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风波
 
2019-08-10 10:03:09   作者:慕容美   来源:慕容美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长江源头,天山雪水,横贯西南蛮荒,汇蜀中四川——岷江、泸江、巴江、雒江。直冲三峡而来,襟三江,带五湖,浩浩荡荡,一泻万里,直放东海。兼容并色,气势万千。它——割巴山,劈巫峰,一峡一滩,一滩一峡,奔流如飞,旋回如注;水回山转,崖岸壁立,奇峰入云,兽石伏波,峦嶂层迭,峰峭纤丽。真是一转千变,一湾万险,难怪有:“三峡天下奇”,“夔门天下壮”,“西陵天下险”之誉。有些地段,双峰夹峙,中天见日,子夜出月,江雾蒙蒙,更使这奇险中的三峡,充满了迷离神秘之感。
  大凡奇地必有奇人,奇人必有奇事。跟前这巫山十二峰下的金盔银甲峡谷中,便有这样一座不同凡俗的别墅。这座别墅是三年前一双夫妇,和几个男女佣人,到这里来兴建住居,那主人夫妇,终年难得一见,就是佣人们也只有在办什物时,才与人言语往还,好在这里的村民亦属世外桃源人物,大家见怪不怪,故尚能相安无事。
  今天那别墅里的佣人了有的到巫城,有的上巫峰,个个忙碌异常,而主人则在花厅里背负着双手,两脚沉重地来回踱着,那种又兴奋,又焦急的神情,跟他平日燕居安闲,稳重深沉的风度,完全两样。
  后房不断传来几声痛苦的呻吟,使得这位主人更显得烦躁不安,在前门那个叫来喜的家人,一会儿呆呆地坐着,一会儿探头向门内看看主人的动静,要不就飞步出谷,在谷口伸着脖子等待。
  后房的呻吟声,一声高过一声……
  此际,门前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,主人以为救星来了,慌忙迎将出去,在前廊上,他清清楚楚的听见来喜的声音在吼着:“走!不要来!”
  他想——这不懂事的家伙,今天怎么不让人家来呢?他恨恨的加快脚步出去,在门前一眼看着来喜正在跟一个女娃儿在推推拉拉的,不由得大感意外。
  “来喜!你在做什么?”
  来喜一回头,看见是主人,马上过来诉说道:“啊!老爷!那是个唱花鼓歌的,小的叫她走,她偏要唱,我怕惊动了上房,所以,小的正在设法想赶她出去。”
  那女娃儿脱了手,像得了势似的,扬着头把辫子一甩,鼓着腮帮子道:“卖唱的又怎么样?”
  主人心中有事,刚要斥责几句,突然见那女娃儿才十二三岁,模样儿乖巧,五官端正,尤其那双眼睛,白里黑,黑里亮,闪闪发光,甚是可人,心里一喜欢,不觉顺嘴说:“行!你就唱一段好了!”
