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四小戏妖姬
 
2019-11-29 09:59:54   作者:隆中客   来源:隆中客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朱致远微蹙浓眉,道:“依姑娘之见呢?”
  红衣女郎伸出一只欺箱赛雪的右腕,向朱致远等四人一指,一本正经地道:“你们四个,跟姑奶奶前往开封府走一趟。”
  朱致远苦笑道:“姑娘是要打官司?”
  红衣女郎道:“谁教你们公然调戏良家妇女。”
  朱致远气极之后,反而朗声笑道:“姑娘,你讲不讲理?”
  绿衣女朗接道:“就是要讲理,才要你们去开封府打官司呀?”
  朱致远注目沉声道:“姑娘,如果开封府第是你家开设的,那就没有要去的必要了。”
  红衣女郎接道:“开封府固然不是我家开的,却是朝廷设来专为老百姓评理的地方。”
  朱致远脸色一沉,冷然截口道:“姑娘,我要特别提醒你:人的眼睛是长在前面的。”
  绿衣女郎披唇一哂,道:“废话。”
  朱致远道:“绝对不是废话,姑娘,这是讲理,方才我是走在前面,是你们由后而撞上来的,我的背后并没长眼睛,是非曲直,已不言可喻,更何况我已自认倒霉,向你们道过歉了,是么?”
  绿衣女郎道:“既然你自信有充份理由,为何不敢跟我们走一趟开封府?”
  朱致远冷笑一声,道:“不敢?姑娘,你别由门缝里看人,将人看扁了。”
  略为一顿,挑眉朗声接道:“凭咱们兄妹,连当今天子所住的紫禁城,也照走不误,何况小小个开封府。”
  红衣女郎樱唇一披,道:“吹大气没有用,还是跟姑奶奶走吧!”
  “走?去那儿?”
  “当然是去那‘小小的开封府’嘛!”
  朱致远淡然一笑,道:“很抱歉,在下没工夫奉陪。”
  红衣女郎冷笑一声,道:“恐怕由不得你。”
  朱致远挑眉沉声道:“姑娘是说要动武?”
  绿衣女郎接道:“如果有人敬酒不吃,非吃罚酒不可,那倒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  急性子的范英琼,实在忍不住了,黛眉一挑,嗔目叱道:“世间竟有此种不要脸的臭女人。”
  红衣女郎怒叱道:“臭丫头,你骂谁?”
  范英琼冷笑一声,道:“贱婢你敢骂人。”
  叱声中,人已闪身而前,扬掌向红衣女郎的俏脸上掴去。
  朱致远伸手一拦,道:“四妹,请稍安毋躁。”
  范英琼怒声道:“大哥,忍耐总该有个限度。”
  绿衣女郎披唇冷哂,道:“没有人教你忍耐啊!”
  红衣女郎却同时微微一楞,道:“原来还是练家子,怪不得那么横。”
  朱致远沉声道:“姑娘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  绿衣女郎似笑非笑地,道:“事情还没解决,怎可以走?”
  红衣女郎道:“凭那臭丫头发一下横,就能把人吓走么?”
  一声“臭丫头”,又激起范英琼的怒火,不由向朱致远怒叱道:“大哥,闪开。”
  绿衣女郎同时接道:“是啊!既然是道上朋友,就更应该亲近亲近呀!”
  范英琼怒“呸”一声,道:“呸!凭你们这两个贱货,也配称朋友。”
  绿衣女郎道:“臭丫头,别躲在男人怀中发横,有种的滚出来。”
  这时的范英琼,俏脸上杀气蒸腾,美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,但她的一支右腕,却被朱致远紧紧地握住,就是无法挣步,不由怒声叱道:“大哥,你也帮着这两个贱人欺负我?”
  但她的耳中却同时传入沈狮克的真气传音,道:“四妹,可以出去摸摸对方的路数,但要沉住气,不可轻敌。”
  接着又向朱致远传音,道:“大哥,让四妹去试试。”
  红衣女郎“格格”媚笑道:“丫头,你大哥是为你好,老实告诉你:凭你丫头这模样,纵然再在你师公怀中偎上三年,也不一定是姑奶奶的对手哩!”
