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3-20 20:12:33   作者:秦红   来源:秦红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当下,三人继续往前搜索,复行一里许,终于走到丛林尽头。
  但眼前的情景却不是“豁然开朗”,而是挡着一座高大的山峰!
  这座山峰可能是长白山的主峰,横卧数里之宽,山高入云,顶上一片银白,其高约在百丈以上。
  朱五绝昂望高山道:“他会不会逃到山上去了?”
  林歌表示怀疑道:“他腿上受伤,能爬上这么高的山峰吗?”
  金糊涂歇下担子,举目四望道:“这一带的山壁很陡,他又受了伤,大概无力爬上去,你们不妨沿着山脚找一找,如果他逃到此处,必有足迹留下。”
  朱五绝道:“你呢?”
  金糊涂以舌舔嘴道:“我口中快要淡出鸟来了,要喝几杯过过瘾。”
  朱五绝道:“金糊涂,你曾被那狼人咬去一块肉,应知那狼人的厉害,不怕落单?”
  金糊涂哈哈笑道:“不怕!不怕!这回他腿上受伤,身手必不及以前,他若出现,正好让我逮个正着。”
  林歌道:“好,你在此守着,我和五绝去附近找一找——五绝,咱们往这边走。”
  于是,他和朱五绝沿着山脚往南边寻去,这一带因地势较高,积雪更厚,一脚踩下去,往往深及腿部,为了怕踩空,他们便爬行于山壁上,这样一方面也可居高俯瞰山脚积雪,容易发现狼人的踪迹。
  两人爬壁行约数百丈远,都没见到一些蛛丝马迹,再看前面是一大片完完整整的“雪坡”,其上也无足迹,林歌便道:“他没有逃到此处,咱们回去吧。”
  朱五绝道:“奇怪,莫非他还躲在那丛林中?或者逃往别处去了?”
  林歌道:“不知道,回去吧。”
  两人循原路回到原地,只见雪地上歇着那付担子,而金糊涂却已不知去向!
  朱五绝吃了一惊道:“咦,他哪里去了?”
  林歌连忙大叫道:“金糊涂!金糊涂!你在哪里?”
  没听见金糊涂回答!
  林歌面色大变,又喊叫道:“金糊涂!金糊涂!你在哪里?快回答!”
  这次,才听见金糊涂的声音从北面遥遥传来:“我在这里,你们把酒挑过来吧!”
  林歌一听他没事,这才放了心,当即挑起那担子,循声走去。
  朱五绝骂道:“这家伙吊儿郎当,说要守着担子,却又自顾跑开了。这么粗心大意,全没一点责任心,难怪凌波仙子不肯嫁绐他……”
  他跟在林歌后面咆哮不已,林歌却笑道:“不要唠叨,他名糊涂实不糊涂,可能他有了什么发现也未可知。”
  两人快步赶去,转过一个弯,仍不见金糊涂的人影,林歌又叫道:“金糊涂,你在哪里?”
  “我在这里。”
  声音,从树林里传过来。
  林歌一怔,停步道:“你在林中干么?”
  金糊涂在林中答道:“荡秋千。”
  林歌又一怔道:“什么?”
  金糊涂道:“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,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,见有人来,袜划金钗溜,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——林歌,救命呀!”
  林歌放下担子,冲了进去。
  一看,金糊涂被高高倒吊在树上,头下脚上,一只左脚被绳子套住,好像中了陷阱的野兽!
  这就是他所说的荡秋千!
  林歌看出他中了陷阱,连忙拔出长剑,上前救他下来,但刚刚一步跳过去,蓦听得林中有个女子冷冷喝道:“别动!”
  随着喝声,然然从林间转出六个女子,手上各握一支鸟嘴铳!
  鸟嘴铳,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火器,此物始于明中叶,为军中所用之杀人利器,类似近代之手枪,唯所发射者为细枪珠,一发为二十粒,借火药之力弹射而出,由于是一种火器,速度之快非人所能躲避,故一般武林人见到这东西,就如见到死神,莫不心惊肉跳,对方说一声“别动!”就不能再动,否则便是轰然一声,登时血肉模糊。
  这种火器,很少在武林中出现,因为使用这种火器极易引起公愤,过去就有人使用过,结果均被围殴而死。
  现在,六支可怕的鸟嘴铳居然出现在六个女子手上,而且是六个如花似玉的女子!
  说她们“如花似玉”绝不为过,她们的年纪都只在二十左右,个个都有一张美丽的脸庞,身上穿的是猞猁制成的重裘,极之冷艳威武。
  朱五绝一看她们手上握着鸟嘴铳,不禁打了个寒噤道:“我的妈,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
  一个女子举起鸟嘴铳,瞄准他准备击发。
  朱五绝吓得面如土色,忙不迭的摇手道:“别打!别打!姑娘们,我通通听你们的,你们要我怎样我就怎样,千万不要动那东西!”