  那女娃儿高兴地道:“啊!老爷你真好!”一面朝来喜扮了一个鬼脸,一面扶正了腰带上的小花鼓,从鼓套里抽出两根串着铜钱的鼓儿棒,挥着棒儿在鼓上敲出“咚”,“咚!”两声,接着棒上的铜钱儿“沙”“沙”作响,另一只手则抽出两把明晃晃的小匕首,夹在鼓棒中间丢上丢下,两只小手儿一丢一接,棒儿刀儿穿插地飞舞着,鼓儿铜钱儿交替的响着,蛮熟练的像个老手。耍了一会,便高唱了起来:
  一把刀,
  四海飘,
  江湖儿女江湖老。
  洒热血,
  头颅抛,
  断臂残骨称英豪。
  水长流,
  山争高,
  山高水长人徒劳。
  两凄凄,
  风潇潇,
  几番风雨燕归巢……
  歌毕,主人不期然鼓掌喊了一声“好!”接着向来喜吩咐说:“赏她一锭银子。”
  女娃儿听了,赶紧走上台阶,单膝一跪,大礼叩谢,一面说:“谢大老爷的赏!”主人连忙低头搀扶,一面说道;“别多礼……”
  不意一句话没有说完,突然变生肘腋,只见女娃儿手中那两把刀,一高一低,对准了他的心腹,趁机一挺,插了过来!两人之间,隔不了一尺,一个弯腰搀扶,一个挺身上刺。一个不防,一个有意,其结果自属可想而知,那女娃儿望着主人直挺挺地倒下去,得势趁紧,后脚前跨,翻手又是两刀!讵知主人并未真的中算,这时翻身一滚,脚尖一勾,连推带踢,女娃儿鼓落刀飞,咚咚当当的滚下了台阶,就在这时候,一朵灰云斜飞过来,一把抄起那女娃儿飘飘掠去一边,主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,见有人救走那娃儿,当她们是一伙的,呼的一掌,朝那灰影攻去,只见那灰影一旋,涌出一股气流,硬生生挡住了他的强劲掌风。这一连串的刀刺,身翻,足踢,人起,云飞。在当时只一眨眼工夫。
  随后只听得一个洪钟似的声音,哈哈大笑着道:“哈!哈!云中龙大侠,竟以‘扫云腿’,‘流云掌’,对付这么一个十一岁女娃儿么?”
  云中龙王文定了定神,不禁改容笑道:“我道是谁?原来是‘独臂神尼’!神尼是什么时候训练徒儿作刺客的啊!”
  说完,赶紧过来,拱手相迎。
  同时,一个丫头从大门跑出来,大声道:“恭喜老爷!恭喜老爷!夫人生了一个公子!”
  神尼忙问道:“夫人可好?”
  丫头笑眯眯地说:“夫人、公子都安安稳稳的睡着了。”
  神尼点点头道:“我进去看看!”一面放下那女娃儿向云中龙说:“这小刺客可不是贫尼的徒弟,你王大侠发落吧!”笑着说,让丫头领进大门不客气地走了。
  云中龙王文被神尼这一摆布,竟不知道怎样处置才好,这时那女娃儿像从睡梦中刚醒来似的,她一眼看见云中龙愣在那儿,便发疯似的挥着拳,低头直冲过去,云中龙探手一抄,便把她提了起来,那女娃儿像一只钓起的青蛙,一手脚划动,乱嚷乱叫,那模样儿甚是滑稽,逗得云中龙哭笑不得,甚感处置为难的。
  他缓了三缓,心平气和的问道:“你为甚么要刺我?哪个指使的?”
  女娃儿手推足踢,闭口不答。
  云中龙和悦地又说道:“你说出来,我不难为你就是了。”
  “你能杀人,人就不能刺你吗。”女娃儿终于愤愤地开了口。
  “杀人这样随便?”
  “你呢!不是曾经随便的杀了不少人吗?”
  “胡说!……”
  “胡说?嘿!你不想想,在你手上死了多少人!被害者留下时那些孤儿寡妇,他们过的又是什么日子!”
  女娃儿越说越伤心,终于放声哭了起来。这些伤心话,隐隐刺痛了云中龙的心,尤其在今天,更容易使他感伤,他愣得一愣,放下了她。
  “你是谁的孩子?”
  “双枪李成!”
  “双枪李成?”云中龙一面问,一面皱着眉想。
  “死在大侠手上的,都是江湖上有名气的人物,像我那冤死的爹,不过是阴山三雄手底下的一个小头目,你王大侠哪还会记得他。”
  “女娃!你须知道,那也不能怪我……”他不愿再说下去。
  “那么应该怪谁?”
  “你娃儿可知道阴山三雄都是一些什么人物?”
  “我只知道我爹是死在你手上!”
  云中龙叹了一口气,无可奈何的又问道:“那你现在要怎么办?”
  “还我爹爹!”
  “娃儿!你该晓得,人死不能复生,当初不论其错在谁,现在谈这些,都嫌太晚了,我说,唯今之计——我收你做个干女儿,你看可好!”
