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全集 秦红 中短篇集 正文

花复仇
2021-02-28 17:20:31   作者:秦红   来源:秦红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花复仇想扑过去,可是他就是觉得没力气,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,毕竟眼前这两个跟他共处了十九年,尤其是梅亚仙,既是他的师父,又像他的母亲。
  他没有力气,别人可有力气!
  梅亚仙向着他抖手就是一掌。
  他连躲的念头都没有,让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中心口,人踉跄暴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心口撕裂似的一痛,喉头发甜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
  老驼子阴冷一笑,道:“我补他一下,丫头交给妳了。”
  老驼子身随话动,话落,人已欺到了花复仇的面前,扬掌劈了下去
  与此同时,梅亚仙也扑到了甘紫筠的身边,竖掌如刀,猛力揷下。
  花复仇别说救人了,他连自己都顾不了了。
  眼看着梅亚仙、老驼子掌下就要连伤二命。
  突然,甘铁民挺身站起来了。
  殷红的鲜血,仍从他左臂肩胛处不断的涌现滴下。他的面孔已因失血过多而苍白,但是,他的一双目光仍然那么和蔼慈祥,毫无一丝怨恨之意。他向花复仇的侧卧处,颤巍巍的横跨了一步,及时发出一声断喝道:“小寇子,住手!”
  他口中的“小寇子”,当然就是”老驼子”。
  老驼子这时如果一掌劈了下去,甘铁民这时别说鞭长莫及,阻止不了,就算他身手如常,没受刀伤,两下的距离,也一样救不了花复仇。
  可是,他这一声”小寇子”,竟似蕴蓄了无穷威力,老驼子怔了一下,掌举空中,无形中竟似被人架住了一般,硬是无法劈下。
  梅亚仙那边,情形更糟。
  甘紫筠虽然才十七岁,但自幼家学渊源,已尽得老父甘铁民神刀真传,这时又有奇形兵刃在手,更不啻如虎生翼,梅亚仙久疏实战经验,一时之间,哪里是甘紫筠的敌手?
  神刀客甘铁民已在这一瞬间颤巍巍的走近花复仇,老驼子望了梅亚仙一眼,皱皱眉头,放落手掌,花复仇挣扎着想站起来,但被甘铁民以右掌轻轻按住了。
  他微微喘息着交代花复仇道:“你的内功不弱,赶紧调息护住心脤,就只坏了一条左臂,属于外伤,性命应无妨碍。”
  他说完,又扫了掌珠甘紫筠一眼,见梅亚仙远非爱女敌手,脸上露出一丝快慰之色,同时向爱女说道:“小筠,住手。他们两位原本也是神刀山庄的人,当年结仇的原因,说来应该是场误会……”
  他说着,又向老驼子和梅亚仙分别望了一眼,道:“我们都是当事人,寃家宜解不宜结,今天可否请两位分别说说你们两位对老夫不满的原因?”
  梅亚仙眼珠子一转,忽然抢着道:“当年你不该杀了我的丈夫花五郎,又用迷药强奸了我,这等血海深仇,我自然要用狠毒的手段报复……”
  甘铁民喃喃道:“事到如今,妳还是一点悔意都没有,还是满口胡言,真是作孽!”
  他又转向老驼子道:“小寇子,你怎么说?”
  老驼子呐呐道:“我所知道的,也是如此。”
  甘铁民忽然沉脸道:“你真相信这世上曾经有过一位什么花五郎?你见过这位花五郎没有?”
