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5-17 15:33:57   作者:司马紫烟   来源:司马紫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苗银花的脸上突然笼起一片寒霜,眼角开始在跳着,范五看了很是紧张,忙着要挡上来,但是又被祁连山推开了:“范老哥,现在我倒是真的赞同你离开了,做娼妓并不可耻,但娼妓的确是一项可耻的行业,若有人不得已而沦落至此,至少是值得同情的,还有些人则为了一个远大的理想而志愿屈身于此,那更值得尊敬了!”
  范五低下了头,苗银花却尖锐地笑了起来:“半开门的土婊暗娼馆里,还会出圣人了,这倒挺新鲜……”
  祁连山的脸色变得很冷漠,这种冷漠使得苗银花很难堪,忍不住尖着嗓子叫道:“怎么?小子,难道我说错了,难道在干婊子这一行里真有圣人?”
  祁连山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对这种女人已经无可理喻了,可是由于他不是江湖人,他仍然耐着性子道:“不错,有些女子行事很伟大,我在上海念书的时候,就遇到了一个,她在十六岁上就死了父亲,老母垂病,幼弟弱小,还欠了人一身债,她不得已身入娼门,靠卖淫所得来还清了父债,治好了母亲的病,还把弟弟抚养成人……”
  “有这种人吗?”
  “当然有,她的弟弟是我的同学!”
  “这算什么伟大,债是她老子欠的,人已经死了,她不还,债主会不会逼她去当婊子?”
  “会!她就是被逼去卖身的!”
  “那就是了,她只是被逼如此,并不是心甘情愿,如果她真是孝心,该早点自动去干这个,或许她老子都不会死,说到她为了母亲治病,抚养弟弟上学念书,我想她的母亲与弟弟未必会感到高兴,因为地使得她的母弟感到惭愧,觉得欠了她的情,而且永远也无法弥补,甚至于使得泉下的父亲都感到不安,假如她表示自己是心甘情愿地当婊子,甚至于高高兴兴地干那一行,至少会使受她好处的人心里好过得多,最多把她当作自甘下贱而已!”
  祁连山叫道:“正因为她不是自愿的,所以才伟大。”
  苗银花哼了一声:“那有个屁的伟大,咱们江湖人讲究的是该不该做,该做就痛痛快快地做,施人不望报,让人受得痛快,我知道葫芦娘子跟那小丫头也不是干这一行的,她们在这儿另有目的,跟我们一样,所以她们老是显得无精打采,阴死阳活的,那一点最该杀,就算她们是为着谁而委屈自己,可是让别人心里不痛快,这份人情就没什么了不起,姑奶奶最讨厌这种人,小子,我的身份叫明了,你也知道我了,我苗银花在白狼寨的地位很高,是不是要靠当婊子才能养活自己?”
  祁连山为之讷然,苗银花又冷笑道:“姑奶奶在这儿生张熟魏,是男人都能上我的床,为的是什么?难道只是为了我喜欢男人?我要男人,在白狼寨里还怕抓不到,非得到此地来卖不成?但是我姊夫白狼老大要在这儿设个前哨,摸摸路子探听消息,他没有指定派我,是我自己来的,我不见得就喜欢干这一行,但是我不在乎,干一行就像一行,别人以为我是天生下贱,我让他们说去,可是我绝不承认自己下贱,我只是想得开,装出一付受委屈的样子又能怎么样,苦了自己又让人不痛快,那还不如不干的好,小子,你是读过书的,你说说,姑奶奶是否下贱!”
  祁连山怔了一怔,开始觉得这个女子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恶劣,苗银花看了范五一眼道:“这个王八蛋最不是东西,他既然感到受委屈,当初就不该答应,既然答应了就得尽心尽力的干,反复无常,姑奶奶就讨厌这个!”
  范五忍不住道:“银花儿,白狼老大叫我帮忙,可没说要我干这个,一开始我就表示过不愿意了!”
  苗银花哼了一声道:“你王八蛋为什么又干了?”
  “我不答应行吗?你们会放过我吗?”
  “当然放不过你,可是你王八蛋没种,不敢拒绝,你真要有出息的话,在开始的时候,拼了死也不干!”
  范五道:“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子说道理的!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怎么没有?姑奶奶就是一个,你少见多怪,姑奶奶就叫你见识见识!难道姑奶奶说得不对,范老五,你少跟姑奶奶来这一套清高,我最看不得就是你们这种伪道学,假好汉,祁连山白狼大寨干的是强盗没本钱生涯,你总该清楚了吧,你却心甘情愿地进来了,这是怎么说呢?难道做强盗比当王八又高尚得了多少?你不怕让人知道你在祁连山的白狼大寨落草,却怕让人知道在这儿当王八,这又是怎么说?”
  范五直了眼,连祁连山也直了眼,因为这两个男人突然发现这个满口粗鄙的女人的话很有道理,苗银花却像说起了兴,滔滔不绝地继续向外泻:“男盗女娼,四个字连在一起,就是用来骂世上最卑鄙的两种人渣儿,但在我看来,做婊子比当强盗还好得多,当婊子的拿人的钱,至少还赔上自己的身子,糟塌的是自己,做强盗却凭恃暴力,强取人家的财物,还要人的性命,比当婊子的更该杀,你一个大男人,原有着很好的家世,却偏要往这个窝里据,我就认为你该死!”
  范五居然被骂得低下了头,祁连山道:“范老哥,兄弟以为这位姑娘说的也有道理,你……”
  范五叹了口气:“祁少爷,范家先人也是江湖客,我们没开镖局,干的也是镖客行当,经常走动沙漠,为一些专走沙漠的客商保镖兼向导,兄弟自幼跟随先人出入沙漠,创下了火豹子这个匪号。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火豹子不是匪号,是个火爆爆的好汉豪杰的名号,但是你范老五却不配,你连一头病猫都不如,亏你还有脸往外报字号,你为什么不一头撞死算了。”
  范五瞪起眼,欲待发作,但是又忍了下来,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是自甘落草,只是不得已,我少年沦落江湖没受过多少教诲,染上了一些坏习惯,最糟的一项就是好赌,在凉州城我跟一个中年大客商赌上了,输了五万元的赌帐,才知道对手原来是白狼老大。”
  苗银花冷冷地道:“白老大赌技无双,三十二张骨牌,两颗骰子,连天下最有名的赌骗郎中都不敢跟他对局,你又算得了老几,还有不输的!”
  范老五笑道:“我可不知道,我从小就混江湖,没有一个郎中能在我面前玩假,那天我看那个中年人手脚不干净,所以才放心对局,总以为最后能抓住他的毛病,叫他全吐出来,因此毫不在意,写下了欠条,作孤注一掷,等他打出骰子,我才突然出手去抓他的把柄!”
  祁连山忙问道:“莫非他用的是假骰子?”
  范五懊丧地摇头:“看起来像极了,我也以为十拿九稳,但是等我劈开骰子一看,竟完全是真的,别人既然没玩儿假,我只有认输,就这么欠下了一笔债!”
  “不过是赌债而已,范老哥犯得着把自己给卖了吗?”
