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5-17 16:25:38   作者:司马紫烟   来源:司马紫烟作品集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那间小屋孤零零地独矗在岛的东端,屋子建得很结实,是用整枝的木条钉入地面而成的,门是厚重的木条拼成的,在外面有一枝大横闩,插进两个大铜环中。
  有两个女孩子在门外遥遥地看守着,她们对这所小屋子还有着相当的畏惧,不敢靠近。
  加洛琳慢慢地潜到小屋子的附近,还没有被看守者发现,她从窗条中看见玛林娜跪在屋中,对着一个深深的地穴不住地喃喃地祈祷着,加洛琳稍稍地准备了一下,使她的神态又恢复了女神的庄严,然后才轻轻地道:“玛林娜!”
  玛林娜忽地警觉,看见加洛琳庄然峙立在侧窗。
  她连忙跪下膜拜道:“万能的神啊,我正在祈佑你的慈悲,你的帮助,你果然就来了!”
  “神是无所不在的,玛林娜,你对我只要充满信心,我便会时时照料着你……”
  玛林娜膜拜更诚,道:“至高无上的神,你的仆人对你的忠心是无与伦比的,我可以为你死上一千次……”
  加洛琳冷笑一声道:“我听见你在诅咒着一个姓祁的男人,怪他杀死了天蝎……”
  玛林娜惶恐地道:“女神慈悲,是有那回事,不过你的仆人已经杀死了他们夫妇,为你的子民复仇了!”
  “玛林娜,你还是大祭司,可是你对我的意旨却一点也不明白,我的教典是:神意每假人手无意而为之……”
  “是的!仆人不敢忘记,我知道你是用我的手去杀死那个杀害你子民的人!”
  “胡说,你居然会以为那丑恶的东西是我的子民?我问你,自从祁云程杀死天蝎之后,这儿还有遗留吗?”
  “没有了,已经绝种了,所以你才必须要降祸给那人。”
  “哼!我既是万能的神,我会让人把我的子民绝种吗?”
  玛林娜怔住了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  加洛琳道:“那些毒虫是我加诸给你们族人的惩罚,为的是你们以前对我不知恭敬,后来你们对我已知恭敬,我才假手祁云程收回它们,而且还藉此使你留下了性命,你不知感激,反而去害了他,你是个忘恩负义的人!”
  玛林娜面无人色道:“是的,玛林娜太愚蠢了,不明白大神的慈悲意旨!”
  “不过这也不能怪你,你自己也不明白,完全是受了满天云的蛊惑,不过你自己也存有私心!”
  玛林娜只有跪地低首,连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  加洛琳沉声道:“现在我交给你一使命,满天云带着人侵进了地狱谷我的殿堂中……”
  “那个恶人,请大神给他惩罚!”
  “我当然不会放过他,可是这是我的疏忽,我错用了一个天使,那个薛老头子居然敢对我不敬,跟他勾结在一起,现在我已经把老薛处死了,但是满天云,我却要你去对付他!”
  “是的!大神请你吩咐!”
  “我本来可以自己做的,但是满天云带走了几十个女孩子,那些人才是我的子民,我不能把她们也一起涉及在内,只是她们轻信邪恶之徒,违背神意……”
  “请女神宽恕她们的无知!”
  “但她们必须有所表现,才能洗清她们手上的罪恶,现在我要你去号召她们,起来反抗满天云……”
  “玛林娜遵照你的吩咐!”
  “我知道满天云的力量很大,你们也许不是敌手,不过现在有个机会,康柏尔罕带了一批人去突击地狱谷,你去跟她们会合后,叫那些女孩子里应外合……”
  “万能的女神啊,康柏尔罕对我已经很怀疑,她不会跟我合作的!”
  加洛琳笑道:“我是神,我叫你去做的事,自然会安排得很妥当,你认为不可能的事,我都能使它成为可能,现在我要你出去,到祭殿那儿去,等着刘老好,然后由她陪着你一起上地狱谷去!”
  玛林娜连忙答应道:“是的,万能的女神,你的仆人永远是听你的吩咐的,可是我能问一声,为什么要刘老好陪我去呢?”
  “因为她并不是属于玛尔米乞部的人,可以不受族规的约束,你现在是待罪之身,别的人如果带你去了,那是违背长老会议的行为!”
  “万能的神啊,别去理会那些长老,她们对你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的恭敬了!”
  加洛琳冷冷一笑:“她们会受到教训的,但是你的罪名没有消除前,我不能去处分她们,连我的仆人都对我不再尊敬了,我怎么能叫我的子民们相信我、尊敬我!”
  “女神,我不敢,我对你的尊敬从没有消除过!”
  “那你怎么会受了满天云的花言巧语,做出背叛我的事,让满天云侵犯我的地狱谷!”
  “女神!那是为了使我更接近你!”
