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 
2020-03-16 09:50:56   作者:司马紫烟   来源:司马紫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鲁薏丝是史密斯医院中最合作的一个病人,也是最美丽的一个病人,因此在她离开的这一天,每个人都有惜别之感,尤其是胡益谋与胡秀琳父女。
  鲁薏丝是在史密斯医院中接受戒毒的治疗——其实完全没有治疗,史密斯是个很高明的医生,他说要戒除毒癖,靠药物的消极效能是很微弱的,即使能暂时的戒除了,也很容易再犯。他采取的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治疗法,让患者在心理及意志上去积极抵抗毒物的诱惑,虽然那成功的希望较为微小,但是成功后却具有绝对的效果,这种治疗法只是在理论的阶段,还没有完全被采用。因为那是一种较为残忍而危险的方法。
  在入院之初。他就跟鲁薏丝作了一次恳切的谈话,了解到这个女郎的决心,也了解到她是个具有相当自制力的女孩子,才大胆地作了一次试验——当然是取得患者同意而且是志愿接受的试验。
  把患者放在一间受控制的隔离室中,瘾发时她可以按一个电钮,那是一部电影放映机的开关,然后就在壁间的银幕上现出一些画面,那都是毒癖患者丑恶的姿态表情,完全丧失人格尊严的行为以及悲惨的后果。
  那些画面刻划出人间地狱的惨象——一个纯洁美丽的少女,因染上毒癖而变得形销骨立,为获取一点毒物而卖淫,赤裸裸地任凭一个粗壮的汉子无情地蹂躏,甚至于丧失人格仅有的一点尊严,在许多男人前跟一条狼狗做着淫亵的表演,最后落得尸横街头……
  这些镜头都是真实的,是美国戒毒协会有计画地取样摄制而作为染毒者的警戒,类似的影片制成了很多的拷贝以供各戒毒中心的取用,史密斯医生借了一套来在鲁薏丝身上作为这种戒毒法的试验。
  鲁薏丝自然知道这些故事的真实性,每一个染毒者都知道,只是在毒瘾发作时看见这些画面时的感受则又不同了,除了这些影片外,还有一柄老虎钳,就放在手头,供患者在毒瘾发作时钳夹自己的大腿,以身体的痛来控制毒瘾的煎熬,然后推进一具塑胶制的假人,供患者锤击,以发泄因无过瘾而产生的恨意。
  那具塑胶制的假人制作得很逼真,是一个非常美好,而具有高度艺术的少女裸像,在她的颈部藏着一枝针筒,在乳房里藏着一枚针头,在腹部藏着一管蒸馏水,然后在她美丽的头壳中藏着一包海洛英。
  患者必须撕裂这些部位,才能取齐一次注射所需要的全部道具,塑胶人体内一如真人,在破裂后会流血,敲碎头部后会有像脑浆一般的半流体白色汁液,裂开腹部时,可以看见血淋淋的内脏,同时录音带上以电子遥控装备配合,发出痛苦的呻吟、哀求,以及告诉患者——你现在在伤害的人是你自己。
  那脸形是配合患者而制造的,因此鲁薏丝所用的这一具,完全是她自己的形像,而且制作得更美好——这是史密斯医生自己的发明,一种令患者心理上产生罪恶感的发明,人像不一定要用本人,有些染毒者在自暴自弃的心理下,最恨的就是自己,因此也可以换成患者最尊敬的人,最心爱的人。
 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试验,有时可以导致患者精神错乱而癫狂,因此受试验者的精神状况必须十分正常,意志必须十分坚强。
  鲁薏丝的反应非常好,那出于她的自制力,最痛苦的时候,她只用铁钳夹了自己一下,没有破坏那具人像,虽然录音机一再地告诉她如何可以取得那些东西,她仍能控制着不伤害自己——即使是一个虚构的自己。
  这表现使史密斯很满意,因为有一个成功的例证,至少可以证实他的理论是可行的。
  痛苦的历程只有三天,第四天开始,毒瘾发作时,只有轻微的不适了,在影片的刺激下,她已能把握住自己,以后的几天,她可以轻易地取得注射品与工具,但她已能抵制自己,一周以后,她对那些东西反而起了厌恶感,再后的一周地连厌恶感都消除了,漠然视之,这就是说她已接近成功了。
  第三周是应史密斯的请求而留下的,他为了求记录的完整,要求鲁薏丝多留一周,以便记录她生理与心理的状况而作成结论。
  而使得鲁薏丝多留一周的原因则是胡益谋已经清醒了,回复了神智,对鲁薏丝的改变以及事情的结果,使他感到很欣慰,而鲁薏丝则是为了表达她的歉意,代替了胡秀琳来照料尚须静养的胡益谋。
  是试验结束的日子,也是鲁薏丝出院的日子,陈秀莲驾车来接她,在依依的惜别声中离开了那所医院。
  回到了东方侦探社,其余三个人都不在,鲁薏丝很奇怪,刚开口问起,陈秀莲笑着递给她一份合同。
  “这是本社的聘书,聘请你为本社的职员,如果你同意了,就请你签字,然后我才能决定我的回答。”
  “这是怎么说呢?”