  “那次我是保了两个客户出塞,那是两个老客户,他们不但信任我,而且也信任我的赌技,所以我打下欠条时,他们以本身的货物作为担保,我倒是不在乎,拼了一死也能赖债,可是没用,人家可以找上欠条上的保人,我不能拖累客户,只好认输为白狼卖命了!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白狼老大的基业一半是他那手赌技奠下的,他不必玩儿假,任何骰子在他手里,都能掷出需要的点子,你想赢他,不是做梦吗?”
  范五垂头道:“我输在真功夫上没话说,可是我跟他约好的,我为他卖命三年,不算入伙、不搭帮、不参加抢劫,只管指点路途做向导,他全答应了!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你现在干的这个也没有违反约定呀,白狼老大没有要你手上沾一点血腥!”
  “可是要我在这儿刺探消息,摸清底细后,那些客人入了寨,仍是过不了祁连山,这等于是我参加了劫持?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范五,你弄错了,刺探消息,摸清底细的是我们姊儿俩,可没要你费一点事,客人身上带多少货,值多少钱,凭你现在这个身份也不会弄得清楚。你别自抬身价了!”
  “以前人家不认识我,我可以问心无愧,但前三个月有人认出我来了,人家冲着我范五来的,我不能叫人家上这个当,必须要泄这个密!”
  “泄密的代价就是死,上次我们姐儿俩为了保全你,硬是传了个假消息出去,放过了那一票,可是你的那些人不太讲交情,居然泄了我跟娥姊的底,弄得客人都不上我们这儿来了,白狼找人来问讯了,如果咱们再抓不到肥羊,就要处决我们三个人了,所以我们才要制裁你!”
  范五一怔道:“白狼老大会处决你?”
  苗银花冷哼一声:“你以为白狼是吃素念佛的,在黑道上混,除了利以外,没什么道义!”
  “但是你不同,你是他的小姨子!”
  “那顶个屁用,甭说我是他的小姨子,前年他自己亲兄弟犯了他的规矩,照样也是三刀六眼,白狼老大在圈儿里是有名的六亲不认,翻脸无情,所以白狼寨才能撑起西南半片天,成为祁连山最大的一个寨子!”
  “可是你姊姊是寨子里最得力的二当家,有时连白狼老大都要对地畏忌三分,她难道会对你如何?”
  苗银花的神色有点悲哀:“范老五,你没有入伙,对寨里的情形根本不清楚,白狼老大对我姊姊不止是畏忌三分,整个白狼大寨,她可以当七分家,所以上次白老七犯了错,白狼老大还有点手足之情,我姊姊摆下脸来硬是不答应,仍是照规矩处理,她对白老七毫不容情,又怎会对我宽容呢,传话要制裁我们的就是我姊姊!”
  范五显然很感意外,讷讷地道:“这怎么会呢,看起来你姊姊面慈心软,对人总是笑嘻嘻的!”
  “你可知道她的外号叫什么,笑面罗刹四个字可不是叫来好听的,她对你笑上半天,甚至于还会拉着你的手,一把眼泪,一把鼻涕地向你说上两车子的好话,然后她就给你脑袋上一枪,我上面有个姊姊,我们三人是一母同胞,我的二姊叫玉花,看上了一个小伙子,两人偷偷地逃下山去,躲起来过日子,结果被我姊姊知道了,在路上就毙了那个男的,我二姊被抓了回来,她还怀着六个月时身孕,跪在地下求饶,连白狼老大都帮她求情,可是你知道我大姊如何处置的,她跟二姊抱头痛哭,说了半天让人心碎的话,答应她把孩子生下来再处决她,而且好好抚养孩子!”
  “这……她还算有点人性的!”
  苗银花脸色一沉:“你等听完了再说!她答应了之后,谁都喘了口气,以为她发了慈悲,哪知她跟着一顿拳打脚踢,硬是把二姊身上没足月的孩子给打了下来!”
  祁连山与范五都变色道:“有这种狠毒的人?”
  苗银花怒声道:“贺小娥在那边,你们可以去问她,难道我愿意这么形容我自己的姊姊,难道有这样一个亲人是光荣的事,就为了二姊的事,我才寒透了心,怕见我的姊姊,自愿请派上这儿来,我不在乎糟塌自己,不为了别的,就为了我是笑面罗刹的妹妹,她能叫人见了她就发抖,我却偏要她有个千人骑,万人压的亲妹子!”
  这个女人的脸充满了悲哀、愤恨与绝望,但也显示出她内心极端的痛苦,痛苦得使人同情,她的眸子中散射着野性的光,枪管比着祁连山,眼睛却又射向了范五:“我要杀你,不是为了你泄密,而是为了我要活下去,你倒想得轻松,拍屁股一走了事,抛下我们两个女的来为你顶缸,范老五,说说你还是不是男人;出来时,白狼老大把你交给我们姊儿俩!你这么一走,我们活得成吗?”
  范五低下了头,无以为答,祁连山却诚恳地道:“苗姑娘,看样子你自己对这种生活也是深恶痛绝。”
  苗银花尖着喉咙道:“少爷!没有人天生是下贱的,沦落为盗已经够惨了,何况还要为娼,可是我没有你这么好的命,生下来就是大少爷,有一个人人钦仰的老子,有着处处抬得起头的家世,我的父母就在黑道里混,他们死得早,却又有个狠心的胞姊,从我懂人事开始,就是过着这种人嫌鬼怨的生活,所以我也恨透了这个范老五,人家想跳出这个火坑没办法,他却自甘堕落要进来。”
  范五抬头道:“银花,我要是存心堕落就不会想离开了,你知道我是没办法!”
  苗银花厉声道:“什么没办法,你是没种,刚到这儿来的时候,我跟娥姊就求过你,求你带着我们俩走,走得远远的,沙漠里你熟,我们姊儿俩跟着你,什么苦都能吃,白狼大寨的人虽狠,只能占住祁连山,管不到北疆去,只要远离这儿,叫我们干什么都行,但是你瞧不起我们出身低,情愿在这儿当假王八也不肯伸手拉我们一把,而现在,你又来假清高,你算是什么玩意儿!”
  范五搓搓手,苦笑道:“银花!凭心而论,乍一见面,我不知道你的底细,你跟白狼老大的关系那么近,我以为你是试探我的,我实在不敢答应,现在……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现在你想答应也迟了,原先我们姊儿俩讨了这份差使跟着你上这儿来,是瞧着你还像条汉子,两年下来,我们算是看透了你,你也不过是个窝囊废,自己一辈子都站不起来的,要是在昨天,你跑了,我们姊儿俩情愿为你舍了命顶上也认了,但是你没那个种,一直到今天,你以为搭上了天风牧场才想脱离我们,为了你这种窝囊废,我们舍上这条命太冤,所以你还是认了吧?”
  枪口移向了范五,祁连山再度把身子挡了上去:“苗姑娘,我说过了,范老哥的事情我顶了!”
  苗银花神色一厉:“姓祁的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已经把话都说尽了,你还要插这挡子事儿?”
  “是的,人各有志,姑娘自己都厌恶这种生活,就不该阻止一个决心离开罪恶的人!”
  “祁少爷,话倒说得轻松,放他走了,我们姊儿俩怎么办,我那个姊姊是六亲不认的,难道您行侠助人,还分个亲疏厚薄,有人该死,有人不该死的?”
