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为保护娇娃而战
 
2019-11-04 14:34:38   作者:龙乘风   来源:龙乘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薄雾就像是一层轻纱,笼罩着崇峻而苍郁的栖霞山。
  十年前,栖霞山出现一伙强盗,那是绝少人敢招惹的金衣寨。
  而敢跟金衣寨作对的人,直到昨天为止,还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占得到半点便宜的。
  但今天却刚好相反,从拂晓时分开始,金衣寨就给七个神秘的高手弄得天翻地覆,血流成河,人人都知道,金衣寨上上下下几百个强盗,都是杀人不眨眼,穷凶极恶的江湖恶魔,要跟他们作对,除非是拥有一支实力庞大的队伍,例如派两三千官兵去剿匪等等。
  事实上,已有两名武将,带过一千八百个官兵尝试过了,然而结果却是那么令人失望,甚至是令人震骇。
  大大吃亏的并不是金衣寨,而是这两名武将,和那一千八百个官兵。
  其后,官府也有派更多的官兵闯入栖霞山,但却还是给金衣寨的强盗玩弄于股掌之中,看来,他们的头子也是个深谙行兵布阵之法的大行家,就算派一万几千个官兵去剿匪,结果也必然是处处碰壁,屡屡扑空。
  经过三四次“深山大战”之后,金衣寨不但没有给剿灭,反而声势越来越庞大了。但谁也想不到,这股强盗竟然会在一日之间,给七个人杀得片甲不留,死伤枕籍。
  金衣寨有“三邪二鬼一太岁”,“三邪”就是“邪狼”崔白月、“邪魂叟”丁一忧、“邪手铜人”方八指,单是这三个邪里邪气的黑道魔王,就已经很够让人头痛。
  但这一次,“三邪”遇上了一个比他们还更邪的煞星。
 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白衣人,他用的是一把很薄、很锋利的快剑。
  金衣人的剑把“三邪”变成“三尸”,还有“二鬼一太岁”,也分别死在白衣人伙伴的剑下。这一战,对金衣寨来说,可以说是突如其来的,他们连这七个神秘的高手是甚么人都没有弄清楚,就已给人家杀得血流成河,兵败如山倒。
  金衣寨寨主,是“金衣尊主”司空伏,据说他练成了金刚七煞掌,威力惊人,无与伦比,但最后,他还是难逃一死,死在这七个神秘高手的剑下。
  七个人就把金衣寨瓦解了,这实在是奇迹。
  奇迹,总是令人为之惊奇向往的,但又有谁能体会,许多奇迹往往是要用血汗和眼泪才能造成的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雾里的栖霞山,仍然是那么的壮丽雄伟。
  在山麓下,有两个心情沉重的年青人,正在为他们的伙伴立碑。
  这两个年青人,一个衣白如雪,另一个衣饰华丽,气派不凡。
  他们是朋友,而埋在一抷黄土下的,也是他们极尊敬,极亲爱的朋友。
  在拂哓时分,他们七人一起闯入金衣寨,把这个强盗窝彻底击溃。
  金衣寨在这七人连手之下,终于被击得完全粉碎了,但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
  现在,还能活着的就只有眼前的这两人。
  衣白如雪的是“飞虹一剑”杜小五,把“三邪”变成“三尸”的就是他。
  在他身旁,有如贵介公子般的锦衣人,他叫朱乔,是河北朱家堡少堡主,今天他才是第一次用剑杀人。
  但不杀则已,一杀就杀得连剑锋都卷崩了。
  望着令人心碎欲绝的墓碑,两人都既是疲惫,又是神情萧索。
  他们终于成功了,但却有五个同伴阵亡。
  杜小五忽然问朱乔:“你是不是第一次杀人?”
  朱乔点点头:“是的,你呢?”
  杜小五道:“我也是一样,论经验,我们都比不上那些强盗。”
  朱乔道:“但我们现在还能活着,所以真是好运气。”
  杜小五道:“可惜好运气的只有我们两个人,任大哥、薛二少爷、胡展、禤小腿和胭脂儿却都死了。”
  朱乔道:“但我知道,他们都没有后悔。”
  杜小五凄然一笑:“不错,为了要完成今天这件事,咱们七人早就置生死于度外。”
  朱乔道:“但这种事太可怕了。”
  杜小五道:“你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就很讨厌看见流血?”
  朱乔道:“不是讨厌,而是害怕。”
  杜小五道:“但今天,你却杀人最多,拚劲也最厉害。”
  朱乔道:“那是为了阿傅。”
  杜小五忽然沉声叹了口气,半晌才缓缓地说:“傅冰天虽然死在栖霞山,但他最后还是为金衣寨带来了灭亡。”
  朱乔道:“那只因为他有七个朋友,而且有六个是不怕死的。”
  杜小五道:“他这七个朋友之中,谁会怕死了?”
  朱乔道:“是我。”
  杜小五摇摇头,道:“你说得一点也不对,你已是世间上最勇敢的人。”
  朱乔苦笑了一下,道:“但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再次用剑杀人。”
  杜小五道:“也许,你现在和我一样,都很需要一种东西。”
  朱乔道:“是不是酒?”