  “胡说,满天云不是我的子民,对我毫无敬意,你难道不知道,你明知他是个邪恶的异教徒,还要跟他合作来做坏事,让一个邪恶的人侵入我的禁地!”
  玛林娜匍匐在地,不敢开口了。
  加洛琳沉声道:“我要刘老好陪你去,是为了康柏尔罕还肯听她的话,她能使康柏尔罕消除对你的成见,跟你合作,你必须好好的尽力,跟她合作,做好这一件事!”
  “是的、女神,我一切都接受你的指示!”
  “闭上眼睛,把我的教条从头背上一遍,背完后,就立刻回到殿堂去等候刘老好来!”
  “女神!门还关着,外面还有人守着!”
  “玛林娜,你又要多话了,又对我的话表示不信任了,神会叫你做能力做不到的事吗?”
  玛林娜再度低首伏拜,果然喃喃地开始背着教条,加洛琳看见事机已经差不多了,悄悄退开,找了两块石块,以极快的手法抛出去。
  两个守卫的女孩子对小屋那边本就怀着恐惧,听见玛林娜传来鬼哭神号般的祈祷声,更使她们惊慌。
  玛林娜的声音很大,她们听得出是在与人对答,但加洛琳的声音则很低,她们一无所闻。
  因此她们听出玛林娜是在跟神说话,以为她正在跟冥冥中的神明交道,心中充满了懔惧,连头都不敢望向后面一下。两块石头先后击到,她们都吭了一声,就被击昏倒地了。
  加洛琳很快地抽去了木闩,又很快地离开了。玛林娜祈祷完毕,爬起身来,用手一推厚重的木门,门已豁然而开,她看见了两个昏倒在地的守卫者,心中对神的敬畏更为强烈,但也十分地兴奋与虔敬,她的神毕竟是万能的,是无所不能的。
  匆匆地赶到了殿堂,只见加洛琳站在湖畔的水中,那水是很深的,至少有一个多人深,但是女神却只有双膝没入水中,就好像站在什么东西上似的!
  玛林娜再度跪在地上膜拜,女神微微一笑道:“玛林娜,我在这儿等你,就是要问你一句,你还怀疑我吗?”
  “女神!至上的宇宙主宰,仆人再也不敢怀疑了!”
  “我要到地狱谷去,监视那些邪恶的人,也要看看那些女孩子们是否肯听你的话,是否对我忠心不变,假如有人敢再生背叛我的心,我要她们死得很惨很惨……”
  一面说着话,一面缓缓地向前滑动,可是她的身子却完全不动,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载着她,移向湖心,没入了湖水之中。
  这景象使得玛林娜呆了。
  对于水,她不像别的族人那么畏惧,她也知道人只要经过学习,是可以在水中行动的,但是必须要运动手脚,才能够维持在水中不沉,而且至少要大半个身子在水里面,才能够藉着水的浮力,支持着在水面上。
  女神在深可过人的水中,只有两条膝盖以下的小腿入水,即已端立不动,那是神才能做到的!
  身子不动,却能徐徐向前移动,这是神才能达到的境界,徐徐地没入水中,良久不见踪影,也只有神才能做得到,这种种的事迹,使得玛林娜对这位万能的女神坚信之心,到了无人能移的地步。
  她呆呆地跪在湖边,良久都没有起来。
  但是祁连山这边却是相当辛苦的,他跟苗银花两个人,站在湖底下,两人高举着一只手,托住了加洛琳的脚,使她能以优美的姿势,立于湖面之上!
  然后他们再一步步地走向湖水更深的地方,使得加洛琳的身子在湖上渐渐地移动,慢慢地沉下去。
  一直到加洛琳的身子整个没入了水中,他们才放开,三个人在水底潜行,到达预先选好的一块巨石后面,才冒出头来,苗银花首先长长地吐了口气:“我的妈呀,这下子可把我给憋惨了,要是再撑一下,我的胸口非爆开不可!”
  加洛琳歉然道:“对不起,银花姐,都是我这个主意害你吃苦了!”
  苗银花又大口地呼吸了一阵,使自己舒服了才道:“也没什么,这是为了大家,不是为了你一个人,少爷,你怎么样,看样子你比我从容多了!”
  祁连山道:“我是比你从容一点,再耽上个把钟头,大概还没问题。”
  这下子连加洛琳都不信了:“山!别骗人,你能够在水底下耽这么久?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  祁连山笑道:“绝对可能,因为我能够换气。”
  “在水底换气,哪来的气呢。”
  祁连山道:“在水里面的,你们都看过水中的鱼,它们肚子里的鱼鳔中充满了气,那是从水中吸来的,人呼吸时所要的是空气中的氧气,鱼在水中呼吸的也是这种氧气,它们的腮能将水中的氧气提出来,供呼吸之用。”
  苗银花道:“少爷,我没念过书,可不懂得这些,但是我知道人不是鱼,没办法把什么氧气从水中提出来吧。”
  祁连山道:“有办法的,你含进半口水,默运内力,使这半口水在嘴里含热了,有一点水气上腾,那里面还有一点氧气!”