  经过沈狮克暗中提示后的范英琼,已经镇静下来了,对对方那既轻蔑,又轻薄的言语,已不再发怒,反而向朱致远,淡然一笑,道:“大哥,对这些比狗屁还臭的话,你能听得下去?”
  朱致远松开紧握着的健腕,正容叮嘱道:“四妹,不可轻敌。”
  范英琼漫应道:“小妹理会得。”
  话说得轻松,人却已闪身而出,向着红衣女郎俏脸一沉,道:“贱货,姑娘先称称你的斤两。”
  话出掌随,右掌五指错落有如兰花似地,向红衣女郎轻轻一拂。
  真是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,那本来满脸轻蔑神色的红衣女郎,见状之下,不由脸色一变,一面挥动水袖,一面脚踩连环,连换三个身法,才将范英琼那看似轻描淡写的轻轻一拂让过。
  范英琼得理不饶人,左掌右指,跟踪追击,一面却冷笑连连地,道:“贱货,再接姑娘一招。”
  指风似箭,掌动如潮,向红衣女郎上身交剪而来。
  红衣女郎怒叱一声,道:“臭丫头,区区‘兰花拂穴’手法,吓不倒人。”
  这红衣女郎身法怪异之至,只见她妖躯连飘带闪,竟从从容容地,步出范英琼的指掌威力圈外。
  敢情她还真有点真功夫,方才第一招之所以闹得手忙脚乱,可能还是过于轻敌所致哩!
  这两人一交上手,可把一些爱看热闹的人,以及那些跟踪而来的登徒子、轻薄儿们整惨了。
  他们本来认为娘儿们打架,还不是粉拳绣腿,手抓口咬的闹剧而已!可是事实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劲风所及,逼得他们不由自主地纷纷后退不迭,于是叫的叫,喊的喊跌的跌,滚的滚……这苦头可够他们受的了。
  当红衣女郎脱出范英琼第二招威力圈外时,范英琼冷笑一声,道:“贱货,怪不得你狂。”
  红衣女郎冷哼截口道:“臭丫头,你也接姑奶奶一招。”
  这红衣女郎武功固然高,而且别树一帜,而心地之阴险,更令人可恶,她这一记反击是招先出手,话后出口,但见她双掌一扬,掌心赤红似火,发出一股炽热难耐而又急劲无比的掌风,向范英琼兜头袭来。
  一旁的沈狮克见状之下,不由脸色一变地扬声唤道:“‘离火神功’。四妹小心。”
  范英琼却不慌不忙地,一面挥掌迎击,一面冷哼一声,道:“米粒之珠,也放毫光。”
  “蓬”地一声巨震过处,范英琼与红衣女郎各被震退三步,脸红似火,衣袂飘飘,一股炽热而带着檀香气味的急劲气流,挟着一片沙土,向四周扩散,使旁观者又吃了一次苦头。
  原来当红衣女郎使出“离火神功”之同时,范英琼也凝足了“梅檀神功”,可是她却没想到对方的功力竟能与她不分轩轾。
  范英琼与红衣女郎刚刚各自楞得一楞,那一旁的绿衣女郎却陡然脸色一变,脱口惊呼道:“‘梅檀神功’。”
  红衣女郎注目沉声道:“丫头,你们来自‘避尘山庄’?”
  范英琼抬手一掠鬓发,漫应道:“是又怎样?”
  红衣女郎方自冷笑一笑,沈狮克已纵落范英琼身边,柔声说道:“四妹,我有话问她。”
  不等范英琼的同意与否,径自向红衣女郎正容问道:“阁下与南海五指山‘离恨宫’是何渊源?”
  红衣女郎不答反问,道:“尊驾先报个万儿?”
  沈狮克淡然一笑,道:“在下沈狮克。”
  红衣女郎黛目一蹙,道:“避尘山庄中,似乎并没姓沈的子弟?”
  一直未曾开口的范天佑朗笑着接道:“有一位‘神形无影谈笑天曹’,你听说过么?”
  红衣女郎妖躯一震,目注沈狮克,道:“你——就是那‘神形无影谈笑天曹’?”