  林歌道:“金糊涂,你闯了什么祸啊?”
  金糊涂道:“没有,我听见这林中有异响,就过来看看,看见一个美人在林下荡秋千,她……见有人来,袜划金钗溜,和羞走。我……我上来想跟她谈谈,不料‘拍!’的一声,就这样被倒吊起来了。”
  他说的似是实情,因为近处确有一个秋千架。
  林歌回望众女问道:“诸位姑娘,这林间是你们私有土地吗?”
  一个姑娘冷冷道:“不错!”
  林歌道:“那么,我们这位朋友是闯入你们的私有土地才被擒的了?”‘
  那姑娘又冷冷道:“不错!”
  林歌道:“你们拥有这块土地有多少年了?”
  那姑娘道:“十天。”
  林歌道:“十天?”
  那姑娘道:“不错!”
  林歌哑笑道:“你们找谁买到这块土地的?”
  那姑娘道:“没找谁买,我家姑娘走到那里,那里就是她的土地!”
  林歌哈哈笑道:“这么说,你家姑娘是王母娘娘了?”
  “轰!”
  一支鸟嘴铳突然吐出火光,铁珠打中一棵树,把树身打下一大片!
  这是示威。
  朱五绝慌了手脚,大叫道:“林歌,讲话要小心,不得对姑娘们无礼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呀!”
  林歌看看被打裂的一片树身,心中也着实畏惧,当下换上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拱手一揖,道:“姑娘们,在下可以知道你家姑娘的贵姓芳名吗?”
  那姑娘冷笑道:“你这人先倨后恭,必然不是好东西。”
  林歌一脸啼笑皆非,道:“那里,在下对姑娘一向很客气,今早我们还救过那个声名狼藉的粉红豹喻美黛呢!”
  那姑娘道:“你们闯入我家姑娘的禁地,该当何罪?”
  朱五绝忙道:“不知者不罪!不知者不罪!我们立刻退出就是了——林歌,咱们赶快退出!”
  说着,掉头要走。
  “别动!”
  “是!”
  朱五绝不敢再动。
  林歌道:“姑娘,我们能见见你家姑娘吗?”
  那姑娘道:“见我家姑娘?哼,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见我家姑娘?”
  林歌道:“我不是什么东西,我是林歌,他是朱五绝,还有那个被你们倒吊起来的是金剑葫芦客。”
  那姑娘听了这话,面容一动,回对被吊在树上的金糊涂道:“你是金剑葫芦客?”
  金糊涂嘻嘻的笑道:“不错!”
  那姑娘怒道:“刚才我问你是谁,你为什么说叫‘白头酒鬼’?”
  金糊涂笑道:“我有满头白发,又是个大酒鬼,所以自称‘白头酒鬼’也没错呀!”
  那姑娘叱道:“你滑头!”
  金糊涂道:“不,是白头。”
  那姑娘道:“你不正经!”
  金糊涂叹道“这个你倒说对了。”
  那姑娘道:“刚才你吓着了我家姑娘,你可知罪?”
  金糊涂咧嘴一笑道:“对不起,希望没有吓坏了她,不知她现在是否芳心鹿撞,满面通红?”
  那姑娘冷冷道:“我去看看,如果她没事便罢,否则唯你是问!”
  她接着转对五女道:“好好看住他们,谁敢妄动,就轰他一个大窟窿!”
  语毕,退入林中去了。
  林歌有如坠入五里雾中,这时便向金糊涂问道:“金糊涂,她家姑娘是何许人?”
  金糊涂道:“我不知道,可能是王母娘娘的女儿或是什么皇上的御妹吧?”
  朱五绝问道:“她是不是长得很标致?”
  金糊涂笑道:“标致得一塌糊涂,只可惜……”
  朱五绝忙道:“好话多说一些,坏话一个字别提,我朱五绝可禁不起那鸟嘴铳啊!”
  金糊涂一笑道:“那我就不说了,等下你们自己看好了。”
  林歌见他手上还拿着金剑和金葫芦,而套在他脚上的却是普通绳子,他只要操剑一割,就可割断绳子,心中想不通他为何不割断绳子,当下带着揶揄的口气道:“你好像很喜欢被人这样吊着,是吗?”
  金糊涂道:“胡说,再这样吊下去,我金糊涂可要变成黑糊涂啦!”
  林歌道:“你的剑是木头做的?”
  金糊涂叹了口气道:“林歌,你大概没见识过这鸟嘴铳的厉害,我金糊涂情愿死在刀剑之下,可不想被那东西打死,我苦练了十多年的武功,若是被鸟嘴铳打死,实在心有不甘。”
  朱五绝道:“你活该,人家千金小姐在后花园荡秋千,你怎好前来偷看,这是登徒子的行为呀!”
  正说着,忽听林中脚步响动,旋见两个彪形大汉抬着一顶舆走了过来。
  肩舆上,斜坐着一个身着貂皮大衣的美艳女子!