  “那能够作呼吸之用吗?”
  “平常的人是绝对不够了,但是练过内功的人,使身体消耗的氧气减到最少的程度,也能将就够了,在内典中有所谓龟息之法,就是使人像冬眠的乌龟,静止不动,每隔很久才心跳一次,维持住生机不绝,而且使身体各部门的消耗都减至最少,因此有人能深埋地下,或是密不透风的盒子里,十几天仍然不死,就是这种功夫的作用!”
  加洛琳瞪大了眼睛道:“这个我好像听老薛说过,而且我还要他教我,他说我练的吐纳之法,就是入门的功夫!”
  祁连山点头道:“不错,所以你的体能超过常人,你的水性这样精,也都是靠着吐纳的基础。”
  苗银花苦笑道:“你们两位都好,都练过内功,只苦了我这没练过的,差点没有硬憋死在水底下!”
  祁连山微笑道:“你也不错,要不然别人也不会叫你小水蛇了,你也不是没练过内功,只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方法,进度不多而已,只要稍加指点,改正了方法,你就会进步很快的!”
  苗银花道:“我知道,但是谁肯指点呢,这要真正的名家才行,现在懂得这些的人已经不多了!”
  祁连山道:“我不是名家,但是我的方法传自先父,大概还算正确,如果你肯学,我可以指点你一下。”
  苗银花喜出望外地道:“少爷!您肯传给我?”
  “当然可以,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!”
  “少爷,您可说得轻松,江湖上把这种功夫当作不传之秘,除了自己的儿子之外,谁都不肯教,怕的是功夫外传,绝学外泄!”
  祁连山轻叹道:“我承认过去是有这种观念,可是年头儿不同了,这套功夫已经没什么希奇了,因为他既耗时日,又不易有成,内功并不是武功,只是一种打基础的功夫,使人的精神旺盛,体力充沛,体能超常。练好了基础,再去学外门武功,可以进步加速,进入较高的境界,可是现在大家对拳脚工夫都不太熟悉了,谁还愿意花十几年的苦功来扎基础呢?”
  他的神色一庄道:“但是银花,对你,倒是颇有点好处的,你的内外两途都打过底了,而且下过苦功,只要稍微改正一些错误,就可以使你登上一个更高的境界,如果你是像以前的样子,我绝不会教你的,那使你更加深了为恶的本事,但是现在,我很乐意教你,因为你的武功高了,可以成为除恶的助力了!”
  苗银花也肃然地道:“是的!少爷,谢谢您的教诲,我能够迷途回头,改邪归正,受您的指示感召很多,您放心好了,我学得多一点,也只是为了能多为您尽点力,绝不会为非作歹的!”
  祁连山笑道:“你这么一说我就不敢当了,我是觉得你这一身好功夫,加上你的智慧,江湖阅历,还可以有很多的作为,并不是要你帮助我,而是要你去帮助许多需要帮助的人,创一番你自己的事业!”
  苗银花道:“少爷,你要我去闯江湖,成为一个锄奸打抱不平的女侠客!”
  祁连山道:“是的,我想叫你安安稳稳的定下来,老老实实的过日子,你是不会习惯的,因此你只有走这条路,才可以合你的性情!”
  苗银花苦笑道:“少爷,您是了解我的,要我去嫁个人,种田,做针线,下厨房去做个女人份内的事,我是没法子了,因为我一窍不通,也没这份耐性子,但是要我去行侠仗义,流浪天涯,我也不是那份材料。”
  “不须你那么做的,而且现在也不再行那一套了,现在的法律执行得严了,杀人后放手一走,为法令所不许!”
  加洛琳立刻道:“为什么,我们已经杀了很多人,也没人来治我们的罪?”
  “这儿是在草原上,而且我们杀死的都是一些无恶不作的匪徒,所以才没人来干涉,这是个法律够不到的地方!”
  加洛琳道:“所以这儿才需要有人来执行法外之法,像我们将要去对付满天云一样。”
  祁连山点点头道:“是的,也只有在这些地方,才需要一些有武功而不畏强暴、有正义感的人出来主持正义,惩罚奸邪;银花,我要你从事的也是指此而言!”
  苗银花道:“少爷,这儿不错是有麻烦,可是满天云消灭了,就没有麻烦了,要是维吾尔人自己相互起了冲突,那可不关咱们的事!”
  “那当然,而且想管也管不了!这是人家的家务事,他们不希望外人插手,多少年来,他们在草原上争得头破血流,尸积如山,官方从未加以干涉过,我说的不是这些,满天云垮了,还有白狼大寨,若以祸害而言,白狼更甚于满天云,因为满天云只是祸害草原,白狼却扼着祁连山,成为西南一带无数老百姓的祸患!”