  沈狮克冷然地道:“不敢当。”
  略为一顿,正容沉声接道:“现在请答我所问。”
  红衣女郎抬手理了理鬓边的乱发,眉目一转,无限风情地妖笑,道:“对不起,沈少侠,奴家还没听说过什么南海‘离恨宫’这个名称。”
  沈狮兄冷笑一声,道:“可是你方才所使的‘离火神功’,分明是‘离恨宫’的独门绝艺。”
  一旁的绿衣女郎接道:“沈少侠,武功一道,万丛同源,也许咱们所学与‘离火神功’近似,但却绝非源出于什么‘离恨宫’。”
  沈狮克道:“两位既然否认艺出‘离恨宫’,沈某人不再过问,但目前却必须跟我们走。”
  红衣女郎俏脸一沉,道:“凭什么?”
  沈狮克道:“两位既然也是武林中人,当然知道武林中人凭的就是力量。”
  红衣女郎冷笑一声,道:“你认为凭那‘神形无影谈笑天曹’这块招牌,就能吓倒人?”
  沈狮克笑道:“如果你一定要见真章,沈某人决不使你失望就是。”
  红衣女郎显然不愿吃眼前亏,披唇一哂,扭头向绿衣女郎,道:“剑妹,你先走,看看谁能留得下咱们?”
  绿衣女郎方自微一迟疑,沈狮克已自朗朗地一笑,道:“走?姑娘,借用你方才所说的一句话:‘恐怕由不得你’。”
  红衣女郎冷笑一声,扬声喝道:“剑妹,还不走。”
  绿衣女郎应声腾拔而起,准备由旁观的人群头上飞遁,但沈狮克一声朗笑,身形闪处,已后发先至,超越绿衣女朗的上空,凌空下扑。
  绿衣女郎一声怒叱道:“狂徒找死。”
  双掌扬处,十成十的“离火神功”所汇成的急劲罡风,径向沈狮克的胸腹间袭来。
  沈狮克下扑的身形原势不变,震声朗声笑道:“丫头,凭你这七成火候不到的‘离火神功’,还差得远哩!”
  话声中,右手五指一弹,右掌凌空一抓一甩,在绿衣女郎一声闷哼声中,震声大喝道:“大哥接着。”
  那绿衣女郎的身躯,竟像一根木头似地,箭疾地向朱致远身边射去。
  由腾身拦截,凌空破招、制敌,以及将对方甩向朱致远,几乎是在同一瞬间,一气呵成,这份惊世骇俗的身手,不但使旁观的普通游人,惊为天神而震骇得目瞪口呆,即使那已经知道他身手的朱致远等三人,也不由为之悚然动容,叫起好来。
  至于那红衣女郎,见状之下,更是花容失色,妖躯一拧,即待向人丛中钻去。
  她的算盘打得不错,高空逃不了,不如向人丛中挤,还有侥幸逃脱的希望。
  此情此景之下,她还能如此设想,这妖女倒可够得上称为机智。
  可惜她所遇的对手太强了,身躯才动,沈狮克业已凛若天神地卓立在她的身前,淡然一笑,道:“跟我走吧!”
  红衣女郎挣了挣强行镇定地,道:“去什么地方?”
  沈狮克道:“这个,你不要问,到了那儿,你自然会知道。”
  红衣女郎道:“你准备把我们怎么样?”
  沈狮克笑道:“不会把你们怎么样,不过是要弄弄清楚,你们跟‘离恨宫’有些什么渊源而已。”
  一个冰冷的声音接道:“你跟‘离恨宫’有仇?”
  沈狮克目光扫处,只见十丈之外,站着一个高颧勾鼻,双目深陷的锦袍壮汉。
  此时,经过一场激烈打斗之后,一般吃足了苦头的闲人,已己自动退到二十丈之外,腾出来一片空荡荡的广场,而这一片广场中,就只剩下沈狮克四兄妹和两个妖女子,目前凭空再加上一个锦袍壮汉,像幽灵似地独立十丈之外,自是特别令人惹眼。
  以沈狮克目前的功力,尽管他是在向红衣女郎说话之中,也尽管这广场周围杂音太多,但来人能欺近他十丈之外而不被他察觉,对方的这份身手,也就可想而知。
  沈狮克心中暗凛地,不答所问道:“阁下何人?”
