼叫了一声:“他妈的往哪里走!”
  大家还没有弄清楚怎么一回事,已有两三个看耍的人突然给一股大力撞倒开去。
  有人大骂,有人大笑,也有人给吓得面青唇白,匆匆散开去。
  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叫化子,他穿过了人丛,满面惶恐之色。
  最子闹在他的背后,有五个精壮的大汉追了上来,他们全都磨拳擦拳,好像想把这叫化撕开八大块方解心头之恨似的。
  这时候,火圈子仍然在燃烧着,而在火焰之中,还透射出令人心寒的刀光,但是,那小叫化子大概是给背后的追兵追得急了,竟然毫不迟疑地就向火圈子穿跃过去。
  看热闹的人不禁一齐发出了惊叫之声,他们都担心这小叫化子会给这火圈子吞噬掉性命。
  但这小叫化子似乎如有神助,居然顺利地穿过了火圈,并无半点伤。
  那卖艺青衣少年同时哈哈一笑:“好俊的身子,还有谁敢上来试一试?”
  他好像完全未曾看出,这小叫化子是情急之下,慌不择路才跳过这火圈的。
  就在此时,那五个大汉已追了上来,其中一个穿着黄色劲装的汉子冷笑一声:“这算是什么?瞧俺的!”
  这黄衣劲装大汉说跳便跳,也依样画葫芦地向那火圈子穿跃过去
  背后另一个满脸麻子的大汉惊呼一声,喝道:“笨牛,跳不得。”
  但那黄衣劲装大汉已如箭在弦,早已跳了过去
  他这一跳,可说是气势不凡,但等到他跳过火圈之际,身上最少有几处地方给火焰燃烧起来,肚子上更是“飒”的一声。
  挨上了火圈的利刀子,登时血如流注,情形狼狈到极点。
  卖艺少年却还在拍掌笑道:“好精采!好身手!笨牛大哥,最好再试一试”?
  黄衣劲装大汉早已面无人色,慌忙在地上胡乱打滚,那麻子大汉面色骤变,瞪着那卖艺少年厉声喝道:“臭小子,你在胡闹什么?”
  卖艺少年哈哈一笑,道:你怎知道我的名字?”
  麻子大汉一怔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卖艺少年答道:“我不就是姓胡闹吗?”
  “胡闹?”麻子大汉呆了一呆,随即怒喝道:“不管你是胡闹还是胡傻,快把那小贼交出来!”
  胡闹眨眨眼睛,道:“谁是小贼?”
  麻子大汉道:“躲在你身后鬼鬼祟祟的小杂种就是个贼。”
  胡闹眉头一皱,回头瞧着那小叫化一眼,道:“他说的是不是真话?”
  小叫化连忙摇摇头,道:“胡大哥,你可别听信他在胡说八道,我只是个可怜的小叫化,偷东西这一门子本领,我就算想没有,学也学不来。”
  胡闹点点头,一挺胸膛瞪了麻子大汉道:“你听见了。”
  “四五个大男人追打一个小叫化,这还成什么体统?若说他是个贼,那么,他到底偷了什么东西?”
  麻子大汉道:“他偷了一匹马。”
  胡闹道:“马?现在那匹马呢?”
  麻子大汉道:“就在他身上,”
  胡闹奇道:“这可越弄越稀奇了,他身上能会藏着一匹马?你这个人是不是神经病?”