  苗银花道:“少爷放心好了,我既然决心投靠了您,绝对不为您带了麻烦去,白狼大寨的问题,我一定会解决的,不让他们找上牧场来!”
  祁连山微笑道:“你这是说气话,还是在说笑话!”
  “我说的是真心的老实话!”
  “你跟小娥两个人早就有心要脱离白狼大寨了,只是畏忌你姐姐的势力太盛,没处投奔才未敢轻动,你们之所以投靠我,是因为天风牧场能给你们庇护,对吗?”
  “当时我们是这样想,可是看了少爷最近一连串的作为后,我才深深明白,人手多并不是表示势力强,您以一两个人的力量,照样把满天云的手下打得落花流水,而满天云的手下比起白狼大寨的人不知狠上多少倍,我觉得一个人的勇气跟智慧才是最重要的,现在我对白狼大寨已丝毫无畏忌了,我相信凭着我跟娥姐两个人,照样也能闹它个天翻地覆!”
  祁连山点点头道:“你有这种想法是对的,江湖上的争斗并不在乎人多少,有时人多固然可以略略占点优势,但是人多必然多意乱,难以齐心,反而会成为漏洞与缺点。只是,你说不给我惹麻烦就错了!”
  “怎么会错了呢?本来我对您一直在自己冒险拼命感到很不明白,您只要把牧场上的人手集中,什么问题都能很轻易地解决了,犯不着要自己来拼命!”
  祁连山笑笑道:“你明白是为了什么呢?”
  “您只是不愿意拖累别人,不愿意让别人来为你冒一点儿险,不管人家跟您的交情有多深,但是,都没有为您拼命的义务,就算人家心里是千万个愿意,可是您总不能先存那个打算!”
  祁连山点点头道:“不错,说得已经很有道理了,这是一个原因,可是真正的原因还有一项最重要的,你还没有说到,我也一直没有说出来过!”
  苗银花一怔道:“那又是什么呢?”
  祁连山道:“天风牧场上的八个人都是忠肝义胆,这话是可以说的,但是我不敢说他们个个都是安份的!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这当然了,牧场上的生活也是充满了惊险的,胆小老实的人,根本就招架不了!”
  祁连山道:“因此他们也有个缺点,就是逞勇好斗,天风牧场的声名之所以这么大,也是他们打出来的,我父亲带着这批人创设牧场时,也曾跟很多人拼过命,把盗贼多如牛毛的草原慢慢地清理出来!”
  “这些我都知道,小股的人都清除了,只剩下了满天云与白狼两股,因为人多势众,祁大爷也不愿意轻易地惹起争端,而他们也顾忌着天风牧场,不敢惹上一点麻烦,才维持个表面上相安无事,假如天风牧场全是一群真正的安份良民,恐怕早就被他们吞掉了!”
  祁连山叹了口气:“我父亲跟我说过,他说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两股人为害地方,也不是无法消灭他们,而是不愿意那么做,假如叫牧场上的人起来全力对付两处的人,一定个个都兴高采烈,奋勇争先,可是把这两批对头消灭了之后,局面就很难再维持了!”
  “这是怎么说?”
  “因为草原上没有了豺狼时,家里的狗就会变成狼了,那些人在草原上所向无敌后,趾高气扬,就会以沙漠上的主人自居,变得无法无天了!”
  苗银花一怔道:“这……不至于吧?”
  祁连山道:“也许他们不会抢,不会胡乱地杀人,在我父亲的管束下,会稍稍收敛一点,但是他们仗着势力,对别人总要处处占先,总是难免的!”
  苗银花想了一下道:“那是必然的,现在天风牧场上的人,也已经很跋扈了,像我在刘家集开店的时候,天风牧场上的人一到,一定把好的席位全占了,即使席位上有人,也得给他们让出来!”
  祁连山肃容道:“你也知道有这种情形,那就明白我的用心了,这绝不是一个现象与行为!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其实这也是很通常的事儿,没什么奇怪的,在江湖上,有本事的人处处都要占点便宜,大家也都习惯了,事实上也用不着他们赶,人家看见他们,自动就会把上座挪出来,躲到一边儿去了。”
  祁连山叹道:“你只是在这一带转,还较为习惯,在内地早已看不见什么江湖人了,可是有些人习性养成,到哪儿都改不了,很容易引起许多冲突,再者就是牧场上的人,我看他们骄横暴戾之气,已日渐加深,深深感到忧虑,长此发展下去,他们除了不抢不掠之外,行为也不会比白狼大寨跟满天云好多少。”
  苗银花不禁点头,她也知道,江湖上最大的毛病就是好勇喜斗,要他们不打架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  祁连山继续道:“所以我除非万不得已,绝不想动用牧场上的人手,将来你去对付白狼时,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会参加的,最多也只是我们现在的几个人……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少爷!您不希望牧场上的人参加战斗,自己却去找人拼命,这是怎么说呢?”