  老驼子脸红了,说道:“那时,我来神刀山庄还不到两年,一直没去过后院,那时,小……小……小姐还没有出世,后来为了公子失踪,我奉命出去找寻,才遇到梅姑娘的,我的确没见过花五郎,我因为迷恋她的美色,才跟去巫山百花谷。道些年来,我名义上是主仆,实际上已是一对夫妻,我当然会为她当年的不幸遭遇感到愤恨。”
  甘铁民再转向梅亚仙道:“我说出当年的实情好吗?要不然就妳自己说。”
  就在这时候,梅亚仙忽然一声不响,掉头便向庄外飞跃出去。
  甘紫筠嘿了一声,提刀便待追赶。
  甘铁民叹了口气道:“小筠,让她去吧,她一错再错,将来总会后悔的,就算为父的不杀她,她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  甘紫筠搁下那把奇形刀,从怀中取出一只药瓶,倒出一撮药粉,走过来扯破老父的衣服,按敷在创口上,又撕下老父的衣襟,将创口扎住。
  甘铁民微笑道:“不要紧,孩子,老爹这条左臂是废定了,它是我儿子砍的,伤肉不伤心,流一点点血,老爹不在乎。”
  他说着,元气似乎恢复不少,脸上也渐渐有了几分血色。
  “刚才这位梅亚仙,原是本山庄的一名大丫头,从小我就一直把她当成我亲生的女儿看待,不但传授了她不少武功,也准备等她成人之后,找个忠厚老实人,像女儿一般嫁出去。不意这丫头人小鬼大,早就跟府里一名管事有了奸情,我当时仍然蒙在鼓里。哪知道这丫头看上我这份家业,以及我在江湖上的名望,竟在那名管事变心离去之后,转而时时向我挑逗,想要我收为侧室,经我严词峻拒之下,她竟恼羞成怒,又在饮食之中下毒,欲置我于死地。”
  甘紫筠插口道:“爹当时为什么不抓住她下毒的证据,当着大庭广众宣布她的罪状,然后一掌劈了她?”
  甘铁民面色一整,微露不悦之色道:“筠儿,妳说小也不小了,怎么在口舌和心肠方面,仍然如此不够厚道?她当时只是个得宠的丫头,她有她的想法,她做得不对,把她赶出去就是了。如果有人犯在妳手里,妳有这种想法,岂不是太可怕了!”
  甘紫筠受了责备,脸孔一红,低头不语。
  甘铁民望着老驼子道:“小寇子,你刚才一番话,尽管说的都是实情,但梅亚仙一定不会原谅你,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,愿不愿意留在神刀山庄住下?”
  老驼子见庄主不计前嫌,气度如此寛宏,不禁又羞又愧,热泪滚滚而下,跪了下去道:“谢老庄主,奴才无德,愿意……此后……终生服侍您老人家……”

×      ×      ×

  以后几天,花复仇认父归宗,名字也改回了失踪前的“甘玉麟”。
  甘铁民父子情深,他关心爱子的伤势,一方面闭门谢客,一面精硏古方,亲自为爱子拟了一帖古药方,制成一盒药丸,每日督促爱子服用,不消月余,甘玉麟便又回复了以前的强健。
  这一天,神刀山庄忽然来了一位高冠柳眉的道人,他自称来自武当,道号白云山人,这次是为豫西一带发生百年罕见的旱灾,特地出来四处募捐,久仰神刀之名,故登门拜访,希望神刀慨捐一些银两。
  甘铁民虽跟武当一派甚少来往,但也曾听说过白云山人的名头,当下一开口便问对方,需要捐出多少,才称恰当?
  白云山人捋须沉吟片刻,缓缓道:“捐出庄主的一条性命,也就差不多了……”
  甘铁民一怔,以为自己听错了,忙问道:“道长可否再说一遍?”
  白云山人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道:“庄主认不认识一名叫梅亚仙的女人?”
  甘铁民道:“认识,怎么样?”
  白云山人带着笑意道:“她说我长得很像武当的白云山人,如果我冒白云山人之名,以庄主宽厚的待人态度,一定不会怀疑,也不会追究,假如我能为她遂了心愿,我便可以获得一座山庄,无数金银,以及她自己。”
  甘铁民又是一怔道:“那么,阁下究竟是谁?”
  假白云山人道:“庄主有没有听说过川东道上的百毒浪子柳无咎?”
  甘铁民脸色一变道:“你就是百毒浪子?”
  百毒浪子居然点头道:“不错,百毒浪子柳无咎便是区区在下。”
  甘铁民忍住怒气道:“就算甘某人不在意你的狂妄,你又如何索取甘某人的一条性命?”
  百毒浪子诡笑道:“这条性命,我已经到手了,不然我百毒浪子岂非自砸招牌?”
  甘铁民默然查察气脉,果然发觉有些不对,但仍不明白对方下手的方式,强持镇定,缓缓道:“神刀山庄虽非龙潭虎穴,但甘某人只要一口气在,阁下想脱身,恐怕也不容易。”
  百毒浪子留意着甘铁民的神情变化,忽然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道:“阁下已经断了一条左臂,如今中毒又深,若是妄动无名,只有加快毒性窜行,何不留点时间,谈谈你的身后……”
  就在这时候,庄后突然传来嘈杂的吆喝之声。
  百毒浪子一凝神,忽然改口道:“庄主珍重,我们好像都没有时间了。”
  语音未竟,身形已起,一眨眼间,悠然闪身出厅。
  甘铁民欲振身而起,才发觉浑身已无一丝气力,长叹一声,复又颓然坐下。这时,一条颀长身形,忽然如风一般奔进大应,来的正是甘玉麟。
  甘铁民喘促地道:“麟儿,快去地窖中取一大碗雪水来……”
  甘玉麟见老父神色不对,不禁大惊道:“爹……”
  甘铁民催促道:“快去!”