  祁连山道:“刚才你已经向我表明过立场了,你们是白狼大寨的,可也没吓着我,如果你还是要代表白狼大寨,我就一肩挑了,如果你跟那位贺大嫂有意也脱离白狼大寨,我也负责替你们担待!”
  他说话的神态,激昂慷慨,脸上一片湛然,倒是把苗银花给怔住了,仔细地打量了他半天才道:“祁少爷,如果是尊大人祁大爷说这句话,我会毫无考虑地答应下来,可是你,少爷,你知道这么一来,你肩上多大的担子?”
  祁连山道:“我当然知道,也许从此就跟白狼大寨结上了怨,可是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会贯澈到底!”
  “凭什么,凭天风牧场的那些人,你们自顾尚且不暇。”
  祁连山淡淡地道:“你若是认为家父身故,天风牧场就会没落下来,那你就错了,我的七位叔叔对我的支持并不逊于先父在世之日,甚且犹有过之!”
  “这一点我相信,但是祁少爷,天风牧场之所以能威震回疆,并不是天风牧场的那些人手,而是令尊的威名!”
  祁连山一笑道:“苗姑娘,刚才听你的谈话,还颇有点女中丈夫的豪气,怎么一下子变得瞻前顾后,我不如先父,也无法说给你们绝对的保证,可是我祁连山只要有一口气在,绝不让人动你们一下,这够了没有?”
  苗银花沉思片刻,才放了枪,叹了口气道:“成了,祁少爷,冲着你这份豪情,我苗银花认了,不过,少爷!我只是佩服你的这份侠情,可不是真想仗着你们天风牧场的力量来求庇护,闯江湖固然要豪气干云,但绝不是像你这种楞劲儿,拿身子来挡枪口救人,这不是充英雄的方法!”
  祁连山淡淡地道:“苗姑娘,这话未必尽然,我绝不承认我是逞匹夫之勇,拿身子来挡你的枪口。我自然有我的把握,我从那里一路冲过来,避过了你好几枪,并不是靠运气,那一路蛇行狸翻,是真才实学的避枪术!”
  苗银花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道:“我活到这么大,也玩枪到这么大,就没有听过有什么避枪术!”
  “那是你的见闻太陋,枪械毕竟是洋玩意儿,传到中国来的日子并不长,而且大家过于相信它的威力,没人想到去研究它,但是在外国,已经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了,我在上海念书,有一个教拳击的美国教练,他本人是个神枪手,经常跟我研究这方面的学问,他教我理论,我教他方法,我们很有点成就!”
  “就是你刚才的那一路身法,那是脱胎自地趟拳的蛇行狸翻,加上燕子十八翻的路子,可不是洋玩意儿!”
  “不错!我不是说过了吗,他教我的是理论。”
  “什么叫理论?少爷,我没念过书,可不懂这些新词儿?”
  “理论就是分析一件事的道理,比如说:‘一个枪手的心理状态,……’算了,这些话你暂时不会懂的,不过我刚才避枪的身法并不是冒险,而是经过多次的实验的,你的子弹始终慢了我一步!”
  苗银花笑笑道:“不错,一开始我是被你闹慌了手脚,而且你的动作也的确很快,使我无法取准,可是到了最后,我毕竟还是制住你了!”
  祁连山笑笑道:“苗姑娘,现在咱们已经把话说开,而且也化敌为友了,我才告诉你,如果我没有充分的把握,就不会站在那儿让你用枪比住我了!”
  “怎么!你拿得准我不敢开枪!”
  祁连山仍是那种毫不在乎的笑容:“苗姑娘,这个我可不敢奢想,我虽然知道自己长得还称白净,可是在你面前,我绝不敢自我陶醉,认为你会舍不得杀我,你对我开了好几枪,又快又狠,绝不是为了卖交情故意打不准!”
  苗银花望着他,似乎有些不相信:“你真是祁大爷的儿子,天风牧场的少主?”
  祁连山耸耸肩膀:“这个倒是如假包换,先父只有我这个儿子,虽然外面的人说得我很窝囊,认为我不像他老人家的儿子,但我偏偏就是的!”
  苗银花叹口气:“我知道祁大爷有个独子,很早就送到内地去读书,但是并不怎么样,看了你刚才的身手,倒是有点不太像,但你跟祁大爷的模样倒是颇为相似,而且你刚才挺身卫护范五,也颇有点侠气,最后挺身担待,为了两个不相识的人,居然不惜与白狼大寨结怨,才是真正的豪侠气概,就为了你这一付胸怀,我豁出去认了……”
  她又叹了口气:“可是看你刚才嬉皮笑脸的态度,实在不太像,祁大爷为人任侠尚义,不苟言笑,待己谨严,你若是他的后人,他绝不会容许你这样子的!”
  祁连山叹了口气:“给你这么一说,我几乎要怀疑自己了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我的确是祁云程的儿子,叫祁连山,我为自己有一个受人尊敬的父亲而感到光荣,但是我觉得我是我,先父是先父,我不会推辞先父遗交给我的责任,更不会放弃我为人子的责任,但不必成为第二个祁云程,我喜欢无拘无束,嘻嘻哈哈地随和一点,不愿意像先父那样高高在上,跟别人总有一段距离,我喜欢交朋友,过我自己的生活,不愿意像他老人家那样严肃,如果这使你感到失望,我也没办法,我不能为了讨人喜欢而改变我自己,所以先父在世之日,我们父子俩并不太合得来,我跑到内地去念书,赖着不肯回来,就是为了躲开他,不过父子终究是父子,去年他老人家到杭州去看我,大家已经有了个了解,他不再勉强我做什么,连先父都接受我了,你如果不满意,也只好将就点了!”
  他说话拉拉杂杂,又是那付玩世不恭的态度出来了。
  可是这次苗银花居然笑了,笑得很开心:“行了!祁少爷,就算你是祁少爷吧,其实我也是多管闲事,你们父子俩像不像,关我什么事呢,说句良心话,今天真要是令尊在这儿,豁出这条命去,我也要跟他顶上了,祁大爷为人四海同钦,我还是很尊敬他,可是他为人太方正,嫉恶如仇,对黑道中人,从不假以词色,似乎认定了黑道中没有一个好人,咱们始终也高攀不上,今天我放下枪管,是冲着你这个人,假如是令尊,我很可能就扣下枪机了!”
  祁连山淡淡一笑:“苗姑娘,你若是真的扣下枪机,我的鞭子就抽到你的身上了,你先前的那几枪,我可以不计较,因为你是在仓猝中无暇思索,但后来你的枪口对着我,那就是蓄意杀人了,对一个冷血的凶手,我绝不会客气的!”
  他耸耸肩膀,笑笑道:“这又是我跟先父不同的地方,他会因为你是个女流而不屑亲自出手对付你,我却没有这些顾忌,对一个失去理性的杀人者,不论男女,我都要好好地惩戒一番,尤其是你,先前给我的印象简直恶劣得无以复加,你如果对我扣下了枪机,我绝不轻饶你,至少也要把你的脸上抽出十几条疤,让你成个人见人怕的丑八怪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动手就杀人!”
  苗银花看了他有好一阵子,终于叹了口气:“祁少爷,我实在摸不透你到底是精明过人还是糊涂透顶!”