  “如果你是本社的同仁,我可以实在告诉你她们上那儿去了,如果你不是,为了业务上的保密,我就另作答覆。”
  合同上注明聘请鲁薏丝为东方侦探社的业务助理员,协助办理本社任何业务,每月支薪港币贰仟元,工作津贴视实际参与工作之性质需要另计,任期为一年,年终可享受本社基本成员等待遇之红利……
  鲁薏丝笑笑道:“我不做事可以坐领干薪,做了事另外还有津贴,这种待遇实在太优厚了,我还会不接受吗?”
  陈秀莲笑笑道:“你看看附录,那很苛刻,任何危险的工作,你都不能拒绝,而且我们还要替你投人寿保险,保险费由社方支付,万一你遭受不幸,受益人是本社,因此你很可能在第一次的任务上就送命,而使我们发一笔横财。”
  鲁薏丝笑笑,拿起笔就签了字:“我是个闲不住的人,越危险的工作越感兴趣,否则我就不会答应你们留在香港了。”
  “你不怕我们是利用你赚取保险金吗?”
  “如果是别的侦探社,我会考虑这个可能,但贵社四位波士都是百万富翁,社长更是有亿万身价的大富翁,我想这个可能性太小了。”
  陈秀莲含笑举举那张合同:“有一句话你要修正,是本社而不是贵社,你现在起已经是社中的一员了。”
  鲁薏丝含笑立正,行了个军礼道:“是!社长,我接受修正,请示第一件任务是……”
  “参加甄试,领取私家侦探的执照。”
  “那要先取得居留权才行!”
  “已经办好了,你已经是本岛上的合法移民。”
  “那有这么快!至少也要居住半年以上……”
  “这是个金钱与权势的世界,只要有办法,有很多捷径可以使法律变通的。”
  鲁薏丝有点感慨,叹了一口气:“金钱真是万能的,第一个发明金钱的人是个天才,他使人的权力超越了上帝。”
  “不错!有上帝时就有了魔鬼的存在,这两股力量一直是均衡的,万能的上帝不是全能,还有一部份的事是只有魔鬼才能做到的,但金钱却综合了上帝与魔鬼的力量,把天堂上的人拉下地狱,也把地狱中的人送上天堂。”
  两人相视一笑,鲁薏丝这才道:“社长,另外三位上那里去了,我想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案子,否则她们都会去接我的,前天佳琍跟朱丽还说今天要跟我好好的聚一聚。”
  陈秀莲把她带到自己的写字间里,交给她一封档案夹子,里面是几块剪报:
  (本报讯:) “浅水湾海滨沙滩,昨日发现艳尸一具,全身赤裸,蜷伏滨海沙滩上,死者约二十余岁,身材健美,身份由警方调查中,唯死者脸部表情安详,全身无伤痕,不似他杀……”
  “昨日发现之海滨艳尸经警方调查,知为XX舞厅之舞女白蒂,年二十二岁,原籍沙田人,因两年前与不良少年为伍,脱离家庭出走,沦为货腰,据同住之女友云,白女性情放荡,时夜不归,有嗜吸大麻烟之习惯,死前两日即告失踪,法医验遗体中有神经受麻醉现象,并存有男子精液,想系受迷醉过度而临死,而同游者恐涉嫌而弃尸海滨,警方仍将就白女之交往,继续追查,唯白女腻友颇多,恐难以把握……”
  “尖沙咀一小旅馆,发现一应召女郎,陈尸室中,该女名露西,年约廿三四,无居留证,亦无亲友,警方判断恐系外地偷渡而来之捞女,死者生前曾有与人交合行为,唯死态安详,胃中有剩余之安眠药,想系服食过量而致死。”
  鲁薏丝抬起头:“社长以为这两件意外是谋杀事件……”
  陈秀莲点了点头:“鲁薏丝,虽然你是社里的雇,但我们并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待,我比你大一岁,你也叫我大姊好了,社长两个字听起来很不舒服。”
  鲁薏丝顿了一顿:“好的,大姊,照报上的报导,似乎并没有他杀现象。”
  陈秀莲一叹:“不是两件,是四件,另外还有两件,因为死者的家庭比较有地位,警方把消息封锁住了,那两家的家长委托我们来调查。”
  “哦!另外还有两件,也是同样的情形吗?”