  祁连山道:“我不是喜欢找人拼命,而是不得已,我要禁止牧场上的人放弃武力,规规矩矩的养马做生意,就得使他们生活平安,没有威胁,当然也必须要他们先扫除一切足以引起他们不安的条件……”
  苗银花道:“您是牧场的东家,只要说一声,禁止大家闹事不就行了吗?何必还要费那么大的事?”
  祁连山道:“不是那么说,他们现在对我服从,只是因为我是祁云程的儿子,基于先父的一点尊敬,因此我对他们的约束,并没有太大的力量,假如我要求得太多,他们反而会认为我怯懦怕事,弱了我先父的名头,像这一次,几位叔叔要带着人,横扫沙漠,把凶手逼出来替我父母报仇,是我一再劝阻,最后差一点没吵架,才算把他们安抚下来,所以我必须要做出一点事情来,让他们明白我不是怕事,更不是怕死,我的要求才会被他们接受!”
  加洛琳不明白,苗银花却是明白的,江湖人佩服的是本事,有本事的人,说出来的话才有份量,江湖是非公理固然不会离谱太远,但是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才实学,没有一番轰轰烈烈的事迹,即使所持的完全没错的道理,也未必能叫人相信。因此她笑笑道:“少爷,只要有您带着头,甭说是一个白狼大寨,就是上京里去抓皇帝下来打板子,我也敢去!”
  祁连山笑笑道:“其实现在上京里去打皇帝的板子倒还比荡平白狼大寨容易多了,因为皇上早就逊了位,虽然还有个不理事的小朝廷,却没有那些御林军了!”
  这对加洛琳来说又是一个新闻,怎么皇帝下了台,还能有个朝廷,但是她知道这时候不适合问这些,催着他们道:“好了,我们可不能说闲话了,要赶快出去,别让玛林娜碰上了,我这个女神可就要降为凡人了!”
  祁连山笑道:“我知道,刚才为了捧你的场,把银花儿给憋惨了,我是利用说话的机会,让她喘口气,现在大概也差不多了,我们走吧!”
  于是三个人再度潜入水中,泅向对岸而去,在岸边他们找到了沙妮,也找到了那个被苗银花制服的汉子,因为有贺小娥在一起,那汉子还以为贺小娥是自己人,向她表露了身份,并且也透露了自己到这儿来的工作!
  祁连山听贺小娥说过,知道那汉子是白狼大寨的奸细,也知道在满天云的手下之中,可能还有其他隐蔽着的奸细,所以,他没有对那汉子作任何处置,只吩咐贺小娥和沙妮立刻去前面准备,包括人员和武器等等。
  为了不让加洛琳的“女神”身份暴露,祁连山只带着银花儿跟她仍旧由隐密的道路出山。
  途中,苗银花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道:“少爷,你听八婶儿说过了,康柏尔罕,那妮子根本不想做女汗,她自己有意要嫁给你回天风牧场去,对这件事,少爷,你的意思究竟准备怎么办呢?”
  祁连山耸耸肩:“不去理她就行了。”
  “少爷。”苗银花接着又道:“就算你不想娶她,也应该想个法,也应刻想个办法婉转地拒绝,那妮子是个火爆性子,一个处理不好,可能真闹出大事来。”
  “有什么办法好想呢?”
  “少爷!您是不是真心地不想要她了?”
  苗银花问得很认真,祁连山也不能不慎重地考虑了!他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如果等康柏尔罕开了口,再加以拒绝,那又是场大麻烦。
  康柏尔罕人虽聪明,但是生长在这种环境中,思想行为,多少总带点原始成分,感情上的打击,连带影响到她的尊严的受损,那后果真是难以预料的,她又带着一大批的女孩子,说不定就会领着那些娘子军,向牧场挑战,掀起战斗的行为,这场仗就打得太没意思了。
  因此他想了半天才道:“现在作决定还言之过早!”
  “不早,少爷,说不定一碰头,她就会向您开口提出要求,而您也必须立刻作答覆的。”
  “你准知道她会向我提出吗?”
  “当然拿不准,但是八九不离十会如此的!因为她向刘大娘、向小娥姐,都作过明白的表示了。”
  “向她们作过表示没有用,要向我直接表示才算数!”
  “那当然,可是她表示之后,就不容拒绝了,您如果决心不想要地,最好现在就走,别跟她见面!”
  “那怎么行,我要去对付满天云,这是我应尽的责任,也是我必须做的事,我不能为这么点小事而放弃!”
  苗银花知道这句话就是愿意考虑的意思,因此一笑道:“您有这句话就行了!”
  可是祁连山接着又道:“不过这种事并不是一方愿意就行了,总得要双方都同意!”
  苗银花笑笑道:“少爷,说句老实话,那边依我看来是没问题了,至于您这边儿,倒不由得您不同意!”
  “为什么,难道我不同意,还非得接受她不可吗?”