  “我!我既不精明,也不糊涂,不过我这个人还有点好处,就是人家一向认为我并不精明,所以我在应该精明的时候就装糊涂,但是在应该糊涂的时候,偏偏要表现一下精明,比如说你现在心里一定就是如此想,认为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糊涂蛋,在枪口的威胁下还敢说狂话?”
  “不是狂话,是胡说,你说我只要一扣枪机,你就要抽我个十几鞭子,少爷,我如果扣下了枪机,你至少先得去找个皮匠,把你前心后背两个破洞补上才有力气挥鞭子,否则血流干了,命也没了,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也没用!”
  祁连山微微一笑,伸手指指她的枪:“这种枪我玩儿过,在上海,我经常坐了马车到虹口靶场去打飞靶,用的就是这种枪,据说是最新的式样,命中率很高,射程远!”
  “不错,沙漠上的人别的都不舍得花钱,谈不上生活享受,但是买枪的钱却绝不小气,一个流浪汉也许连鞋子通了底都换不起一双新的,但身边一定有一支好枪!”
  祁连山笑笑:“最好的马枪,一次也只能装上八粒子弹,我算计过了,你先后一共射了八枪,现在枪膛里是空的,所以我才敢跳过来,让你把枪比着我!”
  苗银花脸色微变,连忙把枪口朝着地下扣了一扣枪机,笃的一声,只有撞针空响的声音,她颓然地放下枪:“少爷,我算是服了你了,我记得里面还有一颗的!”
  祁连山道:“苗姑娘,你的枪法实在很不错,只是还不够资格做个枪手,一个枪手应该随时记得自己枪里面子弹的存数,尤其是生死相搏的时候,你忘记了自己一共发过几枪,已经犯了大忌,更不该的是你记得自己还有一颗子弹,却面对着两个敌人,就算你记得没错,在我与范老哥之间,也只能杀死一个人,另外一个会饶你吗?”
  苗银花不说话了,倒是范五钦佩地道:“祁少爷,您真行,您早知道她枪里的子弹用完了,干吗还要拖呢?”
  祁连山笑笑道:“她刚射空了最后一发,你就冲了过来,我不敢让你知道她的枪膛已空,否则你的拳头会把她活活打死的!”
  苗银花的头更低了,范五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:“我真会的,在这两个婆娘之间,最可恨的就是她,贺小娥虽然可恶,多少还比她好一点,只有她……”
  祁连山笑笑道:“一个是你老婆,一个是你妹子,比较起来,自然是老婆比妹子好得多,对老婆你都是拳打脚踢,对妹子你可能会剥了她的皮了,好在现在大家都说开了,再也不是对头冤家了!”
  这边的气氛转为和平了,那边的刘老好跟金铃儿也跟贺小娥一起过来了,刘老好的手中仍是握着短枪。
  贺小嫉笑着靠近过去:“葫芦娘子,你看,祁少爷跟银花儿已经说和了,咱们也不必像仇人似的对着了吧!”
  苗银花道:“娥姐,我是豁出去了,你怎么样!”
  贺小娥悠悠地叹了口气:“银花儿,这还用说吗?虽然我比你大着两岁,可是我是个没主见的人,咱们老早就讲好了的,一切都听你的,我这一辈子也跟你定了,你上哪儿,我就上哪儿,上这儿来干这种活儿,我都跟着来了,你要脱离大寨,我还会跟你分道扬镳不成?”
  “不!娥姐,这个要你自己决定,因为这下子就等于跟白狼老大分了家,往后很可能会跟寨子里顶上了,随时随地都有丢命的可能,有活路,我可以邀着你,但是送命的事儿,我可不能勉强你!”
  贺小娥苦笑一声:“银花儿,你叫我怎么说好呢,在大寨里我过的根本不是人的生活,要不是你护着我,恐怕早就叫那些饿狼们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,你活着,咱们一起喘气儿,你死了,黄泉路上总有我作个伴儿!”
  苗银花的眼眶有点润湿,抛开了枪,拥着她:“娥姐,那我就不说什么了,我也知道你过不惯寨里的日子,分金秤银没份儿,砍头送命打前阵,谁建了功,论功行赏就拿你去赏人,我瞅着直生气,也为你抱不平,所以才争着要你作伴儿,这次拉你出来,原也是给咱们姐儿俩找条活路的,要是范五这王八旦有种,咱们早就脱离苦海了!”
  贺小娥看看范五,又轻叹了一声:“银花儿,你倒不能怪范五,这要讲究两相情愿,他也不是没种,只是没把咱们姐儿俩看在眼里,犯不着为咱们冒险拼命而已?”
  苗银花哼了一声儿:“他算哪棵葱,咱们挑上他还是瞧得起他,端什么架子,他真是要清高的,就不该进贼窝?”
  范五瞪着眼道:“银花,我搭上白狼案的伙是不得已,欠了白狼的赌债,必须要还给他?”
  苗银花冷笑道:“赌债赌还,你真要爱惜自己,拼上这条命,也不该把清白的身子陷进来?”
  范五又垂下头,有点泄气地道:“赌债赌还是不错,可是在白狼老大手中,我这辈子也甭想赢得了,而且白狼的赌债也不容欠久,祁连山方圆五百里,还没人敢拖欠他的赌债,我承认是怕了他,但我不怕死,主要是因为那天有两个客户替我作了保,我就是拼了命也赖不掉那笔债,何况他们还得在这条路上跑,我不能拖累朋友!”
  “那么现在呢,难道现在你就不顾他们了?”
  范五道:“前个月他们经过这儿,我已经摆下话儿了,叫他们从此收了档,别再在这条道上跑了!”
  苗银花冷笑一声:“范五,以前我在寨子里不便说,现在不妨告诉你,白狼老大打从十七岁在祁连山上闯字号,到现在整整三十年了,你那两个朋友要是常在这条路上跑的,不会不认识他,平白无故,他们会拿自己的性命身家来为你作保,你别做梦了,要是没跟白狼打通关节,谁也别想在这条路上走第二趟,以前只有祁云程的天马镖旗能压得住白狼,祁大爷收了镖局,由玉门上兰州,只要经过祁连山,谁都得向白狼老大低个头,你大可放心,就算你反了白狼大寨,也连累不到你的朋友,人家也不是靠着你火豹子卖身才保住一路平安的。”
  范五变色道:“这么说他们是存心串通了来坑我的?”
  苗银花笑笑道:“那我可不敢说,反正你自己明白,他们要是不认识白狼老大,就不可能在祁连山平安来去。”
  范五愤然道:“这两个王八旦,那天也是他们怂着我去赌的,否则我也不去上那个当了;他们一定是先跟白狼串通了,存心坑我下水,这两个王八旦别叫我碰上!”
  贺小娥忽地神色一寒道:“范老五,叫你碰上又怎么样,你没那个命去找他们算帐了!”
  她的手中亮出了一枝短枪,那是刘老好的,就在大家都专神注意听范五说话的时候,她一把夺过了枪,比着每一个人,退后了几步,朝着范老五冷冷地道:“范老五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出卖白狼寨,还有你,银花儿,你居然也敢心生外向,反出大寨了!”