  “李成的女儿,不会认贼作父!”
  “有种!不想李成还有这么个女儿,他要早知道他有这么个女儿,当年也许就不会跟着阴山三雄那批人混在一起了。”
  “我们王大侠要收义女么?恭喜!恭喜!”独臂神尼一声不响的又出现在门前的台阶上。
  云中龙忙说道:“太师来得正好,你救的刺客,还是你来安顿吧!”
  神尼微微地一笑道:“这里的事,自有贫尼做主,你还是快进去看看你那个刚生出来的宝贝儿子吧!”
  原来这位云中龙,乃过去名满大江南北的一位旷代豪侠,二十多年前,阴山会三雄,阆中灭四霸,塞北生擒独眼鵰……一连串豪情壮举,为武林中铲除了无数元凶巨恶,深获当时各江湖人物之敬仰,但在云中龙本人而言,数十年生死搏斗,除留下一身疤痕,到头来仍是一场空,五十出头了,成年奔波在外,连家亦没回得几次,等自己想开了,才收拾行囊,携家迁来这巫山脚下,打算安安静静的渡过下半辈子,不想年前老妻竟有了孕,今天五更黎明,老妻一阵喊痛,把他惊醒,他知是临盆在即,一早就叫人到巫城请大夫,又叫人去巫山请独臂神尼悟因师太。
  他与悟因师太乃多年的侠义之交,悟因师太是当年蜀中有名的“羽衣僊子”,不想后来跟阆中四霸结下梁子,被阆中四霸偷袭,断了一臂,正危急中,云中龙赶到相救,此后,“羽衣僊子”就成了巫山大士庵中的“悟因师太”。
  云中龙隐居这“金盔银甲峡”,多少亦受了悟因师太的影响,三年来,双方往来不断,仍维持着当年之情谊。
  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段意外的变故,云中龙见到那小娃儿时,就有些喜欢她,所以在举手投足之间,始终不失分寸。
  悟因师太第二次走过时,已听见他们的对答,她知道云中龙不愿这段恩怨纠缠不清,同时亦爱惜这娃儿的一份孝心,所以云中龙走后,她拉起那女娃儿的手问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那女娃儿刚才被人家救了一命,又知道她是仇家请来的人,不知道怎样表示才好,心里拿不定主意,口里说不出话来,呆呆的仍然站着。
  神尼又问了一遍,她才低下头答道:“唔——我叫李琳!”
  神尼接着道:“贫尼想说一句话,你可要听?”
  李琳红着脸轻轻的说:“谢谢师父救命之恩,师父有话尽管说罢!”
  神尼道:“小女菩萨刚才那狠狠的两刀,亦算是出了心头怨气,有道是‘冤家宜解不宜结’,何况令尊误入歧途,与匪为伍,当年之事,亦不能全怪王大侠。我看今天王大侠既对称赔了不是,又愿意收你为义女,这件事不如就此了结。有王大侠这样一位义父,也不算辱没了你。”
  李琳坚决地道:“不!我李琳绝不能认杀父仇人为义父!”
  神尼说:“那小女菩萨作什么打算?要是眼前没甚去处,就请在小庵暂住些时日,怎么样?”
  “孤女无依,师父能收留我这苦命人,我就落了发跟师父打柴挑水,服侍师父一辈子好了。”李琳抽搐着伤心地说,接着就跪了下去。
  悟因赶紧把她扶起,说道:“你愿跟贫尼到山上去作个伴,那是贫尼最高兴不过这事的,落发为尼的话,你现在还小,我看以后再说罢!”
  李琳道:“师父不收我为徒,我就不去了。”
  “好!我就收你为俗家的徒弟罢!”