  “那当然也不见得,只要您狠得下心来,当她跟您过不去的时候,发动牧场上的人来个迎头痛击,打得她们不敢前来,问题也解决了!”
  祁连山摇头笑道:“胡闹,哪有这种做法的!”
  “假如您存心拒绝她,恐怕就得准备这种做法,我虽然不是维吾尔人,但是在沙漠里也住过了几年,听他们谈起的故事也不少,两个族为了求婚不遂而引起战争的事太多了,目前他们互相间已经很少为别的事起冲突了!”
  加洛琳忍不住道:“康柏尔罕那么美,那么聪明,又那么能干,别人求都求不到,你为什么不要呢?”
  祁连山叹口气道:“加洛琳,话不是这么说,并不能因为她美丽聪明能干,我就非娶她为妻子不可,而且我做事最不受人威胁强迫!”
  加洛琳道:“那么你喜欢什么呢,我记得我父亲以前说过,一个男人有美女喜欢是最值得骄傲的事,他从来也没有拒绝过美丽的女人!”
  祁连山有点啼笑皆非地道:“你父亲是你父亲,我是我,我们不是一个人,对事情的看法也不会一致!”
  加洛琳道:“那还有一个办法,交给我好了!”
  “你又打算如何处理呢?”
  “很简单,我找她决斗杀了她,你就没有麻烦了,你喜欢那一个女人,如果对方不肯,我抢也替你抢了来,你讨厌那一个女人,而对方又死缠住你的时候,我就替你杀了她!”
  “那更胡闹了!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少爷!这不是胡闹,而且是你避免麻烦的最好方法,加洛琳有权利这样做,在维吾尔族中,两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时,也经常采用这个解决的法子!”
  “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,不要谁来帮忙,你们都别管。”
  加洛琳还要说,苗银花轻轻地拉了她一下,把她拖到一边去,不让她跟祁连山辩下去。
  加洛琳不解道:“银花姐,你把我拉开做什么?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加洛琳,说句良心话,你对康柏尔罕的印象如何?”
  “很好,我倒是很喜欢她,可是山不喜欢,我也没办法,在我的心目中,山比任何人都重要!”
  苗银花轻叹道:“加洛琳,你实在是个很难得、很可爱的女孩子,不过这件事,我们不必再管了,让少爷自己去应付吧,他并不是不喜欢康柏尔罕,只是不喜欢她的那种方式,似乎强迫他要接受似的!”
  加洛琳道:“可是康柏尔罕自己并没有这么说呀,目前只是别人的揣测而已!”
  “所以我叫你不要再管了,等他们自己见了面之后自己解决去,我想少爷也是这个意思,他要等见到了康柏尔罕后,看对方如何表示,如果她是采用强硬的方法,我想少爷一定会拒绝的,他也是个无法威胁的男人。”
  “那该怎么办?我是否该悄悄地告诉康柏尔罕一声,叫她在山的面前放温柔一点。”
  “不……不可以,少爷叫我们不要管,我们就不能管,而且这不止是少爷一个人的问题,更关系着你的幸福。”
  “怎么会跟我有关系?”
  “假如她是个很小气的女孩子,可能就不会容忍下你。”
  “我能容下她,为什么她会容不下我呢?”
  “这个我很难说,因为我对康柏尔罕为人并不清楚,只希望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,但如果她是那种自私而小气的女人,我就根本不考虑跟她进一步的交往!”
  加洛琳笑道:“这点我可以保证绝对不可能!”
  “你又怎么知道她的为人呢?”
  “我知道玛尔米乞部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会嫉妒的,因为她们的心中很少有那种一个男人只属于一个女人的看法。也就产生不起那种心来!”
  苗银花道:“她们不也经常为了争男人而决斗吗?”
  加洛琳道:“那是为了她们的荣誉而斗,为了不欢迎别个女人进来分享她们的丈夫而斗,可是她们斗过后,败的一方,必甘心情愿的把男人让出去,毫无怨言,这可见她们决斗的原因,绝不是为了嫉妒,女人到了嫉妒的时候,别说是决斗中输了,就是要拼掉性命也不肯罢休的!”
  祁连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:“加洛琳,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话?”
  “老薛教我的,他打算把我造成统治天山的女神,自然要把天山下各个部族的情形说给我听啊,告诉我将来怎么样去处理他们的纠纷与问题!”
  苗银花笑道:“你倒是很适合做玛尔米乞部的女汗呀,这些管理人的方法你懂得还真不少!”
  加洛琳道:“我是天山的女神,是各邦之王,玛尔米乞部只是一个部属,我放弃了各邦之王的尊严,还会去做一个部族的女汗吗?”