  她的确长得很标致,但绝不是林歌想像中的那种大家闺秀。
  她是个妖艳的女人,看年纪已近四十之谱了!
  金糊涂所说的“只可惜……”,大概就是指她的年龄吧?
  年龄这样大的一个女人,怎么会“见有人来,袜划金钗溜,和羞走”呢?
  林歌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  朱五绝一见之下,却是面色大变,失声道:“天哪!原来是你?”
  肩舆上的大美人连忙举袖掩脸,一副羞于见人的模样,羞答答道:“朱大侠,十多年没见面,你怎么胖得像一头猪?”
  朱五绝满面苦笑道:“我吗?唉!吃喝嫖赌,我把吃摆在第一位,因此落得这般下场。”
  这时,那两个彪形大汉小心翼翼的放下肩舆,其中之一把手伸过去,她便扶着大汉的手臂,娇慵慵的站起来,一举一动,表现得非常高贵娇弱,像个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。
  金糊涂大叫道:“好啊!五绝,你认识的女人倒是不少,可叫我金糊涂羡慕死了!”
  大美人的眼波一溜,巧笑倩兮的睇着金糊涂,口吐黄莺般的呖呖之声道:“原来你就是金剑葫芦客,刚才吓了奴家一跳,差点把奴家吓坏了。”
  金糊涂叹道:“又是奴家,唉唉,什么时候才能够碰上一个自称老娘的女人?”
  朱五绝道:“金糊涂,不得对这位姬姑娘无礼,人家还是未出嫁的黄花闺女呢!”
  金糊糊闻言吃了一惊道:“姬姑娘?你姓姬?这么说,你是‘百毒魔君姬鹏’的女儿‘百毒公主姬飞飞’了?”
  大美人嫣然一笑道:“奴家正是!”
  百毒魔君姬鹏,是几十年前名震天下的一个大魔头,是天下首屈一指的用毒大家,他用毒千奇百怪,无色无味,据说当他要杀某一个人时,只要从那人的身边走过,其人立刻倒地气绝,端的厉害无比。
  此魔已于十多年前逝世,承其衣钵的便是如今这位“百毒公主姬飞飞”,有人说她用毒的方法更在其父之上,也许就因这缘故而使得所有男人对她退避三舍,以致至今仍然小姑独处,虚度了青春。
  可是,她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徐娘半老,一直认为自己还是个十七、八岁的小姑娘呢!
  林歌当然也听过此女的名头,心头暗暗一懔,情知这趟长白山之行要增加许多麻烦了。
  朱五绝忽然笑道:“姬姑娘,十多年不见,你还是老样子,一点都没变嘛!”
  百毒公主羞笑道:“真的吗?”
  朱五绝道:“真的!真的!不但没老一点点,而且更加美丽,更加艳光照人!”
  百毒公主忽然幽幽一叹道:“既然如此,当年你为何一见奴家就撒腿跑了?”
  朱五绝呆了呆道:“那……那是因为当时我有急事啊!”
  百毒公主道:“你成家了没有?”
  朱五绝有些尶尬道:“没有,像我这样的人,成天只知吃喝,胖得像一头猪,而且又不爱洗澡,又穷得要当裤子,谁要嫁给我,谁就倒霉。”
  他似乎唯恐被她看上,接着又道:“我的毛病实在不少,不只不爱洗澡,就连漱口都不喜欢,因此我的嘴巴是臭的,讲起话来臭气薰天!”
  百毒公主掩口轻笑道:“难怪你讨不到老婆,你该把这些毛病改掉才是。”
  朱五绝摇头道:“改不掉的,所谓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就算把我刴成肉酱,再把我重新揑好,我还是不爱洗澡,不爱漱口,只爱吃喝!”
  百毒公主道:“不要说了,你这些话奴家听了恶心欲吐。”
  朱五绝释然一笑道:“是,我不说了。”
  百毒公主转顾林歌,扭扭怩怩的笑道:“你……你就是林歌林大侠?”
  林歌赶紧声明道:“我是有妇之夫。”
  百毒公主道:“奴家知道,听说你的妻子是武林第一美女水蜜桃?”
  林歌道:“不敢当,略具姿色罢了。”
  百毒公主再转顾金糊涂道:“你,金剑葫芦客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偷看奴家荡鞦韆,你是读过书诗的人,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及非礼勿视的格言吗?”
  金糊涂忙道:“不对,我没读过诗书,我目不识字,不识之无;我的眼睛只认得酒,除了酒之外,我什么都不喜欢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我有三百天都在烂醉中,我——”
  “住口!”
  “真的,我比五绝还糟,他只不爱洗澡,我则连脚都不洗——”
  “住口!”
  “我睡觉会打鼾,磨牙,有时还会梦游,常常掉到毛坑里——”
  “住口!”
  金糊涂住口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一剑染红长白雪
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栏目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