  话才出口,却又朗声笑接道:“姑娘,你是自讨苦吃。”
  笑声中,右袖一拂同时凌空弹指,已点了红衣女郎的穴道。
  原来红衣女郎竟乘沈狮克与锦袍壮汉对话分神之际,以为有机可乘,突施暗袭,但沈狮克是何许人,终于谈笑之间,业已将她制住。
  锦袍壮汉不由悚然动容,脱口赞道:“好身手。”
  沈狮克淡然笑道:“雕虫小技,阁下谬赞了。”
  锦袍壮汉把脸上神色,与口中语气,均转为温和地接口说道:“老弟令师上下如何称呼?”
  其实,他们双方都是多此一问,锦袍壮汉就是曾与冷于冰交过手,而未分高下的廉亲王府总文案宇文琛。
  沈狮克等四人因刚到开封,自然不认识宇文琛,而宇文琛也是刚刚赶到这儿,没听到红衣女郎与沈狮克等方才的对话,当然也不知沈狮克的来历。
  沈狮克微笑地道:“阁下,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,请先行答我所问。”
  宇文琛注目答道:“在下宇文琛,现任廉亲王府……”
  沈狮克朗笑截口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宇文总文案,真是见面胜似闻名。”
  宇文琛一楞道:“老弟听说过我的名字?”
  沈狮克笑道:“岂仅是听说过而已,早就如雷贯耳啦!”
  宇文琛蹙眉问道:“现在,可以示知令师上下了么?”
  沈狮克道:“小可之见,不如等我问完之后,再由阁下发问,比较有条理一点。”
  宇文琛道:“弟台还有甚么需要问的?”
  沈狮克沉思着道:“比方说,阁下跟这两位姑娘是何渊源?”
  宇文琛道:“我根本不认识她们。”
  沈狮克淡笑接道:“那么,阁下跟‘离恨宫’呢?”
  宇文琛微一迟疑,道:“跟‘离恨宫’也谈不上渊源,只和‘离恨宫’的主人,有过一面之缘而已。”
  沈狮克注目接道:“这两个姑娘,十九是‘离恨宫’的爪牙,记得阁下第一句话是问我‘是否跟离恨宫有仇’,如果我的回答是‘是’的话,阁下将采取何种行动?”
  宇文琛道:“我要先知道是私仇,还是公仇?”
  沈狮克道:“自然是公仇,阁下该知道,‘离恨宫’主人曾是中原武林的公敌,如非四十年前的风尘三绝,赫然震怒之下,将其逐出中原,并发重誓永远不履中原武林,则此刻的江湖,早就面目全非了。”
  宇文琛精目中神光一闪,道:“老弟年纪轻轻,见闻可渊博得很。”
  沈狮克淡然一笑,道:“阁下谬奖啦!”
  宇文琛注目接道:“老弟知道四十年前的风尘三绝,为何只将‘离恨宫’主人逐离中原,而不将其杀死,甚至连武功也不予废除的原因么?”
  沈狮克道:“自然知道,不过这问题说来话长,目前也没有加以复述的必要,现在,请答我所问。”
  宇文琛道:“老弟是指当我知道你与‘离恨宫’有公仇的事实之后,采取什么态度?”
  沈狮克注目答道:“不错。”
  宇文琛精目凝注着对方,沉思着道:“这问题,我要先知道老弟的来历,才能答复。”
  沈狮克淡笑朗声道:“那就免了,阁下划下道来吧!”
  宇文琛一楞道:“为什么?”
  沈狮克正容道:“自古冰炭不同炉,你我之间,势将难免一搏,又何必多说废话呢!”
  宇文琛注目沉声道:“你怎能断定我一定是邪魔外道呢?”
  沈狮克笑道:“阁下自己最是清楚不过,是么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孽剑慈航

上一篇:第二十六章 独挽狂澜
下一篇:第廿八章 初生之犊不畏虎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