  这个变化使每个人都吃了一惊,尤其是苗银花,更是难以相信地:“娥姊!你是怎么了,你口口声声说受不了这种生活,我是为了你才拼着一死……”
  贺小娥退得很远:“银花儿,金花大姊早就知道你靠不住,她要我故意那样表示好接近你,跟着你到这儿来插樁,明里是范五头儿,暗里你是当家,但真正负责监视你们俩人的是我,现在你们该明白了吧?”
  苗银花一脸激动,范五更是满眼怒火,恨不得扑上去扼死她,贺小娥却将枪嘴一摆道:“你们谁也都别想存歪心思,老娘是从贼窝里出来的,杀人不当回事儿!”
  范五看看苗银花:“银花,我们俩人一起扑过去,这婆娘只来得及杀死一个人,她找上谁,谁就认倒楣,可是另外一个人就活活的勒断她的脖子替另一个报仇!”
  苗银花也火透了,咬着牙道:“不,范五,我先上,我要撕了这个贱货,我拉她出火坑,她居然自甘堕落。”
  贺小娥摆摆枪管笑道:“大妹子,你别奔着的送命,我这个做姊姊的不是不领情,而是比你多见点世面,像咱们这种女人,只有认命了,规规矩矩的过日子,没有咱们的份儿,连火豹子都不要我们,还有什么可混的。”
  “他不要我们,我们可以另找对象,天下男人多的是!”
  贺小娥有点伤感地苦笑:“大妹子,我不是扫你的兴,你还是认了吧,另找对象,谁会要我们,男人都是这个样子,你别看上这儿来的客人,在咱们身上大把钱化下去毫不心痛,那只是玩玩,你要是真想嫁给他,他们不把你一脚踢得远远的才怪!”
  “我不信,有好几个人跟我说过,要为我赎身,他们不知道我的底,还以为我是在这儿求生活的!”
  “那只是哄哄你高兴,想你对他们多体贴一点,男人在找乐子时候的话是不可信的,就以范五来说,他上过我的床,也上过你的床,对咱们的底细十分清楚,可是他宁可在这儿当假王八,也不愿意带着我们走!”
  苗银花还要开口,贺小娥摇摇枪道:“大妹子,别再费神了,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,白狼老大也许相信你,你姊姊金花大姊却是个厉害角色,早就看出你不对了,除了我之外,还另外派了人来这儿盯着呢,你逃不了的,还是乖乖地认了吧,看在平时姊妹一场,我不杀你,只把你捆上送回大寨,由金花大姊发落!”
  说完她扬着头叫道:“你们这两个王八旦,还不快出来帮忙把人给捆上,老娘只有一管枪,可对付不了五个人!”
  屋里转出两个瘦削的中年人,身上穿的衣服破兮兮,似乎是打杂的粗工,可是他们每人手中都执着一管枪,苗银花一怔道:“孙德,瘦麻杆,你们也是大寨里的!”
  一个汉子露出满口的黄牙笑道:“银花姑娘,很对不起,我们是金花大娘插在这儿的暗樁,连白狼老大都不知道,白狼大寨之所以有今日,全靠大娘的功劳,要是指着白狼老大,恐怕早就叫人给吞了!”
  苗银花恨得牙痒痒的,突然冲上前,一脚朝那汉子踢去,那汉子的动作很灵敏,居然躲开了,笑道:“银花姑娘,你可别使我们为难,金花大娘是你亲姊姊,是她要我们盯着你,可不关我们的事儿,你们姊妹之间总好商量!”
  “你开枪好了,我宁死在枪下也不回去受这个活罪!”
  她又跳过去,连脚再踢,那汉子这次没躲,只是抡动枪柄,一下子敲在她的腿背上,苗银花痛得直叫,抱着腿坐了下去,那汉子冷笑道:“银花姑娘,这可是你自找的!”
  忽而砰地一响,那汉子伸着双手,朝前扑下来,一下子扑倒在银花的身上!银花连忙把他推开,口中还骂道:“妈的,孙德,你要开枪就下手,姑奶奶不怪你,如果你要借机会占便宜,可别怪姑奶奶给你好瞧!”
  骂着,手在他的小腹上捣了一拳,可是那汉子手脚还在乱动,人却俯趴在地下起不来了,后脑杓上开了一个大圆孔,红的血,白的脑浆,正从圆孔中往外冒,原来他已经中了一枪,枪弹从他的后脑壳上穿进去!
  贺小娥手中的短枪口中还在冒烟,那一枪是她开的,另一个汉子大急道:“娥……娥姑娘,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贺小娥傻傻地道:“银花是大娘的亲妹子,她虽然犯了错,自有大娘用寨规处置,咱们可没权处置她,孙德居然想公报私仇作贱地,我当然要阻止。”
  那汉子吃吃地道:“可是刚才你看见的,是银花姑娘先动的蛮,孙德没办法。”
  “笑话,他能躲得了第一脚,难道躲不过第二脚,这王八旦分明是没安好心,有一回他偷看银花姑娘洗澡,叫她给抓住了,割下了一只耳朵,他一直怀恨在心,现在有机会就想报复了,银花姑娘背叛大寨,不一定是死罪,因为大娘很看重她的一手枪法,送回大寨要是没事儿,岂不害我们遭殃,人是我杀的,我会负责,你还不快上去捆人!”
  那个叫瘦麻杆儿的汉子以怀疑的眼光看贺小娥,顿了一顿才道:“我……我没带绳子出来!”
  “混蛋,你们看见我制住了人,为什么不带绳子出来!”
  “我没想到这些,我这就去拿!”
  他的身子慢慢向后倒退,手中的枪却一直戒备地比着,而且还防着贺小娥。
  贺小娥的眼睛也朝他看着,情形很明显,她正在找机会一下子摆平这家伙,可是这家伙也很精明,不但退得很小心,而且也退得很快,贺小娥想是知道他的枪法很准,不敢造次,瘦麻杆儿一退到屋子里,贺小娥忙道:“银花,快把长枪的子弹装好,把那家伙给解决了!”
  苗银花吁了口气:“娥姊,原来你是假的……”
  贺小娥道:“我听见你跟这边跟祁少爷谈话,心里直着急,因为你不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底细!”
  “你知道她们吗?”
  “我是后来才发现的,那是他们偷偷跟大娘的人联络叫我碰上了,接着大娘传来了口讯,把他们交给我……”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?”
  “一来是大娘吩咐过不让你知道,二则是我清楚你的脾气,知道他们的底子后,你一定不容不下他们,那样一来,大娘很可能另外再派人来,你我都不知道,反而会误事儿,倒不如留着他们的好,刚才你在这边说好了,我真急得要命,只有跟刘大娘商量好了,让她把枪交给我!”
  刘老好笑道:“银姑娘,你的枪法虽好,可是太没心机,令姊那么厉害的一个人,怎么会放你们几个人在此,不另外布樁的,贺家妹子一跟我说,我也担足了心事儿,有两枝枪在屋子里招呼着,你们谁都逃不了,而且这两个家伙平时鬼头鬼脑,貌不惊人,准是狠角色,必须要把他们哄出来,才能下手收拾。”
  她转头又向贺小娥道:“贺家妹子,你的办法很妙,下手也是时候,发枪也准,可是你为什么又放过了一个呢?”