  “你看下去就知道了,下面有资料,你的中文不错,那些资料的记录文字也浅,你看得懂的。”
  鲁薏丝继续翻下去,第一个死者是王月英,二十四岁,父亲是个有名的地产商,尸体是五天前在他们家一处度假的乡间别墅中发现的,别墅中原来有一对看守的夫妇,死前的晚上,那对夫妇接到王月英的电话,叫他们回家去,第二天下午再来,王月英的私生活很放浪,已经离过一次婚,她也经常带了男朋友到别墅过夜,都是先打电话叫看守的人离开,习以为常,他们也不觉得奇怪,那知这次竟出了意外,好在这对夫妇很懂事,先打电话给主人,再由主人报警,带了警方人员来验尸,现场没有动,因此警方也没有对外宣布。
  死者的父亲王汀跟马佳琍的父亲是同行好朋友,马佳琍得知凶讯后,前来慰问,同时也接下了委托,但现场的资料已被警方取走,仅从王汀的口中知道王月英是死在浴缸中的,也是全身赤裸,阴道内有男子的精液。
  王月英有轻微的心脏病,是不是因为兴奋过度而引致心脏病死亡呢?警方也无法回答,因为王汀不同意解剖尸体,无法取得进一步的资料,王汀对这个女儿的死并不太重视,因为他怕引起丑闻而影响自己的地位,他要找到那个跟她女儿发生关系的男人。
  另一宗死者是个年轻律师的妻子,叫洪爱湄,夫妇两人同居一所小花园洋房,没有佣人,她的丈夫章伯伦虽然年纪轻,却已很有名,洪爱湄的父亲则是华人公署的高级官员,所以章伯伦虽然想敞开来要求公开缉凶——他怀疑这是仇家的报复,但为岳家所阻,所以章伯伦经由朱丽的关系,委托东方侦探社侦办全案,他一方面对警方的办案能力表示不信任,再者也怕岳父对警方施予压力,不准张扬此事。因此是私下委托的。
  章伯伦为了一件案子,到外埠去了几天,洪爱湄死后一天,他接到岳父的通知而赶回来的。
  经章伯伦侧面的调查所知,洪爱湄是裸体死在床上的,洪爱湄身心健康,两个人的感情很好,两人都是虔诚的教徒,洪爱湄生活很严谨,夫妇同床时也不肯把衣服脱光,绝不可能裸体而独眠,更不可能与人通奸,可是洪爱湄的尸体经过初步检验后,阴道中有男子的精液,而且精液中有梅毒病菌,证明她不但跟人发生过关系,而且对方是个生活很放荡的男子……
  鲁薏丝看到这里,忍不住问道:“章伯伦怀疑是仇人的报复也很有道理,洪爱湄既然不可能红杏出墙跟人通奸,会不会有人强暴呢?”
  “不可能!洪爱湄的死态很安详,脸上还带着微笑,身上没有伤痕,屋子里也没有凌乱或是经过挣扎的痕迹。”
  “那是可以在事后整理的,一个有经验的职业凶手懂得把所有犯罪的痕迹清除。”
  “但死者的神态无法伪装的,屋子里一定有个男人进去过,但绝不是洪爱湄不认识的人,可是从大门到卧室,一共有四道门,都是设计精巧的防盗锁,室中还有防盗警铃,都没有破坏的迹象,分明人是洪爱湄自己请进去或带进去的。”
  “尸体是如何发现的?”
  “洪爱湄本来约好第二天回家探视母亲的,到时候没有去,她母亲打电话也没人接,这是很少有的现象,因是洪爱湄是个最守约的人,她母亲就自己去探望了。”
  “她母亲是怎么进去的呢?”
  “章伯伦有时要到外埠接洽公务,经常把洪爱湄带了去,就请岳家派个人替他们看屋子,但因为洪爱湄最喜爱清洁,不准别人睡他们的床,不是她母亲,就是她的妹妹去,所以她母亲有她家里的钥匙……”
  “洪爱湄致死的原因是什么?”
  “目前还不知道,章伯伦要解剖,洪爱湄的双亲不答应,所以没有进一步的结论,反正说尸体的外表是找不到任何致死的因素!”
  鲁薏丝找到一技笔,开始归纳四件命案的相同点:
  ①死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郎。
  ②都是裸体暴尸。
  ④死时神态安详,脸含笑容,没有强暴的痕迹。
  ④死者都与人交合过。
  ⑤没有明确的致死原因,虽然前两项已经过警方的判断,也仅是猜测其可能而已。
  ⑥死者生前的行踪没有确实的证据。
  作完这六点归纳,她才道:“大姊,这四件命案虽然有可能是巧合,但根据后来的两件,似乎是同一个人所为,我的推断对吗?”