  不一会,雪水取来,甘铁民支撑着将一大碗雪水一口气喝下,神情才稍稍稳定下来。紧接着,爱女甘紫筠也赶来大厅,她说有人看到放火的人正是梅亚仙,幸好庄中人多,火势如今已被控制。
  她说完一大段话,才发觉老父神色有点不对,忙问前面是否发生了什么事。
  “你们两个都在,正好。”甘铁民长长吐了口气,道:“人的心肠过分慈软,往往也会带来灾难,而首遭其祸的,往往就是这个人自己。你们可知道梅亚仙那个不自爱的女人,又姘上了一个新男人?”
  “谁?”兄妹俩异口同声。
  甘铁民脸色一黯道:“一个江南道上,心肠狠毒,行为卑鄙,人所不齿的百毒浪子柳无咎。”
  甘紫筠失声道:“您原来中了他的毒?”
  甘玉麟沉声道:“筠妹休要慌乱,先让爹说出解救之法。”
  甘铁民苦笑道:“拖延一段时间,应该可以办得到,要说解救就难了,不然他这个百毒浪子又怎会人见人怕,恶名远播?”
  兄妹俩在未被火苗波及的书房中安置了老父,甘紫筠负责督工修缮被大火焚去的栈房,补植被践踏的花草,甘玉麟则找来老驼子,共同猜测梅亚仙会不会再回巫山百花谷去?
  最后,他们得到一个结论,以梅亚仙狠毒的心肠,他们一定还会留在宜昌附近,以观察甘府的受灾情形及甘铁民是否已经死亡,否则,这女人还是不肯罢休的。
  第四天,甘玉麟吩咐山庄中管事散布出神刀病重垂危的消息,自己则化装成一个中年化子,进了宜昌城,去找那对灭绝人性的男女,讨个公道。
  甘铁民没有阻止甘玉麟的行动,他已深深的体会到除恶务尽的重要,对付顽恶的人,只有以杀止杀。
  他一直认为仁义为江湖大道,数十年来,一直奉行不渝,但现在,他却承受了断臂、中毒的痛苦。
  利用这三天的时间,甘铁民在作最后净扎,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,以延续生命。
  柳无咎不但下毒的手法奇妙,而且,这次施用之毒,亦十分奇怪,以甘铁民丰富的江湖阅历,竟然无法查验出中的是哪一类剧毒。
  神刀山庄收藏了数十种解毒之药,包括了少林寺的小还丹、四川唐门的化毒神丹。
  但甘铁民遍试了各种解毒药物,竟然无一种是对症之药。
  甘铁民了解到这可能是一种混合毒药,除了百毒浪子柳无咎之外,只怕天下再也无人能够知道解药的配制方法。
  于是,甘铁民作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定,他要以数十年精湛的内功,把身上的奇毒逼聚于一处,操刀一割,人虽断肢成残,但却可能保留下一条老命。
  他不能把这种冒险的事,告诉玉麟、紫筠,所以,表面上保持十分淡然的平静。
  甘玉麟离去之后,甘铁民立刻找来了紫筠,笑道:“妳看妳哥哥的表现如何?”
  “很镇静,有条不紊,颇有几分爹的气势!”甘紫筠笑得很甜,对这个失踪多年,重聚一处的哥哥,似是颇感满意。
  甘铁民道:“那就好,爹最担心,就是怕你们兄妹之间,因为生长的环境不同,无法相处,现在,爹放心了。”
  甘紫筠怔了一怔,道:“爹,有你在,哥和我纵有争执,也不敢不听爹的教训啊!”
  “说得对……”甘铁民道:“爹心中很快乐,失散多年的父子重聚,人生快事,莫过如斯。”
  “你的毒伤……”甘紫筠心有所感的道:“不碍事吧?”
