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3-20 20:09:53   作者:秦红   来源:秦红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天亮之后,林歌三人捡来大堆树枝放在帐棚内供喻美黛取暖,各带一天的干粮在身,不顾喻美黛的苦苦哀求,便动身走了。
  昨夜,狼人是往冰峰上逃去的,所以他们决定越过冰峰去搜索。
  冰峰其高百丈,自峰腰以上都是白皑皑的冰雪,他们不敢冒险上去,打算另觅路径越过,可是三人虽然找到一条路,却都有些意兴阑珊,脚下好像拖着沉重的脚镣,踯躅不前。
  林歌终于开口道:“金糊涂,你觉得怎样?”
  金糊涂道:“什么怎样?”
  林歌道:“我说的是粉红豹喻美黛。”
  金糊涂道:“我不知道——”
  朱五绝道:“我说老实话,她的情况很严重,如不立刻抬她下山,一定挨不过三天。”
  金糊涂道:“她活该。”
  林歌叹道:“算了,金糊涂,不管你对她有情无情,她总是个人,咱们若是见死不救,良心好像有些过不去。”
  金糊涂停下脚步道:“你的意思怎样?”
  林歌道:“我看……还是把她抬下山去吧!”
  金糊涂顿足长叹道:“罢!罢!他妈的,我金糊涂前世必是欠了她的,今世才得此报应!”
  说毕,掉头回行。
  三人回到帐棚驻地,随将帐棚收起,制成一个担架,将喻美黛抬上担架,由林歌和金糊涂抬着便走,朱五绝则负责挑那两瓮酒和所携带的食物。
  喻美黛好高兴,喜极而泣道:“金糊涂,你总算想通了。”
  金糊涂骂道:“闭住你的嘴!你再吭一声,我就把你扔到万丈深渊去!”
  喻美黛噤若寒蝉,不敢再开口了。
  三人走了数里雪地,迎面碰上天龙神鞭骆万邦和雪上飞苏嫂,骆万邦惊问其故,林歌便将喻美黛受伤的情形述说一番。
  “你们要抬她下山?”
  “是啊。”
  “不找狼人了?”
  “过几天再来。”
  “对!对!救人要紧——你说昨夜碰上那狼人,被他跑掉了?”
  “不错。”
  “他往哪方向跑的?”
  “后面数里外有一座百丈冰峰,他逃上那冰峰去了。”
  骆万邦一听此言,立刻目对雪上飞苏嫂道:“咱们快去!”
  他们好像唯恐狼人落入别人手里,立即拔步便走,急急的向冰峰赶去了。
  金糊涂叹道:“你看,大家都急着要找那狼人,只有咱们三个傻瓜为了一个女人——”
  林歌打岔道:“别说了,该咱们的跑不了,不该咱们的强求无益。”
  复行一里许,来到一处山隘,正行之际,蓦见眼前一块雪地上突地迸飞而起,从雪堆里跳出一头黑熊来——
  “哇呀!”
  黑熊发出一声凄厉怪吼,饿虎扑羊似的向走在前面的金糊涂猛扑过来!
  “狼人!”
  金糊涂大叫一声,丢下担架,就地一个打滚,快速的往旁滚开。
  他躲避得快,因此未被狼人扑中。
  后面的林歌也连忙丢下担架,拔剑刺出,但狼人的那支巨大的狼牙棒已挟着雷霆万钧之力呼然扫至,林歌固是仓卒应战,蓄力不够,攻击的部位也不对,反被狼人的狼牙棒扫中,只听“当!”的一声巨响,林歌的长剑被打得脱手飞出,一条手臂也被震得发麻,人也差点摔倒在地。朱五绝急急歇下担子,大喝一声,一抡扁担,奋力向狼人腰部打去。
  “蓬!”的一声,扁担正中狼人的腰部,但狼人居然晃都没晃一下,咧嘴桀桀的怪笑起来。
  他站着没再发动攻击,好像全不把林歌三人放在眼里,不过使林歌三人看了又惊又怒的是:他竟站立在粉红豹喻美黛的身上。
  那么高大的一具身体踩在那么娇小玲珑的身子上面,就如一头大象踩住一头小鹿,喻美黛惨叫一声,登时口溢鲜血,昏死过去。
  金糊涂跳去取出自己的金剑和金葫芦,抢前扼剑便刺!
