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夜闯乾坤府灭群魔
 
2019-09-18 15:07:33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(一)

  陶天群和卫空空的担心总算过去了。
  龙城璧回来了,乐八方也平安无恙。
  就在他们都松一口气的时候,武功镇忽然出现了两个非同小可的人。
  这两个非同小可的人,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武功极其厉害,所以非同小可。
  但他们的确是非同小可的人物。
  江湖上若没有这两个人,那么近代武林的历史,可能要为之改写。
  江湖,本来就是一个大战场。
  战场上最重要的,往往并不是能征惯战,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猛将。
  猛将纵然能以一挡万,但若不能知彼知已,那么仍然随时会险沟里翻船,输得一败涂地。
  他们必须要有灵通的消息,准确的敌踪报告。
  负起这个重任的,是探子。
  他们虽然并不能算是什么大人物,但古往今来,不知几许皇朝的兴亡,都直接或间接和这些探子有关,这绝不是夸大其辞。
  战场如此,江湖上的情况亦然。
  就以武功镇此刻出现的两个人来说,他们是一老一少,两人的武功都可算是稀松平常之至,但他们对中原武林的影响,却是极大。
  倘若没有他们,浪子龙城璧说不定早已死在强敌之手。
  但他们却往往在龙城璧最需要探听敌方虚实的时候岀现。
  他们帮了龙城璧不少忙。
  同样地,龙城璧也曾三番四次,为这两人解决困难。
  这两人就是金百两和丁黑狗。

  (二)

  丁黑狗现在已是丐帮的六袋弟子。
  在丐帮中,六代弟的身份,已是绝不等闲。
  丁黑狗能够在短短数年之内,从一代弟子晋升为六代弟子,在丐帮来说,这是罕见的。
  但没有人敢说什么。因为以丁黑狗现时在武林上的声望来说,就算是但任“长老”之职,也并不过份。
  而丐帮几位长老,也确曾有此提议。
  但丁黑狗却反对。
  他认为:“自己还年轻,弄个长老职位回来,非但不伦不类,而且也难令帮中的年轻弟子心服口服。”
  他一口拒绝。
  斩钉截鉄的拒绝。
  这一拒绝,有人认为愚笨。
  也有人认为他不服从帮会长老的命令,不识抬举,实在混账。
  但却有更多人,认为丁黑狗不但谦逊,而且聪明。
  做长老,虽然威风八面,但却也责任繁重,帮中有事,这些长老就会忙个不亦乐乎,非要加以解决不可。
  以丁黑狗目前的年纪,的确不适宜干上长老,因为他本来就还很年轻嘛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丁黑狗虽然年轻,但无论在帮内帮外,都有不少朋友。
 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。
  这一个弟子逾万的大帮会,它线眼广怖,本来就以消息灵通驰名武林。
  再加上丁黑狗在江湖上又有不少朋友,在彼此互助之下,丁黑狗的消息,更是灵通而准确。
  至于金百两,更和铁鸽门的铁鸽隐士联成一气,此人消息之灵通,在武林中也可说是无人能出其右。
  这两人突然同时在武功镇上岀现,也可谓之一件“盛事”。

  (三)