  “师父!”李琳一听,转悲为喜,跪了下去。
  “孩子!起来罢!我们这就跟王大侠告别一声回去。”
  “唔——。”李琳显得不愿意,慢慢的起来。
  “还是孩子气。”悟因师太一见无可奈何。转过头,对王福说:“请告诉王大侠,就说贫尼去了。顺便向夫人问安!”说完领着李琳就走。
  王福等她们师徒走远了,赶紧进去,把悟因师太跟李琳的情形,一个字不漏地告诉了主人,王文听说李琳拜悟因师太为师,脸上微露笑意,点了点头。当听到李琳连跟他告别都不愿意时,脸色不禁又是一变。
  他转身在花厅坐下仔细的想——他现在有妻有子有一个家,刚才惊险的场面,和李琳的死心眼,这有她的一句话——“那些孤儿寡妇,他们过的又是什么日子!”——他把这些反复思量着。
  ——他杀的人,不止一个李成,他的仇人也不止一个李琳,有更多更强的仇人,会在找他,会报复他。如果,他自己有什么意外,这孤儿寡妇的生活,就要落在今天生的那个孩子身上了。
  ——他恨,恨自己为什么不踹死李琳;又恨自己当年为什么要逞英雄,充好汉,结下这么多仇。想到这里,他叹了一口气。
  ——除非!除非……一个意念,从他心头浮起,他点点头,像决定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事。
  “王福!”他突然大声叫唤着。
  “什么事?老爷!”王福应声进来问道。
  “王禄怎么还没有回来,这家伙做事真胡涂。”
  “巫城离这儿七十多里,又是山路,还得请大夫,今天怕回不来了。”
  “孩子也生下来了,还请什么大夫?你赶紧沿途迎过去,要遇着了,客气点请大夫回头,厚厚的谢他!”
  “是!”王福转身要走。
  “还有——”王文赶紧拦着说:“多带点银子,到巫城请个好厨师来,办些酒菜鱼肉,请请村上的邻居,热闹热闹,让夫人高兴些。”
  “是!”王福呆呆的,他奇怪——三年来主人一直是闭门不出,怎么今天想起请客来?
  “明天一定要赶回来!后天得请客。”大侠王文嘱咐着。
  “小的一定赶回来!”王福收拾收拾就去了。
  第二天,大侠王文亲自拜访村中的几位长者,其他村民由来喜去邀请,这意外的邀宴,使他们受宠若惊。
  三朝的筵席,丰富热闹,大侠王文周旋在几位村老、乡耆之间,敬酒敬菜,谈笑风生。王福、王禄、来喜在下面招呼其他村人,又喝又吃的猜拳行令。隆情盛筵,宾主融洽。
  王文不时抽空到后房,把前院的热闹欢乐带给他的夫人,夫人几十年来在王家,一直被冷落在一边,虽然搬到这山村来的几年,能够和丈夫整日厮守,生活圈子却那样狭小,那样死板板的,以前在故乡,她羡慕邻居那些恩爱夫妻,现在有了丈夫像关在牢笼里,却更难受。这几天,生下那孩子,换得她一生中最大的欢乐,尤其在今天,丈夫那股兴冲冲的劲儿,使她忍不住抱起那初生婴儿,轻轻的吻着。她想:全是这孩子带来的欢乐和幸福。
  不意“乐极生悲”,没过几天,婴儿忽然一直哭个不停。本来孩子哭是常事,可是他是王家的命根子,就不同了,一家大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空着急,解决不了问题。最后,云中龙对他夫人说:“让我抱着孩子去巫城,找大夫看看。”
  夫人急得没办法,自然只有依顺丈夫。
  一会儿,云中龙王文怀中抱着一个缎子襁褓,带着家人王福,动身赶向巫城。
  次日,王福一个人回来。他禀告主母,主人到巫城,经刘一帖大夫看了病,抓了药,大夫说是公子受了点风寒,没有多大关系,过几天就好了,主人在城里高升客栈住着,等小主人完全好了就回来,请夫人放心。
  第五天上,云中龙果然抱着孩子一块回来了。婴儿在这五天中彷佛长大了许多,红红的脸,甜甜的微笑,看来真不像是个没满月的婴儿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江雾岚烟十二峰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 失窃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