  麻子大汉“呸”的一声,破口大骂:“老子的事,你管不着。”
  胡闹叹了口气,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火气这样厉害?快滚开去。”
  麻子大汉怒道:“他妈的,你准是活腻了,看拳!”他说了一声“看拳”,一个拳头已打在脸庞上,但却并不是他的拳头打中胡闹的脸庞,而是胡闹的头打在麻子大汉的鼻梁上。
  麻子大汉立刻捂着鼻子,狼狈地向后疾退了三尺。
  这一次拍掌叫好的是小叫化子:“打得好,他要看拳,胡大哥立刻就给他看看拳头,这真是他的福气。”
  麻子大汉还没有动手已挨了一拳,再摸摸鼻子,只觉得片湿濡濡的,竟然一拳就已给胡闹打得满面都是鲜血。
  这时候,那黄衣劲装大汉已包扎了伤口,但他身上的衣裳已被烧焦了好几处,看来实在狼狈万分。
  他满以为麻子大汉会为他吐一口鸟气,谁料到麻子大汉还未动手,就已大大的吃亏。
  麻子大汉勃然大怒,喝道:“这臭小子跟那小贼同是贼党,统统都给老子抓回去问个明白。”
  胡闹皱了皱眉,瞧着小叫化子一眼,叹道:“小兄弟,你听见了没有?我现在已经变成你的贼党啦!”
  小叫化子笑了笑道:“你若害怕把我交给他们发落便是。”
  胡闹摇摇头,道:“这可不够朋友,要闯祸就闯到底,怕的就是乌龟王八!”
  小叫化子忽然叫了一声:“小心!”
  话犹未了,一口大砍刀迎面向胡闹的脸上劈了过来。
  麻子大汉已给胡闹那一拳撩起了冲天怒火,也不顾得杀人偿命这一回事,上来就是杀手招数。
  胡闹不慌不乱,身如泥鳅一般在麻子大汉旁边滑了过去,麻子大汉只觉得腰间突然一麻,浑身气力竟然完全使不出来。
  原来胡闹在麻子大汉身边滑过之际,已疾迅地点了他腰间三处穴道。
  胡闹很快又绕到麻子大汉面前,嘻嘻一笑道:“怎么啦?是不是饿坏了?连大砍刀也提不起来了?”
  麻子大汉又惊又怒,其余四人睹状,知道今番遇上了劲敌,一时间谁也不敢贸然再上。
  小叫化子高兴极了。
  他装着鬼脸,神气十足地对麻子大汉说:“你嘛,虽然不跳火圈,其实也是一条笨牛,天下间这许多人不惹,你居然惹上咱们胡大哥,真是不知死活,活该!活该得很!”
  他这么一说,旁人更加以为这小叫化子和胡闹是同党了。
  就在这五个大汉进退维谷之际,一直沉默着的卖艺老人突然叹道:“胡闹!胡闹!真是太岂有些理!太胡闹了!”
  胡闹耸了耸肩,道:“师父,这五位壮士也许是一时误会所以才弄出这许多事情来,你老人家就饶恕他们一趟罢。”
  卖艺老人冷冷一笑:“我不是骂这五条笨牛,而是骂你太胡闹,简直没有把我这个老师父放在眼内!”
  胡闹吃了一惊,忙道:“师父,哪里有这样的事?弟子最敬你老人家的,师父若不高兴,弟子不再胡闹下去便是!”
  卖艺老人哼的一声:“现在收手,恐怕已经太迟啊!”
  胡闹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的!的确是太迟了,因为这五个大笨牛的主人也已赶来啦!”
  小叫化子听到最后一句说话,吓得连脸都青了:“你……你可不要吓我。”
  胡闹看见他脸色大变,也不禁说:“好兄弟,你也不要吓我,你到底招惹了什么厉害的对头?”
  小叫化子道:“你现在看见那五条笨牛的主人是怎样的?”
  胡闹道:“秃顶扁鼻,唇厚嘴尖,是个不折不扣的丑八怪!瞧,现在那五条笨牛已向这丑八怪诉苦哩!”
  小叫化子道:“你说对了,这丑八怪就是那五条笨牛的主人,但你可知道,这丑八怪的来历?”
  胡闹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小叫化子跺了跺脚,说:“他叫蒲任行,江湖上的人都叫他玉面飞尸’!”
  “玉面飞尸?”胡闹怔住:“这四个字似乎就只有最后一个字才最配合他的尊容,难道这条死尸真的会飞?就算他会飞玉面这两个又怎么解释?”
  小叫化子苦笑了一下,道:“这个我可不知道了。”
  胡闹皱了皱眉,道:“这死尸很厉害吗?”