  “好多了,爹收藏天下各种疗毒的圣药,柳无咎岂能伤得了我……”甘铁民取出了两粒小还丹,接道:“筠儿,服一粒下去,带一粒在身边,见到妳哥哥时给他服下,去接应妳哥哥,他武功虽然不错,但却是梅亚仙所传授,恐非其敌,何况,还有柳无咎这个用毒高手在旁边伺机下手!”
  甘紫筠点点头,接过小还丹,服下一粒,把另一粒藏在怀中,低声道:“爹,老驼子靠得住么?”
  甘铁民道:“不管他是不是靠得住,爹都会预作防范,这次的变故,使爹对江湖事务的看法,有了不少的改变。所以,妳也不用存仁慈之心,梅亚仙、柳无咎都有可死之处,不用再手下留情了。”
  甘紫筠点点头,柳眉间闪掠过一抹杀机。

×      ×      ×

  甘玉麟的易容术并不怎么高明,江湖经验更差,当他找到了梅亚仙的藏身之处时,梅亚仙也发觉了他。
  那是靠近城角处一间民宅,梅亚仙租作了藏身之处。
  甘玉麟心中充满着怒火,梅亚仙设计的恶毒,几乎使他们骨肉相残。
  他花了两天的时间,日夜在城中寻找,他相信梅亚仙会隐身在市镇之中,因为甘府中大批家丁,透过故亲好友,要他们注意陌生人的行踪。甘家势力大,人缘好,乡亲邻里都愿帮忙,很快的在数千里方圆之内,布成一道密网,梅亚仙不管以何种身分出现,都无法逃过这些人的监视。
  甘玉麟摸一摸用竹子掩饰的长剑,快步冲近那座靠城墙的民宅,人在木门外停了下来。
  房中传出了梅亚仙的声音,道:“花复仇,进来呀!是不是害怕了?”
  “我是甘玉麟,花复仇已经死了!”长剑脱出,挑开木门,护住前胸,缓步而入。
  梅亚仙没有隐避,也没有暗袭,只是静静的站在堂屋的一角。
  她也亮出了长剑,脸上是一片冷厉的神色。
  “甘铁民还没有死?是么?”
  “柳无咎那点毒技,伤不了家父……”
  “住口!”梅亚仙忿怒的叫声打断了甘玉麟的话,接道:“老娘养了你十几年,算是白养了,就算是喂一条狗,它见了老娘也该摇摇尾巴!”
  甘玉麟冷冷接道:“妳养我,只是想利用我,要我用手中的剑,去杀害生身之父,妳用心的恶毒,行为的卑劣,应该万死莫赎,我几乎造成终身大恨……”
  梅亚仙冷笑一声,接道:“你认为甘铁民还会活下去?”
  “会!他内功精湛,藏有各种的解毒一物,我离开神刀山庄时,他的精神很好……”
  梅亚仙怒声接道: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
  甘玉麟道:“妳教我做各种坏事,教我说谎,可惜,我没有妳那种卑劣的性格,学不会妳的传授……”
  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亚仙……”柳无咎步履轻移,行入室中。
  “很好,你也在这里,省了我花时间去找你的麻烦了。”
  柳无咎笑道:“你先别得意,甘铁民中的是九合之毒,你听听这个名字,大概就该明白了。九合之毒,就是用九种毒药合成之毒,世上没有人能配成一种解药,可以同时解去九种药物合成之毒,这种毒因为药性相克、相辅,所以不会见血封喉,立刻毙命,它是慢慢发作,今天是第六天了,明夜子时之前,甘铁民非死不可!”
  甘玉麟道:“胡说!我爹的情形很好,他服药运功,正在疗治。”
  “没有用的,不相信我的话,你可以回去看看,甘铁民现在脸上应生长出九颗红肿小泡,那就是毒发的征候。”
  梅亚仙接道:“无咎,不用和他多费口舌了,咱们合力先宰了他,再去欣赏甘老鬼毒性发作的痛苦,甘铁民一死,就树倒猢狲散,咱们去接收神刀山庄。”
  柳无咎微微一笑,道:“亚仙,妳认为甘玉麟还有反抗的能力么?”
  梅亚仙道:“怎么?你已经下了毒?”
  柳无咎道:“他现在只要一运气,就会引发毒性,失去战斗能力。”
  “那好极了,我先杀了他,消消胸中的怒火……”一挥长剑,扑向甘玉麟。
  但觉前胸一疼,手中长剑竟自软软的垂了下来。
  全身的气力完全失去,不禁大惊,道:“无咎,你!你在我身上也下了毒?”