  杜小五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毕竟咱们已毁掉了金衣寨,现在该是庆祝庆祝的时候。”
  朱乔陡地一笑,他笑得很响亮,却也笑得很酸:“好,咱们就去庆祝庆祝!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山麓下有小镇,镇内有小酒家。
  这酒家虽然细小,但却有不少陈年旧酿,厨子也能烧得一手好菜。
  朱乔和杜小五就在这里“庆祝”。
  他们初时还能斯文地喝,沉静地喝,但等到两人都喝了两三斤竹叶青后,杜小五就放开喉咙,大唱戏曲了。
  他唱的是“荆轲易水”,唱得悲壮,唱得苍凉。
  这并不是“庆祝”胜利的歌曲,它只能令人想起“壮士一去兮不复回”的英雄气概,但到了以后,却只剩下了无可奈何的离愁别绪。
  杜小五才唱了几句,朱乔已大声叫:“好!”
  他想起了击筑的高渐离,但他不是高渐离,此地也无筑可击。
  他只好抽出了佩剑,把剑从中折断了,然后用掌执断剑之锋,以剑柄敲击桌子,来配合小五的歌声。
  小五唱了几句,又喝了两□酒,才继续唱下去。
  剑柄击桌之声却没有停,它一下一下的敲击下去,连桌子也给撞凹了下去。
  小酒店老板,是个马面汉子,他看来很瘦弱,面色也是青青白白的。
  但他听兄小五悲壮的歌声,仿佛也被它激发起荡气回肠之意,朱乔以剑柄击桌,他却用一只匙羹,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大汤碗,而且居然还跟歌声、剑柄击桌之声配合得很有节奏,很有规律。
  一曲既终,三人同时大笑。
  “痛快!痛快极了!”那马面汉子大笑着说:“唱得好,当浮一大白。”
  说着,抓起两坛汾酒走了过来,又把三只大碗放在桌上,说道:“难得两位英雄到此,今天就算醉得爬不起来,也是值得的。”
  朱乔奇道:“咦?你怎么说我们是英雄?”
  马面汉子两眼一瞪,大声道:“你们只有七个人,居然就把金衣寨挑了,你们若还不算英雄,又有谁堪配称英雄二字呢?”
  朱乔更奇,立时抱拳道:“原来尊驾也是武林中人。”
  “末知尊姓大名?”小五问。
  马面汉子哈哈一笑:“俺叫秦沧。”
  朱乔道:“听秦兄口音,似非本土人氏”
  秦沧道:“俺本从塞北而来。”
  朱乔一怔,道:“此地距离塞北遥遥万里,秦兄怎会来到这栖霞山下营生?”
  秦沧道:“实不相瞒,俺对金衣寨也是深痛恶绝,俺用尽手段,才能在这里干点小生意,就是想伺机杀了司空伏那个老贼。”
  朱乔问道:“你与司空寨主有甚么仇怨?”
  秦沧咬了咬牙,道:“十二年前,豫南二虎丘下发生了一桩惨案,一支镖队连同镖师趟子手在内,总共三十七人全遭毒手,而所押运的十万两银子也被劫走,那是司空老贼干的。”
  朱乔道:“你是要为这镖局报仇?”
  秦沧道:“那镖局的总镖头,正是先父。”
  朱乔“哦”的一声,道:“他老人家就是在这一次惨剧中丧生的?”
  秦沧摇摇头,说道:“先父当时并没有亲自押镖,但却为了这一趟镖而赔尽了家当,还给气得重病不起,终于与世长辞了。”
  朱乔叹了口气,道:“司空伏手段毒辣,也难怪令尊大人郁气难消。”
  秦沧道:“当年俺若不是在塞北学武,只怕也会跟随着押运这一趟镖,而死在二虎丘下。”
  朱乔道:“司空伏虽然以栖霞山为根基之地,但在豫南豫东一带,也暗中培植了不少势力。”
  秦沧道:“只恨俺武功低微,又是势孤力弱,虽然到此已有七八年光景,但却还是无法撼得了金衣寨,反而要小心翼翼,唯恐露出马脚,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  朱乔道:“这是形势悬殊,并非秦兄胆小。”
  秦洽莞尔一笑,说道:“但俺似乎已有了预感,知道金衣寨总会有败亡的一天。”
  朱乔道:“金衣寨中人多行不义,弄得天恼人怨,自然运道不能长久。”
  秦沧道:“但俺怎样也想不到,只凭七人之力,就可以把整座金衣寨挑了。”
  杜小丑忽然直瞧着他,道:“你怎知道咱们总共七人?”
  秦沧淡淡一笑,道:“这并不是俺消息灵通,而是另有高人把此事赐告。”
  小五大奇,道:“哪一位高人?”
  秦谕道:“丐帮丁黑狗。”
  “丁黑狗?”小五一怔。
  他语声甫落,窗外已经有人笑着道:“秦兄说笑了,区区一名丐帮弟子,又哪里是什么世外高人啦?”