  小叫化吸了口气,才道:“半年前长白山冰峰峡派出二十八个高手去找他算帐,结果就只剩下三个人死不断气地爬回北方去!”
  胡闹道:“冰峰峡不是有二十九个世外高人隐居峡中吗?怎么只有二十八个人去找他算帐?”
  小叫化子道:“峡中武功最厉害的老大袁三禅就是因为给这死尸弄爆了半边脑袋,所以他的二十八个兄弟才联群出动,去找这个死尸算帐!”
  胡闹笑了一笑:“此说来,冰峰峡中人,看来都是饭桶而已。”
  小叫化子顿足道:“就算冰峰峡的全是饭桶,那么,大在专的和尚又怎么样?”
  “大连寺?可是虚智上人做主持的大连寺?
  “不是这座大连寺又还会是那一座?”小叫化子道:“常上人武功绝顶,掌功和气功都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境界,但却给这个死尸三掌就打得魂魄不全,惨死寺外,连大连寺的镇寺之宝金圣玉杖也给这死尸抢走了,你说这死尸厉害不厉害。”
  胡闹这才面色骤变,道:“厉害!厉害,厉害极了!你怎么会惹上这种要命的老王八?”
  小叫化子苦笑道:“是因为贪心。”
  “贪心,你真的偷了东西?”
  胡闹道:“你怎么刚才还在否认自己是个贼?难道你不觉得惭愧吗?”
  小叫化子点点头。
  小叫化子道:“天下间最笨的贼,也不会迫不及待承认自己是个贼嘛!”
  胡闹想了想,道:“这也未尝不是道理,但你什么人的东西不去偷,偏偏偷这个死尸的?这岂不是自招麻烦吗?”
  小叫化子道:“这又有什么好说的?不偷也已偷了,你老叫我小兄弟,那么现也该为我这个小兄弟想想办法了。”
  胡闹叹了口气,道:“到了这个时候,还有什么办法好想。”
  小叫化子好像吓得连腿都发软发了:“这……这怎么办,瞧,那个死尸已向咱们走了过来啦。”
  胡闹却是笑了笑:“不要害怕,我师父会给咱们挡住的!”
  小叫化子眼睛骨碌地一转,道:“你师父的本领很大?”
  胡闹点点头,道:“当然,他老人家是……”
  就在他想说出师父名字的时候,卖艺老人忽然重重的咳嗽一声,又用一种近乎严厉的目光瞪着胡闹。
  但他似乎并不惯于用这种态度来对付自己的徒儿,他只是瞪了一眼,居然自己首先“嗤”的一声笑了起来。
  小叫化子看见卖艺老人发笑,他也忍不住同样“嗤”的声笑了起来。
  胡闹盯着他:“你在笑什么?”
  小叫化子舌头一伸,耸肩道:“我没笑什么,只是觉得你们这一对师徒很古怪,很有趣。”
  胡闹哼的一声,道:“这都是你给我们惹来的麻烦!”
  小叫化子的嘴忽然扁了:“你不高兴,可以袖手旁观,可没有人勉强你们师徒多管闲事。”
  胡闹忙道:“小兄弟,你把话儿说到哪里去了?江湖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……”
  “够啦够啦!”小叫化子转怒为喜:“我早就瞧得出,你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,怕惹麻烦的人,所以才……”
  胡闹“呵”的一声叫了起来:“你是故意闯到咱们这杂耍档子的?”
  “是又怎样?”小叫化子直忍不讳:“若不是我认为你们两师徒值得信赖,我才不会要你们帮这个忙哪!”
  胡闹叹了口气,道:“倘若咱们师徒真的不管你这种闲事,你岂非死定了。”
  小叫化子嘿嘿一笑,道:“你以为我真的怕这个老死尸?”
  胡闹冷冷一笑,道:“你若不怕,又怎会一看见他们便吓得连脸色都变了?”
  小叫化子鼓起了腮,道:“我是故意装出来的,好让你们两师徒激发起侠义心肠,帮我来打发掉这个老死尸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英雄手段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 万梅谷中风云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