  狼人抬起狼牙棒一格,登时就将他震退三步,朱五绝再一个扁担劈出,打中了他的左胳臂,那知他的胳臂像是铁打的,扁担反而应声折断了!
  这时候,林歌已去拾回自己的长剑,他看出狼人有一身硬功,便叫道:“攻击他的面部!”
  狼人有一张狰狞如鬼的脸!
  他的头发长及腰部,身穿一件用黑熊皮制成的兽衣,两只脚包着兽皮,脚系一双乌拉草鞋,由于体形高大,面貌如鬼,再加上手执一支巨大的狼牙棒,乍见之下,真似深山厉鬼,可把人的胆子吓破。
  林歌大喝声中,仗剑扑上,引诱狼人扫出一棒,然后蹈隙疾进,一剑向他面上刺去。
  狼人身形一挫,低头避开,紧接着身形一个旋转,只发一声狂嗥,抡棒环扫而出!
  林歌三人不敢硬挡,只得顿足纵退。
  朱五绝抽出一柄七首,抖手投出,匕首疾如流星射向他面部。
  狼人横步一跨,让过匕首的射击,又狂嗥一声,狼牙棒“呼!呼!呼!”的连续猛扫,逼得朱五绝往后直跳。
  金糊涂大喝道:“妈的头,老子跟你拼啦!”
  话声中,使尽全力投出他的金胡芦!
  金葫芦重达五斤,再加上他使出的力道,其力足可开碑裂石,狼人闪避不及,腹部“蓬!”的一声被打中了!
  这一击的确够重的,狼人叫了一声,足立不住,登登登的颠退三步。
  林歌乘机会从旁刺出一剑,也刺中了他的大腿,登时刺得他大腿鲜血迸溅。
  狼人经此受创,更是凶性大发,口中连发怒吼,狼牙棒疯狂扫出,林歌三人不敢攫其锋芒,被迫得节节倒退。
  朱五绝叫道:“不要跟他力拼,再磨他一阵,他血流多了自然会倒下去!”
  狼人又攻出几招后,忽然转身便逃。
  林歌道:“快追!”
  三人发足疾追,但不料追出数十步后,忽然同时一脚踏空,一头栽入雪堆里。
  原来,他们掉入一条小山沟,由于山沟上积雪甚厚,没看出来,因此栽了个跟斗。
  等到他们从山沟里爬出时,狼人已逃出三十几丈远,正在往一片森林里逃去。
  三人当然不肯放弃,一齐向前疾追,追到距森林约一箭之地时,那狼人已钻入林中不见了。
  不过,雪地上有血迹,他们循着血迹进入林中,但见林中均是千年老树,树须落地生根,密密麻麻,蔽天匝地,虽是大白天,林中竟是黑沉沉的犹似夜间!
  三人入林数丈,竟再找不到狼人的血迹,当然也因此失去狼人的去向了。
  朱五绝道:“他妈的,跑得好快!”
  林歌道:“我那一剑刺得相当深,他居然还能跑得这么快,真叫人不敢相信。”
  金糊涂道:“咱们再找一找看,乘他受伤的时候,一鼓作气收拾了他!”
  林歌道:“不,先回去看看喻美黛。”
  三人回到山隘处,只见喻美黛气若游丝,已经叫呼不醒,看样子是活不成了。
  朱五绝道:“这怎么办?”
  林歌道:“再将帐棚架起,生火取暖,如果她能活下去,咱们便抬她下山,否则只好就地掩埋了。”
  三人忙了一会,已重新架好帐棚,在帐棚里面生了一堆火,朱五绝怀里掏出一个小磁瓶,说道:“我这里有一些云南白药,不知对她有没有用?”