  贺小娥苦笑道:“刘大娘,那一枪只是运气,我的枪法实在狗屎得很,再说那一枪我是对准背上扣机的,居然错到后脑杓上去,而且两个人里面,那个瘦麻杆儿的枪法最快,要是我朝他动枪,恐怕我还没举手,已经被他摆平下来了,我倒不是怕死,我只怕把大伙给害了!”
  苗银花道:“娥姊的枪法我是知道的,面对面的人,她还能给打空了,那一枪能中在后脑杓上,只能说是那个王八蛋该死,我坐在地下,看见孙德后脑杓上开了个洞,还不相信是娥姊开的枪呢?”
  祁连山却笑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正在奇怪呢,龙婶儿的身手我已经见识过了,上下地窖,一丈多高的木梯子,她两跳就上去了,连身子都不歪一下,怎么会轻易叫人把手里的枪给夺了去,敢情你们是说好了的!”
  刘老好道:“贺家妹子,你的枪法不行,又何必逞能要我把枪交给你呢?早知如此,不如由我来了!”
  贺小娥叹了口气:“这两块料是金花大娘插下的暗樁,都是奸猾似鬼,如果枪在你手中,他们肯出来吗?事情太急了,我没想到银花儿说变就变,想通知她都来不及?”
  苗银花把地下的长枪拾了起来,伸手一摸衣兜,才失声道:“糟了,我忘了把子弹带出来,还放在屋子里!”
  贺小娥急急道:“怎么会呢,你不是随身带着的吗?”
  苗银花道:“我也没想到会急着要用,把兜儿里的八发都装进了膛,另外一条弹带没放在身边,怪要怪祁少爷来得太急,我端了枪就出来了!”
  她抛去了长枪,却把孙德的那枝枪给拾了起来,掂了掂份量笑道:“还好!这王八旦人长得不怎么样,使用的家伙倒是挺上手的,这枝莲蓬头在大漠上还找不出几枝呢,照市价估计,最少也得七八十大洋一杆,我姊姊拼命攒私房,原来都是贴着这些王八旦了!”
  身子一纵,起得十分俐落,扬着枪道:“有这枝玩意儿就行了,不要长枪,我也能把那王八羔子给放倒下来!”
  刘老好也接过贺小娥手中的枪:“大妹子,我老姊姊跟你一起进去,多少也能给你帮着点儿!”
  范五上前道:“葫芦娘子,这是我们的事儿,不能让你冒险,把枪借给我,我去好了!”
  刘老好一笑道:“范五不是我小看你,你行吗?”
  范五道:“我在沙漠上作向导,带着人进进出出,总还有几手儿,你这种小玩意我没使过,但是绝不会太离谱,五丈之内,我有把握把人放倒下来。”
  刘老好笑道:“两丈之内,你能打香头儿吗?”
  范五道:“不能,别说家伙不对,就是使我自己那根大德国造的毛瑟,我也没这么大的能耐,不过这又不是比枪法,能盖住人就行,不必在对方身上插好香头再点着放吧。”
  刘老好笑道:“没这个能耐,你还是乖乖的在外面呆着吧,对方窝在屋子里,可不会像个木头人似的伸着头等你打来,大家都要仗着掩护,抽冷子冒上一枪,也许只能看见一点边儿,冒出半个脑袋晃一晃,如果不能及时出手放倒对方,你就躺下不能动了!”
  说着轻轻一拖苗银花,两个人向屋子慢慢地掩过去,她们虽然未曾经过配合,却似乎都很有经验,一个人在行动时,另一个就静止掩护。
  那个瘦麻杆儿一共在窗口探了两次头,但都是刚冒了点影儿就被刘老好与苗银花一人一枪给盖了回去。
  这倒不是她们的枪法不准,而是她们此刻所处的形势太劣,由这儿到门前,都是没有掩护的平地。她们必须匍匐着前进,以减少目标。但对方却是有掩蔽的,如果双方能算准了对轰,外面吃亏就大了!
  所好她们是两个人,而且都有一手好枪法,只要瞧见门窗处闪动一点影子,就是一枪过去,使得躲在屋里的人不敢探头出来看一眼。因为她们的枪实在很准,只要有影子闪动的地方,她们的枪弹总能及时地追到那个位置。
  范五站在远处瞧着,不禁呆了道:“真想不到,刘家寨上颠倒众生的葫芦娘子居然有这么高的身手!”
  贺小娥冷笑道:“这让你长了见识了,沙漠上处处卧虎藏龙,就是半开门里的娘儿也比你这大男人强!”
  范五只有朝她发出一声苦笑,拱拱手道:“小娥!对你们姊儿俩,我只有说一声抱歉,以前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有心脱离那个圈子,所以才不敢接受你们的好意!”
  贺小娥乜了他一眼,口角含笑道:“现在你后悔了?”
  范五摊开双手,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苦笑:“不,不后悔,以前是我瞧不上你们,现在则是不敢高攀,刚才银花骂了我一顿,使我心服口服,我这个堂堂大男人,无论是胆气、魄力、以及身手,都比你们差多了,你们在那么险恶的环境下,还敢拼死挣扎,我却瞻前顾后……”
  贺小娥笑道:“你范五爷是义薄云天,为了怕连累朋友,所以才不惜屈志辱身,比我们自甘下贱堕落高尚多了……”
  范五苦笑一声:“小娥,你何必还要讽刺我呢,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块料,说是为朋友而自污,那只是为自己挣个好看而已,我实在是没勇气反抗而已,尤其我知道对手是白狼老大时,只有乖乖地认了,白狼寨的势力我知道的,他要对付我,反抗只有死路一条,我是怕死。”
  贺小娥哦了一声:“那么今天你怎么又突然硬起来,不怕死了,你故意找上了葫芦娘子的碴儿,不是存心抖露一切,要反击白狼寨了。”
  范五叹了口气,又看了小金铃儿与祁连山一眼,然后才有点羞愧地道:“现在,我不妨直说了吧,我以前也是在兰州混过,葫芦娘子也许不记得了,我却认识她,更知道她后来跟天风牧场的龙八打得火热,葫芦娘子落脚在这儿,龙八爷每年总要来相会两三次,这一切都落在我的眼里,甚至于葫芦娘子除了龙八爷之外,不再接别的客人,我也留在心上了!”
  贺小娥脸泛异色,小金铃儿也诧然地:“范五爷,你倒是个有心人,居然这些事都留上意了?”
  范五苦笑一声:“江湖道闯老了,心眼儿总是多一点,只要留心,很多事都可以想到个究竟,葫芦娘子既然在这儿落脚,偏又有那些妆点,很明显,她到这儿不是为捞的,那一定是另有目的,八成儿是龙八爷要她在这儿做个眼线,留神一下江湖上有谁对天风牧场怀着歹心,也就是说,她们根本就是天风牧场的人,而天马行空祁大爷又是唯一能吃得住白狼老大的人……”
  祁连山一笑:“范老哥的观察很周密,只是还没有深入,龙婶儿在此地的事,家父亦不知道,那完全是龙叔的一片忠心,如果家父得知,断然不会同意的!”
  范五叹了口气:“这点我也想到过,祁大爷威名远震,行事讲求光明,天风牧场从来也没有要过什么眼线,不过我知道葫芦娘子是龙八爷的女人,这绝不会错!”