  “亚仙,妳太性急了些,我在这室中布下了无影之毒,妳也在这里,毒药无眼,就顺便把妳也给毒了。”
  “快些拿解药给我……”梅亚仙伸出左手,向柳无咎奔过去
  柳无咎右手一拨,梅亚仙一跤跌摔在地上。
  这一跤把梅亚仙摔得清醒过来,甘玉麟却看得呆在当地。
  原来,他暗中运气一试,果然是中了奇毒。
  “你!你!柳无咎,为了什么?”
  “唉……”柳无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因为,先下手的人才能掌握全局!”
  “我没有阻碍你……”梅亚仙说道:“我一直在帮助你,得到了神刀山庄,我只是庄主……”
  “庄主的夫人……”柳无咎淡淡一笑,道:“最大的错误是,甘紫筠太美丽了,她年纪轻,武功也高,又是甘铁民的千金,她才是最适合作神刀山庄的夫人!”
  “你……你在作梦,甘家的儿女,不会受你胁迫的!”梅亚仙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瞎了眼,会遇上你这种人!”
  “这就要动些脑筋了,我掌握了她父亲、哥哥的生死,也可以让她手刃害她的仇人,妳说,她会不屈服?”
  “你……柳无咎,我梅亚仙自信是一个心肠很黑的人,但比你柳无咎,真是小巫见大巫了!”
  柳无咎道:“妳也确实很美,只是年龄太大了一些,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何况,妳滥交男友,挟色自重,我柳无咎怎能和妳结成夫妇,常相聚首,让我日后有何面目再见江湖朋友!”
  梅亚仙道:“老娘栽了,你杀了我吧!”
  “我不杀妳,这数月来,咱们同床共枕,多少总该有点情分,杀妳的是甘紫筠……”
  “对!我要杀她,甘家这些劫难,都是她一手造成……”甘紫筠娇俏的身影,出现在客室中。
  柳无咎笑一笑,道:“妳来了很久了?”
  “不算太久,不过,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,这真是恶有恶报,来得太快了。”
  “紫筠,快些走,妳不能留在这里!”甘玉麟大声喝叫。
  “哥,你认为我能走得了么?”
  “难道妳……妳……妳也中了毒?”
  甘紫筠道:“柳无咎找到我,要我到这里来,你想,他会放过我么?”
  “甘姑娘言重了……”柳无咎笑道:“妳只是暂时气力不继,不能和人动手,十二个时辰之后,用不着服用解药,就可以完全复原。”
  “可是,我现在要杀梅亚仙……”
  “那容易,只要妳答应了条件,妳不但可以杀死梅亚仙,也可以救了妳父亲、哥哥。”
  甘玉麟大声喝道:“今日,我才真正的见识到什么叫卑鄙小人!”
  忽然一咬牙向柳无咎冲了过去
  柳无咎左手折扇一挡,竟把甘玉鳞摔到屋角,吁—口气,道:“甘玉麟,你现在连个普通人也打不过,不要再自取其辱了。”
  甘玉麟双目中流下泪水,一身武功竟然为毒药控制,完全无法施展。
  “哥哥,认命吧!你不能再做傻事,柳无咎说得不错,他要杀你,只不过是举手之劳。”
  “想不到甘姑娘竟是如此聪明可人的才女,现在,我等候妳的决定了!”
  甘紫筠道:“我先杀了梅亚仙,等你救了我父亲、哥哥,我就嫁给你……”
  甘玉麟大叫道:“不行……”
  柳无咎道:“只怕你甘大少爷已经无法作主了!”
  甘紫筠缓缓行近柳无咎,无限温柔的道:“不要和我哥哥一般见识。”
  柳无咎哈哈一笑,道:“不会的,对大舅子,我柳某人总要让他三分……”
  突然,他的笑容凝结起来,脸上是痛苦的惊怖。
  甘紫筠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,已刺入柳无咎的心窝,正中要害,一击毙命。
  “妳没有中毒……”甘玉麟高兴的叫道。
  “爹先让我服下小还丹,柳无咎想毒我,我将计就计的赴约到此。”
  甘玉麟道:“好!甘家的女儿尤胜须眉……”
  目光转到梅亚仙的身上,接道:“她呢?”
  甘紫筠道:“咱们把柳无咎身上的解药全搜出来带走,把她留在这里,生死由天吧,她做过甘家的丫头,我不愿杀她。”

  (全文完)

相关热词搜索:中短篇集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上一篇:
第一页

栏目总排行
栏目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