  朱乔、小五两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年轻叫化,正笑嘻嘻地走了进来,这叫化虽然并不怎么俊俏,却也五官端正,口齿伶例,就只是身上皮肤黝黑一点。
  “尊驾就是丁……丁……”朱乔抱拳为礼,本想直说出下面丁黑狗”二字,却又有点不好意思。
  叫化一笑,道:“小的就是丁黑狗,跟秦铁骨结识了八年,今天才见他脸上有点生气。”
  秦沧长叹一声,道:“俺武功低微,这一辈子也休想破得了金衣寨,如今总算有人代劳了,虽然没有亲自痛痛快快地手刃奸贼,但也总算可以吐出这口鸟气。”
  朱乔望着丁黑狗,道:“咱们七人血战金衣寨之事,丁兄怎会知道?”
  丁黑狗微微一笑,接说道:“七位英雄胆色惊人,小的早就十分钦羡,本来嘛,这一次闯寨,你们是应该有八个人才对的。”
  “八个人?”朱乔大感奇怪:“怎会弄出八个人来了?”
  丁黑狗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,道:“都只怪小的不好,未能为七位英雄略尽一点绵力。”
  小五道:“原来你也打算闯一闯金衣寨?”
  丁黑狗摇摇头,道:“小的武功庸劣,哪里能帮得了七位?”
  小五怔了怔,道:“然则,丁兄所指的第八个人,却又是谁?”
  丁黑狗道:“他叫龙城璧。”
  小五、朱乔两人而上同时露出了惊诧之色:“是雪刀浪子?”
  T黑狗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正是雪刀浪子龙城璧。”
  小五道:“咱们七人闯寨,龙城璧怎会知哓?”
  丁黑狗叹了口气,道:“他若知晓,今天已跟七位英雄一起并肩作战了。”
  朱乔道:“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丁黑狗道:“胡三侠在十天之前,曾经找过小的。”
  朱乔一怔:“他找你有什么事?”
  丁黑狗道:“胡三侠说,你们已决定在五月十七日拂哓时分,突袭金衣寨!”
  朱乔不由感到一阵意外,心下寻思:“咱们这一次计划,大家都保守着秘密,胡三哥怎么却跟外人说了?”
  听得丁黑狗接着说道:“胡三侠对小的说,他这一辈子只相信八个人,其中六人,自然就是你们六位兄弟。”
  小五黯然道:“胡三哥是个重义之人,今天他若不是为小弟挡了金衣寨主的一掌,他也不会死在栖霞山上。”
  朱乔拍了拍他的肩膊,安慰着说:“你也不必太难过,若是易地而处,你也会为胡三哥挡住金衣寨寨主那一掌。”
  他叫小五别太难过,自己的声音却在颤抖不已,眼睛也同时红了起来。
  秦沧却问丁黑狗:“那么胡三侠所相信的八个人还有两个是谁?”
  丁黑狗道:“那是我,还有雪刀浪子龙城璧。”
  秦沧已明白过来,道:“所以,胡三侠想找到龙城璧来参与今日之战!”
  丁黑狗点点头,道:“不错,但胡三侠找不着他,小的也找不着他!”
  秦沧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龙城璧行踪飘忽,是个不折不扣的江湖汉子,若是想要找他,真不易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其实,小的也并非完全不知道龙大侠的下落,但等到小的知道他身在何方之际,已来不及通知他参与今日之战了。”
  小五道:“他到了甚么地方?”
  丁黑狗说道:“在两日之前,小的从分舵那里接得消息,才知道他是在朱仙镇上。”
  小五一呆,半响才道:“他在朱仙镇干吗?”
  丁黑狗道:“这个小的可不知道了,但听说在下月中旬,朱仙镇将会有一番热闹景象。”
  小五说:“是甚么事情这么热闹?”
  丁黑狗道:“那是五年一度的‘刀剑大会’。”
  小五奇道:“甚么‘刀剑大会’?是不是有名剑宝刀在此地待价而沽?”
  丁黑狗说道:“在这种热闹的场合里,有人沽售刀剑兵刃,那也是很常见的,但这一个大会的真正意义,却不是沽刀售剑。”
  “在下明白了,那么,在这‘刀剑大会’四个字之下,应该还要加上个‘战’字。是不是?”
  丁黑狗道:“你说对了,这是一场哄动的刀剑大会战。”
  小五道:“参与这一场大会战的,又是甚么人物?”
  丁黑狗道:“按照往届的情况,那是八派与十一帮之争。”
  “八派十一帮?”小五一愕,道:“这可热闹之极。”
  丁黑狗点点头,道:“若不热闹,也不会如此惹人触目了。”
  朱乔“哦”的一声,问道:“这八派十一帮又是甚么来头?”
  狗问容道;“这八派是指青冥、玄通、天池、白云、白剑、黑衣、铜管和竹锋。”
  朱乔皱了皱眉,说道:“这八派我只听过其中一半,似乎是以黑衣派的声势最盛。”
  丁黑狗道:“黑衣派不错是人数最多,但若论武功,却又以白云派中人最为厉害。”
  小五道:“听你这样说,是不是这八派武功都是以剑法为主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紫气宫娇娃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 艳尼勇救总捕头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