  贺小娥哼了一声:“你今天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呢?”
  范五红着脸: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把事情闹大一点,然后说明身份,使天风牧场跟白狼寨冲突起来,我并不傻,白狼老大存心算计我,我早就清楚了,要想打击白狼寨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树个强敌!”
  小金铃儿不禁怒道:“范五,你敢情是这个存心,那就是打算把我们娘儿俩都摆平这儿了!”
  范五连忙道:“我知道了你们的底细,还敢这样吗?那么一来,岂不是两面都得罪了,不仅白狼老大放不过我,龙八爷也放不过我,我只是打算把你们身上弄点儿伤,然后证明你们的身份,再摆下句话,说是奉了白狼老大之命,向天风牧场下个马威,提出个警告,就可以把事故挑起来了,我知道这么做并不光明,但是也有道理,白狼老大对天风牧场的存在本来也具有戒心,目前虽然不敢有所举动,迟早还会找上你们的……”
  他才说到这儿房屋子那边已经有了接触,刘老好与苗银花相互掩护,已经快要到门口了,屋中的瘦麻杆儿大概也考虑到形势的凶危,不敢让她们再接近,吧吧的枪响不绝,双方已经驳上了火,因为两个女的枪法都很准,压得他不敢抬头,可是他的枪也封死了门户,不让她们再进去。
  双方成了僵持的状态,谁也无法奈何谁,瘦麻杆儿找的掩蔽还不错,他的位置固然打不到两个女的,可是也封住门户,大家用枪火互相对峙着!
  苗银花火上来了,大声叫着:“娥姊再找枝枪,绕个圈子到另外一边去轰他出来!”
  贺小娥刚要行动,祁连山却拦住了她:“大嫂,不行,你的枪法既然不熟,挤上去也没有用,反而白送了命!”
  苗银花道:“那也没办法,这王八旦绝不能放过,否则他勾了人来,咱们都难以逃脱了,白狼大寨在沙漠上设的樁卡极多,五十里内,他们可以召起一二十条人枪呢!”
  祁连山想了一想道:“苗姑娘,你们既然有意脱离大寨,此地就无法再耽下去了!”
  苗银花道:“当然了,既然要脱离大寨,我们就得赶紧离开,总不能守在此地等他们来追杀,所以一定要放倒他!”
  祁连山一笑道:“那简单,用火烧他出来!”
  贺小娥叫了一声:“对!我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法子,少爷,真有您的,虽然您没闯过江湖,可是想出来的点子比谁都高,难怪人家都说读书的人得罪不得,江湖人杀人,讲究的是刀来枪往,只有念书人杀人不见血!”
  她一面说一面向后走去,大概真是要去拿火把来烧房子,范五却追了上去,低声道:“小娥,使不得,咱们的房子靠着邻居不远,真要烧起来,火苗飞过去,岂不是把旁边的房子都给连累了!这个孽可作得不小!”
  贺小娥一摔头道:“没关系,咱们最多只烧掉上面的木架子,刘家寨子的人家私都在屋子底下,了不起赔他们好了,这些个草篷子本来就是准备随时丢了的!”
  “你说得倒容易,现在不是刮风的季节,差不多的生财全搬到上面来了,这既是沙漠,有很多东西拿着钱都没处买,何况这儿随时都有大帮的商队要来歇脚的,大老远的赶了来,叫人扑个空,不让人埋怨死才怪,这事儿干不得,那是犯了沙漠上的大忌。”
  他们两个人的声音都很低,祁连山却等不及了,高声地叫着:“贺大嫂,不要麻烦了,我的马这里就带着火柴,划着了扔过来,简便得很。”
  他吹两声口啃,那头黑茉莉已经得得地跑到他的身边,祁连山伸手向马包里搜着,范五很着急,又不能明说着阻止,只得过来想悄悄地告诉他。
  可是他才走到祁连山身边,屋子后面已经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祁连山一笑:“范老哥,我知道放火的事儿干不得,那太危险了,只是吓吓他,果然把那家伙吓出来了,别再怔着了,快追上去。”
  一匹灰色的马,没装上鞍,马背上贴着瘦麻杆儿,像支箭似的冲了出去,贺小娥失声惊叫:“不妙,他骑了灰鸽子溜了,那可是最快的一匹马。”
  祁连山跳上了黑茉莉,也像一阵风似的卷了上去,于是范五、苗银花也急忙赶到屋后,那儿倒还拴着另外两匹马,他们各抢了一匹,才冲出了十来丈,马已像疯了似的乱蹦乱跳,把两个人都颠了下来。
  范五好不容易拉住了一头,还要往上跳,但刘老好已经过来了:“范五,瘦麻杆儿是喂马的,他一定在两匹马身上弄了手脚;你看马口里都淌下血了,你别再折磨它们了。”
  范五把疯狂的马安顿了下来,一探马口的嚼铁,果然上面扣着两枚刺球!
  那是在沙漠上马贼们玩儿手法,这种刺铁像个带刺的栗子,有时贴着马背,塞在鞍子下面,只要人一坐上来,把刺身压进马背,马负痛乱跳,就不听指挥了。
  偷马贼在马群中拣好了要偷的马儿,在其他的马背上弄上了这么一颗玩意儿,然后骑了马就逃,失主发现了,骑马要追,就会因此受了耽误。
  这三匹马都没上鞍,瘦麻杆儿倒是有心的,他用根细绳把铁刺扣在嚼铁上,等人勒马紧催的时候,刺铁扎伤了马口,刺激得马儿像疯了一般,虽然现在取了出来,可是马口已经负伤,不能再骑乘了。
  范五急了叫道:“糟!祁少爷一个人非吃亏不可,咱们得赶快找马追下去?”
  贺小娥苦着脸道:“瘦麻杆儿骑的银花的灰鸽子,你找了别的马来也追不上!”
  刘老好却笑笑道:“别急,祁少爷追下去了,他的坐骑是他先人的那头黑旋风,也是大漠上最好的一头,一定可以追上去的,我那儿还有几匹马,大伙儿去牵了来,跟上去瞧瞧吧,不过我认为那是多余的,他一个人办得了!”
  范五着急地道:“论身手,祁少爷自然足可胜过瘦麻杆儿,可是那王八旦手上有枪,祁少爷怎么斗得过呢?”
  苗银花还坐在地下直揉腰,那是被马摔得太急,扭拧了筋,虽然疼得直淌汗,可是这个江湖出身的女子硬得够瞧,居然没哼出一声来,反倒咧着嘴笑了一笑:“对这位少爷,我倒是深具信心,而白狼大寨自夸消息灵通,对塞南塞北的事无论大小,都打听得清清楚楚,唯独在这位少爷身上失了眼,只知他是个绣花枕头似的花花大少,可是看他今天的表现,哪一点儿差了!”