  丁黑狗很快就找到了龙城璧。
  龙城璧看见了丁黑狗,又看见金百两,不由微笑着说:“以你们的本领,恐怕天下间已没有任何人能够避得过两位的耳目。”
  金百两默然。
  除了有金子可赚的时候,他通常都不会说太多的话。
  他这一张倒是名副其实的“金口”。
  但丁黑狗却不同。
  他和龙城璧,本来就是朋友。
  “大哥,你是不是要去乾坤府?”
  龙城璧笑了笑,冋道:“你又已知道了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听说铁衣隐士来了。”
  “不错。”
  “他是大将门的金衣统帅?”
  “也不错。”
  “他能重出江湖,那是很好的,但……”说到这里,丁黑狗皱着眉,没有说下去。
  他只是在叹气。
  龙城璧脸色一变:“什么事?”
  丁黑狗吸了口气:“你问问金百两好了。”
  龙城璧正待开口,金百两却摇揺头:“你不必问,我会说。”
  龙城璧明白他的意思。
  金百两若自己说,那么龙城璧就可以不必每问一句,就得付上黄金百两。
  这一次,他和丁黑狗结伴而来,可不好意思取到酬金,所以干脆自己说。
  “你们不能去乾坤府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龙城璧却还是问了,而且手里还拿着一张黄金百两的银票。
  金百两双手乱摇:“不,这一次你可以不付分文,但我却不能不说。”
  龙城璧一怔,
  在他记忆中,这位金先生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大方,居然会不要金子。
  丁黑狗忽然一笑,道:“他是良心发现,觉得以前在你的身上,赚的太多,所以这一次,他绝不收费。”
  龙城璧只好把银票收回。
  金百两叹了口气,接道:“你可知道乾坤府来了什么人?”
  龙城璧苦笑:“若论探听消息,天下间恐怕已没有什么人能比得上你们两人,你们知道的事,我未必也会知道。”
  金百两点点头:“正因如此,咱们不能不赶快来告诉你,乾坤府现已成为一个很可怕的陷阱。”
  丁黑狗也点点头,接道:“天杀神魔戚无血也在乾坤府中。”
  听到这里,龙城璧不由脸色一变。
  “戚无血?”
  “不错!这老魔头又再在江湖上兴风作浪,而且还网罗了不少黑道高手,准备大干一番。”
  龙城璧道:“我已知道他有意在江湖上称霸,但却想不到,他原来已在乾坤府中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这老魔头本身武功惊人,一干手下亦非善类。”
  金百两颔首说道:“要对付天杀神魔,绝不能逞匹夫之勇,除非,……”
  丁黑狗目光一亮:“你的意思,是不是暗杀他?”
  “暗杀戚无血,又岂是容易?”金百两摇头不迭:“就算杀手之王司马血,恐怕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完成任务。”
  丁黑狗眉头一皱。
  金百两缓缓接道:“目下唯一能控制戚无血的人,只有金衣统帅陶天群,还要加上大将门中的精英高手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是否集结这一股力量,就可以在乾坤府这一战中稳操胜券?”
  “很难。”金百两说:“就算加上八大门派的精英高手助阵,也很难说可稳操胜券,充其量只能说可以一战而已。”
  丁黑狗双眉一扬,说道:“稳操胜券固然要战,可以一战也不妨跟他们一决高下。”
  龙城璧沉声道:“能够以和平手段解决纷争,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  龙城璧沉声道:“戚无血这个人,本来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狂徒,他这一辈子最不高兴采用的办法,就是和平手段。”
  龙城璧道:“我们似乎已别无选择的余地?”
  金百两道:“老夫还査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”
  龙城璧道:“什么事?”
  金百两道:“逐鹿中原天顶圣君李帝尊在乾坤府中,成为阶下之囚。”
  龙城璧点点头。
  “不错,这件事在下已知道。”
  “还有他的女儿冰冰,本是被复仇帮所掳,但现在也已在乾坤府中。”
  “复仇帮怎会连李冰冰都保不住?”
  “复仇帮?”丁黑狗叹了口气,道:“这帮会现在已风流云散,甚至连复仇三使,也已一一完蛋了!”
  “这又是天杀神魔的杰作?”
  “天杀神魔没有亲自动手,但粉碎复仇帮的行动,他是主脑。”
  龙城璧双眉一紧:“戚无血果然具有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力量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你也不必太小觑自己方面的力量,最少,你们还有一位强援,已经秘密来到了武功镇。”
  龙城璧道:“他是谁?”
  丁黑狗微微一笑道:“只怕我提起他老人家的名号,你会为之头皮发炸。”
  “杭州老祖宗?”
  “不是他还有谁?”丁黑狗又是一笑:“但你别害怕,听说,他对你这位浪子的印象,已渐渐有所改变,说不定有一天,他会答应让唐二小姐许配给你。”
  想起了唐竹君,龙城璧眼神好像有点痴了。
  他不错是个浪子。
  人说浪子无情,但这位雪刀浪子却是多情。
  人说自古多情空余恨。
  雪刀浪子又会怎样?
  到目前为止,江湖中人只能猜测,却仍然没有答案。
  杭州老祖宗已在武功镇。
  这位脾气倔强,人称“老顽固”的杭州唐门主宰唐老人,他向来嫉恶如仇,有时候甚至比儿子唐竹权还更冲动。
  但很少人能想象得到,他和天杀神魔戚无血,原来竟是结义金兰的兄弟,
  知道这件事的,江湖上也绝不超过十人。
  而这十人之中,活到现在的,恐怕又不会超过三四人。
  但在武功镇,却有一个既认识戚无血也认识唐老人,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人。
  他姓曹,镇上的人都叫他曹六伯。
  但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连丁王酒家的丁老板和大黑箭都不知道。
  但唐老人却很清楚这个人,甚至连他的武功招式都清清楚楚。
  他们年轻的时候,就已是朋友。
  曹六伯并非等闲之辈,早在三十年前,他是名震江南的金鞭神侠曹志雨。
  曹志雨既是唐老人的朋友,也是戚无血的朋友。
  唐老人和戚无血金兰结义,曹志雨认为这是一件值得恭贺的事。
  但不久,这件值得恭贺的事,就变成不值得恭贺了。因为他们在金兰结义之后,便渐渐不睦。
  唐老人甚至声言要杀戚无血。
  他在杭州家中大声疾呼,痛骂自己有眼无珠,错认了一个毫无血性的禽兽为兄弟。
  那时候,曹志雨正在唐家中作客。
  他并不恼恨唐老人,只是认为戚无血实在令人太失望。原来戚无血与唐老人结义,是想借助唐老人的力量,去对付当年的武林盟主司徒天豪。
  唐老人深信戚无血之言,以为司徒天豪勾结强盗,暗中为非作歹。
  于是,在一个中秋之夜,唐老人火拼司徒天豪。
  司徒天豪虽然身为武林盟主,武功高深莫测,但是在未曾与唐老人决战之前,却曾遭戚无血派岀的杀手伏击,虽然杀手全被司徒天豪击退,但他也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  这一战,唐老人自然击败了司徒天豪。尚幸在最后的关头,丐帮五大长老及时出现,制止了唐老人。
  唐老人直到那时候,才从丐帮五大长老的口中,知道一切真相。
  真正的奸徒,并不是司徒天豪,而是戚无血!
  自此之后,戚无血与唐老人的关系就完了。未几,戚无血这个人也在江湖上销声匿迹。
  想不到多年之后,他又再卷土重来。
  但唐老人也来了,
  曹志雨很担心。
  他在担心自己的两个老朋友会火并起来。
  所以,当他知道唐老人在武功镇出现的时候,立刻就赶去找他。
  看见了曹志雨,唐老人很高兴。
  “你在这里居住?”
  “不错,武功镇虽然只是一个小地方,但老朽喜欢这里。”
  “一别多年,你还是没有老态。”
  “唉,人怎会不老?就算外表看来不老,但老朽的心早已老了。
  “难怪这许多年以来,江湖上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。”
  “你是不是要找戚无血算账?”曹志雨忽然问。
  一提起戚无血,唐老人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。就在这时候,曹志雨猛喝:“小心背后——”
  “呛啷”一声,一支练子枪挟着雷霆万钧的气势,从唐老人的背后疾射而至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逐鹿中原

上一篇:第三章 黑纱蒙面神秘女人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