  他们这儿笑着、谈着,前面的贺小娥跟沙妮则率领了二十多个少女,驾着木制的车子,车上拖着九架水联珠,连范五、李光祖他们也都成了个临时的领队了。
  祁连山一面留人等候刘老好,一面领着这支奇特的队伍出了玛尔米乞部居住的山谷,他必须及时追上康柏尔罕,以免她们冒昧的行动而陷入危险。
  刚离开前山第一道防线不久,祁连山突然抬头望了天际一眼,立刻下令停止前进,并且把人员分散埋伏起来。
  苗银花诧异地道:“少爷,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祁连山用手指着道:“你看,天空中有近百头食人鹰在盘旋,前面那一大片草丛中一定发生了事故,走!咱们去查看一下。”
  苗银花和加洛琳也看出事情的确有些不寻常,尤其前面那一片草丛,草长过人,显得十分凶险。
  他们缓缓向前移近,不多久,果然发现了异状。
  在一块草丛略见稀少的空地上,赫然躺着许多尸体,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短装的男尸,也有几具是少女的尸体。
  空中鹰群盘旋,旷野寂静无声,死尸横陈,这情景充满了诡密和恐怖。
  祁连山低声道:“加洛琳,你去查看一下,要多加小心。”
  “好!”加洛琳答应着,轻轻一提马缰,向前行去。
  她不但表现得很顺从,而且也显得很轻松,在马上又回头向祁连山笑了笑道:“我猜,那些死人八成都是满天云的手下,他们想去偷袭复仇女神的地狱谷,已经遭到神的惩罚了。”
  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,因为那些短装的男尸,除了满天云的手下外,再也不会有别的人了!
  加洛琳已经走到他们前面十来尺处,而且很慎重地下了马,采取着戒备的姿态,慢慢地步行而进。
  苗银花与祁连山也下了马,找了一个适当的地形伏倒,枪上红膛,枪口瞄准了前面,加紧戒备着。
  苗银花低声道:“少爷,您叫加洛琳去是否恰当,她的身手虽然了得,可是经验太欠缺,像这种工作应该是我或者娥姐前去比较适合,我们都经历过。”
  祁连山凝重地道:“我看过她突袭老薛他们的表现,这部份的经验并不缺欠,而她还有个最好的身份,假如是魔教下的教民,她是他们的女神,假如是满天云的人,也一定希望能活捉她,所以她不会有生命的危险!”
  说着,加洛琳已经走进了尸体堆中,她先看了一下附近的两具少女的尸体,翻动了一阵后又站了起来,朝后面做了个手势,那表示这些尸体是真的,而且是被枪杀死的,接着她又向前去察看另外一堆的男尸了。
  她是空着手去的,可是她腰间的皮带上,却插了一排飞刀,这次她很慎重,已经先把飞刀摘了两枝,分握在手中,走到尸体前面时,她先弯腰举起手中的短刀用劲地向着一具尸体刺下去。
  那具尸体突然活了,很快地滚向一边,同时旁边的两具尸体也动了起来,一动就很快,几乎是同时向着加洛琳扑过去。
  苗银花急叫道:“加洛琳,小心后面!”
  其实这一叫是多余的,在森林中长大的加洛琳,五官的感觉都较常人灵敏,虽然那些人躺在地下装死,但是瞒不过加洛琳的,她几乎是凭直接的感觉就能判别一个人是否真的死亡,所以她拔出刀来,就是作了攻击的准备。
  后面扑来的两个人,她自然知道的,她的反应也是出人意料的,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会躲开的,但是加洛琳却猛地反身,在两个人快要抓到她的时候,她的身子才向后倒去。
  这个动作使得两个捉她的人放松了戒心,他们以为这个女的是吓昏了倒下去的,跟着弯腰去抓她,才看到眼前两道寒光亮闪,那是加洛琳手中的飞刀,脱手掷了出来,夺夺两声,飞刀没入了两人的咽喉。
  在这种距离、这种状态下,是绝对无法躲开的,何况加洛琳的手劲也是令人难以想像的,手劲造成了异常的速度,两个人扑成了一团,抱持着不放,紧相纠缠着。
  这倒不是他们两个人舍不得放手,而是他们咽喉上突然插进的那支飞刀,早已使他们的耳目神智都失去了聪明,变得混淆不清,剩余的一点气力是在戾气的支持下发出的,手中捞着什么,就全力抓紧着不放了。
  加洛琳冲向地面后,很快地滚向一边,她行动之快也是令人难以想像的,居然在同时又扣了两柄飞刀,因此最先被她吓得滚身避开的那个汉子,见到同伴们在她手中那么轻易地被解决了,心中更为吃惊,惊呼一声,站起来没命地朝一片荒草丛中奔去。
  在快要到达草丛的时候,他双手朝上一伸,人就向前扑去,就差尺许的距离已能进入草丛了,可也就是这一点距离,是他这一辈子永远无法达到的旅程了。
  在他的后腰上插着一柄飞刀,位置极巧,恰好在两片骨头的中间,刺进了肾盂,这个部位虽是绝对致命的要害,然而被刺中的可能性不大,天然的就在绝佳的保护中,可是加洛琳却用一支飞刀遥控击中了!