  林歌道:“试试看吧。”
  朱五绝便倒出一些伴酒送入喻美黛的口中,然后三人便在一旁静观变化。
  约莫一刻时后,喻美黛果然悠悠苏醒,她转动眼睛看看他们三人,脸上浮起一丝苦笑道:“我……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  金糊涂道:“还没有。”
  喻美黛道:“快了,我自己知道……这下可以省掉你们不少麻烦……”
  金糊涂道:“不要唠唠叨叨好不好?”
  喻美黛道:“金糊涂,我……我告诉你一件事……”
  金糊涂道:“你如想多活几天,就先闭住你的嘴巴!”
  喻美黛笑道:“听了你这句话,我心里好高兴,由此可知你金糊涂的为人还不坏。”
  金糊涂冷冷道:“少灌米汤,你说破了嘴巴,我也不会娶你。”
  喻美黛叹道:“我已经活不成了,谁稀罕你娶不娶我!”
  金糊涂耸耸肩道:“你也许死不了,可是我真的不会娶你,想想看,就连凌波仙子那样好的姑娘我都不在乎了,我怎么会娶你这样的女人!”
  喻美黛道:“既是如此,那我就不说了。”
  金糊涂听出她话中有话,不由目光一凝道:“你要告诉我什么?”
  喻美黛道:“不说了。”
  金糊涂生气道:“哼?说你胖,你就气喘,说你脚小,你就快步走,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?”
  喻美黛道:“有关凌波仙子的消息,不过你既然不在乎,我还说什么呢!”
  金糊涂一听是凌波仙子的消息,似乎有些把持不住了,拿起金葫芦喝了一口酒,故作满不在乎地道:“哦,你要说的是她呀!她……你知道她在那里吗?”
  “知道。”
  “她在哪里?”
  “你很想知道。”
  “不,不很想知道,不过略知一些也不妨——她在哪里?”
  “算了,不说了。”
  “她有几个孩子?”
  “三个。”
  “三个?”
  金糊涂跳了起来,怒吼如雷道:“你们听听!她有三个孩子了!哈哈,他妈的,以前她还说什么非我不嫁,呕!都是胡说八道!女人呀!就是这么回事,一会跟你海誓山盟,一会就一脚把你踢开,我早就看透了!”
  林歌微笑。
  朱五绝也在微笑。
  金糊涂抡起眼珠子道:“你们笑什么?”
  林歌笑道:“金糊涂,你是不是在发脾气?”
  金糊涂摇头道:“没有!跟那种女人发脾气才不值得呢!”
  喻美黛笑道:“我看……我看你是在发脾气不错。”
  金糊涂喝道:“闭嘴!我只在没有酒喝的时候才会发脾气。”
  喻美黛道:“金糊涂,我是哄你的,其实她还没嫁人,哪来的三个孩子!”
  金糊涂一怔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喻美黛道:“她还是个姑娘。”
  金糊涂有些慌乱,又喝了一口酒,才沉声道:“喻美黛,你少寻我开心、人家说‘人之将死其言也善’,如今你快要死了还会哄我,可见你这个女人已无可救药,死了该打入十八地狱!”
  喻美黛道:“真的,我没骗你,她还是个姑娘,如今住在……住在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忽然脸色发白,痛苦的呻吟起来。
  金糊涂看出她快要死了,大惊道:“快说,她住在哪里?”
  喻美黛呻吟道:“我……我好痛苦!我……我好累啊!”
  金糊涂大急道:“快说她住在哪里!”
  喻美黛忽然“哇!”的吐出一口血,全身颤抖,脸色阵阵苍白,眼睛慢慢失去光彩。
  金糊涂上前抓住她大叫道:“快说!快说!快告诉我她住在哪里!”
  喻美黛挣扎了半晌,似乎又暖过一口气来,道:“她住在……住在芳林园。”
  金糊涂追问道:“芳林园在哪里?”
  喻美黛闭上眼睛不说了。
  金糊涂着急道:“你说清楚一点行不行?”
  喻美黛不言不动,好像在拿乔似的。
  金糊涂又道:“喻美黛,你若是有诚意,就老老实实的——”
  林歌插口道:“她已经去了。”
  金糊涂一呆,继而睁大眼睛,惊望着业已断气的喻美黛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一剑染红长白雪
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栏目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