  陈秀莲笑着点点头:“很不错,你问得很详细,立刻能把握住重点,几乎可以做一个合格的侦探了。”
  鲁薏丝有点得意地道:“我虽然没修过侦探学的课程,但我出生在一个犯罪的世家,一个罪犯很可能就是个天才的侦探,……哦,大姊!你说我几乎可以做一个合格的侦探,难道我的归纳中还有错误的地方吗?”
  “你归纳的几点都没有错,只是判断时太草率,你漏了一项最重要的因素——时间,根据法医的推测死亡时间,这四件案子前后相距约莫六十小时,白蒂的死亡时间是二月二十五日傍晚六点钟,露茜则是二十六日凌晨四点钟,王月英是二十七日凌晨两点,最后死的洪爱湄则是二十八日下午五到六点,这是从尸体的状况上测定的,也许还可能缩短一点,一个人能在六十小时内,连续跟四个女子发生关系而把她们一一杀死吗?”
  鲁薏丝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,漏列了时间的因素是她的疏忽,但她并不服气,想了一下又为自己辩护:“假如是有计画的行凶,未始不可能,只要安排得好,在二十四小时内都可以做到这些事!”
  陈秀莲笑了一笑,拉开墙上的一副布帘,里面是一幅港九全区的地图,是透映在一幅毛玻璃板上的,而且还有许多细小的纵横分划,地图边上有许多小按钮,她按了八个按钮后,毛玻璃下的小灯泡亮了,是红色的圆光,光点上还有一些阿拉伯数字。
  笑笑手指着那四个光点,然后道:“这是四件命案发生的地点,上面的数字是先后的次序,你先看第一件命案,现场浅水湾,第二件是在对海的九龙,两件命案相差的时距约莫是十小时,他杀死第一个人后,就要立刻渡海到对面,找到那个应召女郎完成第二件谋杀,但那是凌晨四点钟,他不能离开的,必须要等到天亮后,再渡海回到香港,约好了王月英,玩了一整天,然后陪王月英到薄扶林道的山间别墅,在两点钟的时间谋杀了她,第四件命案发生在当天下午六点钟。”
  “时间上并不冲突,应该是可以安排。”
  “不错!但洪爱湄是个内向型的少妇,跟凶手绝不会是以前认识的,即使是突然的邂逅,一直到产生感情,引凶手到家中,至少也要七八小时的互相结识,回到家中后,由聊天调情到上床,凶手再杀人,差不多也要两个小时,这就是十个小时了,跟前一件凶案的时距只有六个小时,我这份时间表你总该同意吧!”
  鲁薏丝点点头,陈秀莲笑道:“这就好了,在这六十个小时中,凶手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,他要行动,要乘坐一趟渡轮,要伴死者共游,还要往返交通,几乎就没有休息睡眠的时间了,那一个人能够在整整六十小时内不睡眠呢?何况我们的时间是从白蒂死亡时起算,应该还要加上他跟白蒂到海滨共游,到沙滩上调情的时间,几乎是三天三夜,谁能三天三夜不睡眠?”
  鲁薏丝这才不开口了,她承认自己的思考还不够详细,陈秀莲的确比她精密得多,顿了一顿道:“大姊,那就不是一个人所做的了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,因为我要等青青的资料,她以记者的身份到警署去索取四个死者的检验资料,以及其他的有关证物资料,有了这些资料,我才能判断。”
  鲁薏丝叫了起来:“对啊!把四个死者体内残留的精液化验结果找到一加比较,不就知道是否一人所为了吗。”
  陈秀莲笑笑:“要证明是否同一凶手。只有这一个资料是最可靠的科学根据,一个合格的侦探在作判断时,必须以最可靠的资料为依据,所以我才说你有待学习!”
  鲁薏丝讪然地俯下头,想想又问:“朱小姐跟马小姐呢?”
  “很凑巧,朱丽跟洪爱湄是先后期同学,王月英跟马佳琍也是先后毕业于同一毕院,因此我叫她们去调查那两个死者的在校活动情形以及社交活动状况。”
  正说着,电话铃响了起来,陈秀莲接听后,口中咿唔了一阵,手中在记录,然后道:“英皇道,永兴街,我知道,在维多利亚公园旁边,你在那儿等着,我马上就来。”
  放下电话,她以兴奋却又愤慨的语气道:“第五件命案又发生了,死者叫周小芬,是老二报馆里的一个同事的女儿,在一家报社担任记者,死者的状态跟以前四个完全一样,尸体刚被发现一小时,老二恰好在警署,是最先得到消息的,她在那儿等我们,一起去吗?”
  鲁薏丝嗫嚅地道:“我可以去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,你是合法的居民,而且已经在本社受雇,对了,我把雇员证先给你带着,另外带一份委托书,周小芬的父亲也要委托本社侦办这件案子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粉红色的色狼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第二章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