  范五叹着气:“龙生龙种。天风牧场的少主,怎么样也不会窝囊到哪儿去,伹是身手是一回事儿,经验又是一回事儿,瘦麻杆儿老猾成了精,连我们都被瞒过叫他给耍了,祁少爷又怎么是他的对手,何况他又带着家伙……”
  苗银花啐了他一口:“范五,你别臭美了,我不怕丢人,你也算不上那棵葱,我们在祁少爷手下都同样的落过下风,有枪又能如何,瘦麻杆儿的枪会比我准?我端着枪对着人也没打掉人家一根汗毛,再说着祁少爷所表现的机智,又哪儿像个没出道的嫩雏儿,他要是截不下瘦麻杆儿,咱们追上去也是白搭……”
  她的话使大家略略安心一点,但是究竟也不能完全放心,这时小金铃儿倒是把她们的马匹全给牵来了,每个人都分到一匹,苗银花不顾腰痛,也抢了一头,飞身上了马背,因为太仓猝了,来不及装上马鞍,每个人都是跨在光秃秃的马背上,除了一根缰绳之外,再也没有任何的骑具了,好在这五个人都是在大漠上磨出来的骑术,谁也不感到困难,催马如电,扬起一大蓬蹄尘,向着瘦麻杆儿逃走的方向急追而去。
  跑下了十来里后,仍是没见影子,最前面的小金铃儿首先勒住了马,张手把大家都叫停下来,然后用手指指地下:“不对,他们没从这儿去,地上没脚印!”蹄印是有的,而且正是两头马的脚印,范五用手指着道:“这不是,恰好是两匹马的,怎么会没有呢?”
  苗银花跳下马来详细察看了一下,然后白了范五一眼:“亏你还是在大漠上当向导的,连蹄印都不会辨认,这一对蹄印是到寨子那边去的,可不是往前走的;再说蹄印的距离很整齐,分明是慢慢儿踏着碎步印出来的,他们一个逃一个追,哪会有这份儿舒坦!”
  判断蹄痕是大漠上的必修科,游牧的维吾尔人最精,但是苗银花所研判的是最浅显的事实,谁都不难辨认,刘老好想想道:“这是祁少爷来的时候留下了的,路上再也没有其他的脚印了,可见他们的确没打这儿经过,奇怪了,这是通出去唯一的路,他们难道会落荒而行吗!”
  小金铃儿插口道:“那是一定的,瘦麻杆儿看见祁少爷的马快不容易逃掉,一定转入沙漠乱转,想利用地形的困扰摆脱追骑,这下子可糟了,转出去天南地北,不定会跑到那儿去了。瘦麻杆儿是沙漠上的老鼠,地理透熟,那位少爷可是个新手,要是迷了方向,这辈子也甭想回来了!”
  刘老好也着急起来了:“好在他们没出来多久,咱们分成两路,回头找下去,找到了就鸣枪通知另一组!”
  她跟小金铃儿折回了右边,另外三个人走向了左边,大家都舍了正路,踏进了野草丛生的草原,那样找人是很难的,所幸昨夜新雨,地上的痕迹都被雨水扫平了,新印的痕迹极易发现,刘老好与小金铃儿回头不过走了四五里路,就听见西南方传来了一声枪响!
  在空旷的沙漠上,枪声传得很远,可是这一枪声却听来很微弱,似乎是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  小金铃儿连忙道:“他们找到了!”
  刘老好却摇摇头:“枪声的方向在寨子那儿,范五他们是跟我们同时回头的,不可能跑出那么远去!”
  “那……这一声枪响是怎么回事儿呢?”
  远处又传来了一声枪响,刘老好听了急道:“枪是瘦麻杆儿那支加拿大屈尺的,声音很低沉,方向也在寨子附近,这一定是瘦麻杆使弄狡猾,他知道我们一定会追出来,所以绕个圈子又兜回去了,祁少爷紧追不舍,他看见祁少爷落了单,才决心计算他了!”
  催马往后驰去,小金铃靠了过来,无限钦佩地道:“娘,以前很少见到您走动,今儿才真正见到您的功夫了,无论是经验、枪法,您都很了不起!”
  刘老好苦笑一声:“我是在沙漠里长大的,小时候,每年都要到天山走一趟,经验就这么慢慢积累下来了,至于枪法,我是认识你龙叔后,才下苦功学的,他表示过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天风牧场,也就是说这一生一世,都要在大漠上了,我要跟着他,就必须要具备这种本事!”
  “可是我从来也没看见您练习呀,您怎么那么准的,这玩意儿可得从不间断地苦练,才能维持身手!”
  刘老好笑了一笑:“我练枪的时候都在一大早,你正睡得死呢!在寨子北面有座小土山,山下有条河谷,每天天不亮我就骑了马上那儿练枪法!”
  小金铃儿有点惭愧地低下了头,刘老好又笑着安慰她了:“金铃儿,为了龙叔交付咱们的这个任务,你受了很多委屈,而且也多亏你替我分忧,避免了很多打扰,我才有足够的空暇去练枪,现在好了,祁少爷来了,咱们的身份也挑明了,往后你也不必再在这儿挨罪了。”
  “咱们要离开这儿了?”
  “是的,祁少爷是出来追拿凶手,已经查明是满天云那一伙人下的手,不过他们杀害祁大爷的目的是在嫁祸玛尔米乞部,真正的目的是在打玛尔米乞部的主意,所以祁少爷为了玛尔赛郡主对祁大爷的一份情谊,决心上玛尔乞米去一趟,说明满天云的阴谋,共同缉凶。”
  “这又何必呢,集合天风牧场的人,把满天云一伙儿消灭了不就行了吗?何必还要跑这一趟。”
  刘老好叹了口气:“玛尔赛的玉佩遗在凶杀的现场,这证明了玛尔米乞部里有了细作潜入,否则那么重要的东西不可能流失的。满天云很狡猾,他带着人翻跃大漠,却没人能摸得准他的行踪,如果不跟玛尔米乞部先说好,贸然带了人,很可能就会引起玛尔米乞的误会呢?”
  “玛尔米乞人深居不出,怎么会有误会呢?”
  “满天云存心挑定两方的冲突,一定在两边都下功夫,在大漠上,一个小小的冲突就能酿成一场巨变,祁少爷是个很明理的人,他坚持要单独一个人去见玛尔赛,说明内情,然后再展开行动来对付满天云,这样不但没有了误会,还可以把两股人合起来,共同对付满天云!”
  小金铃儿笑了一笑:“那位少爷乍一见面倒瞧不出怎么样,可是办起事情来却还真不含糊!”
  刘老好点点头,然后又谴责她道:“你也是的,怎么油蒙了心,去苛虐他的坐骑,那原是祁大爷的,他看得比性命都宝贵,怎么肯让人去作践它……”
  小金铃儿收起了笑容,换了一付惭色:“我想骑了它去换蹄铁,那马儿就是不肯移动半步,我催了几下,它居然跟我较上了劲儿,还把我给颠了下来,我……才……!”
  她见到刘老好的神色转厉,不敢再说下去,虚怯怯地辩解着:“娘,您是知道的,别的我不敢吹,可是论驯马,我可不输过那些维吾尔,什么野样儿的都见过,都能摆布得服服贴贴,那儿会像让一畜牲给颠了下去……”
  刘老好沉声道:“蠢材,你驯的是无主的野马,尽可以由着你施蛮动狠,但一头驯主通灵的神驹,却不是任何人能再驯伏的,你怎么可以动硬的呢。连这点都不懂,你就不够格儿谈驯马两个字,还有什么好吹的?”

相关热词搜索:漠野英豪

下一篇:
上一篇:
第一页

栏目总排行
栏目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