  苗银花在远处看着,忍不住钦佩地道:“乖乖!这位姑奶奶真够得上心狠手辣。她要杀起人来,不留丝毫余地,而且一击就中!”
  祁连山也低声道:“她是在树林中与群兽为伍长大的,所以她的行为也受着自然法则的影响。平时,她爱好和平,不愿去侵犯别人,但是在她受到了侵害时,她的自卫反击手段也十分澈底而有效,所以你看她的出手好了,没有一招是浪费的,也没有什么跟人切磋比赛的虚式,完全是致命的攻击,跟她动手,没有胜负,只有生死!”
  苗银花一伸舌头道:“我可不敢跟她动手!”
  那边的加洛琳在放倒那个汉子后,又滚到两具尸体之间,那是一男一女,每个人的胸前都插着一柄刀,看来是真死了,她把尸体拖了过来,拔出了尸体上的刀。然后叫道:“这儿附近是没有活人了,可是在草丛中还藏着一大群,约莫有五六十个之多。”
  这使得苗银花一怔:“居然还有这么多?”
  祁连山道:“跟我的估计也差不多,假如不是有这么多的人,天上那近百头的食尸鹰也不至于回旋不下了,它们的最好的前哨,判断情况最正确,如果它们吃得掉的,它们会齐力猛扑,它们估计着吃不掉的,就耐心地在空中慢慢地回翔,等候着机会。”
  苗银花道:“只是不知道草丛中藏着的是什么人?”
  这个问题已经由加洛琳答覆了,她把拔出来的刀看了一下,高声问道:“银花姐,刀柄上刻着有一个狼的头,是不是白狼大寨的人?”
  苗银花不禁一震道:“八十一灰狼?”
  祁连山微愕道:“什么是八十一灰狼?”
  “八十一灰狼是我姐姐金花的心腹,也是白狼大寨中最凶悍的一股子人,她们个个都穿灰衣服,由我姊姊亲自指挥带领,看来我姊姊也来了!”
  加洛琳的一句银花姐,使得草丛中也起了回应,一个低沉而柔媚的女子声音由草丛中传出来:“银花!原来是你啊,为什么不早说明是自己人呢,这个女娃儿是你新找的帮手啊,可真泼得厉害!”
  听了那声音,苗银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可见这声音给她的恐惧。
  祁连山道:“是你的姊姊苗金花?”
  苗银花点点头,然后也鼓起勇气道:“姐姐,别把我再称成自己人,我、小娥姐、范五、还有瘦麻杆儿,我们都脱离了白狼大寨,弃邪归正了!”
  苗金花在远处格格地笑起来:“银花,别开玩笑了,这儿都是自己人,你就摆明了也没关系!”
  苗银花大声道:“姐姐,我是明白地告诉你,也很认真地告诉你,我们都决心脱离白狼大寨!”
  一阵沉默,然后只听得一阵草响,一个女子从草丛中慢慢地走了出来,苗银花手一抬就要开枪,祁连山用手压住了道:“银花,不可以,这就是你姐姐了?”
  “是的,少爷,你不知道她有多阴险,趁着这个机会把她宰掉算了!”
  祁连山道:“她敢现身出来,自然是有恃而无恐!”
  “有什么所持的也威胁不到我;但是只要杀了她,一切问题全都好解决了!”
  祁连山道:“我想没这么简单,你姐姐本事再大,也只是一个人,组不起一个白狼大寨的,你就算杀了她,最多换个人出来领头而已!”
  “那就不会像我那姐姐那么凶狠残酷了!”
  “一样的,也许还会变本加厉,更凶一点,占山立窑的山大王,那有一个是善心的,要想太平,只有澈底消除这些人,那绝不是除掉一两个人就行的。”
  苗银花这才不说话了,那个妇人娉娉地走到空地上,跟加洛琳相对丈许,祁连山看得较为清楚了,却又忍不住怀疑地道:“这是你的姐姐?”
  苗银花点点头道:“不错,恶名满祁连的金花大娘,杀人不眨眼的女魔王,吃人不吐骨的老虎苗金花!”
  “她今年几岁了?”
  “四十三,整整大出我十五岁去!”
  祁连山道:“看起来真不像,她倒像是你的妹妹!”
  苗银花道:“她是比我生得美,而且她也懂得保养,每天都是用鸡蛋白洗脸,珍珠粉是一日不断,早晚一匙,才把皮肤保养得这么嫩,眼上没有一道皱纹,也是靠着她这一付容貌,才能把一些人哄得死心塌地的……”
  苗金花不但人美,而且声音也美,她笑笑道:“小妹妹,我想你一定是在地狱谷里,被老薛养大的那个俄国女娃娃吧,你长得真美,难怪那些维吾尔人要把你当神明了!”

相关热词搜索:漠野英豪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上一篇:

栏目总排行
栏目月排行